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62)

牛大醜風流記(62)

(六十二) 喝蜜

因為春涵的事,大醜不知什麼時候才睡著。他也不知睡時是幾點,想必快半夜了。正迷迷糊糊間,一個聲音把他驚醒。是雷聲,響亮的雷聲,伴著刺目的閃電,驚天動地,震耳欲聾。

大醜一下坐起來,一望窗外,忽明忽暗。明時白光萬裡,白的嚇人,群樓像魔鬼起伏。這暗時漆黑如墨,無邊無際,說不盡的詭異。彷彿其中藏有大量的吃人怪曽。並伴有沙沙的雨聲,瀟瀟的風聲,在這午夜,在這雷鳴中,風雨聲倒像魔鬼的腳步聲了。

大醜見了,也不禁心驚。他首先想到春涵。他早聽說春涵怕雷。自從她搬來之後,打雷時候比較少。即使有,也只是輕雷隱隱,微不足道。像這種氣勢驚人的焦雷,還是頭一回聽見。不知道這美女會不會受到影響。

如果這時候她跑過來,我一定會抱住她,抱她在懷裡,全力保護她。只是有點乘人之危,非男子漢所為。如果她若無其事,不會過來,大醜又不免大失所望。真是矛盾極了。

想到飯後自己得罪了她,她必定恨意難消。即使怕雷,寧可被雷劈了,也不想到我身邊避難。這麼想著,大醜的心,像一塊石頭,急速下沉,沉向深淵。

他的思想活動寫來雖多,其實用時不過幾秒。大醜深吸口氣,下床來,瞅瞅窗外。他一個男子漢,見了那光景,都有點緊張。女人一定會更怕吧?我要不要去看看她?這麼晚,只怕讓她誤會。

他正想著,突聽一個聲音大叫:“牛大哥,牛大哥,快救救我呀,我好怕”。這聲音中透出無限的恐懼與驚慌。正是春涵的聲音,美妙的聲音,此刻令人聽了,頓起滿腔的憐愛之心。這聲音由遠及近,看來春涵已經來了。

大醜豪氣頓生,穿拖鞋向門口跑去。門一開,一個溫暖的身子便投入懷裡,緊緊地摟住大醜的脖子。不用看,單聞那香氣,也知道是春涵。

美女主動入懷,令大醜一震,差點暈倒。接著,他馬上冷靜下來,現在不是暈的時候。他調整一下呼吸,輕聲說:“春涵,別怕,牛大哥會保佑你。你沒事的”。春涵身子顫栗著,喃喃道:“我怕,我怕”。幽暗中,雖看不清她的臉,仍可見她的雙肩在抖動。

大醜說:“來,跟我來”。說著,大醜摟住春涵的腰,半抱半拉的,走向大床。到床前,大醜說:“來,你進被窩裡。我守著你,雷公也不敢動你”。說著,扶春涵上床,給她蓋好被。大醜坐她旁邊,春涵還拉著他一隻手。雖然她的手還有點抖,很明顯,她比剛才好多了。

這時,雷聲還在響,轟隆隆的。春涵把頭縮進被裡,拉著大醜的那隻手顫個不止。突然,一道雪亮的閃電劃過,屋裡乍明又暗。沒等大醜想什麼呢,又是一聲雷,震得玻璃嗡嗡直顫。

春涵哆嗦一下,兩手抓住大醜的一隻胳膊,把頭伸出來叫道:“牛大哥,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借著又一道閃電,大醜看清她的臉上居然有了淚痕。這使他驚訝,認識她以來,她一直是鐵人形像,從未向人示弱。無論是在單位領導面前,還是追求者面前,歹徒面前,她從無懼色。此時,她恢復了小女孩的本色,需要一個大哥哥來照顧。

大醜安慰道:“我不會讓你死的。我還要給你做飯,做一輩子呢”。說著,他不再有什麼顧慮,抬腿上床,鑽進被窩。沒等他怎麼樣,春涵便像泥鰍一樣進他懷裡。雙臂摟脖,俏臉貼上,全身都跟大醜全並。那香氣,那柔軟,那感覺,大醜覺得像上了天堂一樣。她的雙臂那麼有力,她的乳房,別看隔著布呢,仍然能感到它的挺拔,飽滿,及彈性。她的大腿,她的小腹都給大醜帶來銷魂的美感,還有那方寸之地,令大醜想胡思亂想。

春涵是從床上跑出來的。因為怕雷聲,她醒來後,第一個動作,便是叫喊,叫的同時便往大醜這裡來。那一刻,大醜成為她的保護神。她覺得,他那裡才是最安全的,他能救她。因為急,她連外衣都沒穿,只有睡衣裡邊是胸罩,褲衩。大部分肉體在外邊露著。

大醜也一樣,總穿褲衩睡覺。此時,兩人抱在一塊兒,與裸體區別不太大。是肉貼肉的接觸,自然刺激。大醜的肉棒起了反應,像槍一樣,頂在春涵胯下。大醜清楚地感到,那裡柔軟而突出。自己的肉棒多想長驅直入,到春涵妹妹的溫泉裡洗澡。但他極力剋制著,他不想乘人之危,欺侮這樣一位可愛的小妹妹。

只是他能控制住手腳,控制不住自己的傢伙,那傢伙支支愣愣的,懷著邪惡的目的,在春涵的腿根附近亂拱著,幸好春涵並著腿,否則的話,它早穿布而過,把她變成少婦。

外邊雷電交加,風雨不止。室內被窩,二人貼近,合二為一。在男人的懷抱裡,春涵漸漸不抖了,頭腦慢慢冷靜下來。那雷聲不再可怕了,閃電不再駭人了。這是一種什麼力量呢?她想不通。

同時,那男人的氣味令她面紅耳赤,心跳異樣。啊,貼得這麼緊,羞死人了。牛大哥的胳膊,一條摟她腰,一條卻放在她的屁股上,輕輕撫摸著,在感受著美臀的魅力。這還不算,尤其是他胯下的東西,硬如鐵棒,頂得自己腿生疼。看那意思,它還想進自己那裡呢。想到自己那裡,春涵羞不可仰。

她畢竟是個黃花姑娘,既然不怕雷了,就沒理由再賴在人家懷裡了。這情景,真是香艷,讓他大佔便宜。自己活這麼大,還沒有被男人這樣過。想起自己是主動送上門的,春涵更不好意思了。她掙扎一下。雖然自己武藝高強,身手了得,她仍然害怕。她怕什麼呢?她不是怕他強暴,她是怕自己拒絕不了。

這段時間來,她越發覺得自己對他有依賴性。每天都想跟他一塊兒上班,一塊兒回來。等他做飯自己來吃。他不在家,自己飯都不想吃。她一直堅強,獨立,現在卻變了,越來越像個柔弱的小姑娘。更要命的是,對他的開玩笑,由最初的反感,到現今的接受,甚至還有點期待了。他老叫自己大老婆,換了別人,自己早就拳打腳踢,讓他上醫院報道。現在卻聽習慣了。每次一想到,他有女朋友,她如梗在喉,很不舒服。

昨晚,他占自己便宜,自己當時很生氣。回房不久,便不在意,反而還回想當時的情景。她覺得很不對勁兒。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他了嗎?他有什麼好的。雷聲一響,自己雖怕,可也不必往他房裡跑吧。自己以前遇到這種情況,只要把頭藏到被裡,過一陣兒便好。這次卻怪了,第一個念頭,便是找他來保護。自己的思想與心態竟變化這麼大。連自己都沒有察覺。

春涵掙開大醜的摟抱,說聲:“又占我便宜。大色狼,哼”。想下床回屋。她沒等下地呢,又是幾聲雷鳴,同樣的驚人。春涵不覺又怕了,一回身,又撲入大醜的懷裡。弄得大醜很尷尬,不知該不該抱她。不抱吧,也太無情。抱吧,一會兒,她過後又要怪自己非禮。做人好難呢。

他思前想後,心裡有氣。我憑什麼老受你的擺布,你想怎麼樣便怎麼樣,我到底是不是男人。想到此,他毅然推開她,拒絕她入懷。春涵呆了一呆,怔怔地望著他,突然哇地一聲哭了。趴在枕頭上嗚嗚地哭個不止,傷心之極。顯然是自尊心受到很大傷害。想不到對方竟然這樣打擊她。自己從小到還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向來是別的男人想方設法,費盡心思要一親芳澤,他竟然這麼狠心,這麼無情。

大醜心一軟,過來拍拍她,說道:“別哭了,是我不好。來,快到我懷裡”。春涵抬起淚眼朦朧的臉,罵道:“你這個混蛋,我恨你”。啪地一聲,一個耳光。不到八個小時,大醜挨了兩個耳光。打得大醜暈頭轉向,不知說什麼。

春涵望著自己打人的手掌,非常後悔。兩人對望著,一時無言。雷聲一個接一個,春涵強忍著撲他懷裡的衝動,身子顫抖著。寧死也不受他可憐。

大醜不再計較耳光的事,主動抱住她,兩人又回到被窩。春涵氣也消了。她摸著大醜被打的地方,問道:“還疼嗎?”。大醜搖搖頭,說道:“這耳光不能白挨吧,總要得點補償”。春涵說:“想怎麼樣,你來吧,本姑娘不怕你”。說著,傲然一笑。

大醜豁出去了,別說打耳光,就算捅他一刀,他也不怕了。他緊抱春涵,感受著她嬌軀的美好。他的嘴突然伸過去,印在春涵的嘴上。在春涵沒明白怎麼回事時,大醜的雙手已經來到春涵的屁股上,那麼貪婪,那麼邪氣的抓弄著,揉搓著。春涵頓時覺得像觸電一般,說不出舒服,也說不出刺激。這種感覺好新鮮。但少女矜持使她本能的去推大醜的手,哪裡能做到呢?

這時候,她的武功一點都用不上。她的美麗的紅唇被大醜親得唧唧響。大醜的舌頭來到她的唇裡,想親春涵的香舌,無奈春涵緊閉著嘴,就是不肯張嘴。大醜只得在牙上滑動。

這時的大醜領略著仙子的魅力,醉在其中。他恢復好色本相,不再猶豫。像對待別的美女那樣,肆無忌憚起來。他一翻身,將春涵壓在身下。上邊繼續吻著,他的手兵分兩路,一手伸向酥胸,一手伸向胯下。當手指碰到那時,春涵身子一顫,鼻子哼一聲。

因為強烈的刺激,春涵張開嘴,於是,大醜舌頭深入,纏住她的香舌,極盡纏綿。把春涵搞得全身發軟。大醜抓住春涵的乳房,仔細的握著,捏著,彈性真好,是自己摸過的最有彈性的乳房。那奶頭真敏感,沒幾下,便被弄硬了。她的下邊,大醜隔著布片,便准確地找到她的小豆豆,又撥又按的,又到小溪處瀏覽。這些動作,令春涵忘了羞澀,忘了自尊。她從輕微的掙扎中,到平靜的接受。她不再反抗了,反抗也沒有用。她身體軟如面條,無力抵擋。

大醜大樂,動用一切手段,在美女身上佔便宜。當大醜放開她的嘴時,春涵叫了起來:“牛大哥,你放過我吧,我真受不了你。快放開”。

大醜意氣風發,哪能放手。他收回手來,脫掉她的睡衣,把胸罩上推,露出一對奶子來。借著偶爾劃出的閃電,大醜看見那兩個尤物,果然不小,如兩座聖女峰。便一口吻上去。一手摸另一個。

春涵輕聲哼著,推他的頭。但不頂用。小奶頭被他親得水淋淋的,乳房受不得刺激,如麵包般膨脹起來。大醜愛不釋手。

稍後,大醜來到春涵胯下,分開她的玉腿,將頭伏上去,對准春涵的方寸之地,狂吻起來。春涵叫道:“牛大哥,別親,別親那裡,怪髒的”。大醜吸一口春涵的春水,說道:“大老婆,你這裡好香,我愛吃”。說罷,又低頭吃起來。吃得春涵遍體酥麻,嬌哼不休,水流不止。春涵的溪水,全進入大醜的肚裡,一點沒浪費。

後來,大醜不顧春涵的抗議,把那濕淋淋的小褲衩給扒下來,把嘴又送上去。這種肉貼肉的親吻,令春涵難以招架。春水不知流了多少,她一邊呻吟著,一邊按著大醜的頭,嘴裡不時叫道:“牛大哥,你好討厭,親人家那裡”。

春涵的浪聲,雖不如水華,校花諸女放蕩,但這種少女似的,同樣具有令人瘋狂的魔力。這聲音給大醜無比的刺激,他伸長舌頭舔著春涵的小穴,輕咬著小豆豆,把技術發揮到極限。他要讓這小仙子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他倒不急於佔有她。

很快,春涵便達到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在她甜美的酣叫聲裡,一道暖流突然流出。大醜張大嘴,努力地吃著。還是弄了一臉。他也不在乎,把春涵的穴舔得乾乾淨淨。

之後,大醜躺她旁邊,問道:“寶貝兒,你舒服嗎?”春涵不吱聲,羞得往他懷裡鑽。大醜知道她很痛快。便摟著她的屁股,說道:“寶貝兒,咱們做夫妻吧?就現在”。說著,把肉棒放出來。拿春涵的手來摸。春涵大膽的握握,說道:“好可怕的東西,剛才頂得我好疼。男人都長這個樣子嘛?”。

大醜輕聲說:“男人有個棒,女人有個洞,一插進去,會很舒服的。來,咱們試試吧”。

春涵說:“不,不,牛大哥,我什麼都能答應你,但你不能破我的身”。

大醜問:“為什麼?”。

春涵說:“我的身子要在結婚那天,獻給自己的老公”。

大醜說:“我不是你老公嗎?”

春涵哼道:“你不是真的。誰知道我將來嫁給誰呢”。

大醜叫道:“什麼?到這時候了,你還想嫁給別人。看我不強奸你的”。

說著,一翻身,將春涵壓底下,挺著肉棒亂捅。春涵抓住那條可惡的東西,說道:“你再這樣的話,我廢了你”。稍一用力,大醜便叫起來:“我投降了,好痛呀。別捏壞了,捏壞了,你要守一輩子活寡”。

春涵說道:“那你還不快下來”。大醜沒法子,只好下馬。春涵主動抱住他,柔聲道:“牛大哥,對不起了。我沒有給你身子。你不會生氣吧”。

大醜親親她的臉,說道:“咱們現在跟夫妻有什麼區別呢?日子還長呢,我還怕你跑了嗎?”。

春涵誇道:“你這樣想就對了。別整天老想著搞女人。得想想事業。我問你,你搞過多少女人?”。

大醜回答:“只有小雅一個”。春涵哼一聲,說道:“還想騙我,我什麼都知道了。我警告你,以後,給我老實點。從現在起,你是我的人了。除了我,除了小雅,你不準碰任何女人。要是讓我發現你不老實,哼哼,看我怎麼規攏你”。說罷,在大醜的肩上咬一口,疼得大醜直咧嘴。心說,原來她這麼厲害呀。我還以為,占完便宜,以後,我可以管她了。誰知相反,我倒成了二把手。

之後,大醜抱著春涵入眠,感覺極美。大醜飄然若仙。大醜是光光的,春涵因為害羞,把內衣又穿上了。

這時,天氣早好了。一場雷雨,讓大醜的野心初步得逞。在得意的同時,也有失意。他本想控制春涵,現在看來,以後八成他得被控制。

人生哪有那麼多順心事呢?人生就是這樣。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