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鄰居的老婆

鄰居的老婆

鄰居的老婆

她是我鄰居的老婆,她比大好幾歲,雖然我們家和鄰居他們家平時不大聯系,

但我從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她,也許是因爲她真的是很漂亮,也許我經常聽到有

時半夜來自他們屋發出的呻吟。

一直以爲對她只是個幻想,但她真的來了,走進了我的生活。

她的確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她已經三十三了,但她身上散發出要叫我咬她

的誘惑。

平時我只跟她在遇見的時候打聲招呼,雖然之後我會有很多幻想,但這種情

況一直延續到我大學畢業。

我在一家投資公司上班,經常會到晚上七八點鍾才可以下班,所以經常在我

公司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館叫一份蛋包飯當作晚飯。

當然了,這家餐管也是我經常帶網友來吃飯的場所,在這里,我已經記不起

說過多少甜言蜜語了。我對這家餐館有一種特別的感情。

但是,上個星期二,也就是APEC交通管制放長假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

在這里遇上了她,她的卷發,她的身體,在這里竟然那麽動人。

我一時間竟然忘了給她打招呼!

她也看到了我,徑直用她那個迷了我六年的笑容朝我走來。

她是來買衣服的,我們吃著,聊著,她不停的問我衣服好不好看,因爲她說

女人的衣服總是穿給男人看的。說實話我不知道她的衣服好不好看,因爲她的衣

服很露,沒幾塊布,我甚至在她低頭吃的時候可以看到她胸罩里紅紅的乳頭,雖

然不是很清楚地看到,也雖然不大敢這麽看一個這麽熟悉的人,但這的確刺激著

我對她的嚮往。也很奇怪三十多歲的女人竟然還有紅色的乳頭!

我下面的東西硬了!

我們第一次聊得這麽多,說聊的這麽多是因爲第一次聊家常俗事以外的東西

聊的這麽多,我發現她跟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喜好的東西也差不了多少,她也喜歡

下了班去蹦的,只是我喜歡去的是“真愛”,她喜歡去的是“羅傑”

我當時開了一句玩笑,說今天我們去跳舞好了,你老公不會管你吧。她竟然

說行,說今晚去啊,因爲她老公去香港了,要一個禮拜才回來,今天剛走的,她

剛送她老公機場回來到淮海路買衣服的。

我們在新天地露天酒吧一直坐到十點半,她說想去“真愛”看看。到那已經

十一點半了。

正好是人最多的時候,很擠,我跟她說先喝點什麽吧,她說喝啤酒,其實我

不會喝酒,但她說了喝啤酒,我不喝,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叫了四瓶。

我已經覺得我的臉紅了,因爲我的臉很熱,終於她忍不住要去跳了,她說她

受不了,不管人多不多,於是拉了我擠了進去,我第一次被她牽了手,碰到了她

的胳膊,很柔軟,很暖。我很有慾望。

說實話,我很喜歡“真愛”這個地方,因爲這里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很長一

段時間,我是到這里來看女人的。她今天的穿著其實真的很適合這里的氣氛,緊

身,低胸,顯得很豐滿,不過她本來就是一個很豐滿的女人。

她在我面前開始跳起搖頭舞,閉著眼睛,很節奏地擺她的長發。我很奇怪象

她這樣的年紀竟然也喜歡跳搖頭舞,我一直以爲是活潑少女的專利,更驚訝於她

搖她的頭時,她的雙峰搖得比她的頭發更有節奏。我不僅向她靠近了一步,不知

道是什麽原因,也許是想在不經意間碰到她的那個極具誘惑力的東西一下吧。

她搖得真的很瘋狂,幾近於瘋狂,我有時也跳這種舞,但我最多跳五分鍾,

我實在受不了那種眩暈的感覺,但她竟然跳了一支半,突然哈哈笑一下抱住了我,

我著實被她嚇了一大跳,她瘋笑著說她跳不動了,叫我扶一會她。我抱著她,有

點寵若受驚的感覺,我不是沒抱過女人,只是她對我真是很特別,不是愛她,是

另外一種感覺,在高中的時候,我甚至覺得她算是我的長輩一類,但今天在這樣

的場合,我竟然可以這樣充分地抱著她,她的味道很讓我眩暈,我的肩膀充分地

擠壓到了她的左胸,覺得軟軟地一大片。溫溫的,很想咬它的感覺,但她可是我

的鄰居,不是我在網上的小妹妹!

於是我抱著她,在吧台前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她在我肩上靠了會,覺得清醒了,於是一邊嘲笑我這麽年輕還不如她,一邊

又叫了兩瓶JAZZ,說是渴了,也許我對她的性幻想想得太多的緣故,我竟然

一時不知道說什麽好!正好看到一個身材CLASS1的二十齣頭的女孩在跟老

外討價還價,一個說要兩千,一個自認爲是中國通的說最多一千五。他們說得很

大聲,大概那個女孩認爲說的是英語,其他中國人聽不大懂,而另一個覺得給自

己的同伴聽到可以證明自己是個中國通。

我不由對著她嘲笑起那兩個家夥,說雞就是雞,再怎麽漂亮,再怎麽檔次高

她還是只雞。她笑著說是,說你們男人喜歡啊,只要有兩千塊,就可以玩這個走

在大街上一般男人只能多看兩眼的女孩,我說我再怎麽好色,也不會去碰雞,不

是說她髒,也不是水說她賤,而是說自己會瞧不起自己,我就不相信我要落到想

女人要去找雞的地步。她竟然覺得我這句話很有想法,問我想女人怎麽辦,也許

是我們多喝了幾杯的緣故,我和我的鄰居竟然會聊得這個話題。我說我想女人我

會去搞一夜情也不會去找雞,不知到她是有所感悟還是覺得和鄰居小弟弟討論這

個話題不大合適,她怔了一下,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深入下去。

於是我們又擠進人群跳了起來。

音樂很好,是我最喜歡的一首的高,我跳得很興奮,她也許是不大跳這種舞,

有點跟不上節奏,不知道哪來的沖動,我一下抱住了她,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我的胸貼在她的胸前,帶著她跳起這首節奏很慢太很重的舞,我在她的眼中看到

了一絲讓我退縮的驚訝,但馬上她取而代之的是迎合,於是我貼得她更緊,更有

節奏,看的出她跳得很有情趣,因爲她用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后來我甚至

感到了我們的小腹正在摩擦,她的手指在我的屁股隨著節奏輕輕地揉捏,我的小

腹著了火!

一點半的時候,我們決定回家,但在我們中間的氣氛我明顯感到和剛到這里

的時候不一樣了,因爲自從我們在跳完那支舞后,她的話明顯少了。我很想說些

什麽,但什麽也說不出來。我們叫到了一輛在門口的出租車,司機竟然熱情地爲

我們介紹賓館。我並不奇怪這里司機的熱情,但畢竟是對我和我的鄰居說這些,

不禁感到一絲尴尬,我說去虹口廣靈路便不作聲了,她也沒說什麽,而且一路也

沒怎麽說話,我覺得氣氛不是很好。在快到家的時候,我叫司機停一下,我付了

錢,對她說我覺得剛才在裡面有點悶,透透氣,她微笑著點了頭,其實她也知道,

怕被熟人看到不大好。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她家的燈亮著,是她家的那支很可愛的橘黃色的壁燈,

燈光我覺得很誘人。我又不僅幻想起來。但我又能怎麽辦呢?

輕手輕腳開門進了客廳,生怕吵醒了父母,打開壁燈,發現飯桌上有張紙條,

一看是父母留的,他們說長假去黃山旅遊了。

想想我父母真的想小孩子一樣,小孩子脾氣,喜歡玩,而且喜歡臨時決定。

我想我這幾天干嗎麽。

洗完早照,打開電視,放的是有線台的“廊橋遺夢”,正好是男女主人公在

廚房裡接吻,然後倒在床上,這部電視我看過,書也看過。一直覺得沒什麽意思,

因爲跟我的生活根本不搭界,但我看了竟然很興奮,比平時偷偷看A片還興奮,

我不僅把手拉開褲子,看看我的那位不自覺的兄弟,它紅紅地挺立著,桀骜不遜

的樣子。

我又聽到了隔壁她穿拖鞋的聲音,我很難受,我突然萌生了打電話和她聊聊

的念頭。

對著電話看了好半天,總覺得今天已經是很荒唐了,真的實在是拿不出勇氣

拎電話,電視里那對老男女依舊在親吻,很投入的樣子,她的拖鞋聲音依稀可以

聽見,燈光覺得昏昏的,褲裆里那家夥還是怒氣沖沖的樣子。

我還是那起電話撥了她家的號碼,因爲我始終覺得男人想做一件事,想到就

要去做到,多想了反而不妙。她接到我的電話,並沒覺得很驚奇,只是問我怎麽

還不睡?我說剛洗完照,覺得很清醒。我問她怎麽還不睡,她說她覺得有點餓,

在弄東西吃,我順口接上說,我也餓死了,說爸爸媽媽今天不在家,家裡什麽也

沒得吃。她說到我家來吃點啊,但說完好象又覺得說錯了什麽。我也楞了一下,

說好啊。

我是真的餓了,七點鍾吃的一份蛋包飯,哪裡又蹦又跳撐得到午夜兩點鍾啊。

她家就在對門,我隨便套了條長褲,就過去了,走出我家門的時候,我總覺

得今夜可能會發生點什麽,她笑盈盈地開了門,我想做賊一樣閃了進去,就是到

了她家裡,說話也是比正常的時候少了幾個分貝,怕被誰聽見,其實這層樓,今

夜只有我們兩個人。她家裡我不是第一次去,她還養了只金巴狗,我討厭那東西,

但那隻狗其實對我挺好的,每次我回來,如果被它看到,它會在她家門框里搖頭

晃尾地迎接我,比看到她丈夫還高興,有時甚至會跳出來舔我的腳,不過我討厭

狗,每當這個時候它總是被我一腳踢開。那隻狗今天大概是累了,趴在地上半睜

著眼睛睡覺。

她一邊笑著叫先坐一會,說馬上就好,問我喜不喜歡吃這樣那樣,一邊背對

著我在弄。我坐在她後面很欣賞地看著她,她也剛剛洗好澡,頭發濕濕地,油亮

衫,很休閑的樣子,大概她是準備穿著它睡覺的,下面套一條剛剛露出一截大腿

的汗衫的邊遮住了,這使我很有沖動把她的汗衫撩起來。她的腿很好看,白白地,

小腿肚很豐滿,我想那裡因該很有彈性,大腿依稀可以看見大腿肌的痕迹,但不

是很顯露,腳上穿的是最近比較流行的可以穿著上接的有後跟的拖鞋,我以前很

討厭女人穿這樣的鞋,因爲我覺得這種鞋是給懶女人穿的,但她穿的很好看,因

爲她的腳很白,拖鞋的後跟也蠻高的,她那雙好看的腳很突出地呈現在我的眼前,

她走路的時候,腳跟和鞋面一起一合,我竟然對她的腳很興奮,很想我的那個東

西塞在她的腳底讓她這樣一起一合地踩,這樣想著,我的單薄的褲子膨脹了起來。

她轉過身來的時候,我意識到了這一點,這使我有點窘迫,我想起了初中時

在水上樂園玩的時候,看到好多穿著遊泳衣的姑娘,竟然只能蹲在水裡不敢出來。

所幸我是坐著的,不注意的話不大看得出那裡的異樣。她幫我煎了幾塊南瓜

餅,用牛奶沖了些麥片遞給我,她只吃了些蘋果,我說你怎麽餓的時候吃的下蘋

果,她說習慣了,本來晚上是不大能吃東西的,今天實在是餓了。

我問她今天玩的怎麽樣,她說很開心,以後再去。說著打開電視,電視放得

還是那個紅杏出牆,她說她很喜歡看這部片子,看了好多遍了,她覺得那個女人

很幸福了,也許她跟著拍照的走反而不覺得會怎麽樣?我說爲什麽?她說那個女

人有了那一個禮拜,那她一生中心裡都會有那個禮拜,可以隨時很幸福地想起,

如果跟著那個怕照的老頭走了,你覺得會一生都象他們在一起的那個禮拜一樣快

樂嗎?她的想法我覺得很奇怪,也許女人的大腦結構和男人不一樣吧。

看著她說的時候,覺得她的眼神里有點異樣,覺得她說得不是即時的有感而

發,是在心裏面老早有了這些話,異樣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渴望,當然,她的

渴望也許根本不會是我。因爲我想我還不能做到像電視里的那個死老頭子那麽有

魅力。也許是受到她眼神的鼓舞,我竟然不再爲自己鼓起的下面感到尴尬,心裡

竟産生了一種要顯現的想法,我站起身,假裝去洗一下吃了南瓜餅粘了油的手,

我看到了她略帶驚訝的神色,因爲我的小弟弟很神勇地頂著我的褲裆。她家廚房

的燈光是暗暗的,因爲她做完南瓜餅就關了大燈,暗暗的燈光使我很惬意,覺得

可以藏掉好多東西,我在洗手,但沒有肥皂,於是我問她要肥皂。

她彎下腰給我拿水池下面櫃子里的“舒膚佳”,大概是肥皂用完了,她還是

保持著彎腰的姿勢在拆大包的“舒膚佳”,她的頭靠著我的小帳篷很近,頭發和

身體散發著混合的誘人的氣息,寬大的汗衫領子也很寬,粉色的頸脖,透著紅的

耳垂,一條深深的乳溝,黑色的花邊乳罩,僅僅是遮擋一下兩粒紅色乳頭,她豐

滿的屁股撅著,大腿被她這個姿勢撐得很緊,有富彈性的樣子。我感到我忍不住

了,我輕輕地晃動著身體,有意無意地用我的那個沖在前面的家夥,觸碰著她的

頭發,第一次,她沒在意,她快要拆來那包肥皂了,第二次,第三次地碰她,她

停了下來,慢慢地擡起頭,其實我想我那時我因該害怕,但我沒有,我用我的眼

睛直勾勾地看著她,身體仍然保持著晃動,好幾個網友在餐廳吃飯的時候說我的

眼睛會放電,我自己並不知道,但我想那時我的眼睛可能真的放電了,因爲我覺

得她的眼睛漸漸變得迷離起來,我上去抱住了她,並開始用嘴唇吻她的發根!

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嘴唇沾著她的發絲,啜著她紅潤的耳垂,本以爲她

會抗拒,但她沒有,只是用手想推開我放在她胸前的手,但結果是她更用力地把

我的手擠按在她的乳房上,我的手可以說是陷進去了,因爲她的乳房的確很大,

我摸到了那顆乳頭,開始在那裡用手掌摩擦,手指收放著,想極力感受它的柔軟,

她的喉嚨里發出了“咯咯”的聲音,她更緊地抱住了我,緊地讓我在她胸前的手

都快沒法放,我抽出手,撩起那一直讓我心跳的寬寬的汗衫,順著她的背,一路

遊走上去,她的背很光滑,很有質感,就象上好的宜興紫砂的感覺,只是比它更

溫暖,更柔軟。我開始親吻她的頸脖,雪白的皮膚,散發著牛奶的味道,頸上的

皮膚很柔軟,我可以用嘴啜起,吸在嘴裡,用舌頭慢慢地品嘗。

她的手臂在我胸前亂動著,不知道她想干什麽,像是掙扎,像是想要摟住我,

眼睛閉著,仰著頭,給我留了很大的空間吻她的脖子,但她的手的確妨礙著我的

動作,我從她的汗衫里抽出我的手臂,緊緊地環住了她,同時我的嘴唇變得更加

瘋狂起來,一種征服的慾望燃燒了起來,她的手臂被直直地固定在我的胸前,雙

手交叉著落在我的褲裆上,我隔著衣服咬住了她左胸的乳頭,覺得硬硬的感覺,

但很不明晰,但她已經開始呻吟,我感到了她的動作,她的手開始隔著我的褲子

想要握住我的那根金茂大廈,但怎麽也握不住,因爲褲子太滑,這使我不由微微

地挺動起來。她大概是受到了這個刺激的緣故,她開始用嘴親我的耳朵,把熱熱

的舌頭塞進我的耳洞,我有一種酥軟的感覺。

由於衣服的阻礙,我們都變得更加興奮,開始瘋狂起來。

她的房間就在廚房隔壁,那隻狗還是蹲在房間門口,我想把她橫抱起來,但

她有將近170,又很豐滿,我怕我抱不動她。我松開了她,她收回了手,我發

現我褲裆上的拉練在不只不覺中已經被她拉開了。我拉著她的手,示意她到床上

去,她很順從,她們家的房間我從沒去過,一般只是在她們家客廳里朝裡面張望,

今天我想主人一樣,拉著她的手,在她的床邊坐下,歪過身吻她的唇,她的唇很

厚,她很迎合地送上了她的舌頭,我沒敢很用力地吸,怕弄疼了她,只是在她舌

頭周圍饒來饒去,吸著她從舌頭底下流出來的口水,她的舌頭底下很軟,是她嘴

里最溫暖的地方,不由多舔了幾下,我用我的舌頭包住了她的舌頭,她大概是很

惬意,開始玩弄起我下面的小弟弟起來。這使我整個小弟弟上的經統統暴了起來,

我開始脫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很容易脫,裙子也很容易,她的身體真的很白,甚至還透出了點紅,

她實在是個保養得很好的女人,我甚至有了一種嫉妒的感覺,人性真的很複雜,

以前看“失樂園”,他們在最高潮的時候選擇了死亡,最快樂和最痛苦相關地這

麽地緊密,就像我看到這麽無可挑剔的身體,我想到的是破壞和蹂躏,當然這只

是一種感覺而已。在我脫她的衣服的時候,她已經把我的外褲褪下了一半,我直

起身子把我體恤褪去,看到她正在微微朝著我笑,這種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

麽意思,也許在笑她自己,我也笑著,褪掉了半截褲子,她翻過身,反手解開了

乳罩,兩腿一蜷拉下了紅色的三角褲,但沒有轉過身來,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像

是在等我撲到她身上,我突然倒不高興馬上撲上去了,我覺得這種感覺很美妙,

我知道再過幾分鍾在她們的床上,又會響起我聽了好多年的聲音,只是換了男主

角;她蜷著雙腿背對著我,雪白的屁股象一張可愛的臉在等待著我;屁股中間的

一條灰黑的縫一直通像我看不見的另外一面;房間門口的那條傻狗睜著大眼睛,

吐著舌頭看著我們,這一切,都使我覺得很刺激,但我想慢慢享受這種刺激,我

開始用我的腳在她那雙雪白粉嫩的腳心,腳踝上來回的磨蹭。

她很喜歡這種挑逗,嘴巴里咯咯地笑著,兩只腳回應著,想夾住我的腳。最

后竟然被她夾住,本來可以掙脫的,但我不想,我用我的身體靠了上去,胸脯緊

貼上了她的背,她微微地開始發抖,我的雙手環過去,揉捏著她碩大的乳房,手

指輕輕撥弄她的乳頭,很真切的感覺,她顯然覺得很舒服,因爲她開始低低地呻

吟起來,我的那根澳大利亞紅腸在她的屁股上來回拖動,偶爾碰到那條縫,她總

會重重呻吟一下,她的手握著我的手,一齊在她的乳房上揉動,我的動作越來越

大,我的胸,我的肚皮,我想把我每一寸皮膚都貼在她身上摩擦,我的小弟弟已

經開始在那條縫里漫無目的地抽動起來,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我覺得我渾身的

經都開始酸酸地暴起,想要找到一個釋放的感覺。

她禁不住開始扭動她的身體,看的出她很想增加在她屁股上的摩擦,這使我

更加地沖擊,她叫著終於忍不住翻過來,一把把我死死摟住,躺在她的乳房上很

舒服,也許不該用舒服這個詞表達,熱乎乎地,可以看見被擠壓后的形狀,我沒

有去吻她的嘴,直接咬住了她的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把它捲住,嘴巴很想一

口把她一整隻乳房完全吞進嘴裡,但是徒勞,明知不可能,還是一次又一次努力

地張嘴去包含它,這使得她開始痛苦地抽搐,把我的頭死死抱住,想要推開,推

了一半,又重新把我的頭壓進她溫暖的前胸,她開始用另一隻乳房來摩擦我的耳

朵,我想她很享受,我的手滑到了她的肚子上,輕輕摳著她的肚臍眼,她不知所

措地用她雪白柔軟的像魚肚皮下的那塊肉一樣的大腿內側使勁地夾動著我的紅紅

的鋼棍。

我們都開始了扭動,而且變得越來越有節奏,我的那個東西其實已經很濕了,

但都塗在了她的大腿上,她開始探下手撫弄我那個東西下面的大包裹,她覺得很

軟,在那裡揉動,但我很怕,生怕她一激動弄壞了裡面的兩顆櫻桃小丸子,但是

感覺真的很好,好象鋼棍向前沖的時候,感覺後面很有基礎的樣子。我的手摸索

著探到了她的底部,那真是一條水淋淋的溝壑,很熱,比她身上什麽地方都熱,

用手指捏住了一片外陰唇,滑膩膩的,熱乎乎的,在手指間細細地撚撥,這使她

整個屁股不停地扭動,我也很興奮,好象學會了四兩撥千斤一樣,這樣弄了一會,

我用手指伸了進去,感覺很嫩滑的樣子,我一直很小心地往上摳,怕指甲弄疼了

她,裡面很熱,我竟然聯想到了冬天裡的暖被窩。她沒有干什麽,只是不停地,

抑揚頓挫地呻吟,的確,她什麽也幹不了,只能享受。

手指一直往上,摸到了一塊硬硬的東西,她的呻吟聲大得讓我害怕,大概是

子宮吧,她真的很受刺激,放開了揉捏我小弟弟下面的大包,使勁握住了我的鋼

棍,使勁地上下圈動,我被她這樣一弄,連我都忍不住叫出聲來,回頭看一下,

那裡青筋根根暴出,在她手掌里一癟一暴地被她蹂躏,我終於受不了了,往上移

動身子,使鋼炮放在她由於濕潤而泛著紅光的陰唇門口,我開始在那裡頂撞,每

一次撞擊,在龜頭上總有酥酥麻麻的感覺,被她一把抓住,往她裡面塞,嘴裡含

糊不清地說進去進去。我的東西真的很硬了,硬得都開始朝上彎了。我覺得我要

進去了。

我本想一沖到底,我想任何男人在這個時候動作都差不多,只是我被她的股

盆架住,竟然沒有感覺到底,小腹下的骨頭竟被撞得隱隱生疼,她也覺得一絲詫

異,因爲我因爲疼而慢了下來,她好象覺得很不好意思,睜開眼睛說要不然坐到

我身上。我很欣然接受這個姿勢,我私下認爲這是個最經典的做愛姿勢,當然只

是對於男性。她披頭散發地翻上了我的小腹,手繞過去在她背後,撅起屁股,拿

起我那個東西,慢慢感覺著移到洞口,說來吧。我的一挺,和她屁股的一放幾乎

是同時的,我和她同時大叫了一聲,我的龜頭狠狠撞在她的子宮壁上,當時我聽

到那條蠢狗逃跑的聲音,也許是被我和她的叫聲嚇著了。

我開始挺動,每一次都能撞擊到她硬硬的子宮壁,對我來說,最刺激的是這

種撞擊,而不是期盼的來自於裡面的摩擦,因爲她裡面太滑了,摩擦實在太小,

她屁股的上下我的上下挺動很配合,漸漸很有節奏感,我想這時要是有的高音樂

的配合,那就更加有情趣了。我欣賞著她,長長亂亂的頭發散掛在胸前,飽滿的

乳房隨著她的屁股有節奏地波動,我禁不住伸出手握住它們,細細品味,她的腰

和臀在燈光下呈現出性感完美的曲線,雪白的皮膚因爲興奮滲出了不少細小的汗

珠。小腹在不停地蠕動,我很興奮,因爲小腹裡面有屬於我的部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