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哥哥的愛人

哥哥的愛人

哥哥的愛人

(1)哥哥失戀

我的哥哥有一個情人。他的情人不是別人,就是我。

「青梅竹馬」這個成語大概可以形容我們之間的親密關系,小時候在同一小

學上課,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一起玩耍。他比我長兩歲,高兩級。我們住在舊

式的公共房屋,環境狹窄,只有兩個房間。我和哥哥同住在一個用木板間隔的房

間,他睡在雙層床的上層,我在下層。我們在同一間小學上學,他讀上午校,我

讀下午校,他每天都來接我放學,和我一起在遊樂場玩一會兒才回家。

他升讀中學之後,就和我不同學校了。他開始不喜歡和我常在一起,雖然我

老是要跟著他。他升上中三那一年的暑假,去工廠打暑期工,結交了一些工友,

工馀和他們消遣遊玩。

暑假結束,開課之後,發現他忽然變得情緒低落。我們睡在同一間睡房裡,

他有什麽事也瞞不過我。我想問他發生什麽事,但他沒給我機會。他可能認爲我

還是小孩子,不會把心事告訴我。不過,那時我已經升讀中學了。

哥哥失魂落魄的樣子,引起我的注意,發現我們的視線常常會相遇,而且將

觸電一樣,馬上自覺地轉移視線。他暗暗凝望著我的眼神,好像要在我身上打量

什麽似的,教我很難爲情。他的舉止行藏古古怪怪,他到底在打什麽主意呢?男

孩子的心理真難測。

有一天放學,他竟然出現在我學校門前,這是我上中學以來的第一遭。我就

讀的是女子中學,有男孩子在校門接放學,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我要向那些好

事的同學解釋,那是我的哥哥。

他說,有重要的話要跟我說,所以特別來找我。煞有介事的。

我隨他去了一處幽靜地方,他結結巴巴的對我說:他苦悶透了,想找一個人

傾訴心事。想起小時候,我一起玩耍那些日子,心情才好過些。我們從前很多話

說,所以來找我。

沒錯,從前我什麽事都跟他說,而他也會和我說很多東西,連不會告訴媽媽

的也會對我說,知道我會保守秘密。

於是,他把失戀的故事向我說了一遍。我早就料到了,但他願意將失戀的事

告訴我這小妹妹,我的地位馬上擡高了。

他在工廠里認識了一位女朋友,對她有好感。起初大夥兒去看電影、旅行,

后來就單獨約會,來往密切。整個暑假我很少見到他,都因爲陪女朋友去了。他

坦白說,很喜歡這位女孩子。可是,開學不久,她提出分手。理由是她年齡長幾

年,和他不登對。他不能接受這個理由,使他受到很大的打擊。

說到這里,竟然在我面前流起淚來。

我不懂得怎樣去安慰他,因爲我未談過戀愛。不過,我想像得到,失戀的滋

味一定很難受。我用紙面巾替他擦去眼角的淚水。

他說:「你真好,我把心事說了出來,輕松好多了。我們以後要像從前的日

子一樣,常在一起,可以嗎?」

我說:「可以。」我也希望和他在一起,像小時候。

我們便一起回家,我開始滔滔不絕的把學校的事告訴他。

(2)情心互許

第二天,他要送我上學,雖然路不同,他也要送我到學校大門,而且還告訴

我,放學后會來接我。

他果然來了,和我一起走路回家。每日都如是,管接管送。

我們回家的路,每天都不同,盡選些迂迴曲折的路。背著書包,我們走過遠

遠近近的商場、公園和街道。他暑假賺了點錢,就請我看電影、吃雪糕、打保齡

球,還給我買些小玩意兒。他心情開朗多了,失戀的痛苦度過了。老實說,我擔

心他克服了失戀之後,就不再理會我。

我的同學拿我開玩笑,說我拍拖了。

「哪裡是!那個男孩子是我的哥哥。」

「羞!羞!你和哥哥拍拖。」

我追打那些拿我開玩笑的同學,可是有一絲甜意在心頭。

有一天,晚飯后,他告訴爸媽要帶我去圖書館溫習功課,帶我到山邊去。小

時候,我們常來這里捉蝴蝶。

上山時,月色皎潔,山下燈火燦爛。他指著山下的燈火說:「星星都落在人

間了。」

我說:「不是,在天上。」

他觸摸我的手,試探我的反應,然後拖著我的手。他的手心冒著汗,我的心

卜卜地跳。小時候,我們常常拉著手也不覺得難爲情。但這一晚,他的手一巾我

的時候,竟好像觸電一樣?

山路沒有路燈,黑漆漆一片,山下的車聲漸遠。我們愈走愈靠近,但沒有說

話,不知什麽時候,他攬著我的腰。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一種奇異的感覺彌漫

在我們中間。

山上,有一塊大石,我們坐在那裡看夜景。他一手搭著我的肩膊,一手撥弄

我給夜風吹散的長發。山下的景像如夢似幻,我覺得有點泠,偎依在他的懷里,

讓他的體溫溫暖著我,我覺得和他本來是這麽親愛的。他的唇兒在我臉龐尋索了

一會兒,輕輕的在我的嘴角停了下來,親了一親。一陣熱力從那裡散發,直透耳

背。

糟糕了,這是什麽意思?爲什麽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我還未弄清楚是什麽一回事,我們就熱吻起來。當時我才十三歲,對愛情有

很多幻想和憧憬。我渴望有人愛我,而第一個吻我的男孩子,竟然是我的哥哥。

我沒後悔把我的初吻獻給他。我認識的男生不多,在哥哥的同學、鄰居和親友當

中,哥哥清秀、不凡、有書卷氣,他是我暗暗傾慕的對象。

通常我會有很多話和他說,如學校發生了什麽事,同學甲怎樣、同學乙又怎

樣。但那一晚我沒說話,我的嘴巴給他的吻封住。我閉起眼睛,不敢看他。

下山的時候,他拉著我的手,像小時候一起去上學一樣。

回到家裡,我們再吻了一回,他才放開我上床去。我總是睡不著,他睡在床

的上層,不久就聽到他打鼻酐。而我輾轉反側,整個人泡在給他吻著、愛撫著的

感覺之中。

自此之後,是一段形影不離的日子。除了上學,我們都在一塊兒。我挽著他

的臂彎,他攬著我的腰肢,手拉手都來得自然,我們是兄妹嘛,本來就可以親密

點。在?靜的地方,或晚上關上燈時、睡覺前,他會擁著我,和我親吻。

他向同學借了相機和腳架,和我去郊外旅行,拍了一輯親密的合照。他挑選

其中一張摟著我在他懷里的合照,在背面寫著我們的名字、拍攝的地點和日期,

還畫了兩顆心,用一枝箭和一個英文Love字,把兩顆心串在一起。我放在皮

夾里,珍藏到如今。

(3)初試雲雨

我們不愁見面的機會,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朝夕相處,我們在一起是理

所當然的事,沒有人會懷疑我們有什麽不尋常的關系,媽對我們親密的關系也不

以爲意。有一次,無意中看見我皮夾里那張狀態親昵的合照,她沒說話,面露錯

愕的神色。

另一次,我們正在床上相擁、接吻,媽媽敲門要進來。我和哥哥衣衫不整的

相暴露在她眼前。媽媽當場沒責備我們,只是說以後不要就把房門鎖上。

事後她給我說些男女的問題,好像什麽男女授受不親、兄妹之間也有分寸、

體統之類的話。我才意識到,我們雖然是真誠純潔的相愛著,但別人會用異樣的

眼光來看我們。但我信任他,從不存著戒心,媽媽那一番話,並沒有破壞我和哥

哥的感情。我們爲了避免她的疑心,藉口上圖書館或參加學校的活動,跑到僻靜

的地方幽會。我們每天都在一起,但好像還不夠。上學的時間,我還是想著他。

如是者過了幾個月。有一個周末,爸媽參加宴會去,我們去看電影,是一出

愛情電影,當然有許多露骨的性愛鏡頭。

回到家裡,只有我們兩個,關上房門,就是我們的二人世界。他緊緊的抱著

我,深深的吻住我,就像電影里那一對情人一樣。他解開我牛仔褲頭的鈕扣,我

的心兒跳得更快,他的手探入我T恤裡面想松開我的胸圍,但怎也解不開扣子。

終於,我身上的衣服都全給脫掉了,只剩下胸圍,但感覺上和全裸一樣。

小時候,一起洗澡不會害羞。近來每天都會和哥哥接吻、讓他愛撫,都接受

了。可是當光著身子和他赤裸相對時,不敢正眼看他的身體。這是純真的失落了,

人們在兄妹的關繫上劃了個范圍。我明白了,沒有兄妹會如斯親密的,我們來到

這一個地步了,將要進入那一層更深的親密,但我們是不淮進入的。

我不敢從這個方向想像下去,只想從前玩家家酒的情景。

我們有編定的對白:

「我扮爸爸,你扮媽媽。」哥說。

「我燒飯,替你洗衣服。」我說。

「還要給我帶小寶寶。」哥說。

「爸爸下班,快回家吃飯。」我說。

現在,我們玩的是爸爸媽媽在睡房裡做的事情,這是新的情節。

他拙手笨腳,弄來弄去也沒法脫去我的胸圍。我光著身子,給他全身愛撫和

親吻,弄得我春心蕩漾,不能自我。胸圍束縛著我,如不解開它,會讓我窒息,

就自動爲他解除身上最後一道防線。乳尖馬上給他噙住,而我已不能裝模樣了。

他的吻如雨點落在我的乳房,他的手指插進兩腿中間的肉縫兒,探出路徑。

然後那東西就插在我裡面,把我全面佔領了。

我下面已給他摸得濕透了,但他的東西又粗又大,插進來的時候,好像要把

我撕裂似的,痛得我流出淚水,尖叫了一聲。

哥停止了抽動:「很痛嗎?」

「沒事了,只要你愛我。」

「我愛你。」說著,在我體內灌注了他的精液。

「只要你愛我,我願以身相許。」

就在這個愛得正濃的時候,爸媽就回來了。我們好像已給捉個正著一樣,害

怕得不敢動,怕會惹起他們的懷疑。我們來不及穿回衣服,就用被子蓋著我們赤

裸的身體,屏著氣息,直至外面複歸平靜,才鬆了一口氣。

他安慰我說:「沒事了。」

我說:「我很害怕。」

他說:「不要怕,我愛你。」

我說:「真的嗎?」

他說:「真的。」

我說:「我也愛你。」

這是他第一次對我說「我愛你」。我覺得我們是相愛的。那一晚,和哥哥擁

抱著睡在一起,我們從來沒有如此的親近過。我覺得他那東西一直在我的身體里

面,沒有離開過我。我裡面充滿了他,我的腦子里滿是他。他那東西,一直硬繃

繃的抵著我的小腹。

他睡著了,我獨無眠。我仍是很害怕,不知道明天會怎樣。當時他十六歲,

我十四歲。

(4)落紅片片天還未亮,我就把睡在身旁的哥哥推醒。他半睡半醒,仍光

著身子,就爬上床的上層繼續睡覺。我收拾昨晚床上的狼藉,床單印上落紅片片,

這是我失落純真和純潔的印記。

我趕快換過床單,把汙穢了的床單拿去洗。驚動了媽媽,看見我在浴間洗床

單,就問我:「兩天前找才替你換過,又髒了?」

我說:「是啊。來早了,不提防弄髒了。」

回到床上,蒙胧中睡著,發了連場噩夢。驚醒了,原來是哥哥跪在我身旁,

見我睡著,就在我的嘴上親了又親。

他原想叫醒我上學去,但我睡得不好,就請哥哥去告訴媽媽,今天請假不上

學。我怕回到學校去,修女探射燈一樣的目光,好像能看穿學生的隱情。

那一天她傳召我去見她,問我是否和男友拍拖。我答:「他是我哥哥。」她

一對探射燈在我面上掃射,並要在我的神色里驗證我的供詞。

她說:「天主會知道。」然後目光盯住我的裙子。

人長高了兩寸,裙子變成又短又小,不合身,把兩條大腿暴露出來。

媽媽上市場買菜,忽然覺得天地之間只有我一個人。抱著枕頭無端的哭了一

場。

我答應要把我自己保留著給最愛的人,嫁給他,和他在教堂行婚禮,讓他取

去我的童貞。

下體的腫痛,是自己招來的懲罰,活該這樣。

蒙胧中,夢見和哥哥在教堂里行婚禮。神父說:「你們兄妹,不能結婚。」

但我已經和他有了肉體關系,肚子里已有了他的骨肉,怎麽辦?

哥哥下課,馬上回家看我。見我雙眼浮腫,猶有淚痕。把我擁在懷里,安慰

我。輕撫我的臉,抹去我的淚水,把我像抱小孩子一樣,靠著床頭,橫抱著我,

不斷地和我親吻,吻去我一臉的惶惑。

這就是我想要的愛情,就算天塌下來,只要哥哥和我在一起,也不怕。

我說:「下面還痛著啊!」我把睡衣和內褲拉下到膝蓋之上,要他看看。

他檢查了一回,好像看不出什麽,便說沒事吧,聽人說第一次會痛。然後繼

續擁抱著我,手指輕輕的撫我的恥丘,不敢巾那個地方。

吃過晚飯,他說要和我談談昨晚的事。把我帶我到山上去。在山頂幽靜的地

方,和我擁抱,狂野地互吻著。他禁制不住少年的沖動,脫掉我的內褲,就幕天

席地的做起愛來。

又是一陣撕裂的痛楚。這是我們相愛的代價,我強忍著陣痛,直至他在我身

上支取了他的快樂。

下山的時候,他的精液倒流出來,內褲給弄髒了,沒穿回。一陣陣涼風吹起

裙子,透入兩腿之間是一片冰凍,鎮住了事後的痛楚。

我們相擁著,走入山下的夜色,這個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倆在一起。

(5)懷孕疑雲

我們有了性關系之後,天沒有塌下來,雷也沒有劈死我們,就這是我們的第

二次。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每次做愛,他都弄得我下面赤痛腫脹。

而十四歲的女孩子,沒有想過懷了孕怎辦。

月經來遲,使我們擔心了一陣子。幸好,只是來遲了,但我對性事已懷了戒

懼之心。其實當時,性事對我來說,感覺不是那麽好。懷孕疑雲散去之後,他又

對我作性事的要求,我都以會有孩子爲理由,把守著最後一關。

英語有一句成語說:「那裡有決心,那裡就有路。」你想做一件事,你會找

到辦法去做到的。他買來避孕套,讓我沒有藉口去拒絕他。

我說:「但會弄得我很痛。」

他對:「我會輕點兒,遷就著。」

他果然學會溫柔,細心遷就。

不過,不能晚晚到山上去做愛,山上的蚊蟲把我的雙腿咬得紅腫。在房裡,

又要等家裡沒有人。但機會一來,他就會和我做愛。和哥哥做過愛,我們的關系

又深了一層。我知道他想和我做愛,這是我最大的快感。做完愛之後會內疚嗎?

無論我怎樣去向自己的良心解釋也好,都知道是做錯事的。

自從我們的關系發展到性愛的層次后,我們多了幾分警覺,在家裡和親友面

前會保持一定距離,生怕給人看出什麽端倪。他有時帶我參加他同學的活動,明

顯地有意不理會我。在他這個年紀,同學們有的已經拍拖了,有的會帶女朋友出

來,在那些場合中,他們都會公開地對女朋友表現殷勤和照顧。我不敢希冀會受

到同樣的待遇,不過,他把我當作空氣一樣。我跟在他身旁,好像是多馀的,甚

至是累贅。

有一兩個女同學長得頗爲漂亮,又懂打扮,我看得出他對她們藉故親近。他

們多談幾句,我就會呷醋。散局之後,遠離了他的同學時,他想要拉我的手、攬

我的腰,我偏不讓他。他想和我接吻,我就別過頭來,躲開他,他才知道我鬧脾

氣了。

他很有辦法。他會給我賣份小禮物、說一些甜言蜜語、帶我到海邊看夜景、

吹吹海風,我又會忘記了那些不高興的事,我又會重投他的懷抱,死心榻地的做

他的小情人,讓他在我身上使用性的權利。

(6)舊歡如夢

他考入了大學了,我們都很高興。他搬入大學宿舍,開始獨立自由的生活。

起初還以爲會給我們幽會的方便,我開始服食避孕藥,免了帶套的隔膜。可

是,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首先,他搬去宿舍之後,媽要他搬出我們的房間。周末回家,媽不讓他和我

同房,叫他睡在客廳的沙發。她說我們長大了,孤男寡女同睡不方便,他沒理由

進入我的閏房。於是我們失去了屬於自已的小天地,他索性不回家過夜。

我們想見面就要約定,否則很難找到他。我要老遠跑到大學去找他,如果他

的室友不在,就會在宿舍里做個愛。我們會在大學附近散散步,有時看電影或聽

音樂會。漸漸,他的社交活動頻密了,初時他會帶我去參加同學的活動。他的同

學都是名校出身,生活和思想方式和我在公共屋村成長的都不一樣。在他的朋友

中,我總是個局外人。我的思想和談吐,顯得很幼稚,我想快點入大學,和他們

看齊。不過,我無心向學,全副精神都用來維系這段情。

單獨見面少了,一見到面就爭取時間做愛。性事的確是頻密了,感情倒退了。

愈來愈不明白他在想什麽。

漸漸,他很少回家,很少打電話給我。每次都是我打電話給他,都是我去大

學找他。連做愛也好像心不在焉,有性無愛。插進我裡面的那部份,好像和他的

靈魂脫節了。一見面就上床做愛,見面就是爲了做愛。射了精之後,他對我的任

務就完成了。

我多次發脾氣,表示了不滿的情緒,但他好像不在乎。

到底,還是我認輪認命,回去找他。在他的床上脫衣服、張開腿,死心塌地

的做他的情婦。

我覺得他的心漸漸遠我而去,我的日子不好過,患得患失,心緒不甯。好不

容易捱到暑假,他參加同學會主辦的台灣旅行團。如果他帶我去,可以藉此修補

關系,但我失望了。

回來后,我聽到風聲,他跟一位女同學打得火熱。

他升上大學二年級,搬入單人房。不過,我只去過他的房間一、兩次。

有一次,我很想見他,沒法聯絡得上,就跑去宿舍找他。他應門,見我來了,

神情詫異。他的女朋友在房裡,坐在床沿整理頭發衣裙,好像當年我們在房裡給

媽捉個正著的神情一樣。鑒貌辨色,他們正在蜜運之中。

哥哥給我們介紹:「這是我妹妹,這是我的同學。」不用清楚說明,我已知

道她是哥哥的「女朋友」。她是,我才不是,什麽也不是。這是個殘酷的事實,

我把那股酸溜溜的味道壓下去,和他們客套幾句就走了。

回家路上,強忍著淚水,明白自己原來只是個「替身」。他不在乎我了,我

應該知道的。他沒向我解釋,也沒有做什麽來討回我的歡心。沒有電話、沒有片

言隻字。啊,他從來沒有給我寫過信,只有那幾張合照、幾張卡片,和那些小禮

物。

這就算是分手了?我不甘心,我們相好了那麽多年,連一個交待也欠了。當

年他失戀找我安慰他。我失戀了,誰來安慰我?

大學入學試快到了,我必須收複學業上的失地。可是太遲了,學業荒廢了、

精神散渙了。考試雖合格,但成績不足以進入大學,其實我也失去入大學的動機

了。結果,找了一份商行的工作,晚上修讀秘書課程。

我比同年的女孩子成熟、世故,很快就得到上司的好感,一年內,升做老闆

的秘書,加了薪。想過點獨立生活,也方便上班,便和公司的同事合租了一層公

寓。

我們暧昧的關系無疾而終,見面時裝做若無其事,仍然是兄妹,不過他的眼

里有時會露出一絲對我虧負的神情。從初吻起首,一切都是我情願的,應該說,

是我一廂情願的。我們真正的關系是兄妹,他曾經把我當做情人,和我發生過一

段不倫之戀,難道我要他娶我爲妻嗎?這是不可能的。他欠我的,最多只是一個

交待。

我忍著滿肚子是失落的味道,沒有了他,我仍要繼續生活。

他大學畢業后,得未來嶽父之助,在一間大公司工作,馬上結婚,不久我的

侄兒出世了。

(7)再訴衷情

我也有幾個追求者,其中有一個是我的老闆A君,他比我大十多年,條件很

好,離過婚,有兩兒女。爸媽不太喜歡他,我倒沒所謂,只要他約會我,我不會

拒絕的。

我投入了另一個生活圈子,和哥哥那段關系不了了之,抛諸腦后。

我對A君拖拖拉拉,不太認真,因爲他不是我心目中的真命天子。哥哥的婚

姻生活,兩年不到就亮了紅燈。爸爸生日那天,不見嫂嫂同來,從他的眼神,知

道出了事。在酒席上,他不時望著我,像有很多心事要向我傾訴。趁著我去洗手

間時,他尾隨著我,說要有話跟我說。理性上,我應該置身道外;感情上,放不

下。

散席后,相約到附近的酒店的酒廊談談。他把不愉快的婚姻生活和盤托出,

我只聽,不想再捲入他的感情的旋渦。酒廊打烊,他提意租個房間繼續談下去。

他想要什麽我可不曉得嗎?他想要我陪他過夜,填補他肉體和心靈的虛空。

他落寞,憔悴,可憐兮兮的。乞求我能給他一夕的慰藉,我硬著心腸,拒絕

了他。

我說:「這樣是不對的!」

他說:「對不起,我知道這不對的,不過……」

我說:「我只是以妹妹的身份關心你,不要想到別的地方去。」

他沒說下去。

其實,我不是不想有個男人和我共度漫漫長夜。他確是個床上的好伴侶,是

個好情人。他的吻和撫觸,他那東西插在我裡面那實實在在的感覺,我未忘懷。

但此際,我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十三、四歲、三言兩語就可以給他哄上床的小

女生了,我們之間早已了斷。

不久之後,他常常打電話給我,約我見面。我都應約去了,其實我是想知道

他那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如何收場。他終於離婚,連兒子的撫養權也爭不到。他所

受的打擊很大。

他婚姻失敗了,我不知道應該快樂還是不快樂。因爲,我和他那一段不倫之

戀,遲早完蛋。哥哥找到對象,成家立室,是再合情合理不過的了。我已經重拾

心情,再以兄妹的關系和他交往。

於是,我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和A君是風花雪月、享受美酒佳肴;和哥哥

則「再見亦是朋友」,倒也談得來。意想不到的是,我們的情緣未了,會有重投

他的懷抱的一天。

(8)再續前緣

那是一個深夜,哥哥他喝得醉醺醺的摸上門來。我從不讓他來我家,但他醉

得太厲害了,只能扶他進來,讓他躺在我的床上休息一回。當我爲他脫鞋和解領

帶的時候,他乘機摟著我,嗫嚅著說,他的婚姻徹底失敗了,早知會這樣的。是

他的錯,因爲心中最愛的是我,只是現實又不容許兄妹結合,這是命運弄人。

他借著酒意,扯破我的睡袍,把我推在床上,瘋了一樣的吻我。

他說:「原諒我吧!讓我們再開始,讓我補償對你的虧負……」

但我記起遭他冷落的一段日子,我說:「我不能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不願

意做愛情替工這個角色,空白了就找我填塞。」

記起曾遭他冷落,也喚起那伏在他胸膛、在他臂彎里的甜蜜回憶。我心裏面

的虛空,是因爲他離我而去而留下來的。他回來了,正好把它填滿了。

借醉的人會和我理論,連我的肉體也不合作,如果我用力一點,是可以掙脫

他的糾纏。但我沒有這樣做,只是口裡抗議著,雙腿發軟,給他一手就分開,他

一摸就知道,我口所說的和我身體的反應是兩碼子事。

四年來,我想證明可以沒有他也可以活得開心。我心頭有一份倔強和不忿,

好像是給他抛棄過。但眼看他這樣失落、沮喪,覺得對他受的懲罰夠了,心又軟

化下來。我們又做起愛來,從來沒試過這樣纏綿恩愛。

他說:「我愛你。」又說,永遠的愛著我,不會離開我。

許久以來,第一次再聽到他親口對我說「愛我」。他愛的撫觸簡直將我冰的

肉體和化石似的心溶化了。他比以前懂得愛,讓我覺得,只有他才能使我成爲一

個真正滿足快樂的女人。我投降了,因爲我得回了我最想得到的東西。

他說:「我早就知道,你還是愛著我的。」

我說:「誰愛你這負心的人。」

他說:「但是你還是愛我。」

他的大腿和我的大腿厮磨著、交纏著。他那實實在在的東西,把我們兩個身

體相連爲一。

我說:「深入一點……深入一點……」

他把他的愛,送到我靈魂的深處。

我們做愛做得累了,我就倒在他的懷抱睡著。

第二天。我們請假,不上班,整天在床上不停的做愛。中午,穿上衣服,到

街上吃點東西,回到房門口,我們又吻得分不開,脫衣上床再來一次。

他預備了一大篇演辭向我說,要我相信,他最愛的人是我。他不用說,我已

相信了。但女人總是愛聽這些。幾年前,我期望他會對我說些這樣的話,不過從

未聽過。現在他終於說了,雖然遲來了,我也照單全收了。

經過了一番的波折,我們又在一起了。我們中間,除了倫常關系之外,還有

什麽障礙呢?

起初,是對純情的小戀人,不知天高地厚,大膽地去愛,從沒想過將來。成

長之後,局面複雜了。不懂面對,無法收拾。分手是痛苦,但並無選擇。分離的

痛苦、婚姻的破裂,叫我們更珍惜相聚的日子。

哥哥開始和我談起情來了,他在大學時讀了點心理學,都用來分析他對我的

愛。他說,亂倫根本是不正常的,人應該向外發展,尋找伴侶。和你不正常的關

系使我充滿著罪疚感,爲免繼續沈淪,很快就結了婚,才發現做錯了,原來我真

正愛的人是你。我向你承認了這件事實,不再逃避,除非你親口對我說,不再愛

我了,我才會死心。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能愛第二個女人。

我說:「相愛又怎樣?我們可以嗎?你的罪疚感呢?」

他說:「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要爲自已的行爲負責。我們做的事,後果自已

擔當。」

當年,我已打算一世跟著他,只恨他太薄倖。我自問,在哥哥和A君之間,

我甯願嫁給誰?

(9)共賦同居

我和同屋的女友互不干涉私事,她不知道那一晚誰留在我房裡過夜。

之後,我和哥哥多次到酒店幽會,但總是不方便。我提出要搬到他那裡時,

他歡喜得不得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就是維持各自的社交生活。即是說,我

會繼續和A君約會。一個禮拜,五天是他的,兩天是A君的。

他爲要和我同居,一口就答應了。

同居之初,頗有新婚蜜月的味道,魚水之歡,閏房之樂,不在話下。不過,

正常的生活里,不可能是晚晚談情做愛吧。外有工作壓力,內有家務,還有高堂

父母要照顧,不久,我們就像別的夫妻一樣了,早出晚歸、煮飯洗衣。習慣了同

襟共枕之後,我們反而不覺得是情人的關系,而是好像是兄妹一樣。我們言談舉

止,很自然會流露出所謂夫妻相。很多人看得出我們是對夫婦,但是,我們不是

夫婦,只是住在一起的兄妹。

我們對爸爸媽媽說,爲了省開支,住在一起。是是一個很子的藉口。在他們

面前,我們特別小心,克意的抑制自已,不要在他們面前過份親熱。我們合資賣

了一層樓做愛巢,有兩間房子,外表中我們各有自己的睡房,給爸媽和來訪的少

數親友看的。其實,我們只需要一張床。我們沒有請菲傭,連鍾點女傭也沒請,

爲免泄露秘密。

他對我和A君的關系是頗爲敏感的。每個禮拜,會和A君約會一兩次,通常

是周末,有時只是公事的應酬。他總是抱怨我太晚回家,而且要調查約會的每一

個細節。我故意氣他,說成很浪漫,很享受似的,惹起他的醋意。悄后,他就會

在床上顯示實力,叫我好受,向我證明他比A君更會調情,是個更佳的情人。

我和A君的約會,好像和情人幽會一樣,對在家裡等著我回去的哥哥像欠了

他什麽的,所以任由他在床上擺布我,做愛時多加幾分騷勁媚態,作爲補償。這

竟然成爲我期待的好節目。

A君對我與哥哥同居的關系然不知,我從不讓他進入我們的房間。他對我們

住在一起沒有疑心,只不過覺得這個哥哥對妹妹管束太嚴,太放心不下。A君年

齡較長,人生閱曆不淺,對我體貼非常,苛護備至。他追逐在我裙下,使我這個

還算是青春、標致的女孩子可以作爲我的感情生活的交待。哥哥卻是個性情中人,

喜歡藝術,有生活情趣。和他在一起,浪漫寫意,是我真正的滿足和快樂。

這樣,我周旋在兩個都愛我的男人之間,又和哥哥過著形同夫妻一樣生活,

是我最稱意的日子。

(10)下嫁A君

我的青春很快消逝,爸爸媽媽年紀漸大。爸爸有了心髒病,所以常常催我出

嫁。媽媽對我說,兄妹雖然是親人,也但不能一輩子這樣住在一起,要爲自己下

半生打算。

她話里有話,這樣苦心,我們不能不尊重她的意思。

爲了這個問題,我和哥哥討論不休。掙扎了幾個月,最後做了個痛苦的決定

──我們不能永遠這樣生活下去。我們的關系總會有一天給人揭露,我們怎樣向

爸爸媽媽交待呢?這四年多的同居生活,是我們最快樂的日子。捨不得,但快樂

的時光很快消逝。我們向現實低頭,下嫁那追了我五、六年的A君。

像其他夫妻一樣,我曾和哥哥談過要不要生孩子的問題。

我問他想不想要生個孩子,他說:「已經有了個兒子。我們的感情,不用生

個孩子來維系。孩子更會做成障礙,因爲我們始終不能正式結婚,就不能給孩子

正常的家庭生活。」因此,他不要我懷孕。

但是,當我快要嫁出去時,就不怕懷孕了。決定出嫁的日期之後,我就不吃

避孕丸了。我們爲這日子倒數,每晚,他都要和我做一場愛,每次都是全力以赴

的。他說,要我永遠記得和他做愛是怎樣的,而且記住,他是我最好的性伴侶。

婚後不久,就驗出有喜了。八個多月後就生了個兒子。

我很清楚,腹中塊肉是哥哥的。當我告訴他懷了他的孩子時,他十分歡喜,

爲他這個外甥買了很多衣服用品。爸媽樂極了,因爲哥哥的兒子歸由前妻照顧,

他們失去弄孫之樂。我的孩子會在他們身邊。A君雖不是第一次當爸爸,但中年

得子,也很開心。

哥哥雖然把我嫁了出去,還想「保留」和我上床的權利,我沒有答應他。從

前,和他同居的日子,我沒有和A君上過床;現在,A君做了我的丈夫,我也不

想他戴綠帽子。

可是,我太軟弱了,有一晚回娘家吃飯,喝了點酒。A君有應酬,趕不及來

接我,哥開車送我回家,在車子里,他強把我摟在懷里親我。我沒有反抗,任他

脫去我的內褲和松開我的胸圍,肆意地愛撫我的乳房和私處。他把車開回我們從

前的愛巢。

我只和兩個男人做過愛。兩個之中,只有哥哥可以把我帶到性愛的高潮。哥

哥最懂得和我擦出情慾的火花,落在他手裡,教我如何抗拒他?

沒錯,他仍然愛著他,才會藕斷絲連。之後,爲了和哥哥幽會,我們安排了

各種藉口和機會。我們是兄妹的關系,本來就是親人,要幽會,就有不少方便,

我們一起出現在某些場合,在也不怕給人「誤會」。

我極力鼓勵丈夫多上大陸做生意。丈夫不在家的日子,我就可以回到從前的

愛巢去,在那裡偷歡。周末回娘家更是最好的藉口。放下女兒讓外公外婆看著,

就可以和哥哥相聚,做個熱辣辣的愛,在床上赤裸裸的相擁一個下午,聽他訴說

對我的愛情。

這個周未的約會,風雨不改,是我一個禮拜所期待著的日子。

(11)終成美眷

哥一直沒再結婚,他常討我喜歡的說,我們實際上已經結了婚。雖然把我嫁

給別人,但仍有和我做愛的權利,不用找別的女人解決性的需要。他樂意做我的

黑市情人,從前我是他的后補情人,現在輪到他做我的兼任丈夫。我可以同時有

兩個男人,兩個都愛我。他說,我們擺平了。

幾年後,爸爸心髒病發而死。我和A君結婚不到十年,他患了肺癌,我盡了

妻子的責任服侍他,直至他離世。他給我的遺産夠我和女兒一輩子生活。A君前

妻所生的兒女都結婚了。孩子大學到加拿大留學,我和哥哥變得沒有牽掛,於是

搬回我們的愛巢去,下半生好做個伴兒。

媽媽知道了,也沒說什麽話。她仍住在的舊式公共房屋,要爬樓梯,年紀大

了,上落不便,我們建議要接她和我們同住。我們把一個房間讓出來給她,她竟

然一口就答應了。二十多年來,我們心頭都有一個結,就是怕她不體諒我們的關

系。她搬過來和我們生活,等於默認了我們的關系。

媽媽搬進來的第一天,我們請她上坐,奉上清茶一杯。她喝了,掏出兩個紅

封包給我們,說是她搬進來給我們的意頭。那天晚上,媽媽下廚,弄了一桌美味

的家常菜。我們一家人又住在一起了,和從前一樣。飯后,我們陪她老人家一起

看了一陣電視,她叫我們累了就先休息。

哥哥隨著我回到我們的睡房。門關上之後,我們不禁相擁抱,深深的互吻。

我想起了從前在房裡和哥哥偷情時提心吊膽,生怕給媽媽「捉姦在床」的情

景。

哥哥二話不說,就來脫去我的衣服。

我說:「不要。媽媽他在外面看電視羅!」

他說:「門關了,她看不見的。」

我說:「哥哥和妹妹談戀愛,不害羞麽?」

他說:「所以我們不能讓人家知道。」

我說:「媽媽知道了怎辦?」

他說:「我們做的時候輕聲點,她就不會知道的了。」

我說:「還未厭嗎?」

他說:「是啊!趁現在未看厭,快給我看個飽。」

哥哥不放過我,硬要「欺負」我。我故作矜持,忸忸怩怩的。我這嬌忸的姿

態,把他逗得滿身熱辣辣。他的指頭的撫觸和濕潤的熱吻,又使我的春心蕩漾起

來。我給壓倒在床上,雙腿又麻又軟,合不起來,給他分開了。他回複旺盛的精

力,那話兒像少年時那樣堅,把我插得死去活來。我們好像當年,他十六歲、我

十四歲,在木版間隔的房間里,初試雲雨。

他說,永遠都愛我。

我說:「永遠太久了。」

他說:「就愛到八十歲吧!」

我說:「你還能嗎?」

他說,不能做還是一樣愛我……我們都已中年了,很多這個年紀的夫婦,性

生活都淡然無味,甚至可有可無了。我們的性生活一直都維持著,但也歸於平淡。

想不到媽媽和我們同住,可以刺激我們床笫之間的樂趣。

親友們對我們兄妹的親密關系蜚短流長已久,我們從來都不理會。在朋友之

中,我們是對兄妹,一個喪夫、一個離異,彼此照顧。夫妻的名份對我們來說,

是無關重要的。相愛的人不一定要結爲夫婦。我們一起成長、相戀,經過風浪的

考驗,又曾各自婚嫁過,沒有什麽可以把我們分開的了。

二十多年了,我們走過的路,都瞞不過媽媽的眼睛。今時今日,當年在外面

同居,她沒反對;今日和我們同住,算是承認我們的關系。他說,有些前世的冤

孽,要今世來償還的。

(12)后記

我把這些事情寫了出來,絕無鼓勵亂倫的意思。不是每對兄妹都會談戀愛,

很多兄妹比朋友更疏遠。有些會有戀慕之情,但沒有機會發展成爲情侶。不明白

的人會以爲我們淪亡於情慾,有歪倫理。我們也有過內疚,使哥哥離開我,另結

新歡。終於,我們放下了成年人的僞善,敢於去愛,和被愛時,我們才明白誰是

我們的真愛。

不再說下去了,我不需要說這些話來自圓其說,也不是要宣揚亂倫的道理。

天下有許多有情人,因爲種種障礙、波折,相愛而不能結合。其中有些是礙

於倫常禮教的規范,無法改變、不能越軌。除了歎一句命運弄人之外,其實還可

以在心靈里開拓一個空間,在那裡可以無邊際地任你神馳。只要拿定主意,就會

找到出路!

願天下有情人都終成美眷,像我和我的情人一樣。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