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深圳紀事(5-7)

深圳紀事(5-7)

第五章

日子在忙碌中度過,工作后,我們原來窘迫的生活也得到了極大改善,我和

小王搬到了附近一個兩居室的房子住,也陸續添置了家電,傢具等生活用品,因

爲工作需要,我們倆還都買了個手機,當然是比較便宜的NOKIA5110,

和以前三個人擠5平米的時候相比,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胖子還住在老地方,他這人懶,懶得搬家也懶得做事,說實話我們也怕和他

住一起,太不講衛生了。

我們也還是會經常去看他,每次經過我們原來樓下的發廊,總會看到小史熾

熱的目光和期盼的眼神,但我總是有點驚慌的迴避著,從來沒有進去過,不是我

不好色,我也很喜歡她白嫩的小手,纖細的腰肢,嫩滑的皮膚,甚至當天我醉酒

后插入她身體時迷離的眼神,潮紅的臉龐,也經常在我的夢里出現,但我再沒有

勇氣去找她,我總覺得不能欺騙她的感情。

小王進了大公司后,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蕭經理的影響,人倒放開了好多,經

常會和四川妹小玉打打招呼,有時候小玉還會追出來拉他進去洗個頭什麽的,他

也樂得上下其手,大享齊人之福。

周六周日休息兩天,本想好好睡一覺,一個星期高強度工作下來,的確有點

心力交瘁,5000塊錢工資也不是那麽好拿的,資本家多精啊。

我正窩在新買的海鳥被裡吹著空調舒適的大睡特睡,小王推醒了我,“黃大

懶鬼,快起來,昨晚不是和你說過了嗎?今天去打羽毛球,蕭經理點名說一定要

你去。”

“什麽呀,你們公司搞活動我才不去呢,我想睡會兒,別煩我。”我眼睛都

睜不開。

“嘿嘿,有你好處的哦,蕭經理說要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很漂亮的,我都鬧

不明白他爲什麽對你這麽好。”這小子湊到我耳邊神秘兮兮的說。

我一下清醒過來,“該不是上次見過的范小姐吧?”又想起范小遙清秀的面

容,如漆的長發,羞澀的笑容,最要命的是她無毛的迷人小縫和挨插時搖晃的雪

白的雙乳,這個尤物!!

但她是蕭經理的人,我才不想啃人家的二手骨頭呢,做情人還行,做老婆不

干,用廣東話說,叫做契弟。

“你想得到美,人家范小姐早就名花有主了,是我們公司人事部的FANN

Y,中文名叫郭芬妮,深圳長大的,聽說家裡條件不錯哦,你要抓住機會啊。”

看把他酸的。

“那讓給你啦,你爲什麽不追?”我才懶得聽他吹牛。

“唉!我以爲我沒試過?人家要180CM以上的,誰叫我媽只生我這個個

頭!”他一臉的無奈樣。

“切!你少來,長得矮還怪你媽啊?郭芬妮是不是真有那麽好啊?如果是我

就去了。”我坐起身子。

“好兄弟怎麽會騙你呢,搞定后記得答謝我這個媒人啊。”

“好,沒問題,結婚請你做伴郎,總行了吧!”我朝他胳膊上打了一拳,翻

身下床。

當我們趕到天安數碼城會所的時候,他們一行人已在等我們了,蕭經理和兩

個女孩一身運動裝打扮,一個是上次見過的范小姐,另一個應該就是小王所說的

郭芬妮吧,167CM左右的個頭,也是一頭披肩長發,染成了板粟色,健美的

身材,一張素麵朝天的臉乾乾淨淨,沒有用一點化妝品,顯得健康又純潔。

蕭經理笑吟吟的走過來和我打招呼:“小黃啊,好久不見啊,看你越來越精

神了。”

“哪裡哪裡,蕭經理太會開玩笑了,您一向可好吧。”我笑著回答。

范小姐和那位女孩沖我們笑著點了點頭。

“這位范小姐你上次見過了吧?我就不介紹了,這一位是我們公司人事部的

郭芬妮小姐,羽毛球打得特別好,我們公司沒有對手了,聽小王說你羽毛球也打

得不錯,就想和你切磋一下。”蕭經理給我介紹。

“來認識一下,這是小王的大學同學小黃,哦,黃偉志是吧!XXXX公司

的,跨國公司哦,很有前途,小郭啊,你今天要和他多多切磋羽毛球技術啊。”

他又指著我介紹。

“呵呵,郭小姐你好,蕭經理太擡舉我了,羽毛球我也只是學過幾年,水平

一般了。”我10歲開始練羽毛球,曾經是我們學校連續幾屆羽毛球比賽的單打

冠軍,算是我比較拿得出手的技藝了。

“你好,經常聽小王提起你,今天總算見到你的廬山真面目了。”她笑吟吟

的樣子真可愛。

“是吧,郭小姐,我也經常聽小王提起你呀!”其實是第一次,呵呵。

“叫我芬妮吧,叫郭小姐我有點不習慣。”她說。

咦,真不當我是外人啊?看來我給她的第一印象不差啊。

我和芬妮開始打球了,天安數碼城的會所裡面只一個羽毛球場地,所以蕭經

理,小王他們打乒乓球去了。

芬妮的羽毛球水平真不賴啊,扣球的力量很足,球路也很刁鑽,我雖然最後

還是贏了她,但也大汗淋漓,頭發全濕了,還有點牛喘,畢竟幾個月沒打過了,

體力有點跟不太上。

我暗暗慶幸剛才沒有吹牛,要不然出大醜了。

看得出來她對我的球藝也很吃驚,她也出了一頭大汗:“你的球藝不錯啊,

要知道,我有半年沒輸過球了。”她一邊抹汗一邊說。

“你也不錯啊,女孩子很少有你這麽會打球的。”我恭維她說,不過也是事

實啊,起碼我以前沒見過。

“呵呵,5歲開始我爸爸就給我請了個體育教練,除了羽毛球,我對網球,

乒乓球,遊泳都很有興趣。”

我又是一驚,我遊泳還不錯,比較喜歡,乒乓球會一點,網球是從沒玩過,

還好今天不是叫我打網球。

我們打完后他們也下來了,一個個累得不輕,氣喘喘的樣子。

“歲月不饒人啊,想當年我在部隊時,背上幾十斤的裝備一天還能跑幾十公

里。”蕭經理吹開了。

我注意到范小姐羞澀的笑了笑,水汪汪的眼睛瞟了蕭經理一眼,我在想:你

體力好不好,范小姐可是最清楚哦。呵呵。

晚飯是在附近的潮泰火鍋城,這是一家潮州風味的火鍋店,生意很火爆,聽

說經常還要排隊吃飯,我們好不容易找個位置坐下來,剛點好火鍋料,在等水開

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一接聽,竟然是小史,她的聲音

低沈而又憂傷,“偉志哥,是你嗎?我是小史,不好意思我打擾你。”

我趕緊裝出飯廳裡面很吵的樣子拿著手機走出飯店,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

是一臉驚慌的。不知道芬妮有沒有看到。

“哦,小史啊,沒關系呀,你怎麽知道我電話的?”我確實很驚訝。

“是我上次叫小玉問王哥要的,偉志哥,你不會怪我吧。”原來是小王這小

子,泡妞泡到出賣兄弟,重色輕友。

“當然不會,我只是問問,對了,小史,你找我有事嗎?”我裝得很輕松。

“嗯、、、、其實也沒什麽事,、、、不過、、、偉志哥,你、、、、有空

嗎?我想見見你。”她說話有點猶豫。

“哦?有什麽事電話里說不行嗎?你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我、、、我馬上要回老家了,晚上10點的火車,以後可能不會再來了,

我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我真的好怕。”小史的聲音開始嗚咽了。

“哦?爲什麽這麽急著回家?是不是你家裡出什麽事了?”我覺得奇怪。

“我媽治病借了很多錢,我們又還不起,債主說用我抵債,成了親家就不用

還債了。”

“你們家欠了多少錢?看看我能不能幫你。”我在回憶我的中行的存摺里還

有多少銀子。

“十多萬,算了,我不想麻煩你,我只想再見見你,你現能來上沙嗎?”

老天,十多萬?賣了我也沒這麽多錢,我蔫了,也許,我現在能做的只有回

去安慰一下那個可憐的姑娘了。

“行,你等著我吧,我馬上到。”我語氣如此堅決。

我回去和蕭經理他們打了個招呼說有急事就急匆匆的先走了,顧不上他們拉

著我說吃一點東西再走,我走的時候看到芬妮的表情有點失落,莫不是她對我有

意思了?

我現在可顧不上想這個了,我打了輛的士,匆忙的趕往上沙村,我想盡我的

能力彌補一下這個可憐又可愛的女孩,哪怕是一點點蒼白無力的安慰。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