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紅色丁字褲

紅色丁字褲

紅色丁字褲

一篇真實的女性BLOG:肛門檢查台上的紅色丁字褲

轉者註:這篇文章轉自一篇網上真實女性的BLOG,就是不知道是否是原

作者意淫。

如果大家覺得好請給我紅心鼓勵,我會PM原作者的BLOG地址,那裡有

更多的火辣文章

2006年1月4日雖然上班的感覺不好,但冬天的感覺不壞,在暖暖的會

議室里,所有的聲音都遠遠的,紅色的丁字褲緊緊地繃在臀部中間的位置,再往

外是那條空著底部的褲襪,隔著厚厚的羊毛九分褲和呢料的冬裙,沒有人知道。

並不是所有的時候丁字褲都要緊緊的夾在臀縫里,很多時候我還是喜歡穿得

低低的,像是掛在臀部的中間,給肛門和會陰部位一些輕松。好萊塢的影星可以

把內褲穿成這種方式,好像叫做露出「臀溝」吧。

內褲是面料很好,很輕薄的那種,邊緣沒有象一般的丁字褲厚厚的棱,很霸

道地盤踞在女人最嬌嫩的地方,在臀部和腰部留下深深的凹痕,摩擦私處的邊緣,

緊緊夾在臀部的縫隙,給肛門和會陰部位灼熱的感覺。

上次出差時候在泉城廣場附近的Cadecino專賣店裡買的,給自己的

禮物,爲了那麽可愛的城市和泉水。

想起那次所擺出來的屈辱的被檢查的姿勢,一股暗暗的戰栗的感覺,從私處

最裡面爬出來,沿著身體的正中線,溜到舌尖,麻麻的,酥酥的感覺。

擡頭看了看Projector上變換的顔色,繼續埋頭到筆記本電腦後面,

思緒滑到潮濕的最裡面……

好像是04年的夏天吧,因爲行程的原因,一個人被扔在那個北方的城市,

從Cadecino換了可愛的丁字褲出來,滿眼都是治療痔瘡的廣告,真是個

奇怪的地方,爲什麽那麽多人得這種奇怪的病。突然,不知道從哪裡,一個奇怪

的,罪惡的想法跳出來,撩撥著我的神經。

很想知道在醫院的檢查台上自己的姿勢,和被陌生男人的手指在身體和直腸

裡面逡巡搜索的感覺。也想知道,見慣了各式各樣屁股的醫生,在看到我繃緊著

紅色丁字褲的臀部的時候,是不是也有沖動。想試試那種被一種很正當的理由驅

使和命令,擺出動物一樣姿勢的羞辱。

對自己的身材很放心,對於腰臀部位的滑膩曲線更是自豪,想看看能造成什

麽樣的影響。

站在「中醫肛腸痔瘘」專科門口的時候,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去,這是家在

「趵突泉路」上的古色古香的醫院裡面的一個房間。

下一刻進入那個巨大而陳舊的房間的時候,有些發懵,以爲只有一個老中醫,

事實上我面對的至少有三個,中醫一點也不老,還有兩個年輕的,實習醫生的樣

子,也可能是學生吧。

在那些閃光的,有些驚訝的眼光中,小心的坐在醫生面前的方凳上。

「哪裡不舒服?」醫生倒是和藹。

「那裡……是肛門……裡面……有時候有些疼……有時候……」,真的很緊

張,一來是編造的故事和病痛,再說在那麽多陌生男人面前描述自己隱秘的部位。

陰道深處有些灼熱的感覺湧出來,有些擔心那條新的丁字褲是不是會濕透。

問答持續了很久,臉上已經灼熱,好幾次差點放棄而跑出去,終於醫生要求

我作檢查,並且要求我檢查完畢后再去付檢查費,不知道他是擔心失去了在病人

身上賺錢的機會還是想馬上擺弄和插入我誘人的柔軟的身體。

檢查台就在巨大房間的另一頭,孤零零的,高高的,硬硬的,沒有任何的遮

擋。站在面前的時候,肛門裡面有真切的灼熱的感覺。

在醫生的指令下,脫掉鞋子,跪在檢查台的一頭。很無措,頭昏昏的,高潮

的感覺沖擊著大腦,房間里空調並不是很涼,但是微微有些發抖。

我很順從,也很害怕,很乖地上身趴下去,真的不知道那些男人要干什麽,

灼熱的臉挨著潔白的床單,屁股撅地很高,不記得醫生有沒有吩咐把裙子拉起且

脫下內褲。其實也沒有分別,雖然穿的並不是短裙,但是在這個姿勢下,裙子自

動地掛起在屁股上面,而且,正在膽戰心驚地沿著向背部收縮的腰跨曲線往下滑,

要不是丁字褲的摩擦,應該已經背叛我了吧。

對了,丁字褲,鮮豔的紅色的丁字褲!一陣空調的涼風讓我感覺整個的屁股

都露在外面,肛門不自禁地收縮著,在丁字褲背後有松緊和褶皺的布條上摩擦出

灼熱的感覺。剛才穿得鬆鬆的丁字褲由於臀部的上翹,已經緊緊地繃在屁股上,

像是要勒進身體裡面。

真的會有人,醫生的,粗糙的,粗大的手指,插入到我的身體裡面嗎?有不

真實的感覺。

「把內褲褪下來」,聽到一個當地方言說,然後好像好像是咽下唾液的聲音。

還是那個醫生,剛才竟然沒有注意他的濃重的方言,不過他忘了說「脫下褲

子」

或者「拉起裙子」吧。這個時候自己的腦子異常清晰,可能是頭部低下的原

因吧。

內褲在離開屁股的時候,有些留戀,可能剛才真的勒進肛門的褶皺裡面,也

可能,我的肛門還沒有做好準備暴露在這盛夏的陽光中。真的有陽光,下午的美

好的陽光從落地大窗中斜斜地,確又堂而皇之地踱步進來,在不遠的地方,斜睨

著我裸露的屁股。

丁字褲前面的部位是包住了私處的,離開的時候,有些撕拉的感覺,一定濕

透了粘在上面吧。空調的涼風和清晰的觸覺讓我知道陰道口已經保露在空氣當中,

我沒有繼續下去,可能因爲知道陰道中一定擠滿了白色的漿液,掛在小陰唇上,

而且我已經把他們要檢查的身體的部分都露了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者一兩秒鍾,或者一兩分鍾,或者一兩個小時,突然感

覺屁股一熱,一股小小的高潮以肛門爲中心向我的身體各個部分侵犯,以前這個

泛濫的敏感中心可都是陰道的入口。原來醫生把檢查床尾的檢查燈打開,並且拉

到離我的臀部很近的地方,百瓦的白熾燈給人真正的灼熱感覺。

然後感覺到三雙眼睛仔細地觀察我的屁股、我的張開的肛門附近的褶皺、我

的半露的私處和泛濫的陰道口、我的緊繃的紅色丁字褲上面的的黏液、還有我腰

臀曲線上微微的戰栗和兩個孔洞的緊張的一張一合。

然後聽到男人們小聲地議論,然後感到男人們在戴上檢查用的手套,然後感

到男人們把冰涼的潤滑劑滴到我的肛門周邊,然後感覺到一隻男人的大手扶著並

且捏著我左側的屁股,然後感到男人的一隻手指長時間地停留並按摩那個菊花一

樣的褶皺的柔軟部位,然後感覺到……

一片空白,他進來了,進到我的身體裡面了。

高潮馬上包圍了我,周圍都是黑暗,只有屁股上檢查燈灼熱的烘烤。

不是沒有體驗過粗大的撐滿身體的感覺,也不是沒有體驗過肛門被貫穿的暴

漲甚至撕裂的疼痛和瘋狂,但這完全不同,一點性的感覺都沒有,真的跟性沒有

什麽關系,只有被征服和控制的飽滿,象小羔羊一樣,信任地請陌生的東西在自

己的直腸里,在身體裡面跳舞。心甘情願的。

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結束的,但是一直都是持續的高潮。聽到有人問「是不是

很疼」,也記得自己清晰地回答「有點,嗯,不算疼。」。

感覺那個中年醫生離開我的直腸很久了,沒有人讓我從檢查台上下來,在我

由於過久保持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勢,大腦開始有些沖血模糊的時候,新的一輪檢

查又開始了!

天哪,竟然是那個年輕的學生,這次的手指細了很多,但是長了很多,摸索

著插進了直腸末端的瓣膜,那是一個高大的清秀的小男孩子。

另一個男生卻是很粗壯的那種,指頭很粗很粗,因爲他的四個指頭曾經一起

進入和掰開過我的肛門。

我不知道基於什麽理由,在專業醫院里,在沒有任何遮擋的情況下,裸露和

高高撅起淫蕩臀部的柔弱的年輕女孩會被反複觀察羞辱的部位,會被一遍遍作爲

培訓的教材用以訓練年輕的學生。

而我就是那個心甘情願的被放在試驗台上研究屁股和直腸結構的穿著紅色丁

字褲的小白鼠。

在這個下午的時間里,這只性感的小白鼠的柔軟的屁股被深深地插入和掰開

過五次,不知道爲什麽是五次,但是每次都是臀部被捏住並且用力掰開,手指深

深地鑽進去,鑽到最裡面去。

甚至有兩次是四隻手指,兩只手的各兩個手指,一隻一隻的插進來,做擴張

肛門的練習,一邊按摩,一邊用力向兩邊掰開。后來從網上查到,這是肛門手術

的標準準備流程。

不知道我的肛門最後被擴展到多大,但是沒有痛苦,雖然很疼,卻不是那種

撕裂的傷口,我知道他們是專業人員,在我的臀部後面作專業的練習。我很配合,

也知道自己的那個孔洞彈性很好,能夠容納下很粗很粗的東西,也能夠很快恢複

成緊緊的菊花瓣,是他們很好的教科書。

離開醫院的時候,回頭看了看夕陽余晖下的那幢白色的建築,「國醫堂」,

我要記住這個名字。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