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孝順的兒媳婦

孝順的兒媳婦

孝順的兒媳婦

四十七歲的章永森的妻子在十五年前因為有了外遇而他離了婚,所以章永森只有一個人,父兼母職把他那時才七歲的兒子章志偉帶大。

因為章永森非常疼愛章志偉,因為他害怕兒子受到後母的虐待,所以章永森一直都未有續絃。而章永森的性需要就是在他有需要時才去找性工作者,或偶爾搭上一些在家裡未能得到滿足在外面尋找性愛補充的慾婦,但全都不是固定和長久的。

一年多前,二十一歲的章志偉和二十歲,有一對很大的乳房,屁股渾圓,一雙玉腿又細、又長的李豔湘結了婚。章志偉自小就對父親是非常孝順,倆小口子因為可以繼續可以照顧章永森,所以他倆結婚後仍然跟章永森住在一起。

章志偉是澳門一家公司的業務員,他經常到澳門以外的地方去跑業務。這一天,章志偉正好去了新加坡,就只有李豔湘一個人在家。

這一天的天氣很熱,李豔湘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她那一對豐滿的乳房高挺著,兩個乳頭清晰可見。下面的三角地帶隱約可見黑黑的陰毛。因為章永森是李豔湘的公公,所以她也沒有覺得不自在的。可是這樣卻要了章永森的命。

其實,在章永森心目中,李豔湘當初嫁入章家的時候,他已經很留意她了。李豔湘那修長、曼妙的身段,纖幼的蠻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項,潔白的肌膚,輝映間更覺嫵媚多姿,明豔照人。更使人震撼的是李豔湘臉部的輪廓,有著罕見清晰的雕塑美,一雙眼睛清澈澄明,李豔湘的一對秀眉細長嫵媚,斜向兩鬢,益發襯托得眸珠烏靈亮閃,使人感到風姿特異、別具震撼人心的美態。

章永森一看就知道跟李豔湘性交一定是非常的爽。因為,章志偉和李豔湘初結婚時,年青人夜夜春宵。一到晚上章永森就聽見他們相干的喊聲,李豔湘的叫床聲好嬌嗲、好淫蕩。聽到李豔湘的叫床聲,弄得章永森的那一根棍勃起,他只有靠打手槍來解決。

倆口子每一晚都要做一次或以上那激烈性愛後才睡覺。而章永森就住在他們隔鄰睡房,一到晚上就他聽見他的兒子跟媳婦性愛時,他們性交的淫聲,尤其是李豔湘那非常淫蕩的叫床。

後來,章永森每晚都是在氣窗口那偷看兒子跟媳婦的愛,但因為角度問題,他只瞧見床頭的位置。章永森只見李豔湘被章志偉操的眉絲細眼的樣子,他就慾火焚身的想著:「噢!媳婦的叫床聲好淫蕩!嗯!終有一天我也要操死你這個淫婦!」

今天,當章永森再次看到李豔湘那性感的樣子時,他的陰莖不由自主的大了起來漲的好難受。

李豔湘在廚房裡做晚飯,章永森也跟了進去,他隔著巴台看李豔湘做菜。突然,李豔湘在用水的時候水龍頭的水放大了噴的她一身是水。李豔湘的一身都濕了,睡衣緊貼著她的肉體。李豔湘就像甚麼都沒穿了一樣,豐滿的乳房和下身的陰毛全部暴露了出來,看得章永森血脈沸騰,陰莖迅速腫漲了起來。

李豔湘根本沒在意章永森在看她,所以她只是繼續在做飯,她在章永森的面前自由的走動。還不時的和章永森說話。

章永森看著李豔湘幾乎全裸的肉體令他實在受不了了,章永森就把他的陰莖拿出來別和李豔湘一邊說話,一邊手淫起來。而李豔湘仍然在章永森面前晃來晃去的。

章永森想:「嗯!真是爽死我了。媳婦真的對我沒有防備之心啊!呵呵!因為我是她的公公啊!哈哈!」

但是這樣章永森還是覺得不過癮,於是在他跟李豔湘隔著吧檯手淫了一會後,章永森走進了廚房。

章永森家的廚房是長方型的,爐竈和洗台是平排的靠牆,只剩下一條三尺寬的行人道,旁邊又擺放了一個一尺左、右寬的架子放飯鍋,爐竈在最裡面,兩個人行走時須要側身才能通過。

章永森走去李豔湘後面,他故意用他那一根已漲硬了的陽具頂了一下李豔湘的屁股,她震了一下,站起來沒出聲。

章永森拿起水壺走去李豔湘身邊去裝水,用手故意貼靠頂著她的乳房,李豔湘很尷尬的閃開了。

章永森點燃了火,放下了水壺後,走過去在李豔湘後面站著,用他那已經漲硬了的陽具頂住李豔湘的屁股磨了一下。

李豔湘:「唔!」了一聲。

這時章永森就再也忍不住了,他在後面兩手一伸握住李豔湘那對鼓蓬蓬的乳球,接著他用舌頭舔李豔湘的耳朵。

李豔湘捉住章永森的手,輕輕的掙扎著,她半推、半就的一邊扭動身體,一邊講說:「嗯!哦!!唔!不要啦!哦!爸爸,不行的!喔!給亞偉知道就麻煩了!啊!」

章永森把陽具從短褲里拉了出來,他捉住李豔湘一隻手拉下去要她套弄。

章永森說:「不要怕啦!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呢?你看,我的陽具都硬得像支鐵棍了。」

李豔湘說:「啊!嗯!不要啦!爸爸,不要啦!我是你媳婦,這樣做是亂倫的!」

李豔湘始終不肯握章永森的陽具,而他也放開了李豔湘的手,但是他拉高李豔湘的睡袍,將手伸進她的內褲裡。

章永森用手撫摸著李豔湘的肥嫩肉穴,接著分開李豔湘那兩片陰唇,用兩隻手指插進去,陰道中已是滑溜溜的充滿了愛液,心想:「嘩!妙極了!媳婦的陰戶上光溜溜的完全沒有毛,原來她竟是白虎!太棒了!」

章永森說:「豔湘!你都已濕成這樣了,還在扮淑女?」

章永森抱住李豔湘,一手搓著她的乳頭,一手摸弄她的陰唇,他的舌頭舔著李豔湘的耳朵,又呼些熱氣進她的耳孔裡去。

很快,李豔湘開始氣喘,她雙頰發紅髮熱,乳頭凸起。李豔湘閉上了隻眼,她的身體已不再掙扎,而她的頭轉向章永森,把舌頭伸進章永森嘴裡。李豔湘一隻手伸過後邊攬住章永森的頭,一隻手在下面捉住章永森的陽具,輕輕的套著。

章永森說:「豔湘!你的衣服都濕了,你就脫下來吧!」

跟著,章永森就動手把李豔湘的睡衣脫了下來。章永森貪婪地盯著李豔湘那一絲不掛,赤條條的站在章永森的面前了。

李豔湘那雪白的肉體,一對豐滿的乳房在章永森眼前晃動著。她腰子細細的,屁股高聳著,黑黑的陰毛閃著光亮。

章永森都聞到了李豔湘身體的香味,他讚美地說:「豔湘!你真的太美了」

然後,李豔湘把一隻腳擡起來,放在洗台上,這樣她的陰部就全部的呈現在章永森的眼前了。

李豔湘的陰部正好對著章永森的臉,他看到她的陰毛好多,陰毛叢中一對粉嫩的大陰唇微微開啟著,襯著她那雪白的大腿,章永森都又聞到了李豔湘那神秘地方的香味。

李豔湘笑著說:「是嗎爸爸?我有那麼好看嗎?」

章永森聽到了李豔湘的這些話,他還怕甚麼。於是,章永森一把把李豔湘抱在懷裡,雙手握著她雪白的乳房,章永森用力的捏著,想到:「啊,沒想到她的乳房這麼美妙柔軟而有彈性。」

李豔湘嬌嗔的說:「嗯!爸爸!你輕一點嘛!嗯!啊!哦!啊!這麼用力幹嗎!啊!喔!媳婦會痛的啊!啊!嗯!啊!你要輕點嘛!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說:「你的乳房真是太美妙了,我愛你!豔湘!」

 

章永森用另一隻手伸向李豔湘的下體,他整個手掌按著她的陰部來回揉搓,章永森的陰莖漲的更大了,呼吸都急促了起來的說:「啊!豔湘,你真是一個尤物,真的太妙了」

李豔湘在章永森的愛撫之下也動情了,章永森感覺到李豔湘的小浪穴裡都流出水來了。

章永森說:「豔湘,讓我吻吻你的小浪穴吧!這是我做夢都想的地方啊!」

章永森還沒等李豔湘回答,他就一把把李豔湘推倒在洗台上,分開她的大腿。李豔湘的整個陰部呈現在章永森面前,他迫不急待的吻了下去。

章永森吻著李豔湘的陰毛,然後向下把她的陰唇含在嘴裡吸允,她的陰水流出來好多了。章永森用嘴把李豔湘的陰唇分開,舌頭舔著她的陰蒂。

李豔湘把屁股向上挺動著迎合章永森的愛撫,口裡開始發出了呻吟聲,說:「嗯!啊!好舒服!喔!好爽啊!爸爸!你好會舔啊!哦!媳婦的小嫩穴都被你舔出水來啊!喔!啊!嗯!啊!哦!啊!你不要吮啊!哦!好爽啊!喔!啊!嗯!啊!哦!啊!」

李豔湘的陰水越來、越多了,但都流進章永森的嘴裡了。章永森的舌頭伸進了李豔湘的陰道口裡,她更加用力的向上挺著。

李豔湘大聲的浪叫了起來說:「嗯!爸爸!哦!啊!老公!我的!親哥哥!哦!親愛的,你怎麼這麼會搞女人啊!哦!我都快!被你搞死了!啊!嗯!啊!快要上天啊!快!啊!嗯!啊!哦!啊!舔快一點!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看著李豔湘被他舔吮得這麼快活,他的心裡很高興,他的雙手抱著李豔湘如雪的屁股,埋頭苦幹。

章永森把舌頭伸進李豔湘的小浪穴裡一進、一出的用力抽送著。李豔湘的陰水越來、越多,幾乎弄濕了章永森的臉。

李豔湘用力把小浪穴向章永森的嘴裡送,並大聲呻吟著說:「嗯!爸爸!哦!老公!快!我要來了!啊!要都高潮了!嗯!快用力吸啊!哦!啊!嗯!啊!哦!啊!用力吮啊!喔!用力舔啊!嗯!啊!啊!嗯!啊!哦!啊!」

章永森把整個頭埋在李豔湘的陰部全力吸著李豔湘的小浪穴

李豔湘說:「嗯!啊!快!快用力舔啊!啊!搞死我了!啊!啊!哦!嗯!啊!」

章永森又一陣拚命的抽送舌頭,李豔湘發出陣陣嬌嗔的呻吟地說:「喔!啊!嗯!啊!哦!啊!用力舔啊!嗯!爽啊!啊!」

跟著,李豔湘的小浪穴裡又一股陰液衝進章永森的嘴裡,她拚命的扭動了幾下就不動了。

李豔湘坐了起來,她那如花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媚笑,喘不已的說:「嗯!爽死我了!啊!嗯!啊!哦!啊!爸爸!啊!你搞死我了!啊!」

章永森伸手又握住李豔湘的玉乳,使勁捏著,他盯著李豔湘那雪白豐滿迷人的胴體,章永森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章永森說:「豔湘!你這一身簡直就是魔鬼的身材啊!」

李豔湘媚笑著,她挺著乳房任章永森摸著,說:「嗯!爸爸!我怎麼個魔鬼身材了!」

章永森的陰莖好硬了,漲的好大,章永森用一隻手握著陰莖上下抽動起來。另一隻手還的摸著李豔湘豐滿的乳房。

李豔湘嬌笑,她那纖細的雪白的左手握著章永森的陰莖上下抽動起來,說:「嗯!哦!爸爸!讓我為你幫忙吧!」

李豔湘溫暖的手握著章永森的陰莖抽動著,他只覺的爽極了,一陣、一陣的快感向他襲來。他的雙手又握住李豔湘的玉乳用力揉著,她的乳房越加堅挺了。

章永森微合著雙眼開始呻吟了起來,說:「嗯!哦!嗯!啊!豔湘!嗯!啊!我要你啊!嗯!啊!哦!啊!我要插進你的小浪穴裡!哦!哦!嗯!啊!嗯!啊!」

李豔湘說:「你放心,我一定讓你插個夠!」

突然,李豔湘俯下身子,一口把章永森的陰莖含進她的小嘴裡。這真的要了章永森的命了,他的陰莖在李豔湘的嘴裡更加舒暢了,李豔湘用嘴上下抽動著。一陣觸電的感覺襲遍章永森的全身,陰莖在李豔湘的嘴裡越加壯大了。

章永森說:「啊!我!我要射了!哦!嗯!啊!啊!」

李豔湘把她的小嘴更加用勁地抽送著,章永森只覺的全身一陣酥麻。一陣顫動。一股熱精從身體深處射擊進李豔湘的嘴裡。

李豔湘又繼續抽送了一會,她把章永森的精液全吞進去了,李豔湘吮著章永森的陰莖餘興末了。

李豔湘又坐到洗台上,章永森讓她擺弄著身子,他欣賞著李豔湘那實在是太迷人的身體。而李豔湘很樂意的隨章永森擺佈,他仔細的欣賞著她的每一個地方。尤其是她的小浪穴和乳房。這可是章永森夢想的地方啊。不知不覺中章永森的陰莖又漲大了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