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牛大醜風流記(66)

牛大醜風流記(66)

(六十六) 商量

因為睡得晚,大醜早上不想起來。想到春涵要吃飯,只好強撐著起床。首先他上澡間洗個澡,把身上的酒味兒,香味兒都徹底除掉。這香味可不能讓春涵聞到,聞到便是事。在兩人和平發展的過程中,一定要小心些,不能留下蛛絲馬跡。

昨晚可夠辛苦的。淺淺倒好對付,校花的胃口卻大得出奇。不賣點力氣,不能擺平她。在美女面前,豈能示弱?不把她干舒服了,她打心裡都看不起你。想到淺淺,大醜有點遺憾。那姑娘,長得美,身材棒,小穴夾得自己爽極了,要能選擇,一輩子都不想拔出來。她那裡還有迷人的香氣呢。好可惜,只有一夜夫妻的命。以後,便沒有戲了。這麼好的姑娘,不知輪到哪個傢伙享受呢。

洗完澡,見春涵屋裡沒動靜。敲敲門,沒有反應。可能出去跑步了吧?大醜推開門,果然不見人。被褥疊得整整齊齊的。看來,真是出去鍛練了。這美女幾乎天天晨跑,雖然再沒有男人上門找麻煩,但大醜多次看到有些男人跟到樓下。沒有上來過,想必是美女有言在先,各位男士不敢抗令吧。

大醜抖擻精神,開始做飯。紮上圍裙,操起菜刀,那樣子真是一位家庭婦男。當飯菜差不多好時,春涵哼著曲從門外進來。一套運動服,臉上香汗點點。大醜馬上找手巾給擦汗。

春涵微笑道:“我自己擦吧。不用男人服務。”

大醜堅持道:“還是讓老公疼疼你。你不老說沒人疼嗎?”

這回春涵出奇的聽話,一動不動地任憑大醜擦去臉上,脖子上的汗水。她的明眸注視著大醜,目光很溫暖。等大醜擦完,春涵說:“怎麼這麼會來事?對我這麼體貼?老實交代,是不是幹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大醜笑道:“哪有的事?我對你一向忠心耿耿,忠貞不二的。”

春涵說:“那可不好說。人心隔肚皮。昨晚你怎麼回來那麼晚?”

大醜說:“別提了,吃完飯,去唱歌,又去串店。可把我折騰稀了。還有別的節目呢,我也沒去。我怕你在家害怕。”

春涵笑道:“就這些?沒別的了?你沒有跟你那位美女同學親熱?比如抱抱什麼的”

大醜搖頭道:“我倒想了。可人家不幹。”

春涵說道:“讓我檢查一下”。說著,靠上前,眼睛搜索著,鼻子聞著。大醜被她的表現逗得想樂。心說,幸好我有準備。要不然,讓她發現什麼,又得跟我生氣了。“

春涵失望地說:“早晚讓我抓你個現形。到時,看我怎麼撿拾你。我鐵春涵的男人,是不能跟別的女人分享的。”

大醜一把抱住她。春涵叫道:“又想幹嘛?”

大醜說:“既然我是你男人,我想干什麼你都得受著。來,先親個嘴兒吧。”

伸嘴就是一下,春涵出手一擋,便親在春涵的手背上。春涵笑道:“早防著你這招呢。我還能老你的吃虧嗎?”

大醜緊摟住她的細腰,歪頭說:“大老婆,要討老公高興,得學會配合老公。老公要抱你,你得主動投懷;老公要親嘴兒,你得把嘴兒先湊過來;老公要睡覺,你得先去給暖被窩。”

春涵向後縮縮頭,笑罵道:“真肉麻死了。惡心。你當我是小雅她們呢?我才不會發賤呢。”

大醜嘆道:“這麼好的姑娘,可惜不懂風情。來,讓我來調教你。”說著,又親上去。春涵這回沒動手,頭一歪,打算讓他親下臉就算了。哪知,大醜這動作是假的。他事先已經判斷出她的頭要歪向哪邊了。他的嘴早在哪兒等著了。因此,這一下親個正著,“叭”地一聲,印在春涵的紅唇上。

春涵推開他,叫道:“本姑娘上當了。你夠狡猾的。”

說著,向衛生間走去。大醜問:“你幹嘛去?”

春涵答道:“我得好好洗洗嘴,叫你親得有味兒了。”說著,笑出聲來。

吃飯時,春涵向大醜說了兩件事。一件事是:服裝城進一批羽絨服。她做主留下一些。別的貨都沒要。大醜挾口菜吃著,問道:“怎麼別的貨不進了?店裡該多進些貨了,剩下的賣不幾天吧?”

春涵鄭重地說:“我正要跟你商量呢。我廣州的好朋友來電話說,他老公最近加工一批襯衫,樣式,質量都相當不錯。目前廣州還沒有上市,咱這裡當然也沒有了。她建議我上一批來賣,還讓我多上些。好一舉發大財。還保證,幾天內不賣給別人。在價錢上可以給我算便宜些。

大醜沉吟道:“多少錢一件?你打算上多少件?”

春涵道:“她說賣別人一百元一件,合我八十。我打算照五萬元上。”

大醜一驚,放下筷子,說道:“這有點太冒險了。這可是咱們投資的一半呀。她可靠嗎?質量能行嗎?”

春涵說:“她是可靠的。質量嗎,我和她說好了,要她在電腦的視頻頭前給我試驗一下,我也好親眼看看。畢竟眼見為實。”

大醜說:“還是得慎重點好。咱們這小本生意,經不過太大的打擊。要不,少上點看看。”

春涵點頭道:“是的。我也這麼想。等看完貨再決定。”

春涵說:“還有一件事,我學給你聽。”

大醜洗耳恭聽。原來是這樣,他們這個小店的房東,昨晚打電話給春涵。說自己要落葉歸根。這座商業樓要賣掉。因為整座樓的賣,價格昂貴,不易出手,便化整為零。一部分一部分的賣。這一招很管用,目前只有他們這屋,跟隔壁那屋還沒有主。如果春涵與大醜有意的話,價錢好商量。

春涵一聽,心往下一沉。這事其實是大好事,如果把這屋買下來,自己就不做買賣,光這兩屋出租,每年的租金收入就很可觀。春涵有點心動,只是上哪裡找那麼多錢呢?

春涵便問東家,這兩屋最便宜多少萬?那東家思索一下,說道:“別的屋,每屋要價七十萬,考慮到你們那屋死過人,一般人忌諱這事。我就便宜些吧。兩屋你給我一百三十萬。

春涵說:”一百二十萬還中。”

東家笑了,說道:“姑娘,你可真夠黑的。一下抹這麼多。好吧,反正我的本錢早回來了。我又急著要現錢。就一百二十萬吧。三天內付清。三天內不付清,我便賣給別人了。”

春涵說:“我要跟我的搭檔商量一下。很快給你答復。”

東家說聲:“越快越好”。便掛了。

春涵微笑著把這事講了。原是當笑話的,不抱多大希望的。沒有錢呀。出去借嗎?試想,誰有那麼多錢借給你呀?有這麼多錢,人家不會自己買這房嗎?只是這房子不要,實在可惜了。要向舅舅借嗎?自己有點張不開嘴。向表哥借嗎?只怕難成。

大醜一聽,心裡一動,我那些錢在銀行放著也沒有用。那是死錢。要是拿出來生錢,是再好不過了。只是這事不能告訴給任何人。

大醜表示:“如果這房子沒什麼說法,這裡又沒有什麼陰謀的話,倒是應該買下來。”

春涵雙手一攤,說道:“咱們哪有那麼多錢?你想把我賣了?”

大醜故意皺眉道:“把你賣一百二十萬,不知道有沒有買主。”

春涵一瞪眼,怒道:“本姑娘就值那點錢嗎?”說著,用筷子敲一下大醜的頭。大醜趕忙抱頭求饒。

大醜問:“你的意見怎麼樣?要不要買?”

春涵說:“當然買。那屋子可是聚寶盆。只是錢是個難題。”

大醜一拍桌子,叫道:“好,咱們買下了。錢,不用你操心。我出去借好了。”

春涵問:“找誰借?我舅舅嗎?我表哥嗎?”

大醜搖頭道:“找李倩輝借。她會有辦法的。”

春涵道:“原來是她。”心裡不禁想起那幕活春宮來。

大醜問:“你那羽絨服什麼時候到?”

春涵回答:“今天上午就能到。”

大醜擊掌道:“好的。給我留出七件來,我有用,”

春涵不解,問道:“你有什麼用?要拿去送禮嗎?”

大醜說:“上回我住院,大家都沒少幫忙。我應該向她們表示一下謝意。我想一人送一件羽絨服,多少是個心意。你們六個,加個小雅,一人一件。放心吧,衣服錢由我掏了。”

春涵一聽還有自己的,心裡一暖,說道:“你想不掏錢都不行,我會在你工錢裡扣。既然你要送我衣服,我總不能不識好歹。我收下了。”說著,臉上現出微笑。

大醜笑道:“你這丫頭,就是不肯吃一點虧。你就不能說,你那件不要了,給我省點錢。”

春涵白他一眼,說道:“我憑什麼給你省?整天大老婆長,大老婆短的,白讓你叫的。再說,我也沒逼你給我衣服。是你自己願意的。怪不得我。放心,我會挑件最好的,給自己。”說著,雙手在胸前合十,雙眼一眯,自語道:“女人要學會心疼自己。”

大醜說:“下午,我拿羽絨服給李大姐,順便讓她調查這個房東,看有沒有問題。如果一切正常,再向她借錢。”

春涵點頭道:“這樣也好。”說完,跟大醜一起高興地吃東西。忽然她抬頭叫道:“不好。”

大醜凝視她,急問:“怎麼了?有什麼不對?”

春涵用筷子指著大醜的鼻子說:“牛大哥,李姐姐長得那麼漂亮,你見了人家,別忍不住毛手毛腳,非禮人家。人家一怒之下,不但不借你錢,還得打你兩個嘴巴子。”

大醜哈哈地笑了,說道:“你當我是韋小寶呢,見到哪個漂亮的女人都動心?問題是,我喜歡她們,她們不喜歡我呀。”

春涵似笑非笑地望著他,說道:“她們不喜歡你那最好了。省得你變成大眾情人。看來,人長得醜點也有好處。女人嫁給他放心。”

大醜說:“就是嘛,你嫁給我絕對沒錯。”

春涵問道:“我就是不明白,那李倩輝長得那麼美,又是高幹兒媳,有權有勢,神通廣大的。她怎麼對你這麼好?好像你跟周潤發一樣有吸引力似的。”

大醜驕傲地撇撇嘴,說道:“想知道嗎?這是秘密。你想知道的話,我也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先得坐我懷裡,討我歡心。我一高興,就什麼都告訴你了。”說著,得意地笑起來。

春涵嫣然一笑,做出嫵媚的樣子,慢慢站起來,向大醜走來。大醜心一跳,心說,不錯呀,挺上路的。對我這麼好。

正等著她來懷裡,自己盡享艷福呢。哪知,春涵走近他,忽然出手,在他的大腿上狠掐一把,疼得大醜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春涵抱膀在一旁笑道:“老公,這下你高興了吧?可以說了吧?”

大醜蹦起來,向春涵撲去,春涵反應靈敏,一縱身,逃回房間。等大醜到時,門怦一聲關上,又被鎖上。春涵的聲音隔著門傳來:“干氣猴,氣死你。看你以後敢不敢亂說話。

大醜揉揉被掐的地方,還真疼。心說,這小娘們真夠潑辣的。以後娶進門可有得受了。不過在床上干起來,一定更有味道。就像江淺淺,不也是一個辣妹嗎?到床上怎麼樣,還不是給我老牛收拾得服服貼貼嗎?想怎麼操就怎麼操。早晚有一天,我也得讓你這小娘們心服口服。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讓一個女人欺侮呢?

飯後,兩人去店裡。服裝城果然派人送來一批羽絨服。質量都是非常好的。上價就是三四百元。賣時,一件怎麼也得淨掙個百八十元的。

二人從中挑出七件來。春涵要了一件天藍色的。大醜問她怎麼選藍的。春涵不屑地哼一聲,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嗎?藍色代表幻想。我現在正在幻想掙大錢,發大財”。

大醜接茬道:“那我助你美夢成真。”

春涵誇道:“你心眼真好”。

哪知大醜又說:“你是我老婆,你發財了,有錢了,我還會沒錢花嗎?”。

春涵拿起羽絨服在大醜背上拍一下,連連嘆道:“你好沒出息。我怎麼這麼沒眼光。”

一會兒,春涵問大醜:“你打算給李姐姐拿什麼顏色的?”

大醜回答:“就白色的吧”。

春涵說道:“你敢肯定她喜歡白色的嗎?先是問一下好。”

大醜說,我知道了。說著,瞅著這些羽絨服不說話。由這些衣服,大醜忽地想起往事來。

以前,大醜家裡很窮,根本買不起這奢侈貨。只能看著別人穿這東西在眼前晃來晃去。那時,他最大的願望便是能有一件羽絨服。可是父親工資少,每月去掉花銷,根本剩不了幾個錢。他父親自己還沒有呢。他怎麼能提無理要求呢?

後來父親去世,自己高考落榜。為了生活,自己當起“當代駱駝祥子”。不辭辛苦,攢了半個月錢,終於得償所願,買一件羽絨服。

當他把羽絨服抱在懷裡的那一刻,他幾乎要流出淚來。他暗暗在心裡歡呼著,吶喊著。同時也在慨嘆著這坎坷的人生,多舛的命運,並憂慮著未知的將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有時來運轉,倚紅偎翠的一天。命運,是不可捉摸的。

春涵見他發呆,似乎在想什麼。便問:“你怎麼了?牛大哥。不舒服嗎?”

大醜搖手道:“沒什麼,只是想起過去來。”

說著,便撥通了倩輝的電話,跟她說了自己下午去看她,並說上次住院的事,還沒道謝呢,先送羽絨服意思一下。倩輝聽此消息,喜出望外。笑道:“好的,好的,我下午在家等你。等你來賄賂我。”

倩輝知道春涵在他身邊,不敢亂說情話。她輕撫著自己微隆的腹部,想到自己的孩子,聽到情郎聲音,心裡多提多美了。臉上是一片幸福的光輝,母愛的光輝。

大醜跟倩輝說了幾句,要掛電話。春涵搶過手機來,問道:“李姐姐,你喜歡什麼顏色的羽絨服?讓他給你捎件好的。”

倩輝說:“不必太好的,過得去就行。就要件白的吧。”

春涵連連答應。放下電話,春涵盯著大醜出神。

大醜不解其意,一邊把電話插入套中,一邊問:“怎麼了?”

春涵心裡酸溜溜的,哼道:“你可真了解她。我喜歡什麼顏色的,你都不知道。”

大醜說:“我怎麼不知道。”指著那件藍的,說道:“你喜歡藍的。”

春涵笑道:“現買現賣,花言巧語。”

大醜說道:“你穿上這藍色羽絨服,我看看好看不。”

春涵說:“這天穿羽絨服,你想把我給熱死呀。”

大醜一個勁兒說:“穿一下嘛,很快就脫了”。

春涵架不住大醜的糾纏,到底穿上在屋裡走幾圈。那秀雅,脫俗,絕美的風采,像鑽石發出悅目的光來,照亮屋子的各個角落。把個大醜看得傻了。

門外陸續進來一些顧客,他們也沒有出聲。跟大醜一樣,獃獃地望著客串模特的春涵出神。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