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房東的故事

女房東的故事

女房東的故事

我叫賴文峰,我要講出來的豔遇,也許是很簡單的。不過很可能其它的男人

並沒有經曆過。這也許可以說成是一種機會,或者有些正經的男人遇上了,也不

會去把握的,不過我承認我可沒有這種定力。

那件事情就發生在我十九歲的時候。那時我中學畢業,家裡雖然不要我供養,

但是也沒有能力供我繼續讀書和進大學。所以我就找了一份工作。薪水不算很高,

不過已經夠我自己獨立生活。於是我就搬了出來,租了一間小房間,自己一個人

住。

我並不是與家人吵了架,只是家裡一向對我都不是如何關心,幾乎就是屬於

讓我自生自滅那類,總之有飯給我吃就算數,所以我能夠自立,就覺得特別開心

過瘾了。家裡不表示贊成,也沒有加予反對。

房客與房東有染的故事並不鮮聞,而我正是其中之一。當時的環境,也似乎

是對我甚爲有利,我所租住的房子很大,是一座舊式唐樓。房東李太太是一個二

十來歲左右的少婦,雖不是特別美麗,但是也絕對算不得是醜,而且有幾分嬌媚,

特別是微笑起來時很動人。她不是爲了不夠錢用而把房間租出去的,而是因爲屋

子大,這間屋子只有她和一個女傭居住。她認爲多一個人住就不那麽冷清,亦會

安全一些。

李太太的丈夫往往是一個星期都不回家一次的,由於他在外埠有生意,常常

要過去打理。那時的我還沒有女朋友,卻已經開始對女人感興趣了。我不知道李

太太是不是對我感興趣。她對我很好,有時也問候我的生活。

事情是一步一步發生的。有一天晚上,因爲天氣太熱了,半夜裡我起身到浴

室去洗一個澡,因爲是深夜,我以爲不會遇上人,就這樣穿著一條三角內褲出去。

這里的浴室晚間是長開著電燈,那是因爲李太太不喜歡太黑暗。也因此我不

知道裡面有沒有人,因爲並不是開了燈就是有人的。我走到門口,才看見李太太

穿著睡衣,正在洗臉,她的臉向著門口的,因此我一出現她就看見了我。她只是

對我微微一笑,我則是很不好意思連忙逃回房間里。我的心跳得很厲害,暗地裡

只希望她不會怪我。

李太太並沒有怪我,過了一陣,她輕敲我的門說:「賴文峰,你是不是要用

浴室呢?」

「是的。」我說道:「多謝你!」

我起身開門,這時自然已經穿上睡褲,不過她也已經走掉了。

我進入浴室洗澡,憑浴室時里的氣味,就知道了李太太是洗澡之後才打開門

洗臉的。而且她也是把換下來的衣服放在浴室。這是等明天讓傭人拿去洗的。我

既然想入非非,行爲就難免怪異一些了,我把這些衣服拿起來研究,看看聞聞,

聞到了李太太的香氣。原來女人是那麽香的!

其實,這也是我沒有經驗之故。女人都是喜歡搽粉和香水的。多多少少總有,

這此都是有香料的東西,所以女人身上和衣服上就必定有這種香味,其實不是肉

香。

我研究了她的乳罩,又研究了她的內褲,那麽動人的東西,內褲上還留下了

兩三條捲曲的毛,這就更加使我想入非非,想象著這東西的原來生長之地是怎樣

的,不過實在甚難想象,因爲這時是多年之前,裸女雜志並沒有如今那麽大膽,

犯法的照片之類是有得賣的,我只是聽到而未看到過。所以我就很難找到一個根

據去比較。也因此我特別希望看到。

我聽說女人是有乳香的,但是我卻聞不到。倒是有少少的汗味。至於那條內

褲,我卻是遲疑了一陣,因爲她是有丈夫的,假如她丈夫的東西流回出來,就是

落在這上面了。不過我又想起,馬先生已有一星期沒回過家,不會有什麽的,而

且亦看不到有什麽,照算就應該是沒有什麽了。於是我也拿起來聞一聞。這個可

是沒有那麽香了,有些身體的氣味,不過也不是臭,而且也很輕微。也許是因爲

天氣熱,她換的次數多。

我在這些衣服上所花的時間還多過花在洗澡上的。也好在我可以洗一個冷水

澡,否則我就不知如何可以睡著了。

自從這一次之後,我對李太太多了許多慾念,我不知道我在與她見面的時候

有沒有表現出來,假如有的話,或許她沒有看出來,或者是看出來了也沒有表示。

過了一星期,我又有了第二次更加犀利的誘惑。這一次我也是半夜起來出去

洗澡,因爲實在是太熱了,而我上一次是因爲走向浴室時有腳步聲,所以她聽到

而轉向門口看到我,這次我則是連拖鞋也不穿,只是光著腳,這樣她就不會知道

我來,假如她在浴室的話,我真希望她已是衣衫不整,這樣她沒聽到我來,就不

會拉好衣服可是,她並不在浴室里,不過浴室中有她用過而留下來的氣味。我似

乎是來遲了一步了。但是我隨即看見了她的房門是開了一條線的,正透著燈光。

我的心大跳起來。我知道今晚馬先生又是不在家,於是我就壯著膽子過去窺看一

下。

這一看,使我熱血沸騰,也一躍而進入了極度興奮的狀態。因爲她原來正在

房中用一條毛巾抹身子,上身是赤裸的,可惜她是用背對著我。不過,假如她是

面向著我,她便會立即看見我了。

燈光之下,李太太的皮膚是那麽嫩白而滑美,簡直像是麵粉做的,誘人的和

度非常之強。我呆在那裡看著,見她把自己的身體摸了一陣,就拿起一乳罩套上,

又伸手到後面把扣子扣上。

回到自己房間里后,我躺在床上胡思亂想。我想象著李太太身上未被我見到

的神秘部份,卻想不出來什麽頭緒。

從此之後,我老是心神不定,想一睹李太太肉體的秘處。但是,等來等去總

等不到機會,這種事情確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一天晚上,我還未睡著,在房間里看書的時候,李太太卻是不請自來了,

她來敲我的門,我去開門時,就立刻吻到一陣濃烈的酒氣,她是飲過了酒。

她嬌笑著說道:「你不必擔心,我並沒有醉!」我聽說醉了的人最喜歡強調

自己不醉的。也許她不是醉到不知自己人干什麽,但是她的確是有幾分醉意了。

我說道:「哦!我不怕的。」

李太太說:「那麽我可以進來坐坐嗎?我很怕黑。」

她說怕黑並非沒有道理,因爲傭人突然辭工走了,還來不及再請一個。這個

時候,女傭人已是不容易找了。馬先生又不在家,屋裡只有她和我兩個人。

李太太一進來,就坐到我的床上。她幽幽地說道:「我那個老公,假如也像

你那樣喜歡我就好了,他在那邊有個女人,他回來也不和我同床。你知道他已經

多久沒有和我親近過了嗎?」

這一問,我是很難回答的,到底那是她的夫婦間事,我總不便加以置評的嘛!

她又說:「看你多麽好,你沒有女朋友,都不亂找女人!」

「我……」,我跟她實在是沒有什麽好談的,平時招呼兩三句還是很自然,

坐在一起,卻是談不出什麽來了。好在李太太自說自話,我才不會太不知所措。

她靠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床尾,她豎起了一條腿。她是穿著一件長到大腿中

段的睡袍的。這個長度,人一坐了下來,衣襟就已經升得很高,再豎起腿子,其

下的春光就盡露在我的眼底,所謂盡者,即是說她在裡面穿什麽就可以看見什麽。

此時我是看到她穿著一條白色內褲,與我在浴室中所見的一樣,這東西的中段是

雙層的,所以雖然其他部份的透明程度雖然很高,這段部份卻是並不透明。但是

周圍仍然是十分動人的,尤其是那腿肉的嫩白,以及不透明部份的掩掩映映的黑

色。

我的下體立即就反應強烈起來,假如要我站起身,那我是必然會醜態畢露骨

的。

李太太就這樣閉著眼睛靠在那裡,一時之間又不再講話了。我則是真想挨上

前去把她擁住。但是我又不敢如此做。我對這種事情實在是太缺乏經驗了,我也

不知道應該如何入手才是對的,假如做的不對,那就很不妙了。

過了一陣,李太太又張開眼睛對我說:「你這里真熱,我不能穿這麽多衣服。」

她說著就站了起來,竟然把那件睡袍拉上去,拉過頭而脫了下來。我看得爲

之目瞪口呆。即使她有穿乳罩,在這種情形之下也是很誘惑的,但眼前的她並沒

有穿乳罩。那兩個彈性的球形一跳一跳的,嫩白的肌膚與桃紅色乳頭刺激著我的

眼睛。

李太太丟下了睡袍,又在床上躺了下來。我獃獃地癡望著她白嫩的肉體,她

笑著說道:「你認爲我美麗不美麗呢?」

我呐呐地說道:「很……很美呀!」

我雖然不知道應該怎能樣做,此時卻已不由自主地動起手來了。我捉住她的

一隻玲珑的小腳兒,輕輕地撫摸著。她突然吃吃地笑起來,原來她的腳怕癢。她

笑得打著滾,就把頭躺到了我的腿上。我的手也自然地放到了她的胸部。

我畢竟是太缺乏經驗,這樣做也是做得不太對,她說道:「不用這樣大力呀!」

我放輕了手,但還是不對,我當她的乳房是兩團麵粉似地搓捏著,她又要矯

正我,因爲這不是她所需要的,她拿起我的手掌讓我的掌心輕輕摩搓著她的乳尖,

同時指導我說:「應該這樣才是舒服的!」

我用手掌在那尖峰上輕搓。果然是有效的使她呼吸急促起來。其實我也知道

這是好方法,只是以前想不到。她既然教我這樣做,我就這樣做了。

她呻吟扭動起來,而且也伸過一隻手握我。嘩!這一握真是不得了,幾乎使

我靈魂出竅似的,不過我還是強忍住了。

她顯然是飲了酒才這樣狂熱,翻來覆去的,有時把牆壁踢得砰砰地響。我這

房間實在是太小了,這件事情做起來甚不方便,一旦動起來,假如不是撞牆就是

跌倒地上的危險,因爲床也是單人床,兩個人是不夠用的。

我不敢說出來,她卻提出來了。她說道:「你的床太小了,而且又硬,還是

到我那邊去吧!」

於是我們就起來,她要我摟抱著她,屋裡沒有第三個人,真是太方便了,我

們用不著穿上衣服才出去,亦不怕人知道不是在這屋子裡的人,就不會知道我們

是在干什麽。

到了她的房間,那裡果然是很舒適,房間大,床也寬大,又有冷氣。在冷氣

之中,煩熱盡消,本來身體是熱得非得洗澡不可的,在清涼之中又覺得不必如此

了。

而她也作了一個很受我歡迎的提議。她說道:「我們還是把衣服都脫光了吧!」

男人在女人的面前脫衣服通常都是不會難爲情的,而我也是並不例外。不過

因爲太緊張,所以毛手毛腳,幾乎給自己的睡褲把自己絆倒。

她則是沒有多少可脫的衣服了,只剩下一條三角短褲而已。她脫下了就躺在

床上等我。我走過去擁住她,在柔和燈光和舒服的環境之下細細欣賞她肉體,那

種享受真是美妙,我從來沒有想象過可以是如此的,以前看過的一切文字形容都

是不夠的。

我見到了李太太的陰戶。那個地方其實並不美感,然而吸引力又是那麽強。

我不太懂得如何做,她就教我的手該怎樣動才令人舒服。而我也是一個很好

的學生,一下子就已經學得很好了。

我實在不明白,爲什麽馬先生要冷落她呢?這樣美豔的女人。我雖然沒有見

過別個女人的身體,無從比較,但是我已知道她是一流的,她身才那麽好,容貌

也甜美。也許不及少女的地方就是略肥,較爲豐滿,不過少女亦有許多是比較肥

的,用不著脫衣服也可以看出來,而看到了就已經沒有胃口了。無論如何,她的

容貌如果是拿來與別的女人比較,是足以勝過許多其它女人的。

我的手依她的指導而動,有時我也去吻她。可惜我不能夠充分吻到那肉香,

因爲酒氣太濃了。一個人飲了酒,原來每個毛孔都有有酒氣,嘴裡當然是最濃的,

原來另外一個嘴巴亦是一樣有哩!也許是錯覺吧!我不知道,因爲我接觸的時間

不太長。她叫我吻過,但是我並沒有吻得那麽努力。我覺得吻那地方不大是味道。

我最感興趣的當然就是真正行事,這是一件我從未做過的事情。我的龜頭剛

接近她陰戶,她很快就忍不住地湊過來了,她又教我如何抽送。當我的肉棒在她

的肉體里進進出出時,我想,我和李太太終於可以性交了,假如不是她這麽主動,

我倒不是那麽容易成功。人與人之間真是奇妙,這件東西與另一件東西要接近是

那麽困難,而接近了之後再要配合,又是更加困難。一旦除去了屏障,卻是像握

一下手那麽容易。

這時,我就像是初次出賽的騎士,只懂得狂沖。不過她的反應也是非常強烈,

不知是不是因爲她飲酒之故。她大聲叫喊,也痙攣過幾次,那時我還以爲她辛苦,

后來才知道原來這是極樂的表現,她就是極樂才會如此痙攣。

在一段我知道並不長的時間之後,我的沖刺亦是結束了。我也是幾乎死去了

似的,我可以感覺到我的精液狂湧而出。好在她的反應強烈,我雖然時間不長,

也還能夠使她滿足了,而且有幾次高潮之多。

到了此時,我們就糊里糊塗就睡著了,原來事後是那麽樣倦,那麽想睡的。

我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她也是一樣,而且我們下體都沒有分開。

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有一對軟綿綿的手在撫摸我的身體。我醒來了,原來

我還壓在李太太上面,而且陰莖也仍然放在她的肉洞里。

李太太也醒來了,她收縮著陰道,我感覺到她在夾我。我的陽具慢慢又在她

的陰道里堅硬起來,我躍躍欲動。我問她好不好,她對我點了點頭,但是她教我

不要那麽粗魯,不妨插得深一些,我則實在是感到不容易掌握的。不錯,她說有

時要慢,有時要快,不過我不可能分清她是什麽時候要快,什麽時候要慢。在我

來說,則是越快越是享受,叫我慢下來,我就是不夠舒服,所以我多數時候都有

是快的,我把粗硬的大陽具在她陰戶狂抽猛插。無論如何,她又是痙攣了好幾次。

然後,我又是再度在她的體內射精。這之後,我們就一起睡著了。

其實這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假如馬先生在半夜三更回來呢?他並不一定是在

白天回來的,不過我也不知道他通常是會時間回來,因爲我白天返工,放工回來

后不久睡著了,有時放工回來已經看見他在。並不知道他是什麽時候回來的。只

是當時我也沒那麽細心去想到這個可能性。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過來了,仍然是在李太太身旁,房間仍亮著燈,不過窗

子外已有白白的光照進來,在這樣的光線之下看她,又是更爲動人,她伸開了手

成大字形躺在那裡。我又忍不住了,這時我也已經變得熟練了一些,用不著她幫

忙了。

我就擺好了位置,而她雙仍是那麽濕滑,所以一下了我就成事了。

這當然是能使她有強烈感覺的。她張開眼睛,說道:「怎麽是你?」

她這樣說,便使我吃一驚,因爲她這即是說她毫不知情的了。我幾乎嚇得軟

了下來,不過這時的我正是年青力壯,血氣方剛,是沒有那麽容易軟的。我只是

停在那裡不動,像等待著判決。她卻又並沒有反對,只是閉上眼睛呻吟起來,而

身子也是慢慢動了起來。她動也就是叫我動,於是我又瘋狂沖刺起來。

她又是有了許多次極樂,后來,當我年紀大了,在其他女人身上經驗多了時,

我就明白她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對手,她的反應算是甚爲特殊的,因爲多數女人都

是不能夠那麽明顯地使你知道她已達到的,她則很明顯我終於也沖到了終點。這

時我才發覺我的支出是較爲吃力了。可能乃是因爲我的支出次數在短時間之內太

多了,不及補充。

我們休息一下之後,她說道:「我還以爲我昨晚是做夢,原來是真的!」

她這樣講,我也知道是真是假。昨夜她是酒氣很濃,而且亦是飲醉了,但似

乎又並不是醉得那麽厲害,講起話來總是有些紋路的,因爲她就能教我如何做。

一個人醉了又怎能教人呢?她笑著說:「我飲了酒之後是很怪的,完全變了

另一個人。」我說:「我不知道,我還以爲你……」「這其實也不是你的錯。」

她說:「你應該是不知道的,不過昨夜究竟發生什麽事情呢?你詳細告訴我吧!」

我一五一十把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說給她聽,她紅著臉說:「這更怪不得你

了,男孩子,怎麽受得住這樣的誘惑呢?」

我說:「爲什麽你會飲酒呢?」

「我很悶!」李太太歎了口氣,說道:「我的丈夫忽略我,你也是知道的啦!

他常常都是不見人的,陪我的時候有多少呢?「

我說:「你說他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是真的嗎?」

「大概是真的吧!」她說道:「我有朋友見過他拖著一個女人,他沒有說,

我也沒有問。已經有了這種事情許久了,吵又怎樣呢?而且,他回來也沒有和我

親近,難道一個男人會永遠不需要的嗎?」

「一次都沒有嗎?」我問。

「很久才一次。」她說。

「我真是不明白。」我說道:「你是這樣可愛,他怎麽可以當你不存在呢?」

「男人嘛!」李太太說:「對著妻子時間長了,就會厭的。而且他可能是在

外面搞過,不知道是不是傳染到什麽骯髒的病,怕傳染給我。」

我說:「他傳染了也會不知道嗎?」

「這些你還不懂,有種病是患了七天之後才發作的,發作之前並不覺得,只

知能夠傳染,他怕我也染上,只好等足了七天。」李太太又說道:「你說我可愛,

你認爲我是很可愛嗎?你喜歡什麽呢?」

我擁著她說道:「你實在是很可愛的女人!你的笑容甜美,還有,你和我做

那回事時,使我很享受!」她笑著說:「你又沒和別的女人好過,你怎麽知道呢?」

我說:「別人怎樣我不理,總之我是知道你很可愛!」

她吻了我一下,隨即就把我推開,說道:「好了,你也得起身了。」

事實上時間也確實不早了,我也是要上班了,而且已是遲到定了的。不過李

太太並不是爲我這一點而著想。她淡淡地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以後還是不要

再做了,就當什麽也沒發生過吧!實在不應該的,我不是怪你,不過我是不想良

心難過。」

我心想,既然她的丈夫也對她不起,那她又怕什麽呢?不過這種事情,我又

是不好對她講的,因爲事實上我現在做的事情也確是不對的,我已經佔有別人的

老婆。我還要對她講她丈夫的壞話嗎?

我說:「既然我們已經做過了,有機會的時候再偷偷地玩,不可以嗎?」

她輕輕摸摸我的頭發,說道:「不可以的,我們就當沒有發生過,好嗎?」

我很傷心,而這以後,她見了我,果然是若無其事,隻字不提上次那件事。

但是,我也沒有完全失望,否則,我就會搬走了。而且,她也沒有叫我搬走,

還有,她是還可能又飲酒的,既然她說飲了酒之後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那

麽她不是也可能再做同樣的事情嗎?

過了幾天,馬先生回來了。我見了馬先生,心裡是很不好意思的,我只好盡

量顯得若無其事。好在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而他又是甚少跟我談話的。

他回來了,我的心裡就頗爲妒忌。他會不會與李太太相好呢?李太太是說他

已經很久沒有和她要好了,但是這是不能作準的,也許這一次又會呢?我真是又

羨又妒,他是可以名正言順地和她做的,然而照她所講,他不是享受她,憑李太

太所講,他只是敷衍而已,這是多麽浪費呀!我胡思亂想著,就睡著了。

過了兩天,馬先生又走掉了。無論如何,李太太說他不願意留在家裡,這是

真的。也許是爲生意,也許不是,但若然真的是搞生意,李太太就也不會飲酒和

不會找我了。

那天晚上是星期六,我次日不必返工,就在房裡看書,她又來敲門了。我一

開門就先聞到了她那酒氣。她對著我微笑說:「你到我的房間來。」

「但是……」我還沒有說出什麽樣,她卻轉身走了。她不讓我有機會講話。

我遲疑了一會兒,終於還是到她房間去。

她的房門大開著,她就躺在床上。她微笑著招手說:「快來跟我好!我真喜

歡你!」

我猜測,馬先生這次回來,沒有與她親近就走了。不然的話,她就也不會有

如此的表現,又飲酒又叫我來。不過,我還是問她有沒有。她怨恨的說:「沒有!

他回來又推說疲倦和不舒服。碰都不碰我。我最後一次做那事,就是上次和

你那次。「

我心想,真是太可惜了。這樣可愛的女人,馬先生居然不懂得珍惜。

這一次,我可以很放懷的吻她了,也就是說吻我平時不願意吻的地方,本來

我真的不願意,。但是我對她已有很深的感情了,馬先生又沒碰過她。再說她又

特別喜歡這樣,她把我的頭到下身,教我如何運用嘴唇和舌頭。馬先生一定不會

對她這樣做,因爲他連碰都沒興趣碰她,就更不願意做如此吃力的事了。那麽是

誰教她做的呢?也許馬先生以前願意如此對她的吧!人人都有最初的時候,他們

新婚的時候當然很恩愛。無論如何,李太太對這件事是非常享受的,她的反應很

強烈!

一會兒,李太太推開我的頭說:「賴文峰,我也應該替你服務一下的,我們

換一個姿勢吧!你先躺在床上。」

於是,我躺在李太太的床上,然後她伏在我身上。她把陰戶湊到我嘴上,同

時也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小嘴裡。她把我的陽具又吮又吸,這種滋味我從來沒有

經曆過。那種感覺比性交還要刺激。因此,我很快有了想射精的感覺,我不敢貿

然在她的嘴裡發泄,又不想很快停止這種特別的歡愉,只好忍著性慾的沖動。可

是李太太口技實在太厲害了,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我終於警告她到:「李太太,

你這樣搞下去,我會在你嘴裡射精的!」

李太太吐出,笑著說道:「我就是要你在我嘴裡射精,你放心發泄吧!」

李太太話音未落,我的精液已急射而出。有些射到她的口腔,有幾滴濺到她

的鼻子上,李太太趕緊又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她用力的吮吸著,直到我射精完

畢,仍然含著肉莖好一會兒,才把我射出來的精液全部吞食下去。又用指頭把剛

才射在他鼻尖上的精液也全部揩進嘴裡吃了接著,李太太又把我軟下的陽具含入

嘴裡。我也感恩戴德地把她的陰戶又添又吻。還用舌尖撩拔她的陰核。李太太渾

身顫動著,她的陰道里流出許多淫水。雖然這淫水並沒有什麽特殊的異味,但是

我並沒有吃進去,反而吐了許多口水出來,把她的陰戶弄得水汪汪的。

李太太仍然銜住我的陽具吞吞吐吐,想不到我的陽具竟然又在她的小嘴裡硬

了起來了。李太太回頭對我說道:「你真棒!想不想再入我下面呢?」

我點了點頭,李太太笑著說:「你剛出來上次,一定累了,讓我來弄你吧!」

說著,李太太轉身蹲在我腰部,把她的陰道套上我的一柱擎天。不等她出聲,

我也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這個姿勢,我特別受落,我既可享受陰莖納入她體內

的快感,又可以很方便地玩摸她雪白細嫩的乳房。她也低著頭,雙眼情深款款地

凝望住我,一邊用她的寶貝吞吐著我的寶貝,一邊注視著我的反應。

玩了一會兒,我看出她也累了,於是我把她摟下來,讓她的乳房貼緊了我的

胸部,哇!真不愧古書上形容什麽「暖玉溫胸」,真是舒服極了。我們摟抱了良

久,又變幻了姿勢。我讓她躺在床沿,先讓她雙腿垂下,然後坐在她大腿上,把

肉棒從腿縫擠入她的肉洞。雙手則摸捏她的乳房。我問她覺得這個花式怎樣,她

告訴我說:「這個姿勢的特點是接觸很緊密,因爲我的雙腿是並攏著,陰道合得

緊緊地讓你刺進來,特別有一種擠迫的感覺,不過你要慢慢來,否則恐怕我們都

會擦傷哩!」

我也覺得抽送有點兒困難,於是我把她的兩條腿舉高,然後又把粗硬的大陽

具插入她的肉洞。這時她的陰道里淫液浪汁橫溢,使得我抽送起來發出奇異的聲

響,我不禁笑了。李太太也笑了。她說道:「賴文峰,你是不是笑我多水多汗呢?」

我笑著說:「多水才好嘛!沒有水怎麽玩呢?」

李太太又說道:「你的東西好長,插到我的癢處了!」

我說道:「只是我怕你明天醒來的時候,又會什麽都不記得了!」

李太太笑著說道:「上次我真的是灑醉亂性,這次我可是有心和你好呀!」

我說道:「可是你還是喝過酒,我不知你是不是說醉話呀!」

李太太說道:「醉不醉並不重要,你最緊要的事是狠狠干我一陣。乾死我也

行!」

我見她這麽騷,於是雙手抓著她的腳踝,一陣子狂抽猛插,直把李太太幹得

雙眼反白,手腳冰涼爽。突然,她像暈過去一樣,一動不動了。我慌了手腳,趕

緊把手指放到她的鼻孔,幸好還有鼻息。才放下心來。這時我正值箭在弦上,可

也不願意好像奸屍似的幾下弄下去,於是我就暫時不動,雖然我是很想動的。過

了一陣之後,她悠悠醒來,過度敏感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她又催我動。她要求我

快些結束,因爲她已經夠了。

可是這時我就是想快也不易辦到,因爲我剛才已經在她嘴裡泄過一次,而此

時她的反應又不是非常強烈的,所以我好像得不到鼓勵。她也看出來了,於是她

又變換姿勢,她伏在床上讓我從後面干,她先聲明不許我弄她的屁眼。接著就讓

我插進她的陰道。這一回果然很有效,連串的抽送引起她再度興奮起來,我也在

她得到相當美滿的時候,火山暴發似的把精液噴入她的陰道。

李太太累得很快睡著了。此時我就考慮起來了。是睡在她的身邊好呢?還是

回到自己的房間好。后來我還是決定回到自己的房間睡,假如她第二天醒來,又

說以後不好再如此,那就不好了,也許她是飲了酒之後真不記得了,那就讓她不

記得好了。如此就多數會有下一次了。

之後,李太太又以這樣的方式和我相好了幾次。而我也仍然是在事畢之後,

休息一陣便離開回到自己房間。我知道這樣較好,因爲她既不要求我留下來,就

是不願意我留下來了,如此,她次日就大可以裝作若無其事。這可能是自尊心的

問題,她也明知這樣做是不大好的,但是又想做,便做了而當作根本沒有發生過

了。

我們就是如此繼續下去。我一直都在擔心,這情形是不會持續得久的。也許

終有一天,她會知會我,說不要再與我保持這種關系了,也許叫我搬走。

我是料得到不會長久的,卻就是沒有料到會如此發展。有一次,馬先生忽然

回來,把我們捉到了,事後想起來,我也覺得真是又笨又大意,因爲我是應該先

把大門鎖起來的。但是我又沒有想到這樣做。

那天晚上,馬先生就忽然回來了。那個時候,我正到達了欲仙欲死之境,實

在沒有辦法逃走。因爲連房門都沒有關,他沖了進來。而我還趴在他太太身上,

我要完成那欲仙欲死的過程。馬先生大罵著沖進來,一手把拉跌在地上,若是真

打起來,我未必是打不過他的。不過在當時的情形之下,自知實在是我理虧,因

而我也不敢還手了。

這時李太太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馬先生大罵我乘他太太醉了來侮

辱她。她醉了,醉到不省人事。此時看來的確是如此,不過在此之前,她還又是

呻吟又是說好,聽到門聲才不出聲又不動的。我相信她是裝醉,如此她就可以推

卸全部責任了。但是我也不能揭穿她。揭穿她又有什麽用呢?這既對她不利,又

不能給我帶來什麽好處。所以沒有辦法,我就只好極力向馬先生求饒。

馬先生望著我赤裸的身體,突然說:「要我饒你也行,但你必須聽我的話。」

我低聲說道:「只要你不追究,我願意爲你做任何事作爲補償!」

馬先生看了看床上赤身裸體睡在床上,而又「醉得不省人事」的太太。出乎

人意料地對我說:「好吧!我要你在我面前繼續和她做下去。現在就做!」

說完,他果然在我面前脫得精赤溜光。然後走進浴室去了。這一切突然發生

的事令我百思不解,爲什麽馬先生會讓我當著他的面姦淫自己的太太呢?究竟是

他有點變態,或者另外有更大的陰謀呢?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望望床上的李太太,這時她仍然保持剛才讓我干時的姿勢仰臥著。我突然覺

得現在的她特別誘人,她「大」字地躺著。裸體的每一部分都散發出女性的魅力。

我的陽具又硬起來了。於是我不顧身處於什麽環境,一下子撲到她身上。

我繼續著剛才未做完的事,我趴在李太太的身上,把肉棒插入她的陰道里。

在我頻頻抽送之下,李太太的陰道里越來越濕,她終於有反應了。她身不由

已地溶入性的高潮。雙手將我環抱,嘴裡也「伊伊嗚嗚」地呻吟出聲。

這時,馬先生沖涼后從浴室出來了。他示意我把他太太的身體反過來玩「狗

仔式」我見到他的眼神里只有慾火,並無敵意。於是便照他的意思去做。李太太

似乎也有了知覺,她很配合地讓我把她翻了個身。

我見到馬先生的陽具已經硬立在雙腿之間,便低聲說:「馬先生,不如你來

吧!」

馬先生說道:「不!還是你來干,我想看你們玩!」

我只好又插入,這時李太太已經被我抽送得如癡如醉,不過她只是呻吟著,

始終沒有把眼睜開。馬先生終於加入了,他讓太太口交。這時的李太太嘴裡銜住

她老公的龜頭。陰道里塞入我的肉棒,她可謂太充實了。不過,馬先生很快就在

她嘴裡射精。他躺到床后休息,留下我做未做完的事。我本來就已經箭在弦上,

現在也不再控制自己了。匆匆地在李太太肉體里射精之後,我便悄悄溜回自己房

間。

這次之後,我就準備搬走了,但是我又發現陳家並沒有趕我走,所以我也沒

有立刻搬走。奇怪的是不僅李太太平時對我若無其事,而且馬先生也好像根本沒

有發生過把我和他的太太捉姦在床的事。而且,李太太仍然不時會喝酒來叫我。

更離奇的是,有時當我進入她閨房時。她老公也在場。但是他也像喝醉似的,

並不計較我和李太太當著他的面前做愛。初時我是非常不慣的,而且親眼見到李

太太在和她的老公親熱,心裡竟有點兒不是滋味。然而玩過一兩次,就習慣了。

甚至覺得兩男對一女特別地刺激。

不久,李太太懷孕了。她和老公喝醉酒的事也不再發生了。雖然除此之外,

一切仍然如常,可是我卻覺得很不是滋味。

李太太終於生下一個男孩子,她和馬先生十分思愛,她不再喝酒了,一次都

沒有。她和馬先生做愛時,好像不當我存在似的。我可以聽到她欲仙欲死的呻吟,

也可以偷偷看到她和馬先生的床上戲。但是我不再碰過她一次肉體。

我終於沒趣地搬出馬家。我仍然帶著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團離開。直到事隔三

年後,我偶然見到李太太拉著兒子,才恍然大悟。李太太兒子的模樣,酷似我所

珍藏的一張三歲時的舊照片里的樣子。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