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大俠魂》之第六章 連闖三關爽爽爽

《大俠魂》之第六章 連闖三關爽爽爽

第六章 連闖三關爽爽爽

 

這天一大早,華雲龍跑進白君儀的房中,本來是想請教一個武學上的問題,沒想到白君儀仍然甜睡未醒。海棠春睡,華雲龍色心又起,輕輕掀起了白君儀她身上的被子。哇,雪白耀眼,只見白君儀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渾身上下一片雪白,雪白的、香噴噴的胸脯上,高高聳立著一對豐滿的乳房。

 

白君儀的乳房實在太可愛了,豐滿、嬌嫩,太迷人了。再往下看,平滑的小腹,圓美的肥臀,中間美妙的小穴,芳草萋萋,黑紅相間,誘人極了。華雲龍被眼前這迷人春色刺激得控制不住了,伸手向白君儀的陰戶撫弄起來。白君儀仍在睡夢中,華雲龍一根指頭順勢而入,輕輕地撥弄著陰核,過了一會兒,淫水就汩汩地流了出來。

華雲龍實在忍不住慾火的猛漲,飛快地脫下褲子,爬上了床,那根火熱的大寶貝在白君儀的大腿間左右摩擦,一隻手在陰戶上撫弄,又將她的大腿分開,想讓她的小穴隨之分開些,好方便他的進入。誰知在這緊要關頭,白君儀突然說話了:“臭小子,把上衣也脫了嘛。”

“娘,你醒了?”華雲龍有點不好意思。

“哼,你沒進來我就醒了,一聽腳步聲就知是你這個想乾娘的壞孩子。”

“那壞孩子就乾娘吧。”華雲龍迅速地脫下上衣,伏在白君儀身上,挺起寶貝,朝著濕潤的洞口,用力一頂,直抵花心深處。

華雲龍一邊來回抽插,一邊問白君儀:“娘,你怎麽光著身子睡覺呀?也不怕著涼呀?也不說穿個小褲頭把那裡遮住,不怕涼風灌進去呀?要是你因那裡著涼而不能玩,那損失不是大了嗎?”

“去你的,你這臭小子,連親娘也不放過,也要調戲,娘還不是爲了你,再說,娘不是蓋有被子嗎?”

“怎麽是爲了我?”

“還不是爲了給你行方便?你幾天沒來娘這里了,娘本以爲你昨天晚上會來娘這兒陪陪娘,所以,爲了讓你玩時方便,娘就自己把褲頭脫光等你,誰知,讓娘等了一個晚上……”

“真的嗎?那兒子就太對不起娘了,讓你失望了,現在兒子就好好補償補償娘吧。”

華雲龍開始用力地快速挺動,那根大寶貝在白君儀的陰道中不停地來回抽動,就像一個大馬力的活塞在汽缸中上下運動一樣。白君儀也慾火如熾,將雙腿搭在華雲龍的肩膊上,媚眼如絲,嬌頰绯紅,渾身輕顫。那個美臀也在下面不停地上下左右亂擺,又充份發揮了她特有的功夫,花心中一夾一吸,吮著華雲龍的龜頭,夾著他的寶貝,夾夾磨磨,收收合合,似魚兒在吸水,又似羊兒在吮奶,一張一合地吸吮著,弄得華雲龍舒服極了,心中生出一種暢美絕倫的美感快感,令他骨酥心麻,無限舒服。一會工夫白君儀就淫水四溢,渾身輕顫,一陣陣的熱精泄了出來,可華雲龍仍然寶貝高舉。

“娘,龍兒憋得好難受呀。”

“你這孩子,怎麽還硬梆梆的?真拿你沒辦法。”白君儀對著他那堅硬如初的大寶貝也無可奈何了:“要不這樣吧,娘去把你姨娘給你找來。而且娘要和你姨娘商量一件事,如果成了,就能讓你又多幹上幾個美人了。娘想讓你和盡量多的美女交歡,讓你得到至高無上的享受,娘爲你真是費盡了心,可什麽都不顧了。”說完白君儀就披衣下了床。

“謝謝你,我的好娘。”

過了一會兒,白君儀和秦畹鳳一齊進來了,秦畹鳳一進門就自動地脫去衣服,剛爬上床,就被華雲龍一把抓住,壓在身下,寶貝對準陰道口,用力一頂,「叱」的一聲,全根盡沒,接著,我就鼓動腰肢,猛插不停。

“龍兒,急個什麽勁呀?你這孩子,也不先給姨娘來點前奏,讓姨娘興奮點,流點水兒先自己濕潤濕潤,就這麽乾繃繃地就給硬弄了進去,把姨娘都弄痛了。”秦畹鳳嬌嗔了一句,接著也挺動美臀,配合著華雲龍的抽插。那迷人的乳波臀浪,逗人發狂,華雲龍再也控制不住慾火的沸騰,沒命地猛烈地抽插著。

經過一陣猛插狂頂,秦畹鳳的性慾達到了頂點,緊抱著華雲龍,一雙粉腿圈著他的屁股,緊湊的小穴用力夾緊寶貝,性感的玉臀拚命向上頂,春情蕩漾,媚態迷人,更加激起華雲龍的慾火。華雲龍知道她快要丟了,就加緊用力干著她。

“啊……好爽呀……好龍兒……幹得好……美極了……啊……你要把娘弄上天了……娘不行了……娘要泄了……啊……啊……啊……啊……”

秦畹鳳浪叫著,最後以幾個高亢短促而又音調曲折的「啊」收了尾,全身狂顫,香汗淋漓,媚眼半閉,檀口微張,兩腿用力一伸,陰道壁猛的一緊,緊接著又一松,子宮中一陣陣地湧出滾燙的陰精,燙灸著華雲龍的龜頭,使華雲龍全身一顫,精液一陣陣地噴進了她的子宮中,滋潤著她那神秘的花心。

“好龍兒,真好,弄得娘美死了。”秦畹鳳有氣無力地呻吟著。

“娘,龍兒也爽極了,你的陰戶真好,你弄得也好極了。”華雲龍舒服地爬在秦畹鳳的身上,將頭埋在她的乳溝中,舔著她的乳房。

“乖龍兒,娘的三個女兒,你弄了幾個?”秦畹鳳問華雲龍。

“全讓我給她們破身了。”華雲龍自豪地說道。

“好龍兒,真能幹。”白君儀和秦畹鳳異口同聲道。

“鳳姐姐,你還不知道,他把小莺那個丫頭也給幹了。”

“那算什麽,一個貼身丫鬟,早晚要失身於他。”

“這小子,咱家的女人,好像天生都是爲他而生的,誰的小穴都逃不過他的那根大寶貝。”白君儀感歎著道。

“我乾的都是我喜歡的人,你們也喜歡我,兩廂情願,我不喜歡的人,送上門我都不要,不喜歡我的人,我也不會強求。”華雲龍翻身下來,躺在白君儀和秦畹鳳中間,享受著她們慈祥的愛撫。

“你對咱們家中的女人怎麽評價?”秦畹鳳隨口問道。

“就是,你對我們是怎麽樣看的?”白君儀也追問著。

“讓我想想。”於是,家裡所有這些已被華雲龍「愛」過的女人的倩影便一個個浮現在他的腦海中:“親娘白君儀端莊持重,慈愛善良,就像是觀音大士的化身,雖徐娘半老,但美人並未遲春,胴體白晰細膩,肌膚光滑凝脂,依偎在娘的酥胸上,如處溫柔鄉中;娘含蓄妩媚,風情萬千,移裘就枕,曲意承歡,使我如浴春風,如沾甘露;徐娘風味勝雛年,實非欺人之談。娘是我心目中「慈愛女神」的化身,我真想永遠泡在我的發源地──娘的美穴中。”

“姨娘秦畹鳳風度高雅,漂亮迷人,對我的慈愛絲毫不亞於娘,平日氣質高貴,到了床上卻又對我淫蕩放浪,一身玉肌雪膚,堆雪積綿,乳波臀浪,令我眼花潦亂,只要一沾上身就令我銷魂蝕骨,讓我欲仙欲死,姨娘在我的心目中是「性愛女神」的化身,能和姨娘上床交歡是我的最高享受。”

“大姐美娟,天生麗質,豔冠群芳,眉如遠山橫黛,目似秋水徹盈,唇若朱丹,齒若含貝,體態輕盈如迎風楊柳,軟語嬌笑似出谷黃莺,多情而不放蕩,溫柔而不輕佻,慈祥和藹,善良溫和,她把情與愛、靈與肉揉和在一起,全部傾注在我身上,給予我世間最大容量的愛,她是我心目中「戀愛女神」的化身,我愛大姐,感謝上蒼對我的恩賜,希望能永遠和大姐相依相伴在一起。”

“二姐美玉,溫柔體貼,斯文娴靜,婷婷,風姿綽約,體態幽閑,容光豔麗,舉手投足間嬌媚自生,星眸中常流露出如饑似渴的柔光,有一股嬌豔動人的魅力,讓我不能自拔;渾身常散發著陣陣處女幽香,像一杯芳香四溢的美酒,讓我一醉不起,那雙結實的玉乳摟在胸前,如兩只火球一般,灼燙著我的心靈,我願永遠癱伏在二姐的玉臂環抱中,永享那至高無尚的靈肉之愛,做她裙下的不貳之臣。”

“小妹美玲,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身材健美,體態勻稱,渾身充滿了活力,一肌一膚都散發著青春的氣息,一舉一動都洋溢著迷人的風度,熱情似火,嬌俏放涎,愛我愛得要死,對我從來不嬌揉做作,而是多情放浪,百依百順;她心眼玲珑,善解我意,活潑天真,純潔無瑕,如依人小鳥,投懷送抱;如解語之花,嬌語喁喁,令我棄憂忘愁。我對小妹是又疼又愛,我願永遠擔負起保護她的重任,伴她一生,給她幸福。”華雲龍娓娓道來。

“好小子,真有你的,說起來一套一套的,看來你是真愛我們幾個,才會對我們了解的這麽深刻。”白君儀吻著華雲龍的臉頰說。

“臭小子,敢說姨娘「淫蕩放浪」,真是個沒良心的。不過,你也說對了,姨娘一看見你,就不能自禁,心中自然就有一股浪勁要浪給你,不知上輩子欠了你什麽。”秦畹鳳幽怨地說。

“好姨娘,我知道你對我好,知道你只對我一個人浪,我愛你,好姨娘,龍兒並沒有說你浪有什麽不好呀。再說,到了床上要是不浪那有什麽意思?何況你是浪給你最愛的人──你兒子我嘛。龍兒沒說錯吧?不要怪兒子嘛,娘。”華雲龍依在秦畹鳳懷中撒著嬌。

“姨娘知道,姨娘也愛你,要不然怎麽會浪給你?姨娘就怕你會嫌我和你娘獻身於你時已不是處女,所以才說姨娘浪。”

“不,姨娘,你到現在還不了解兒子的心,在我心目中,你們兩個和處女沒什麽區別,你們都是處女。我知道你們現在和以後都是忠於我的,這就夠了,只要我們真心相愛,處女與非處女又有什麽要緊?看來你們對兒子還是了解不夠,還是不相信兒子對你們的一片真心,以後,你們要是再說這個,我就要生氣了。”

“好兒子,你姨娘是在考驗你呢。”白君儀忍不住揭了秦畹鳳的老底,秦畹鳳正要責白君儀,華雲龍先撲到了她的身上:“好呀,當娘的還這樣捉弄兒子,看我怎麽樣對付你。”說著,在她身上開始四處襲擊,弄得她「咯咯」嬌笑,連聲討饒。

“龍兒,你剛才有一點說的不對,龍兒,你想想,美玲現在還能說是「含苞待放」嗎?她那原來待放的「苞」早讓你給弄開了,讓你給催放了。”白君儀取笑著華雲龍,以替秦畹鳳解圍。

“娘,你真壞,取笑兒子,哪有當娘的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

“去你娘的,我這個當娘的連自己的身子都整天讓你這個當兒子的干,說你點這話都不行嗎?噢,你說沒有當娘說兒子給別人開苞的,那就有當娘的讓兒子乾的了?就有當兒子的整天光想著干自己親娘的?光興兒子乾娘,就不興娘說兒子?”白君儀嬌嗔著。

“就是嘛,你自己的苞都是被你娘開的,都是你娘給你破的身,你娘說說你給別人開苞、破身,有什麽不可以的?”秦畹鳳這話說得太有水平了,看上去是幫白君儀說話,其實有一半是在損白君儀。

“去你的,姐姐,你可真壞,光取笑妹妹。”白君儀不依了。

“對了,龍兒,你幹了我們娘兒幾個,對我們幾個人的這寶貝小穴,有沒有比較過?”秦畹鳳又突發異想了。

“當然比較過了,你以爲龍兒是什麽呀,是只知道「埋頭苦幹」的莽漢嗎?娘的小穴緊緊的,像處女一樣,比處女的還好,有處女之緊而無處女之痛,而且還有一個最大的與衆不同的特點,就是里邊會自動吸吮,弄起來絕妙無比,是第一等的美穴。姨娘的浪水最多,干著很舒服,暖和和的,滑溜溜的,浪起來陰蒂最鮮豔,也是個妙穴。”

 

“大姐的陰戶最豐滿,比你們兩人這成熟得不能再熟的東西還要豐滿,鼓脹脹的像肉包子,小穴生的又淺又向上,插起來最省力,並且每次都能頂住花心,妙不可言。二姐的身材勻稱,乳房最豐滿,她的小穴是你們幾個中最漂亮的一個,發育的很充份很均勻,像一朵嬌豔的花兒,美豔絕倫,誘人無比,讓我看著就能得到性的享受。”

 

“小妹的身材最健美,陰毛最多最長也最奇特:陰戶的上方和下方都長了許多,就連屁眼周圍也長了一圈,看上去就像是第二個陰戶,她的毛最能刺激我的慾望,她在床上對我也很浪。總之,你們娘兒五個全是美人,各有各的妙處,我都喜歡,其實我喜歡你們,愛的是你們那顆愛我的心,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你們的身子只不過是愛屋及烏,不管你們長的怎麽樣,我同樣愛你們。”

“好龍兒,真不枉我們疼你一場。”秦畹鳳抱著華雲龍說。

“龍兒,你真是娘的好兒子。”白君儀也感動地擁緊了他,華雲龍左擁右抱,樂不思蜀了。

“龍兒,你知不知道我們幾個對你的愛有什麽區別?”白君儀邊親著他邊說。

“讓我想想……娘對我是八分母性之愛(母愛)、兩分兩性之愛(戀愛),姨娘對我是七分母愛、三分戀愛,大姐是五分母愛、五分戀愛,二姐是三分母愛、七分戀愛,小妹是十分的戀人之愛、兩性之愛,我說的對不對呀,兩位白君儀?”

“對,對,太對了。”白君儀和秦畹鳳異口同聲。

“差點忘了,娘你不是說要和姨娘商量什麽事嗎?”

“急什麽,你不說我也不會忘記的。”白君儀白了我一眼,又對秦畹鳳說:“鳳姐姐,你還記不記得醫書上有關「純陽體」的記載?”

“怎麽會不記得?「純陽體寶貝奇大,性慾奇高,並能泄而不倒,夜禦十女」,好好的,你問我這個干什麽?難道……對了,咱們龍兒就是「純陽體」,對不對?”

“是的,我看一定是,每次他弄我都是射一次精根本不過瘾,非要再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他才滿足,每次都弄得我泄得一塌糊塗,累得我筋疲力盡他才罷休,就像剛才我去找你時,他已經讓我弄泄了一次,但他那根東西仍是堅硬如初。”

“對了,一定是,我第一次和他時,那次不也是剛和你大幹過一場嗎?也泄精了吧?”白君儀點了點頭,又插上一句:“泄得還不少呢。”

秦畹鳳接著說:“他剛弄過你,自己也泄了身,只歇了一小覺,我一進去,他醒來就接著上了我,大弄特弄,把正值虎狼之年的我弄得都泄了兩三次他才泄了身,卻還不滿足,還讓咱們倆「二娘教子」,兩人齊上陣,他又和咱倆人各唱了一出「母子會」,把我弄得大泄過了,又去弄你,結果又在你身上泄了一次,才算打發了他。這還不算,他剛睡了一小會就被我們弄醒了,接著又和我們大弄了起來,弄得我們都又大泄特泄,他自己也又一次泄了精,你算算,那次他一連弄了咱們幾回,把咱們弄泄了幾回,他又泄了幾次,不是「泄而不倒、夜禦十女」是什麽?”秦畹鳳也喜形於色地一口咬定。

“醫書上說,破了童子身後,必須夜夜春宵才能身體健康,如果不能天天發泄,就會內火攻心,對他身體不利。而他與衆不同之處就在於,一般男人如果房事過度,就會性能力下降,而他卻是越干越能幹。因爲他如果和足夠多的女人交歡,吸收足夠多的不同的陰精之氣,加上他自己身上過剩的陽氣,陰陽相濟,內精就會大增,精力就能充沛地保持一生。”

 

秦畹鳳點頭道:“嗯,這麽說,我們要多給他找幾個咯。”

 

白君儀點頭道:“是啊,這樣吧,明天我去跟美娟她們說,把小荷、小芙、小蓮都給了龍兒吧。”

 

“娘,你們對龍兒太好了。”

 

“龍兒,我和你姨娘爲了你這個龍兒,真是什麽見不得人的事都幹了,什麽浪聲淫語都說了,唉,真不知我們哪輩子欠你的,讓我們這兩個當娘的這麽愛你這個當兒子的,真是造孽。”

“娘,姨娘,兩位親娘,你們對兒子這麽好,讓兒子怎麽報答你們呢?我愛死你們了,我願爲你們做一切事情,只要你們要我,我隨時伺候你們。”

“好兒子,有你這句話就行了。”

“對,你有這個心,我們就滿足了。”白君儀和秦畹鳳喜極而泣,流出了幸福的眼淚。

三人又深情地對視了一會兒,不約而同地緊緊擁在了一起,開始了又一次瘋狂……

 

 

 

隔天小荷就送上門來,華雲龍自然喜不自勝。小荷是服侍華美娟的貼身丫鬟,年近雙十,是個妩媚俊俏的姑娘,平時總是微笑待人,一笑倆酒窩,細眉彎彎,大眼烏黑,說話的聲音悅耳動聽,全身線條優美,也算得上是個小美人。她早就對風流倜傥的華雲龍芳心暗許,只是礙於自己身份,不敢表白。

 

加上她早就看見過華雲龍和華美娟交歡的情景,春心早動,心中早就嚮往那種美妙的事了,現在終於名正言順。華雲龍抱住了她,一用力,向後一壓,把她壓在了床上,華雲龍伏下身,挨近她的臉蛋,不停地親吻著,手也開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撫摸起來。

小荷被華雲龍出其不意的攻擊弄了個措手不及,先是用力地掙扎了幾下,但那種掙扎對華雲龍來說是微不足道的,華雲龍稍一堅持,她便放棄了反抗,柔順地任華雲龍親吻、撫摸。經過華雲龍溫柔地親吻、撫摸,她內心積蓄的春情慾火再也按捺不住,開始忘情地回吻著華雲龍,在華雲龍的面頰、額頭、脖子上胡亂地親吻著,柔嫩的小手,也抱住了華雲龍,在華雲龍的後背上不住地來回撫摸著。

華雲龍繼續親吻著,手也由大面積撫摸轉而開始向她的性敏感區作專門的重點進攻,先是撫摸她那雙豐滿的玉乳,接著又向下移動,隔著褲子在她的陰部來回揉摸,弄得她刺激無比,開始呻吟起來:“癢……癢……好少爺……你真好……我受不了啦……”

“那就脫了衣服吧?脫光了會好受點的。”

“真的嗎?那你就隨便吧。”她氣喘籲籲地說。

於是,華雲龍伸手開始脫她身上的衣服,解開了粉紅小襖上的鈕扣,又拉開了她小內衣上的系帶,雙手一分,全部的上衣一下子敞開了,出現在華雲龍面前的是一對粉嫩、光滑、高聳、豐滿的玉乳,褐紅的乳暈、猩紅的乳頭,支支愣愣地來回彈跳著,彷佛在向華雲龍招手。

華雲龍一紮頭,伏在她的胸前,一隻手掬著她的左乳,使她那紅嫩的乳頭向上突出,華雲龍伸口含住這只乳頭,拚命地吸吮著,另一隻手在她的右乳上不停地揉弄起來,然後兩只乳房交換,親右乳摸左乳。就這樣玩了一會兒,弄得她全身顫抖,雙手不由自主地抱緊了華雲龍的頭,向她自己的胸前用力按,使華雲龍對她的雙乳的刺激更加直接,口中嬌喘不已:“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華雲龍不急不燥地繼續著,繼續挑逗著她的慾望。終於,她忍受不住這種強烈的身心刺激,渾身扭曲著、呻吟著,再也控制不住了,將她的小手伸向她自己的腹部,哆哆嗦嗦地去解開那大紅的絲綢腰帶,然後一把抓住了華雲龍正在揉弄她乳房的右手,插入了她的內褲,然後微閉杏眼,等待著那既渴望又可怕的一瞬。

華雲龍並不急於行事,而是將她那青緞面長褲連同粉紅的小褲頭,從腰際一抹到底,她自己也急切地雙腿互曲,褪出了褲筒,然後又一蹬腿,將褲子踢到一邊。華雲龍伏身一看,恍然大悟,怪不得小荷這麽主動、這麽合作,原來她已是春潮泛濫、浪水四溢了。

 

只見那光閃閃、亮晶晶的淫液,已經將整個的三角地帶弄得一片黏糊了,黃色而彎曲的陰毛上,閃爍著點點的露珠,高聳凸起的小丘上,好像下了一場春雨,溫暖而潮濕。兩片肥大而外翻的陰唇,豐滿鮮嫩,陰蒂飽滿圓實地整個地顯露在陰縫中。一股少女的體香夾雜著小穴的騷腥,絲絲縷縷地撲進華雲龍的鼻孔中。還有那粉白的玉腿、豐腴的臀部,無一不在挑逗著華雲龍,勾引著華雲龍,使華雲龍神魂顛倒,身不由己地伸出雙手,張開十指按住兩片陰唇,緩緩地向兩側掰開,露出了裡面鮮紅的嫩肉,浸滿了汪汪的淫水。

華雲龍的沖動難以抑制,低頭伸出舌頭,輕輕地刮弄著那又凸又漲的陰蒂,每刮一次,小荷的全身便抖動一下,隨著緩慢的動作,她的嬌軀不停地抽搐著:“啊……華雲龍的心……直打顫……渾身……癢得鑽心……”

“好少爺……求求您……別再折磨小荷了……又麻又癢……難受死了……快……快救救小荷吧……”她扭動著肥白的屁股,小浪穴里充滿了淫水,一股一股地湧出,順著穴溝、肛門,不住地向下流淌著,把床單都弄濕了一大團。

華雲龍擡頭看她,只見她紅霞滿面,嬌喘籲籲,浪吟不已,腰臀亂舞,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快速地起身脫下了華雲龍的衣服,握住早已脹得紅中發紫的大寶貝,在她的陰唇中上下滑動了幾下,使它蘸滿了淫水,充當潤滑劑,然後對準她的洞口,全身向下一壓,隨著「滋」的一聲輕響,大寶貝一下子插入了她的小穴中,進去了三分之二,這下子弄得小荷「啊」地一聲慘呼,流出了眼淚。

華雲龍感覺寶貝插入後,她的小穴挾得很緊很緊,而且穴壁急劇收縮,好像一下子要把寶貝擠壓出去,華雲龍知道這是劇烈的疼痛引起的肌肉收縮,只好停下,使她的疼痛減輕,才能開始抽插。

“好些了嗎?別緊張,一會兒就過去了。”說著,華雲龍開始了緩緩的抽送,同時用左手揉摸她的乳房,用右手摟住她的脖子,不斷地親吻她,這一套同時進行的動作,從上中下三個方面攻擊她,不大一會就平息了她的疼痛,她開始舒服了,臉上的痛苦表情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淡淡的微笑。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