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馬玉虎——是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馬老大——取了三個太太,大太太,二太太沒有生,只有三太太生了兩個女

兒。

馬老二——取了兩個老婆,只有老大生了一個女兒,二太太連屁都沒有放一

個。

馬老三——對女人很有興趣,十年之中取了六個老婆,但是只有老大和老五

各生了一個女兒。

玉虎的爸爸馬老四,取了原配一直未生育,太太一急,把自己十三歲的妹妹

給丈夫搞,你說邪不邪?她小妹三年之中連生了一男一女。

馬老五——也是取了三個太太,也只有大太太生有一女,老二老三,只管脫

褲子打泡,也不下蛋。

在台北商界里,提到馬家五雄,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馬家的財富,相傳數

代,到五馬成年各自奮斗經營更加騰達。在中國五千年古老的傳統之中,傳宗接

代是一等一的大事,也因此在馬家五兄弟之中,老四能一舉得男,一夜之間,老

四的地位瞬間成了老大,玉虎成了小霸王。從此老四的頭,擡的比兄弟還高,聲

音比兄弟還大。而它的兩個老婆,更是烏鴉變鳳凰,更加嬌縱蠻橫。

然而老四的唯一剋星便是元配夫人?她的口頭禅便是「哼!老娘十四歲給你

搞,你的成績在那裡?」

「哼!如果沒有老娘的小妹換了別的女人一樣是生賠錢貨!」

而更絕的是,而二姨太會裝糊塗,她不問家務事,也不管一對兒女的生活起

居,她不去管丈夫回不回家,他要穿新衣有大姐替她買,她肚子餓了有女傭自然

而然做好等她吃。她只要問:「姐,死鬼在那裡?」這代表小穴在癢了,大姐就

會下令丈夫馬上回家陪二夫人替她止癢一下。

馬玉虎,長大是一隻虎,而小時候確是一隻猴。他天生好動,連睡覺也不例

外,他從小不喜歡媽媽穿衣服睡覺,主要是這樣比較方便完奶奶,吸吮乳房。大

部份的時間都是睡在自己大媽的懷里,他親娘則是要看情緒好不好,心情好,也

讓他在自己的懷里睡,不過通常一個月只有六、七個晚上而已。他在馬家自然形

成小皇帝的地位。比他大的姊姊門也不過大三五歲,比他小的妹妹們也不過小兩

三歲。馬家老四是五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也是最相貌出衆的。因此龍生龍,阿

虎在姊妹群中,更顯得貌若潘安。

雖然阿虎的玩伴都是女孩子們,盡管好玩,但總是很溫柔的對待自己的堂姊

妹們。雖然自己的伯母嬸嬸們沒有生半個兒子,很不是味,但個個都非常喜歡阿

虎,也因此大媽嬸嬸嗎帶他回房過夜也是常有的事。他上幼稚園,比同年齡的小

孩子還高出一個頭。讀小學功課都在鍾上但是好動的他不用說體育是她的最愛。

因此國中第二年的月考,滿紙皆紅。她的父親——馬老四,大發雷霆,馬家

上上下下無不警張萬分。晚飯后不久,父親鐵青著臉,手拿誡尺。

「小虎,你給我跪下。」

「當家的,當家的,有事慢慢講,別嚇著了孩子。」

「哼!都給我閉嘴,都是你們這些臭娘們給寵壞的。」

「喂!講話要憑良心呀!」

「我哪一點不憑良心。」

「你一個月在家住三五天,有時候出國兩三個月。」

「我不忙,你們喝西北風啊!」

「可是我問你?你有看過,關心過兒子的功課嗎?」

「太忙了啊!」

「哼!你不說,老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是忙著完女人!」

「你不能冤枉我!」

「這五、六張相片中的女人是誰?你說!」

「太太!我管管孩子你別生枝節嘛!」

「你愛他,罵他是應該,你拿誡尺想打死他啊!」

「唉呦呦!馬四哥,小虎惹你生氣啊!」說話這個人是小虎的「乾媽」。

「唉呦,四哥,孩子有錯可以慢慢講啊。」

「小虎的乾媽,你親眼看到,又罰跪,又罵他,又拿尺要打死他。」

「四哥給我一個面子,我帶他回去住兩三天,一定好好管教他。」

「小虎快謝謝乾媽媽啊!」

「謝謝乾媽!」小虎道。

「四哥,那人我就帶回去了!」

「真不好意思,又要打擾你了」

「唉!老公,你看人家多喜歡小虎啊!你該想一想!」

「又是誰多嘴通知她的,真是莫名其妙!」

謝美花,今年三十五、六歲,原是中部某大舞廳的大班。她自從認識了某商

會的理事長之後,就被帶回台北包養。但是那個老頭子的家中已經有了五個姨太

太,所以大太太一直阻擋不讓她進門。不過由於她交友廣闊,許多的商場問題,

還是需要他出馬解決。因此馬老四也不想過度的得罪小虎的乾媽。馬謝爺爲兒女

親家已經有六年的時間,小虎去乾媽家過夜那是經常的是。只是這一次……

「乾媽,剛才爸爸好嚇人喔,說不定真的會把我給打死!」

「乖寶寶,不要怕,喝杯酒壓壓驚。」

「乾媽,謝謝你救了我!」

「看你嚇了一身汗,乾媽放水給你洗澡吧!」

「乾爹,今天晚上他會回來嗎?」

「他帶小老婆去美國玩,要幾天才會回來。」

「那我要多住幾天。」

「乾媽,你好美!」

「可惜命不好,只能作人家的地下夫人。」

「乾媽,你也一塊下來洗吧!」

「你別動,乾媽替你把背後洗一洗。」

「乾媽,你的手握著我的雞巴,好舒服喔!」

「在家裡的時候你大媽沒有幫你洗嗎?」

「她只負責放水而已,要我自己洗。」

「乾媽,你的奶子好漂亮呦,我好想吸吸看!」

「等一下,等乾媽洗乾淨了再讓你吃!」

「乾媽,你下面好像日本人的鬍子。」

「今天乾媽全身上下都讓你看光了,你說和你媽咪比起來誰比較美啊?」

「當然是乾媽了!」

「小鬼,這麽小就會拍馬屁啊!」

「乾媽,你看爲什麽我的雞巴會變成這麽硬的!」

「乖兒子,因爲要用你那一支洗乾媽的小肥穴啊!」

小虎將手指往乾媽的肥穴伸了進去:「乾媽,小肥穴好肥好緊喔!」

「嗯!嗯!嗯!小虎再往裡面挖!」

「乾媽,我的手指太短了!挖不到底。」

「嗯!嗯!小寶貝,乾媽好舒服、好癢啊!」

「乾媽,它在吸我的手指頭!」

「心肝寶寶,快點吸媽媽的奶!」

「乾媽,我的雞巴硬的好難過!」

「那我們快上床去吧!」

一到床上這個騷女人,一面瘋狂的吻著小虎,一面用手套弄小虎堅硬的大雞

巴。小虎在美花的引導之下將她的雞巴第一次插進女性的陰道之內。

「兒子,快上來干你的媽咪!」

「乾媽,你的小穴在流水。」

「快點用力插進去吧!」

「咕噜」一聲,小虎的雞巴已經插進這個騷女人的小肥穴中兩、三寸。

「乾媽,這樣是不是叫做性交,叫入穴,叫打炮!」

「死小鬼,你都知道爲什麽要釣乾媽的胃口。」

「以前只聽同學說過,沒有真的看過;當然也沒有真的搞過!」

「你每天都和你大媽或者和你媽睡,都沒有試試看嗎?」

「有摸過她們的奶奶,但沒有這樣做過!」

「這麽說,你還是童子雞了?」

「乾媽,又插進了好多,好美好爽喔!」

「不要急,慢慢來,才會給乾媽爽。」

「乾媽,你不但長的漂亮,心腸好,更有這麽美的小肥穴,媽,我愛你。」

「乖兒子,乾媽更愛你,還有你的雞巴!」

「乾媽,好像插到底了。」

「看不出乖寶寶的雞巴比你的乾爹更粗更長更堅硬,乾媽好爽。」

「啊!乾媽爲什麽你的肉肉會流出好多水出來?」

「小鬼,這是因爲你插穴插得太舒服,乾媽流出來的淫水。」

「嗯!小心肝,用力,用力,用力搞,乾媽的小肥穴好癢喔!」

「喔!喔!喔!好舒服,乾媽你的小肥穴在咬我的雞巴!」

「小乖乖用力,用力,抱緊媽,用力的插!」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乾媽,屁股再用力搖,好爽好舒服喔!」

「兒子再用力插,乾媽又要丟了!」

「……喔!……喔!……喔!……」

「乾……媽……媽……媽……」

小虎全身一抖,新鮮的精液就這樣射進自己的乾媽身體里。

「嗚!乾媽,這一把尿是我有生以來最痛快最舒服的一把尿。」

「死小鬼,什麽尿不尿的?這是射精!」

「啊!乾媽,原來這就是射精,那麽我們兩個是不是已經有了性交?」

「乖兒子,如果說這是尿尿會被外人笑得。乾媽,好希望你是我的親兒子乾

媽,想要親兒子的精液。」

「乾媽,我是你的親兒子,以後要常常教親兒子打炮。」

「只要用心學個兩三天,乾媽保證你是打炮的高手!」

「小心肝,你在這住個兩三天,乾媽,做你的試驗品。你呀!擁有男人最棒

的本錢,差的只是經驗而已。」

「男女之間除了插穴之外,愛撫、接吻也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對於高潮

要能控制自如。女人的哪一個部位最敏感,什麽對做最容易讓女人興奮這些都要

知道。」

「乾媽,怎麽打炮還要這麽多的學問?我記不起來。」

「小寶貝,記不起來不如實際的行動來的快。」

「乾媽,你看,寶寶的雞巴又硬起來了!」

「嗯!親兒子的雞巴比剛才更硬、更長、更粗呢!」

「……喔!……喔!……喔!……喔!……」

色!色字頭上一把刀,只要你一嘗到鮮,沒有人會不想在多吃一口的。這一

夜,這兩個假母子是通宵達旦的玩樂!

小虎在乾媽家整整鬼混了三天,才回家拿書包準備上學!

在乾媽家住了四天之後,小虎準備回家拿書包上學。小虎的大媽(親媽咪的

姊姊)爲兒子準備了一大堆好吃的東西準備迎接小皇帝的回家。她從早上開始就

一直站在門口東張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兒子。

「大媽,快點嘛!不然我會遲到的。」

「好了!好了!拿去吧,走慢一點!」

「媽,再見!」

小虎不叫她「大媽」反而只叫她媽,讓他心裡十分高興。一個不曾自己生育

子女的女人,對她來說,一句「媽」,遠比千金、萬金之價更高,更令她滿心歡

騰。她覺得她的汗沒有白流,她含著淚水向自己說:

「我著個活寡婦活在世上,總算是能有一些報償。」

她一再的告訴自己,我是值得的,我的付出,是有意義的。就這樣小虎的大

媽,從早上坐在客廳等到中午,從中午,一分一秒的等到黃昏。

「媽,我放學了!」

小虎的大媽,飛快的沖到小虎的面前。

「媽,我好想你!」

「寶貝,媽也是一樣也好想你。」

小虎緊緊的擁抱著自己的大媽,穩她,親她,一雙手在大媽的身上不停的移

動輕輕的愛撫大媽。嘴裡不斷的叫著:

「媽……媽……媽……」

「小虎,你放學了你肚子餓不餓?」

「媽,我不餓,只是一整天都想著媽而已!」

「媽,我們進去吧!」

「奶奶,媽咪,你們也一起來吃東西吧!」小虎轉頭對在一旁觀看的奶奶和

親生母親問道。

「小虎,媽還不餓,叫大媽陪你進去吃吧。」

小虎的大媽,如果以前聽到小虎叫他「大媽」,並沒有特殊的感覺和意義。

今天他快樂了一整天,爲了就是小虎輕輕的較了他一聲媽。如今一聽自己的

妹妹又叫她「大媽」,頓時讓他覺得好生刺耳。

「媽,你不舒服啊?」

「沒有呀!也許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

小虎和他大媽似乎是忘了吃點心,他就像是抱嬰兒一般,把自己的大媽放在

自己的腿上,像是久別的夫妻,又上蜜戀中愛侶,他們甜甜的身穩,斯磨,大膽

與熱情的互相撫摸對方,好像兩個人就要溶爲一體,不斷的碰觸對方的每一寸肌

膚。

「寶貝,用力抱緊媽咪!」

「媽,你知道嗎?我好愛你!」

「心肝寶貝,什麽都不用說,媽媽什麽都知道。」

女人三十五、六的時候正值狼虎之年,對性愛永遠不滿足。她就像是一條水

蛇,緊緊的纏住自己名分上的兒子。而他就像是一隻荒山中的餓虎,將鐵爪伸上

自己的大媽,成熟、美麗的貴婦人。那一陣陣的呻吟,不知倒是疼痛,抑或是淫

邪。

「小心肝,再用力抱緊媽媽。」

「媽,我愛你,永遠永遠愛你。」他在她耳邊用一種催魂似的魔音說道。

「……碰……碰……碰……」

「太太,少爺吃飯了!」下人叫道。

「來了,來了」小虎和大媽趕快整理一下衣服,準備出去吃飯。

「媽,我好餓喔!」

「奶奶,我在家的時候你要多吃一點喔!」

「好,好,好,阿媽一定多吃一點。」

「奶奶,這幾天,虎兒真的懂事多了,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

「也不怕羞,自己誇自己。」大媽應道。

「奶奶,兒子吃媽的奶,是不是可以啊?」

「乖孫,那是天生自然的,誰說不可以呢?」

「奶奶,人家以後要天天陪兩位媽咪一起睡。」

「好!乖孫,隨便你要跟誰都可以,乖孫啊,你在乾媽家住了三天,好不好

玩?」

「奶奶,很好玩,乾媽很疼我的!」

「乖孫啊,玩歸玩,功課還是要認真,不要再讓你爸爸生氣,那時候乾媽、

奶奶想保護你,也保不了了!」

「奶奶,你放心小虎以後會認真用功的。」

「嗯!這才是奶奶的金孫。」

「奶奶,要不要再添半碗飯?」

「乖孫啊!奶奶今天已經吃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奶奶,我扶你上去休息吧。」

「不用了,看你滿身大汗的,快點去洗澡休息吧!」

「那媽給你放洗澡水去。」大媽說道。小虎一反常態沒有留下來,他笑眯眯

的親了老奶奶的臉頰,一陣風似的沖上二樓自己的房間。

小虎跑進臥室之後,發瘋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褲。他一踏進浴室,不

覺一愣,兩眼發直。前面站著的不正是一個裸體美麗的水神,正是自己叫了十多

年的大媽。

「心肝,媽是不是很老,很醜?」大媽邊說一邊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來,心裡

不由自主的害起羞來,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兒子嘛,爲什麽我會想要跟他做

愛呢?

「嗯!媽咪,別說話,慢慢的轉動你的身體,讓寶寶好好欣賞你的軀體!」

「媽媽都已經三十多歲了,有什麽好欣賞的?」

小虎像個小小的鑒賞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細看過一遍,然後再用他那一雙具

有男性魅力又不脫小孩子稚氣的手掌,輕輕柔柔地撫摸大媽一遍。大媽的身體只

有一百五十多公分,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她的體格屬於嬌小玲珑型,略爲

纖瘦。一頭烏溜溜的黑發,終年總是整整齊齊,一對柳葉眉,眉毛很少很細。一

雙明亮而有神的眼睛,雖然沒有特別的大,但很傳神,很撫魅,充滿了愛意。尖

而挺的鼻子,象徵著對性的需求永遠不夠。她的嘴小巧靈活,小小的香舌,充滿

了誘惑。她最美的是像鴨塑型的美臉,不胖也不瘦。而小虎從小摸到大的乳房,

永遠都是那麽堅挺。一對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沒有一點皺紋。

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塊肥肉,沒有一根陰毛。大媽的腰很高,更顯的雙乳和

臀部的突出。因爲她的嬌小,適中的大小腿,更能顯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線美。尤

其她一身雪白細致的肌膚,讓你很難想像的到他是個徐娘半老,快要接近四十的

中年女子。

「乖兒子,你在折磨媽,還是在欣賞媽嗎?」

小虎猛地往大媽身上一抱,用吻來代替所有的回答。十分鍾的欣賞,他等於

是艱苦的過了十年之久。他瘋狂了,小虎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他要跟大媽

合在一起。她的一雙魔爪,不是在撫摸她的嬌驅,而是在撕裂她的貞操。

「嗯!寶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媽咪吞下。」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頓時青一塊紫一塊的,而她的屁股,更是布滿了一塊

塊的吻痕。一對堅挺的乳房,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乳頭因此漲的更大,幾乎就

要流血。她多肉兒肥嫩白光光的小穴,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小

虎的指頭,一下就差到大媽的陰道底,他的指頭在裡面不斷的挖弄,使得淫穴里

面淫水不斷的往外流。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斷的吸吮。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點,挖的媽媽好舒服。」

大媽用她的雙手握住自己兒子雞巴不斷套弄,一點也沒有亂倫的罪惡感。

「嗯!小哥哥,你的雞巴這麽長、這麽粗恐怕媽媽的小穴裝不下!」

「哇!好燙喔!」

「媽咪,看樣子,爸爸很少跟你玩。」

「嗯!小丈夫,以後你就是我的親丈夫了,快點把你的雞巴送進去媽媽的肉

穴。」

「唉約!小寶貝輕一點,媽媽的肉肉好痛。」

「嗯!媽媽的陰道真是好削,又緊又嫩又溫暖,寶寶喜歡跟你做愛。」

「寶貝,插進了多少?」

「早著呢,只進了三分之一?」

「怎麽辦?我的小穴已經滿了,寶寶你輕一點!」

「你抱緊我,好讓我用力的插進去。」

「糟糕,怎麽又跑出來了,急死人了。」

「媽,這樣使不上勁,到床上去好了!」

「沒關系,躺在地上一樣可以。」

「嗯!還是躺著比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點,輕一點,媽媽快要被你搞死了。」

「喔!喔!喔!媽媽,寶寶好過瘾喔!你看現在插進去三分之二了。」

「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媽的小穴好漲喔!」

「媽,我愛你。」

「心肝,媽更愛你」

「媽,我七、八歲的時候就想搞你的小穴了。」

「嗯!寶寶七、八歲的時候雞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媽媽,你替我洗澡的時候,我最喜歡你握著我的雞巴洗了!」

「你可知道媽有多苦,尤其是你十歲之後,眼看你的雞巴一天比一天大,媽

卻只能夠把你的雞巴弄硬頂著小穴入睡,你可知道那時候小穴裡面好像有許多螞

蟻在裡面爬呀爬的!」

「媽,不要難過了,以後我每天都替你的小穴止癢,和媽咪結合爲一體。」

「小寶貝,現在插進去有多深了?」

「好像比剛才更進去一點?」

「……撲滋……撲滋……撲滋……撲滋……撲滋……」

「媽,寶寶好像把整根雞巴都插進去你的小穴了,你感覺如何?」

「嫁給你老頭二十多年,媽等於是白過的,嗯!嗯!嗯!」

「爲什麽?」

「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來晃去,沒有一次給媽真正的滿足,他永遠都不

能跟我的心肝相比。喔!喔!喔喔!他是凡夫俗子,寶寶是蓋世英雄。唉!唉!

啊!啊!用力,用力。「

「媽媽亂說,寶寶哪有那麽大的本領。」

「有,你有!……你有!……今天是媽媽的第二次新婚之夜,是我們的洞房

花燭夜,我要,我好舒服!我要嫁給我的兒子,我要替你懷孕,寶寶射進來,射

進媽媽的子宮,讓媽媽懷孕!」

「媽,你又流了好多水!」

「寶寶好棒,你是英雄,一炮打下來,媽媽丟了好多次。」

「……撲滋……撲滋……撲滋……撲滋……撲滋……」

「嗯!現在雞巴有一半在媽媽的子宮裡面了,媽媽的肉穴在咬雞巴。」

「媽媽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這麽大的雞巴,他當然要咬著不放了。」

「媽,我好快樂,可以跟自己的媽咪做愛,媽你喜歡嗎?」

「媽有你這個可以跟媽打炮的兒子,當然很快樂!」

「啊!啊!啊!就是那個地方,好癢!好癢!親丈夫用力磨。用力吸!用力

吸小浪妹的奶奶!」

「小虎,我的兒呀,媽是全天下最快樂的女人。」

「妳對小虎來講是全天下最美麗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我愛妳,美麗的

小嫩穴,我會日日夜夜的愛妳,我要讓妳的小嫩穴每天都吃的飽飽的。嗯!嗯!

嗯!媽再用力、再用力搖妳的屁股!寶寶好爽,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以後妳是我一個人專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妳的奶,再

插你的血,我要你完完全全屬於我。「

「小丈夫,我的親哥哥,你要什麽我完全答應你。」

「喔!喔!喔!你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給我一個人搞你的小穴!」

「喔!喔!喔!媽,你又出來了,好燙、好多!」

「……撲滋……撲滋……撲滋……撲滋……撲滋……」

「心肝,抱緊我,用力、用力的干你的親媽媽!」

「嗚,……實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媽媽的小穴……」

「啊!啊!啊!媽媽……,媽媽……妳……妳……好厲害,真沒……沒……

沒想到,打……打……打炮是這……這……這樣的快……快……快樂……「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

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

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給你,接……接……接住,抵……抵

……抵緊我的子宮。」

「咕咕咕…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兒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媽媽的肚……肚……肚皮上……上。」

「媽媽,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小相公,你張開嘴巴,讓媽媽的奶奶喂飽你。」

這一炮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鍾之久,兩個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

石上面睡著了,上面泛出許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淫水,還是自己親丈夫的

精水。兩個全身上下都充滿肉慾的人,疲倦至極,就這樣沈沈的睡去。他們都沒

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對他們而言能夠生出亂倫的結晶,更能夠引起他們的性

欲。十月底台北的天氣有時候也是很炎熱的,這時候馬家的浴室,只有躺在地上

的兩個人,一切好像都是靜止的。

「寶寶,你醒醒,你好討厭流了好多口水。」

「不要吵嘛!」

「寶寶,你壓死媽了!」

「嗚!人家好想睡喔!」

「乖乖,你舒服了,媽可受了罪了。」

「媽,怎麽了?」

「你睡在人家的肚子上,現在全身都麻了。」

「我給你揉揉。」

「先扶我坐起來再說!」

「怎麽滿地都是水?」

「要問你呀!快拿一條濕毛巾給我幫你擦擦。」

「兩個瘋子,洗澡洗一個晚上,還弄得這般髒。」

「我的媽呀!原來我的小穴穴可以裝那麽多!」

「誰叫我的新娘子長得這麽漂亮。」

「你媽長的比我還要漂亮我看遲早難逃你的魔手。」

「眼前的大美女都顧不了,還去想別的。」

「好了,快把水放滿,沖一沖以後,再下去浴缸泡一泡。小鬼頭,怎麽你的

雞巴又硬了」

「誰叫親媽咪的肉肉那麽嫩!」

「大色狼」

「騷母狗」

「你敢罵媽!」

「你敢罵你的小丈夫!」

「我要把它吃掉」

「歡迎,歡迎!」

「小畜生,我也要壓你。」

「上來吧!我的新娘子!」

「……唧……唧……唧……」

「唉呦喂!!!!!!媽慘了!」

「寶寶可沒有動一下。」

「你看你一下就插進去五、六寸了。」

「因爲我要吃奶嘛!」

「你是不是故意要整嗎?」

「我是爲媽好!」

「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媽咪,如果你以後喜歡其中的奧秘,你要如何的謝我?」

「隨便你!」

「我要媽咪愛我一萬年。」

「寶寶,我的兒子!」

「媽,你哭了!」

「媽是太高興了」

「媽,讓我們永遠不分開!」

「寶寶,讓我們永遠不改變。」

「媽,我的雞巴整隻插進去你的子宮內了!」

「讓我們的肉體永遠連成一體吧!」

「讓我們兩顆心,結成一個!」

「你想什麽我知道。」

「你要什麽我也知道。」

「我知到你愛我遠勝過自己的生命!」

「我的大肉棒,是妳生命快樂的泉源。」

「喔!喔!喔!!!心肝,我已經把妳的雞巴整根吞下了。」

「輕輕的玩弄它,它會使妳快樂無比。」

「小虎,你明天晚上要不要去陪你媽?」

「不要,我至少要陪你三天我要喂飽我的新娘子。」

「寶寶,聽你這麽說,媽媽又想哭了!」

「以前,現在和將來,你都是我心理所想的第一個,妳是皇後娘娘。」

「小虎,嗚!!嗚!!嗚!!嗚!!嗚!!」

「傻婆娘,小穴里都已經含著寶寶的大雞巴,還在哭!」

這一夜,母子兩就這樣不避諱的赤裸的在浴室里渡過了一夜。

無論是少男或是少女,一旦吃過了鮮味,一定會在一夕之間天生自然的,突

然對異性産生了狂熱。向小虎,自從和乾媽搞過之後,她的眼睛一看到女人,自

然而然就會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努力的搜尋,盡情的評鑒。馬嘉市富裕之家,娶進

門的女人,無一不是百中選一,姿色動人,即使已經嫁作人婦,彼此之間也要爭

奇斗豔一番。而小喝的姊妹們不用說個個都有自己的美,自己的豔。長一輩的女

人,愛他,寵他,一來是自己的肚皮不爭氣,二來是萬一自己老死之後也有個晚

輩叫一聲。因此她們內心深處,追而,都一致的愛護倍致,毫無私心。

小虎的最大優點就是嘴甜,有親和力,一聲「大媽、嬸嬸」,又很撒嬌的往

她懷里一躺,你有在多的不悅不快,也會煙消雲散,和氣一團。在五兄弟中,除

了老四管的嚴之外,其他的四兄弟,無不是小虎爲己出。有好吃的,小虎第一個

吃,奶奶排第二個,再來才會輪到自己的妻子女兒。馬家的寵兒孝母,並不是誰

規定的,而是出自內心。自小虎出世耳濡目染,他自然而然的成爲了小皇帝。兒

時的玩具,任你新的舊的,都是小虎一個人的,姊妹們也都不敢多說一句話。而

小虎的最大優點,就是他從不霸佔姊姊或妹妹的東西,大伯如果從國外帶回來新

奇的玩具,送來給小虎,它會喜悠悠的爬上他大伯的肩頭,吵著要大伯母抱他,

到了大伯母那裡,它會將玩具在交給姊姊或妹妹,然後一溜煙似的躺在大伯母的

懷里,偷偷吃她的奶,摸摸她的身體。

小虎對其他的馬家長輩女人,都是一向的愛撒嬌。小虎從出世一直到十歲左

右,晚上要找他,一定不會在自己的房間,說不定就在那位夫人的懷里含著乳頭

睡呢!所以馬家的長輩女人,除了老奶奶之外,其他女人的全身他都摸過了幾千

遍、幾萬遍。小虎在十二歲之前,和五個姊姊三個妹妹遊戲時,都只是嘻嘻哈哈

玩捉迷藏的遊戲。等小虎過了十二歲之後,小虎的祿爪,漸漸的往姊妹們的褲子

內,或是趁外人不注意伸進去她們的胸罩內,摸她們的小奶。記得有幾次,小虎

把二姊的小穴挖痛了,二姑娘,哭哭啼啼的跑回家跟三伯母哭訴。小虎就趕快拿

樓一根逐磅,跪在三伯母的面前,請求處罰自己。

「三媽,小虎太壞了,我欺負了二姊,三媽,你打我。」

「二丫頭,是怎麽一回事?」

「媽,他好壞,我說不出口。」

「小虎,你做錯了什麽事?」

「三媽,你把耳朵偏過來!」

「心肝,什麽是神秘兮兮的。」

「媽,我摸了二姊的小穴,你打我好了。」

「啊!原來是這麽一回事。」

「媽,以後不準弟弟來我們家玩!」

「丫頭,他是弟弟呀,他喜歡姊姊,你應該高興啊!」

「可是,可是?????」

「他還小,只是摸摸而已嘛!我還以爲什麽大事。」

「寶寶,快起來,都和媽進去吃點心。」

二姊聽自己的娘這麽說,及忙著抓自己的弟弟的手,一同進去吃點心了。

從那次以後,八位姊妹的媽媽,幾乎都是同一說詞的袒護小虎。小虎以後無

論犯下什麽樣的厝,都沒有人要處罰他,也沒有人敢。以後,他要挖弄五個姐姊

的小穴,只有乖乖讓他挖!至於三個妹子,她們也學乖了,一切由小虎作主。

這三天時間,小虎一直遵守對大媽的諾言,陪著她渡過了人生最美的日子。

大媽一直覺得自己是在夢中,自己有嫁給了自己心愛的兒子。第四天吃晚飯

的時候,小虎換了座位與自己的親娘坐在一起。

「嗯!老奶奶,我看明天太陽要打從西邊出來了!」

「乖媳婦,你也真是的,兒子坐你身邊,和你親熱有什麽不好的。」

「看樣子,可能是我要破財了!」(因爲以前,小虎和自己的親媽撒嬌的時

候,總是有目的的,不是做錯事,就是要錢買東西。)

「金孫呀!要錢奶奶給你,不要跟你媽媽拿!」

「奶奶,我有錢花。」

「你說說看,你有多久沒有陪媽媽了!」(講話的是小虎的親生母親。)

「好嘛!好嘛!人家以後多多陪媽媽!」

「二妹,吃飽飯帶他去洗澡吧!像頭牛,滿身臭汗!」小虎的大媽對親媽說

道。

「兒子,你先去洗吧!媽還有事。」

「二妹還有什麽事?」

「姐,人家的內衣內褲都有點舊了,我想去買一些新的。」

「我那邊有一些新的你先拿去用,打明天有空在一起上街去買!」

「姐,謝謝你,這麽照顧我,不然在這里我還不知道怎麽生存下去!」

「傻妹妹,你我是親姊妹,怎麽說這些客套話。」

小虎的大媽送給他親媽媽的內衣褲,是她前幾天和小虎做過愛之後才買的,

爲了是討希望小虎喜歡。這三套都是桃紅色的絲織品,是當前最流行而大膽的款

式,女人穿在身上,躺在床上有穿沒有穿時在沒有什麽大的區別。小虎的親媽一

進房打開來看,不由的笑個不停。

「媽,你笑什麽?」

「你看看,你大媽買這種內衣褲,不是很可愛嗎?好像是新嫁娘穿得!」

「那不是很好看嗎?」

「小孩子,懂什麽!」

「媽,我已經十四歲了,算是大人了。」

「你先睡吧,媽要先洗澡在睡。」

「我替媽咪擦背。」

「這是你自己說的,哪時候你變的這麽孝順媽媽了!」

「老頭子有沒有替媽媽擦過被?」

「他是王八,懶惰蟲,只會打炮而以其他的都不會。」

「不要管他,還是寶寶比較好!媽,水放好了」

「這是小虎第一次替媽媽擦背要好好的舒服的洗一洗!」

「媽,你好美喔,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媽再美,你爸爸不是一樣常常不回家。」

「他是瞎子,不知道媽媽的好!」

小虎的心情,這時候不由的非常興奮,和自己都大媽做愛,雖然說是母子,

但她終究只是自己的阿姨,現在即將對自己呈現她的裸體的人,卻是她真正的母

親,她的陰道是生出自己的地方。他不知道和自己母親做愛會發生什麽問題!當

小虎的媽媽把衣服脫掉的時候,他又是一愣!

「乖兒子,你在發什麽呆!」

「媽,好漂亮喔!」

「少油嘴了,不是想跟媽媽一起洗澡嘛,快點把衣服脫下來吧。」

「好,媽你先進去洗吧!」

「哎呀!小虎!」

「媽,什麽事?」

「兒子,你的那家夥哪時候變的那麽大!」

「我也不知道?」

「過來我摸摸看。」

「嗯!好硬好燙喔!」

「媽,我給你槌背。」

「心肝,先坐下來給媽媽捏捏大腿。」

「媽,是這樣麽!」

「再往上去。」

「是這里嗎?」

「再往上面捏!」

「是這兒?」

「不是的,你先坐好,我坐在你的腿上……對,這樣比較好捏……你揉一揉

人家的肚子嘛!」

「媽,你躺在我的懷理我比較好揉嘛!」

「嗯!嗯!嗯!對,對再往下面一點點!」

「媽,這個地方怎麽樣?舒不舒服!」

「這里摸起來有點麻酥酥的!」

「這樣可以麽嗎?」

「再往下一點點,用力揉,……用力,你用手摸媽媽的溝溝內!」

「嗯!有一粒大肉志。他在跳動呢?」

「你捏捏看!」

「嗚!嗚!可以重一點捏!」

「乖兒子,你捏的好好,真舒服!」

「嗯!!!嗯!!!可以往裡面挖挖看,對!!!!對!!!!就是這樣一

直往身處挖!」

「兒子,你躺下去一點,嗯!!!嗯!!!嗯!!!再下去一點。」

「你的家夥在跳呢?」

「你很喜歡它!」

「讓你玩好了!」

「你今天不吸媽的奶嗎?」

「這家夥揉的媽媽的小穴都流水出來了!」

「來,小家夥,進去玩玩。」

「唉呦呦,痛死我了,小心乾,你是故意的還是真的。」

「媽,我怕你生氣。」

「急死我了!我們上床去吧!這浴池太小了。」

小虎聽了他媽媽的吩咐,將她平放到床上它的狐狸尾巴才露出來。

「小虎,用力……用力插進去。」

「嗯……插進了三、四寸。」

「好寶寶,用力插一插,我穴內太癢。」

「你出水了,磨菇了這麽久。」

「媽,現在舒服點嗎?」

「心肝,搞進穴內多少?」

「你摸摸看。」

「咬喲,弄了半天,只進了一半。我的媽呀,我已裝滿了!」

「不用急。」

「還不急,那這一半怎麽辦?」

「媽,跟你做愛的感覺與大媽完完全全一樣。」

「總有點不同的地方吧?」

「要挑嘛,只有年齡。」

「我就是挑的,她喜歡管事,我不喜歡。」

「對了,你此大媽更美。」

「你少蓋。誰不知到你現在是在媽媽的肉肉裡面才這麽說!」

「我從不騙人。」

「男人搞女人,當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

「媽,我學會做愛不到一禮拜。」

「是誰教你的?」

「是乾媽,上次去她家住的時候學的。」

「這個婊子,我要剝她的皮!」

「別鬧事,寶寶以後以後不搞她好了。」

「然後回家就與大媽搞。」

「你大媽她太不像話。」

「第二天她要我來跟媽媽住,我還以爲老頭子已經回家。」

「她還真會做人。」

「媽,我不會偏心的。更何況我和大媽是真心相愛的,當然我更愛妳。」

「偏不偏心誰知道。」

「我會做給你看。」

「嗯,寶貝,都快進去了哩。」

「現在舒服嗎?」

「才不舒服呢,脹得我喘不過氣來。」

「媽,我愛你。」

「唉喲喲,小寶貝,我更愛你呀。」

「好了,已全根進去。」

「你好美,你好美,真是好穴!」

「哦,我的老天!這種味。」

「寶貝,快吸媽的奶呀!」

「在感覺上,沒有干大媽那樣順暢、滿足。」

「寶貝,你不快樂?」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媽不夠女人味?還是我是不夠淫蕩?」

「我想寶寶和媽多住幾晚會改變的。」

「這可能是媽陪你太少。媽以後會常常和你一起的。」

「可是,你陪媽時,你做什麽,媽從來不管。」

「媽,我一想到,我是從這邊出來,就有點不自在。」

「笨小子,世界不與媽媽打炮的,少之又少。」

「我主要是怕你生氣。」

「我才不那麽傻,我是求之不得。能跟自己的親生兒子打炮,我是世界上最

幸福的媽咪。」

「所以呀,像這種問題,如果不搞過,誰都不敢談。」

「這倒是實話。」

「這就是假面具,不容易拿下問題。」

「別的國家不去管它,台灣亂倫的,超過百分之十。白天,大家正人君於,

威風八面。一到晚上雞巴硬了,它管你倫理不倫理,先痛快再說。這種亂倫被外

人知道的,只在十萬分之一o而早年的養女盛行時,約佔千分之七八。人只要吃

飽了,身體健康,它不發泄,必然會生病。」

「媽,看不出,你懂的真不少。」

「你也認爲媽是糊塗蟲?」

「媽是大智若愚。」

「能傻最好傻、日子好過。」

「媽,聽你一席話,我們母子感情已完全溶在一起。」

「小子,我們兩個本來就是母子連心。」

「媽,我愛你!」

他用力的摟緊她,揉著,咬吻嘴唇。她像蛇,緊纏他全身。

「虎兒,有一半插在子宮呢!」

「我愛你,我要使你滿足。」

「心肝,慢慢揉。」她咬著他耳朵細聲說,比蚊蟲的聲音還小。「

「你再咬它。」同樣的,貼著她的耳,輕輕細語。

「啊!啊!用力的挺幾下,我要出了。」

「唔,像一杯熱鮮奶,一下子淋在龜頭上,美極了。」

「哦,心肝,還是用揉,我喜歡。」

「撲滋……撲滋……撲滋……」

「嗯,這種美感,像是在撕媽媽的心。」

「不對,我說這是仙果。」

「嗯,我說我們母子兩是是連心果。」

「嗯,你……你……你咬得……得好厲……厲……厲害,我……我……我實

在……在……在太爽……爽……爽了。」

「啊啊啊,你……你……你用……力……插呀……呀……呀千萬……萬……

萬別慢……慢……下來……來……來呀……呀……啊啊啊,這……這……這

是生……生……生死關……關……關頭呀……呀……「

「……卜滋……滋……滋……」

「唔唔,小……小……小心肝……肝……肝我已……已……已經不行……行

……行了……了…了……最後一……一……秒鍾……鍾……鍾要忍……忍上……

忍耐……住……住呀……我……我……我……我上……」「咕……咕……咕……

咕……咕轟……轟……轟……哦……哦……哦……嗯……嗯……嗯……人……間

……難……得……幾……回……再……瓊……漿……玉……樹……幾……人……

嚐……」

「心肝,我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也一樣,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怕壓壞你。」

「別管它,我好睏。」

就這樣,這對真正的母子,躺在床上享受做愛后的舒暢。小虎的媽媽,小穴

裡面還不斷的流出自己兒子的精液……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