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絲襪大魔王19-姬絲汀的惡作劇20-被虐的白雪公主

絲襪大魔王19-姬絲汀的惡作劇20-被虐的白雪公主

絲襪大魔王19-姬絲汀的惡作劇

(作者︰Alpha Wing)

 

「怎樣,這雙絲襪的質地舒服嗎?」

「舒……舒服極了……哦……」姬絲汀躺在一個肥肉橫生的中年男人身上。穿著黑色絲襪的左腳疊左男人的大肚腩上,膝頭屈曲著來夾緊他那條肥大的陽具。這個男的叫夕凪豬田,是美絲內衣的行政總裁。這天,穿著藍色套裝的姬絲汀專程來到豬田的家中,推銷用「魔絲蠶」造的絲襪,也就是她現在穿著的黑色絲襪。推銷的方法當然不是用沉悶的PowerPoint報告,而是讓豬田親身體驗一下絲襪的質感。

「這種絲造出來的絲襪很棒的,又薄又滑又富彈性,而且柔韌性很強……呵啦,你看,就算這樣子磨擦豬田先生的大肉棒也不會走位的。」姬絲汀的大腿和小腿夾實豬田的肉棒上下套弄。為了讓客人的感受得更興奮,她也用手撫摸肉棒的前端。

 

「對…對……嗯……確實很滑。」豬田聽到一個年輕美女讚自的的肉棒,很自然後便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姬絲汀軟滑的絲襪美腿和纖纖玉手,亦帶給他肉體上無比的快感。

「這樣我們可以簽約吧?請豬田先生用我們的原料來造絲襪。」姬絲汀為了吊豬田的胃口,在夾過一會後,又收起了美腿,談回正經事。

「怎麼可能,我還未完全了解這絲襪的特點。」豬田抓住了姬絲汀的左腳,向自己的上身一拉,姬絲汀失去平衡便坐在豬田的大肚腩上。接著她感受到腳趾間有一條舌頭在蠕動,隔著絲襪感受到陣陣濕氣。

「呃……請不要這樣……好癢……嗯……」自己的腳成為男人的美食,當然不只是身體的癢,內心也變得癢癢的姬絲汀,自然的發出嬌人的呻吟聲。

「不這樣舔的話,怎能試到絲襪的質料如何……啜……唔……好好吃……」豬田對這雙絲不留手的絲襪愛不惜手。他一邊吃,一邊用手來回摩擦姬絲汀的大腿和小腿。縱然是內衣公司的總裁,也從未接觸過這麼好的質料。「魔絲蠶」所吐的絲其實帶有輕微的催情作用,女性穿著的話,下半身稍為流汗,絲襪吸收水份後就會散發出催淫作用,而這個豬田用口來舔絲襪就更不在話下。事實上,用這種「魔絲蠶」的絲來造絲襪,的確是十分適合不過。

接著的「測試」,豬田吩咐姬絲汀站起來,用那雙誘人的絲襪腳摸遍他的全身。姬絲汀很靈巧地以她修長的雙腳輕輕的掃過豬田全身的敏感帶。由嘴唇開始,到乳頭,肚臍。來回數十次之後,便逗留在他的龜頭上,用腳板踩住豬田的陰莖,上下摩擦,豬田正閉著眼在享受絲襪的質感。摩擦起來時讓他又癢又麻,龜頭分泌出不少銀白色的液體,像蜘蛛絲一樣貼在姬絲汀的腳上。她用兩隻腳的腳趾夾住肉棒,在這種淫技底下,豬田只有發出「嗯、嗯」的聲音的份兒。雖然豬田亦經常跟公司的女同事搞起來,但多半都嫌棄豬田的肥大身驅和外表,被幹時只是半推半就。像姬絲汀這種又乖巧又淫猥的OL,確實令豬田耳目一新。

 

「嗯……不錯不錯,對於妳們的樣本,我感到很滿意……呀…」豬田一臉淫態。

「那麼豬田先生,我們可以簽約嗎?」姬絲汀蹲下來,臉貼在豬田的臉上。

「當然可以……那麼合約在哪裡?」豬田問到。

「就在這裡……請用你的大鋼筆,把墨水注射入去吧∼∼」姬絲汀把腳挈開成M字蹲在豬田身上,早被淫水染得透明的絲襪並沒有阻礙豬田注視她的小穴。豬田聽到她那噴血的挑逗,立即要撕破她的絲襪要進行「簽約」的儀式,卻被姬絲汀阻止。

「甚……甚麼?就這樣子插入?」豬田驚奇了。

「是啊,這絲襪的彈力很好,就算不撕破也可以性交的。」姬絲汀解釋。

「那真的要試試,呃……嗚……真的插入了……嗯……好緊……唔唔……」豬田還是第一次直接連絲襪插入女性的穴裡。因為絲襪的關係,不只壓逼緊大增,因為部份陰水被絲襪吸去,磨擦力也增加了,剛插入去,豬田就爽到九重天去了。

「嗯嗯……老闆的棒棒……好大哦∼∼哦……開始抽插了……啊啊呀……」姬絲汀一邊被下而上的推頂,一邊解下她的上身,要用手慰藉那雙一早已經蠢蠢欲動的乳房。

 

「姬絲汀小姐……啊啊……妳的身體……太棒了……」豬田見到姬絲汀一雙又圓又白的乳房,怎忍心她自己去慰藉。立即就代替她的雙手去揉搓她們。同時間,下身也不忙高速的抽插姬絲汀的小穴。雖然絲襪受到猛烈的衝擊,但仍然沒有走紗,彈力也絲毫不減。正因為如此,豬田要用比平時性交更大的力氣才能插入到陰道的盡頭,可是這種體驗如相當其妙。彷彿每次都要衝破女性的處女膜般。

「呀…好厲害哦……老闆的肉棒……啊啊……姬絲汀……嗯…快不行了……哦哦∼∼」

「哦……嗚……她媽的淫穴……嗯…裡面太舒服了……噢……這麼快就要射精…嗯嗯……還是第一次……哦哦……」姬絲汀扭著蛇腰,豬田早被色誘的肉體怎麼忍受得住。

「啊呀……射出來吧……哈……精液……哦……人家好想要……嗯嗯……」姬絲汀淫語不斷,讓豬田更是無法抵抗,很快便交出大量彈藥。當姬絲汀以為完結想離開他的身體時,豬田卻按住她的大腿,使她離不開自己。

「別那麼急,我的鋼筆裡還有很多墨水……哈哈……」豬田再一次品嚐一下姬絲汀的絲襪美腿,然後又繼續抽插了。

「啊……又來了……不要……啊哈哈哈!!!!」姬絲汀的呻吟聲響遍豬田整間大宅。

姬絲汀被豬田足足強暴了數小時,她以為這個豬田只是個色老頭而已。怎料到性慾竟然跟自己不相伯仲。而且最初雖然是正常的體位,後來卻越來越變態,把她帶進專門調教女性的密室裡,用木馬來玩弄。姬絲汀離開後坐在附近的公園長板凳上,抹著自己絲襪上的精液。

 

 

 

「嗚……人家最討厭跟這種死肥豬做愛了,就只顧自己爽……要不是魔力所剩無幾的話,才不會受不了他的欺負。」姬絲汀怎樣抹都抹不乾淨豬田粘粘濕濕的精液。就算抹乾了,從陰道口又會再流出來。本來姬絲汀可以吸收對方的淫念作魔力,但偏偏會遇上自己最不喜歡的雄性。性交純粹為了完成路西法的任務。一肚子怨氣的姬絲汀仰天長嘆,此時更是禍不單行,不知哪來來的一隻黃色毛的狗竟在她的美腿上撒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姬絲汀大叫。

「啊呀!!對不起!!」一個短髮少女拖著另一隻黑狗迎面走過來,忙不迭道歉。姬絲汀打量了一下,是一個穿著白色無袖毛衣、紅色短裙和白色絲襪褲的女孩子,樣貌長得挺標緻。本來外表這麼討人喜歡的女孩,卻偏偏有一雙令姬絲汀妒忌的巨乳。在那個少女鞠躬道歉時,向著姬絲汀搖晃,就像向她挑釁般。

「妳怎麼不好好看管妳的狗,把我的絲襪和高跟鞋都弄髒了……」姬絲汀顯然十分不悅。

「實在對不起,我立刻幫妳抹乾淨。」少女立即拿出紙巾,要跪下來替姬絲汀清潔。

「算了……不用了,妳很喜歡妳的狗吧?」姬絲汀問道。

「嘻嘻∼是啊,我把牠們當成是一家人。」少女做出一個手勢,兩隻狗就立即依偎在少女的旁邊。

「呀∼妳好可愛啊,妳叫甚麼名字?」姬絲汀看著這個少女,想起雪奈。她們同樣都是那種可愛型的女生。

「我叫夕凪八雲,叫我八雲就可以了……」八雲向姬絲汀露出了微笑。

「夕凪?那麼你跟夕凪豬田有甚麼關係?」姬絲汀認為有點巧合。

「我是他的女兒。」八雲輕描淡寫的回答,卻令姬絲汀驚訝不已。那隻死肥豬怎麼可能生下這麼可愛漂亮的女兒,除非八雲二十三條變身體都是由母親遺傳。

「怎樣可能,豬田他怎可能會有這麼漂亮的女兒?」樣貌姑且不談,八雲窈窕的身段也跟那死肥豬差太遠了吧。不,大概胸部的脂肪是從那肥豬遺傳下來也說不定。

「很多人也是這麼說的。」八雲似乎對於姬絲汀的反應,也見慣見熟了。

「嘻嘻,那真不湊巧呢。八雲妹妹,妳的愛犬把我弄污也就算了,但作為豬田的女兒,我不得不欺負一下妳哦∼」姬絲汀接著就開始施法,一陣強光閃過八雲和姬絲汀眼前。

「啊呀……閃光?…剛才發生甚事……汪……咦,我怎麼會……汪汪」八雲忽然間發出像狗一樣的吠叫,只是不真的像狗,聲音倒是叫得十分萌。

「呀啦∼好可愛的小母狗。聽著,我已經把妳的精神和狗同化了,所以妳現在要做狗做的事情,我會給妳獎勵的∼首先,給我在地上爬過來。」姬絲汀向八雲施展了「淫獸化」的魔法,惡作劇要開始了。

「不…我……汪……怎樣會……汪汪…」八雲真的趴到地上去,慢慢的走到姬絲汀面前。姬絲汀表示獎勵,輕輕的愛撫她的頭髮。而八雲也表現得很乖巧的向姬絲汀撒嬌。接著姬絲汀要求八雲給手,八雲就給手;要求她轉圈,八雲就轉圈。

「好有趣,嗯……但是這樣還不夠,要來點色色的。」姬絲汀玩得不亦樂乎。

「主人想怎樣?汪…汪……」八雲原來的意志已經慢慢弱化,開始叫姬絲汀做主人了。

「八雲是隻母狗的話,當時就要跟狗公交配囉∼」姬絲汀施個魔法,八雲的身體又再產生變化了。

「交配?…不……不能的,八雲怎麼能跟狗狗交配,不能的……啊啊啊啊!!!」姬絲汀向那隻黃色的狗施下「慾情術」,黃狗嗅到八雲身體散發出的雌性激素,便立刻撲向這位原主人。

「啊呀……不要……怎麼會……身體用不上力……啊哈……」黃狗壓在八雲的身上,用力的鑽進她的裙子裡。雖然狗隻的身驅是較龐大的那一種,八雲也並非不能把牠推開,可是她的雙手怎樣也用不上力。

「沒用的,在狗隻的世界裡,被征服的雌犬會任由雄犬對待。所以妳的精神會阻止妳作出反抗。」姬絲汀的說話令八雲更絕望了。黃狗咬住了八雲的絲襪,向後一扯,破了一個大洞。牠對著八雲的私處嗅了幾下,便伸出長長的舌頭,瘋了般的舔吃八雲的陰唇。

「嗯嗯……啊……好舒服……汪…」八雲的私處流出的蜜汁都被黃狗舔得一乾二淨。狗隻靈活又細長的舌頭讓八雲漸漸的興奮起來。意志更加散渙,作為人類的意識也漸漸的失去。黃狗的肉棒變得更大,一切準備已妥,便將堅挺的生殖器,一口氣便貫入八雲的陰道。

「啊啊啊啊!!!好……好入……唔唔……」八雲露出一種既痛苦,又享受的神情。

「汪汪……汪…汪……」黃狗急不及待開始抽插八雲的嫩穴。

 

「噢噢……嗚…這麼激烈的話……會受不了的……嗯啊……啊哈……」八雲發出著可愛的呻吟聲。要是她完全喪失理智還好,否則,正被自己心愛的狗兒強姦是何等羞辱的事。但作為狗卻沒有這種道德觀念,牠只是一頭野獸,難道會對操翻自己的主人會有禁忌嗎?八雲所養的兩頭狗都是雄性,平時就算發情也沒有發洩的機會,現在肉棒在又濕又暖的陰道裡,那管個三七二十一,只管併命抽插。

「汪汪汪∼∼∼!!!」黃狗一聲長叫,精液直噴入她的子宮。

「嗯嗯……精…精液……射進去了……被狗隻的精液……嗚……」八雲現在真的想找個窿匿埋。

「哈哈……不錯不錯,不知還要射多少次才能令妳懷孕呢?」姬絲汀說得幸災樂禍。一方面她將剛才被豬田強制性交的悶氣舒發,另一方面,其實她挺喜愛這個女孩,只不過她的興趣就是喜歡玩弄喜歡的人,之前雪奈和琴乃也有過經驗。

「懷……懷孕?……啊……又來了?!…不要……」八雲企圖推開黃狗逃走,軟弱的身體爬了還不夠半米,便被黃狗從後面撲去,並且再次交合。

「不要逃走了,八雲不是很喜歡小狗嗎?受精的話,就可以生很多好可愛的小狗了。」姬絲汀見八雲的意志已經差不多消化,便再次向她提出暗示。

「小……小狗嗎?啊啊…八雲會懷上……小狗嗎?……呀嗄……」八雲被快感充斥頭腦,竟也漸漸產生自己是母狗的錯覺,認為自己真的會懷上狗隻的寶寶。

「對哦,八雲是淫亂的小母狗,最喜歡就是狗狗的精液。」姬絲汀深深的望住八雲已經混濁的雙眼。

「汪汪……汪汪汪。」黃狗也沒有留力,一邊吠叫一邊抽插八雲的身體。

「我……我是母狗……要…要生狗BB……汪汪……嗯…快點讓八雲受精……汪汪∼」受到黃狗吠叫的影響,八雲終於完全的迷失自我。她自以為自己是一隻母狗,為了正在抽插自己的狗公服務。除了繁殖之外,甚麼道德等等,通通忘記掉。

「啊!!!忘記了這裡還有一隻黑狗,八雲也要好好服侍牠。」姬絲汀把另一隻黑色的狗牽到八雲前面,八雲很自覺便抓起了牠的肉棒含入口中。

「嗯嗯……啜……唔……八雲會好好服侍老公的肉棒……汪……嗯嗯……」八雲集精神的吸吮口中的肉棒,舌尖靈巧地在黑狗的肉棒上打圈。雖然黑狗只會吠叫,但也不難聽得出牠正在叫爽。

「看來又要射精了……妳的狗真是精力旺盛呢……」姬絲汀說。

「啊啊……汪……八雲……會努力……汪汪……要生出可愛的小狗……嗯嗯……但是現在……汪汪……快要去了……汪汪」心靈成為母狗的八雲,已經在享受與狗隻性交的樂趣。

「汪汪……吼…汪∼∼∼」黑狗首先射出濃濃的精液,八雲含在口中,一滴不漏的吃下。本來狗隻的精液,味道肯定是難以想像的難吃,但八雲竟也吃得津津有味。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吃到一半時,後面的狗也向著八雲噴出第二波精液。

 

「啊呀……哈……射了……八雲……也要…去了……汪汪汪!!!」八雲到達絕頂時發出狂叫,口中的肉棒也飛脫而出,黑狗剩下的精液全噴到她的臉和頭髮上。黃狗則死也不離開八雲的陰道,直至全部精液都射進去為止。八雲的私處緩緩有精液沿著白色絲襪流到雙腳上,泛出淡淡絲光,只是如此優雅的光線下,她全身都是狗隻精液的腥臭味。

「八雲妹妹真的很努力呢……最後給我撒個尿看看。」

「嗄嗄……是……主人……」在姬絲汀的吩咐下,八雲像狗一般的趴在地上,右腳舉高,真的像狗一般的撒尿。正確點來說,是尿和精液一同撒出。姬絲汀看在眼裡,高興得把剛才勾引豬田的事都忘記了。不過此時,兩個人的出現,打斷了她的興致。

「本來還打算打玩一下子,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魔法天使……」姬絲汀變回使魔的形態,黑色的翅膀瞬間展露出來。

「終於找到妳了,多得妳使用黑魔法時產生的波動才找到妳呢,使魔人形!!」琴乃說。

「姬絲汀,妳果然忍不住要吸收人類的淫念,不過,現在請妳束手就擒吧。」沙織和琴乃不甘示弱,唸起了咒語變身。白色的光芒包圍兩人的身體,她們倆的校服、內衣、絲襪和鞋子都開始分解,接著就是一層薄薄的戰鬥服緊裹身體。沙織和琴乃的頭髮顏色亦分別變成粉紅和水藍色。光芒消失的時候,兩位魔法天使以優雅的恣態出現在姬絲汀面前。

 

 

 

「嗯∼看來魔力恢復了呢,不過我最討厭戰鬥了,還是走吧,拜拜囉∼啊啊啊啊!!!」姬絲汀拍一拍翼,準備乘風而去。怎料不知碰到甚麼的,全身觸電,由上空跌下來。

「別想逃,我們早就設下結界了。」艾露絲向前一躍,拿著聖槍直刺向姬絲汀。姬絲汀身體麻疹感未除,揮不動她的鐮刀,便拍一下翅膀,黑色的羽毛像飛鏢似的射向急襲過來的艾露絲。

「嗚……魔力不足嗎……?剛才用「淫獸化」消耗太多魔力了。」姬絲汀見艾露絲不慌不忙的張開「魔法力場」,擋下了魔法羽毛,心感不妙。唯有勉力拿起武器格檔了迎面而來的一記。

「看招了!!喝」怎料從艾露絲背後,跳出個露娜。她浮空時將長槍變成一個個光圈向姬絲汀飛去,捲纏著姬絲汀,一下子,她就動彈不得了。

「嗚∼妳們兩個同時欺負人家,太不公平了……>_<」姬絲汀像小女孩般的裝哭。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把妳捉了,陽太那傢伙,真是戰鬥專家。他早就預料妳會逃走,所以我們才預先設下結界。」姬絲汀聽見露娜的解釋,鼓起臉龐,表示不悅。

「姬絲汀,快告訴我們,路西法在哪?」艾露絲質問姬絲汀。

「哼∼人家才不要告訴妳。」姬絲汀拒絕了艾露絲的質問。

「是嗎?陽太,噢∼不,現在是愛櫻了,她除了告訴我們捕捉妳的方法外,還教我們怎樣用「那個」來審問妳。」露娜露出一個稍奸的神情。

「莫……莫非是?不……好了好了,人家告訴妳們就是,不要使用「那個」!!」姬絲汀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艾露絲和露娜見方法如此湊巧,也喜出望外。之不過,就在姬絲汀要說出路西法的所在時,氣氛突然變得沉重,艾露絲和露娜也感到心口有種壓逼感。

「不用找了,吾就在這裡。」黑雲之中降下了一隻魔物,就是路西法。「真是沒用的部下,這麼簡單就被抓,不過妳總算把魔法天使引出來了。」

「這個……就是使魔的皇帝,好厲害的壓逼感……」艾露絲感覺到說話也有點口吃。

「艾露絲…不要怕,我們一起進攻吧!!」艾露絲明白露娜的意圖,先下手快強。兩人召出冰和火的魔法,兩股力量融合射向路西法。

「太愚蠢了∼∼唔唔」路西法不慌不忙,右手一撥,能量竟然反方向地向艾露絲和露娜襲去。她們二人還來不及將開力場,便硬生生的吃下自己的魔法攻擊。

「嗚啊啊啊……!!!」兩人頓時飛開十多米之外,戰鬥服損傷得很厲害。上半身都幾乎破裂了,乳房一下子彈出來。艾露絲的話,就連絲襪都破裂了。

 

「和平真叫人腐敗呢……想不到這個時代的魔法天使會這樣不堪一擊。不過樣子和身材,倒是一點也不錯。真期待妳們墮落的樣子呢。嘿嘿嘿……」路西法踩住倒下的艾露絲,露出了勝利的微笑。接著唸出咒語,召喚出兩隻巨眼。巨眼伸出極多細長的觸手,直飛向艾露絲二人。

 

「艾露絲!!啊啊!!!」

「不…不要……呀呀啊啊啊!!!」從遠處都聽得見二人的尖叫聲。到底天使的下場會如何?

絲襪大魔王20-被虐的白雪公主

(作者︰Alpha Wing)

 

沙織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變身已經解除,但是,並非一如以往變回變身前所穿的衣服,而是穿著一套純白的低胸連身長裙和白色的高跟鞋,長裙裡面,是一雙白色吊帶絲襪和繫帶的白色絲質丁字褲,胸圍則沒有。從外面看,的確是相當有氣質,穿得像公主一般,但裡面的淫褻內衣,則是沙織所從未穿過的。但比起衣服,讓她更感奇怪的是四圍的環境,附近都是樹木,顯然是來了森林裡。

 

「這到底發生甚麼事?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而且還穿成這樣子……」沙織一時間有很多問題,但四下無人,露娜也不見了。不過留在原地也沒好處,於是沙織踏著她的4吋高的高跟鞋,在森林裡找尋人幫忙。一路上,那條又緊又幼帶的丁字褲磨擦著下體,讓沙織感到一陣陣興奮的感覺,她越來越覺得不對路,整個森林都散發著一股淫霏的魔力,但是她走了好一會,環境都沒變,都只有樹。

「白雪……」沙織聽到從遠處傳來一陣叫聲,但是聲音不太清楚。沙織向著聲音的來源走去。

「白雪……白雪!!」越走越近,沙織才留意到聲音的來源不只一人。但是四下,沙織都望不見人影。

「哎呀∼∼∼好痛……咦?是小矮人?」沙織感覺腳部傳來痛楚,低頭一望,才發現腳下有四個矮人。由於膚色跟樹幹差不多,所以沙織一直都沒發現他們。

「甚麼小矮人?!應該叫主人才對,妳忘了是誰把妳救回來嗎?妳這個賤婦!!」又是一腳,小矮人甲毫不留情的向沙織的腳跟踢了一下,讓沙織發出了尖叫。

「嗚……對…對不起……主人……」沙織還摸不著頭腦,只是感到腳跟赤赤的痛,便唯有先附和他們。

「白雪……不是叫妳去拾柴枝嗎?怎麼去了那麼久,而且兩手還是空空的?」小矮人乙以質問的口吻問她。

「白雪?我不是甚麼白雪……我是……」沙織還未說完,小矮人甲又來一腳。沙織「啊啊」的叫了出來。

「偷懶了還裝傻?當初不是我們從皇後手中救出來,妳早就死了。」小矮人甲向沙織大罵。

「就是了就是了,之後還把我們的食物吃光。」小矮人丙也忍不住開口了。

「現在竟然偷懶不幹活,真是不懂得感恩圖報!!」小矮人丁在從面也發出怨言。

沙織聽見她們的說話,大概知道自己的處境,就是變成了童話故事「白雪公主」中的主角。不過跟自己一向認識的小矮人不同,這班小矮人的外表一點都不可以,耳尖鼻高,身體瘦削露骨,外形簡直就像魔戒中的咕嚕(Gollum)一樣。更令沙織噁心的是,他們都不穿衣服,由任一根性器外露。另外,性格也極不討好。

「看妳還一臉傻乎乎的樣子,似乎不給妳一點懲罰,妳是不會知錯的。喝!!」小矮人甲突然撲向沙織。由於事出突然,沙織反應不來,一失平衡,便倒在地上了。

「啊啊……不要……嗯……唔唔唔!!!」小矮人甲把變硬陽具,暴力地頂入沙織的口中,沙織解除變身後,力量變弱,竟然無法推開小矮人甲,口中只能任由陽具不斷肆虐。接著兩隻手很快就被丙和丁壓在地上,沙織便失去任何反抗的能力。

 

「嘩∼內褲這麼快就濕了……難道被口交就已經想著色色的事情?真淫蕩呢」矮人乙扯起了沙織的長妙裙,發現純白的內褲明顯有暗暗的水漬。

「哼∼我看她剛才去偷懶就是到城裡去勾引男人。」

「對啊對啊,真是不知廉恥的女人。」矮人們你一句我一句,沙織卻被肉棒封住了嘴唇,沒法還口。矮人甲的肉棒越伸越長,亦漸漸變硬,比例跟他細小的身型完全不乎。沙織只感到喉嚨一陣陣苦澀味,大概因為精水刺激了她的味覺神經。沙織用力掙扎了好一回,也敵不過矮人的力量,結果只是白白的費力。矮人丙和丁襯她發軟的時候,各自抓起了她的左右手,往自己的肉棒裡去。沙織的口裡、手裡,很快就沾滿了污穢的液體。

「嗯嗯嗯!?!!唔唔……!!」不一會,腥臭的精液佈滿自己的口中,沙織只能發出「嗯唔」的聲音反抗。雖然沙織襯矮人甲離開時立即吐出精液,但卻還是吞下了不少。

「竟然浪費大哥珍貴的精液……妳這個下流的白雪公主!!」矮人們紛紛撕破沙織的長裙,讓沙織如雪嫩滑的肌膚盡展出來。沙織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好好的竟然變成白雪公主,還走進小矮人的森林被他們凌辱。不過眼下沒空再想這些問題,而是很先應付好眼前幾根肉棒的侵犯。

矮人乙、丙和丁襯大哥在休息,便立即湧上沙織的身體上,不斷侵犯她的美體。矮人乙就是剛才發現沙織內褲有水漬的那個,急不及待解下沙織的繫帶內褲,一親美人的陰唇。

「好鮮嫩的下體……唔嘖……連陰水都是甜絲絲的……果然在皇宮生活是不同的……」矮人乙吃得津津有味。他們的舌頭似乎比人類長且靈活,整根伸進沙織的陰道內鑽得她又麻又酥。

「乳房真有彈性,就算這樣弄也不變形,快看快看……」矮人丙則抓住沙織左邊乳房,並且不斷將其陽具篤向硬直了的乳頭。矮人丁則對沙織秀髮的香氣情有獨鍾,於是靈活地轉到沙織的身後,並用頭鑽進她的長髮下,輕輕細舔她的粉頸。

 

「不……不要這樣……嗯……(怎樣了,身體好舒服……難道被催淫了?)」沙織被人這樣的侵犯,身體卻很快的迎合起來,私處分泌出方便性交的愛液,臉龐暗暗的泛起紅暈,全身都變得軟軟的,簡單來說,就是發情。

「別扭扭擰擰!!當初若不是見妳長得年輕漂亮,才不會把妳救回來。」矮人丙一面說,一面爬到沙織胸前,吸吮粉紅色的乳頭。

「對對對……妳不好好幹活的話,就用妳的身體補償好了。」矮人丁也轉到沙織的面前,硬要她吃下自己的陰莖。而矮人乙吃膩了沙織的陰唇,就改為舔吃她的吊帶白絲美腿,不過仍然不忘伸手去玩塞她濕透的嫩穴。

「噢……人類的絲襪真的不錯……用來磨踭肉棒太舒服了……」沙織感到左腳上有一條又硬又濕的東西在磨擦,她已經意識到甚麼事了。

「啊啊……不要磨擦那裡……那裡是……唔唔唔!!!」沙織的腿部不只是異於常人的美,最特別的還是上面滿佈性感神經,單單被撫摸也會得到一般人所沒有的性快感。所以沙織從少就不能穿褲子,平時都是短裙和絲襪。現在被一根陽具幹著這條美腿,就已經令沙織快感不斷,呻吟聲無法再抑壓下去。襯這機會,矮人丁後腰一挺,把肉棒伸入了沙織的口腔裡。矮人丙則不甘示弱的把乳房夾好自己的大肉棒,褻玩一對豐滿的美肉。

 

(嗯……乳房被玩得好舒服……大腿也……嗯…嗯……不行……在這樣下去的話……啊啊啊!!要去了……嗯嗯唔唔唔……)

「噢……可惡的白雪,竟然自己先高潮了!!」矮人甲在一旁看到沙織在高潮時失禁,便忍不住斥走其他兄弟,自己趴到沙織的美臀上。

「啊啊!!!那裡……不要插入……啊啊啊啊!!」沙織感到肛門被一條粗大的肉棒強制鑽入,還好矮人甲剛才射精後的精液還殘留在陽具上,不然沒有任何潤滑,這一插真的痛得幾乎要了沙織的命。

 

「妳以為我們是來服務妳嗎?竟然比我們要先高潮,這是對妳的懲罰!!」矮人甲開始抽動他的肉棒。

「啊…呀……好痛………對不起……唔……我知錯了……啊啊啊…主人……請放…放過我……嗯」沙織一邊忍受痛楚,一邊求饒。剛剛高潮後肛門便立即被侵犯,沙織全身體又麻又敏感,幾乎動不了一根指頭,連兩手撐在地上也是勉勉強強。

 

「不行不行,不能放過妳……」矮人們不只否決了沙織的求饒,還一湧而上的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和口腔裡。可惜女性能滿足男人的洞只有三個,矮人丁見沙織身上能稱為洞的東西都被佔用了,自己為有在她身體其餘的部位上得到滿足,例如小腿、頭髮、乳房。

「唔唔唔……喔……嗯……嗯……」沙織很快也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聲,身體的適應比她想像中要快,果然是受了不知甚麼的催淫作用。這樣也好,比起要忍受痛楚,性交時還是得到快感比較好。不過沙織開始扭動腰部的動作卻被矮人們發現了。

「哼……被幹著還扭動腰部,真是淫蕩……」

「不過是長得比我們高一些,幹起來還不是像母豬一樣。」一句句侮辱性的說話連同肉棒一抽一插的侵犯直搗沙織的內心。她真的慶幸自己被幹得不清不楚,不然何來承受這樣的打擊。

 

「當年妳們皇族把我們當成異類,還將我們放逐,害我們十多年來都沒碰過女人,這下妳這個小淫娃竟然送上門,不搞死妳,就枉過此生。」矮人乙一邊抽著沙織的陰道,竟然感概起來。

「二弟別說了,快點讓她受精吧……好不容易有這麼上等的女性來繁殖後代。」

「不!!不能的,我不要懷孕……唔唔……」沙織一聽到受精兩個字,死命的掙脫口中的陽具來反抗,但結果還是被再次插入。精液還源源不絕的向她口裡送出。

「可惡……要不是妳在亂動,老子才不會這麼快就洩……」矮人丙很明顯對沙織的舉動表示不滿,毫不婉惜的責打沙織的巨乳。

 

「唔?…要射了……嗯啊啊……呀……」兩根在沙織下半身的陽具也接著噴出精液。精液毫不留情的入侵沙織的大腸和子宮。精液的暖意卻令沙織多麼的恐懼。絕望的沙織終於被拔出了所有陽具,躺在草地上喘息,稍稍按摩一下被抽得麻痺了得下體。但只有數秒的休息時間,矮人丁已經忍不住要插入沙織的陰道。

「嗚……啊……這是女性的陰道……女性的陰道……好舒服……好緊……啊啊……要抽插了…」這個年紀最小的矮人似乎還是個處男,深深被沙織的名器所吸吮住,享受一生到現時為止不曾有過的快感。其實沙織也受不了快感得煎熬,性交令她女性的本能產生反應,雙手忍不住去搓弄自己的一雙奶子。

 

「啊啊……太粗暴了……噢啊啊……又……高……高潮了……啊……要死了……噢嗯嗯……」沙織在不間斷的抽插下,又洩身了。矮人丁以為自己的技術了得,立即向哥哥們擺出勝利手勢。怎料這一下又令其他矮人發憤起來,再次侵犯著沙織的身體。除了抽插肛門的矮人丙,其餘的人都坐在沙織的身上,正面侵犯她的肉穴、乳房和嘴巴。

兩條,不,算上嘴巴的應該是三條肉棒在自己的身體裡亂轉。軟綿綿的乳房上也被肉棒所玩弄,沙織感到人生從未有過的羞恥。可是身體卻十分老實,已經在享受肉棒填滿肉穴的充實感。肛門也不再隱隱作痛,而是一陣陣酥麻的快感。小矮人們在沙織的美體上得到前所未有過的滿足,畢竟已很多年沒碰女人,一來就是這種極品,就算是射上了好幾回精子在沙織身上,肉棒仍然硬彬彬的不停侵犯沙織的身體。他們輪流幹沙織的胸部、陰道、肛門、口腔和美腿,每個人都能一親美少女的每個部位,並且留下男性的性液作紀念。

 

「啊啊……呀…不…不行了……啊……嗯………」沙織的口裡除了發出呻吟聲,也有再呼救,因為知道四下沒有其他人類,整個森林,就只是自己的叫床聲。沙織的口中滿滿是精液的腥臭味,身上也滿是白色的精液,跟自己的肌膚相映成趣。

 

「不…不好了……快走…快走!!」突然間,小矮人們不知看到甚麼,全部走清光。沙織用那彷彿的目光向後一看,原來是頭熊。熊似乎十分兇狠,追向正在逃走的沙織。可是穿著高跟鞋,加上老早就被幹得腳軟,不一回就跌倒在地上。

「吼∼∼」熊追上來,一雙碩大的熊掌抓住沙織的臀部,接著就是意想不到的事情。

「不…不要…太粗了……啊……不!!」沙織感到自己的陰唇口被一根龐大的肉棒頂住。原來那隻熊正在發情,看中了沙織的身體。熊的陰莖比剛才的小矮人足足大兩倍,這根巨棒逐少逐少的推進去沙織的陰道裡。

 

「嗚………」陰莖插到一半,熊在咆哮,又可能是呻吟。沙織並沒有深究,只知道自己的陰道壁受到前所未有的壓迫。說痛,其實又不算痛,但那種感覺並不好受。大熊藉著陽具所分泌的愛液,滋潤了沙織的陰道,順便將陰莖頂入到沙織的子宮口。雖然熊只插入了大半條陰莖,可是牠已經急不及待要抽插沙織的櫻桃穴了。

 

「啊…啊……好粗……嗯……這感覺……嗯……好舒服……哦哦……」沙織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動物強姦,但是這粗暴而野性的動作,竟把剛才未得滿足的沙織帶到另一層次上。陰道壁壓住了G點,讓她幾乎每一抽都要高潮。但是,熊並不像她想像般暴戾,反而把倒在地上的沙織拉起並且轉身,抱住她正面的抽插。

「吼……」熊低沉的叫了一樣,一面抽插著沙織,一面吸吃她的乳房,像舔蜜糖一樣。

「唔∼唔∼啊哈……不行……好舒服…全身用不上力……嗚……嗯哦……」在乳房被持續刺激下,沙織覺得兩個奶子都溫溫的很是舒服。下體的快感也沒有停止過半刻,反而熊越插越起勁。大熊抱著沙織的上半身,讓她懸到半空中。大熊強而有力的腰部加上地心吸力,肉棒的每下插入都像要頂入沙織的子宮裡。

(我……我是變態嗎?明明被熊強姦,竟然會覺得舒服……啊)

「嗯哦……啊…不行了……啊頂得太入……嗯嗯……啊啊…要高潮了……嗯…要高潮了……呀呀呀呀!!!」就在沙織興奮的洩身時,大熊的巨棒終於頂開了子宮口,頂到沙織體內深處,爆發不屬於人類的精子。

 

「吼!!!」熊一聲咆哮,精子如噴泉般直接射入,並沖洗出那班小矮人的精液。得到滿足後的大熊,手軟得放下沙織。不,熊倒下了,沙織看見牠背上被插了一箭。巨熊倒下後,遠遠望見一個人影,不準確些來說,是一個騎在馬上的人。沙織細心打量一下,那人是個金髮少年,穿得氣派不凡,很自然一想,這就是白雪公主故事中的白馬王子了。

「求求你……救我離開這個森林……我……」沙織見到這個角色,當然第一時間向他求助。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一個跟熊交合的淫婦!!竟敢再勾引本王?」少年坐在馬上高傲的望著沙織。沙織一聽之後,才醒覺自己沒有穿衣服,任由碩大的乳房暴露,嫵媚地跑向少年。

「啊!!」沙織還沒來得及掩胸,就被從馬上跳下來的少年踢倒,大叫一聲。

「看本王今天替百姓教訓妳這個淫婦!!」少年向白馬做個手勢,白馬奔過來,壓著沙織。這匹畜生除了陰莖不是人的呎吋外,手腳竟如人般能靈活運用,把沙織壓得動彈不得。

「嗚啊……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沙織的私處被一根龐大的異物逼入,冷卻了的情慾又再次被挑動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