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67)

牛大醜風流記(67)

(六十七)溫暖

大醜到倩輝家,倩輝早在家等著呢。大醜一進屋,沒等換鞋,倩輝便上前給他親個嘴兒。一股香氣在鼻孔縈繞,令大醜沉醉。那種親吻給大醜帶來的美感,更是難以言表。

倩輝掏出羽絨服,展開來,在身上比了又比,微笑道:“親愛的,你真有眼光,這長短大小看著挺合適。不愧是我的男人。我沒白疼你一場。”

大醜說:“你穿上試一試。”

倩輝聽話的穿上,對鏡子照照,又讓大醜欣賞。大醜連連叫好,稱贊不已。倩輝是位絕色美人,加上身材棒,穿什麼都是美的。只是如今懷孕,小腹微隆,使她多了母親的氣息。

倩輝穿上白色的,在嬌艷,成熟,優雅之外,又多了份聖潔與灑脫。倩輝那雙明亮的眼睛瞅著大醜,問道:“我的樣子,還看得過去吧?”。

大醜點頭道:“還行,勉強吧,不影響市容。”

倩輝笑罵道:“你這個混球,這麼不會說話,那春涵怎麼沒把你一腳踢出門外。”

大醜笑道:“你都捨不得踢,她更不捨得了”。說著走上來,從背後抱住她的腰,倩輝順勢頭枕在大醜的身上。讓男人的氣息在自己身上彌漫。她帶著幸福的笑容,合上眼睛,雙手放在他的手上。感覺自己在飛翔,飛向天堂。

一會才掙開身,脫下羽絨服,與大醜並坐沙發上。輕聲問:“你來找我,不只是給我送衣服吧?”

大醜摟住她的腰,讓她坐在懷裡,一手輕撫著她的腹部,說道:“主要是來看你的。難道我除了麻煩你,我一點好處都不能給你嗎?”

倩輝勾住他的脖子,笑道:“給了,在我肚子裡呢。”

大醜見她笑得甜蜜,嫵媚,便吻住她的嘴兒,倩輝很知趣,把嘴張開,讓大醜享受。兩條舌頭纏在一起,親密無間,唧唧有聲。一朵朵灼人的愛的火花在兩人心中閃爍,愛的波濤無休止地撲打著兩人的敏感的神經。雙方都得到歡悅的快感。

好一陣兒,兩人才分開。倩輝已經輕喘,臉上緋紅。大醜咬咬她的耳唇,說了不少情話,才把自己的來意說了一遍。倩輝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問:“你有錢嗎?缺錢的話吱一聲,這點錢,我有辦法給你解決。”

大醜感激地望著她,說道:“錢的事,我已經有眉目了。不用你操心了。”

倩輝含情地望著他,說道:“跟我你不用客氣。”忽然伸手擰住大醜的耳朵,大聲問:“快說,又是哪個女人借給你錢了?”

大醜趕緊求饒,說道:“天地良心,這次可不是向女人借錢。哪有女人借我那麼多錢呢。你當我是萬人迷嗎?”

倩輝說:“那一定是向老李頭吱聲了。”

大醜點點頭,說:“不是他,還有誰”。

倩輝提醒他:“你也不要太貪,人家對你很夠意思了。見好就收。”

大醜說:“就這一回,下不為例。”

倩輝叮囑道:“如果他那裡不行,你再來找我。我不能不管你。”

大醜很響亮地親一下她的嘴兒,誇道:“寶貝兒,你對我太好了。我感動得想哭。”

倩輝雙手捧著他的臉,柔聲道:“那你哭一個我瞧一瞧。”

大醜立刻皺眉鼓腮,並發出哭聲。倩輝見了,笑了起來,說道:“比狗叫還難聽。算了吧。別嚇到我孩子。”

大醜將她從身上放下,讓她躺下,自己蹲下來,把頭貼在她的小腹上傾聽。倩輝笑道:“你能聽到什麼?別逗我笑了。”

大醜認真地說:“我聽他在叫媽媽爸爸。”

倩輝很開心,說道:“以後你可得好好對我們母子,要不,老天都不會饒你。”

大醜說:“我要那麼沒良心,你會看上我嗎?”

倩輝笑罵道:“你要是個好人,你會強奸我嗎?”

大醜皺眉道:“我多咱強奸過你?”

倩輝說:“咱們第一次做愛。我不願意,你就動粗。”

大醜恍然,笑道:“你那不是默許的嗎?你當我不明白嗎?”

倩輝怒道:“我有那麼淫蕩嗎?”說著坐起來。

大醜反問道:“難道你不淫蕩嗎?”說著,又過去抱住她,在她臉上一陣啃。

稍後,倩輝告訴大醜:“你知道嗎,玉嬌的情夫死了,就是那個老頭子。”

大醜啊了一聲,隨後說:“這下玉嬌解脫了,再也不用受人控制了。”

倩輝說:“總算老頭子有良心,給玉嬌留下不少錢呢。夠她花一陣子的了。”

大醜說:“以後,她不用再傍大款了。可以自立了。”

倩輝笑道:“她是那種能閑住的人嗎?”

大醜說:“出了這事,看來,有空應該看看她才對。好歹大家也是熟兒人了。”

倩輝嬌聲說:“何止是熟兒人?連人家下邊都熟門熟路的。”

大醜得意地問:“吃醋了嗎?”

倩輝說:“吃醋吃得過來嗎?幸好你不是我男人,否則,還不得把我氣死。那麼多女人,不得了。我不是管你,以後在這方面,你可得悠著點。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為了我和孩子,你還是多保重些。我可不想讓我的孩子沒爸爸。”

大醜在倩輝奶子上抓一把,哼道:“寶貝兒,你別咒我。我還想長命百歲。”

倩輝吃痛,連連求饒,說道:“好了,好了,我知錯了。讓老天保佑,你長命千歲,萬歲。”

大醜叫道:“你拐彎罵我是王八。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便要動手。倩輝連忙叫道:“別碰到你兒子。”這話好使,大醜不敢造次。

倩輝得意地一笑,伸手掏出他的手機,說道:“還行,你還算有良心,沒把我的送的東西換掉。”

大醜說:“怎麼會呢。我這輩子就用這部手機了。”

倩輝點頭道:“等這個不行了,我再送你部新的。不過,別告訴你那些老婆,免得她們找麻煩。”說著,給手機關機了。

大醜眨眼道:“幹嘛呀?”

倩輝臉上一紅,媚笑道:“還能幹嘛,關上了,省得煩。你來一趟,想拍拍屁股就走嗎?不想給人家留個好印像嗎?”說著,水汪汪的大眼很動人的瞅著大醜。

大醜擔心地問:“你的身體行嗎?會不會影響孩子?”

倩輝道:“你聽我的話,便萬事無憂。注意,得聽話。”

既然如此,大醜還用客氣嗎?他牽起倩輝的手,兩人向臥室走去。四目相望,心裡都燃起愛火。

大醜迅速地脫光彼此的衣服。眼前一亮,倩輝迷人的玉體像藝術珍品般出現在眼前。她的細嫩的皮膚,高聳的山峰,肥圓的屁股,茂密的森林,晶瑩的露水,每次都叫大醜神迷心蕩。再加上漂亮的臉蛋,高貴的氣質,多情而撩人的眼神,大醜就算是修行一世的老僧也會一撲而上。

倩輝坐在床邊,雙手後支,玉腿大開。大醜蹲在地上,伸過頭,輕咬著那粒小豆豆,又是頂,又是含的。倩輝舒服得玉腿直晃,嘴裡發出爽快的叫聲。兩只大奶子一顫顫的,畫出迷人的軌跡。

像接吻一樣,大醜把著光滑的屁股,賣力的親著紅唇。溪水涓涓而來,源源不斷。大醜張口食用,不亦樂乎。他把全部的熱情與激情都用在心愛的美人身上。

爽得倩輝浪叫不已:“親愛的,好人兒,我愛你。你搞得我美極了。我感覺要上天了。繼續。”大醜再接再厲,把技術發揮到極限,倩輝流得一塌糊塗,全身發軟。雙臂一彎,便倒在床上。

大醜就勢抬起玉腿,使其彎曲,讓那美妙的下體突起來。這下不錯,小洞開了口,屁眼更為顯眼。屁股的形狀呈現出最淫糜最撩人的姿態。

大醜伸出舌頭,像吃奶的孩子一樣,貪婪地拚命地永往直前的衝上去。似乎要舔干倩輝的所有的泉水。

倩輝手撫乳房,忘情地叫道:“親愛的,來吧。你來操我吧。我要你。我要你使勁操我。我要你操屄。裡邊好癢。”

大醜笑道:“寶貝兒,你叫得真好聽。你再叫兩聲。我還要聽。”

倩輝罵道:“你這個混蛋,總想折磨我。還不快操,再不聽話,我讓別人操了。”

大醜叫道:“你是我的小騷屄,不能讓別人操。

倩輝笑道:“我老公還經常操我呢。你管得了嗎?”

大醜說道:“可現在你只能讓我操。”說著,兩手握腿,站在床下,把硬邦邦兇巴巴的傢伙向大門挺去。那傢伙獨具隻眼,一目了然,在腚溝裡,在泉水上蹭了幾下,便准確地頂進神秘之門。

大醜揮動利器,緩緩地使其盡根。緊緊的嫩嫩的軟肉,像溫柔的小手握住的大醜的肉棒,其間還有泉水來潤滑,來湊趣,爽得大醜直喘粗氣。

大醜一邊插著,一邊問:“寶貝兒,你感覺怎麼樣?”

倩輝說:“真好,還是那麼大,那麼硬,像插到心裡了。”

大醜高興地抽動肉棒,看著紅唇在自己的動作下一吞一吐,陰蒂一動一動,淫水閃閃亮亮。聽著熟悉的撲滋聲,美女的甜美的呻吟聲,暢快的浪叫聲,他深感自豪。做為一個男人這才是最快意的樂事,最驕傲的成績。

插著插著,忽地把肉棒拔出,凝望秘處;那秘處像個圓洞,淫水淋淋,襯著周圍秀麗的絨毛,十分性感與可愛。大醜興奮地跟它親個嘴兒,然後挺起肉棒,又唧的一聲,幹了進去。

倩輝哼道:“親愛的,你真會逗人,每回都逗得我心癢癢的。你操得好,我愛死你了。”

大醜意氣風發,溫柔而不失激情的干著倩輝,使倩輝這陣子的乾渴的心得到滋潤,升高的慾望得到回升,激動的情緒趨向平和。大概幹了有三百下,倩輝便湧出一股暖流來,給龜頭沐浴一下。

倩輝叫道:“親愛的,我死了。好舒服呀。”

大醜說:“我會讓你復活的。”說著,肉棒繼續動著。

倩輝輕聲說:“親愛的,讓我休息一會,好吧?”

大醜笑道:“下邊可以休息,上邊不行。”

沒等倩輝再說什麼,大醜拔出肉棒,跳到床上,跪下來,把肉棒向她紅唇挺去。倩輝很乖,張開嘴巴,把肉棒含入。美美的親幾口,便側臥,手握肉棒,用香舌一下一下的,時而溫柔,時而猛烈地對付起大醜的傢伙來。倩輝的口技一流,又很賣力,因此,大醜得到的享受也是不同凡響,難以形容的。

他呼呼地喘著氣,伸手抓住倩輝的奶子,像玩玩具一樣擺弄著,又像得到寶貝兒似的,在奶頭上頻頻捏著,撥弄著,挑逗著。兩只乳房像花朵一樣,為大醜盛開著。

大醜的努力沒有白費,使倩輝得到更多的快感。她把肉棒舔得滋滋響,香舌翻飛,激情四溢。龜頭在愛的洗禮中漲得特大,紅得發紫。在倩輝眼前一跳一跳,像要做惡一樣。

大醜的手又探入倩輝的下邊。在森林中徘徊著,在小溪內漫步著,在菊花上舞蹈著,每一下都像在彈琴,彈琴的結果,是小溪泛濫成災,使女人更像個女人。

大醜被倩輝啯得銷魂蝕骨,忍不住挺動屁股,一下下的插著倩輝美麗的小嘴兒。倩輝配合他,一邊束住嘴唇,一邊用舌頭舔著,頂著,盡量讓情郎得到更多的美味。

當大醜感到有射的徵兆時,便抽出傢伙,干進倩輝的肉洞裡,深吸一口氣,努力使射精的那一刻來得晚些。他咬著牙,操了倩輝幾十下,便在倩輝肉洞的壓迫下,撲撲地射出滾燙的子彈。每一下都打在倩輝敏感的花心上,令倩輝激動不已,舒服得直叫。

幹完事,擦個干淨,並沒有馬上起身。而是拉來一張被蓋上。大醜抱倩輝,像夫妻一樣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很香,大醜還做個好夢。夢裡,大醜也沒閑著,對美女照操不誤。只是被操的對像不是倩輝,好像是春涵那妞兒。

休息好了,兩人相視笑著。心裡都甜蜜蜜的,深感對方是真愛自己的。大醜這時精神多了,昨晚便沒睡好,又連番激戰,此時,精神上來了。幸好比較年青,不然真有點吃不消。

大醜這時顯得非常體貼,主動來給倩輝穿衣,又是寶貝兒,心肝兒,娘子,老婆地亂叫。叫得倩輝幸福得想歡呼。從沒想到做女人會做到這個份上。

大醜忽然問:“最近,被那兩個男人干過幾回?”

倩輝搖頭道:“什麼兩個男人?我那個情人跟我分手了。”

大醜問道:“他不是很愛你嗎?怎麼會舍你而去?”

倩輝回答:“不是他不要我,是我主動要求分開的。”

大醜手撫倩輝的奶子,說道:“為了我,跟老情人白白,真是太讓我感動了。”

倩輝笑罵道:“去去去,這麼厚臉皮。與你有什麼關系。我是想,彼此年紀都大了,都該為家庭負責。做事也應該為家裡考慮考慮。不能像年輕那陣兒那麼胡來了。如果相愛的話,把愛放在心裡也是一樣的。我不想再影響他家庭,使他老婆受委屈。況且,他的身體也不像以前那麼強壯了,身體要緊。那事,還是不做了。這樣,對彼此都好。”

大醜問:“那他同意嗎?你老公知道這事嗎?”

倩輝嘆息道:“他當然不同意。不過,在我的勸說下,最終同意了。一個那麼有為的男子漢,一聽說要分手,眼淚都要下來。”

大醜說:“這說明,他是真的在乎你的。難得他對你這麼真心。”

倩輝說:“這些年,他一直對我真心實意。常跟我說,他要離婚,什麼都不要,只要跟我在一起。”

大醜說:“那你能幹嗎?”

倩輝皺眉道:“怎麼能那麼干呢?那樣做傷害好多人的。人不能那麼自私。再說,為了愛情,舍棄現在這人上人的生活,我總覺得不值得。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你說我說的對嗎?”

大醜沉吟道:“你說得很對。人活著,不只為了愛情。你還沒回答我那個問題呢。”

倩輝說:“我老公已經知道我和他分手的事。嘴上不說,我看得出,他很開心。那天,他特意請我出去吃火鍋。”

大醜說:“那是了。以後,再不用戴那人給的綠帽了。”

倩輝恨恨地瞪著他,哼道:“可是,你還在給他戴呢。”

大醜笑了,說道:“你要願意的話,我以後不再給他戴了。”

倩輝橫了他一眼,說道:“想甩了我,沒門。你敢甩了我,我就告訴你家春涵,他老公把我肚子搞大了,看她怎麼處理你。”

大醜說:“那她一定說,我老公好偏心,自己老婆還沒事,情人的肚子先鼓起來了。她一定會讓我加班工作的。”

倩輝格格直笑,說:“你別吹牛皮了。那姑娘如果真嫁給你,你要讓她知道你在外邊常乾女人。她還不把你廢了?”

大醜說:“看來,我不能娶她了?”

倩輝說:“你要想老實的過日子,娶她真不錯。你要是想家花野花一起采,還是別娶她。她會受不了。不過,那姑娘如果讓別人得手,你一定會心疼死的。”

大醜搖頭道:“看來,這還真是個難題。”

兩人閑談一陣兒,大醜看太陽已經在西山上了。想起春涵還在店裡忙活,自己卻在這兒風流快活,有點心裡不安。便向倩輝告辭。

倩輝膩在他懷裡好一會兒,讓大醜又親親,又摸摸,又強調一些為人處事的的規則等等,這才戀戀不舍地放他走。大醜保證,有時間便來看她。

下了樓,大醜打開手機,上邊赫然有春涵的號碼。原來剛才她來過電話。那是什麼事?大醜急於知道,便撥通春涵的電話,想問個明白。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