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香艷殺劫13-15

香艷殺劫13-15

第十三章 死亡從烈火中開始

不知過了多久,這場激烈狂野的交合總算結束了。

兩個美女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就像是兩灘爛泥,酥胸不住的起伏著,臉上都帶著疲倦而又滿足的神色。

任東傑推開她們玉臂粉腿的糾纏,精赤著身軀站起,走到桌邊倒了杯涼茶一飲而盡。

冰冷的茶水落肚,他的頭腦開始清醒了,暗暗苦笑,心想自己今晚又幹了一件荒唐事。這兩個女子都不是省油的燈,跟她們發生了關系,今後只怕有的麻煩了。

銀鷺夫人忽道:“你在後悔嗎?”

任東傑轉過頭去,隨口道:“什麼?”

銀鷺夫人彷彿猜中了他的心思,動人的美眸瞟著他道:“你佔有了我的身子,可是你卻在懊悔。”

任東傑吹了聲口哨,輕佻的道:“我這輩子懊悔過很多事,但從不包括跟夫人這樣的美女上床。”

銀鷺夫人白皙的臉龐上泛起紅暈,柔聲道:“那就好。我還擔心你怕了我夫君呢。”

任東傑猛然省起,失聲道:“對了,禰丈夫早該醒過來了……”

銀鷺夫人咯咯一笑,玉手按住嘴唇道:“傻子,他要醒早就醒了,是我點中了他的睡穴……要不人家哪敢如此放肆跟你歡好呢?”

任東傑這才放下心事,但同時也隱隱覺得不妙。他竟未發覺,銀鷺夫人是幾時將金鷹先生點穴的。如果她真要暗算自己,豈非也能輕而易舉的成功?

難道說,她在胸部針狀物上布下春藥,並非是想讓自己冒犯妙音女尼,而是一開始就准備以身相就嗎?

銀鷺夫人笑容滿面的望著他,就像是在望著掌心中的一隻螞蟻,檀口輕啟道:“任公子,現在我們已經上了同一條船,今後就要同舟共濟了。

任東傑的心開始往下沉,忽然發現自己上了當。

如果銀鷺夫人直接提出用肉體來交換他的沉默,他會覺得很反感而予以拒絕。

可是現在呢?雖然陰錯陽差,但她還是把自己送給了他,在情在理,他都沒辦法狠下心來對她不利。

“只要任公子對老尼姑一口咬定,黑暗中無法確定人的身份。”銀鷺夫人悠然道,“而我這邊也會穩住拙夫,不讓他知道今晚發生的事,這可以說是個兩全其美的結局。”

任東傑冷冷道:“夫人似乎忘了歐陽寨主還在此間。”

銀鷺夫人吃吃笑道:“我知道你必然可以說服她的,你對這樣的小姑娘一向很有辦法。”

歐陽青虹雙眼圓睜,不滿的道:“誰是小姑娘?我已經……”

“好啦,青虹小妹子。”銀鷺夫人攬住她的腰,咬著耳朵道,“我相信禰也不希望看到,任公子被我那醋意極大的丈夫整天追殺,結果誰的忙也幫不了,是不是?”

歐陽青虹陡然震了震,知道她已看穿自己有求於任東傑。為了不給他添麻煩,只有保持緘默才是最聰明的選擇。

銀鷺夫人眼波轉了轉,手指在她光裸的背上輕輕劃著,呵著熱氣悄聲道:“還有,今晚我們三人玩的這麼開心,禰就不想再嘗試一次嗎?”

歐陽青虹的臉蛋刷的緋紅,雖然她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匪首,但是遇到這種閨房之事,竟也和普通女子般食髓知味,想到剛才的絕頂快樂,一顆芳心不由砰砰跳動起來,什麼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

既然在場的三個清醒之人都沒有反對,昏迷中的金鷹先生更不可能反對了,於是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銀鷺夫人婷婷裊裊的站起,由於內衣裳已經被撕爛,成熟豐腴的裸身只好直接裹進了鬥篷中。穿上衣裳後,再略為整理了一下秀發,就又恢復了平常儀態萬方的高貴模樣。

“歐陽寨主,勞駕和我一起返回‘翠柏軒’的居所。”她平靜的道,“等拙夫醒轉時也好幫著圓謊,否則他定要疑心我和任公子是否曾單獨相處過。”

歐陽青虹點點頭,隨手抓起任東傑的外衫披上,收好了軟劍和匕首,就和銀鷺夫人一起攙著金鷹先生走了。

她們走的時候,關系似乎已經變得親密,一點也看不出不久前還進行過你死我活的廝打。

任東傑又好氣又好笑,搖了搖頭,感到自己也疲倦的要命,翻身躺到了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    ***    ***    ***

夜深了,天空陰雲密布,點點繁星黯淡無光。

呼嘯的寒風越刮越大,空氣裡似乎帶著若有若無的血腥氣息,彷彿在預示著某種不祥之兆。天地之間一片蕭殺!

一條人影靜靜的站在莊園前的小徑上,彷彿自亙古以來就站在那裡,屹立在寒風之中巋然不動,整個身形都融入了黑暗之中!

在微弱的星光下,只能隱約的瞥見,這個人穿著一身寬大的披風,頭部赫然帶著個青銅面具!張牙舞爪的醜陋鬼臉,在夜色下看來更是分外的恐怖。一雙夜梟般的眼珠子,正在面具後面射出陰森森的光芒!

面具戴的很緊,連同頸子一起遮擋的嚴嚴實實。無論從哪個角度望過去,都無法看到面具後的廬山真面目。甚至也無法從披風護住的身段上,判斷出這人是男還是女。

“很好,很好!該來的人,總算全都到齊了!”他發出嘶啞難聽的、如同金屬摩擦般的奸笑,聲音裡似乎帶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你們等著瞧吧,張大眼睛瞧吧……血腥的一幕,馬上就要在這裡上演!”

有風吹過,這個人的身形突然動了,輕飄飄的影子彷彿是被風吹散的,就像是詭秘莫測的幽靈一樣,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    ***    ***    ***

任東傑睡到一半,驀地驚醒了過來。

他揉揉眼睛,本能的感到有什麼事情不大對勁,不然他是不會這樣突兀的醒過來的。抬頭一看,兩扇窗戶正映照出紅紅的光線。

“這麼快就天亮了?”任東傑疑惑的爬下床,走過去推開了窗戶。他的臉色立刻變了。

這並不是日出東方帶來的光明,因為天還是黑的,但遠處視線不及之處卻升起了一團紅色的亮光,而且越來越紅,越來越亮。

他心裡升起不詳的念頭,身形縱起,就這樣穿著睡袍輕煙般掠了出去。

掠出“青松軒”的時候,鐵木蘭正好也從另一間屋裡衝出來,跟在他身後一邊疾掠一邊大聲叫道:“這是怎麼了?”

任東傑簡短的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全速展開輕功飛馳著,沿路上又遇到了好幾個人。大家循著光線的指引,一走出莊園就看到了出事的地點。

火光,熊熊的火光在燃燒著,幾乎連半個天空都被染紅!

每個人的心都猛地往下一沉,火光燃起處並不在島嶼上,而是在海面上!

大海是不會燃燒的,唯一可以燃燒的就是他們乘坐的那條航船!

大家都倒抽了口冷氣,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岸邊,然後他們的身形立刻僵硬!

起火的果然是航船!

大火顯然已經燒了相當一段時間,整條船都已被燒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支架在苟延殘喘。

夜風呼嘯,烈焰隨著風勢飛騰,就像紅色的惡魔般肆虐逞凶,“劈哩啪啦”的木材焚燒聲不絕於耳的傳來。

鐵木蘭急得直跺腳,叫道:“快,快來救火!”

任東傑嘆道:“來不及了。”

話音剛落,猛聽的“咯咯”一陣巨響,航船的龍骨燒斷,霎時折為兩截,在波濤翻滾中慢慢的沉入了海底,激起了一大團漩渦。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直到航船完全沉沒不見,連漩渦都消失了,才從震驚中平復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趙黑虎氣急敗壞的嚷道,“好端端的怎麼會起火呢?水手們都干什麼去了,怎麼不及時搶救啊?”

玄靈子揉著老眼道:“也許水手們都睡著了吧。”

崔護花冷笑道:“這麼大的火勢,連我們都給驚醒了,睡在船上的水手有什麼理由反應如此遲鈍,至今一個人影都不見?”

江松林緩緩道:“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所有的水手都已經死了。”

眾人不禁打了個寒噤。

鐵木蘭疑惑的道:“就算火起的很突然,總該有部分人能逃出航船吧?怎麼會一個生還者都沒有呢?”

江松林不答,突然揮揮手示意眾人安靜,鼻子不斷抽動著,像是頭機警的獵狗!

“有血腥味!”他臉色一變,猛地轉身向左,沿著海岸飛快的奔去。眾人一起跟在後面。

才奔出十餘丈遠,大家就站定了腳步,呼吸全都在剎那間停頓!

屍體,到處都是屍體,橫七豎八的堆滿了整個沙灘!

船上所有的水手都變成了死人!

這麼多的屍體出現在視線裡,感覺就像是到了可怕的屠場,到處都充滿死亡的氣息。

更可怕的是,沙灘上還有十六個觸目驚心的大字:“以烈火始,以烈火終;地獄門啟,冤魂復仇”!

然後下面劃著一個青面獠牙的魔鬼臉,猙獰的表情栩栩如生,張開的大嘴被血跡染成鮮紅色,紅的就像是剛才燃燒的熾烈火焰!

這副場景實在太詭異,太血腥,好幾個女子都已忍不住彎下腰來,不停的嘔吐。

胡仙兒喃喃的念了幾遍“冤魂復仇”,目中突然露出恐懼之色,一步步的向後倒退著,駭然道:“這……這一定是鬼魂……一定是蕭莊主的鬼魂復仇來了……”

玄靈子叱道:“莫要自己嚇自己了,世上哪有鬼魂?這些水手都是被人殺的!”

趙黑虎怒容滿面的道:“殺人也就罷了,怎麼還要燒掉航船?這下我們怎樣返回陸地呢?”

任東傑失笑道:“趙老兄看不出來嗎?殺人者的目正是為了讓我們無法離開這島嶼呀。”

到了這個時候,他居然還笑的出來,神色一如平時的鎮定。

趙黑虎忍不住叫道:“如此說來,我們豈非要在這小島上困死?”

林逸秋平靜的道:“趙兄不必擔心。這島上有充足的清水食物,能維持好幾個月的生活……”

趙黑虎不耐煩的道:“那又有屁用?就算能維持再久,老子也不想在這鬼地方困上一輩子啊!”

謝宗廷沉聲道:“這一點不必太擔心。老夫臨走時已交代過下屬,如果不能在八日之內返回,他們就會搜索方圓數百裡的海域,相信找到這裡是遲早的事。”

眾人聞言都鬆了口氣,鐵木蘭恨恨的道:“不知是誰如此可惡,殺完人還要毀船,真是用心狠毒。”

胡仙兒粉臉煞白,失神般道:“我說了,這是蕭莊主的鬼魂乾的……我能感覺到,他的鬼魂就在這裡……是的,就在這小島上……”

趙黑虎實在聽不下去了,怒喝道:“禰煩不煩哪,閉嘴!”反手一個巴掌摔了過去。

突然眼前人影一花,林逸秋驀地擋在前面接下這一掌,淡淡道:“趙先生,你應該對女人尊重一些。”

趙黑虎暴躁的道:“老子只是想讓她神智清醒些,這不關你事!”

“那也不能用這麼粗暴的手法。”林逸秋很認真的道,“女人是拿來輕柔密愛的,不是拳打腳踢的。”

趙黑虎圓睜環眼瞪著他,黑臉上漸漸露出兇相道:“你到底讓不讓開?”

林逸秋還是心平氣和的樣子道:“只要趙先生不打人,在下自然不敢放肆。”

兩人的手臂還僵持在空中,在說這幾句話的過程中,雙方一直都沒有撤下內勁,呈現膠著的狀態。

趙黑虎咬了咬牙,突然間,黝黑結實的手臂發出骨骼摩擦的“格格”響聲。

林逸秋的身體似乎突然矮了一寸,緊接著又矮了一寸……趙黑虎強勁的臂力重壓下來,竟把他一點點的釘入了沙地裡。

可是他還是站得穩如磐石,臉上掛著輕松的微笑。對方的力量雖然可怕,但已被他巧妙的由手臂轉移到腿腳,再化入大地中。

旁觀的眾人都看的動容,瞧不出這斯文秀氣的年輕公子,竟練成了“移花接木”的上層內功。

不管對手的臂力多強,他都立於不敗之地——因為沒有人可以和大地本身抗衡。

趙黑虎顯然也發現了這點,可是這粗豪漢子的倔強脾氣上來了,額頭青筋畢露,脖子越脹越粗,竟是死也不肯放棄。

正在相持不下,玄靈子老道從人群中飄然而出,沉著臉道:“這種時候,兩位怎麼還在作無謂的義氣之爭,快快一起撒手!”

“手”字剛說出,他的袍袖鼓足了內勁呼的一拂。趙黑虎和林逸秋同時覺得手臂一熱,不由自主的分了開來。

他們各自向後躍開,目中都有驚異神色一閃而逝,算是領教到了武當正宗內家心法,以虛御實的強大威力。

彭泰啪啪拊掌,呵呵笑道:“姜畢竟還是老的辣,佩服佩服。”

玄靈子道袍飛揚,肅容道:“兩位得罪了。眼下第一要務就是要把這件事搞清楚,其他的恩怨都請暫時放在一邊。”

林逸秋彈了彈衣袖,淡淡道:“謹尊前輩教誨。剛來的第一個晚上就發生了流血事件,不知各位都有什麼看法呢?”

鐵木蘭早就憋了很久的話,這時忍不住大聲道:“毫無疑問,這一定是此間的主人乾的好事!”

柳如楓俏臉低垂,怯生生的道:“不會吧?島上的主人不是外出了嗎?他明明留言說七日後才會回來的……”

謝宗廷嘆道:“柳姑娘禰真是太善良了,人心隔肚皮,說話又怎能盡信呢?”

鐵木蘭道:“不錯。我想這傢伙十有八九還在島上,他把我們邀請來,自己則躲在暗處不露面,趁我們睡著時殺人毀船,把大家都困在這裡無法離開!”

趙黑虎一拍大腿道:“絕對是這樣!真有心請客怎會藏頭露尾?這裡面肯定有陰謀!”

謝宗廷自言自語道:“這島主設計把我們困住,究竟想干什麼呢”

趙黑虎跳起來道:“把他找出來不就知道了?這島嶼方圓不過四五裡,我們每寸土地的搜過去,看他能躲到哪個老鼠洞裡去!現在公門兩大捕快都在這裡,該如何去搜索,我們大家就聽從調度吧。”

眾人都沒反對,紛紛把目光投向江松林——雖說鐵木蘭也是捕快,可是她的威望和經驗畢竟比前者差的多。

江松林一直在仔細的檢查現場,又翻看了五六具屍體,皺著眉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他聞言又考慮了一陣,才道:“我要留在這裡繼續驗屍,不過諸位去搜一搜也好……唔,就這麼辦吧。”

說完開始分派人手,把全島分成了好幾個區域,讓大家分別負責搜尋,只有任東傑沒有得到任何指派。

江松林又叮囑道:“我這裡有個流星焰火,諸位要是看到我點燃放上天空,請立刻全速趕回這裡相聚。”

眾人答應了,燃起火把各自出發。鐵木蘭臨走時瞪了任東傑一眼,心裡奇怪為什麼就他不用幹活。

任東傑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眾人都走得看不見後,在地上找了塊干淨的大石頭坐了下來。

江松林望著他,微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會偷懶的,所以也就不去碰釘子了。”

任東傑展顏道:“你倒是了解我的脾氣,知道我對這種註定是白費功夫的事是絕不會用心的。”

江松林雙目炯炯道:“為什麼是白費功夫?任兄何不說來聽聽。”

“江兄是想考較小弟嗎?”任東傑伸了個懶腰道,“事實明擺著,我認為他們在這島上肯定什麼人都找不到。”

江松林沉聲道:“看來我們的想法是一樣的,如果兇手真是這位神秘的、沒有露面的島主——”

他說到這裡頓了頓,任東傑比了一個古怪的手勢,兩人互相對視著,忽然又一起大笑了起來。

笑聲歇止後,江松林上下打量著他,嘆了口氣道:“任兄,你不到衙門裡當差,確實是六扇門的一大損失。”

任東傑淡淡道:“江兄不用再恭維我了。對這個案子,我想你一定還知道很多內幕。”

江松林一怔,隨即苦笑道:“任兄是在怪小弟沒將這些內幕和盤托出嗎?好吧,由現在起任兄可以隨便發問,小弟定當知無不言。”

任東傑沉吟了片刻,道:“就從眼下這案子說起,你認為它真和三年前逍遙山莊的舊案有關嗎?”

“這是確然無疑的。”江松林斬釘截鐵道,“小弟甚至可以肯定,布置此間的島主和蕭莊主必然有關系。”

任東傑道:“江兄的依據是什麼?”

江松林沒有回答,走到他身邊,也坐了下來道:“在航船上,有件事你一定注意到了,只是因為小弟不提,你也就一直不問。”

任東傑笑道:“如果江兄覺得不方便,現在還是可以不說的。”

江松林道:“楊崎行刺胡夫人未遂,在她臥艙內留下了劉大全的腰牌。任兄不覺得奇怪嗎?他為何要拿走一塊死人的腰牌?”

任東傑目光閃動,道:“是不是腰牌有什麼特別,所以楊崎才要偷走帶在身上?”

江松林點點頭,從懷中掏出了那塊橢圓形的鐵牌,沉聲道:“你交給鐵木蘭後,她又交到了我手裡。我反覆查看後終於發現,這腰牌其實是中空的,裡面藏有一份重要的檔案。”

任東傑聳然動容道:“是否就是在府衙裡失竊的,由呂溫侯記錄下的逍遙山莊一案的檔案副本?”

江松林用古怪的眼神看著他道:“是,但你怎能一下子就猜中?而且還知道是副本?”

任東傑長長吐出口氣,道:“這並不難猜。劉周二位是捕快,要偷走檔案比別人容易的多。但他們上交之後,也許已經擔心到自己的安危問題,因此偷偷錄下了副本。”

江松林沉默片刻,道:“是這樣。在這份副本中詳錄了當年的調查結果,有不少不為人知的內情。”

任東傑道:“莫非蕭莊主的死因真是別有內情?”

江松林一字字道:“不錯。蕭天雄一家二十餘口,全部是被人謀害的!”

盡管任東傑已經猜到個八九不離十,但還是聽的聳然動容。

江松林道:“早在山莊起火之前,蕭天雄夫婦,老管家張彪,還有門下的三位弟子都已經被害身亡。而且他們的死法都極其慘烈,一個身首異處,一個亂箭穿心,一個被大卸八塊,一個身中劇毒,一個被活活勒死,一個被開膛破肚。”

任東傑不由泛起一股涼氣,失聲道:“好狠辣的手段!除掉六位一等一的高手,居然就用了六種不同的方法!放眼當今武林,有誰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呢?”

江松林緩緩道:“單憑一人之力想做到這樣,我看誰也不可能!這就是說,三年前的血案必然是多名兇手合作的陰謀!”

任東傑沉重的頷首,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副驚心動魄的畫面——飛騰的烈焰,狂噴的鮮血,橫七豎八堆滿地的屍體,就像是此刻沙灘上看到的一樣。

江松林又道:“除此之外,檔案中還寫著一個極重要的內幕。那就是逍遙山莊的人並沒有全部死亡,有一個倖存者逃了出來。”

任東傑一驚道:“是嗎?逃出來的是誰?”

江松林搖搖頭道:“不知道。大火雖然把一切都燒成灰燼,但在清點屍體的時候,當時負責案子的呂溫侯通過調查,發現屍體比實際數量少了一具。”

任東傑沉聲道:“如此說來,這個倖存者很有可能知道的更多,說不定還親眼目睹過殺人燒莊的兇手。”

江松林道:“我也相信是這樣。可惜我們查不出這人的身份,甚至連性別都無法判斷。”

任東傑轉過目光,出神的望著沙灘那十六個大字,喃喃道:“冤魂復仇……嘿,鬼魂當然是沒法復仇的,但是活人卻可以。難道眼下這個案子,就是當年的倖存者前來報仇嗎?”

江松林不答,自顧自的道:“如果蕭天雄真的有邪派武功心法,又傳給了這位倖存者,他在案發之後隱姓埋名躲了三年。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已經足夠他把那幾項武功都練成了。”

任東傑沉吟著,忽然道:“那幾項邪派武功裡,有一門掌法叫做‘碎骨掌’的,江兄知道嗎?”

江松林道:“小弟只聽說過‘枯心掌’,‘碎骨掌’倒還是第一次聞名。”

說到這裡,他動容道:“你的意思是……”

任東傑低沉著嗓子道:“碎骨掌,顧名思義,我想楊崎就是死在這路掌法下的!”

江松林震動了一下,道:“若真是如此,彭泰從哪裡學到這門武功的?莫非他就是……”

任東傑道:“這就要請教江兄了,彭泰有沒有可能性呢?”

江松林喃喃道:“我搜集過關於彭泰的資料,他是暴發戶,兩年前突然出現在城裡的,過去的來歷不明……”

任東傑截斷他道:“那麼,就不能排除彭泰是那位倖存者的可能性了。”

江松林雙眼放光道:“不錯。他刻意隱瞞自己的真實武功,如果不是被逼到生死關頭,也絕不會使用這門絕技。”

他忽然跳起身,從懷裡掏出一枚流星點燃了,隨手一拋,一道藍色的火焰直飛上天,在黑夜中看來分外的醒目。

任東傑也站起身道:“江兄認為彭泰就是兇手,准備把大家召回來當眾宣布嗎?”

江松林面色凝重道:“不,我雖然認為彭泰有重大嫌疑,但眼下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只不過還是將大家召回來,一切都說清楚好些。”

任東傑點點頭,於是和他一起站在原地等待。不到片刻,夜色中就出現了三三兩兩的身影,由遠到近疾如流星般飛掠了過來。

眾人有先有後的返回了沙灘,一刻鐘過後,大家就幾乎到齊了。

可是彭泰,靜慧師太和妙音女尼三人卻一直沒有回來!

眾人默不作聲的等待著,沙灘上一片沉靜,只有海浪拍岸的聲音在回蕩。

耐心的又等了一刻鐘後,江松林終於變色道:“不好,一定是出事了!”

他跺了跺腳,展開輕功向來路撲去。大家互相對視一眼,也都跟了上去。

這三人負責搜尋的區域,是在靠近島嶼另一側的半坡上,那裡有一片黑壓壓的樹林。

一群人剛掠到坡底,突然見到有個女子從樹林裡蹌踉著奔了出來,寬大的緇衣掩不住婀娜的身段,竟是青春韶齡的妙音。

她滿臉驚惶恐懼之色,一看到眾人就顫聲叫道:“不好了,我師父不見啦。”

鐵木蘭搶上去迎著她,問道:“怎麼回事?靜慧師太去哪裡了?”

妙音身子搖搖欲墜,清秀的臉蛋煞白,喘著氣道:“我和師父在樹林裡搜尋著,突然……師父似乎發現了什麼異樣,示意我別出聲,悄悄的就向縱深處掠去,她的速度太快,我一不小心就跟丟了……”

她的聲音裡已帶上哭腔,哽咽道:“我很著急,又不敢叫她,一個人在裡面到處摸索,可是怎麼也找不到……直到剛才看見信號,我忙跑到入口這裡等待,可是師父卻始終沒出來……”

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吃驚的表情。

任東傑沉住氣道:“禰有看到彭泰嗎?”

妙音驚疑不定,惶然道:“沒呀。難道彭施主也沒出來嗎?”

任東傑和江松林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目中的駭然之色。

難道彭泰知道自己露了餡,就狗急跳牆的衝著靜慧師太下手了?

妙音的臉色更加慘白,目含熱淚道:“菩薩呀,我……我好擔心……”

金鷹先生冷笑道:“禰擔心什麼?尊師本事高強,只有她教訓別人的份,任何時候都吃不了虧的。”

他顯然對敗在靜慧師太手裡一事耿耿於懷,語氣中盡是挖苦嘲諷之意。

任東傑怒視了他一眼,轉頭對妙音道:“別急,我們一起進去找,肯定能找到的。”

江松林沉聲道:“諸位記著,我們大家必須聚在一起,無論如何不可以分散!”

數十支明晃晃的火把燃燒著,執在眾人的手裡,所經之處都被照耀的亮如白晝。

任東傑和江松林走在最前面,率領著大家在樹林裡逡巡著,一個個區域的搜尋過去。

這片樹林佔地足有裡許見方,沿路上荊棘甚多,還有隨處可見的怪石嶙峋,看上去都平添了幾分詭異。

也許是火光驚起了飛鳥,“噗沙沙”的翅膀振動聲不絕於耳,遠處時不時傳來夜梟般的尖銳嘶鳴,更是聽的人寒毛都要豎了起來。

搜尋了不知多久,任東傑突然身形震動,低呼了一聲。

眾人隨著他目光望去,一下子都屏住了呼吸。

在四五丈遠的兩棵松樹之間,一具屍體靜靜的倒在塵土中,身下是一大灘鮮血!

妙音一呆,突然爆發出一聲悲鳴:“師父!”拔足狂奔了過去!

任東傑緊隨其後,剛奔到近前,妙音驀地發出一聲恐懼之極的尖叫,整個人倒退了數步,正好跌進他的懷裡。

眼前的這具屍體,赫然是沒有頭顱的!斷掉的腔子就如一個黝黑的洞口,說不出的猙獰可怖。

任東傑攬住這妙音的纖腰,輕聲安慰道:“別怕……這不過是一具屍體罷了。”

妙音軟軟的倚靠著他,嘴唇發抖道:“這……這不是我師父!”

江松林早已晃身上前檢驗,邊翻看邊道:“這是個男人……呀,死者是彭泰!”

他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驚訝,任東傑也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失聲道:“你沒弄錯嗎?”

江松林肯定道:

“錯不了,服飾和身材都一模一樣。”

任東傑呆住了——彭泰!死者居然會是彭泰!

剛才他還和江松林討論,覺得這個一掌就能打碎別人全身骨骼的高手嫌疑最大,誰知才一轉眼的工夫,他居然就被人殺了。

一眾女子都花容失色,俏臉泛起驚懼的表情。男人們雖然比較鎮定,可是臉色也都難看之極。只有任東傑,江松林和林逸秋三個人,還是和以往任何時候一樣的冷靜。

鐵木蘭低聲道:“這個‘壹’字是什麼意思?莫非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死者嗎?”

江松林漠無表情的道:“很有可能,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到靜慧師太。”

金鷹先生幸災樂禍的道:“就算找到了,說不定也已經成了第二個犧牲者。”

妙音嬌軀劇顫,晶瑩的淚水奪眶而出,帶著哭音喊道:“師父,師父……禰在哪裡?快答我呀……在哪裡?”

就在這時,站的離屍體最遠的柳如楓突然驚呼道:“你們快來看,這是什麼?”

眾人趕過去一看,只見半截折斷的拂塵柄拋在地上,正是靜慧師太平素不離手的兵器。

銀鷺夫人輕輕的嘆了口氣,道:“這下子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妙音玉容慘淡,驚駭的睜大淚眼模糊的明眸,已經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江松林拾起拂塵,忽然瞥見旁邊的雜草被壓倒了一大片,似乎是有人打滾過去的痕跡,忙順著這片雜草向前走去。

還沒走出幾步,撥開面前繁茂的枝葉,他驚奇的發現道路已經到了盡頭,腳下竟然是懸崖峭壁。

在外面根本看不出來,這山坡竟是斷裂的,中間凹陷下去一大塊,就像是個峽谷一樣,約摸有十多丈深。

這時眾人已尾隨過來,都瞧見崖邊的石頭被撞的東倒西歪,分明是有人一路翻滾到這裡後,控制不住身體而掉了下去。

大家都暗叫完了,舉起火把向峭壁下邊照去。

只見底下是片黑沉沉的沼澤地,火光下可以隱約望見,一具身著緇衣的屍體動也不動的臥在上面,已經陷進去了小半截。

雖然隔著老遠,但還是可以看清面容,果然是靜慧師太的屍身!

“師父!”妙音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悲鳴,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

任東傑忙抱住她的嬌軀,雙手各握住她的一隻纖手,緩緩的把真氣輸了進去。

眾人獃獃的立著,現場一時間鴉雀無聲,每個人心裡都有些發冷,都強烈的感覺到了死神的氣息。

江松林沉聲道:“人已找到了,諸位請先回去休息吧,一切等天亮之後再說。”

這位名聲顯赫的神捕,此時說話自有一股威嚴,在場的雖然都是有身份的武林人物,卻都遵從了他的意見。

眾人心態各異的離開了,只剩下江松林和鐵木蘭沒走,回到彭泰被殺之處繼續檢驗現場和屍體。

任東傑則在專心的輸入真氣,不到片刻,妙音“嚶嚀”一聲睜開了眼睛。她一言不發的站起,痴痴的望著懸崖底下,淚水又無聲的流了下來。

任東傑嘆道:“死者已矣,小師太還是節哀順變吧。”

妙音舉袖拭去淚痕,忽然道:“我要到下面去,把師父的遺體接上來!”

任東傑嚇了一跳,道:

“這太危險了,莫忘記下面是沼澤地。”

妙音毅然道:“可是我絕不能讓師父暴屍荒野。”

任東傑提醒道:“以禰的輕功,要下去還勉強可以,但要帶著尊師的遺體上來卻絕無可能,一個不好就要賠上性命。”

妙音眼神一黯,抽泣道:“我……我真是沒用。”

抬起清秀的玉容,輕輕道:“任公子,你……你能幫我這個忙嗎?”

任東傑苦笑道:“我的輕功雖然比禰好一些,但失足的可能性還是相當大哩。”

妙音幽幽的望著他,用力咬著薄薄的朱唇,忽然又垂下頭道:“你若肯幫我,貧尼一定會永遠感激公子的大恩大德,日後定當傾盡所有予以回報。”

任東傑遲疑道:“這個……”

妙音忽然跪了下去,泣不成聲道:“我求你了……師父的遺體也許馬上就要沉沒……只要你肯幫忙,就算要貧尼以身相報都行。”

她脫口而出的說了這句話,俏臉一下子羞紅了,但隨即又轉為蒼白,伸手就去解自己寬大的衣襟。

任東傑大吃一驚,忙道:“慢著……”

妙音停下了手,用一種很堅決的,帶著幾分悲壯的眼神看著他,如果他說出“不”字,毫無疑問她的手就會繼續脫下自己的衣裳。

任東傑嘆了口氣,淡淡道:“何苦如此呢?我答應禰就是。”

他縱聲高呼,把江松林和鐵木蘭叫了過來。四個人扯下附近樹上的藤條,很快就結成了一根長長的繩索。

鐵木蘭叮囑了幾句小心,任東傑把繩索纏上腰部,沿著石壁滑了下去。繩索的一頭被江松林運勁拉住,鐵木蘭在旁邊舉起火把照明。

這石壁雖然陡峭,但是下去倒並不算難,任東傑整個人貼在上面,像是只壁虎般慢慢的滑了下去,轉眼就到了底端。

這時候他才發現,峭壁底部有一截斷掉的樹干。想必是靜慧師太墮崖時被阻攔了一下,下墜的兇猛勁道幾乎都被消掉了,因此才沒有馬上沉入沼澤裡。

看清楚位置後,任東傑足尖一點,整個人蕩鞦韆般擺了起來,幅度越來越大,終於擺到了屍體所在的位置,探手牢牢的抓住了。

江松林在上面瞧得分明,忙用力將繩索向後拉動,好不容易才把已經下陷小半的屍首拔了出來。

就在這時候,任東傑突然感覺到屍首微微動了一下,嚇的一顆心差點跳了出來。

“難道這老尼姑還沒死?”他閃電般轉過這個念頭,低頭看去,只見靜慧師太雖然雙目緊閉,呼吸全無,但是臉上卻仍有一絲血色,似乎真的不同於死人。

上面江松林開始拉動繩索了,任東傑不及多想,單臂緊緊夾住老尼姑,藉著繩索之力施展輕功,費了好大的勁,終於平安回到了崖上。

妙音感激的不知說什麼好,一把抱住師父的身子,又悲慟的哭了起來。

任東傑揮手制止了她,冷靜的道:

“先別哭,尊師還沒死呢!”

其餘三個人都為止愕然,不約而同道:“什麼?”

任東傑沉聲道:“師太的身體還是溫暖的,我抱她上來時,還能感覺到幾下微弱的心跳,很可能還有救!”

妙音驚喜交集,顫聲道:

“真的?你沒騙我吧?”

任東傑點點頭,取出銀針分別插上靜慧師太的幾處要穴,疾聲道:“但她無疑傷的很重,就只差一口氣了,要趕快以上乘內功治療才行。”

江松林開口道:“說到內力的純正深厚,我們之中當首推玄靈子道長,他必定能救得了靜慧師太。”

鐵木蘭跳起來道:“那還等什麼呢?這就抬回去施救吧。”

幾個人抬起靜慧師太,在夜色下飛快的趕回了莊園。

***    ***    ***    ***

“臘梅軒”的一間雅緻上房裡,靜悄悄的聽不見雜音,只有悠長連貫的運氣吐納聲,在一下下的回響。

玄靈子道長正在以修練了一甲子,已經達到化境的精純內功,來替昏迷中的靜慧師太療傷。

房門外,妙音悄然佇立著,雙手合什,不斷的默念菩薩保佑,美麗清純的臉上滿是虔誠的神色。

至於其他的人,此刻都聚在主廳的“琅環小築”裡,傾聽著江松林侃侃而談。

“彭泰的死因已經查明,是中了兩記‘碎骨掌’!”江松林沉著臉道,“靜慧師太受的也是同樣的傷,還好她只挨了一掌,又及時的運功抵禦,這才沒有當場斃命!”

江松林道:“不錯,看起來兇手今晚的計劃就是,先用大火燒船引起我們的注意,知道我們必然會分開進行搜索,這樣落單的機會很高,而他就正好可以下手行兇。”

說到這裡頓了頓,又道:“我想兇手的目標原本只是彭泰一人,因此殺完人後留下個‘壹’字,不料卻被靜慧師太給撞見了,他不得不匆忙發動偷襲,將師太打落到懸崖下的沼澤裡。”

任東傑接口道:“由於這是個突發事件,不在兇手事先的計劃中,因此對師太這邊的處理就很草率,當然認為她中掌後又摔入沼澤,絕不會再有生還的希望。”

眾人紛紛點頭,趙黑虎破口痛罵道:“這混蛋島主簡直不是個玩意,不知道躲在這島上的哪個角落裡,老子這就去把他找出來碎屍萬段!”說著站起身就要往外衝。

江松林攔住了他,淡淡道:“趙兄何必出去找呢?兇手根本就不是外人。”

這句話一說出,除了任東傑和鐵木蘭之外的所有人都驚呆了,至少表面上看人人都是這樣。

任東傑笑了笑,從容不迫的道:“這沒什麼好吃驚的,事情明擺著。那位把我們大家約到這裡來又一直沒露面的神秘島主。”

他那銳利如鷹般的眼睛環視著眾人,加重語氣一字字道:“其實就是我們當中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