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群愛人生(5-8)

群愛人生(5-8)

上午秦堅外出辦事,完事後驅車在回公司途中路過一處新近入住的小區,無意間瞥了一眼站在小區門口的一位秀麗女子,不禁眼睛一亮,是柳月,曾心儀多年的女人。她站在那兒似乎有些焦急,腳下大包小包放著一堆東西,她也看到了秦堅,臉上浮上一片驚喜。秦堅停下車打召呼:“你好柳月,需要幫忙嗎?”“太好了,我采購了些東西,車送到這兒有事先走了,我正愁怎麽拿進去。”柳月興奮地說。秦堅下車幫她拿了東西隨她往小區里走,“入住了嗎?”他問道。“還沒有,只是裝修完也買進傢具了,我斷續的買些生活用品放進去。我還住在老房,今天多虧遇見你,好久不見了,你一切還好嗎?”柳月還是那樣快言快語。

秦堅隨著柳月來到她三樓的居室,一路上樓時秦堅緊盯著柳月緊裹在牛仔短裙里圓滾滾的臀部,裙下圓潤修長的小腿以及纖細的腳踝。心想:柳月真是女人中的上品,尤其是她豐滿的胸部實在令人神往,可惜認識時她已名花有主了。一邊想著不覺裆部有些發脹。柳月打開門,與秦堅一同進去放下東西。秦堅環顧室內,是一套三居室,裝飾的十分精緻,色彩也很淡雅。柳月深深地看了一眼秦堅,說:“太感謝你了,看這樣裝飾怎麽樣,是我自己設計的。”說著引秦堅參觀臥房,同樣,臥房裡的裝飾和布置也十分典雅,只是色彩更濃烈,有些撩人情慾的味道。秦堅嘴裡贊歎著,回身望著柳月,四目相視許久。柳月臉微微泛著一片紅暈,一雙明目緊緊盯著秦堅,誘人的胸部一起一伏。相視無語片刻后,柳月轉了下臉,有些慌亂的說:“我,我再帶你去別的房間看看。”說著一轉身,卻不巧腳碰在床角身子一歪,秦堅急伸手過去攬住她的身子,順勢摟入懷中,腦子連想都沒想,低頭把嘴唇緊緊壓在柳月性感的唇上。

倆個人熱烈的擁吻著,舌頭狂亂地攪拌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開。柳月豐滿的乳房擠壓在秦堅胸前揉動著,迷亂中秦堅說:“天哪,我終於吻到了你,這麽多年我一直想著你。”“我也是,我也是!總是想著你卻不敢表示。”柳月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里流出激動的淚水,與此同時,兩個人四隻手不停的在對方的身上摸索著。秦堅感覺自己勃起的陽具快要把褲子撐裂了,急急的把柳月放倒在床上脫去她的外衣,一瞥之下心裡更是猛得一蕩,只見柳月火紅文胸上滾著黑色蕾絲,緊裹著一對高挺雪白的乳房,平平小腹下細窄的內褲包顯出微隆的阜坡。柳月微閉雙目,眼角猶存淚花,秦堅俯身吻去,伸手解開柳月的文胸,一對雪白的、呈完美的半球形的乳房跳了出來,兩顆如紅櫻桃股粉嫩的乳頭鑲嵌在上面,美的令秦堅不覺爲之一窒,秦堅深深地吸了口氣,把臉埋入那深深的乳溝,不時伸嘴把乳頭吸進口中。柳月長長的呻吟一聲,雙手緊緊抓住男人的肩頭。秦堅輕輕褪下她的內褲,視之竟是光潔一片,一根恥毛都沒有,兩片陰阜閉之白壁無瑕,輕輕拔開卻豔如桃花。秦堅用手指輕輕探入,入手已是汁水漣漣。柳月在秦堅的撫弄下嬌喘噓噓,她起身褪下秦堅的內褲,低頭一口把雄雄勃起的陽具含入口中。

“噢”在濕熱的口腔里,龜頭在柳月柔軟舌尖纏繞以及狹窄喉部的擠壓下,秦堅興奮的哼出聲來,太刺激了,他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沖向腰間,陽具也在柳月的吮吸中不斷筋肉贲張,他粗野的使勁搓捏著柳月一對豐乳,用力在柳月嘴裡挺動著陽具。過了一會兒,柳月吐出秦堅的陽具,嘴角掛著一絲清亮的粘液,她翻身爬起來,秦堅仰面躺下,柳月曲身跪在秦堅下體上,擡起臀部左手扶住秦堅的陽具緩緩納入她的陰穴中。秦堅擡起頭興奮地細看那吸吮著陽具的蚌唇,雙手握著她的臀部,猛的將粗硬的陽具向上頂去,全根沒入。

“啊!”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愉悅的低吼。柳月暈紅著臉頰,輕咬朱唇,嬌吟婉轉,美麗驚人。秦堅上挺陽具,柳月下壓陰穴,同步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默契,電擊般的酥麻更是一陣陣導至兩人全身。秦堅向上狂送了一陣,停下動作由女人在身上肆意擺縱。他一邊欣賞著柳月嬌美的身姿,一邊伸手握住臉前跳動的乳房,伸嘴吮吸上面那兩顆硬硬的乳頭。柳月呻吟著用陰穴套弄深深插在裡面的陽具,粉紅色的陰唇一收一翻,股股淫水不斷順著陽具流到秦堅的陰毛上、小腹上。

“啊—抱抱我— —不行,不行了”柳月急喘呼喚著,秦堅忙擡起上身與柳月面對相擁,運足腰力快速地在柳月陰穴里抽送攪動。“唉喲— —啊啊—”柳月放聲吟叫著,盤坐在秦堅大腿上的臀部一陣急扭后便把頭抵在秦堅肩頭急喘不止。秦堅只覺陽具被陰穴腔肉緊緊裹住,同時懷里的嬌軀癱軟下來。

“—頭好暈,我要躺下。”柳月呻吟著說。秦堅抽出陽具扶柳月平躺下,頓了片斷他輕擡柳月雙腿架在臂彎,使她微開的陰穴全部展現有眼前,秦堅挺起興奮抖動的陽具對準后猛得插入,開始了新一輪如打樁般猛烈的沖撞。

柳月蜷著身子,雙眼翻白,呻吟聲已由壓喉悶吟轉爲婉轉嬌啼。秦堅瘋狂地沖頂著柳月的陰穴,速度越來越快,肉體相交發出的“啪啪”聲不絕於耳。不知狂插了多久,柳月的嘴裡不停的吟叫著“唉喲,開哪,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秦堅狂放的用力搓揉著柳月的雙乳,猛然感到陣陣快感如翻山越嶺、似騰雲駕霧般越來越高,終於,一股暴發的快感慣通全身,大腦一片空白,與此同時精泄如注,直沖柳月陰穴花心,秦堅低吼一聲癱伏在柳月顫抖不止的身上。

倆人沈浸在性愛愉悅的余韻中,許久不出一聲。秦堅伸臂攬柳月入懷,撫摸著她微微汗濕的雙乳。四目深情相對,秦堅說:“柳月,我今生能與你愛一回,死而無憾。”“不要這樣說,只要你喜歡,你什麽時候想要我都行。”柳月把臉緊緊貼在秦堅臉上激動地說。倆人相擁相偎訴說著綿綿情話,時間也不知不覺逝去,秦堅摸索到手機看錶,已是中午十二點半了。他低頭緊緊地吻了下女人的雙唇說:“小月,我該走了。”柳月不甘的嘤咛一聲,又偎在秦堅懷里纏綿了一會兒,才放開緊摟在秦堅腰裡的雙臂,光身跳下床,雪白堅挺的乳房輕蕩,她拿起秦堅的手機拔通了自己的手機,轉身再次投入秦堅的懷抱,輕輕在他耳邊說:“記住我的號碼,我等著你的電話。”說完送上自己性感柔軟的雙唇。深深一吻后,秦堅離開了。

這日中午,黃遠和朋友楊松、外地客戶趙二在飯店吃飯。黃遠一邊吃一邊想著下午與雅琳的幽會,時不時眼前浮現出那日身下雅琳被自己狂插時的狂吟嬌態,不覺心猿意馬心神不定。趙二舉著酒杯說:“嗨,老黃今天這酒喝得不痛快呀,三人一瓶白酒,到現在你連一兩酒都沒下肚。”旁邊的楊松也說:“真是,你小子是不是心裡有事呀,跟哥們說說,有什麽事。”黃遠勉強笑笑說:“沒事,今天就是喝不下,下午我還有點事,中午不能多喝酒。”楊松說:“不能多喝酒?你小子準是有豔遇,說,又勾上哪個少婦了。”趙二也附合著說:“說說吧,要不然我該你那兩萬塊錢修車費不還了。”楊松說:“沒錯,真不夠朋友,你小子借我的錢下午還給我。”黃遠無奈地說:“別別,也沒什麽事,是下午和一個相好的有個約會,操,說就說,前兩天剛泡上的,雪膚靓條逼緊,挺有味道。”趙二一臉羨慕的說:“我操,這麽好的美事都讓你遇上了,”說著轉臉對楊松說:“大哥,今天咱們開開眼去吧,老黃,沒別的要求,你干她的時候我們哥倆瞧瞧,過過干瘾,行不行。”黃遠端起滿滿酒杯一口喝乾,豪氣地說:“行,但咱們先說好了,光看可別露面,一會兒咱們過去。”

下午五點半三人到了黃遠在清雅園的二居室,黃遠說:“這兒有兩間臥室,陽台是相連的,你們哥倆到另一間,一會兒我們玩起來你們從陽台看就行了。”

過了一會兒,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黃遠三對視一眼,楊趙二人悄悄躲藏到一間臥室里,黃遠上前打開門,門口一身工作套裝的雅琳臉色暈紅,微微氣喘的站在門口。黃遠拉進雅琳隨手關上門,二人隨即緊緊擁抱,兩雙嘴唇急切地吻在一起。

“我快想死你了,你再不來我都要等瘋了。”黃遠一邊揉捏著雅琳的臀部一邊說。“我也想你,想見到你。”雅琳伏在黃遠胸前溫柔地說。“我想要你。”說著黃遠性急的一把抱起雅琳走進臥室。

黃遠輕輕把雅琳放在床上,先順手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然後一邊輕撫雅琳的頭發、臉龐,口中說著情話,一邊輕解雅琳的衣服。雅琳輕擡翻轉身體,讓黃遠順利的脫光自己。黃遠站起身後退一步,定睛注視面前這具美妙的軀體。只見雅琳微閉雙目,雙臂含羞般緊抱在前胸,兩條長長的美腿輕開,濃密的恥毛叢中微露蜜穴。黃遠看著不覺情慾高漲,他上前一步拔開雅琳的雙臂,雙手握住她白嫩的雙乳,低頭把硬硬的乳頭吸入口中。隨著男人的大力吸吮,雅琳輕輕的呻吟著,身體開始微顫,陣陣淫液從陰穴溢出,雙手也不自覺的在黃遠赤裸的身上撫摸著。

黃遠放開雅琳的乳頭溜到床下,扯著雅琳的雙腿把她拉到床邊,握住一對小腳細細撫弄,隨后把她兩條嫩腿架在肩上,低頭用舌頭一路從小腿大腿舔弄到陰阜,最後把嘴緊緊吻上雅琳的陰穴,開始有條不紊地把舌頭伸進她的陰穴里攪拌,時不時還用嘴扯弄陰蒂和陰唇。雅琳擡頭看著伏在自己腿間蠕動的頭,被黃遠的舔弄興奮的雙腿顫抖,口中狂吟不止,不禁狂亂的揪動著黃遠的頭發。

黃遠擡起頭站起身,陽具雄雄直聳在前,雅琳半坐低頭含住它使勁親吮,黃遠嘴裡暢快的嗷嗷叫著,過了半晌,他從雅琳嘴裡抽出陽具,伏身緩緩地把陽具插入雅琳早已大開的陰穴開始抽送——隨著黃遠快速猛烈的沖頂,雅琳只覺得全身輕飄飄如入雲中,強烈的性快感通遍全身,口中發出的呻吟聲不絕。黃遠見雅琳快樂的嬌態不覺興奮地把陽具抽插得更加迅猛。沒過多久,雅琳一瞬間直覺得自己像是飛了起來,多時的渴望和偷情的刺激以及體內陽具狂熱的撞擊,使得她很快便達到了性高潮。黃遠察覺到了身下女人的變化,便放慢了抽送速度,雙手也更多的撫弄起雅琳的乳房和纖纖細腰,在聆聽著女人快樂的吟叫聲中感到一種強烈的滿足。

此時,一直在陽台上窗簾縫中偷窺的楊松與趙二兩人,早已被室內男女高昂激烈的性愛逗得慾火中燒,不覺各自掏出陽具興奮地捋動。楊松俯到趙二耳邊低語道:“兄弟,管他媽的,咱們倆進去干那小娘兒過過瘾。”此話正合趙二心意,二人遂輕輕拔開陽台通往往臥室的小門溜了進去。

雅琳微閉雙目,平平敘展雙臂,正在隨著黃遠陽具時而急促進而輕緩的沖擊,享受著性愛的愉悅。她嘴裡嬌聲婉轉,耐心的等待下一次性高潮的到來。黃遠站在床下,清楚的看著自己陽具被雅琳陰穴吞吞吐吐的美景,雙手前伸揉捏著那兩顆誘人的乳頭,引得身下的女人嬌吟連連。“爽!”黃遠暗叫。卻在此時,自己的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黃遠吃了一驚,轉頭一看卻是楊趙二人光著身子,挺著肉筋贲張的陽具一臉淫笑的望著他。楊松示意他讓位,黃遠皺了皺眉頭,心想局面已經不可改變,只好無奈的把陽具從雅琳陰穴里抽出來。楊松挺著粗壯的陽具上前湊近雅琳大開的雙腿。

迷亂中的雅琳突然感到陰穴里一空,還沒多想,陰穴已被一根陽具重新插入。雖然雅琳平生經過男人陽具的洗禮也不算少,但此時容入自己陰穴中的陽具陌生感卻是明顯的。她吃了一驚,張開雙眼,只見伏在身上用陽具沖頂自己陰穴的是一個滿臉淫笑的矮胖男人。雅琳驚慌的想要大叫起身,可另外一個瘦高男人迅速過來雙手死死按住自己的肩頭使自己動彈不得。一瞥卻見黃遠一臉無奈相站在旁邊,手裡捋動著仍在硬挺的陽具。雅琳急怒交加大罵道:“黃遠你這混蛋,快讓他們放開我。”同時不停用力扭動身體想要掙脫,可在兩個男人的挾持下又怎能脫身呢,並且此時插在雅陰穴里那根粗壯的陽具不停的急促沖頂,每一次都直抵陰穴深處的花心。雅琳只感到一股股強烈的快感從小腹直導腦門,不知不覺中口中的叫罵被急切的呻吟聲所取代。雅琳心想:“完了,自己徹底成了一個蕩婦了,也罷,既然如此,什麽都無所謂了,今天我就痛痛快快地享受性愛的樂趣吧。”

楊松緊緊握著雅琳的胯部用陽具狂猛的抽插著她的陰穴,漸漸感覺出身下的女人已無反抗之意,心想:“這麽白嫩的漂亮少婦操著真是不賴,過瘾。”又狂插幾下,他示意趙二把雅琳的上肢放開,伸手使勁翻轉雅琳的身子,使女人高高的翹起白嫩的臀部,楊松用手啪得在上面打了一下,伴隨著雅琳的驚呼猛得把陽具重新送入她的陰穴。

趙二在一旁看著,早已被慾火燒得急不可奈了,他爬上床坐在雅琳身前,雙手使勁揉搓著她的乳房,感覺還是不過瘾,便捏住雅琳的下巴強迫她把嘴張開,挺著陽具插進雅琳口中抽送。此時的雅琳已被狂熱的慾望之火燒熾得忘掉了一切羞恥,口中插進來的陽具並沒有使她反感,反而多了一份充實感。她一邊呻吟著,伴隨著身後男人猛烈的撞擊一吞一吐地吮吸著口中的陽具。沒多一會兒,趙二受不住刺激,口中嗷嗷叫著,撫住雅琳的臉猛得在她口中抽送了幾下后,身子一抖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入雅琳口中。

雅琳正在急切地吮吸著嘴裡的陽具,趙二射入的精液她連想都沒想就下意識的吞了下去,並且不停頓的把趙二漸漸軟下來的陽具上殘余的精液吸個干淨。趙二喘息著抽出陽具靠在床頭,雅琳口中一空,一種空虛感使她不禁高叫一聲。

楊松挾著女人兩片白嫩的屁股,放緩了抽送的速度,開始深一下淺一下的玩弄著雅琳的陰穴。楊松猛頂一下說:

“妹子,哥哥操得舒服嗎?”

“噢—唉喲—舒服,操得我好舒服。”

“妹子,你這小逼還真緊,哥哥的雞巴粗不粗。”

“—唉喲—啊—粗,把我的逼插得滿滿的,—唉喲—”

“妹子,別趴著了,讓哥哥躺著玩會兒。”說著楊松拔出陽具躺了下來,雅琳主動爬起身蹲坐在男人腰間,用手扶著楊松的陽具緩緩頂入自己的陰穴。“噢!”雅琳深呼一聲,開始癫狂的快速起落,直令插在體內的陽具次次都直抵花心。楊松隨著雅琳的起伏不停的捏扯她的乳房,並奮力向上沖頂。雅琳狂做一陣后猛得趴在楊松身上,口中大聲吟叫著,又一次的性高潮使她全身顫栗不止。

黃遠看著眼前這淫亂的場面,心裡雖然有些挽惜雅琳自此已經成爲一名蕩婦,但越來越漲的陽具使他顧不得許多。他走到床邊,撫摸著雅琳的臀部,興奮的低頭看著楊松的陽具在女人陰穴里抽送攪動。他伸手沾了些二人的體液塗在雅琳的菊眼上,端起陽具頂進雅琳緊緊的菊腔內。

雅琳此時仍沈浸在性高潮的余韻中,她軟軟地伏在楊松身上,感受著陽具在陰穴里的不斷攪動,讓快感一波波在全身蕩開。不料菊眼一陣劇痛使她猛得撐起身子痛苦大叫一聲,但下半身被兩個男人牢牢掐著不能動彈。黃遠卻不管女人的哀叫,雅琳菊腔里的緊包給陽具帶來的巨大快感使他開始興奮地快速抽送起來。楊松早已把黃遠的舉動看在眼裡,這樣兩個男人合干一個女人他還是頭一次,於是興奮的與黃遠配合默契的分別在雅琳兩個洞穴中前後抽送起來。

時間一分分過去了,雅琳感覺菊腔內的痛楚感逐漸消去,另一種不同的快感開始陣陣襲來,兩個龜頭在自己兩條洞里內壁上的刮擦與頂撞,使她感受到前所未曾有過的快活。她喊著,叫著,顛狂的搖擺著頭發。楊松再也忍不住,悶哼一聲陽具抽搐著把精液射入雅琳的陰穴。

黃遠端著雅琳的雙腿把她從楊松身上抱起,陽具仍在雅琳菊眼裡沖頂著。一旁早已緩過勁來的趙二挺著硬起來的陽具走上前,面對女人扶住后,把陽具送入雅琳還在往外流著精液的陰穴。雅琳夾在兩個站立攻擊自己身體的男人中間,雙手緊摟趙二的脖子,享受著兩個男人陽具給自己帶來的巨大快感,三人放聲吟叫著,室內充滿一片淫聲浪語。

“操!操!”黃遠一邊使勁沖頂著雅琳的菊眼一邊叫著:“雅琳,寶貝,小騷逼,挨操爽不爽!”“—唉喲爽—爽,噢,我的天,唉喲使勁操我,使勁操小騷逼。”趙二搬著雅琳兩條腿大力沖頂著她光滑的陰穴,嘴裡咬牙叫著:“操死你,操死你個小騷逼!”雅琳瘋狂地放聲號叫著:“用力,你們倆,噢—噢—操我,操死我吧。”三人瘋狂的動作著,汗水和淫液流淌在三個人的身體上。終於,雅琳感覺插在兩個洞里的陽具先後大抖起來,一股股熱流灌入身體深處。強烈無比的快感使三人狂吟不止,隨之一同癱倒在床上。

許久,雅琳從快樂的余韻中清醒過來,她用力推開黃遠搭在身上的腿和趙二摟在乳房上的手,一言不發地下床胡亂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門。回到家也沒吃東西,進浴室簡單洗了洗便上了床,打開電視。在床上她深深吐了口氣,輕輕呻吟了幾聲,心想:“天哪,太刺激了,從沒有過像這次一個性高潮連著一個性高潮的時候,簡直快活得要死—-”一邊想著,瘋狂后的疲憊陣陣襲上全身,不知不覺中雅琳沈沈睡去。

半個多小時后,晚上與老同學聚會完后在KYV唱夠老歌的秦堅回到了家。進門他看看錶已是夜裡十一點多了,他悄悄摸進臥室,電視開著,老婆早已經在夢鄉。他爬上床想看會兒新聞再睡,挨著雅琳的身子。他邊看電視邊習慣性的把手探入老婆的內褲里,剛一入手卻摸到一片紙巾,秦堅心裡一動,心想老婆剛剛過完例假沒幾天怎麽又墊上了,看女人睡得很沈便輕輕褪下她的內衣,拔開她的雙腿借著電視機發出一閃一閃的光線細細看去,只見原來薄薄不大的兩片陰唇變得肥厚紅腫,往上看乳房上隱隱現出幾塊青痕,兩顆乳頭又紅又硬,回首一瞥,見內褲紙巾上有幾點紅斑血迹,並且浸濕的地方傳來一股濃濃的精液氣味。秦堅心中大驚,慌亂的心想:“難道我最不想發生的事,也只是在性幻想中才有的情況已經在雅琳身上發生了嗎?”他輕輕把一根手指探入雅琳的陰穴,入手緊脹滑潤。在手指輕輕抽動下睡夢中的雅琳扭動著身子,口中輕聲呻吟,喃喃道:“操我,嗯—哎喲,黃遠,使勁操我。”

全明白了,一股怒火和一種說不清的沮喪沖擊著秦堅,他伸手在雅琳雪白的大腿上狠擰一把。雅琳痛呼一聲坐了起來,一臉朦胧驚愕地望著秦堅。哭泣、求饒、委屈、懊悔,在秦堅不斷逼問下,雅琳訴說著與黃遠兩次幽會以及四人淫亂的情形。

聽著雅琳的訴說,秦堅彷彿身處在那淫慾橫流的情景之中,陽具不由得雄雄勃起,他翻起雅琳的身體細看她的後庭菊花,果然紅腫微開。秦堅扶著雅琳的屁股把陽具先插入女人的陰穴潤了潤,抽出后猛得送入了雅琳的菊眼內,雅琳悶哼一聲,一動不敢動,任男人的陽具在她還痛疼著的菊眼裡猛烈抽插。但沒過多久,雅琳便在痛楚漸去后找到了那種愉悅的快感,口中不覺發出的呻吟聲蕩漾在小小的的臥室空中。

“你這個臭婊子,這麽多男人把你操爽了沒有。”

“爽了—唉喲—老公,操我—唉喲—我喜歡、喜歡讓男人操。”

“你這個騷逼,我他媽操死你。”秦堅一邊猛烈的沖撞著雅琳的菊眼一邊罵著,沒多一會兒,滾熱的精液便攜著他的怒火泄入老婆後庭深處。

秦堅有些疲憊的靠在床頭,心想:“怎麽辦?休了她?平心而論雅琳在生活中還算是個不錯的女人,當初也是以處女身跟了自己,也許是自己平日太冷落她才導致如此,算了,人生苦短,能及時行樂就樂去吧。”

雅琳擦拭淨下身後膽怯的偎在秦堅身邊,過了半晌,秦堅歎了口氣說:“算了,明天你約一下黃遠,我要和他談談,放心,我不宰了他。”聽到這話,雅琳的身子放鬆了些,伸臂抱住老公,說:“謝謝你原諒我,老公,以後我再也不敢了。”“沒什麽,只是以後要玩兒一起玩兒,要不然我太虧了。怎麽樣,菊眼挨操有快感嗎?”秦堅說。雅琳一臉淫色的說:“開始有些痛,再后來就舒服了,是另一種感覺的快感。”秦堅沒搭話,心想:“多好的女人連著讓兩個男人操過以後也就變成蕩婦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