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無恥的後父

無恥的後父

無恥的後父

曉萍現年二十四歲,剛大學畢業沒多久就跟相識兩年的男朋友結婚了。

她的男朋友正雄在一家日資貿易公司當業務經理,他們公司有一個規定,即只要是主管級幹部,每一位皆要輪調到國外的分公司考查,考查的時間約為三個月。而就在正雄剛結婚完才一個月,正在新婚之期,就輪到他被調往國外考查,考查 的地點為新加坡。當然了兩夫妻都極不願意分開,但為了將來,正雄非去不可。過了幾天,正雄就 與曉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曉萍婚後是與正雄住在外面,並不與正雄的家人住在一起,所以當正雄出國後曉 萍就回來與她的母親同住。曉萍的父母很早就離異,她的母親也因此時常換男朋友,最近的這個倒交往比較久了,約一年又六個月。曉萍之前有打電話回來,告訴她母親於正雄出國的這段時間她將回來。倒是她母親忘了這回事,要出國遊玩,竟忘記告訴曉萍。

當曉萍一回到家,見到她母親的男朋友(阿財)才知道她母親去美國旅遊十三天。曉萍認識阿財已一陣子了,在她還沒結婚之前,即還住在她母親家時,就已認識了,但她對這個人的個性、背景倒認識不多,只知道他蠻有錢的,還開了很多家公司,是她母親口中的大金龜。

曉萍想著:既然已回來了,就先住幾天再看看吧,反正母親再約十天就回來了,若回去與正雄的甜蜜屋,也是一樣空寂。就這樣曉萍就留下來了。

財叔,他因為父親留下的遺產相當豐碩,而他的腦筋也不錯,所以他每天只花很少的時間管理他的資產就管理得相當不錯。而其餘的時間,在還沒認識曉萍的母親之前都在找女人,即使跟曉萍的母親在一起時也偶爾外出偷腥,也就是他這個人甚麼都不錯,缺點就是太好色了,他在十九歲時就已有強姦未遂的前科了。

他住進曉萍家時並沒什麼特別的注意曉萍,倒是這次因曉萍的母親出國,又這陣子都找不到中意的女人,所以他慢慢的去注意曉萍了。他注意到曉萍長得相當標緻,這是實話,曉萍是個美女,前突後翹,以前追求過曉萍的人真得是很多很多。

而財叔之前沒發覺,是因曉萍很少在劃妝,而當時他也正跟她母親打得火熱,所以當然沒發覺了。現在,他有點懊悔,怎麼跟曉萍住那麼久都沒發覺她是個美女呢!不過,沒關係 ,現在有機會可以好好的補償了。

晚上六點多時,曉萍從外面回來了,今天曉萍去圖書館看了一上午的書,然後下午又去逛商圈並看了一場電影,所以一回到家也著實有點累了。她先去淋浴,之後她到樓下客廳隨手拿一本雜誌看著,並打開電視讓它發出聲響 ,因這樣比較能讓她全身鬆弛下來,這也是她的習慣。

不久,財叔從樓上走下來了,他說:「曉萍,今天去哪裡了?一整天都沒看到妳 。」

曉萍隨便應付似的回應:「沒什麼,出去隨便逛逛。」因她現在只想稍微休息一 下。

財叔坐到沙發上並看著正在看雜誌的曉萍,他心裡想著:『真漂亮!好想幹她, 幹她一定很爽。』他想著想著,倒是曉萍不知她的惡運已到而仍看著她的雜誌。

財叔突然坐到曉萍的身邊說:「曉萍,妳剛結婚不久,老公就出遠門,這樣會不 會寂寞?妳跟妳老公一天做幾次那個?」曉萍用很訝異的眼神轉過頭去看著財叔,並不知怎麼回答。

財叔又說:「剛結婚一個月,老公就不在,不會想做那個嗎?底下不會癢嗎?」接著他就把手伸過去大力的捏曉萍的胸部。

曉萍馬上叫道:「你幹甚麼!?」並用雙手反抗。 李叔一手揉捏她的胸部,一手馬上往曉萍的裙底下挖去。

曉萍怎麼可以讓他得手,馬上叫道:「你走開……走開!」並且反抗的力量更大了。財叔見曉萍的反抗力道愈來愈大,就一巴掌『拍』的往曉萍的臉上打去,然後又 一巴掌。

曉萍馬上叫道:「不要…不要…」並哭了出來。財叔見曉萍一停止反抗的空檔,就把原本在曉萍裙底下的手更往裡挖,很快的伸進曉萍的內褲裡,並撫摸著她的陰戶。

待曉萍一發覺,曉萍『啊!』的叫出來,並把雙腿往上伸起,想要反抗。但殊不知這樣的動作讓財叔更容易的把她的雙腿分開,並且開始把他的手指頭伸進她的肉洞裡。

曉萍叫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財叔說道:「乖乖聽話,否則就有妳好受。」財叔強行脫掉曉萍的內褲至懸在她的腳邊,且脫掉他的褲子,把曉萍的兩腿更往外撐開,接著龜頭就插進去了。

曉萍更是大叫『啊!』,哭得也更大聲了,因財叔並沒任何滋潤就插進去。

曉萍的陰道很乾燥,所以讓曉萍相當的痛,每當財叔奮力的頂一次,曉萍就大叫一次。

這個聲音讓財叔是愈聽愈爽,讓他更奮力的插。財叔停下來觀看他的肉棒與曉萍陰戶的接合處,看完就說道:「曉萍,妳的陰毛真黑,真漂亮………夾得好緊……………我一定要幹呼妳死」並且每說著一次,就更大力的往裡插。

由於很久沒接觸那麼好的女人了,財叔很快就射精了。 財叔躺在曉萍的身上一陣子後,對著仍在哭泣的曉萍說:「妳的下面很緊,夾得我很滿意。」就爬起身來,看著因受到驚嚇以致雙腳仍張開的曉萍下體,還緩緩流出 一些他所灌注完後所留下的精液。

須臾,曉萍把雙腳並攏。 財叔說道:「曉萍,妳最好去洗一下澡,做都做了,我也不會告訴任何人。乖乖去洗澡,我不會再對妳怎的。」曉萍爬起虛弱的身驅走上二樓的浴室關起門來,用最強的水注往身上沖洗,不論她怎麼沖,就是覺得無法洗乾淨她被姦汙的身體,她蹲下身並開始大聲哭泣。哭了好長一段時間後,就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回她的房間,躺入床上微微哭泣,因她實在沒力氣了,所以很快就睡著了。

而財叔姦淫曉萍之後,因仍很興奮,本想等曉萍洗完澡後再姦淫她,但因他走上樓上後發覺曉萍的房間已反鎖而作罷,他也走回自己的房間稍微小睡休息一下。等到淩晨約一點時,財叔醒了,他第一個想到的問題是──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要怎樣才能確保曉萍不把這件事講出去?

想來想去,想著:『即然都已強暴她了,諒她也不敢講,繼續強暴她必會讓她更不敢講………………真是爽,好緊!』於是,財叔就打開所有的抽屜,尋找以前曉萍的母親告訴他個別房間的備用鎖放置的地方,找著找著,讓他很快就找著了,因曉萍的母親在每根鎖匙上都有註明此鎖開的是何處。

財叔靜靜的走到曉萍的房間門外並無聲的打開曉萍昏暗的房門,他躡手躡腳的走到曉萍的床邊,他脫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並戴上放在自己口戴裡的保險套,他輕輕的掀起曉萍的被子,因曉萍回到自己房間後很疲倦,所以她並沒穿上任何衣物,而裹著被子睡,所以一掀開被子後,財叔真是興奮異常,他馬上爬上曉萍的身上開始揉捏曉萍的乳頭,並撐開曉萍的雙腿用他的龜頭在曉萍的私處摩擦。

曉萍一開始大概因疲倦以致發出她並不自覺的『嗯…嗯』聲,等到財叔揉捏她胸部愈來愈大力時,她慢慢甦醒並嚇了一跳,正欲大叫。然而財叔很快用一隻手摀住曉萍的嘴,並說道:「這次我會讓妳很爽。」就把龜頭直插進去。

曉萍因口被摀住,只能發出『嗯…嗯…』之聲。插了六、七下,財叔就把手拿開,欲聽曉萍的叫喊聲。此時曉萍馬上叫出「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並且又開始流出眼淚。財叔就這樣努力的插著,並且雙手不停的揉捏曉萍胸部,他的嘴也湊上去含著 曉萍的乳房。

此時,曉萍的身體雖仍在掙扎,但已毫無作用了,她只能繼續喊著:「不要……

求求你放開我…」的哀饒聲,並等著財叔射精以結束這次的姦淫。 不久,財叔離開曉萍的身體,走到床邊,說道:「太爽了!」而仍流著眼淚的曉萍很快的用被子覆蓋住自己的身體。

財叔說道:「放心!我絕不會說出去的,這是我們倆人的祕密,只要妳不說出去,沒有人會知道的。」接著財叔就離開曉萍的房間,走到一樓喝了兩大杯的水,以補充剛才姦淫曉萍所損耗的體力,然後把灌滿他精液的保險套丟入垃圾埇,並用衛生紙把他的下體擦拭乾淨,然後他又走上二樓曉萍的房間。一進入房間,就見仍不知所措而仍躺在床上的曉萍,財叔走到床邊蹲跪下去,用 手撫摸曉萍的頭髮。

只見曉萍很快別過臉去,並說:「你不要碰我!你出去!求求你出去好嗎?」

財叔並沒有回答她,財叔只是繼續撫摸她的秀髮,接著財叔貼近曉萍的臉側,說:「我剛才幹妳有戴保險套,這次我不戴了,我要讓我的肉棒真正的跟妳的 XX 緊密接合!」說罷就用手把覆蓋在曉萍身上的棉被往下拉扯,曉萍的肉體就又全部的展現在他面前,他馬上用雙手把曉萍的兩腿往外撐開,並且用舌頭去黏曉萍的私處。

曉萍叫道:「不要……不要!」並用雙手要去推開夾在她兩腿間的財叔的頭。但跟本無法令財叔停止其姦淫的動作,財叔把舌頭伸進曉萍的陰道裡,並用更多的唾液去滋潤曉萍的陰道,因此這與先前財叔霸王硬上弓強姦曉萍的方式有所不同,即使曉萍仍努力的要使身體向上移動以逃脫財叔的姦淫,但財叔的肉黏方式是持續的。

過了不久,曉萍已慢慢的發出她自己也極不願聽到的『嗯…嗯…』聲,身體的扭動也慢慢得不那麼激烈了,其實這也實在因她已經反抗的沒什麼力量了。財叔把頭擡起,看著斜著頭口中仍輕呼著「不要…放過我…」的曉萍,他知道曉萍已快被他真正的征服了,因曉萍的私處已濕的分不清是唾液多還是淫液多了。

財叔把他的雙手覆蓋曉萍的兩顆乳房,財叔『太棒了!』的讚美聲脫口而出,財叔把身體稍往上挪,用他的雙腿把曉萍的雙腿牢牢的撐開不能閉合,用雙手把曉萍傾斜的頭擺正,並和他的嘴雙管齊下撥開曉萍的小口,把他的唾液往裡灌。

此時,曉萍知道此次再被姦淫已無法避免,遂只把手作勢推住財叔的胸膛。財叔停止接吻的動作,因曉萍的舌頭始終不願伸出,他知道早晚她會就範的。

財叔說道:「我這次一定會讓妳很爽的!」就把他的龜頭『噗』的一聲插了進去 。剛開始還算緩慢的抽插,慢慢的,他抽插的力道愈來愈大,曉萍不由自主的發出

『嗯…嗯…』之聲,並且聲響也愈來愈大。曉萍是極不願意發出這種聲響,因這對她 只是更大的羞辱。然而,畢竟她是人,有所謂的生理反應,她也只能在『嗯…嗯…』之餘說出,「 你怎能這樣…」的話語。最後,還是曉萍先達到高潮後財叔才射精的。

財叔躺在曉萍的身上一段時間,手並不停的揉捏曉萍的乳房,很滿意的說道:「 妳讓我很爽!」財叔就爬起身來,注視著被他灌滿精液的曉萍下體,他知道曉萍的身體已真正被他征服了。

曉萍自被強姦後,已過了兩天不在家裡,她跑去住她的同學家裡,當然她並不敢向她同學哭訴,只說心情不好。在她因恐懼而非常急迫的離開家時,她並沒多帶衣物以及一些學校的課本等雜物,所以她雖仍處於悔恨與痛苦的深淵中,知道自己仍得回 去那她被姦淫的地方,也是她的家。

今天中午,曉萍找一個藉口托請她的同學陪她回家拿東西,因為她一個人實在不敢獨自回去。她拿起鑰匙,心裡嘎嘎不安的打開她家的大門,她並不知財叔是否在家,因他雖有車,但更多的時間是用計程車代步。所以曉萍一進屋,就叫她的同學在一樓等她,而她則直往二樓她的房間。她只想快快的收拾和快快的離開,這裡她一秒也不願久留。

但,不如人願的財叔從外回來了,其實他也已一天因去處理公司事務而沒回來。他一進門就遇見曉萍的同學,曉萍的同學禮貌性的就跟財叔打起招呼,而財叔也自然 而然就知道曉萍此刻正在樓上。過了片刻,曉萍從樓上下來了,她很詫異並驚恐的望著財叔,很快地,她的眼神 轉為低垂的望著地板。

而財叔啊!真不愧為老奸俱滑的財叔,他馬上說道:「曉萍,有朋友來到家裡, 不去弄點東西招待人家?」

曉萍的同學說道:「叔叔,不用了,不用麻煩了。」

不等曉萍開口,財叔就接著說道:「去,曉萍,去廚房弄點飲料過來,剛好我也很口渴。」 曉萍無可奈何只好往廚房走去。

此時,財叔叫曉萍的同學先坐一下後也徑往廚房走去。一進廚房,曉萍正背著財叔在倒果汁,財叔很快的走到曉萍背後說:「妳回來,不用叫妳朋友一起來。我告訴妳,妳等一下叫妳朋友先回去,我有事要告訴妳。若是妳不願意,我等一下就告訴她我強姦過妳的事,看妳怎麼去學校。我還要告訴妳母親,是妳誘惑我的,看妳怎麼辦?妳乖乖聽我的話,等一下叫她先回去,我保證不會對妳怎麼樣。」說完,財叔就走了出去,留下正在顫抖著身體的曉萍。

片刻,曉萍走了出來,她端給她同學果汁,並斜著眼睛看著正在打電話的財叔,她告訴她同學:「淑儀,妳等一下先回去,我還有一些東西要整理…………我晚點再 去找妳…」淑儀當然猜想得到原因,因為她有看到曉萍的叔叔剛剛也有走進廚房,大概是要交待曉萍一些事,所以她很自然得便沒問曉萍甚麼原因,所以淑儀一喝完果汁就起身告辭。

曉萍的同學一離開,曉萍就忙著把桌上的玻璃杯拿進廚房。 此時,仍在講電話的財叔很快的就掛斷電話並爬起身來也往廚房走去。

一進廚房,財叔走到正在洗玻璃杯的曉萍身後,說:「嗯!妳很聽話。我告訴妳,只要妳好好的聽我的話,我保證我絕不會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任何人。」說罷就把手伸去撫摸她的胸部。

此時曉萍馬上發出輕微的『啊!』一聲,就趕快的把還沾著水的手伸去要移開財叔的手。財叔那肯放鬆,他愈揉愈大力,並且身體緊靠著曉萍,讓曉萍無法使出更多的力量。

就在此時,財叔的另一隻手也撩起曉萍的裙子,並要去脫她的內褲,曉萍叫道: 「不要……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財叔那管她的哀饒,他繼續把曉萍的內褲往下拉,並鬆開自己的褲帶。

此時曉萍已哭了出來:「放開我!你變態…………你不要對我這樣………」財叔只是呼吸愈來愈急促的繼續脫他自己的褲子,很快的,財叔的那跟神龍棍就 蹦跳出來了。

就在曉萍知道這次又要被財叔得逞時說出:「求求你……饒過我」的話語還沒完 ,財叔的神龍棍就插了進去。

曉萍『啊』的叫一聲,緊接著,財叔每插一下,曉萍就輕微的發出一聲『啊』,當然,曉萍的眼淚也是潸潸流下。財叔也順勢把手伸進曉萍的衣服裡面,把胸罩拉開 並大力的揉捏。不久,財叔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緊接著就把精液射進曉萍的身體裡了。此時身 體傾躺著在廚檯上的曉萍仍在微微哭泣。

財叔穿上褲子後就說:「妳先去樓上休息休息,今天不要給我出去。我告訴妳,在妳母親還沒回來的這幾天,妳要好好陪我,不要給我亂溜出去。只要妳這幾天乖乖的陪我,我保證在妳母親回來後我絕不再找妳,我絕不騙妳。假如妳不聽我話,哼!妳等著瞧,我一定讓妳後悔!」

說罷就離開廚房上樓回到他的房間。 曉萍又繼續的流淚一陣子,然後她站起身擦擦眼淚,把衣物穿好,她想道:『該 怎麼辦?』但她也實在沒甚什麼頭緒,因為財叔的話猶言在耳,她也不敢想『怎麼辦』。於是她就往樓上走去並進了浴室。

當然了,曉萍一脫掉衣服就用水一直沖著她那迷漫著精液味道的身體。沖著沖著,也不知沖了多久,直到曉萍心想:『應該夠了, 應該較乾淨了。』才停止。曉萍一回到房間,穿上乾淨的衣物就躺入床上,且把棉被蓋上,就又開始微微哭泣著。

到了晚上約六點多,休息過並出去吃完晚飯的財叔回來了,他走上樓去叩曉萍的房門,說道:「曉萍,該起來了,妳的晚餐在樓下,快下來吃。」 曉萍此時已醒,但並沒回應他。

財說等一會兒,接著說道:「妳最好快下來吃,否則我就要去拿會鑰匙了。」 說完財叔就離開了。

此刻心存恐懼的曉萍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她想了一陣子,也只能無可奈何的穿好 衣服下樓去。一到樓下,只見等著她的財叔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財叔一見曉萍就說:「哪 !那是妳的晚餐,我剛去外面買的,妳先打開看看,看合不合妳胃口?若是妳不喜歡 ,我再出去買。」哇!真是體貼的叔叔。 其實,財叔他是另有目地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他又想起什麼變態的方式要姦淫曉萍了。待曉萍像隻待宰的羔羊似的默默吃飯不久,財叔突從客廳桌底下拿出一把手銬,

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向曉萍靠近並銬住她的右手,接著他把曉萍的左手向後扳以把兩手緊銬在曉萍的後面。

曉萍叫道:「你幹甚麼?你放開我。」

財叔坐到曉萍的身旁說道:「我想餵妳吃飯,我覺得這樣我們會更親近些。」

曉萍說道:「我不要!你放開我,你不要這樣。」 財叔不管曉萍的哀求,就用筷子夾起一些菜往曉萍的嘴裡塞,曉萍只好勉強的吃下去,財叔一口接著一口的餵著曉萍。 接著財叔站起身來,開始脫掉自己的外套及上衣,曉萍當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曉萍也只能心存畏懼的望著財叔。

財叔一件接著接一件脫掉他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只剩下一條內褲,然後他蹲在曉萍的身前,伸手把曉萍那扭扣式上衣『啪』的一聲左右撕開,又從桌底下拿出一把剪刀,把仍纏留在曉萍身上的上衣一一剪去,此時曉萍也只能無奈的把頭轉向一旁以避開正在對她逞姦獸行的財叔眼神。

須臾,地上及沙發上已充滿著衣服的碎片。財叔又伸手把曉萍的奶罩拉扯掉,曉萍雪白的乳房蹦跳了出來,財叔『哇!』的一聲說:「真是太漂亮了。」

也實在財叔在前面姦淫曉萍的時候都沒好好的欣賞曉萍的乳房,因他當時都只想快快插進去先得到曉萍再說,所以他現在在客廳白晰日光燈的照耀下,曉萍美麗又白 晰的乳房顯露無遺。

財叔伸手握住曉萍的胸部開始慢慢的揉捏,嘴也湊上去吸吮,嘴裡不時吐出『太 棒了』的話語,此時曉萍不知覺得又流下眼淚來。不久,財叔就動手脫起曉萍身上的牛仔褲,曉萍之會穿起牛仔褲,仍是因她當時覺得牛仔褲能帶給她一點安全感。其實對財叔根本沒絲毫影響,反而有點增加財叔征 服的決心。

財叔從腳有些扭動掙扎的曉萍腿上脫掉整件牛仔褲後,就把舌頭伸往曉萍的內褲外隔著內褲舔,他一直舔著,並不時用更多的口水去滋潤隔著內褲的曉萍私處,他並用雙手把曉萍的雙腿更往左右打開。曉萍此時也只是不發出任何聲音以示她的不在乎。

當然她並不是不在乎,她知道 ,若她的身體抗拒不了誘惑而發出催情的聲音,那才是現在會讓她更難堪,也是更加羞辱的事。財叔伸手往後去拿剪刀,然後緊貼曉萍的大腿把內褲的繫帶剪斷,哇!曉萍的陰戶整個在日光燈下一覽無遺,財叔說道『太漂亮了』就又用舌頭舔上去,並吐出更多 口水以便他把舌頭更往曉萍的陰道裡滋潤。接著,他伸手去拿曉萍飯盒中一直沒動用過的又紅又粗的也是他特選的香腸,把它往曉萍的陰道裡插,伸進伸出。

曉萍一感覺得出怎麼一回事時就說:「你變態…………你怎麼可以這樣!」接著財叔停止抽插,他開始用嘴去食用仍插在曉萍陰道上的香腸。財叔慢慢的咀嚼完畢後,就用食指再去挖曉萍的陰道,並又不時伸出又伸進,並用中指輪流替換去挖。

曉萍心裡再怎麼抗拒,她的身體就是抗拒不了而要發出『嗯…嗯…』及「你不要這樣…」的最後求饒話語,財叔只是更深入的去舔。曉萍突把身體向後仰,並發出她自抗拒不了的『啊』聲,並不時發出『嗯……嗯 ……』的發情聲。

此時,財叔站了起來,脫掉他自己的內褲,並說:「怎麼?受不了了?」財叔又蹲了下去,把曉萍的雙腿擡起,並把他的龜頭抵在曉萍的陰戶上摩擦,但財叔並未插進去,他只是不停地摩擦。

此刻的曉萍口中說道:「不要………嗯…你不要這樣。」 她此時的含意,並不是叫財叔不要插進去,她真正的含意,是希望財叔盡快插進去,不要再折磨她了,不要讓她持續的喊著她自己也不願意發出的發情聲。

財叔持續的摩擦並說道:「好…好………我知道妳很想要………我馬上就插進去……我就知道妳很想要被我幹(台語)…」說罷就插了進去。

剛開始他仍慢慢抽插,曉萍輕微的發出『嗯…嗯…』之聲,接著『嗯…嗯…』之聲愈來愈大了,財叔屁股的扭動也愈來愈快了,於是乎兩人幾乎同時達到高潮。

事完,財叔對著兩腳仍大開的曉萍說:「妳這騷貨,還說不要,叫得那麼大聲, 我幹得妳很爽吧!」曉萍只是低頭不語,因為她不知已被羞辱多少次了,而身體又那麼的不爭氣。

財叔伸手去揉了揉曉萍的胸部說:「去洗澡,等一下下來,我帶妳出去吃東西。 」

此時,身體已被征服的曉萍已不知該如何是好了,她就像是變成沒有靈魂的軀體 般的受財叔操縱,她乖乖的去樓上洗澡。接下來,也準備好好的被財叔姦淫,即使等到她母親回來後的日子會變得怎麼樣 ,她也不願多想,因一切一切她似乎都沒辦法控制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