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令人魂牽夢萦的激情往事

令人魂牽夢萦的激情往事

令人魂牽夢萦的激情往事

70年代。中學畢業到農村插隊。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是必須的。家裡有一

個遠房叔叔在離城150公里的一個縣當縣委書記。我找到他。請他幫我安排到

他管轄的這個縣。他說這事得我父母跟他談才行。《挑眼了。嫌我父母沒親自來

求他》。只好回家彙報。父母也感覺有些欠禮。讓司機班派一輛< 上海> 轎車。

(父親是副局級)。帶上煙酒。來到縣城。叔叔很熱情。叫來了嬸嬸和縣里的主

要領導。在縣城最好的飯館擺了兩桌。席間叔叔向大家介紹了他這個在京城當局

長的哥哥(露臉兒啊)和我這個要來插隊的侄兒。讓大家對我今後的事兒多加照

顧。

我被縣:知青辦:分到一個相對比較富的村子。離縣城較遠。公社書記和村

書記把我當小祖宗一樣供著。(縣委書記的親戚誰惹的起)根本不讓我幹活。讓

我在大隊院里值夜班白天瞎玩兒公社派出所的所長都經常帶著酒菜來看我。當然

我也給他們這些地頭蛇花了不少錢……我托縣勞動局長給村書記的二閨女搞到一

個縣里化工廠的招工指標{ 實際是家父幫助辦的}.從此村書記這個地頭蛇對我言

聽計從。我成了這個800多戶村民的村的舉足輕重的人物。

村書記是個惡霸。經常對村裡的幾戶出身不好的人家大打出手。一天晚上。

他喝完了酒把一對定爲富農出身姓郭的夫婦帶到大隊部。罰他們下跪。讓他們想

想最近都干過那些破壞革命生産的一切反動行爲。明天向他彙報。說完自己回家

睡覺了。夫婦倆一直在空屋跪著連頭都不敢擡。三個女兒在隊部院外掉眼淚。就

是不敢進院。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把他們幾個女兒叫進我的房間。讓她們領父母

先回家。有事兒我頂著。她們誰也不敢。說書記不說話她們不敢。我想了想說。

好吧。今晚就讓他倆在我房間想問題。你們厝グ?我會照顧他們的。她們走後我

把夫婦倆叫到我房間。說你們不要跪了。就坐著想問題。明天向書記交代。倆夫

婦千恩萬謝。

第二天早上。來到書記家。爲他們說情。說算了吧。他們家也挺可憐的。書

記對我詭笑。說昨晚他幾個丫頭都去了吧。看著那個順眼啊?我說都挺順眼的。

{ 其實就是一般長相} 書記說好我放個面子。饒了他們。今晚讓幾個丫頭好好謝

謝你。

來到隊部。倆夫婦見到書記已嚇的面無人色。書記厲聲說。今天知青(知識

青年簡稱)爲你們說情。放了你們。回去和逼丫頭們說。今晚要好好謝謝人家。

怎樣謝我就不說了。要是丫頭們伺候不好就讓你們家老娘們兒教教她們。滾吧。

農村人說話總是把雞八呀。逼呀掛在嘴上。整天都是聊東家姑娘賣逼西家媳

婦賣眼兒的事兒。每當我聽到這些時體內都有一陣沖動。我當然明白他們說的謝

謝是怎麽一回事。只是裝蒜就是了。

夫婦倆走了。書記看著我說。侄兒。別不好意思。在農村這兒操娘們兒沒什

麽大不了的。公社的頭頭們誰沒幾個相好的。我要不是你大嬸管的緊。還不是想

操誰就操誰。操完了她們得樂的屁顛屁顛的。他們家成份不好。村裡都迴避他們。

我對這幾家成份不好的戶管制很嚴。這幾個逼丫頭沒人敢碰。以後就歸你了。我

說……叔。就這樣做了。事成以後咱得對她們家好一點兒。侄兒你放心。只要她

們把你伺候舒服了。我就讓她們全家都舒服。不然你看我制不死他們。

下午。書記到隊部辦事。見到我悄悄的說。晚上你大嬸要你到家去吃飯。然

后在成全你的那事兒。等你啊。說完走了。

想到今晚就要結束18年的處子生涯。幻想著今晚也不知和哪個丫頭成全好

事兒。又緊張。又興奮。小弟弟起了落。落了起。一下午都沒過好。

天剛黑。我從箱子里取出一條煙揣在懷里來到書記家。大嬸把飯菜已經做好。

把煙遞給書記。高興的收下。三人開始吃飯。說實話當時我興奮的根本吃不下去。

大嬸笑笑說。你叔都跟我說了。就別不好意思了。不過不能給那幾個逼丫頭太大

的臉。就是玩玩。別拿她們太當回事。

我和書記到了郭家。倆夫婦有遞煙有倒水。三個閨女靠在牆邊不敢說話。書

記用手指了指大閨女說。明天你和你娘就不要出工幹活了。我和栓子(生産隊長)

說一聲就說知青病了。在你家養幾天。你們幫助照顧照顧。工分照樣記。你們早

點休息吧。又叫過來郭某的媳婦指了指我對她說。看著他們點兒。別讓他太貪了。

說完走了。

郭某夫婦又和我說了一會兒話。無非是我對他們的恩情太重了。他們全家給

我當牛做馬也報答不完我的恩情等等。我說我已經和書記說好了。今後再也不會

有人敢欺負咱們郭家了。夫婦倆和三個女兒的臉上都露出了我從未見到過的開心

的笑容。

嬸子帶我來到西廂房。大炕上已鋪好了干淨的被辱。我剛坐到炕沿上。嬸子

就一下把我抱住。她的兩個大奶緊緊的貼住我批的臉。我已感覺到她的心在急促

的跳動。過了一會兒。突然抱住我的頭。在我的臉上使勁的親吻。我也把雙手伸

進她懷里。揉著一對大奶。她停止了親吻抱著我的頭深情的看著我說。以後我們

娘兒幾個就是你的人了。嬸子會好好疼你的。今天先讓大玲(大女兒)陪你睡好

嗎?我說大玲她願意嗎?願意。大玲和她爹都說你是大好人。又是城裡大幹部的

孩子。村裡想巴結你的姑娘媳婦多了。就怕你看不上。我說我這是第一次碰女人

有些心慌。嬸子說不要緊。一會兒我來幫你。

大玲和嬸子端來了兩盆熱水。簡單洗了一洗就躺在了炕上。大玲和嬸子也上

了炕。我和大玲沒用說話就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嘴對著嘴的親著。把手伸進她的

褲擋。大玲很懂事。主動叉開了大腿。我用手盡情的在她的陰道里摳挖著。嬸子

坐在我的身旁給我進行輕輕的按摸。

隨著我手指的插弄。大玲的逼里臊水流的滿手都濕了。她突然夾緊了雙腿。

把我的手指留在逼里。使勁將我的舌頭吸入她的口腔。嬸子拍了拍大玲。說;別

光顧著自己發情。讓你哥哥也舒服舒服吧……

(其實大玲比我還大一歲呢)娘兩個將我渾身脫的一絲不掛。大雞八已硬的

立了起來。然後娘兩個也脫了個光溜溜。大玲平躺在炕上。嬸子在大玲的屁股下

面墊了一條枕巾。用眼神示意我可以上來了。我翻了一下身趴在大玲的光光的身

上。

用右手攥著雞八就往大玲逼里捅。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性的接觸。何況還有她

的母親光著身子在幫助我來操她的大女兒。處男的我在剛剛插入的一刹那。由於

過分的視覺刺激和性器官的摩擦竟然射精了。而且射的很多很多。

大玲的陰毛和小肚子上全是我的精液。三人誰也沒料到這一情況的發生。一

時有些鄂然。嬸子用手巾輕輕擦去大玲身上的精液。又擦淨我的雞巴。說;玲兒。

你全看到了吧。你哥哥可是處男阿……他的第一個女人是你呀。你這是多大的福

氣阿。大玲慢漫恢複了平靜。深情的看著我。哥。俺娘幾個人是您的。心也是您

的。以後您就把這兒當成您暫時的家。我們會好好伺候您的。嬸子輕輕的撸著我

的雞巴。說。玲兒躺好讓你哥再來一次。引導著我的雞巴再次向大玲的逼里插去。

這次成功了。大玲的雙手緊緊抱住我的腰讓我的雞巴頭在她熱熱的。濕露露

的逼里來回抽插。第一次插入陰道的感覺真舒服啊。隨著我的抽插大玲的騷水也

越來越多。屁股也扭動起來。哥使勁使勁啊。大玲浪叫起來。我抱住大玲的屁股。

雞巴在逼里猛的一頂。

大玲發出了一聲尖叫。這時大雞巴已連根進入。看到大玲臉上露出痛苦的表

情。我停止了抽插。嬸子爲大玲擦了擦臉上的汗。看著我說。侄兒。沒事兒。玲

兒的膜破了。有點疼待會兒就沒事了。我拔出來雞巴。清清楚楚的看見了從大玲

的逼里流出了紅紅的處女血。嬸子爲大玲收拾干淨。然後爲我的雞巴進行按摸。

我用雙手玩著她的兩個大奶。

大嬸:“我剛才和大玲乾的事就是人們常說的操逼嗎?

對。你剛才操了大玲的逼,大鈴也是第一次被男人操對吧?

對。你不是看到她逼里流的血了。

那待會兒再操她還會流血嗎?

可能不會了。

我操你幾下行嗎?

你不嫌我老嗎?

不嫌。

那你就操吧。

翻身上馬。抓住兩只大奶將雞巴插入老逼。狠狠的給她來了一通暴操。大約

幹了十幾分鍾。老逼高潮到了。

大雞巴越戰越勇。再次插入大玲的逼里。可能是看到我操她媽刺激起了她的

性慾。顯的很瘋狂。大屁股一直配合著我的抽插瘋狂的扭動。在把她送到頂峰的

那一刻。我用雙手狠狠的拽著她頭發。毫不留情的將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深處。

這娘兒倆高潮到來時表現出的症狀簡直一模一樣。都是先緊緊摟住我的屁股

讓我使勁兒頂著別動。而後是喊出一聲“你操死我了”在子宮一陣抽搐后。象爛

泥似的癱在炕上。

躺在炕上。兩只手左擁右抱……摳逼摸乳十分爽快。親了一會兒對大玲說。

你去。幫我舔舔雞巴。大玲趴在我的雙腿之間。把我那半軟不硬的雞巴放進自己

的嘴裡。輕巧的吸舔。

大嬸。你給叔唆過雞巴嗎?

以前給他唆過。

那你一會兒也給我唆唆雞巴行嗎?

行。

我射進你的嘴裡行嗎?

行。

你把我射出的東西吃了行嗎?

寶貝兒。甭說是吃你射進嬸子嘴裡的精。你就是撒進嬸子嘴裡的尿。嬸子也

願意幫你喝下去。

嬸子和大玲換了個位置。用她的嘴將雞巴深深的吞入。雞巴在她的嘴裡進進

出出。和操逼沒什麽區別。太舒服了。大玲把她的舌頭送進我的口腔。抱著我的

頭忘情的親吻。享受了一會兒。突然雞巴頭迅速膨脹。精關失控。大股的精液射

進嬸子的口中。

大玲纏著我還想再來一次。嬸子說你哥明天還有二玲和三玲等著那。別把你

哥累壞了。我說。兩個妹妹我還是先別碰了。有你們娘倆伺候我已經很知足了。

嬸子說那就等你過了這幾天新鮮勁兒。反正早晚也都是你的人。

嬸。昨晚全怨我沒照顧好你們。讓你們坐了一夜。大玲她們肯定一宿也沒睡。

今晚又伺候了我這麽長時間。謝謝你們了。以後我會全力幫助你們全家的。大玲

說。哥。以前別說有人幫助。就連個串門的都沒有。只要你對俺家好。村裡就沒

人敢欺負我們了。俺一家可盼到有今天了。我說。行了。我下炕去撒泡尿。嬸子

一把按住我。說。大射出大汗。別在地下站。萬一受了涼還不心疼死我呀。說罷

從身邊抄起一件衣服疊了兩下墊在我屁股底下。用兩個手指捏住我的雞巴根部。

“來。嬸兒用嘴給你接著。”然後含在嘴裡。大玲輕輕揉著我的肚子。“哥。放

松。尿吧……俺娘給你接著那。”我使勁了半天也沒尿出來。只好作罷。大玲問

我爲什麽尿不出來。我回答“可能是不習慣。因爲你哥打記事兒的那一天起還沒

躺著撒過尿呢”然後披好衣服。下地對著尿盆撒了出來。撒完後上炕抱著大玲睡

了。

后來的日子裡。我經常在她們身上盡情的發泄我的性慾。在她們面前我真的

無所顧忌。對她們的身體我有著絕對的使用權和支配權。也鍛煉的可以在她們的

嘴裡撒尿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