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公共汽車上的尷尬

公共汽車上的尷尬

我是一所中學的微機室管理員,學校距離我家很遠,而且我的每天的工作時間很長,幾乎每天晚上搭乘十點半的末班車從起點到終點回家,車上總是空空蕩蕩的,我已經習慣了。雖然同事總是很同情我的處境,但我喜歡這樣,因為我的性格內向,不喜歡和別人太接近。

今天下班卻很早,我可以和其他人一樣在正常下班的時間回家。到車站時有一輛車正要發車,由於是起點站,車上有很多空位可以坐,剛好看到一個先到的同事,於是我就坐在他前面的座位上,是那種靠窗子只有一個座位的公車,我把一條胳膊搭在靠背上側身坐在座位上和後面的同事聊天。我們一直在聊,不時開開玩笑,不知覺車子已經開出好幾站,我沒有發覺車子上的人漸漸多起來,仍然保持側身的姿勢和同事聊天。

我突然發覺我的腿已經不能夠回到座位前的空位上了,因為車上擠滿了人,一個女人正被擠在我的座位旁邊,我的腿被夾在座位靠背和她的腿之間,我感到非常尷尬,想把腿收回來,可是我怎麼能夠讓她給我讓地方呢,她被緊緊地擠在我的面前。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看著同事聊天,可是我發現我已經無心聊天,因為,我面前的女人的皮包,正頂在我的小弟弟上,隨著車子的顛簸一陣陣的壓迫感傳到我的腦子裡,我窘得滿臉通紅。

我悄悄瞄一眼那個女人,她看上去三十多歲,瘦瘦的臉沒有畫什麼妝,不算難看也不算好看,她的短大衣在我面前敞開著,這樣的短大衣我幾乎天天都可以見到,但是還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她下身穿深藍色的牛仔褲緊緊的包裹著她的腿,我覺得她的腿的曲線非常健美。她的上身穿一件灰色高領的塑身羊毛衫,胸前兩團突起在我面前顯得格外耀眼,也許是心理作用我聞到一股奶香。

我的小弟弟,情不自禁的興奮了起來,硬挺挺地頂在她的皮包上,我想錯動一下躲開她的皮包,可是我的努力是徒勞的,我根本沒有地方錯動,我想下車,但是我的同事知道我是要坐到終點的,我怎麼跟他說。我想,忍一下吧也許一會兒人就少了吧。

車上的人越來越多,車上的報站器,不停的在播報:「上車的乘客請向裡面移動。」

車上不時有人抱怨:「都夯實了還怎麼向裡面移動。」

她被擠得更靠近我了,我抬眼看看她,她毫無表情地看著窗外,而她的皮包卻更緊地頂著我的小弟弟,而我的小弟弟則更加興奮,隨著車子的顛簸,強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的衝進我的腦子,我的腦子幾乎一片空白,我大汗淋漓,我渾身的肌肉緊繃著,任憑她的皮包擠壓我的小弟弟。

無意中我看到,在那個女人的旁邊站著一個年輕姑娘,她看到我看她,急忙把目光投向窗外,而她的臉上卻也是滿臉通紅,我想她一定是看到我的褲襠上的光景了吧,我難過得低下頭,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那個女人是用她的腿頂著她的皮包的,如果她把皮包換一個方向一定頂不到我的,可是她就那樣頂在那裡,而皮包的一頭就精準地頂在我的小弟弟上,我開始覺得她是故意的,我抬頭眼睜睜地看著她的臉,她仍舊直直地看著窗外,可我怎麼覺得她的嘴角有一絲得意的微笑。

我想動一下我的腿,這樣她也許會知道我想把腿放回它應該在的地方——座位前面,可是她沒有動,還是那樣頂著我,而她的腿還更用力地把我的腿固定在那裡,我惱怒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樣發作,如果她不是故意的而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猜想怎麼辦,畢竟車上這麼擠,而且是我自己把腿放錯地方的。

我想我有辦法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了,我用我的大腿摩擦她的大腿外側,她的牛仔褲那麼緊,她一定會感覺到的。我看看她的臉,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於是我一邊和同事聊天,一邊加大力度摩擦著她的大腿外側,再偷看她的臉,仍然是一臉的漠然。我更進一步,把另一條腿也轉過來,緊緊地夾住她的兩條腿,她的兩條腿是略微叉開的,可她一點也沒有把腿並起來的意思。我想我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我很憤怒,原來她一直在玩我,沒那麼容易,我抬起左手,在她藏在短大衣裡面的右大腿的外側上用力的捏著,我想是不是因為這樣很隱秘不會被別人發現所以很多女人都喜歡穿短大衣呢?

我邊捏邊偷看她的臉,還是一臉的茫然,好像我捏的是別人的腿一樣,我想,那我還管什麼,她玩了我,我為什麼不玩她。我把手抬高一點捏弄著她的屁股,她的屁股很堅挺。我突然覺得這很有趣,她漠然地看著窗外,我和同事隨意地聊天,而我用手捏著她的屁股,她用皮包頂著我的興奮的小弟弟。我不知道她的pussy現在是什麼狀況,我想大概是水淋淋的吧。

我想同她開一個玩笑,我用力把她的屁股向我的懷裡攬,而她只向前挺進了一點點就保持住了,我更用力的攬,她更用力的保持。我偷看她的臉,她的臉由於用力,而顯得有點僵硬,眉頭也少許皺起來。我心想,這下你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了吧。我一邊和同事開玩笑,一邊大力的捏著她的屁股。

這時候我的同事下車要下車了,我們道了別,他就離開座位向後門移動去了。

我想跟這個女人這樣僵持著是沒有什麼好玩的,於是我想到一個辦法。我等到同事下了車車子又啟動之後,假裝在下一站要下車站了起來,我故意擋住她坐下的路線,讓旁邊那個姑娘做了下來。我拉住她的挎包的胳膊,她並沒有反抗任憑我把她拉到人群的中間,這下幾乎所有的人都是背對著我們,而我們卻面對面地站著,我高傲地注視著她的臉,她也高傲的看著我的眼睛。

我拉起她沒有挎包的手,放在我的突起的褲襠上,在她耳邊輕輕說:「這是你的傑作。」

她隔著褲子捏弄著我的小弟弟,她想拉開我的褲襠上的拉鎖,被我制止,我可不想出洋相,她就只好那樣捏弄著。我一隻手拉著車子頂上的欄杆保持著平衡,另一隻手從她的短大衣裡面攬住她的後背,把她攬在我的懷裡,她在我的懷裡仰著頭看著我,我低頭看著她。她用挎包的手抱住我的腰和我緊緊貼在一起,剛才近在咫尺的胸部現在緊貼在我的胸口上。

我們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對方,我的小弟弟在她的捏弄下更興奮,我攬著她的背的手向下移動抓住她的屁股向上提,她明白了我的意思,捏弄我的小弟弟的手攬住我的腰,並踮起腳尖將她的小腹靠近我的小弟弟,我們就這樣互相摩擦著摩擦著……我一直很興奮,我知道她也是,因為她一直緊緊地抱著我,很用力的踮起腳尖然後放下,再踮起再放下……我們兩個一直很深很謹慎地喘著氣。

距離終點站越來越近了,車上的乘客漸漸的少了。我們不能夠那樣動了,但我們還抱著對方。剛才那個姑娘要下車了,離開座位看見我們抱在一起,目光中露出驚訝,我對她笑了笑,我懷裡的女人看到我沖那個女孩子笑,也扭頭看看那個女孩,也對她笑笑,女孩子臉一紅低頭向後門走去,再沒有向我們這裡看。

終點到了,我們下了車,我問她:「你去哪裡?」

她說:「草雲路。」

我說:「草雲路早都過了。」

她說:「我知道。」

我問:「你著急回家嗎?」

她說:「不著急。」

我說:「那我們走走吧。」

她點點頭表示同意。於是我們在街邊並肩漫步。

我說:「以前我只是在一些文章上看見過這種事情,沒想到真的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她說:「我以為你很下流,只是因為車上人太多沒敢罵你,但你抱住我的那一瞬間,我從你的眼睛裡看到了真誠和熱情。說實話我是被你的目光感動了。」

我很驚訝:「我以為是你玩我在先,我那樣是要報復你。」

她也很驚奇:「我玩你在先?」

我說:「是啊,是你用皮包頂住我下面,我很生氣才那樣的。」

她笑了:「你誤會了,那時候後面的人很擠,我很用力才頂住,那有管皮包在哪裡。」

我有點不好意思:「那我得為剛才的舉動向你道歉了。」

她說:「不用,剛才我也很興奮的,而且我要為你沒有進一步的舉動而向你道謝,如果我們再做些什麼可能會很糗。你對性這麼敏感,我猜你應該是個比較內向的人吧?」

我說:「看來你懂得很多。是的,我是比較內向。剛開始你頂住我下面的時候,我緊張極了。」

她說:「你剛開始用手蹭我的腿的時候,我也緊張極了。」

我說:「難怪有那麼多人喜歡偷情,原來偷情是那麼的緊張刺激。」

她說:「是啊。我從來沒有過這麼驚心動魄的時候。」

我說:「看來我們很投緣啊。」

這時候她停下來看著我,很認真地說:「我們以後該怎麼辦?」

我看著她,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我怎麼會知道以後會怎樣,這樣不平凡的開始,我怎麼捨得放棄。可是我連她叫什麼都還不知道呢。她看我一臉的凝重,就沒有再問,我們繼續走路。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我們互相介紹了自己,說了自己的興趣愛好、生活方式等等。沒想到我們聊得很投緣、很開心。我們都是在事業單位工作,整天被平凡的生活消磨著意志,用枯燥的工作浪費時間,每天小心的避開各種是是非非,渴望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只有在哪裡才能夠感到安全,在那樣的地方盡顯真正的自我。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路上的行人也漸漸稀少,我拉著她的手,想著將要到來的分別,不禁有些戀戀不捨。

我把她抱在懷裡說:「真捨不得你走。」

她偎在我的懷裡,臉貼在我的懷裡說:「我也是。」

我們就這樣抱了很久。最後我還是依依不捨地把她送走了。

這是完全真實的故事,我們現在還在交往,偶爾我們很激動的時候也會做愛,但我不會寫這些事情,也不好意思寫,我只能說感覺很好。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想徵求一些寶貴的意見,有些事情我不好意思問她,比如:她是不是因為我對他很大膽才喜歡我?如果是的話,我想說其實我不是個喜歡經常做愛的人,對於興我追求的是少而精,據說我這樣的人會在很早的時候因為沒有新的刺激而對性失去興趣。

還有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對她說,其實我很不喜歡小孩子,所以我不想要孩子,我認為我不會教育孩子,不能給孩子一個美好的將來,這樣對孩子來說降生在這個世上無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不忍心。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