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父母同玩青春期女兒

父母同玩青春期女兒

父母同玩青春期女兒

第一章 ,           萌芽

林潔已經歲了,一天,她覺得胸部有一些脹痛,趁爸爸媽不在家時,來到鏡子前,脫下外衣,赤裸著上體。只見自己的乳房稍微有一些隆起,乳暈也 , 似乎大了一圈,乳頭處按下去有一些痛。她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知道自己已經發育了,心裡既羞愧,又興奮。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洗澡時總特別照顧漸大的乳房,對著鏡子左照右照,去拔一拔那圓溜溜的乳頭。星期天,林潔下腹部有一些隱隱作痛,趁爸爸媽不在家,坐在鏡子前,脫光了褲子,擡起了兩條腿,仔細端詳起自己那神秘的三角區。忽然發現那裡原本只有一條縫,現在已經有兩片像嘴唇的東西突了出來。他嚇了一跳,匆忙翻了本醫學書來看,原來叫陰唇,於是,他輕輕的把兩片陰唇扒了開來,突然,林潔的媽走了進來,「好哇!你一個人在家竟在幹這種事。」林潔擡起頭,臉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心撲通撲通的亂跳,「媽,我只是……」「我知道,跟你開開玩笑,來,媽教你。」說完,她也脫下了全身的衣服,坐在了床上。

林潔大為驚訝,情不自禁的說道:「媽,你…?」「潔兒你不要害怕,媽把知道的都教給你。」說著,她托起自己的乳房,說:「你瞧,媽的奶子大不大?」

林潔順著他的眼光瞧去,只見她兩隻手平托著兩隻圓潤豐滿的乳房,情不自禁的說道:「媽。你的奶子好大啊!」「你來摸摸看。」林潔湊過頭去,伸出食指,輕輕的觸了下那褐色,小葡萄似的乳頭,林潔的媽輕聲嗯了一聲,林潔看到那乳頭觸電似地抖了一下,緊縮了起來。整個乳房都變得尖挺了起來,像兩座小山峰似的。「媽,怎麼會這樣?」林潔疑惑不解的問。「傻孩子,女人都是這樣的,你也會!」,媽微笑地說道,「來,你比上眼睛。」林潔望了望自己的乳房,按著媽說的比上了雙眼。忽然覺得自己的乳頭似乎被一種軟軟的、溫溫的東西給夾住了。睜開雙眼,原來媽竟含住了它的乳頭。他輕輕的舔著乳頭的前端,然後用力的吮吸了起來。林潔隨之感到一股莫名的舒暢感,乳頭一下子變得緊縮了起來。「好舒服啊!」林潔情不自禁的叫道。

媽拿來一面鏡子,然後睡了下去。兩手把兩腿扳開,用鏡子照著。林潔說:「咦?媽你的這個東西怎麼跟我不一樣?好漂亮!」「小貓瞇是要保養的,你瞧我兩塊陰唇多麼肥厚啊!來,你來摸摸看。」「嗯,好舒服,好軟哦!」林潔把左手伸了過去,捏住了它的陰唇。她媽嚶叫了一聲,顫顫的說::「你把它掀開來看看。」林潔照著她的話,兩隻手分別捏住媽兩片陰唇,往旁邊輕輕的一拉,冒出一股似香非香的氣味,林潔知道這是小貓瞇的味道,因為她穿後的內褲都是這種味道。她突然發現兩隻手的手指都濕了,原來媽的那裡早已濕答答的一片了。「媽,你怎麼流水了?」「女人想到黃色的東西的時候或者被摸得很舒服的時候都迴流這種水的,這叫做淫水或叫做愛液。」林潔媽解釋道,然後衝著林潔一笑,「那你就把它們都舔乾淨吧!」「真的可以嗎?」林潔疑惑道。

「當然啦!我已經等不及了。快點嘛!」她邊說邊用兩手架起臀部,以便暴露整個陰部。林潔俯下頭去,那股味道越來越濃,媽濃密的陰毛弄的它的鼻子癢癢的,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以被愛液弄濕了。林潔伸出舌頭,輕輕的在兩片陰唇上舔了一下,牽起絲絲白線,然後細細的抿一下舌頭上媽的愛液。鹹鹹的,酸酸的,別有一番滋味。於是索性用嘴含住了她整個外陰。

「啊…就這樣,舌頭伸進去。」林潔照著媽的話,用舌頭輕輕的舔開了兩片陰唇,鑽進了那條縫裡。「啊…潔兒,沒想到你這麼小年紀就這麼…哎,可惜你舌頭太短了,你把手指伸進來吧,然後好好看著。」林潔照著媽的吩咐,擡起頭,舔了舔嘴唇四周粘上的愛液。伸出右手中指,插進了母親的那條縫中。「對,盡量往深處頂,然後來回抽插,那樣會恨爽。」林潔便快速抽插起來,只見媽的愛液隨著手指的抽插從小貓瞇裡流了出來,並且越來越多,顏色也越來越混濁。她的動作也配合起林潔的抽查,兩個乳房央︻搖晃著。林潔只見媽的兩片陰唇緊夾著自己的手指,隨著摩擦越來越紅,就像兩片塗過口紅的嘴唇似的。

然後媽的兩隻手也伸了過來,翻開陰唇上方的皮,露出一個遠遠的東西來。

「噢,我知道,這個叫做陰蒂。」「對…這個…這個東西也… 也能令你爽」只見媽一隻手夾住陰蒂,另一隻手反覆在陰蒂上揉捏,好像在玩一個好玩的玩具一樣。林潔看見媽這樣,全身似乎都在發熱,於是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他*的陰蒂也由咖啡色變成了鮮紅色。

忽然她的陰蒂抽搐起來,跟著媽的整個身子也隨之抽搐起來,整個身子跟著林潔手指的抽插而起伏。然後她的兩隻手離開玩弄的陰蒂,分別捏住自己兩片漲大的陰唇,往兩邊一拉,「潔兒,我快…快丟了,快找…找一隻杯子把我   ‘          …我的小貓瞇罩住。快!」林潔連忙趴下床,隨便找了一隻玻璃杯,把媽的尤物罩了起來。只見陰蒂一陣陣的抽搐,一下一下,給人一種會隨時漲破的感覺。

突然從兩片陰唇中間象洪水一樣流出許多液體,媽坐了起來,為了讓自己全部的都流到杯子裡。從小貓瞇裡流出的「水」越來越少,林潔的媽長舒了一口氣,一下子攤在了床上,像是剛剛跑完了馬拉松一樣。林潔舉起杯子一看,竟有大半杯子!稠稠的,白乎乎的,還冒著熱氣。「把它喝了吧。,對你的東西有好處。」

「媽,你剛才是高潮吧?」

「對啊,」

「我也想要像媽一樣。」

「傻孩子,你現在還小,你知不知道,你的屄裡還有一層處女膜。你現在還沒發育好,如果現在把處女膜弄破了,會影響你發育的。」

林潔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尤物,點了點頭,「媽,你的那幾樣東西既好看又…    .         我以後能像你一樣嗎?」

「當然可以啦,你先把這個喝了,我送你一件禮物。」媽指著那隻杯子說道。等到林潔把杯子裡的淫水喝完,媽的手中像戲法似的變出一隻盒子來,「打開看看。」林潔打開盒子,原來裡面有兩隻胸罩,兩條內褲,「媽,這…?」

「祝賀你長大成人,媽特意為你買的,你以後在家就不用穿外衣了,爸媽不會見怪的。來,穿穿合適不合適。」

林潔戴上胸罩,穿上內褲,不大不小正好。「聽合身的,有舒服又好看。」

林潔拉了拉胸罩說,「咦?這是什麼?」林潔看到了自己內褲上還有一條拉鏈,正好在自己兩腿之間,把拉鏈拉開,使自己的秘處。媽坐了起來,拉下了林潔內褲上的拉鏈,輕撫這她的秘處,「潔兒,你想不想像媽這樣呢?」「當然想。」

「那你要精心保養,」她翻開林潔陰唇,撥弄著林潔的陰蒂,「特別是這個,你每天晚上要愛撫愛撫它。」林截至覺得陰蒂那裡好舒服,忽然這種舒服的感覺停了下來,「媽,不要停,好舒服。」「舒服吧,來你自己試試看。」林潔的媽媽拉著林潔的手,「對,坐下來,放鬆一點。」另一隻手塗了點唾沫在林潔的小穴上,「要潤滑潤滑,否則傷身體的。」林潔顫顫巍巍的把手放在自己的穴上,突然感覺到有一股說不清楚的感覺從下體傳了上來。「對,一把中指插進去,然後把小貓瞇縮一下,夾住中指。想媽剛才那樣來幾下。但不要太深,因為你還沒有被開苞,有舒服的感覺就可以了。」林潔於是照著媽剛才做的,對自己的小東西進行愛撫,媽也幫著她刺激陰蒂,林潔從沒感到這種感覺,只覺得下面越來越熱,四肢身體似乎都沒有了感覺。不一會兒,從陰蒂轉來一陣緊縮的快感,而後陰蒂一陣一陣抽搐,每一次都給她帶來巨大的快感,終於她也像媽媽一樣流出了綢稠的液體。它嘗到了高潮的滋味。    ^第二章      ‘ ~  ^女人

不知不覺已過了四年,在這四年裡,林潔在家裡一直穿著那帶拉鏈的內衣,一到晚上,她就拉開拉鏈,自慰,這使得她的身材越來越有女人味,的胸圍,乳房尖挺,頂端鑲嵌著粉紅色的乳頭。下體的陰蒂平常只有黃豆粒大,但充血時卻有小核桃那麼大。兩片粉紅的陰唇緊緊的包裹著那充滿誘惑的地方。

連媽也感覺到了威脅感。

雙休日,林潔在家做功課,媽在洗衣服,突然想起一件事,「潔兒,過來,把衣服脫了。」說完坐在了床沿,林潔來到了媽跟前,毫不猶豫地把衣服脫了,「嘖嘖,身材越來越好了。」媽捏著林潔的奶子,「歲了,該是時候給你開苞了。」「什麼叫開苞?」「就是讓男人玩這個東西。」她指著林潔的小貓瞇。

「自己的東西為什麼要被別人玩?」「因為這樣很舒服。」「比那樣還要舒服?」

「傻孩子,那當然了。晚上你來我們房間吧。」

晚上的菜特別豐富,為了慶祝林潔今天開苞,父親也知道了這件事,其實他早已對自己女兒的身材饞涎欲滴了,只是在妻子面前不好意思說出來。今天她自己主動提出來要爸爸干它,怎能讓人不高興呢?早早的吃晚了飯便進入了臥室。

媽對林潔說:「不要緊張,一有點痛,但馬上就好了。」林潔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爸爸坐在了沙發上,說:「林潔,先讓爸爸欣賞一下。」林潔來到父親跟前,脫下了媽送的內衣,胴體變展現在爸爸跟前,「嗯,真不錯,」

他捏起了林潔的乳頭,「很有彈性。」林潔這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光著身子,再加上敏感的乳頭被粗糙的手指肆意玩弄,臉上不僅一片飛霞,「爸爸,媽,你們也脫了吧,我一個人光著身子,怪不好意思的。」母親首先脫了衣褲,露出豐滿的身段,「林潔,你還沒好好看過男人是怎麼一回事吧,來,跪下來仔細看吧。」

林潔按照媽的指示,臉的正前方恰是父親的短褲。母親慢慢把它拉下來,林潔一看到和自己下面一樣黑黑的「草」,然後看到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像是一條肥肥的蟲,下面是兩個球,「咦?這東西怎麼這樣?」「它可是可以讓你欲死欲仙。」「真的嗎?我可不信,你看這軟不拉嘰的東西,還沒我手指硬呢!」

林潔用手指捏起那「蟲」說。

不捏不要緊,一捏可不得了。那東西突然越來越大,林潔嚇的連忙放手,一眨眼,那條軟軟的蟲便變成了一根粗粗的棍子,在林潔面前一跳一跳的,像是在示威。「怎麼樣,這樣行了吧。」爸爸握著那話兒說。「不要怕,」媽走過來輕撫著被嚇得一楞一楞的林潔的頭說,「這道理就像你陰蒂會硬起來一樣,摸摸看吧。」林潔這下才緩過神來,接過爸爸手裡的那活兒。

這東西握在手裡燙燙的,仔細一看,它還分兩截,前端比後端要大,還有一條縫。聽媽說才知道前端叫做龜頭,下面兩個球叫做陰囊。林潔用手指比了比。

哇賽!足足有三隻手指那麼粗,一個半手指那麼長,塞到那裡去會是何種感覺,想到這裡,臉發燙,下面也不自覺得變得濕濕的了。「媽,我有點怕,這麼大,戳得進去嗎?一定很疼。」「疼是會有一點的,因為第一次嘛,難道你不想變成女人了?」「想,可是……」「要不我們先做一次示範,一來讓你知道全過程,二來讓你的那裡濕潤一下。」「好吧,就這麼辦吧。」

於是,「戰地」便轉移到了床上。因為要讓林潔看清楚,他們便準備用正常位幹一次。首先,媽平躺在床上,然後支起自己的雙腳,使自己的外陰完全暴露,爸爸似乎不想馬上把那話兒放進去,他用手扒開了陰唇,夾起了陰蒂,不停地玩弄著,又拉又拔。媽好像被弄得很舒服的樣子,輕輕的吟叫,「嗯…對…:         ,

就是那裡…嗯…快…快捏…啊…啊…就這樣…」「昨天剛剛來過,今天又想要了?!」

爸爸另一隻手也伸了上去,玩弄著大小陰唇。媽配合著他的動作,也對自己的兩個乳頭發起「攻擊」。林潔從未看到過如此激烈的情景,看得她面紅耳赤,心跳加快。不一會兒媽小貓瞇裡流的愛液已經弄濕了床單,陰唇和陰蒂也變得紅紅的了。

「快…啊…快進來吧,求…求求你,快進來…」媽已經「舉白旗」了。

「進到哪裡?」爸爸手上的活兒不停,還在挑逗著她。

「嗯…進… 進到我的屄裡。」

「再重複一遍」

「請…請快…快插到我的小騷屄裡…」媽哀求道。

林潔萬萬沒想到,平時漂亮高雅的媽竟會如此的放蕩。小貓瞇裡也流騷水。

媽扒開自己的屄,露出裡面紅紅的壁肉,上面沾滿了愛液,亮晶晶的閃著光。爸爸也停止了愛撫,「好,我來了。」手握著那話兒,瞄準她的小屄,一下子頂了進去,「啊!」媽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下身一陣抖動。「對,再頂,頂死我吧!」林潔定睛一看,爸爸的整根「棍子」完全沒入媽的陰道裡,很想被爸爸這樣插,但也有些害怕,這麼大的一根都插到自己的屄裡…… " "   ‘

爸爸了一下一下的抽插,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插得媽時時似哭泣似的哀叫,下面愛液流個不停,弄的爸爸那話兒沾滿了愛液。插了一會兒,媽便語無倫次,「嗯…嗯…啊…插…不要停…我…我的小貓瞇被插得好爽…啊…      ~;     |. ;  .

啊…對…就是…就是這裡…快…快轉…啊…嗯…嗯…啊…我快不行了,我  . …我要丟了…」於是爸爸拔出了那話兒,只見媽的陰唇一陣抽搐,便流出了白白的,濁濁的陰精。「真沒勁,這麼快就沒了。」爸爸失望地說。「留著給你女兒嘛。」

媽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地說。

林潔和媽的位置換了換,林潔躺了下來,媽卻變成了旁觀者。林潔按他*的樣子曲起了雙腿,使她的兩個洞都暴露在父母面前。羞恥心使她屄不停地流著愛液。爸爸摸了一下,「嗯,不錯,已經那麼濕了。」「我就知道她是有這方面天賦的。」媽在旁邊搭腔道。「嗯,不需要前戲了,直接吧。」爸爸握著那剛剛經過激烈戰鬥而依然金槍不倒的那活兒,準備挺進。「別,等…等一會兒,爸爸,別用太大力氣。」林潔似乎有些害怕。「好吧,我會盡量溫柔的。」

爸爸輕輕的扒開林潔的小屄,把那話兒慢慢的塞進去,由於林潔流了許多愛液,所以一還算順利,但龜頭還沒塞進去一半就遇到了阻礙,爸爸是有經驗的,他知道這是處女膜,不過不得不弄破它,雖然是很痛的,但長痛不如短痛,爸爸心一狠,用力一下子頂了進去。一聲清脆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啊…………痛,好痛啊!!」

「乖,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媽爬了過來安慰著女兒。爸爸也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再弄痛了女兒,只見殷殷的處女血順著那話兒滴在雪白的床單上。

林潔慢慢從劇痛中清醒過來,陰道口附近撕裂般的劇痛也好了許多,反而第一次有異物深入陰道產生了一絲絲快感。「潔兒,怎麼樣,好些了嗎?」媽撫摸著林潔的臉。「嗯,」林潔點點頭,然後把頭轉向爸爸,不好意思地說:「爸爸,你繼續吧。」爸爸看見潔兒已經沒事了,於是又了挺進,這下子沒遇到什麼阻礙,一竿到底。林潔雖然感到還是有一點痛,但龜頭對壁肉的摩擦帶來的快感遠遠勝之。那話兒每一次進出都會引起林潔陰道的抽搐,林潔終於領略到了性交的快樂。

「小娘們的屄果然她媽的緊,真爽!」爸爸加快了速度。林潔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限,不斷的發出類似呻吟的響聲。兩個人忘情的抽插,看得旁邊觀戰的媽慾火上升。她轉過身,用屁股對折林潔的臉,頭湊近兩人的結合部,看著那話兒在女兒的屄裡進進出出,「潔兒,快舔媽的騷屄。」林潔原本閉著眼睛享受著快感,聽媽一叫,睜開雙眼,只見媽的屄和屁眼都完全暴露在眼前,散發著騷騷的氣味。林潔連忙用舌頭舔開媽的陰唇,肆意玩弄著她得屄。「嗯… "

對…對…屁眼也要弄…不要管我,把整根手指都插進去…對…啊………啊 ………   `

就這樣,不停得插…」林潔自己的屄在被別人插,而自己又在弄別人的屄,再加上爸爸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只覺得身體似乎消失,最終爸爸用力的一頂,林潔達到了高潮,陰道一陣一陣有力地緊縮,不自禁地流出滾燙的陰精,感覺好似飛上了天。爸爸也因為林潔陰道地一陣一陣緊縮,達到性高潮,在那一瞬間,他拔出了那話兒,把白白的陽精全部射在媽的臉上。最後媽也在自己手的幫助下體驗了第二次快感。

三人相擁而眠,林潔笑了,她知道,以後她就是女人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