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43)

牛大醜風流記(43)

(四十三) 漂流

兩人上過床後,關系更為密切。小聰像一個新娘子,羞澀與甜蜜,膽怯與快活,擔心與渴望等情緒並存,真是百感交集。她對大醜關心體貼,百依百順,令大醜感覺美上了天。最得意的是,所有的美女一時間都無影無蹤,眼前只剩一個小聰了。

因為小聰是床上新手,不可能令大醜心滿意足。但他能理解她,從不埋怨,事事為她著想。小聰當然也很清楚,為找到一個不錯的男人暗暗慶幸。只是她也知道,彼此只是露水姻緣罷了。到頭一場空,除非自己……可她能那麼做嗎?

按照大醜的意思,他不去上班,只在家裡陪著美人,那才叫美呢。小聰當然不許他因色誤事,把他硬推出門。大醜沒法,上班去吧。

在服裝城裡,每天他照例能見到春涵。這大美人對他算不錯了,不但在那裡對他噓寒問暖、關心身體,而且有時還“回家”看他,感動得大醜的眼睛經常濕潤。他明知道這種關心,與男女之情無關,還是為之動容。沒人時,總會本能的胡思亂想,心搖神馳,墜入一個自編的綺麗的夢裡。

這天,小聰撲入大醜的懷裡,說讓大醜領她漂流去。她長這麼大,漂流的故事聽得耳朵都長繭了,但沒有親自嘗過那滋味兒。大醜望一眼她溫柔的眼睛,漂亮的微紅的臉蛋,心一動,狠狠地親了個嘴兒。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要去玩,但他不會拒絕。她是自己的嬌妻,即使她要天上的星星,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給她摘。

兩人說好。大醜跟單位請了假,便攜手出發。他沒有邀請任何人,只跟春涵打過招呼。他想跟小聰享受二人世界,不喜歡旁邊亮盞燈泡。

漂流的地點在丹清河林場,屬依蘭境內。依蘭,是一座古城。舊稱五國城,以前是滿族人的聚居地。清朝皇帝的祖先曾在這裡生活過。據說,乾隆便到這裡尋過根。

當然,令這座小城名揚全國的,是因為宋徽宗。北宋被金所滅,徽欽二帝被捕。二帝與其他數千人,千裡迢迢的,被金人像趕牛馬一樣,趕到黑龍江來。二帝囚在依蘭,開始恥辱的囚徒生涯,日夕以淚洗面,苦盼老天睜眼,有朝一日能重返中原,落葉歸根。可惜的是,到最後,只有魂魄返回而已。

大醜與小聰坐了四個小時的車,到達依蘭。兩人沿通江路向前,來到一座碑前,大醜便講起那段漢人皇帝的恥辱史來。小聰是有知識的,熟悉那個事件,見大醜講述時,充滿對皇帝的嘲笑與鄙視,便笑問:“牛大哥,還沒問過你,你是哪個民族人呢?”

大醜拉著她的小手,輕聲問:“你呢?”

小聰說:“我當然是大漢子孫了。”隨便美目一望大醜。

大醜嘿嘿笑著,摸摸頭道:“不滿你說,我不是漢人,我是滿人。”

小聰一聽,睜大眼睛,嘆道:“想不到我唐小聰竟會失身給韃子,真是命苦呀。”大醜瞅瞅她認真的樣子,呵呵的笑了,笑得很傻氣。小聰一見,也笑了起來,笑得像花一樣美。

兩人坐船過江,又上客車,好不容易到了漂流的始發站。大醜一打量周圍,暗暗贊嘆。這裡是山區,山是那麼高,樹是那麼密,那麼綠,空氣無比清新,像經過淨化一般,全無塵世的嘈雜、喧嚷、浮塵,倒像世外桃源。小聰誇道:“這地方真好,在這兒住准能長壽。”

大醜笑道:“今晚咱們就住在這裡吧。”

在巴蘭河南岸,在一片綠色當中,有幾座木屋,其造型如童話中的建築。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都在這裡集合,在這裡下水。

大醜與小聰要了一隻橡皮艇,換好衣服,兩人便下水了。大醜著一條泳褲,胯下頂起鼓鼓的一包。小聰見了,紅著臉,捂著嘴兒笑。她一笑,大醜還故意向她挺起那地方。小聰轉臉不看他,但美目的餘光還在他身上呢。

大醜也在貪看小聰。小聰穿著傳統泳裝,只露四肢。盡管如此,少女的美好身材也盡露在外。大醜盯住小聰修長的美腿,微隆的胸部,以及圓溜溜的屁股,大占視覺上的便宜。小聰撇嘴兒道:“你再這麼色地看我,我可不理你了。”

大醜立刻很君子地把目光移開。他問小聰:“為什麼不穿三點式呢?那樣你會更美。”

小聰直搖頭,啐道:“那是什麼衣服呀。跟沒穿一樣。你願意自己的老婆光光的給別人看嗎?”

大醜堅決表示:“咱家的東西,不能讓別人佔便宜。”

兩人上艇。每人手裡各持一槳。小聰不會水,大醜讓她坐船頭,自己在後照應她。如果有什麼事,自己會迅速地入水救人。

大醜的水性不錯,在家鄉時,他從松花江南岸,一口氣游到北岸不成問題。

這麼多年,也沒擱下。只是到哈爾濱後,自己沒再到江裡游過。感覺技癢時,便找時間去游泳館玩會兒。在大醜看來,那裡實在不如江裡游著過癮。在江中,在陽光裡,在藍天白雲下,自己抖擻精神,分水向前,有一種搏擊風浪的快感,及征服大自然的驕傲感。

小艇晃動,順流而下。兩岸風景蔥籠,林青欲滴。

大醜眯著眼笑道:“小聰妹妹,這魚送你吧。”

小聰接在手裡,臉上充滿愛光,說道:“這小魚一定是出來找父母的。還是放了它,讓它跟家人團圓吧。”說著,慢慢地小心地放回水中,好像放快了,會讓魚疼的。

大醜看了不停地笑,說道:“寶貝兒呀,你有菩薩心腸,一定會有好報的。

老天爺保佑你以後多生幾個兒子。”

小聰對他一笑,說道:“我多生兒子,怕你養不起呀。”

正說話呢,小艇一轉彎,來到一處急流,小聰不由地向後倒去。大醜急忙伸手扶背。待險情一過,一隻手便繞到前邊,在她乳房上摸一把,誇道:“好軟的喳喳。”

小聰驚魂一定,忙推開魔手,嗔道:“別動手動腳的。當心給別人看見。”

說著,瞅瞅周圍。

大醜說:“你看前邊,石頭好多呢。”

小艇在不太寬的河流裡,晃晃悠悠地前進。大醜集中精神,不敢大意。這一段裡,果然石頭很多,好幾回都向大石頭撞去,大醜反應很快,總在關鍵時,以槳撐石,化險為夷。好幾回都嚇得小聰心驚肉跳,直捂腦袋。

到了平靜水域,兩人心情一松。又說起情話來。這條河彎彎曲曲的,時常要拐彎。兩人正說得高興,前邊又是一個彎。過了彎,沒走多遠,前邊的狹窄處,旁邊幾塊巨石。石上站有數人,都高聲喊著,手中各持傢伙事兒。有的是盆,有的是瓢,一個個嘻皮笑臉,一副興災樂禍的模樣。這些人是干什麼的呢?大醜不明白。

在大醜前邊不遠,有幾條艇通過大石。那些人大叫一聲,盆瓢齊動,白水揚起,無數水箭紛紛飛來,飛向艇上人。艇上人全力反擊,無奈地形不利,武器不行,通過者被澆得落湯雞似的。那幫人見了,哈哈大笑。笑聲響亮,響入雲宵。

大醜這才明白這幫人是干什麼的,原來是一夥“強人”,專門是揚水的,以這種方式與他人交流。想到自己與小美人也要受苦,大醜真想靠岸。

大醜問小聰:“你怕不怕?”

小聰回頭,握住大醜的手,笑道:“老公在這兒,我有什麼好怕的。”

大醜點點頭,笑道:“咱們夫妻同甘共苦吧。”

很快,小艇也到了“倒楣”地帶,那些男人見到小聰,口哨聲迭起。有的叫道:“好俊的小妞。來吧,大家加把勁,把她變成美人魚吧。”接著,萬“箭”

齊發。劈頭蓋臉而來。大醜見此,讓小聰反身抱住自己,把臉藏入自己懷裡。而自己雙手持槳,猛力劃水。沒等那幫人過癮呢,小艇已快速突圍。

一到安全界,小聰抬起頭來歡呼,在大醜的臉上親一口,以示獎勵。大醜摸摸她的臉,見她的頭上全是水,說道:“小聰呀,找個地方擦擦吧。一會兒再趕路。”小聰欣然同意。

兩人把艇拉上北岸。大醜在一塊石頭上鋪好浴巾。讓小聰躺上去,然後拿一條手巾給她擦身。小聰幸福地合上眼,享受著男人的服務。大醜擦完頭頸,手巾落在小聰的酥胸上,先是只抹水珠,後來對著那起伏的曲線發呆,不知不覺地用手巾揉了起來。他的雙眼燃起慾望,目光在小聰的全身舔了起來。他胯下的東西不聽話地脹大,要吶喊似的。

大醜向來不壓抑自己的慾望,見周圍沒人,便放下手巾,趴在小聰的身上,用下身拱著小聰的秘處,並在她耳邊低語:“寶貝兒,我想操你。好想好想。”

小聰喘息著,柔聲道:“牛大哥呀,別在這裡,這裡隨時有人的,換個地方吧。換個地方,我讓你……”小聰說不下去了。

大醜抬頭望望跟前的樹林,有了主意。抱起小聰,拿著浴巾,以最快速度,鑽進密林。這時候的他,也不管自己的小艇等物會不會丟了,一切都得讓位於慾望,慾望第一。

進入林子,找塊平整的地方,鋪好浴巾,把小聰剝成大白羊,放在上邊。小聰伸手擋著上下身,笑罵道:“真是個大色狼,昨晚才幹過,現在又要了,真受不了你呀。”

大醜脫掉褲衩,挺著大肉棒,奔小聰而來。小聰看一眼那根黑乎乎硬邦邦的傢伙,叫道:“好難看呀。”

大醜厚著臉皮笑道:“別看難看,很有用的。一會准叫你喊親愛的老公。”

小聰說:“我才不呢。”神情是緊張的,也有點興奮。

大醜趴在小聰的玉體上,親吻著粉臉,兩手亂摸。一探她胯下,已經在流水了。大醜笑了,問道:“寶貝兒,你什麼時候流的,我怎麼不知道。”小聰不好意思,勾他脖子,以櫻唇堵其嘴,免得他胡說八道,令她難堪。

大醜的手在小聰的光滑的肉體上散步。手感真好,皮膚彈性極佳,到底是少女,真是不一樣。當來到屁股上時,大醜興致勃勃地抓著嫩肉,一揉一搓的,感受著青春少女的魅力。

那條大肉棒是不安分的,早想入洞洗澡了。大醜也不再委屈它,揮動傢伙向洞口進軍。龜頭一探一探的,想一桿進洞。小聰偏不讓它得逞,故意扭動細腰,擺動屁股,跟它作對。

大醜有招,伸手過去,兩手各玩一個乳房,時輕時重,時壓時捏,更不放鬆對奶頭的攻擊。並且,大醜還含著小聰的香舌,很纏綿地啯著、吸著、舔著,搞得小聰全身發熱,快感如潮,竟動情起來,主動用肉洞去套龜頭。“唧”一聲,大棒進穴,接著便盡根而入,脹得小穴鼓鼓的。小聰很舒服地哼了一聲。

大醜放開嘴,問道:“寶貝兒,好受嗎?”小聰眯著眼,紅著臉點點頭,鼻子嬌喘著。大醜笑道:“小聰,讓我好好地愛你吧。”說著,挺起肉棒,又快又重地干起來。兩片花瓣吐吐縮縮,套弄著這根大怪物。流水涓涓,越來越多,叢林盡濕,菊穴生光,還在浴巾上留下斑斑的愛的痕跡。那種纏綿之情,是辣入骨髓的深刻,縱喝忘情水也不可忘。

這時的大醜,盡顯英雄本色,動作麻利,技術老練。他的表現之佳,不輸於任何一個男子漢。跟挨打時,被逼床下時,判若兩人。他將一隻手放在小聰的屁股下,將其雙腿扛上肩,肉棒像一隻鐵馬,勇敢地衝鋒著、征伐著,那種雄風,那種威風,比得上趙子龍大戰長阪坡時的風采。

一個三十歲的壯漢,壓在一個二十齣頭的小美人身上,用自己的利器大刀闊斧地操著,操得小妹妹俏臉泛春,美目含情,口鼻哼叫著,嬌軀震撼,奶子狂擺著。任何男人見了都會興起自豪感來,征服美女的快樂是不可言表的。

“老公,我愛你,我愛死你了。我永遠讓你操。操吧,操死小聰吧。”小聰在興奮時也說出大醜愛聽的話來。

大醜更是激動,全力插穴。才一百多下,小聰便流出高潮的淫水來。暖水澆著龜頭,舒服之極。樂得大醜大叫一聲:“寶貝兒,你真可愛。我願意一輩子操你。你讓我操嗎?”放下小聰的腿來。

小聰說:“我讓,我讓你操。只要你喜歡就好。”樂得大醜在她嘴上直親。

休息一會後,他一翻身,讓小聰趴在自己身上,那根肉棒還插在小聰的肉洞裡。裡邊又緊又暖,肉棒如泡溫泉。大醜輕輕地向上挺著,小穴便發出滋滋聲。

大醜問:“寶貝兒,還要不要了?”

小聰用美目一掃他,有點嗲聲地說:“一切都隨你了。老公,我聽你的。”

這聲音聽得大醜全身爽快,他說道:“小聰呀,我真喜歡你叫我老公,真像我老婆。小雅也這樣叫我的。”

小聰不無酸氣地問:“你有沒有干過小雅呀?”大醜笑而不答。

小聰說:“你也不用說謊。那天晚上,小雅是和你睡在一塊兒。我知道的。

我看她早上從你房裡出來,臉色好極了。你們一定干過了。”

大醜辯解說:“現在談對像的,在一起干過的多的是,也不稀奇呀。”

小聰說:“你都有女朋友了,就不該勾引我的。你把我拿下了,以後,我可怎麼嫁人呢?”

大醜說:“你就嫁我吧。我要你,一輩子不分離。”

“那她呢?”

“讓她當小老婆吧。”

小聰笑了,說道:“我是大的,她是小老婆。”說著,用力地套肉棒。大醜配合著,一挺一挺的。當小聰直起身來,大醜便見肉棒在紅嘟嘟的小洞裡進出,還有晶瑩的泉水滲出來。

大醜說:“小聰妹妹,咱們玩點花樣吧。”

小聰說:“怎麼玩呢?我不會的。”

大醜與小聰站起來,找一棵光溜點的樹。大醜令小聰背靠著樹,自己對面站立,左手將其右腿拎起來,肉棒搖頭晃腦的,總算有準,很輕松地插入毛茸茸的小洞。大醜一邊插著,一邊看小聰的反應。小聰動情了,雙手勾住大醜的脖子,把小嘴兒湊上來,任君品嘗。大醜心情極好,上邊與下邊同時占盡小聰的便宜,閑著的那隻手不時摸摸小聰的奶子,以便助興。

在這片樹林裡,陽光只把少許淡淡的影兒射在地上,而林中人只能見到一塊塊小小的藍天。他們此時無心賞景,因為他們正在製造人間最好的風景。他們與大自然合為一體,他們在大自然中,盡情地揮灑著激情、熱情、春情,並把原始的音樂送出好遠。他們已經忘了別人是否注意的問題。他們只求在這種極樂中,人生得到升華。

最後,大醜把子彈都射進小聰的花心裡。他不怕她懷孕,如果真有了,他一定會養下來的。現在的大醜,喜歡當父親,不管這父親之名是否光彩。

兩人快活夠了,才穿衣上艇,繼續趕路。也許後邊的節目更精彩。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