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沒想到媽媽是那樣的女人

沒想到媽媽是那樣的女人

我叫李亮,今年十八歲,現在在念高三,因為家庭條件還不錯,所以我並沒有在縣裡的高中上學,而是初中畢業後就來到市裡念寄宿制學校。沒想到在我上學的這幾年裡,媽媽竟然變成了那樣的女人。

我的媽媽叫李紅,原本是縣醫院的一名醫生,後來因為對醫院工資制度的不滿便辭職自己在我家附近開了一家私人診所。因為媽媽醫德很高,在縣醫院的時候便留下了好名聲,所以儘管是一家很小的診所,卻依然人來人往很是紅火。我也因此從來沒因為錢的問題發愁過。忘了說了,爸爸和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現在這個還不錯的生活環境完全是媽媽一手打造的。

今天是週四,原本週五才是正式的放假日期,不過由於快期末考試了,所以學校特別開恩的多放假一天,因此週四晚上我便興沖沖的回家了。

以往的時候,週五放假回家我都會先去媽媽的診所取鑰匙,因為似乎是我上高中開始,媽媽的診所就延長了營業時間到晚上九點。和往常一樣,在晚上六點半左右我就回到了縣城直奔媽媽的診所而去。

咦?怎麼沒人?在我來到媽媽診所的時候發現竟然一片漆黑?媽媽去哪裡了?

平時都營業到九點,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關門了?難道遇到什麼不測了?最近在我們當地的報紙上看到許多針對許多單獨女性的犯罪,往往是通過武力威脅搶奪女性的財物,在搶劫完之後還會將女性強姦,目前這個犯罪嫌疑人已經作案四起,仍未被抓獲歸案。雖說看這個嫌疑人的作案對像基本都是二十至二十五歲的年輕女性,而且媽媽已經四十一歲了。但由於是醫生,所以媽媽對個人養生還是很有心得的,平日裡的日常保養健身,以及良好的生活習慣,再加上得體的穿著,使得媽媽看起來起碼年輕了五歲,現在看來也就是一個三十六七歲的少婦,誰能想到她已經是一個十八歲高中生的母親了?媽媽不會是……我不敢往下想了,趕緊掏出手機撥通了媽媽的電話,萬幸的是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媽媽熟悉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喂?媽媽,我回家了,現在在家裡診所,你在哪?」

電話那頭過了幾秒鐘才響起媽媽的聲音:「嗯……是亮亮啊……今天怎麼回家這麼早??」媽媽那頭的聲音有些顫動,好像經過了1000米長跑後的那種感覺。

「快期末考試了,學校多放假一天,讓學生們回家準備,我就回來了,你到底在哪啊媽媽?」我的聲音有些疑惑。

「我現在。在我同學家裡……現在她正在幫我做按摩……」媽媽的聲音好像顫動的更厲害了。

同學?媽媽是在外地上的大學,當時在大學裡和爸爸一見鍾情嫁到了我們縣城,沒聽說媽媽有同學在縣城裡啊?算了,沒準有一兩個我不知道呢。

「哦,那我去你同學加找你取鑰匙吧。」畢竟都晚上了,讓媽媽一個女人給我送鑰匙我還是不放心的。

「別那樣!!嗯……我是說不用了,我這邊還有二十分鐘結束了,你現在就往家裡走,我應該能趕上給你開門。」媽媽在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好像嚎叫出來一樣,聲音非常大,後來的話又好像軟軟的沒有任何力氣,看來按摩還真是件享受的事啊。

「嗯,我知道了。」我還沒說完媽媽那邊就率先掛斷了電話,奇怪,媽媽平時從來都不會先掛我電話的啊。算了,還是先回家吧,雖然是夏天還是晚上,但天氣還是熱的讓人受不了。

二十分鐘後我便回到了家裡,一推門,媽媽已經回來了。此時她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拖鞋,看來也是剛剛才到家,看來也是步行了相當長的時間的緣故,媽媽的臉蛋紅紅的,看到我回家媽媽好像稍微震驚了下,然後才開口對我說:「亮亮回來了啊,想吃點什麼?媽媽現在去給你做。」媽媽的聲音比平時說話輕了許多,應該是累的吧……「隨便都可以,不用多麻煩了,看你累的,你還是多休息休息吧」看媽媽的樣子真的彷彿經歷了多麼強烈的運動。「嗯,今天是真的有點累了,我先回房間休息了。」媽媽聽我這麼說,也就不再推脫了,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奇怪了,媽媽走路的樣子怎麼有點不正常,看來好像大腿受傷不敢好好走路的樣子。算了,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我也累了,看了半個小時的電視我也回到了房間。

平時如果趕上放假,我都會睡到接近十一點,不過由於昨天晚上睡的太早了,這次早上七點半我就醒了,推開房門朝媽媽屋子方向一看,媽媽的房門大開著,看來已經走了有段時間了。哎,媽媽也是為了這個家起早貪黑,平時我一次都沒去媽媽的診所裡邊幫忙,今天時間正好還早,我便有了去幫媽媽的衝動。說走就走,診所與家裡的距離也不是太遠,步行十分鐘就到了。

咦?媽媽難道又沒在診所裡?到了之後我發現診所的大門緊閉窗簾也都緊緊的拉著,這大早上的媽媽不來診所去哪裡了?帶著疑惑我走到了診所更近的地方。

門是虛掩著的,不會是進強盜了吧!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了,輕輕的推開門向裡面觀察著。診所不大,只是兩個套間,外面的一間擺放著藥品貨架以及各種醫療用品,裡屋則是擺著幾張床用來給病人休息,有時候媽媽在裡面也會休息一下。

看到外屋並沒有什麼情況,我輕輕的向裡屋走去,沒想到剛踏進外屋就被一聲大聲的呻吟給嚇了一跳!剛剛的呻吟我能聽出來,並不是被傷害後發出的聲音,看來媽媽並沒有危險。不過畢竟都十幾歲的人了,毛片也是看過的,難道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在我的印象裡媽媽一直是獨立堅強的女性,我從來沒想到媽媽會發出那樣的呻吟。我的腳步更輕了,悄悄的把門簾掀起個小縫,我看到了我從小到大從沒想過的也從沒看過的景象!!!

只見媽媽正仰臥在平時病人才會休息的病床上,雙腿正被人高高的抬起,黑色高跟鞋正在雙腳上隨著雙腿的擺動在空氣中劃出繚亂的光線,而在我剛一進門時聽到的呻吟,此刻正從媽媽的嘴裡不停的往外喊著。作為處男的我除了毛片從沒見過這樣的景象,血液一下子全部湧到了下體,陰莖一下子把褲子鼓起一個大包,我想大喊,可是我發現此時我的嘴裡竟然發不出任何聲音,彷彿有個聲音對我悄悄的說:看下去!看下去!

此時的我像個小偷一樣,蜷縮著身體以降低目標,嘴裡大氣都不敢喘。而此時在裡屋的媽媽彷彿要到了高潮一般,嘴張著但發不出任何聲音,仍舊穿著黑色高跟鞋的雙腿正用力的纏在她身上的那個男人腰上,由於男人背對著我,我並不能看到男人的樣子。但和160身高的媽媽在一起,這個男人,不,現在也許叫男生更恰當些,他的身形並不是很高大,是個侏儒還是??

這時候裡屋的媽媽已經到了高潮,身體無力的躺在床上,四肢疲憊的伸展著。

那男生這時候從媽媽的身上起來,正好面向門簾這個方向,竟然是他!!!

我心裡的震驚彷彿自己成為美國總統一樣,因為屋裡的那個男生我是認識的,他叫張強,和我是初中同學,雖然是同學,但在初中的時候我卻和他沒什麼交集,因為初中的時候我是老師們喜歡的三好學生,而張強卻是個為非作歹的壞學生,也是由於這個原因,我並沒有跟他有過怎樣的接觸,只是普通的同學關係,因為我高中畢業後便去了市裡上學,和他便沒有過太多的聯繫,只是在初中同學聚會的時候聊過兩句,聽說他現在我們縣的高中體育特長班裡,體育特長班我是知道的,成績一塌糊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怎麼會這樣??!!我的心裡彷彿奔騰過萬千個草泥馬,自從媽媽和爸爸離婚後媽媽便再沒有過戀愛,當然傳統的媽媽肯定不會出去找野男人。可是現在媽媽怎麼會和我的同學搞在了一起??還在診所裡做愛?我覺得我的三觀在這一刻徹底崩壞了,一個賢妻良母怎麼會和自己兒子的同學搞在一起?!

這時候屋裡的張強說話了,:「阿姨,怎麼樣舒服嗎?」張強邊把雞巴上的避孕套摘下,邊對如爛泥般躺在穿上的媽媽說。

「你個小壞蛋~ 真是把阿姨的骨頭的搞軟了,阿姨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

床上的媽媽恢復了些力氣,靠在床頭對張強回答到,此時的媽媽全身赤裸的,只有腳上穿著那雙黑色的高跟鞋,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清晰的看清楚媽媽的裸體,沒想到已經四十多歲的媽媽身體竟然還這麼美,有一種普通小女生沒有的特質,這種充滿母性的身體對於我這種二十歲左右的小處男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如果沒有陳強,我想我是沒有機會如此清晰的看到媽媽的身體的,我竟然有些感謝陳強的感覺了……沒想到媽媽一個經受過高等教育的女人竟然會說出這種話,還是面對和兒子年紀差不多的男孩說出的!

「呵呵,阿姨,我這跟雞巴一旦插到女人的身體裡,是沒幾個女人能不沉迷的!」陳強繼續說著,此時我也看向了陳強的下體,沒想到陳強才二十歲不到,雞巴竟然如此大,在沒有勃起的狀態下已經有8cm了,想我的雞巴勃起之後才有11cm,難道真是因為體育練習的原因?還是四肢特別發達。「阿姨,你已經這麼爽了,也滿足一下你小情人的願望吧。」陳強說完將避孕套扔進了垃圾筒又把一個新的拿在了手裡,甩著雞巴又回到了床前,一下子把媽媽的乳房抓在了手裡,媽媽剛剛高潮了一次,但身體還是十分敏感的。張強的大手肆意的抓揉著媽媽的乳房,媽媽的乳房在張強的手裡變換出各種形狀,有時候還會從張強的指縫裡跑出來,看的我的雞巴更硬了。

「你可真是我的小冤家,把人家從正經的良家婦女玩成了不知羞恥的婊子,還要怎麼糟蹋人家,人家都聽你的」媽媽此時看向張強的眼神十分嫵媚,完全就是一個女人看向自己心愛丈夫的表情。

而此時張強聽到媽媽的話,雞巴瞬間就又硬了起來,瞬間就變成了一根16cm的巨大肉棒!天啊,這還是人的雞巴嗎?如此巨大的雞巴幾乎是我雞巴的兩倍,加上如同礦泉水瓶般的粗度,就像一把鋒利的大刀,同樣身為男人的我看到這根雞巴有一種狗奴才見到皇上的感覺,只想臣服。

陳強聽到媽媽肯定的回答,知道今天媽媽這麼聽話是因為先用自己巨大的雞巴將這個女人干到一次高潮的原因,機會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足,因此他迅速的從自己書包裡拿出了一包東西,從那包東西的外包裝我看出來了,那是一包絲襪!!

至於是絲襪還是褲襪就只能看穿到我媽媽身上才能看出來了。陳強飛速的將外包裝拆開,媽媽見陳強如此慌張,笑著對她的小情郎說道:「我的小冤家,今天阿姨就是你的人,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想怎麼幹就怎麼幹。」聽到媽媽的話,陳強的笑容更深了,他心想今天一定要把這個騷貨乾爽了,以後就真的是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了。

絲襪是一條灰色的連褲襪,媽媽當年還在醫院上班的時候總是穿這樣的絲襪,從醫院離職後媽媽的長絲襪就變成了短絲襪。陳強淫笑著拿著絲襪,媽媽則是伸直雙腿,看樣子是要他的小情人幫她親手穿上,陳強縱然是幹過幾個女人,但這樣的情況也是少見的,雙手顫抖著將絲襪一點一點的套上了媽媽的雙腿。儘管我跟媽媽一同生活了這麼多年,可是總來沒見過媽媽如此性感的雙腿。陳強想完美的將絲襪套進媽媽,可事與願違,穿了好久陳強也沒將絲襪套進媽媽的雙腿,此時媽媽撲哧一樂,接過陳強的絲襪自己穿了起來。如果問你,世界上最美好的畫面是什麼,那麼我想對你說,一個美女穿絲襪和脫絲襪的過程絕對是最賞心悅目的,而對我來說,那個美女還是我的媽媽。

媽媽順利的將絲襪穿上,本來只是一條普通的灰色褲襪,但此時對我來說卻是無比淫蕩,一個原因是灰色褲襪下沒有穿內褲,直接就是女人的小穴,怪不得有句古詩叫猶抱琵琶半遮面,真是無比貼切,另一個原因是那個女人竟然是我親愛的媽媽!!

陳強看著床上的媽媽,雞巴一抖一抖著,彷彿隨時要干進媽媽的小穴,而媽媽在穿上褲襪之後則是又穿上了她的黑色高跟鞋,此時她坐在床上,雙腿張開,用手一下一下的拂過自己的小穴,灰色褲襪的襠部沒一會兒就濕濡了。陳強見到這種情況哪裡還能忍住,只見他直接將媽媽推倒在床上,嘴直接湊到媽媽的小穴旁邊,隔著褲襪用舌頭舔著媽媽的陰蒂。

「啊~ 我的小老公,不要再逗阿姨了,阿姨都照你說的做了,快把你的大雞巴插進阿姨的小穴裡!」被舔弄這陰蒂的媽媽也是受不了了,大喊著她的小老公求他插入身體。

陳強不愧是玩弄個女人的高手,此刻他並沒有急於插入媽媽的小穴,而是用他那巨大的黑雞巴隔著褲襪不斷的挑逗媽媽的小穴「想讓我插進去也可以啊,不過這次我可不做你的小老公了,我要做你的小主人,你做我的性奴小母狗怎麼樣?」

陳強不斷挑逗著媽媽,媽媽在聽到陳強說要自己做他的性奴的時候明顯的停頓了一下,我看到媽媽的眼裡流過一絲清明,想來也是,自己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竟然要做這個和自己兒子一般大孩子的性奴。看到媽媽眼裡的遲疑,陳強知道這時候自己必須要加一把火了,「阿姨,做小老公的性奴有什麼不好?又沒人會知道,而且做了小老公的性奴之後阿姨會得到更大的快感的哦。」想到如果成為性奴之後的日子,媽媽眼裡的猶豫消失了,變成了無邊無盡的性慾!

「好的!阿姨願意做小老公的性奴,我李紅從今以後就是小老公的母狗了!」

見到時機成熟,陳強也不再猶豫,直接粗暴的撕開媽媽褲襪襠部的部分,也不停頓,雞巴直接整根挺進到了媽媽的小穴裡,從陳強插入到完全插進媽媽的小穴連一秒都不到,媽媽被小穴瞬間填滿的快感弄到失神了,此刻媽媽雙眼眼球上翻,小嘴大張,雙手緊緊的抱住陳強結實的後背。陳強看到身下的媽媽被自己的大雞吧干到失神,也不停頓,接著又是一通瘋狂的抽送,媽媽竟然有被這巨大的快感干到清醒了,我想沒有哪個女人經歷過被大雞吧干到失神又被干到清醒的經歷吧!

陳強見媽媽又清醒了,陳強淫笑著對身下的媽媽說:「爽不爽?做了我的母狗以後每天主人都會讓你這麼爽!」

媽媽此時哪裡還有時間思考,只是憑藉著女人的本能大喊道「做主人性奴母狗的感覺太爽了!早知道早就做主人的母狗了!我才知道我以往的生活是多麼無趣,做主人的母狗才是最幸福的事!」媽媽此刻算是完全臣服於陳強的雞巴下了,從最初的肉體沉迷到最終的內心臣服,陳強只用這根雞巴就完成了。

陳強看著媽媽如此瘋狂的樣子,心底的征服感也是巨大的,從一個受人尊敬的女醫生到任由自己抽插小穴的母狗人妻,陳強做到了一個雄性最希望做的!!!

「還想不想更爽?我的母狗?」陳強邊問邊用力的抽插著媽媽,媽媽此刻已經完全墮落進快感的深淵了,「想,我的主人!快讓母狗更爽!」媽媽果然像狗一樣的回答著,「呵呵,想要更爽很簡單,不過主人有個要求,母狗能不能答應?」

「主人說什麼母狗都答應,母狗的一切都屬於主人!」媽媽的奴性已經完全被陳強開發出來了。「嗯,我的小母狗果然很乖!~ ,主人的要求是要去你的家裡當著你的兒子干你!!!」陳強這個混蛋!竟然要去家裡干我媽媽,媽媽千萬不要答應他啊!!

我高估我的媽媽了,媽媽沒有一點遲疑就答應了陳強,「主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啊!主人求你了!快用了插你的小母狗,小母狗想要高潮啊!」陳強見調教媽媽這麼成功,便決定獎勵媽媽一下,已經是飛速抽插的大雞吧竟然有加快了速度,一分鐘,兩分鐘,陳強竟然保持著那樣的告訴飛快的在我媽媽的小穴裡抽插了接近兩分鐘,而此時的媽媽已經完全沉醉在了快感之中,一聲聲呻吟不停的從媽媽嘴裡飄出,而媽媽的眼裡竟然留下了眼淚!媽媽被我的同學草哭了!

我已經沒有心思再看下去了,我心中一向聖潔的媽媽竟然和我的同學搞在一起,而且還被他草成了母狗,我不知道我該怎麼面對媽媽,想到陳強還要在我家在我面前草我媽媽,我的心情更是低落。哎,只能先回家看陳強到底要幹什麼吧,我彷彿行屍走肉般的回到了家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