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人生中的第一

人生中的第一

人生中的第一

認識芬,是在一個考研類的qq群。芬當時自稱在濱州的一個醫院實習,是

濱州醫學院的一個大四學生,83年生人。由於經常交流考研的心得體會極學習技

巧,qq群里的面的人都非常謙恭。畢竟我是參加工作的人,每次在qq群裡面

聊天都能夠帶給大家一些社會上的東西,再加上這個群里的面的山東人很少,所

以不多長時間就跟芬熟悉了。很快,我們就互發了照片。照片上芬長得真是一種

傾國傾城的美,不愧是學生妹妹啊!一雙美麗的單眼皮,扎著小辮,瘦長的臉頰,

皮膚很白皙,一米六五左右的個子。qq交談中得知芬是濟甯人,有男朋友不過

不在濱州工作,她自己一個人住,有時候她母親也從老家趕過來跟她做伴。小弟

從她給我發照片的那一刻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她弄到手。因此在每次的qq交談

中,小弟表面上經常不經意的說些渾段子或者說些比較親密的話給她聽。開始的

時候她總是故意將話茬扯開。有一次,我問:“丫頭,你有多重啊”

她說“不告訴你,嘻嘻”

我說“臭丫頭,我打算有機會見到你的時候抱著你甩上三圈。你這樣不告訴

我怎麽能行?要是你二百斤我可抱不動”

她說“呵呵,放心吧!肯定能讓你抱得動,保證你甩六圈都不累”

我說“那好啊!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我可是真地抱著你甩上幾圈”

她說“好啊,不怕累就抱吧”

…………

從qq聊天到手機許發短信,從一開始的客氣簡單交流到最後的無話不談,

也就一周的時間。春節前在一次去濱州公幹的時候,星期五辦完事已經是下午五

點了,我找了個理由讓單位的司機先回濟南。然後給她發短信,告訴她我在濱州,

很想見見她。,她回短信激動地告訴我去xx醫院門口等她。

我打車到她實習的醫院門口,就站在門口的台階旁等她。等了五六分鍾了還

不見她出來,這時候天全黑了,我試著用手機打她的手機,一打竟然關機了。當

時就想媽的!遇到騙子了。我悻悻的朝著醫院的樓望了一眼,媽的真倒黴!在我

正想轉身走的時候,忽然一雙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我本能的掙脫了,一看竟然是

她!那張臉太熟悉了,雖然天黑了但還是能后看清,對!就是這張臉,經常視頻

的那張臉!簡單的寒暄幾句,才知道她手機方才沒電了。細細的大量了她一番,

真是沒法形容她的美,白色的羽絨服,圍著一條小絲巾,雖然隔著有半米遠,但

是我能清楚地聞到她身上的香味,單眼皮下的眼睛閃爍著誘人的目光,皮膚出奇

的嬌好,啊!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第一個良家啊!那一刻我發誓不管用什麽代價

一定要把她上了!

我們在一個火鍋店吃的火鍋,中間我又享用了一瓶三鞭酒(當時小弟的jj不

用喝三鞭酒早就躍躍起立了),在我的勸說下,芬喝了一點兒啤酒,一杯啤酒下

去,芬的臉上變得绯紅,在酒店聚光燈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迷人。吃飯的過程中,

我故意裝的對濱洲不熟悉,問她晚上我住什麽酒店?她說時間太急沒法去ATM 機

提錢,所以剛才下樓的時候在同事那裡拿了些錢,等一會兒吃完飯把我排到銀茂

(音有點象陰毛,哈哈)大酒店。

在酒精的促使下,我試著摸了她的手一下。她沒有拒絕,只是停頓了五六秒

鍾飛快的把手抽了回去,低低的垂著頭,顯得很害羞的樣子,更加迷人了!吃晚

飯她爭著去買單,但我飛快的去付了錢。我們兩個從火鍋店出來,我伸手攔下一

輛出租車,她卻說我們走走吧,賓館離這里很近。那天非常的冷,我們走在馬路

上,才晚上七點多行人卻很少(這個時間濟南的馬路上仍然是車水馬龍)我拉過

她的手這次她沒有拒絕,小手真得很涼。我說你的手真涼啊,我幫你暖暖吧。

我解開外套隔著一層保暖內衣把她的兩個小手放到我的腹部,就這樣面對面

的,她好像害羞的樣子低下頭,我的下巴正好在她頭頂的上方,她頭發上散發的

香氣瞬間就把握麻醉了!這時候JJ也頂得非常難受,我真想當時就按住她進入她

的體內。我們兩個都不說話,我試著向她耳朵里吹氣,她沒有拒絕,在我的嘴尋

找她的嘴的時候,一開始她也沒有拒絕,我用舌頭強行深入她的嘴唇的時候,三

四秒的時間她很害羞得低下頭說路上人太多。

我說我也有點累了你領我到賓館吧。就這樣牽著她的手走了大約不到十分鍾

的路程就看到銀茂大酒店了,快到酒店大廳的時候,她主動地松開了手。進了大

廳,服務員小姐說沒有標準間了,有可以打折的高檔客房,媽的!這個時候顧不

了那麽多了,飛快的拿出一沓錢來,把身份證仍在巴台上告訴領班小姐送到客房

去。然後看了芬一眼,芬掏錢包的手停下來,跟在了我的身後。

服務員打開房門芬跟著我進了房間,等服務員送身份證后關上門的那一刻我

猛地把芬擁抱到懷里,她想掙脫但我非常用力,掙脫了兩三下就很溫柔的任由我

輕輕的抱著。

我感受著她的體香,輕輕的把她放到床上,我欣賞著她的臉頰,嘴唇不自覺

地就印上了她的嘴唇,她的舌頭是那麽的甜,剛開始是我主動吻她,親吻她的同

時我的手隔著衣服輕輕按她的雙乳,她的呼吸慢慢急促起來,她也主動吻起我來,

這時我心想:今晚肯定有戲。我慢慢的穿過她的外套把手伸入她的內衣,她沒有

拒絕,當我的手接觸到她的乳頭時,她的身體滿滿的顫抖起來,她的乳頭是那麽

的小,在手裡摸著小巧玲珑的感覺,乳房不大但很有彈性,刺激著她的乳頭,嘴

也不閑著,問她的臉她的唇她的脖子,她閉著眼睛享受著,我把她的外套解開她

很順從的把外套脫了下來,裡面就是一個毛衣了,我輕輕的把手伸入她的腰部,

一邊問她手一邊的往下遊走。

當到達她的小腹時發現她竟然扎了皮帶,在我剛剛試著解她的皮帶的時候,

她猛地推開我坐起來用兩手護住腰帶說不可以,只希望我抱抱她。當時我真是郁

我尊重你。我抱著她輕輕的把她放倒在床上,繼續吻她,從唇開始,親到脖子的

時候,我的手伸到她的後面輕輕的用手一劃她的乳罩的鈎子就被我弄開了,我掀

起她的上衣,她的皮膚簡直白得令人窒息,尤其是小小的乳房上鑲嵌著兩個粉紅

色的小豆豆,沒有乳暈,我輕輕的撫摸她沒有拒絕,我禁不住用嘴吻了起來,她

興奮的用手抱著我的頭,輕輕的亨著。我把自己的腰帶揭開,拿著她的手想讓她

握住我的JJ,但她接觸了一下就很快的抽回手來,我說:你太漂亮了,我都情不

自禁了。

但我今天會尊重你,你也是學醫的總不會不懂得男人憋著容易得病吧?(其

實我也不懂,哈哈)她聽話的用手握住了我的大吊,這時候她問了我一句讓我現

在都難以忘記的話,她說:你的爲什麽這麽大阿?我男朋友的可沒有這麽大,你

是不是有病啊?我笑著說:哈哈你是學醫的,你說我會有病嗎?她笑著不說話了,

我說你幫我用手解決出來吧。她不很熟練的用手套弄起我的JJ來,我情不自禁的

一隻手握著她的奶子,然後用嘴銜著她另外一個奶子。在我的愛撫下她又開始哼

哼起來,我的右手慢慢的放到她的腰帶上,稍微一用力腰帶就開了,她分明是感

覺到了我的動作,睜開眼睛說你不是尊重我嗎?我說我是說過啊,我只是想摸一

下,絕不和你做愛。

她沒有說不,我就把手隔著褲子慢慢地往下深入,那種感覺真是沒法形容,

她的陰毛很少,我的手一邊往下伸同時也輕輕的往下撥著她的褲子,在到達她的

陰部的時候我的手分明感覺到了那裡的熱量,用中指輕輕的往下一觸,她的得下

身早已淫水連連,我用手指按壓她的陰蒂,她全身痙攣似的把我的手用兩腿夾住,

這時候我把她的整個褲子都脫到了膝蓋部位,她閉著眼睛嘴裡不停的哼著,這時

候我趁機把我的褲子脫下來完全裸露了下體,我一邊摸她的陰蒂一邊趁勢壓在了

她身上,吻她的嘴的同時我用手握住JJ用兩腿慢慢分開她的雙腿把我的JJ抵在她

的陰部,這時她又用手護在了陰部,我說我只是接觸一下不進去,她這才把手拿

開,我用腳把她的褲子使勁往下蹬終於退到了腳後跟部爲,再使勁一蹬只剩一條

褲腿在她身上了,輕輕的分開她的雙腿我握著JJ摩擦著她的陰道口,這時候才看

見她的陰唇很小呈粉紅色,陰唇兩邊分佈著細小的陰毛,輕輕分開她的大陰唇發

現雖然不是處女但她的小陰唇緊閉著,愛液順著腿都流了下來,我大的大吊在她

陰道口摩擦著,不時地還碰她的陰蒂一下,每次碰到陰蒂的時候她都本能的顫抖

一下,這時候她嘴裡喃喃的哼得更厲害了,我瞅準時機,用手握著大吊輕輕的抵

住她的陰道口慢慢的往裡深入,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我緩緩的拔出來插進去,慢

慢的就把整個大吊插進去了,這時候她掘著小嘴說:讓你得逞了。我兩手架起她

的雙腿使勁差了起來,也就五分鍾的時間她用兩手使勁抱著我大聲呼喊著“啊…

…啊……我不行了”可能是太刺激了,我感覺到她高潮的瞬間陰道用力包裹著我

的我的陰莖,這時我實在把持不住一下就瀉了,一股股的射到了她的陰道深處。

然後我們抱著,輕輕的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她還睡著,我一看時間十點一刻。

這時候欣賞她的玉體簡直是更加的迷人了。等她醒來的時候我要求和她一塊

兒洗澡,說什麽她也不同意,沒辦法看著她走進洗手間聽到她插上門也只能無奈

的等著…………

那晚上我們又作了兩次,都射在了她的陰道里。第二天十二點退房之前我們

又發生了一次,但自始至終她都不同意我親她的陰部,讓她給我口交她也不同意。

到第二天下午坐車回濟南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了雙腿的酸木。但是上了我人生中

的第一個良家,一個字:值!!

回到濟南,接到她的短信:親愛的,你忘了給我買藥,不過我自己買了現在

已經吃了。看到這些,我都有點兒想流淚的感覺了。良家,學生,我是否真的該

控制住感情?到現在我們還聯系著,她來濟南找過我兩次,每次送他上汽車站,

我給她買車票她都不讓。現在感覺是迷惑著享受著,這就是找良家的感覺嗎?這

種情感到底是什麽?實在搞不明白,就這樣下去吧。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