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聰明玲莉(24)+(25)

聰明玲莉(24)+(25)

 

聰明玲莉(24)

這裡是一間高級酒店,房間的隔音很好,關上門後我倆再也聽不到裡面的淫

聲浪語,只是憑藉猜測,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現在當中的場面是如何香豔旖旎。

我面如死灰,那一線希望瞬息間在眼前粉碎。倒是莉非但沒有因為明的出軌

而感到難過,反而好像因為所有事情都在其掌握之中而現出喜悅神情。在這一刻

我清楚地知道,她說也許會愛上明等話全都是虛假的,莉根本從一開始就知道她

的未婚夫不會通過考驗,眼前這一切全都是編寫在她的劇本之內。

莉面帶笑容,從口袋裡揚出另一張房卡。我正奇怪是怎麼一回事,她已經用

房卡打開對面的一間房門並獨自進內,我沒奈何,只有不吭一聲的跟了進去。

「我租了兩間房,待他們離開後,我們必須在服務員打掃房間之前進去取回

攝錄機,所以要在這裡監視著。不然被人發現偷拍,將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莉微笑地向我解釋。她的心思十分慎密,每一步都考慮週詳,不容自己的計劃有

半點失誤。

「即是說,妳今晚在這裡過夜?」我長籲口氣問道。莉嘿笑一聲:「你好絕

情,這麼空蕩蕩的房間,就留我一個女孩子在這裡?」

我悶哼著說:「妳要我做的事我做了,妳的計劃也如妳所想,我留在這裡還

有什麼作用?」

莉走上前來,雙手嫵媚地伸出來擁著我的肩,胸前一對椒乳透過絲綢織成的

連身裙壓在我胸前。像一位風情萬種的美艷主人,在獲勝後要跟她的僕人慶祝一

般,只見莉眼裡盡是笑意,嬌縱的說:「你有用的,雖然在我眼中你不配是一個

男人,但某些部份還是十分合我心意。」

我略顯憤怒地甩開懷中的香軟身軀,用厭惡的語氣說:「妳不要總是這樣!

妳用這種方法去測試明,自己卻一次又一次的勾引別人,令我覺得妳只是一個蠻

不講理的女人!」

「嘻嘻,你好像搞錯了一些事情,我說了很多遍,今次的測試是我報復計劃

中的其中一個項目。如果不是因為要替姐姐報仇,我根本不會介意我的丈夫跟什

麼人上床。性對我而言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我不會因為別個女人帶給我的男人

快樂而動氣。只是他可以玩世界上的任何女人,就是不可以玩弄我的姐姐。」莉

若無其事的道:「我現在做的一切,都不過是要令你對你的朋友死心,讓你知道

你到這刻仍想幫助的,其實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

事到如今,我知道莉是一定不會放過明的。在別無它選下,唯有乞求她不要

傷害那無辜的女孩們:「我承認明也許是活該,但四位女孩只是貪玩,妳就不要

把她們牽連在內好嗎?」

莉嫣然一笑道:「真是十分有愛心的男人呢!好吧,既然你是這麼的一個好

人,我也不會太為難你。反正我要懲罰的只是那隻禽獸,這四個女人,我可以放

過她們。」

我想不到莉會如此輕易答應,愕然道:「妳肯放過她們?」

「對,我可以在影片中幾個女的臉上打馬賽克,讓她們不會被認出身份。」

莉點頭一笑:「不過這當然是要看你服侍得我是否滿意了。」說著,莉掀起長裙

展現出那棕櫚色的內褲:「來吧,施展你的渾身解數,給我一個暢快的晚上。」

我過去玩過的女人多不勝數,但從沒有一個像莉這般強勢的女子,即使在創

智中位高權重的妮,也不會有如此囂張的態度。面對這個年紀比自己小上十年,

卻又處處把我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小妹妹,我實在是感到哭笑不得。

莉嘴角含春,退後兩步,柔若無骨的身子半倒下去,懶洋洋的坐在睡床上,

兩隻手兒按在盤骨兩旁,翹臀向天一揚,那條薄如蟬翼的絲質內褲便徐徐被勾著

的指頭褪下,讓一片茂盛的黑森林暴露在空氣當中。

那是一個非常誘惑的動作,莉年紀輕輕,卻處處散發著迷人風韻,隨著那一

雙雪膚般的美腿微微張開,芳草間兩片緊閉的肉唇呼之欲出。只見她的美眸直視

著我,眼神裡帶著挑逗,秀髮半掩的臉龐向上一揚,作出一個差遣的表情:「給

我親屄。」

玲不喜歡在清潔之前被親私處,莉卻愛讓男人品嚐她的味道。面對著如此境

況,我半蹲地上,眼前那形狀姣好的迷人陰戶觸手可及,莉壓在小陰唇的指頭向

兩邊一掰,整個密閉的洞口被完全翻開,露出微濕的嫩紅肉壁。我但覺鼻頭飄來

一股女性幽香,刺激著體內的本能慾望,不自禁地嚥了一口唾液,伸出舌頭想舔

弄那誘人肉洞。可正要觸及,又戛然而止。

莉垂下頭來,揚起彎月般的眉毛問我:「怎麼不親?」

我緊握掌頭,咬著牙道:「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妳始終是玲的妹妹。」

莉冷笑說:「那又怎麼樣?當日你知道我是她妹妹後,還不是狠狠地跟我做

了?」

我胸口苦澀的道:「這不一樣,那天我以為玲已有別人,但現在既然有再見

玲的打算,我就絕不可以碰妳,不然日後被玲知道,她會很傷心。」

莉揚起揶揄的聲線:「呵呵,反正我們都做過了,多做一次又有何分別?難

道你又想對我姐姐瞞天過海?」

我搖頭道:「不,如果真的可以讓我見到玲,我再不會對她隱瞞任何事情,

即使不獲她原諒,我也只有認命。但結果怎樣是另一回事,我既有要再跟她一起

的心,就必須把好自己這一關。」

莉默然不語,眼眸裡閃過一絲叫人無法言喻的情緒。她從睡床站起,直瞪著

蹲於地上的我冷冷道:「你現在是要向我證明,世上還是有男人可以在女色之前

還把持得住嗎?」

我否認說:「不!我沒打算向任何人證明什麼,包括向我自己。」

莉作了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輕視道:「好吧,如果你要堅持自己是一個沒

用的男人,我不會強迫你。但跟一個廢人睡覺也沒意思,我不需要你了,你滾出

去。明天早上我自己會去鄰房取回攝影機。」

我無言站起,回頭別過那帶著一副冷漠表情的莉,自行邁出房間。房間是莉

開的,她在明一行人離去後藉故說遺忘東西要回去取並非難事。的確在這一刻,

莉是不再需要我了。

看著對面的房間,與其說是幫助莉口中的測試,倒不如說是替她實行了復仇

計劃還要合適。親手把往年的好友陷害並不是一件容易面對的事,縱使真如莉所

言,明是把玲害慘的元兇,但我們是否就可以運用私刑,用以暴易暴的方法去對

付明?莉曾多次對我說,如果我要再見玲,就必須有跟她一樣同仇敵愾的決心,

可我自問真的沒法如莉一般狠下心腸。

我心情沈重,獨個回到派對的宴會廳。這時候時間不早,加上身為主角的明

又先行離去,場中的參加者都已經走得七七八八,只餘幾個喝得七零八落的往年

舊友在沙發上醉醺醺的呼呼大睡。我坐在一角,連喝酒的心情也沒有,腦裡玲和

明的影像交互出現,使我苦惱非常。

玲是我心愛的人,她受到玩弄時所感到的痛苦我也身同感受。但當日在得悉

了我跟玲交往後,明的主動成全和事事配合,甚至把整間公司也無條件地拱手相

讓,對我而言也總算是個恩情。後來的事誰也不想發生,只能說已成事實的任誰

也改變不了。我們是否真的應該有仇報仇,讓傷害人的事情繼續蔓延?

想到這裡,隨意拿起一杯別人喝剩的酒倒在口裡。一杯到肚,愁思萬丈,我

從來不是一個好人,但出賣朋友,始終不是輕易地令自己釋懷。

這個晚上,我沒有回到明他們的房間,而是在街道上獨個流連,企圖把一切

置身事外。事到如今,莉的計劃毫無疑問已經成功了一大半,可是我卻沒有因為

可以再見玲而感到高興,反而更被困於自己的所作所為之內。

『明,你不能怪我,這是莉對你的一次測驗,你通過不了並非我的責任。』

我說出各種藉口,拚命地安慰著自己,然而誰也知道,這並非一件光明的事情。

接下來的幾天,我像在逃避一般,沒有再過問他們的事,而作為明的伴郎應

做的事也大致處理妥當。但彷彿一切都已有定案之時,我又接到莉的電話。

莉的聲線十分低沈,似是心情不好,她以壓倒性的語氣道:「我反悔了,那

四個女人,一定也不可以放過!」

「什麼?」我吃驚的問道,莉咬牙切齒的說:「那個晚上之後,他們意猶未

盡,昨晚又出來搞了一次,那禽獸以為瞞得過我,卻不知道我一直有偷聽他的電

話。」

「莉……」

「你不用再替那些婊子說好話,明明知道我倆還有一星期就結婚,仍勾人老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