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逍遙陳浩

逍遙陳浩

原創-

經過初中三年的努力,陳浩終於如願以償的成為全市排名第一的S中學的一員,今天是他開學報到的日子,一大早他就來到了學校,由於來的早,很快便報完了名。閑著無聊的他於是開始在學校裡閑逛。

說起來,S中學的環境實在不錯,陳浩不由自主的就被四周的環境所吸引,“真是好學校啊,以後一定要天天來這裡散步”正抬著頭觀看一棵大樹的張明,忽然身子左側一痛,不由自主的向右一歪,好不容易站穩腳跟,就聽見一個怯怯的,卻又極為甜美的聲音“對,對不起,是我不小心,你,沒事吧?”滿肚子的憤怒還沒來得及發泄,就已經化為烏有,再抬頭一看,陳浩不由愣了一下,原因無他,只因對面這名女生實在太出色,一頭飄逸的長發,明亮的眼睛,鮮嫩欲滴的紅唇,纖細的身材,胸部雖然不是很大,但堅挺異常,上身穿著白色的休閑裝,秀美的長腿因為合體的牛仔褲而更顯纖細,腳上穿著粉紅的運動鞋,整個人看起來文靜而不失開愛。饒是他在初中號稱校花的女朋友也差了一籌。

“你,沒事吧?”

“嗯?啊哦,沒事”,畢竟不是初哥了,陳浩很快就回過神來,“你沒事吧,走得這麼快,有什麼急事嗎?”“好機會啊,剛好原來的女朋友去了別的學校,這麼好的機會就送上們來了”想到這陳浩立刻就和對面的美女搭上話了。

“這個,不好意思,我是想去圖書館,不知道你能告訴我嗎?”對面的美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張明。

“圖書館有點遠,我帶你去吧?”

“那,謝謝你了”美女紅著臉說道。

兩人一邊走一邊開始聊天,交談中,陳浩知道了這女孩名叫楊慧,也是新生,在陳浩的出眾的口才下,不但楊慧的情況很快被摸得一清二楚,而且她本人似乎對陳浩也大有好感,陳浩趁機提出幫楊慧參考一下借書,楊慧也很高興的答應了。

等從圖書館借完書,已經到了中午,陳浩趁機提出請楊慧吃飯,吃完飯後,陳浩有以不熟悉市區為由,請楊慧帶他四處轉轉,楊慧也答應了。一路上,兩人天南地北的閑聊,很快變得熟悉起來。轉了一會兒,兩人來到了陳浩租住的房子,陳浩趁機邀請楊慧上去做客,楊慧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還是紅著臉答應了。進了房間,陳浩又故意請楊慧喝酒。

“這是我剛買的果啤,嘗嘗吧,很好喝的。”陳浩不由分說的打開兩瓶,倒進杯子裡,遞給楊慧。

“我,我還沒喝過酒呢,還是算了吧?”楊慧拒絕道。

“沒關系的,這是果啤,我小學就喝過呢”,陳浩勸道,“再說你這樣我好傷心啊。”

“那我就喝一點了,謝謝。”

其實這種酒,雖然酒味很淡,但後勁很足,陳浩最初准備這種酒的時候就是為了現在這種情況,只是楊慧並不知情,只覺得挺好喝,喝了一杯後又要了一杯,很快就感覺頭腦有些不清晰了。

“怎麼了,是不是今天太累了?都怪我不好,害你走了這麼多路。”一邊說,陳浩一邊向楊慧靠近。

“沒什麼,就是有點熱。”

“也是,那就把外套脫下來吧。”不由分說,陳浩就幫楊慧吧外套脫了下來,自己也趁機挨著楊慧坐下。楊慧只是紅著臉任由陳浩擺布,並不反對。現在還是秋高氣爽,楊慧穿的也不多,堅挺的雙峰隨著外套的脫下一陣抖動,陳浩的雙眼立刻就直了,一動不動的盯著那美麗的處女峰,楊慧嬌羞一聲,剛想把身子轉過去,陳浩已經伸手將她抱住,捧起楊慧美麗絕倫的臉龐,重重的吻在那似乎充滿了香氣的雙唇之上。

楊慧只覺得一陣天昏地暗,從未交過男朋友的她家教極嚴,要不是自己的父母這幾天剛好有事不能回家,她是絕對不敢陪著陳浩出來逛街這麼久的,更何況這樣的仗陣。想要拒絕,微醉的身子卻毫無力道一般,根本不能有一絲有效地反抗。在陳浩有技巧的舌技之下,楊慧很快就忘乎所以,原本反抗的雙臂不知何時也已經抱在陳浩的頸部。

陳浩看得心火起,一邊繼續吮吸楊慧的香舌,一邊騰出左手解開楊慧剩下的衣服,露出鮮紅色的乳罩,一對高聳的乳房在其下顫顫巍巍,隨著胸腹的起伏而顫動,甚至連由於刺激而凸起的一雙奶頭也隱約可見,陳浩哪裡還按耐得住,手一伸便將雪白的乳罩從背後摘了下來,一支肥碩飽滿的乳房便盈盈在握了。入手之處,宛如凝脂,軟中帶硬,滑膩無比,尤其是頂上一點新剝雞頭肉,陳浩輕捏細捻,左揉右提,那一點殷紅迅速膨脹凸起,說不出的誘人。

楊慧只覺胸部一涼,不由得清醒過來,有些慌亂的想要拒絕,陳浩又豈會任由到手的美肉飛走,用力一吸,就將丁香小舌吸入口中,雙手有技巧的揉搓撫摸美女光滑細膩的肌膚,很快,剛才果啤的效果顯示出來,有些迷糊的楊慧很快就不再反抗,任由陳浩擺布。

陳浩知道女孩子的第一次是很重要的,需要充分作好准備工作,他輕輕掀起裙子,這時的楊慧已完全沈醉於與心上人的愛撫之中,沒有絲毫不滿,裙子掀起,肥滑白嫩的臀部便半露出來,陳浩一邊繼續吮吸親吻,一邊將雙手插入她的內褲,盡情的愛撫揉弄楊慧的雪臀,手指尖也有意無意的撫弄楊慧的股溝臀縫。

楊慧受此刺激,身體更是在陳浩懷裡扭來扭去,完全不顧身上衣服已幾乎脫光,滿頭秀發也披散下來,顯得更加誘人。陳浩也感覺有些按耐不住情慾,乾脆就將楊慧身上的衣服剝光,猶如一隻赤裸的大白羊,自己也脫光衣服,然後將楊慧騎在身下,一隻手探入楊慧的下體,那裡早已是春潮泛濫,兩片大陰唇微微的張開著,一粒小肉芽兒在陰唇的交叉處探出頭兒來,濃密的陰毛打著卷,可愛至極。陳浩輕輕撫弄楊慧的最敏感地帶,身下的女孩發出一聲既像哭又像嘆氣的聲音,陳浩再也控制不住,分開楊慧的雙腿,扯過枕頭墊在楊慧的屁股下面,將自己的身體對准楊慧的下體慢慢的頂了進去。

楊慧的胯下已經漿液橫流,作好了充分准備,陳浩輕輕一挺正好對准楊慧的桃源禁地,順勢滑了進去,剛一進入裡面,就覺得又窄又緊,但十分潮濕溫暖,說不出的舒服。楊慧修長的雙腿立刻變的僵直,柔軟的臀肉向內縮緊,陰道不斷的夾緊侵入的異物,陳浩只覺的背後一震發麻,幾乎要控制不住死的,稍稍的停了一下,這才繼續向裡面前進,雖有愛液的滋潤,但處女的陰道何其緊窄,粗長的肉棒只進入了不到一半,就被一層薄薄的肉膜兒擋住了去路,肉膜兒的韌性很好,輕輕的往裡頂,只能把它拉伸,卻不能扯破。

楊慧不由得露出疼痛的表情,兩滴眼淚從微閉著的美目中流了出來。

陳浩當然不會停了下來,更何況身下的美女自己也沒有反對,下身用力一頂,就感覺好像頂破了一層紙似的,身下的美少女永遠的告別了處女時代。

楊慧雖然還是個處女,但也知道第一次很痛苦,所以從一開始就緊咬牙關,但破初的疼痛仍然令她忍不住慘叫了一聲,陳浩也停止了下身的動作,只是不斷的親吻和撫摸,不斷地安慰著,很快,楊慧感到剛才的痛苦慢慢地消失,雖然陰道還是火辣辣的,但更多的是剛剛被開發得處女地因為心上人的挑逗而產生的強烈的空虛,身子也漸漸的放鬆開來。

陳浩並不急於立刻享用身下的美肉,美好的事情總是要慢慢的享受嘛。他將頭下移,不斷地親吻楊慧的面頰,脖頸,胸部,最終一口含住楊慧早已漲的發紫的乳頭,不斷地用舌尖挑逗,不時用力的吮吸,使原本就已經結實的乳頭似乎變得更加結實;另一隻手則悄悄地滑到楊慧結實的翹臀之上,不斷地揉捏那充滿彈性的臀肉,過了一會兒,又將中指在楊慧的花房中浸濕,然後慢慢的擠進那緊湊的菊花洞裡,原本就已經意亂情迷的楊慧頓時瘋狂起來,雖然對肛交也有一點了解,但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破處就被陳浩玩弄這比陰部還要令人羞澀的部位,雖然對陳浩早已是芳心暗許,身子也已經交給了他,但這樣的玩弄還是有些令她難以接受,下意識的將屁股往上一抬,想要擺脫陳浩對自己菊花的褻瀆。

殊不知,陳浩早就在等這個機會,屁股也趁機用力往下狠狠地一戳,堅硬的分身盡根而入,一下子就頂到了子宮深處,雖然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前戲,但剛剛才被開發的陰道又豈是經得起如此折騰,楊慧悶哼一聲,又留下兩滴清淚,這一次陳浩沒打算停下來,等待美女的適應,而是將肉棒在裡面畫了一個圈,,充分感受了一下這新鮮的花房,然後立刻拔了出來,只留一個龜頭在裡面,然後再度用力頂了進去。剛剛才被蹂虐的陰道在覺察到侵略者的再度入侵之後,又再次忠誠的肩負起自己的使命,用力擠壓不斷前進的陽具,陳浩只覺得肉棒的前進遭到了強烈的反對,但一點也沒有能夠阻止他的動作,相反,那緊湊的壓迫感反而令他更加的興奮。

再一次盡根而入之後,陳浩立刻騰出雙手,將楊慧的一雙美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兩手捏住結實的乳房,一邊用指尖揉搓那新剝雞頭肉,一邊不斷加速的撞擊楊慧結實的翹臀,而楊慧強忍疼痛的縱容以及征服處女的成就感,更是令陳浩火上澆油,如果不是顧及惹怒了陳慧,沒有使出全力,陳慧恐怕明天連課都上不了,即使如此,剛開始楊慧仍然疼的是梨花帶雨,剛才溫存產生的一點快感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在陳浩很快便冷靜下來,一邊緩緩的減緩了下身撞擊的頻率,一邊俯下身去,細細的親吻楊慧的因為剛才激烈的運動而布滿汗珠的胸脯,雙手也不斷地在剛剛探索出來的敏感點上不斷地刺激,陳浩在初中時期就已經交過一個女朋友,雖然談不上老手,但對楊慧來說實在是稱得上經驗豐富,在陳浩不懈的努力之下,楊慧又逐漸的找到了快感,雙手也不知何時摟住了陳浩的脖子。

楊慧剛開始因為陳浩的一番蹂虐遲遲未能進入狀態,而陳浩此時已經漸漸地感覺到高潮的來臨,“這可不行,怎麼著也不能自己先繳械了。”一邊想著,一邊抽出沾滿了自己精液,楊慧愛液以及處女血的肉棒,將楊慧翻轉過來跪在自己面前,將已經緩過勁來的陽具又緩緩的插進楊慧仍然滑膩緊湊的陰道,上身壓在楊慧光滑細嫩的背上,用嘴叼著楊慧敏感的耳垂,雙手繼續揉搓楊慧堅挺的乳房,又開始撞擊楊慧結實的小翹臀。

“這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走桃花運,上了這麼漂亮的美女,不知道學校裡還有沒有別的美女,初中被老媽管著,沒有多少機會,現在上了高中一定要好好把握。”陳浩一邊努力的開墾這剛剛到手的美味,一邊想著。

而被壓在身下的楊慧並不知道陳浩在想什麼,此時的她早已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本來她也不是這麼開放的女孩,她雖然來到了陳浩的房間,但並沒想過這麼快就將自己交給陳浩。可惜她本來就沒喝過酒,而陳浩又故意給她喝那後勁十足的果啤,結果一時間迷迷糊糊的就上了賊船,等清醒過來已經是任人宰割。說起來陳浩的第一個女朋友也是這樣被陳浩騙上床的,不然陳浩也不會准備這樣的果啤,他自己平時是不會喝這種酒的。

陳浩感到身下的美女已經完全適應了自己的鞭撻,陰道中也分泌出了更多的愛液,他開始不斷的加快,隨之而來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每次陳浩的小腹撞擊到女孩兒的屁股,她就會叫一聲,兩人的結合處發出“噗哧,噗哧”的水聲,點點的落紅混著淫水兒,順著她光滑的雙腿滴落到地上,更刺激交媾中的男女。

陳浩拉起女孩兒的身體,把頭向前探出,一手攬過她的頭,一邊抽插,一邊和她瘋狂的接吻,另一隻手也不甘寂寞的插進楊慧的後庭之中,頓時引起楊慧更加劇烈的反應。

不一會兒,楊慧的身體突然極度的僵硬,緊接著一陣抽搐,隨著一聲高昂的“啊”聲,一股火熱的陰精從子宮中衝出,澆在男人的龜頭兒上。

楊慧上身趴在床上,胳膊已無力支撐身體,要不是陳浩抱著她的小蠻腰,她早就跪在地上了。

陳浩還沒有射出來,在享受完高潮中的女性陰道的痙攣後,他又開始大力的抽插起來。同時一邊輕吻著她的臉頰,一邊輕撫著她的雪肌嫩膚,一寸也沒放過。

很快,楊慧因剛剛經歷高潮而變得異常敏感的身子又變得僵硬起來,在陳浩有技巧的愛撫和刺激下,又再次到達崩潰的邊緣,陳浩自己也忍得辛苦,趕緊將速度加到最大,已經接近高潮的陰道受此刺激,更加的緊縮,陳浩已經咬緊了牙關,而楊慧早已經渾身虛脫,任憑陳浩擺布。

終於,楊慧全身又是一陣抽搐,濃密的愛液再一次從子宮深處噴射出來,陰道也因為高潮而變得異常緊湊,受到如此刺激的陳浩屏住呼吸又奮力耕耘了幾十下,白色的精液一下子噴了出來,澆在剛剛高潮的花房裡,惹得楊慧又是一陣舒服的嘆息。

兩個人就這樣互相依偎著,靜靜地享受這高潮後的余韻。

過了一會兒,陳好覺得自己已經緩過勁來,原本已經軟下去的肉棒不知何時又再次勃起。看著身下的女人結實渾圓的臀部和緊湊的菊花,他心中一動,笑著對楊慧說:“慧兒,剛才舒服麼?”

楊慧紅著臉點了點頭,雖然發展的速度遠遠的超過了自己的預期,但剛才美妙的感覺卻令她毫不後悔。

“那我們再來一次吧?”話沒說完,陳浩雙手已經不安分的動起來,楊慧嚇了一跳,剛才雖然是欲仙欲死,但她畢竟是第一次,陳浩開始又沒有太憐香惜玉,到現在下面還隱隱作痛,無論如何也經不起再一次的折騰了。

“可我還沒有滿足呢,你看這裡,早都硬了。”陳浩故意裝出一副難受的表情,雙手繼續刺激著楊慧的敏感地帶,雖然認識不到一天,但陳慧的身子已經被他摸得清清楚楚,不得不說,陳浩在這方面還是很有天賦的。

“那,我用嘴幫你吧?”楊慧猶豫了半天,小聲說著。

“嗯?”陳浩不由一愣,隨即喜笑顏開,雖然沒能包了楊慧的菊花,但能夠讓她用小嘴服侍自己,也算是以外之喜了,本來他已經用手把楊慧的菊花初步開發了,所以想先趁熱打鐵,要了她的後庭花,至於口交,本來打算下一次再讓她做,沒想到楊慧比起肛交似乎更加適應用嘴,那口交就留到下一次了。

“真的?”陳浩仍然不確定的問道,畢竟事情發展的太過順利,令他幾乎升起一種不真的感覺。畢竟許多女孩子對口交都是很反感的,自己前任女友對自己也算是百依百順,但只要一提起口交或者菊花,她就很不高興,雖然也為自己服侍過幾次,但全都是在她來月經時才在自己的軟磨硬纏下勉強就範,沒想到這一次居然這麼順利,“拿到是自己最近人品值爆發了?”

楊慧並沒有點頭,而是用自己的行動回答了陳浩,她翻過身,小心翼翼的趴到陳浩胯下,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正雄風四射的小陳浩,雖然已經下定決心為陳浩口交,當還是忍不住停下來悄悄瞥了陳浩一眼,看到他鼓勵而又期盼的眼神,小臉頓時變得紅彤彤的,說不出的誘人,陳浩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陣眩暈,幾乎忍不住就要將楊慧強行按住,讓她立刻為自己服務。好在他知道欲速則不達這個道理,再說楊慧也已經出乎意料的乖巧,他才強行按捺住。

楊慧終於下定決心,長大小嘴,將還帶有自己愛液和處女血味道的陰莖含了進去,雖然有所准備,但還是覺得一陣反胃,不過她還是堅持了下來,等剛開始的不是結束之後,開始慢慢的舔舐愛人的陰莖。

楊慧此前還是處女,甚至沒有看過AV,只是聽自己的好朋友說過,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一味的舔舐,陳浩感到自己有必要指導胯下的美少女一下。

“像吃冰棍兒那樣,小心牙齒。”

“嗯…”楊慧照著愛人的指示,慢慢的前後移動起頭部,用口腔體會他的強大,別有一番情趣。

“把舌頭伸出來,托住龜頭兒。”

“嗯…”

“繞著他打轉”

“嗯…”

“用舌尖兒舔馬眼兒。”

“嗯…”

陳浩一邊指導著楊慧,雙手也沒有閑著,不斷地挑逗著楊慧的敏感地帶,特別是暫時被楊慧棄車保帥的菊花更是被他多次光顧,剛剛破瓜的陰道也被挑逗的重新濕潤起來。

楊慧也知道陳浩想要自己的後庭,只是自己實在有些害怕,所以才主動提出口交,此時見到陳浩任然不放過自己的菊花,不由大為著急,強忍著難耐的快感,加速為陳浩服務,可惜她畢竟是第一次為人口交,雖然有陳浩指點,但還是沒有掌握訣竅,好在她為人最有韌性,足足服侍了快1個小時,忽然覺得口中的陽具一漲,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陳浩一把按住,一股充滿腥味的精液已經射滿楊慧的小嘴,被緊按住頭的她只得照單全收,陳浩的肉棒也被清理干淨。而那充滿了男人味的精液令她一陣作嘔,陳浩趕緊體貼的遞上飲料,這才將嘴巴清洗干淨。

陳浩看到楊慧難受的表情也不再強迫,兩人又溫存了一會,看到時間不早,趕緊穿戴整潔,又出去吃了一頓晚飯,然後又送楊慧回家,這才返回自己的住處。

剛回到房間,就聽到一陣敲門聲,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房東劉梅。劉梅今年26歲,她並不算很高,屬於普通水準,臉蛋其實也說不上特別漂亮,但身材卻是火爆得一塌糊塗,胸前碩大宏偉,卻又傲然高聳,完全視地心引力為不存在;腰肢纖細,臀部挺翹,大腿滾圓結實,並攏在一起中間幾乎看不到空隙,小腿尤其修長筆挺。陳浩當時來這裡租房時,就多多少少是為了能夠每天瞧瞧這麼一位美少婦,至於將她騙上床,暫時只能意淫一下,畢竟自己比她小了近10歲,自己看上人家,人家可未必看上她,他可不想來霸王硬上弓,倒不是不喜歡,只是他做事總是追求穩妥罷了。

“怎麼,不請我進來坐坐?”看到陳浩意外的表情,劉梅不由微微一笑。

“當然,快請進,只是沒想到梅姐你會來我這罷了。”陳浩趕緊請她坐下,看到已經收拾好的床鋪,暗自舒了一口氣,不然可就出醜了。

兩人坐下來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很快便熟悉起來,說起來,陳浩搬到這裡還沒兩天,又忙著買東西,報名,今天又陪了楊慧一天,跟這位房東美女還真沒怎麼聊聊。

“梅姐,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兒來?”

“怎麼,沒空就不能來你這,還是說只有你那小女朋友來你才歡迎?”

陳浩不由臉上一熱,知道自己今天跟楊慧在一起時沒有注意,聲音有些大了。

轉念一想,就算是劉梅無意間撞見了,也不應該說出來啊,想到這,陳浩打了個哈哈,問道:“梅姐來我當然歡迎了,對了,我這有點酒,梅姐要不要嘗點?”

“好啊,我酒量可不小,等會你可不許求饒。”劉梅拿過那剛剛為陳浩立下汗馬功勞的果啤,倒了兩杯,也不多說,一口就幹了。

陳浩自然也不甘落後,拿起杯子就喝,轉眼兩人就幹了好幾瓶。劉梅雖然酒量不小,但陳浩小學就開始喝酒,酒量比起劉梅只大不小,自己不過有些頭暈,而對面劉梅已經有些說不清話了。

“梅姐,今天就和這麼多吧,我送你回房。”陳浩說著就攬住劉梅纖細的腰肢,感受著成熟女人獨有的光滑與彈性,一邊偷偷的瞅著劉梅深深地乳溝和若隱若現的乳頭,暗自贊嘆。嘴上雖然說要送劉梅走,腳卻是一動不動。

“梅姐,你丈夫呢,要不要我叫他過來?”陳浩試探道。

“他,他不知道又找那個狐狸精去了,管他干什麼?”劉梅有些不耐煩的說。

“那,先在我這呆一會。”陳浩聽到這,已經打定主意,左手摟得更緊右手也悄悄捉住梅姐細嫩雪白的小手,輕輕撫摸,臉也靠近劉梅的脖子,有意無意的向劉梅的耳朵裡吹著熱氣,惹得劉梅一陣嬌笑。

“我房子挺熱的,梅姐你不如把外套脫下來吧。”陳浩勸道。

“你以為我喝醉了?”劉梅大有深意的望了陳浩幾秒鐘,又笑道“算了,反正今天我挺累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聽到這麼明顯的暗示,是個男人都不會無動於衷。陳浩稍一用力,就把劉梅攬在懷裡,低低笑著,含著少婦圓潤如珠的耳垂,輕輕咬囓,右手從胸罩中伸了進去“梅姐胸部好大啊。”

“喜歡嗎?”劉梅低笑著。

“當然。”陳浩開始親吻劉梅嬌嫩的臉頰,同時迅速的揭開劉梅上衣的扣子,露出雪白的香肩和精緻的鎖骨,還有那大的出奇的美乳,一對殷紅隱隱約約,誘人至極。

“好大啊。”一邊稱贊著,一邊掀起粉紅的乳罩,胸前的春色頓時一覽無余,一對傲人的玉峰,顫顫巍巍的高聳著,就像在向陳浩炫耀一樣。陳浩伸手握住了這團香軟嫩滑的肉體,他肆意玩弄著,讓它在手指間變幻各種形狀,感受它驚人的柔軟和彈力。然後張開嘴一口含住早已挺立的乳頭,用舌尖不停地撥弄,不時輕輕的撕咬。劉梅頓時一陣誘人的嬌喘,,惹得陳浩下身更加脹痛。

俯下身子,將劉梅壓在身下。貼在少婦小腹上的右手悄悄下移,長褲上的紐扣悄無聲息地依次彈開,陳浩的手順勢侵入,發現她今天裡面穿的是一件丁字褲。

正面是一小塊倒三角形的透明蕾絲,半遮半掩地保護著少女的隱秘部位,三條細細的黑色帶子從蕾絲的三個角延伸出來,上面兩條分別從左右環繞過纖腰,下面一條則穿過股溝,在少婦背部和臀部連接處的優美凹陷彙合,雖然設計簡單,但卻性感暴露,誘人至極。隔著柔軟地蕾絲,指尖輕輕按壓在飽滿的花房上,掌心微微用力,感覺一團鼓起的香軟豐腴,滑膩中帶著彈性十足。

撥開丁字褲,中指慢慢滑入劉梅最隱秘的私部,裡面早已是洪災泛濫,陳浩並沒有急於提槍上馬,而是將中指滑到最底處,感受著劉梅的柔軟和緊湊,劉梅雖然早已嫁人,但陰道仍然和處女一樣緊湊,感受到異物的入侵更是一陣緊縮。

陳浩曲著指頭,輕輕的抽送,不時用指尖劃過更加濕潤的花蕊,惹得劉梅的陰道更加得緊縮,同時分泌出更多的花蜜,不少淫液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下來。陳浩堅持不懈的輕摳慢挖終於起到了作用,陰道中的媚肉猛地緊縮,一股陰精從陰核中噴了出來,劉梅大叫一聲,臀部猛的向前一挺就不動了,臀肉一陣顫動,高潮過後的劉梅軟軟的躺在床上,凌亂的衣服,胸部被口水浸濕的痕跡,再加上陰部不斷流出的陰精,構成了一副糜爛的景像。

陳浩看的再也按捺不住,三下五除二,就將劉梅剝的乾乾淨淨,將渾圓結實的大腿架在肩膀上,摟住雪白的肩膀,挺起早已筆直的分身,借著還未乾涸的花蜜,一下子就頂到底部。

“啊!輕點,輕點,啊…”雖然早已嫁為人婦,又剛剛高潮了一次,但陳浩的力量還是令她一陣疼痛,似乎又回到了當年破處時。陳浩可管不了這麼多,楊慧還是第一次,雖然別有一番風味,但終究不能盡興,對劉梅就沒有這些顧慮,一上手就是全力而為。

女人的小穴本就很緊,兩個臀瓣還被向中間擠壓,陰道就更顯窄小,膣肉拚命的咬住侵入的陽具,不停收縮、蠕動,把陳浩夾的爽快之極,乾的更是猛烈。

“天啊…要…啊…要爛了…啊…泄了…泄了啊…”劉梅的浪叫激勵陳浩越戰越勇,隨著一聲大叫終於再次達到高潮,而她也幾乎昏撅過去,大量淫水、陰精順著兩人的結合處向下流淌,滴在地上。陳浩並沒有挺,又努力的幹了上百下,背後一麻,一股白色的陽精噴了出去,澆在仍然敏感的花蕊,惹得劉梅又是一聲愉悅的長嘆。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