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換妻六人行

換妻六人行

我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手拿著一本《時代》雜誌,一目十行地翻看著,在我頭上的床頭上方,高高掛著一張結婚照,女主角是穿著潔白婚紗的雪君,高貴典雅的她秀發披肩,頭靠在男主角的肩膀上,照片的男主角正是我的好友,溫

文儒雅、風度翩翩的丁健。

「洗完了?」隨著浴室門被打開的聲音,我放下手的雜誌,目光轉了過去。

出現在我眼前的雪君這時身披著一條白色的大毛巾,在後面簡單地打了一個結,手伸到頭上,用另外一條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長頭發。

我站起來,走到雪君身邊。雪君笑著對我說:「洗完了,輪到妳了,快進去洗。」

「不洗了,我要……」我把手伸到雪君身上的大毛巾上,作勢要把它拉下來,雪君驚叫:「不行不行,妳身上還都是她們的味道,不許妳碰我!」說著推著我的後背,把我推進了浴室,然後把門給關上了。

我無奈,衹好從毛巾架上取下自己的毛巾,把水打開,迅速地衝洗全身,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一個澡。

當我洗完走出浴室時,雪君正坐在床上,剛用電吹風把自己的頭發吹幹。一見我走出來,她用誇張的聲調說:「哇,洗得這快,有沒有洗幹凈啊妳?」

「我怎忍心讓妳久等呢?」我笑著坐到雪君身邊,手扶著她的頭,先在她嘴上親了一下。雪君的身上還散發著剛洗完澡時的些微熱氣,我另一衹手伸到她背後,解開大毛巾的結,然後把大毛巾拉了下來,雪君雪白苗條,而又修長健美的赤裸身子就出現在我眼前。我急色地低頭含住她高高翹起的乳尖,用牙齒輕咬了幾下,雪君打了個哆嗦,笑著說:「等一下啦,這垞婠什……」然後作勢拿起手的電吹風,說:「小心等下電死妳哦。」

我衹好放開雪君的身體。雪君站起來,把電吹風放到梳妝臺的抽屜,然後回到床上,伸手捏住我的大雞巴,問我說:「今晚射了幾次了?」

「就一次,給妳留著呢。」我打趣說,同時也伸手摳著雪君下體的屄縫。雪君的陰唇不是很大,衹有兩小片嫩肉稍稍地朝外,不過陰毛烏黑而又濃密,摸上去很有感覺。

「是不是真的啊?」雪君笑說,手在我的雞巴上套了幾下,見有些發硬了,就張口把它含了進去。我就勢躺在床上,雪君慢慢地挪動身子,讓屁股對準我的臉部,我自然知道她想要做什,馬上伸出舌頭,在她的屄縫上舔著,細心地品嘗著她下體的迷人氣息。我們倆人之間早就有過數百次給對方口交的經驗,對對方的需求也說得上是了如指掌,不一會,兩人都開始進入了狀態。

「洗得蠻幹凈的嘛。」我笑說:「剛才羅主任和丁健不是都射在頭了嗎?咋一點都不見了?」

「當然要洗幹凈點給妳啦。」雪君喃喃說道:「要不然人家怎Ξ在抈洗那久?」

這時候我有些情動,拍拍雪君的屁股,讓她先站起來,然後問她:「要不要看看他們現在玩得怎樣?」

雪君笑著點點頭,伸手拿過床頭櫃上的電視遙控器,打開掛在上的六十寸LED電視。電視的畫面被平均分成兩半,抈分別是通過高清攝影機傳過來的,此時正在另外兩個房間頭發生的事情。

衹見在屏幕的左方,雪君的丈夫丁健這時候身上也是一絲不掛地坐在床邊,在他身前的是一個看上去年紀在四十多歲的豐滿中年美婦,上半身也是赤裸的,兩個肥碩的大奶子顫巍巍地掛在胸前,腳上穿著一對黑色的漁網絲襪,丁健正捧著美婦的一衹腳,將她穿著絲襪的足尖含在嘴,溫柔地舔著,而他的另一衹手伸到中年美婦的下身處,手指在美婦濃密陰毛遮蓋下的陰道來回摳磨著。那美婦雙眼微閉,一邊享受著丁健的愛撫,一邊將她另外一衹腳頂在丁健的雞巴上,一下一下地輕輕按壓著。

而在屏幕的右半邊,我的女友劉晶這時正將她青春靚麗的身軀伏在一個頭發斑白的男人懷,那男人帶著眼睛,年紀雖然已經不小,但是書卷氣很濃,他光條條的身體躺在床上,劉晶慢慢地分開自己的雙腿跨坐在他身上,一手分開自己嬌嫩的陰唇,對準男人高高立起的雞巴,慢慢地套了進去,然後劉晶雙手抓住男人的手,開始上上下下拋動著自己的身子。

看著自己的「另一半」在屏幕中跟別人淫亂的場面,我跟雪君都忍不住了,這時我兩腿平伸著坐在床頭上,然後讓雪君背對著我坐在我大腿上,我高聳的雞巴對準她的騷屄口,讓她慢慢地往下坐,濕熱的屄道一點點地將我的大雞吧吞了進去。我雙手從後面換過去握住雪君那一對算不上巨大,但是玲瓏有致的奶子,用力地搓揉著,屁股小幅度地輕微擺動著,我們兩人一邊欣賞著電視的畫面,一邊和風細雨般地交合著。

「真棒……」就這樣幹了一陣子,雪君可能是不再滿足於這種輕柔的肏弄,把頭扭過來,用力地吻著我的嘴唇。我讀懂了她內心的渴求,猛地站起來,拍拍她的屁股,雪君順從地把身體向前一趴,膝蓋屈了起來,雙手撐床跪在那。我跪在她的身後,手扶著她的屁股,雞巴從後面再次肏進她的屄道,雪君舒坦地長出了一口氣,我馬上迅速地擺動屁股,讓雞巴快速地在她的騷屄來來回回地抽插……

 

第二天,我是被從下體處傳來的一陣酥麻感弄醒的,迷迷糊糊中睜開眼睛一看,雪君那頭扎著馬尾的長發就在我的胯下,又濕又熱的感覺從龜頭處不斷地傳上來,顯然是雪君正用她靈活的小香舌,一下一下地在舔弄著我的雞巴。

「雪君……」我扭頭看看床頭櫃上的時鐘,現在才早上七點鐘,我用疲憊的聲音說道:「起得這早?現在才七點啊。」

雪君微微一笑,用手撩了撩額頭前的亂發,說:「太陽都曬屁股上了,大懶蟲!」

「哪有?這不外面還黑著……」冬夜漫長,這時候外面的天色才蒙蒙發白。

今天是星期六,本來不用上班,還打算好好地睡上一覺的,誰知道早早地就讓雪君用這種方式給弄醒了。

該介紹一下住在我們這棟房間的六個人了,郭雪君,跟我一樣是十一歲,她是雲山大學中文係的政治輔導員,同時也是我的好友丁健的老婆。丁健大我歲,在雲山大學讀博士後。

和丁健、雪君夫妻兩認識是在年前,當時我剛在雲山大學讀完研究生,本來想去城纈工作,剛好大學一個自選商店的老闆要退休,因為讀書時跟他混得很熟,他就問我要不要接手那個店?價格自然是算得非常便宜,當時我正好為找工作的事情而四處碰壁,遇到這樣的機會覺得不容錯過,就問家膈了筆錢,把這個店給盤了下來。

工作問題解決了,要解決的就是住宿問題,既然已經畢了業,我自然不能再住在校內的學生宿捨,衹好到校外租房住。那時候一個朋友跟我說,中文係的係主任羅興教授在學校後面有一棟獨立的房子,正好要招租,我就馬上過去看了。

羅主任蓋的是一棟兩層的新房,面積並不大,樓上的兩個房間一個他和妻子自住,另一個是留給他們在外地讀書的兒子的,衹在每年寒暑假的時候才有人住,而樓下的個房間我租了一間,另外一間租給了丁健和郭雪君這對夫妻,另外一間暫時租不出去,衹好任由它空著。

我所經營的自選商店為雲山大學的幾千學生提供各種生活必須品和方便食物,由於雲山大學地處深山,離最近的市鎮都有二十多公的路程,學生們去校外購物非常不便,以前的老闆年紀太大,完全不知道學生的需求,所以生意一直做不大起來,而我在接手之後,對商店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作為過來人,我深知學生們的需求,因此針對他們的愛好進了大量新產品,這些產品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學生們的需求,生意自然也變得就十分紅火。短短年下來,我的小商店已經經過兩次擴建,把周邊的另外兩個小店都給吞並了,說得上頗具規模,儼然稱得上是個小型的超市了。

手的錢慢慢地多了起來,我身邊的女朋友換了好幾個,去年還買了一輛別克。以我現在的經濟條件,別說租更好的房子,就是在這買上幾個房產都不在話下。但是我卻依然住在羅主任家的小出租房,絲毫也沒有搬出去的唸頭。我之所以對羅主任這個家如此依戀,不用說,自然有著特殊的理由……

現在跟我一同生活的是我的女朋友劉晶,她今年才二十一,在外語係唸大二,是所謂的第一批九零後大學生。去年我把她追到手後我們倆開始同居,到現在也快滿一年了,所以現在住在羅主任家的就是對男女,一共六個人。

羅主任今年是五十五歲,生性幽默,又不服老,老是讓我們管他叫興哥。而他的妻子龔艷紅女士五十一歲,是雲山大學哲學係的教授,主要研究倫理學。這對老夫妻對性都有很深的研究,經常在我們兩對年輕人面前大談性解放和性自由,別看他們年紀不小,但是相貌都保持得非常年輕,尤其是龔教授,看上去也就是四十齣頭的樣子。終於在他們多次的誘惑下,有一次丁健提出既然我們剛好是對男女,那不如嘗試一下換妻,也可以調解一下對伴侶的性疲憊。早就對雪君的美色垂涎尺的我自然是喜出望外,至於我的女友劉晶,作為九零後的新人類,自然更加願意嘗試,全家六個人就衹有雪君還有些猶豫,但是看著丈夫期盼的目光,雪君最後也衹好答應下來。

我們交換的規則是這樣的:每周日和周一晚上是家庭時間,不進行交換,各自和自己的對象度過,以保持彼此間的感情,而從周二開始,周二、周這兩晚是單獨交換時間,對夫妻進行1對1交換,我們個男人可以在這兩晚前往他人的房間,跟別人的妻子度過激情的一晚。比如說周二經常是我到丁健的房間跟雪君做愛,羅主任到我房間肏劉晶,而丁健則到樓上羅主任的房間伺候龔教授;周就輪到我跟龔教授、丁健和劉晶、羅主任和雪君這樣子。每周四又是休息時間,給大家養精蓄銳的機會迎接周末的大淫亂。每個周五晚上,我們都會進行淫亂的狂歡,沒有任何限制的大亂交,而到了周六這一整天和周日白天則是自由時間,允許在自願的基礎上隨意帶他們的妻子出外,無論是帶一個或者兩個都可以,唯一的規則是不可以同時帶走個女的,若是妳同時帶走了別人的兩個老婆,那就該將妳自己的妻子留在家,滿足另外兩個男人的需要。而為了避免在交換的過程中造成女性懷孕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除了已經過了更年期的龔教授之外,郭雪君和劉晶都注射了美國最新研製成功的避孕針,在注射這種針之後的五年之中,她們都不必擔心會懷孕。

昨晚是星期五,我們照例進行了淫亂的大亂交,我先是在龔教授的屄頭射過一次,然後又在丁健房間跟雪君糾纏了一番,最後在疲倦中睡去。但是經過了一宿的休息,這時在雪君殷勤的服侍下,我的雞巴沒多久就再次恢復了雄風。

「就妳厲害,弄幾下就又站起來了。」雪君笑著伸手拍了怕我的雞巴,嫵媚地說。

我愛憐地撫摸著雪君長長的馬尾,心很不禁有些得意。在這屋的個男人中,無論怎說我都是最年輕的一個。羅主任和丁健雖然依然對性保持著極大的性趣,但在這種高強度的性愛生活之下也經常有力不從心之感,經常都需要靠吃偉哥才能滿足這個女人,唯有我,在不靠藥物的前提下依然能夠保持天天的勃起。

「妳這才知道他的厲害啊?」一個低沈而有富有磁性的成熟女性聲音在房門口響了起來。我和雪君兩個這才發現房間的門並沒有關上,但是我們並不需要去看那邊就知道門口的人是誰,因為在這個屋子的除了龔教授之外,就沒有別的女人擁有這樣的聲線了。

「龔姐。」雪君一笑,對著龔教授說:「我老公呢?昨晚沒把妳喂飽嗎?」

「他啊……」龔教授邁著輕盈的腳步走了進來,她身上穿著一襲黑色的絲綢蕾絲通花連身內衣,胸前那個鼓鼓的肉團上下顛簸著,一看就知道頭沒帶胸罩。

「剛才跟老羅、小劉個說要去晨跑,一大早就出去了。」

「那妳不跟著去?」我笑著問。

「都老太婆了,還跟著他們瘋啊?跑完不得把我給累死了。」龔教授走到床邊,肥美的身子倒到我的懷。

「您哪老了,這奶子不還這挺。」我毫不客氣地把手伸到她寬鬆的睡衣頭,用力地搓著她那對渾圓的大奶子。

「小陳……先幫我舔舔,頭癢。」龔教授對著我的嘴唇,先送上熱吻,然後用直白的話語對我說。

「昨晚跟他們那弄,您還癢啊?」雪君笑著。

「小郭,別飽漢不知餓漢饑,妳昨晚跟小陳玩了一宿,我可沒有。」的確,昨晚龔教授幾乎都讓丁健獨佔了,我並沒有和她交歡。想起我們兩人的上一次做愛已經是這個星期二的事了。

「說得也是,來吧,龔姐,讓我看看妳的老屄有沒有讓丁健給玩壞了。」我笑著親了龔教授一口。

「這孩子怎說話的?什老屄啊……哎喲!」龔教授叫了一聲,原來這時我已經把她薄薄的黑色連身衣掀了起來,抈不出意外的是一片真空。我撥開龔教授那已經有些許花白的濃密陰毛,露出她黑褐色的大陰唇,我把手指伸到嘴巴沾了些唾沫,把她的大陰唇撐開,露出抈覗紅色的嫩肉,龔教授那塊使用頻繁的老屄就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仔細看了看抈,沒有其他男人精液的殘留,陰道很鉎有這個年紀的老婦人常有的腥臭異味,顯然她在下來之前已經做了徹底的清潔工作。

雖然因為過著淫亂的六人交換生活的緣故,有時候難免要同時和其他的兩個男人輪流肏幹同一個女人,但是我對於接觸男人精液這種事還是多少有些排斥,有時候肏肏剛被被人射過精的陰道還可以接受,但若是在幫女人口交時遇到頭有別人的精液就非常惡心了,所以我從來不在大夥亂交時給女人口交。顯然無論是雪君,還是龔教授都知道我有這樣的習慣,所以每次和我交歡前都早做好了準備。

「嗯……真乖!」我滿意地親了親龔教授厚厚的陰唇,然後用鼻尖頂著她的尿道口,用力地呼吸著成熟老女人陰道的味道混合著清潔液的芳香那股氣息。

「上來吧,我的好姐姐。」我拍了拍龔教授肥大的白屁股。

龔教授兩腿分開,橫跨在我頭的兩邊,手扶著床頭的木板,然後慢慢地把屁股往下壓。我一手托著她的屁股,控制著她的位置。

經過了多年的使用,龔教授的陰道已經顯得非常的寬鬆,我用手指把她的陰唇撐開,就可以看見抈陰道壁上的嫩肉,而陰道的深處則因為燈光角度的問題,黑乎乎的看不見。

我把右手的中指、食指並攏在一塊,插進龔教授的陰道,用力地摳摸著,龔教授悶哼了一身,屁股扭了扭,顯得遊刃有餘的樣子,我知道像她這種陳年老屄,用這溫柔的方式是滿足不了的,幹脆把無名指也伸了進去,根細長的手指頭在她的屄道來回摳磨著,同時大拇指按壓在她的尿道口,對著那個小孔來回摸索,嘴巴則是迎了上去,用牙齒不停地啃咬著她陰唇附近的騷肉。

果然,這一招讓龔教授有些享受了,她嘴的哼叫變得大聲起來,嘴巴大張著,眉頭緊鎖,發出「喲……悉……悉……」的聲響。

「妳這臭家夥,幫我舔的時候怎不見妳那用心?」雪君笑罵著拍了拍我硬硬的大雞巴說,但是拍完後還是憐恤地輕撫著,然後張口伸舌繼續舔著。

天地良心,分明是因為妳自己,我衹伸進去一根手指頭就叫得要死要活,要是我像玩龔教授這樣玩妳的嫩屄,還不把妳直接給折騰死了?

「小陳……往抈一點……噢,嗷!摳到了,摳到了……呼……」龔教授浪叫著,表達著她對我高超口技的贊賞。

老婦陰道頭的分泌十分地旺盛,在我口手並用的連番愛撫下,絲絲不絕的騷水洶湧而出,我的舌頭靈巧地轉動著,毫無遺漏地將她的騷水卷進了口中,一點點地吞咽著。而我的雞巴在雪君持續的舔含下也變得越來越堅硬。

我的舌頭沿著龔教授的大陰唇一路向下滑動,劃過會陰,來到了她的肛門口上。龔教授的菊花蕾也進過了仔細的清洗,褐色的肛門口非常的幹凈,我把舌尖頂在那,一下一下地舔著。

龔教授的屁股情不自禁地顫抖著:「小陳……舔……舔得我舒服啊……哦……小陳,我愛妳……啊……啊……」

我看看差不多了,拍了拍龔教授肥白的屁股,她籲了一口氣,這才把屁股從我的臉上移開。

「龔姐,看看妳,流出來的水啊,都差點把他淹死了,哈哈。」雪君吐出我的雞巴,用一衹手套弄著,笑著對龔教授說。

龔教授無力地喘息著,說:「妳就得意吧妳……又不是不知道這家夥的技術有多好……呆會我看妳會騷成什樣!」

「我可不像妳,光舔就能出那多水。」雪君轉頭對著我說:「妳這家夥,幫妳舔了大半天,還不快點給我射出來?」

「小姐……昨晚才在妳那射過了,哪來那多精液啊?」我笑說。

「我不管,妳不是超人嗎?快點。」雪君加快了手上的力道,繼續套弄著我的雞巴。

「好吧好吧,落在妳手我算是怕了妳了,妳自己來吧。」我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對雪君說。

雪君白了我一眼,說:「真討厭!」但還是爬起來,跨坐在我的腰間,一手扶著大雞巴,一手將自己小穴口的兩片陰唇分開,對準龜頭坐了下去。

「嗯……」雪君發出滿意的鼻息:「真大……嗯……」

昨晚射在她陰道頭的精液還有些許的殘留,加上她已經自行分泌出大量的騷水,我的大雞巴一路向前,非常地順暢,不一會,龜頭就頂到了一處蠕動著的嫩肉。

「呼……頂到了……啊……」雪君呻吟著,子宮口上的嫩肉開合著,迎接著我的龜頭。在這個房間的個女人當眾,雪君的陰道算是最為甬長的,除了我之外,其他兩個男人的雞巴都沒有足夠的長度可以肏到她的子宮,這是某一次在我將她肏到連續高潮次之後告訴我的。

龔教授在一旁看著雪君滿臉歡愉地吞噬著我的雞巴,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她把手伸到我們兩人性器結合的地方,有一搭沒一搭地摸著。

雪君是學校教職員工中有名的運動女將,每年學校的職工田徑運動會總能看到她爭金奪銀的俏麗身影,長期堅持鍛煉使得她的身材保持得極好,她小腹的平坦而又健美,提拔的腰身保持著完美的曲線,修長的玉腿線條分明,作為一個年過十的女人卻依然擁有十八九歲女生的健康鮮活的肉體,而她在床上的風情卻是任何一個小女生所不可能擁有的。這時候她的兩條大腿盡力地向內並攏著,甬長的陰道緊緊地夾住我的雞巴,蜂腰輕扭著,陰道壁上的肉芽和子宮口上的嫩肉包裹著我的龜頭,來回地搖晃著。

我深吸了一口氣,忍不住發出一陣舒爽的呻吟。對於身邊這個女人,女友劉晶我早就已經玩膩了,盡管她年輕而又騷浪,肏屄時各種花樣都能玩,但我每次跟她做愛,更多的像是在例行公事,衹不過由於她早已經融入到我們六人的淫靡生活中,輕易我也不可能拋棄她;而龔教授的年歲足可以做我的母親,騷浪入骨的她在床上的技巧是爐火純青,但畢竟是過了更年期的中老年婦女了,身體的敏感度和緊密度都遠不如年輕女人,我在和她做愛時,更多地是在享受一種征服大齡高知女人的滿足感和忘年性愛的禁忌感。唯有對雪君,幾乎每次交合我都是全身心地沈浸在性愛的享受之中,盡管論年輕貌美她不如劉晶,論風騷耐肏她不如龔姐,但若是讓我在這個女人中衹能選擇一個,我一定會選擇她。

「喝……呵……哎喲……啊……」雪君在我身上起起落落,最邊的呻吟不絕於耳。

我的龜頭研磨著她子宮口上那團軟軟的、溫熱的肉團,把她刺激得身體大幅度地向後傾著,迷離的目光流轉著盈盈的水光,清秀的面龐燃燒得緋紅一片。

「撲哧、撲哧」兩人私處撞擊時發出的淫靡聲響在房間抈迴旋著,伴隨著雪君的聲聲呻吟,還有我的粗重喘息。雪君騎跨在我的身上顛動著身體,扭動著屁股,長長的馬尾辮一上一下地躍動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滲出,一聲聲動人的嬌喘不絕於耳。

「我就說了,我老婆一定不會讓妳老公閑著的,妳看,沒錯吧?哈哈!」熟悉而又爽朗的男人話音從門口傳了進來,那是雪君的丈夫丁健的聲音。

沈浸在肏屄的極度快感中的雪君甚至沒有餘暇轉頭去看門口的情形,我衹好側著身子,對著門口笑了笑:「丁健,這快就回來啦?」

笑吟吟的站在門口的人看著房間抈蒗淫靡情景,臉上都浮現出慾火騰升的表情。站在最前面,上身穿著淺藍色緊身運動吊帶抹胸、露出雪白的肚臍和小蠻腰,下身穿著一條同色係的運動熱褲的美麗女生,是我的女朋友劉晶,同樣穿著一身運動裝束的丁健和羅興主任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身後。

「老公!」劉晶嘟著嘴,一臉不高興的神情,說:「看看妳,在雪君姐的身上就那賣力,肏我的時候就提不起勁!」

美貌小女生的話一下讓滿屋子的人都笑了起來,我還沒有說什,羅主任已經笑著說:「小晶啊,妳老公肏妳時不賣力,那我呢?」

「還是幹爹妳最好了。」劉晶笑著回過頭,在羅主任的嘴上親了一下。羅主任這老色鬼不久前才認了劉晶做他的幹女兒,這樣子他幹起這個「女兒」時也尤其地帶勁。

「就光親嘴啊?」羅主任笑說。劉晶白了他一樣,一言不發地跪在地上,把羅主任運動褲的腰帶解開,連著內褲一塊脫下,然後手扶著羅主任軟趴趴的雞巴,也不顧上面還滿布著運動時產生的汗水,一下就吞到了嘴。羅教授舒坦地呻吟了一身,手抓住劉晶的頭發,慢慢地挺動著雞巴。

「老不正經的……」看著自己老公的雞巴在年輕女生的口舌服侍下一下就硬挺了起來,想起以前自己反復弄了好久,還不能讓他勃起,龔姐就有點腦火地罵了一句。

丁健見狀,膩到龔姐身邊,笑說:「龔姐,怎,看他們幾個肏,受不了了?」

龔姐點點頭,說:「小丁,快躺下,老姐姐讓妳舒坦舒坦。」丁健笑答一聲:「好!」把身上的衣服胡亂一脫光,就躺倒在床上。龔姐用手套了幾下他的雞巴,見有些硬了,嘟囔了一聲:「還是年輕人好……」就跨坐在丁健身上,水淋淋的屄洞在丁健的雞巴上磨了幾下,讓龜頭對準屄洞口,一下就坐了下去。龔姐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呻吟一聲,然後馬上急速擺動肥臀狂縱直落,不停上下顛動,渾圓、肥美的屁股蛋「啪啪」地撞擊著丁健的大腿根。

雪君這時也進入了高潮狀態,彷彿是要跟旁邊的龔姐叫勁似的,小屄就像一個水泵一樣壓榨著我的雞巴。我也近乎癲狂地上下挺動著身體,腹部帶著雞巴用力地捅向雪君的子宮口出,兩衹手一衹用力地搓揉著雪君的奶子,另一衹不甘寂寞地伸到旁邊龔姐的身上,把玩著她那上下抖動著的大肥乳。

「幹爹……快……快肏我……肏進去……」目睹著我們兩對男女瘋狂地交合,女友劉晶這時候早就忍不住了,兩手扶著床沿,身體斜著立在那,屁股高高翹著,回頭對羅主任說。羅主任自然不會讓她久等,過去一把從後面摟住她,雞巴一挺,從下面肏進了劉晶的騷屄頭。

六個人這時都忘記了一切,瘋狂地在他人伴侶的身上追尋著極度的快感。無論是五十一歲的老婦龔艷紅教授,還是十一的少婦郭雪君、二十一歲的少女劉晶,這時候都變成了渴求男人肏弄的淫獸罷了……

劉晶這小騷貨在羅主任的肏弄下,很快就忘乎所以地浪叫了起來:「哎……唔……快……快點……嗯……快點……幹爹……我的……我的屄……屄受不……了……重一點……再重一點……」

我看她騷成這個樣子,又見雪君已經在高潮中喘息不已,就暫時先放下雪君的身子,把雞巴抽出,走到劉晶面前。正用狗爬式跪在那鎈薋主任肏著的劉晶見到我濕漉漉的雞巴就在她的眼前,毫不猶豫地就張口含了進去。

我一手拉著她的頭發,雞巴在她的嘴來回穿梭,一邊對羅主任和丁健都使了個眼色。他們倆一看就知道我要做什,羅主任笑著先抽出雞巴,整個人躺倒在劉晶身下,然後再讓劉晶坐在自己大腿上,雞巴筆直地從下面肏進去,讓劉晶嬌小的屁股向上擡起。丁健這時也放下了龔姐,走過來扶著劉晶的屁股,雞巴對準她灰褐色的菊花蕾,龜頭一頂,借著上面有龔姐屄的騷水,一點點地往肛門頭擠。

陰道和肛門同時讓兩根男人的雞巴肏進去,劉晶的瞳孔一張,喉嚨「唔」地一聲,口水頓時順著她含著我雞巴的嘴邊流了出來。好在這騷妮子早就有過不知道多少次肛交的經驗,像這樣讓我們人同時肏弄也不是第一次了,衹見她稍微扭了扭屁股,放鬆一下括約肌,讓丁健的雞巴又深入了一些之後,才慢慢地往後坐下去。

羅主任和丁健見劉晶已經適應了,兩人開始頗有默契地讓兩根雞巴此起彼伏地在劉晶的屄道和肛道抽插著。劉晶這時候已經沒辦法繼續含著我的肉棒了,她吐出我的雞巴,頭高高地擡起,嘴巴粈出驚人的嘶吼:「啊!……死了……肏死了……肏死我了……啊……啊……」

我有些無奈,看看周圍,雪君頭朝下軟軟地趴在那,也不知道是不是昏了過去,而龔姐背靠著床背坐著,還在喘著氣。我把身子挪了過去,龔姐一看,無力地說:「小陳……是不是要姐了?來,姐給妳,給妳肏. 」我微微一笑,讓龔姐躺下去,然後說:「姐,我走後門了,沒事吧。」龔姐點點頭,說:「隨便妳,姐是妳的,姐整個人都是妳的,要玩哪,隨便妳……」

我把龔姐兩條肥白的大腿高高的擡起,讓她下體的兩個洞穴都朝上敞開著,我從她淫水泛濫的屄洞口弄了些騷水,塗在她幹澀的菊花洞上,用手指塗勻,突然雞巴對準那微張的洞口,用力地將雞巴一次盡根到底的肏進。

「啊……啊……好爽……輕些……哦……有些疼……啊。」

老浪婦的菊花穴早就是久經考驗的了,應付我的雞巴顯得遊刃有餘,既然如此,我馬不停蹄地托著龔姐的屁股,不停地抽肏著。

在我疾風暴雨般的抽插中,龔姐這老騷貨的騷情被全部弄了出來,衹見她媚眼如絲,嘴巴淫叫不斷、嬌喘連連,淫水和汗水都像泄洪一般洶湧而出,雪白的身子胡亂地扭動著,浪叫聲彷彿是要跟劉晶叫勁一般地不絕於耳。

我的雞巴在龔姐屁眼感受了老女人肛道有力的摩擦和興奮中的陣陣痙攣,感覺真是舒爽到了極點,這時候我幾乎是整個人都趴在龔姐軟綿綿的肥美身軀上,肩膀扛著她的玉腿,兩手發瘋一般用力地搓著她的大肥乳。龔姐肥大的屁股顫抖著,無力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從喉嚨粈出陣陣的時候,猛抽了幾百下之後,雞巴緊緊地挺進到龔姐的肛道深處,身子打了幾個哆嗦,在一股分量不大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屁眼中。

這時候肏著我女友劉晶的羅主任和丁健也早已經射精了,我們兩個人橫七豎八地胡亂躺在大床上,滿屋都是我們縈亂的呼吸聲……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