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醉母癡兒中秋夜

醉母癡兒中秋夜

中秋夜老爸老媽參加商務聚餐,留我一個人在家,啃月餅吃文旦。我悠哉的看著卡通影片,一點也不覺得無聊。到了晚上十點,門鈴急促大響,原來老爸送喝醉酒的老媽回來,要我下樓攙扶。「小寶,你媽喝醉了,你扶她上去,我還要陪朋友摸個幾圈麻將,大概明天中午回來,你好好照顧你媽!」老爸匆匆忙忙的交待了幾句,開著車飛快的走了。

扶著爛醉如泥的老媽可不是件輕鬆事。老媽身高有一百七十二公分,體重將近六十公斤;加上她平常又老愛作那些亂七八糟的韻律操,因此肌肉結實的很。我連扛帶拉,又扶又拖的好不容易才將她放躺在床上。幸虧大樓有電梯,要不然我可非累斃了不可。說來也是丟臉,我已經國中三年級了,但卻只有一百六十五公分。老媽常說我運氣不好,竟遺傳到老爸家的不良基因。她說:「小寶,你能長成這樣,我已經很滿意了。唉!你爸還沒一百六呢?」當初老爸是老闆,老媽是會計,近水樓台下,又花了大把的銀子,老爸才娶到老媽。結婚那年,老爸三十三,老媽才二十一。婚後不到半年就生下了我,顯然老爸老媽年輕時也不怎麼老實。

老媽高挑美麗,天生麗質,在應酬場合是一把好手;老爸矮胖臃腫,貌不驚人,但有生意頭腦,事業越作越大,錢越賺越多。兩人外貌雖不相稱,但在實際生活上,卻各取所需,互不干涉,配合得相當好。安頓好老媽,我繼續看我的卡通影片。咦!可怪了,畫面上沒這個劇情,怎麼老有哼哼唧唧的聲音?搞了半天原來是老媽醉酒難過,在屋裡呻吟。老媽臉紅紅的,一副要嘔吐的模樣,我慌忙端了個臉盆在一旁等著,老媽無預警,「哇」的一聲,足足吐了有小半盆。嗨!那股子味道,簡直能薰死人!

我清理乾淨,弄點水給老媽擦臉漱口,老媽像是舒服多了,掙扎著起來,迷迷糊糊的當著我的面,就脫下衣服裙子。到底是喝多了,當老媽想繼續褪下褲襪時,一個踉蹌趴在床上,不到一秒鐘,呼呼的就睡著了。褲襪脫了一半,總不是辦法,況且老媽突然跌臥,睡姿也不太文雅,我只好替老媽調整一下,以符合老媽平常高貴端莊的模樣。我先將老媽卡在大腿跟處的褲襪剝了下來,然後將老媽張的開開的大腿,稍微合攏些。不過迷糊中的老媽不太配合,腿總是亂蹬,我努力了一會,見沒什麼效,便也就隨便她了。老媽的呼吸有些急促,飽滿的胸部一鼓一鼓的起伏。我怕胸罩妨害老媽呼吸,因此順便也將她脫了下來。老媽雖然躺著,但那36C的大奶還是相當的壯觀;白白嫩嫩的兩團肉,襄著紅櫻桃般的奶頭,我雖然知道不應該,但忍不住還是趁機偷摸了兩下。我這兩年開始對女生產生興趣,有時也和同學一起看寫真集,但我很有禮義廉恥心,因此也不敢打老媽的主意。將老媽就定位後,就乖乖的回客廳看我的卡通影片。不一會老爸來電話,知道老媽吐的凶,就交待:「等下張伯伯要先走,我要他去看看你媽,他是開業醫師,治醉酒最靈。」

卡通影片看完,張伯伯也到了,他的診所就在巷子口,我從小就讓他看病,因此和他很熟。張伯伯在老媽額頭上按了按,還沒鬆手,老媽突如其來的,又是「哇」的一下,六十多歲的張伯伯身手雖還矯健,但也是被吐得一身腥。手忙腳亂的一陣清理,張伯伯要我弄盆熱水,一條毛巾,說要替老媽按摩一下。我問他,老媽到底要不要緊?張伯伯笑著要我放心。我看他在老媽太陽穴揉來揉去,很是無聊,就回客廳看《企鵝家族》第二集,當然我是用靜音觀賞,否則會吵到老媽。

過了會我不放心,又去看看老媽,張伯伯背對房門,不知我在身後,仍然專心的替老媽按摩,只是這回他不按太陽穴,而是按老媽的雙腳。我對醫療沒什麼概念,因此也不知道醉酒要按那兒?不過他這回按的特別賣力,連我這外行也看得出來。他雙手握著老媽的左腳使勁的揉捏,嘴巴也含著老媽的腳趾拚命的吮著,唉!醫生還真是偉大啊!老媽經常穿涼鞋,因此很注重足部的保養,她三不五時便會去美容院,修修指甲,磨磨厚皮。所以老媽的一雙腳白白淨淨,柔柔嫩嫩的,很是好看。張伯伯又弄了會,便掀起蓋在老媽身上的毛巾被,我怕張伯伯發現我在身後會影響到他的治療,就悄悄的退到門邊。老媽兩條修長渾圓的玉腿,光溜溜的露了出來,張伯伯似乎愣住了,跪在床邊不動。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發現原來他正盯著老媽的小內褲發呆。這張伯伯也是大驚小怪,老媽一向愛趕時髦,因此內衣內褲都是最新流行的款式。像如今兜在下體的這一條,就是模仿丁字褲再加上縷空設計的最新產品。

由於強調原始性感風味,所以前襠部位只有表帶粗細的一塊緞帶,遮掩住陰戶。當然穿這種內褲,一定要修剪陰毛,否則穿起來就不好看。老媽在這方面作的很好,陰毛修剪的整整齊齊,也難怪張伯伯看得目瞪口呆,險些流下了口水。你們大概奇怪,我怎麼知道那麼多?其實也沒什麼希奇,寄給老媽的內衣廣告,我都偷偷的仔細研究過。老媽洗澡時,我偶爾也忘了禮義廉恥,會很不要臉的偷窺一下。因此老媽豐滿的大奶、修長的雙腿、白嫩嫩的大屁股、以及那嬌滴滴的美妙陰戶,在我的眼中,倒也並不陌生。

張伯伯呆了半晌,總算回過了神,他將鼻子湊上老媽的陰戶,狠狠的吸了口氣,臉上也露出奇怪的表情,我搞不懂他到底要進行什麼特殊的治療,不過看樣子他似乎還滿猶豫不決的。我怕被他發現不好意思,就又悄悄溜回了客廳。一會張伯伯出來對我說:「小寶,你媽醉的厲害,我要替她作特殊治療,必須呆久一點。你困了就先去睡,不用陪我了。」我從小就給張伯伯看病,他對我也特別好。別的小朋友罵我白癡,張伯伯都會告訴他們,我不是白癡,我只是輕微的智障。智障要比白癡好多了,因此我很感激他。張伯伯要我去睡覺,我雖然還不睏,但為了表示我很聽話,所以就乖乖的進屋躺著。

過了一會,我實在睡不著,就又輕手輕腳的溜到老媽門邊,想看看張伯伯怎樣替老媽治療。老媽的門關著,不過也難不倒我。老媽的房間和我的房間,中間有一道暗門,當初因為我還小,因此門都不關,現在我長大了,老媽就在門上作了衣櫃。因此我只要回房鑽進衣櫃,就可以直接進入老媽房間的衣櫃。我將衣櫃門推開一個縫,眼前的景象真是令我大吃一驚,張伯伯竟然脫得光光的替老媽按摩,並且還用舌頭舔老媽的屁屁。我雖然智障,也知道屁屁是大小便的地方,是很臭的。而張伯伯竟然不嫌臭,還舔得那麼賣力,醫生實在是太偉大了!我突然想起來,那裡的學名叫肛門,健康教育有教過的。老媽熟睡未醒,但小內褲已不在身上,大概是張伯伯方便治療,將她脫了下來。過了會張伯伯又舔老媽的陰戶,這健康教育也有教,我都記得,可見我不是白癡。

張伯伯抬起老媽的大腿,屁股一挺一挺的直往前頂,我仔細一看,差點笑出聲來。原來張伯伯的雞雞很短很小,老媽的屁股又圓又大,他抬著老媽的腿,就老是構不著老媽的陰戶,看他滿頭大汗的樣子,還真是讓人著急。健康教育裡有寫,男性的生殖器插入女性的生殖器,叫性交。看來張伯伯是想用性交的方式替老媽治療。我看他實在太辛苦了,就從衣櫃裡鑽出來,大叫了一聲:「張伯伯!我來幫你!」張伯伯嚇了一大跳,臉色蒼白,張著大口瞪著我,當場就昏了過去。我一看他既然昏倒,我只有自己替老媽治療了。好在健康教育是我最棒的一門功課,每次都差不多及格。況且我雖然長的不高,但是雞雞卻比同學都大,張伯伯構不著,我可是一點問題也沒有。我自己量過,我的雞雞硬起來大概有二十公分,就是隔著老媽的屁股,應該也能頂到老媽的陰戶。

我將昏倒的張伯伯抬到一旁的沙發上,還聰明的替他蓋上被子,然後就照剛才張伯伯的方式,先替老媽按摩。我一碰到老媽光溜溜的身體,就覺得好奇怪,雞雞也馬上硬了起來。我想剛才張伯伯是光著身子,因此也趕快將衣褲脫掉。真是好險,還好張伯伯就在旁邊,就好像考試作弊有答案可抄一樣,要不然我一定會忘了脫褲子,或是脫上衣。

從十歲起,老媽就不再和我一起洗澡,因此我也好久沒有摸老媽的奶奶、屁屁。記得前幾個月,我纏著老媽要和她一起洗澡,那天老爸不在,老媽被我弄煩了,就答應了我。但是進了浴室,看見老媽白白嫩嫩、光溜溜的身體,我的雞雞一下子就硬梆梆的直翹了起來。

老媽看著我長滿黑毛的下體,以及粗粗大大的雞雞,臉上露出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當我要像小時候一樣,摸老媽奶奶、屁屁的時候,老媽很生氣的就把我趕了出來。

現在老媽醉得睡熟了,我摸她應該沒有關係,況且我是在替她治療,說不定老媽醒過來還會誇獎我呢!我把燈開的亮亮的,這樣才看的清楚,不會舔錯。老媽的陰戶濕漉漉的,大概是剛才張伯伯的口水。我將老媽的陰戶掰開,研究了半天,決定先從那兩片嫩肉開始舔。

剛湊上去舔時,有一股騷騷的腥味,但舔了一陣子就聞不到了。奇怪的是明明我沒那麼多口水,那裡水卻越來越多,真不知水是打哪來的?老媽哼哼唧唧了起來,不過好像和剛才要嘔吐時不太一樣;她的身體扭啊扭的,害我老是舔到了肛門。

我發現老媽兩片嫩肉上方有個像小豆豆的東西,慢慢變大了。那上面沾了口水,看起來滑滑亮亮的,就好像珍珠球一樣。我一舔那裡,老媽就會扭動身體,發出撒嬌似的呻吟。我舔的嘴巴酸了,雞雞也脹得難受,就抬起頭來休息一下。

我突然有個奇怪的感覺,很想將雞雞放進老媽的身體裡,於是就學張伯伯一樣,抬起老媽的大腿,將屁股向前挺。果然,我的雞雞夠長,一下子就頂到老媽的陰戶,那裡濕濕滑滑的好像有一個小洞,但是洞小雞雞大,因此一下子也進不去。這時我突然又想到,那小豆豆叫陰核,那小洞洞叫陰道。怎麼樣?我不是白癡吧?

雞雞在老媽濕濕軟軟的陰道口頂來頂去,整個人好像要上天堂一樣,我真是舒服的要命。怪不得大家都想念醫學院當醫生,原來替人治病,竟然這麼舒服。漸漸的雞雞竟然慢慢滑了進去,龜頭被暖和柔軟的嫩肉包圍著,真是說不出的快活。這時老媽嗚哩哇啦的說了一些夢話,我也聽不清楚,反正我也不管她說什麼啦!總不會是在罵我吧?

雞雞進的越來越深,最後幾乎整根都被老媽的身體吃掉了,老媽哼得越來越大聲,臉上也露出很怪異的表情。我不由自主的就抽插了起來,也不知插的對不對,總之感覺越來越奇妙,簡直舒服的受不了。忽然我覺得龜頭麻麻癢癢的,雞雞也不斷的抖動,就像憋尿憋久了,突然可以尿一樣,感到無比的舒暢。我噴出了大量快樂的水水,頭腦昏昏沉沉的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才發現雞雞已經軟了下來。這時我發現張伯伯醒了,正驚訝的望著我。「張伯伯,我學你一樣,替媽媽治療,你看對不對?」我很有禮貌的問張伯伯。

張伯伯滿臉尷尬的說:「小寶,你千萬不可以跟別人說,張伯伯和你替媽媽治療;要是傳出去,你違反醫師法會被抓起來,張伯伯也會被吊銷執照,以後就不能替你看病了。」我一向聽張伯伯的話,因此雖然搞不清楚他說什麼,也馬上就答應了他。張伯伯說,媽媽還需要再治療一下,要我幫他忙。我很高興可以當醫生的助手,就照他的話,將老媽的身體翻過來,讓老媽的屁股翹得高高的趴伏在床上。我在旁邊扶住老媽的身體,以免老媽撐不住,身體整個貼在床上。張伯伯的雞雞硬了起來,他從包包裡拿出一瓶油膏,塗抹在老媽的肛門上,然後就用雞雞往裡面戳,由於有我扶著老媽,所以張伯伯很快就進去了。他來回的抽動,一副很舒服的樣子,雙手也不斷按摩老媽白嫩嫩的大奶,和圓鼓鼓的屁股。我在旁邊看著,雞雞一下又硬了起來。這時老媽好像要醒過來似的,她「唉唉」的輕聲叫著,不過眼睛倒是閉著的。一會張伯伯治療完畢,爬了起來,我趕快將老媽翻過身來,抬起她的大腿。因為我的雞雞脹得難受,要趕快像剛才一樣,放進老媽的洞洞,這樣雞雞出水後,才會再軟下去。

這次我比較有經驗了,一下就插了進去,老媽突然身子一挺,抱住了我,把我嚇了一跳。但是她的眼睛還是沒睜開,所以我又不怕了。老媽這回和剛才不一樣,她眼雖閉著,但身體卻會扭來扭去,還摟著我親嘴嘴,弄得我好舒服。老媽柔軟的舌頭在我嘴裡攪來攪去,感覺真是很奇妙。一會她發出「咿咿呀呀」、「哼哼唧唧」的聲音,兩條白嫩嫩的大腿也高高的翹了起來。我覺得老媽的身體裡,好像有嘴巴在吮我的雞雞。我一陣舒服,就噴射出快樂的水水。我偷空看了一眼張伯伯,只見他目瞪口呆,正用手捏著他的小雞雞呢!

張伯伯和我兩人將老媽的身體清潔乾淨後,替老媽穿上小褲褲、蓋上被子,便回到客廳裡說話。張伯伯一再叮嚀我,要我保守秘密;又說我很有作醫生的天份,以後可以作醫生。我聽了很高興,就決定將來要讀醫學院,好作醫生。雖然我智商只有七十,又讀啟智班,但是張伯伯說,今天晚上我表現的很好,天生就是作醫生的料。張伯伯告訴我,老媽有慢性病,需要長期治療。不過替老媽治療,是我們兩人的秘密,不可以讓老爸知道。張伯伯給我一瓶藥,並且告訴我,以後只要老爸不在家,就偷偷放藥在老媽茶杯裡,老媽喝了茶一睡著,就趕快打電話通知他,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再替老媽治療,我也可以練習當醫生的本領。

我一聽可樂壞了,老爸一個星期,起碼有四天睡在外面,那我不是經常可以鑽老媽的洞洞,摸老媽的奶奶,舔老媽的屁屁?一想到老媽軟棉棉的身體、白嫩光滑的皮膚、還有那又香又軟的舌頭,我的雞雞立刻就硬了起來。等一下張伯伯回去以後,我乾脆再替老媽治療一下算了!

哇!這真是最奇妙的中秋夜啊!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