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和我的後母(6-10)

我和我的後母(6-10)

第六回 憶綢缪著蟬衫豐韻絕代 思纏綿戲玉鳥柔荑勝天

翌日,當慕容潔瓊睡醒時,已是日上三竿。

她睜開那美麗的惺松睡眼,看到床上一片淩亂,還感到身子下面有種粘粘的 感覺,陰道中脹脹的,不覺一陣迷罔。

但她很快就想起是怎麽回事了,不由臉上感到了發燒。

她檢視身下,床單上一片片的汙漬,那是她的愛液與阿偉的精液的渾合物, 這是他們昨晚無數次交歡的碩果。

她頓感幾分羞慚,又有幾分甜蜜!

她不知阿偉何時離開這里的,但她想,阿偉這孩子真是懂事:如果他還在這 里,會弄得雙方都很不好意思的。

原來,她在黎時時曾醒來一次,那時,金黃而迷人的朝霞已將房間映得通亮。

她還未睜眼,就覺得身子被緊緊箍著,難以動彈。她不明所以,睜開睡眼, 只見阿偉一臂環粉頸,一手攬蠻腰,把她緊緊摟在懷中。兩個赤裸的身軀,幾乎 每一處都緊緊地貼在一起。阿偉的一條腿還插在她的兩腿中間,頂著她的陰部。

再看沈睡中的阿偉,發出微微的酣聲,睡得那麽香甜,英俊的臉上帶著無限 的喜悅與滿足的笑意。

她不敢動,怕驚醒了他,只是在他胸前輕輕吻了幾下。她真想在他唇上親吻, 但因身子已經被固定著,擡起頭時最多只能夠著他的下巴,只好作罷。

她忱心,再過一會兒,當二人都醒來時,那場面一定很尴尬,真不知應該如 何收場才好!她想:唯一的辦法是繼續詐睡,直至他離開。

於是,她不再動彈,保持剛才的姿勢,把臉埋在他的懷中,閉上眼睛。

她那嬌小的身軀完全被包圍著!她貪婪地嗅聞著阿偉身上那男子漢特有的汗 香,體會著與心上人肌膚相貼時的溫馨……

誰知,在思緒紊亂中,她不知不覺間,竟很快又睡著了,而且“回頭覺”格 外香甜!因爲一夜的交歡使她疲憊不堪。

現在,當她再次醒來時,阿偉竟已離去。她想:幸虧阿偉考慮問題細致,在 自己睡醒前離去!真是個懂事的孩子!

她知道阿偉趕去公司開會,家裡現在沒有別人。所以,坐起來,翻身下床, 赤裸著身子走進臥室的衛生間,放開熱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熱水澡,沖去滿 身的汙垢,特別是認真清洗了陰部。

她覺得胯間脹脹地有些難受,便躺在浴盆里,把兩腿翹起來,低頭看了看自 己的下體,發現陰道口有些紅。她心想:是啊,自己的陰道多年來沒有接受過性 交的洗禮,本已變得嬌嫩,前天晚上突然經曆數小時的交歡,阿偉那粗壯的陰莖 在陰道中頻頻磨擦,理應受創變紅,誰知還未複原,昨晚又是數個小時的磨擦, 怎麽會不如此鮮紅呢!想到此,她會心地笑了起來!

沖涼后,她慢慢地揩去身上的水,知道家中無人,所以也沒有披上睡衣,一 絲不掛地回到床邊,帶著全身的水珠,放鬆地攤在床上。休息了一會,穿上粉紅 色的比基尼,又套上一件半露肩的綠色T恤上衣和一條柔軟的米黃色的超短裙, 下了床。長長的秀發披在肩上。

可能昨晚睡得太少,加上頻頻做愛,消耗太多,全身十分疲倦,連走路都覺 得兩腿發軟,好象害了一場病!

但是,她又覺得身心是那麽愉快,感到十分輕松!

她將披肩的長發挽在頭頂,草草吃了一些點心。

她什麽事情也不想干,手托香腮,半依在沙發上,回味著昨夜綢缪纏綿的情 景和自己那從未有過的享受。

特別使她興奮的是:阿偉竟把她抱起來,放在膝上親昵地撫弄不止!這使她 十分感動。因爲,自她記事以來,特別是成年以後,從未受到過如此的殊遇。原 來的男友和阿偉父親與她時有擁抱,但沒有哪一個把她抱起來攬在懷里或放在腿 上;男友大概是因爲二人關系還未發展到那一步,阿偉父親則是年老抱不動她。 所以,每當她看見電影上那些女子被男子抱起來舞弄的情境,心裡好生羨慕,並 爲自己今生無人抱持而感到遺憾。沒想到在年過而立之後,宿願得嘗!而爲自己 補上這人生一課的,竟是自己親自撫養長大的愛子!

想著想著,心中又是羞又是甜,又是幸福又是感動,臉上陣陣發燒。

同時,在慕容潔瓊心中,又似乎有一種難以言狀的愁怅。

她獨自一人,一會兒笑,一會兒愁,真可謂“如醉如癡”了。

她忽然十分想見到心上人兒。而且思念一起,便不可遏止,她急得坐臥不安, 只好打電話到公司。可是秘書說阿偉出去開會了,可能暫時不會回來。她無奈地 放下話筒,心道:“這孩子怎麽搞的,出去幾個小時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 一點也不體貼媽咪的思念!”

其後數晚,入睡至午夜,慕容潔瓊都被司馬偉弄醒。

由於不便也不想當面揭穿他,她唯有繼續詐睡,任由他去主動。

他亦算有本事,變換不同的姿勢和方法作愛,每次都令她欲仙欲死,享受到 無窮的樂趣。

另外,她不止一次地想到母子交歡總歸不妥,但覺得也不好阻止,怕他臉皮 薄,一旦把事情戳穿,他必會無地自容,不知會發生什麽意想不到的事,所以只 好順其自然。

她又想,少年男子,正當精力旺盛之時,如果從未與女子有過性接觸,倒還 罷了,但若一旦嘗到甜頭,進入溫柔鄉中,必然留戀忘返、樂不思蜀,豈能善罷 甘休。所以,慕容潔瓊不想立即制止阿偉!

那麽,這種局面何時才能到頭呢?她估計,在阿偉結婚以後,有了新歡,自 然會終止與自己的這種不正常的關系。

她想:強制總歸不好,不仿任其自然吧!

她再回想自己近日的感受。這些日子,不知爲什麽,自己的性慾越來越強烈, 似乎沒有滿足的時候!特別是當阿偉在她身邊時,總是不由自主地便十分沖動, 甚至連白天也渴望能撲到他的懷里去,與他作愛。

她明知道這種心理和生理狀態都極不正常,但竟難以自持!

所以,每到白天,她便出去散步,或到公司去看看,檢查各部門的工作;即 使在家裡,也不停地做事,以分散注意力。

阿偉在家時,她也極力地不與他接觸,避開他,甚至還稍有冷淡之色。

但是,這種做法自然不能終止阿偉每天晚上對她的親昵行動!

這個階段,她在生理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特別是乳房和臀部,最近以來覺 得有一種非常明顯的膨脹感,覺得象要裂開似的。

這種感覺很早以前是有過的:那還是在她十四五歲進入少女青春期的時候, 開始有了月經,全身都在膨脹和發育,特別是乳房和臀部也都變大了,原先的衣 服穿在身上,都被繃得緊緊的。

她起初尚有驚恐,去問母親,母親告訴她,這是少女成熟的表現。

現在,三十多歲了,又重新出現這種感覺,她有些不解。后來她分析,大概 是由於自己長期缺乏性生活,生理和心理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性需求也幾乎爲 零;而最近阿偉天天與她歡媾,青春的活力又被重新激發出來,以致生理上也發 生了變化,故而又重複了少女時發生過的變化,可能這算是第二次青春期吧!

啊!是她心愛的兒子給了她第二次青春!

最近她的生活規律也亂了。比如,過去她從來不睡午覺,但最近由於每天晚 上都被阿偉搔擾,加上他的勁頭足,夜夜都干十幾次,到天亮方休,弄得她徹夜 不能睡覺,混身軟弱無力,不但早上不能起床,中午還得睡一會兒午覺。想起來 也覺很好笑:“這真像是新婚夫妻,連白天黑夜都顛倒了。”

過去,她全心全意地忙家務,照顧孩子和丈夫,根本不注意自己的打扮和修 飾。但自阿偉進入她的夜生活以來,她自覺不自覺地開始留心自己的儀表。每次 上街,都要選購新鮮漂亮的衣服,還買了不少的香水和化妝品。雖然她有天生麗 質,不須修飾也十分迷人,但輕抹淡描,襯上鮮亮的衣服,益發美豔照人了。

那一天,阿偉見了媽咪的變化,特別高興,目不轉瞬地盯著她欣賞,贊美道 :“媽咪這一打扮,真象一個十八九歲的美少女。”

聽到心上人的稱贊,她嘴裡不說,心裡甜滋滋的,十分得意。后來,只好紅 著臉腼腆地說:“只要你喜歡,媽咪就打扮好了!”

此後,阿偉也經常從外面爲她購買各種豔麗的衣服,還就她如何打扮得更美 提出建議。

她全部採納,有時還請他親自爲她描眉、塗唇。

最近,她們談話的中心,主要是男女之愛。一天他問她:“媽咪,如果我愛 上了一個女子,怎樣向她傳遞愛情呢?”

她笑著說:“啊!看來我的小阿偉想談戀愛了!你是否有了鍾意之人,而不 知如何示愛嗎?我想,爲了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愛意,辦法當然是多種多樣的。

“這要分兩種情況:一是如果發現對方也愛自己,不妨直言不諱,當然說話 要宛轉一些,有點藝術性,因爲女性在與男性接觸時總會有些羞澀和矜持;第二, 若還只是單相思,對於對方的態度還心中無數,則要含蓄表達,如當年卓文君奏 鳳求凰之曲以向司馬相如示愛,便是文雅之舉。還有一法便是學孔雀開屏之意, 以驚人之貌、驚人之妝或驚人之言詞引起對方注意。方法無一定之規,全在隨機 應變。但無論何法,目的只是讓對方知道自己愛他。”

阿偉說:“媽咪,我們來演習一下好嗎?你來扮少女,我當少男。”

她哈哈大笑,笑得彎下腰,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傻孩子,別的可以演習, 這事卻是不可以的,因爲雙方關系不同,心理狀態不同,方法自然也不同。而且, 在求愛過程中,還須隨機應變,這是預測不到的呀!”

阿偉也笑道:“那好吧!我們不演習了。請看下回!

阿偉也笑道:“那好吧!我們不演習了。不過剛才聽媽咪說到卓文君的事, 我忽然有個想法,請媽咪答應!”

“什麽事呀!”

阿偉說:“我聽說媽咪說過你會演奏鳳求凰的曲子,能不能讓我聽聽。”

她微微颔首道:“多年不奏,恐已荒疏。你將古琴取來,讓我試試。”

待他取來,她便開始演奏。因面對情郎,她的感情很沖動,也很投入,脈脈 含情。

那曲子象少女在暢敘幽情,激揚婉妙、柔和纏綿,那旋律聲如貫珠,清脆悠 揚,圓潤甜美,動人心弦。

奏畢,慕容潔瓊看著阿偉,問:“如何?”

他被這美妙的旋律所動,悠悠地說:“妙極了。如果媽咪這是在向我求愛, 該多好啊!”

她一聽,心跳臉紅,怫然作色道:“不要胡說,那有母親向兒子求愛的。”

他連忙肅立一旁,唯唯道歉。

她見狀,莞爾一笑,用手在他腰部輕擊一下,告誡他今後不可亂說。

但實際上,兩個人的心情都很不平靜。

可能是今天的議論使二人都很沖動吧,這天夜裡,慕容潔瓊借口疲勞,早早 便回房去了。她在臥室的衛生間沖了一個熱水浴,便裸身鑽入綿被。

她看了看鍾,才十點鍾,心想:這孩子,天天晚上十二點才來,太晚了,明 天我得告訴他,我睡得早,他十點鍾來就行。不然讓我等得太焦急。

她兩手在乳房上輕撫著,企盼著情郎快來。

而阿偉,也似乎急不及待,比以往早一個小時來到她的臥室。

阿偉經過試探,確認媽咪已經睡著,便脫光衣服鑽進被中。

黑暗中,他摟定那柔若無骨的玉體,伸手到玉門撫摩,發現那裡已是濕潤一 片,於是,毫不遲疑,立即騰身入港。

慕容潔瓊今天格外沖動,所以高潮也來得極快。雖然她努力忍耐,但仍從咽 喉中發出了陣陣呻吟。

司馬偉聽到呻吟,起初還稍有疑懼;但經過一次次的觀察,斷定這只是媽咪 睡夢中得到享樂而發出的聲音,於是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竟肆無忌怛地狂蕩起 來,力量是那麽大,勁頭是那麽足!……

慕容潔瓊又享受到了幾次高潮!她也記不清自己今夜死去活來多少次!她只 知今天比以往任何一天都快活。

阿偉今天竟射精三次!

在第三次后高潮后,司馬偉顧不得撫慰情人,也沒有象以往那樣摟她,卻先 於她而睡著了。

他實在太過疲勞!他仰臥在慕容潔瓊的身旁,發出微微的酣聲。

而今天的慕容潔瓊似乎還沒有滿足,沒有絲毫睡意。

她展轉反側,難於入睡。

她試著推他,而他竟似不覺。

慕容潔瓊坐起身,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雙玉手,在阿偉的身上輕撫。那雄壯的 軀體、堅實的肌肉、光滑的皮膚,充滿了男子漢的陽剛之氣,帶給她陣陣歡快沖 動之感。

她又動情了,纖手在他的肚子上撫摩,並不由自主地向下移去,摸著了他的 玉柱!她心裡一陣狂跳,因爲她從來沒有用手摸過。

但是,那東西現在軟軟的,小小的。

她覺得那東西非常可愛,於是便不停地撫弄著,同時細心傾聽阿偉的酣聲, 以便待他醒來前停止自己的動作。

她陶醉地把玩著,欣賞著。

終於,功夫不負多情人:隨著她的撫摩,那小鳥逐漸脹大著、脹大著,越來 越粗、越來越硬,她的小手竟難以環握。她只好用兩只手捧實,上下移動、磨擦 著。

那東西益發大了!她更激動了!她真想象書上說的那樣用舌頭去舔它,爲他 做口舌服務。但是她不好意思,因爲她總覺得那樣做是蕩婦的行徑;她也不敢試 探,怕驚醒了阿偉。

突然,阿偉呻吟一聲,翻了一個身。

她趕快停止!保持剛才的姿勢,微微閉上了眼睛!身子一動也不敢動,象一 個犯了錯誤的孩子,生怕大人知道了生氣……

阿偉真的醒了。他的手有意無意地在黑暗中摸索,觸到了柔軟的肌體。

他終於想起這是在什麽地方。

他也開始撫摸身旁那具光潔的嬌軀,從上到下……

她十分興奮!

阿偉又騰身壓在她的身上,擁抱親吻,倍加溫柔,然後,分開她的兩腿,輕 輕將玉柱插進了玉門之中,緩緩抽送,逐漸加快、加深,帶給她無限的快樂……

慕容潔瓊心中暗暗竊喜,爲自己的傑作而驕傲!

但是,她很快便什麽也不能想了,因爲她的思緒被湧遍全身的欲之激流所沖 斷。

阿偉睡醒后精力異常充沛,動作之快,用力之猛,前所未見。

她無法判斷阿偉帶給自己的究竟是什麽樣的感覺,一方面,她感到是那麽舒 暢、美好,舒服得她不禁想歡呼;然而似乎又是那麽痛苦,歡樂過分就是痛苦, 她幾乎無法忍受,她幾乎要叫出聲來。

如醉如癡!

欲仙欲死!

死去活來!

她宛轉嬌啼,如不堪負!然而她又怕他停止。因爲她是女人,女人需要男人 侵犯,渴望男人粗大醜陋的陰莖粗暴地硬插到自己柔軟敏感的陰道中:沖刺拍打 她、折磨揉躏她!男人越是兇猛、兇狠,她越是感激,認爲這是最好的男人,因 爲只有這種男人才能帶給了她最美好的享受!而且這種需要是無休無盡的。正因 爲如此,古人才得出結論:女人都是賤骨頭!

慕容潔瓊是女人!所以,她也是賤骨頭!盡管平時她顯得那麽端莊、高貴、 典雅、雍容、清高、自尊、賢惠、娴靜、溫柔,盡管她在男人面前裝得如何的冷 漠、冷淡、無情、無心、無求、無欲,但是到了床上,她就開始思念男人,渴望 粗暴的男人、雄壯的男人、凶捍的男人來侵犯她、佔有她。有人說,女人需要溫 柔、需要體貼。其實此論大錯特錯。在她清醒的時候,在她裝出高雅的時候,爲 了顯示“門當戶對”,她似乎需要高雅之士,其實在她的心目中的好男人,仍然 只是具有陽剛之氣的男人!

司馬偉是這樣的男人!所以她喜歡他,她需要她!

司馬偉正在摧殘她、折磨她、揉躏她!所以她興奮得癡迷了、陶醉了!

女人一旦陶醉和癡迷於你,你就可以進一步任意地擺布她、調戲她、搓弄她! 你不必害怕,因爲她就是喜歡這樣!

司馬偉馬不停蹄地奔馳著!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中,他沒有停止過,而且, 那攻勢之猛烈,力度之宏大,簡直令她吃驚、令她興奮、令她感激得無以報答!

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中,他一連帶給她三次高潮……

她終於在第三次高潮襲來后,軟綿綿地癱在床上,似乎失去了知覺!不久便 睡甜蜜地著了。

她當然不知道在她睡著后,阿偉是否繼續與她造愛……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