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主任和護士的姦情

主任和護士的姦情

隨著醫院的調遣我被分派支農,壹臉的苦水好在同事們勸說不就短短2個月嘛!再者也想下鄉看看,隨著車輪滾到了壹個邊遠鄉鎮,說邊遠吧,有電話有飯店,醫院規模尚好,相應設備齊全,只是臨床醫生太少,也就十幾個。很多科室醫生兼職,比如B超醫生帶心電圖檢查,麻醉醫生代外科、內科兼職。所以我去很大的好處是值得別人尊重,別人見到我後就直呼主任了,壹般的病情診斷都經我定奪。

我初來還是很謹慎的,不想成為焦點,於是先熟悉情況,了解人事和介入交往,隨那邊的業務院長安排,也很低調的處理了壹些棘手的病例,基本壹個月過後我都能得到別人的指名看病了。B超室是壹個女孩子,叫露露,24歲。說她是女孩子,因為還沒有結婚,但談了戀愛,男友是個轉業軍人,在某個縣城當會計。經常在周末看見彼此成雙的身影,女孩高1米60左右,圓臉,齊耳短發,臉色有點黃怏怏的,據說有次刮宮遺留了月經不正常的毛病。

胸是絕對的胸勇,隨著高跟鞋的踢塔聲常抖動不已,腰圍很細,用蜂腰比喻絕對有不及,那飽滿的臀常包裹在牛仔褲的束縛下後面看隨著步伐的延伸,擠出納粹的旗幟來。第壹次見面我就向她投射了火辣辣的目光,因為著實給人眼熱和欲望。她似乎很害羞野回應了個調皮的電光,還都了下薄薄的嘴唇。我們因為臨床病人的B 超申請逐漸熟悉,記得有次壹個腎挫傷的她看不準還是半夜拉我起來診斷了,她那次意外的牽了我的手熱情的握了握,感受著被緊握的感覺也重重的捏了她幾下,她居然握得更緊,眼中是難以讀懂的光芒,說主任,我得謝謝您,不然要出醜了,哪天請您吃飯。我也回應說:哪裏,這是我的專業啊,不必客氣。我心裏巴不得呢,聽聞她很放的開,有壹身的媚功,下鄉的日子我如吃齋的和尚,斷了幾周了。

我下鄉的日子在七月,鄉下雖有大樹有新鮮的空氣,畢竟空調還是沒有的,醫院特意為我買了臺電扇,也湊合著用了。

壹個周末,輪她值班,她男友沒有來,後來聽她說她男友也值班。上午處理了壹些常見手術,醫院留了幾個值班醫護人員基本都放假回各地了,我也因為沒有趕上回家的車次,也就留了下來,和那些值班醫護胡水著。我的欲望在堆積,只能壓制下來,科室都在壹樓,而住院病人在二樓,我也就信馬由韁的走下二樓,東串西遊的晃蕩在壹樓,除了B 超室開著門,什麼檢驗、中西藥房都走的空空如也。B超室裏我去過,共兩間,外面是心電圖室,裏面有個隔門,常年拉著黑窗簾,聽說是避光做B超效果好點。我就晃到B超室門口,只見她穿著件短白褂在低頭看書,白褂的上面兩粒鈕扣沒有扣上,望見壹件低短的汗衫來,領口隨著她的俯身看書開的很低,露出那因為質量極好的乳罩的壓迫而顯露的胸鉤來,壹顆墨綠的玉垂在鉤壑裏。我左右看看沒有任何聲音,就大膽的凝視著那片雪白。呼吸將那兩半滾圓的球不時的聳動,我恨不得將眼珠丟進去!下體也悄悄的出現變化,我緊張的多次回頭看看走廊過道,什麼動靜都沒有。

良久,我艱難的將視線移開,咽了幾口唾沫,在她房門上扣了三聲。主任…您…來了啊?她猛地被嚇了壹跳的站起,那低垂的胸立刻飽脹的收藏到了汗衫裏,抖動了幾下。露露…妳忙…我不過沒事溜達下,看見只有妳的科室開著門就敲門了,沒嚇著妳吧。我邊走了進來邊說著。主任,您客氣了,歡迎您來指導。女孩忙讓座,邊拿出個紙杯給我倒了杯水,我們這兒壹到周末就這洋,讓您笑話了。

謝謝,我剛在樓上喝過。那妳怎麼沒回去啊?男友沒來陪妳?我隨口問道,邊打量著她。女孩眼睛很空洞,臉面潮紅,下身穿壹件咖啡色的短裙,修長的腿很白很有肉感,沒有絲襪的束縛。我今天輪我值班,晚上還要值護理班,他啊,也值班著呢,明天我回去。我們這兒壹人兼多崗呢。女孩拉過凳子示意我坐。   呵呵,妳們多才多藝嘛!我可就不行,只知道看泌外的病人。我也就坐在了她的旁邊,壹股很香的味道刺激著鼻孔。主任您真謙虛,上次要不是您,我可出大醜了。我還沒感謝您呢。那雙很空洞的眼很放肆的打量著我的身體。

我想起了那晚,想起了那天手被緊握被捏緊的情景來,驀然壹股很強烈很卑鄙的念頭勇上心頭,我想調調她。也許可以結束苦行僧的生活。那是我的本職啊,再者我也是來向妳學習的哦。我伸出手,感謝妳給我機會。或壹語雙關,心想妳要再捏我手我就開始實施計劃。主任您真客氣…我無地自容啊…感謝!女孩握住了我的手,濕濕的而極有肉感的手粘在我掌心,緊力的捏住了我。

我也狠狠的捏了幾下,她沒有馬上抽回,反而也用上了暗力,眼睛很濕的盯著我。我們沒有說話,彼此眼睛對視著,我自己都知道我的目光是火辣辣的,她也壹眨不眨的看著我。我知道有那麼意思了就順勢將她往我懷裏壹牽,她壹個趔趄沖進了我的懷裏,我的胸前立刻被壹個柔軟的肉體擠壓著,我就勢雙手攏她.我的唇印在了她的臉上,感覺到很熱的溫度。   主任…別…會有人看見的…女孩在我懷裏抖了抖,我的胸口被兩個柔軟的東西抵著,彼此的呼吸開始沈重起來,她緊緊的依著我沒有掙紮。

這時候,走廊裏似乎有腳步聲傳來,有人…女孩輕吟壹聲飛快的掙脫我的擁抱,坐在椅子上裝著看書。看什麼啊?我也就勢站在了她的身後,自己的聲音抖有點顫抖。嗯,是紅與黑,您看過嗎?女孩的身體在起伏著,聲音很大,似乎想說給外面的人聽。我側耳註意著門外,什麼聲音都沒有了,我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伸出半個頭張望,走廊裏空蕩蕩的。

我的心放進了肚子裏,走近她身後,她仍垂著頭,透過那黑發的邊緣我看見她胸前兩只大饃般的奶子在黑色的罩杯內起伏,看不見乳頭,那突兀的山峰擠出很深的鉤來。我下體勃起了!我俯下身從她後面抱住她,雙手已經貼在白小褂的突出部分,那軟軟的手感觸摸著我的手心,我的鼻子抵在她黑發上,洗發水的香味給我意亂情迷,沒有人,可能是風吧。,我的手心暗用著勁將那雙峰抵在她的胸膛能感受到心跳的搏動。主任…別…這洋不好…別人…會看見…會說閑話的…女孩雙手抓住我的手想拉開擠壓她奶子的黑爪。沒有人…我想抱抱妳…我反手抓緊她的小手捏在我的掌心再度壹邊壹只的握在她左右胸脯上,讓她自己的在她奶子上摩擦。

真會有人看見的…那洋不好…嗯…不要…女孩手上也用著勁想脫離握的掌心,握用力罩著她的手將她的乳房不停的擠壓出各種形狀來,我已經將舌舔弄在她的耳垂,她漸漸的呼吸急促起來,手也無力的被我壓著。

我放開她的小手,我的唇已經抵在她的嘴邊,挑逗著吻了下她的唇,她緊緊的閉著,我多次的嘗試,手在她胸口捏摸著,終於她張開了唇將我的舌納進了口腔開始吻吸起來。身體慢慢的癱倒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業已沿著白短褂遊走進她的汗衫直接伸進了她的罩杯裏,那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刺激著我的下體,死死的抵在她的後背上。   嗯…不要…女孩幾次準備用手將我的手拉開,結果都被我直接放在她奶子上摩擦,她擺動著頭仿佛要擺脫我的吻,被我勾下的前胸緊緊抵住。我捏住了她的兩顆奶頭,如兩顆柔軟的草莓,慢慢的變硬,乳緣也泛起個個的小疙瘩來,我的手左右各握著壹只肥滿的奶子,輕輕的擠壓著捏抓著。嗯…嗯…嗯…女孩輕哼如泣,雙手將我的頭緊緊的抵在她的臉上,狂野的吃著我的舌吞著彼此的唾液。

我的手慢慢往下移,壹只手挑逗著陰蒂,壹只手在順著陰唇上下滑動。她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身子向後靠到我身上,腰部隨著手有節奏的擺動。我猛的提起她,把她放到桌上。二話不說,把我大得驚人的陰莖不容抗拒地插進陰道……主任的奸汗開始了。

她在我下面扭動著想逃避這羞辱的命運,當意識到我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不要射在裏頭,我會懷孕的。」我覺得所有的女人都是知道避孕藥的,於是奸笑道:「原來妳不想要小孩。沒問題,給我機會插妳的雙乳吧。」我用雙手把她的乳房向中間推,豐乳緊緊包住自己的陰莖,剛才在下體得到的閏滑已經足夠讓我在這裏自由出入了。在這細小的乳縫中抽插了幾分鐘,不再用手把乳房向中間推,而用手壹邊揉搓著她的乳頭壹邊向中間拉。

她只覺得壹陣陣熱浪從全身各處勇來,不由自主的閉上雙眼,身子往後靠到了沙發上。克制自己不要發出呻吟聲來,可是並不成功。愛液已經隨著乳頭的刺激順著大腿流下來,陰唇開始卷曲,陰蒂開始突出。我用兩個手指在陰道中探索,又用大拇指緊壓著陰核。喘息實在是強烈的催化劑,我也受不了。我挺起身來,套動自己的龜頭,濃濃的精液噴灑在她的臉上。第壹射落在了鼻子的左側,她感受我正在用精液給她洗臉。對於壹團團精液撒在她臉上而給自己帶來的快感,我也感到很震驚。

我喘息著把她抱在懷裏,我那硬挺的陰莖徘徊在她的濕閏的陰道外面,摩擦著她豐腴的肉丘。她的陰毛很多,陰部玲瓏浮凸的裂縫深深陷入,陰唇隱隱可見。

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伸手過來我褲襠位置摸我的雞巴。「哇,想不到妳斯斯文文的,小弟弟竟然這麼堅硬,思想這麼骯臟啊?」被她觸碰到我雞巴的壹剎那,我身體有點軟了。感覺到她的手很柔軟。我忍不住發出了壹聲低沈的呻吟:「啊……」她笑道:「怎麼洋?舒服啊?」說話的時候她還在不斷撫摸著我堅挺的雞巴。

我輕聲說道:「嗯……舒服……」她手上的功夫沒停,她這時候輕微地「嗯」了壹下,然後把手伸進了我褲子裏面,直接套弄起我的雞巴。我用手緊緊握住她的乳房,然後不停揉捏,接著用力兩個手指去捏她的乳頭。她靠在我的身上,手裏不停套弄我的雞巴,嘴裏發出輕微的呻吟:「嗯……嗯……嗯嗯嗯嗯……」我問道:「舒服嗎?」她點點頭,說道:嗯……舒服……然後台起頭嘴巴靠向我的嘴唇。

我們兩個就這洋互相親吻撫摸著對方,漸漸我們兩個呼吸都開始有些沈重了她離開我的熱吻,低下身子把我的褲子脫掉。

我的雞巴勃起的時候大概在18cm左右,足夠征服壹般的女性,她也不例外,正面看到我的雞巴之後略帶歡喜的說道:「妳的雞巴真的好大啊。我好喜歡。」然後用舌頭從我雞巴根部開始舔了起來。   我背靠在墻壁上,雙手摸著她的秀發,她則用舌頭不停舔著我的蛋蛋與雞巴根部的位置,然後她從我的雞巴根部壹直舔到我的龜頭馬眼,最後張開嘴巴含了下去,她蹲著在地,嘴巴不停套弄著我的雞巴,嘴裏發出了吱吱吱的聲音,她壹深壹淺的吞吐我的雞巴,嘴裏發出輕微的呻吟。

我被她含了大概幾分鐘,這騷貨估計想要了,停止吸允我的雞巴,站起來轉過身,翹起來屁股擰過頭來看著我,說道:「怎麼就妳爽這麼自私啊?妳不讓我也來爽壹下嗎?」我看著她高高翹起的屁股。

我用雞巴輕輕頂了她的逼壹下,這騷貨忍不住發出輕微的呻吟:「啊啊……啊……啊……嗯……嗯……」我不停在她的逼那裏用雞巴上下摩擦著。她比我挑逗得非常辛苦,屁股壹個勁地往後頂。我知道她是非常渴望我的雞巴趕緊插入她濕漉漉的騷逼裏面,不過她越是想要我就越是要挑逗她壹會。

我看到她的陰毛非常的茂盛。我的經驗來說壹般陰毛比較茂盛的女人性欲很強的。而且淫水也會非常多。果然不出我所料,這騷貨的淫水都已經開始滲出來了。我用手指在騷貨的陰部附近不斷摩擦,就是不去進攻重點位置。這騷貨有點受不了這種挑逗,把屁股翹得更高。她帶著哀怨的眼神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道:「死冤家……妳把我弄的……好……好癢……給我……」我這時把手指移到她的陰核位置,激烈的上下摩擦起來。

她就好像觸電了壹洋顫抖了起來,嘴裏輕微發出呻吟聲:「嗯嗯……好舒服……嗯嗯……啊……嗯……啊……嗯嗯……給我……嗯……啊啊啊……「然後我摸了壹會,感覺她的逼外面全部都是淫水了,我就把手指直接插入這騷貨的騷逼裏面,使出傳說中的鷹抓功,上下不停的摳這騷貨的逼。這騷貨的淫水就好像噴泉壹洋,我摳了不到壹分鐘,她被我摳到了。她騷逼裏面噴出來的水把我整個手臂都噴濕了。「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嗯嗯……我……要到……了……啊……高……高高……高……高潮……要……要到了……」她就這洋被我摳逼摳到了。我甩了甩手臂上的淫水,說道:「舒服吧寶貝?」「嗯……舒服……」她說道。

這騷貨害羞地說道:「這裏沒人……而且……妳還……沒……那個嘛……「我故意裝糊塗的說道:」什麼這個那個啊?:她不敢直接說,只是壹個勁的握住我的雞巴,說道:「妳說呢?」我用雞巴在她的陰部外面摩擦著打圈圈,說道:「是不是想要哥哥的大雞巴插進去啊?」「嗯……是……的……」她害羞說道。「那妳要說出啊。」我帶著淫笑說道。「我癢……我要……我要……主任……的大雞巴……插我……」她被我的雞巴摩擦到欲火焚身。

我聽到這騷貨這洋說,不再挑逗她的騷逼,雞巴對準陰道口,腰身壹挺,只聽「撲赤」的壹聲,18cm的雞巴整根沒入到這騷貨的逼裏面。她被我突如其來的壹下弄得叫了出來:「啊……好長……頂到……頂到好……深了……啊啊……嗯嗯嗯……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我插入之後停留兩秒,雞巴被這騷貨的陰道緊緊夾著。我將雞巴緊緊頂住這騷貨的屁股,然後開始抽插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啊……哥哥……好大……好爽……插……我……啊……用勁插我……啊……好舒服……」「好哥哥…啊……嗯嗯……妳的雞巴……好長……啊……好深……她的呻吟聲不敢太大聲。不過依然忍不住要叫出來。估計這騷貨晚上老公不給力啊。我感覺這騷貨就好像十年沒做愛壹洋。我大概抽插了幾分鐘之後,這騷貨的淫水就直接被我插了出來。

「啊……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好爽……啊……我要到了……啊……」說完,她全身就顫抖了起來。屁股壹上壹下的顫抖著。淫水也在她的大腿壹直往下流了下去。我深深插入到她的陰道裏面,死勁用力頂著不放,她就在我的雞巴上完全享受到了高潮的快感。   「嗯嗯……嗯……好哥哥……妳頂得好……好舒服……我要被妳插……死了……」我突然手掌用力,雞巴大概插入壹半的時候就將她的屁股往下壓。雞巴直接頂到了她的最深處。她被我的雞巴深深頂到了陰道的最裏面,身子癱軟著趴在我的身上。而我就用雙手緊緊抓住她的屁股,然後用力將她的屁股前後推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我又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嗯……嗯嗯……我要……我要……到了……我……要……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我感覺到壹股淫水就在這個時候不停從她的騷逼裏面噴出來。她顫抖著又到了高潮。

就在她淫水噴出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也馬上要射精了。我也不知道是射在裏面還是拔出來好。就試探性地說道:「啊啊……我也好爽……要……射了……」這個時候她的高潮剛到。她估計打死也不願意拔我的雞巴出來,死死的用屁股頂住我的雞巴,說道:「啊啊……嗯……啊……嗯嗯……射給我……都射給我……」終於我的馬眼壹松,精噴射般地射了出來。   餓極了吧…妳是餓狼…操爛我了…,我無勁的將手壓在她奶子上,疲憊的不想說話。很久後我說了壹句:這兩個月給我多日幾次吧。

露露沒有立刻回答,好久後說,妳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妳要日我了,那次我捏了妳,就想給妳過癮了,機會妳自己找,我不在我再介紹兩個給妳,都是醫院裏的嫩逼。妳的好粗!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