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多啦A夢之記憶麵包

多啦A夢之記憶麵包

多啦A夢之記憶麵包

“大雄,起床啦!大雄,起床啦!”伴隨著這略顯煩躁的女聲而來的,是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

雖然明知不出一會,被子就會被毫不留情地掀開,說不定還會挨幾巴掌“起床揍”,我仍然堅持將頭埋在被窩里,奉行著“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鴕鳥戰術。

果不其然,未過幾秒,紙門被急速拉開,由遠及近的振動從榻榻米上傳遞過來;緊接著,溫暖的被窩倏地離我而去,初春微涼的氣息趁機侵襲。我欲側身躲避臆想中的巴掌,屁股卻意外地被某堅硬的棍狀物擊中了。

“哇啊啊,好痛好痛!”我睡意頓消,陣陣火辣辣地感覺不斷沖擊著大腦。我睜眼看去,卻只見一端莊少婦手持雞毛撣子,似怒似笑地看著我。

“起來就起來,媽媽你怎麽這麽狠!我是不是你親兒子。”我不情願地嘟囔,卻又不敢大聲,生怕招來更多無謂的皮肉之苦。

“少給媽媽裝可憐。快起來!那麽大的人了,還整天要媽媽操心遲到的事情,害不害臊。”

我也不敢多加爭辯,心不甘情不願地穿衣、洗漱、吃飯。不多時,我已走在了東京的小巷中,一路前往學校。

我,野比大雄,性別男,十五歲,普通的國中三年級生,家住在日本東京都練馬區的月見臺。可以說是相貌平平,成績差勁,體育不擅,唯一的特長是花繩(不過如果睡覺算特長的話,那我最擅長的還是睡覺),愛好是看各類漫畫書(包括H漫)和胡思亂想。

非說我與眾不同之處的話,那就是我有一個非人類的好朋友–多啦A夢。無論再過多少年,我也不會忘記多啦A夢出現那天的情形。

–那是在我國小四年級發生的。那天已近黃昏,我正在房間里百無聊賴地翻看舊漫畫,房內的抽屜突然猛烈地抖動起來,奇聲與怪光溢向外邊,似乎有什麽東西要沖出來。平時素來膽小怕事的我,不知為何沒有絲毫恐懼,心裡想著是漫畫書提到的種種奇遇,念及的不是外星寵物就是下凡女神。誰知道,抽屜自動打開后,出現的東西令我大失所望。面前的來客,既不恐怖,也不瑰麗,或許女生可稱之為可愛,但卻不在我的審美范疇之內。它是人形,擁有寶藍色、肥嘟嘟的身軀與幾乎同樣形狀的碩大圓形頭部,身高大約一米二左右,手腳俱短,且無趾頭分叉,手腳掌如餅,活像一個大號的企鵝。不過,從它的五官與左右對稱的六根細長胡須來看,倒像長著一張貓臉。

我尚沈浸在失望之中,它卻突然開口說話,“你好,你是野比大雄吧。我叫多啦A夢,來自未來。以後請多多關照。”

后來,經過它的自我介紹,我得知多啦A夢是一隻來自未來的機器貓。它屬於未來世界人類的常見助手,專門替人類處理日常繁瑣事務。盡管身形不大,可是裝載著無數來自未來的工具器械;雖然稱不上神通廣大,但在現今世界中,卻有著不輸於魔法的能力。

多啦A夢會投奔我,並不是我祖上積蔭,反而是我的子孫孝順。我的曾孫不知為何,得知他的祖上也就是我,在青幼年時生活失意,時常情緒低落,黯然神傷。於是派了他的好朋友機器貓多啦A夢,乘坐時光機器回到我的時代,前來為我幫忙打氣。

作為一個僅有十五歲的男孩,享受到了來自后輩的孝順,我心中不知道是何滋味。但是對於這份大禮,我還是欣然接受,當即心中翻湧起了無數的偉大念頭,全都是漫畫書中稱霸大陸,統一星球之類的宏圖大願。

然而,這些不切實際的念頭,很快就被多啦A夢潑了冷水。原來它雖是出自未來的神奇科技,本身卻是個勉強出廠、折價銷售的殘次品,各種功能已經打了折扣。其次,機器貓在出廠時已有所設定,一則不能運用其能力侵害人類,二則在時光旅行過程中不能幹擾人類歷史運行。所以,我的所謂夢想,仍然是鏡花水月。

話雖如此,多啦A夢層出不窮的小道具還是為我平淡無聊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盡管它的道具也多有故障,但總體而言,仍不失為超越時代的神奇道具。

想著想著,我已經到了學校。我所在的學校,即使在東京,也是一所優秀的中學,有著一百多年的校史。校舍不大,但也是植被蔥郁,其間建設有各類教學和體鍛設施,廣受家長們的贊譽。可是對我來講,每天上課平淡乏味,課后活動也沒有我所擅長,朋友更是寥寥。同學中稱得上熟悉的只有源靜香、骨川小夫、剛田武三個住家較近的同學。其中更是只有源靜香算得上是我的好朋友;骨川小夫、剛田武卻是以欺負我為樂的“損友”。

靜香既是我的朋友,也是學校內公認的校花。她不但容貌俏麗動人,舉止大方得體,功課也是名列前茅。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待人十分親切和藹,從來不會因為自己受歡迎而冷落或歧視其他同學。所以,我一方面因為她對我的友好而沾沾自喜,一方面卻因為她對其他人亦是這般態度而黯然神傷。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有一個足以自傲於全校男生的秘密,只是說出來,我恐怕會被他們憤怒的鐵拳打成肉醬。那就是我曾經用多啦A夢的女朋友徽章,將靜香變成我的私人女朋友,並在第一天就進入了本壘階段,甚至還讓靜香做了我一天的性奴隸呢。雖然由於這個道具的設計缺陷,靜香不多時就離我而去。可是想到她鴿乳和小穴的動人滋味,我的小弟弟還是會立即起立致敬。

無聊的校園一天又匆匆過去。其間除了和靜香分享了各自的午餐便當,在學校的樹蔭下閑聊了約半小時,趁著靜香不注意偷瞄了她的大腿與偷看她內褲的顏色未遂外,我可謂毫無收獲。不過,另有一件慘事,卻足以抵消靜香在日間帶給我的喜悅……

“多啦A夢,你要救救我啊!下周就要歷史測驗了,我這學期還沒有聽過歷史課呢……”那個被我像無尾熊一樣抱著的臃腫身軀,就是多啦A夢了。記得剛來到我身邊時,多啦A夢幾乎與我形影不離。然而,最近它似乎瘋狂迷戀上了同樣來自未來的某一款雌性機器貓,不斷陪著她周遊世界。除非使用任意門,否則我和多啦A夢也是難得一見。這次竟然看到它出現在家中,我肯定不能放過這次尋求助力的機會。

多啦A夢圓嘟嘟的臉龐雖然沒辦法做出豐富的表情,但是滴溜圓的小眼睛無疑卻傳達出了它無奈的態度。“誰讓你從來不學習,你就是要吃點苦頭!”多啦A夢的聲音又尖又細,猶如孩童,尤其在責備我時,更是如此。

不過,熟悉它的我,卻是不敢嘲笑它,反而死皮賴臉地抱住它,“歷史課就在午飯后第一節,吃過了就困了,而且我已經努力不睡著了……多啦A夢,你一定要幫我。要是我能及格,我一定請你吃銅鑼燒!”

嘿嘿,話說多啦A夢雖然有著正直善良的程式,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銅鑼燒。它雖然是機器貓,可仍然有著與自然貓類接近的味蕾,可以品嘗吞咽食物。更為奇特的是,它最大的嗜好竟然是未來已經絕跡了的銅鑼燒。所以,但凡我對它有過逾的請求,我就會祭出這個法寶。

話一出口,我幾乎就能聽到多啦A夢猛咽口水的聲音。

“好吧,僅此一次哦。下次考試我再也不會幫你了。還有,我今天起碼要吃五個以上的銅鑼燒。”多啦A夢強裝嚴肅地說。

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復后,它在肚子前的次元袋裡掏摸了半天,方才取出了一袋形如麵包的物品。不對,就是麵包,那種切片的黃金麵包。

“這是?”這物件看著平常,我卻毫不懷疑多啦A夢的千奇百怪的能力。

“這叫記憶麵包,能夠將你不知道的事物迅速地灌輸到你腦中。”

我拆開包裝紙,陣陣誘人的小麥香氣飄散出來。拿出一片記憶麵包,手感與一般麵包無差,紋理細密,顏色焦黃,看上去就十分香甜可口。看來未來的人們也是注重享受,各種道具不但功效神異,連外觀、手感乃至氣味都十分講究,估計味道也會不差。

“那麽如何使用呢?”我不禁好奇問道。

“有說明書,你自己研究一下不就行了麽。我要買銅鑼燒!”多啦A夢略有不耐煩地回答著,伸出了圓嘟嘟的手掌討要著報酬(我一直好奇的是,多啦A夢沒有五指,不知道怎樣抓住物體)。恐怕它的心早已經飛到巷那邊的食肆鋪子了。

我爽快地把幾百元的硬幣放入多啦A夢掌中,讓它自行去享受美食;然後開始專心致志地研究起記憶麵包來。

根據說明書,記憶麵包的用途不只一種。若只是要增加知識,使用方法十分簡單:僅需要將麵包的切面緊貼住記載有信息的紙面,大約30秒鐘左右,紙面上記載有的信息便會出現在麵包的切面上。此時立即吃下麵包,待到消化完全后,這些信息便能夠傳遞到大腦中。耶,簡單易行,最適合我這種好吃懶做的學生了!

我迫不及待地開始試驗起來,隨手翻開歷史書,找到列入考試范圍的某一頁。上面的種種歷史訊息對我而言,好似天書;某年某月某日某事,又與我何干,看著就令人頭疼腦熱。

我趕緊將手中的麵包緊貼在書頁上,心中難免緊張激動,手掌涔涔滲出汗來。為求穩妥,我在近一分鐘后才將麵包翻過來以核實效果。只見原來細膩平滑的麵包切片表面上,浮現出了諸多蠅頭小字,竟全是那張紙頁上記載的內容,分毫不差,清晰可辨。

我毫不猶豫地將麵包吞將下去,雖然不及細嘗滋味,可是口感綿軟甜滑,又有幾分嚼勁,完全不輸給任何高級面點,甚至猶有過之。過不多時,腦中倏忽多了點什麽,又難以道明。

我對照著課本,只見此頁記載著,“1603年(慶長8年)至1867年(慶應3年)”,尚未及讀到下句,腦中立即浮現出:此間被稱為江戶時代,於江戶設立了江戶幕府。再往下句一看,果然一字不差。

我大喜過望。再次逐字逐句檢查,卻發現並非每詞每句我都能記憶無誤,而是隨之時間的推進,逐漸擁有相關的記憶。看來,記憶速度與我的消化速度成正比例。

心中大定,我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想象著考成后老師的表揚,靜香的仰慕,小夫的妒忌,還有媽媽的獎勵。

不知不覺,已到了晚飯時間,媽媽的喚聲又陣陣傳來:“大雄吃飯啦。今天做了你最愛吃的海帶排骨湯和咖喱飯。”

我看著滿袋的麵包,猶豫地回答到:“媽媽,我不餓,可不可以晚點再吃。”

媽媽的喊聲頓時高了一個八度:“不行。吃飯要準時。再說,爸爸出差去了,你怎麽可以讓媽媽一個人吃飯。快下來!”

媽媽野比玉子,是家裡的天皇。十四歲時,尚是國中生的她便與已經工作的爸爸相識相戀,十六歲時嫁給爸爸,十八歲時生下我。之後她便一直沒有外出工作,而是在家裡專心相夫教子。由於媽媽未經過社會風雨,雖然未曾刻意使用昂貴的化妝品保養,但皮膚容貌仍然維持地相當好,彷彿二十三、四的嬌媚少婦,只是由於常年在家,身材略有豐腴,但也是凹凸有致,難言臃腫。

爸爸野比助,性格和順隨意,凡事不善於與人相爭。他在一家小醫療器械公司內擔任銷售主管,平時朝九晚五,不時需要出差到外地。他一方面心疼媽媽獨自操持家務辛苦,常常照顧相讓有加;另一方面是由於老夫少妻,他對媽媽更是言聽計從。因此,家中事物都是媽媽一手操辦,一言定之。

媽媽平時什麽都好,溫柔賢惠能幹,可一遇到我不聽話的時候就特別暴躁易怒。不知道因為這是媽媽的另一面本性,還是被我長期的懶散所激發的。

不過,根據我對媽媽的了解,在催促我下樓的喊聲之後,我若仍不聽話,皮肉之苦肯定難逃。我又是不情不願地走下二樓,步入一樓的餐室,飯菜香陣陣襲來,媽媽的手藝永遠是那麽出色。盡管想要留著肚子,好塞進足量的記憶麵包,可我仍在媽媽的嚴厲監督和美味食物的誘惑下,半推半就地吃了個九成飽。

媽媽食量不大,三兩口便解決了午餐。由於爸爸不在家,她便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不斷指揮我吃這吃那,不能挑食,要細嚼慢咽,吃飯不能發出過響的聲音。我一邊不耐煩,一邊又不禁好奇,難言優雅英俊的父親,怎麽會找到年輕、美麗又挑剔的母親呢?真是不得其解。

飯足之後,我上樓進房,看著滿袋的麵包犯愁。依然香甜的面點,此時看起聞來卻不再誘人。好吧,等會作為夜宵吃掉吧!就這麽定了。抱著這個念頭,我舒服地躺上床鋪,翻閱起了最新的漫畫書,愜意地享受著飯后的慵懶時光。

……

不知不覺,已至了近十一點。糟糕,我仍然不餓,飽脹感充盈著肚子。管不了那麽多了,考試要緊!

我翻開歷史書,一頁一頁地翻動著,重復著說明書上的指導動作,將一頁頁的信息隨著一片片的麵包送入口中、傳入腦中。

問題是,問題是,考試內容太多了,隨著近十幾片的麵包下肚,我彷彿感覺到喉嚨口有食物在翻騰。我望著剩下的五六頁待背的紙頁,心一狠,灌了一大杯涼水,一口涼水一口麵包,硬是將五六片記憶麵包塞進了肚裡。

吃完之後,我長打一個飽嗝,疲憊地倒在了床上。翻來覆去半宿,我終於使自己暫時忘記了飽脹得難受的肚子,淺淺入眠。

然而,接近淩晨時,我被腹中的一陣突如其來的絞痛所驚醒。啊呀,肚子好疼。隨之而來的是洶湧不絕的陣陣便意。恐怕昨晚不光是吃多了,而且還喝涼水喝壞了肚子。

我趕忙沖進廁所,經過澎湃激烈的幾次發泄后,腹痛終於基本消除了。正暗自慶幸腹瀉沒有繼續發作之時,我突然瞥到馬桶裡面漂浮的諸多穢物中竟有淡白色的麵包殘留,似乎其上還有小字隱現。

我心中頓時一緊。不會吧,不知道昨天的麵包消化了幾成。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趕鴨子上架也要去考試了。

我惴惴不安地吃罷早飯,踏入考場。拿到試卷后,我惶惑地做起了題目,但最害怕的事情果然發生了。盡管我對每一題都有一些殘存的記憶,然而又支離破碎,不成章句,似是而非,簡直是胡攪蠻纏亂麻一團。我硬著頭皮答完了試卷,恍恍惚惚地過完了這悲情的一天。

……

三天之後,“20分!”試卷終於下發下來了,最終的成績雖然比我常有的零分好一些,不過也不能讓我的愁眉舒展開來。哎,媽媽的一頓打還是逃不了了。天命啊天命,我一如既往地安慰著自己。

垂頭喪氣地回到家中,我並不試圖將考卷藏起來。這招已經用膩,我必須每次將試卷交給媽媽簽字,再將簽過字的試卷交給老師核查。這是媽媽與老師在我多次隱匿試卷后達成的一致共識,也讓我的壞成績無所遁形。

坐在房間里,我正在琢磨著怎麽向媽媽解釋,突然瞥見了桌腳剩餘的記憶麵包。我不禁一陣煩躁湧上心頭,什麽未來科技,一點都不管用。我不分青紅皂白地提起麵包袋,想要將它掃入垃圾箱,卻意外地發現了印在外包裝上的說明書第二項功能,“記憶修改”。

這是什麽?我疑惑著。幾天前,由於急著實驗,我並沒有看完記憶麵包的說明全文,只是實驗了第一項“知識儲存”。出於好奇,我開始細細朗讀起來。

原來記憶麵包是未來科技中用於教育、輔導孩童的道具,具備若干基本功能,一是用於向孩童教授各類知識,減少學習記憶的時間,也就是我所使用的“知識儲存”功能;二是用於向孩童灌輸各種生活方式、禮儀、道理,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刪除不良的生活習慣,就是第二項“記憶修改”功能。簡而言之,第一項功能僅能增加知識儲備,且孩童可對輸入的知識進行甄別與分析;第二項功能則具備強制性,一經輸入不是成為孩童的知識儲備,而是增加或替代為他的新記憶與行為模式,屆時孩童會自然而然地將灌輸給他的信息不加辨別地信以為真,且根據灌輸進入的指導予以履行。

說明書更是特別強調,此項功能一般用於幼童教育,慎用於成人,更應當在學校教師的指導下使用。

這個功能聽上去十分神奇,但是對於我又有何用呢?我正在胡亂臆想著,紙門突然打開了。

“大雄,聽說歷史成績公布了,你考的怎麽樣?”媽媽竟然在我沒有想完借口之時,便給我一個突然襲擊,想必是在哪裡聽到了什麽風聲。

措手不及之下,我只能將試卷老老實實地拿了出來。媽媽一看后,身上殺氣陡增,“大雄,你怎麽又給我不及格!自己乖乖在床上趴下!”

一看媽媽這架勢,我心中一涼。今天爸爸在外出差,再沒有人可以攔著媽媽了。再說了,媽媽吃軟不吃硬,討饒兩句或許還有轉機。

我連忙硬擠出幾滴眼淚,“媽媽,我知道錯了,今後一定好好讀書,認真聽講,完成作業。嗚嗚。”

誰知道媽媽今天心情特別暴躁,一聽之下竟然怒氣更甚,“一個男孩子,哭什麽哭,不準哭。真是沒出息。你爸爸不在家,你就要當起家裡的男人。”

媽媽邊罵,隨手抄起桌上的木尺,沒頭沒腦地朝我的背上和屁股上抽過來。這下子,假眼淚變成真淚水了。我毫不爭氣的嚎啕大哭,卻遭到了媽媽更加激烈的懲罰。

媽媽教訓完了我,怒氣未消。“這個月的零花錢沒有了。等到你什麽時候歷史能及格了,再拿試卷向我討零花錢。”

我怔怔地坐在床上,真是禍不單行啊,不但挨了打,而且連這個月的零花錢也飛走了。昨天還盤算著要買這周即將出版的漫畫呢,難道又要向小夫這個吝嗇鬼借麽……

對了,記憶麵包!如果用這麵包改變媽媽的記憶,讓她以為我考了滿分,那就不就……試試吧,死馬當做活馬醫了。

於是,我根據說明書的指示,在麵包袋的底部,找到一隻牙膏狀的小管。這是專門用來書寫記憶內容的記憶修改醬。我嘗試著擠出一點,卻傳來草莓甜醬般的芳香,估計也十分好味。

我也懶得實驗了,直接在一塊麵包上書寫了:“大雄今天歷史考了一百分”的字樣。然後小心翼翼地拿著麵包下樓。

媽媽仍在那裡氣鼓鼓地生著我的氣。我上去陪著笑臉,“媽媽,我知道錯了。今後我一定好好學習,不讓媽媽生氣。”

“知道錯了也不夠,你就是總讓媽媽操心你學習的事情。按說爸爸媽媽學習都不錯,你怎麽就這樣……”

我趕緊打斷媽媽的長篇大論,“媽媽,你放心吧。這次我真的會改正的。你看,這是我今天回家的路上,在街邊的麵包房剛買的麵包。這是新品種,特別好吃。媽媽你嘗一下,不生氣了。”

媽媽有點詫異地望著我,“怎麽突然懂事了。可是不管怎麽說,下次考試必須及格,否則還是沒有零花錢。”

“是是。放心吧。媽媽你先嘗嘗吧。”我謹慎地遞上了麵包,用撒嬌的語氣說。由於麵包表面的字跡被我寫的十分潦草,也實在與草莓醬並無區別。媽媽毫不猶豫地接過去,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

“味道真不錯。是轉角那家麽?下次可以多買一些。”媽媽似乎被我的突如其來的孝順感化了,也沒有多責備我考試的事情,繼續準備起晚餐起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我估摸著那塊麵包也快完全消化了,嘗試著跟媽媽提起考試,“媽媽,這次的歷史考試……”

卻只見媽媽一掃之前的愁容,完全滿面笑容的對我說,“嗯嗯,知道啦。你想要什麽獎勵?”

“啊?”

“媽媽也想不到你進步這麽大,竟然考了滿分呢。”

“啊?”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麽順利,媽媽就這麽輕信了我杜撰給她的記憶。我一時不知道怎麽回答。

“哎,也是媽媽以前不好,總以為你是個笨蛋。每次啊,看到你考不及格,就忍不住要揍你,覺得你一點不像媽媽的孩子。我啊,以後應該多鼓勵你一下。我們家大雄還是挺聰明的。再說了,哪有每次只能考不及格的笨孩子呀。”

媽媽越是表揚我,我就越覺得像是媽媽的諷刺,臉上火辣辣的。沈寂很久的自尊心又突然擡頭,又被媽媽滿足的表情和嘉許的語言刺得體無完膚。

心裡不禁恨恨地想,什麽媽媽呀,成績好就是好孩子,成績差就不像你兒子。我大雄難道就這麽一無是處麽。又轉念責怪起媽媽,要不是你非逼我吃那麽多晚飯,我又怎麽會消化不良拉肚子,以至於考試不及格呢……

想著想著,我徘徊起一個念頭,要是我當了爸爸,一定不會這麽對我的孩子,一定讓他們自由自在。咦,對了,其實我也可以試試啊。

我想起了記憶麵包,顧不得媽媽的表揚,“媽媽,我上樓一下。”

我上樓拿起一片記憶麵包,沈思半響,寫上一行字:“野比玉子是野比大雄的五歲女兒”。

寫罷,我又飛快地下樓,將神奇的麵包呈到媽媽面前。“媽媽,我不要什麽獎勵。你平時這麽辛苦,我好好用功是應該的。你剛才說好吃的麵包,我這里還有,媽媽你再嘗嘗。”

“大雄……”媽媽有點被我今天的諸多“良好表現”怔住了,張口要說什麽,卻不知道如何表揚我,眼圈似乎有點紅了。

我心中怒氣充盈。媽媽,其實我平時也很愛你。可是你為什麽只注意成績呀,麵包呀,這些表面的東西,不能看到我的內心呢。我面上依舊以天真的語氣要求著,“媽媽,你就吃吧。最多下次我多買一些。”

“好,好。”媽媽三兩口吞下了麵包,不知道嘗到了什麽滋味。

吃完后,媽媽一遍在廚房中忙碌,一遍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

我默默觀察著媽媽。十分鐘內,媽媽的表現並未有多大變化,還是靈巧而有條不紊的做著做那。十分鐘后,媽媽開始不知所措起來,拿起鍋鏟又放下,手拿抹布又不知道要擦哪裡,嘴裡嘟嘟囔囔地發出些不知道什麽意義的語言。

忽然,媽媽停止了不知所謂的勞作,擡頭四處張望,突然定定地看著我,用清脆的童聲喊道,“爸爸。”然後連蹦帶跳地向我奔來,一下子撲到我的懷里。“爸爸,爸爸,玉子餓了,我要吃飯飯。”

其實雖然我已經國中二年級,卻還沒有發育完全,個頭卻堪堪與媽媽齊高。媽媽以小孩子抱大人的姿勢,張開雙臂緊摟我,身體貼著我,將頭擱在我肩膀上,全身不安分地撒嬌扭動,“爸爸我餓了我餓了,我要吃飯飯,我要吃飯飯。”

自從我記事之後,媽媽尚沒有這麽熱情,這麽毫無顧忌,這麽全方位地與我有過身體接觸。盡管隔著家居服裝,但這柔軟性極好的薄薄棉布,又怎能隔絕媽媽身上源源不斷傳來的熱力與香氣,又怎能阻斷豐碩雙乳在我胸前搓揉摩擦帶來的醉人感受,又怎能消除媽媽腰臀扭捏時無意擦過我胯下時的銷魂滋味。

我一時如癡如醉,只覺得褲子內硬邦邦地發緊,似乎全身燥熱想找一個出口,卻對媽媽在我耳邊的撒歡嬌嗔置若罔聞。媽媽大概是看我不理睬她,竟然用小嘴在我脖子上輕咬了一口。“爸爸壞!不理玉子!”

恍惚之中,我感覺到脖子上濕熱刺痛,一股熱力從脖子流遍全身,竟是媽媽輕咬之後又輕吮起咬處。吮得幾口,媽媽大概覺得好玩,又咯咯咯地輕笑起來,一時間更是銀鈴亂顫,磨得我不知道天高地厚。

我連忙斂住心神,將媽媽輕輕推開,用哄小孩子的語氣跟媽媽說,“玉子乖,爸爸馬上給你找吃的。”

媽媽聽話地點點頭,沒有繼續胡鬧,乖乖地坐到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起了我調出的兒童頻道,不時發出喜悅的笑聲。

我假裝在廚房裡面忙碌,心神仍然沒有平復下來。雖說我一時沖動,將媽媽的記憶調整成了五歲的女兒,但是接下來如何與媽媽相處,卻沒有任何的計劃。但內心之中,充滿了完全自由的喜悅和難以言喻的沖動,似乎有什麽要從身體裡面洶湧奔出。

盡管不知道如何做,但我知道,自己還是沒有辦法放棄這突如其來的甘美感覺。心裡盤算了一下,爸爸還要一周半才能回來,看看再說吧。先當起媽媽的爸爸再說。

既然當起了媽媽的爸爸,就必須負責起她的飲食起居,照顧好她。既然我不會廚藝,不妨出去買點東西給媽媽吃。我記得媽媽最愛吃的是飯團和章魚丸子。在叮囑媽媽不要亂走亂逛后,我離開家,在附近的食品店迅速買好了這兩樣食物。

回到家,打開門,媽媽仍在專注地看著兒童節目。我朝她喊了一聲:“玉子。你看,爸爸給你買什麽好吃的了?”

媽媽轉過頭來,目光一落,看到了我手上的兩個食盒。“章魚丸子!”她大喜地跑過來,搶過我手中的盒子,迫不及待地取出丸子開吃起來。

“小心點,小心燙。”我不知不覺地融入了爸爸這個角色,略有擔心地關照起來。

“嗯。”媽媽頭也不會地吃著,不知道是否聽進了我的話。

不知不覺,媽媽一個人消滅了二十多個章魚丸子,卻沒有試圖去吃飯團。看來,媽媽愛吃飯團也是在長大一些之後才有的愛好呀。

媽媽吃飽之後,開始跟我撒嬌玩鬧起來。“爸爸真好!”她以小孩子的方式,半跪半爬地來到坐在沙發上拚命消滅飯團的我的身邊。“章魚丸子真好吃。”

“爸爸最好了!”玉子摟住我的脖子,狠命地親了我一口,然後嬌嗔看著我。“玉子以後還要吃!”

“好!好!”我定定地看著媽媽的臉,我從來沒有以這個角度自上而下地看著媽媽,也沒有以這種目光審視媽媽的美麗。媽媽長著一張精緻小巧的鵝蛋臉,黑亮的秀發披肩灑下,皮膚白皙細嫩,眼睛略有丹鳳,瓊鼻挺拔而秀氣,雖然不施粉黛,可是依然眉黛如畫。媽媽豐韻上翹的紅潤嘴唇邊有一粒芝麻大的小痣,常被爸爸開玩笑說是風流痣,媽媽就笑罵他說無稽,但不可否認,這顆小痣令媽媽憑添不少撩人的風姿。

令人難以自抑的是,媽媽的臉上雖然充滿了熟美的豐韻,可是眼神卻那麽清澈敞亮,猶如孩童般地透明純真。如此矛盾的錯覺,更增添了媽媽誘人犯罪的魅力。

我眼角瞥到媽媽的唇邊。咦,那黑黑的不是顆小痣,而是章魚燒的醬汁。我不禁苦笑了一聲。哎,想不到一向愛整潔的媽媽,變成孩子了也是這樣的小邋遢。

我伸出手指,在媽媽的唇邊抹過,擦去殘留的醬汁。指尖傳來彈熱的觸感,讓人忍不住想多加撫摸。

誰知道媽媽突然大嚷,“啊呀,好吃的照燒醬!”然後竟然伸出猩紅的嫩舌,在我不及收回的手指上輕輕一啄,舔去那些許照燒醬,然後似乎又不過癮般地張嘴含住我的手指,輕輕吸吮。

我頓時如遭電殛,渾身燥熱,暖流亂竄,彷彿不是一根手指在媽媽口中,而是渾身被媽媽含在嘴裡,都能感受到媽媽嫩滑溫熱的口腔的擠壓挑逗。

媽媽輕吮之後,覺得沒有滋味,又張口擡頭,繼續搖晃著我的脖子,“爸爸陪我玩,爸爸陪我玩。”

由於居高臨下的關系,我輕而易舉地便能夠透過媽媽家居服的開口,直視到她豐腴白皙的胸脯。媽媽今天穿著一套大紅的內衣,半罩杯的胸罩的邊緣上襯有蕾絲邊,映在雪白的肌膚上,美麗得耀眼。

由於以前媽媽堅持將我哺乳到一歲,所以媽媽的乳房在同齡的婦人中也是傲人的尺寸,目測之下可能有D罩杯之巨,而且這兩團美肉正隨著媽媽的動作,不安分地搖動,吸引著我的雙眼不斷追逐,也令我的心臟隨之起伏跳躍。

媽媽注意到了我的凝視,當然不會對此表示任何異議。值得驚異的是,她竟然對日日著身的胸罩表示了不滿。“爸爸,我胸口悶悶的,那件小衣服太緊了,勒得我不舒服。”

見我沒有做聲,她竟然毫不避諱地脫下了家居上裝,僅著內衣對我伸出雙手,“爸爸,這件衣服我不會脫,你幫我吧。”

自從七歲后,媽媽便不再同我同浴,而且媽媽生性保守,即使去泳池海邊,也不肯穿著比基尼。因此對於媽媽的小腹、玉背,我也是多年未見。我僅見媽媽小腹平坦,不著贅肉,雖然不能稱之為蜂腰,但被媽媽的豐乳肥臀一襯,也算得上纖美動人。

媽媽急聲催促著我,“爸爸快點嘛,勒著不舒服。”

我依言轉到媽媽背後,伸出顫抖的雙手,試圖幫媽媽解開胸罩的拉扣。由於過於緊張,幾次未能成功。媽媽愈發不依。

終於,隨著我心中的啪塔一聲,胸罩的身後半截自動攤開。但可能由於媽媽的胸型挺拔豐碩,前半截仍然虛虛地掛在媽媽的胸脯之上。不待我伸出手,媽媽便歡呼一聲,隨手扔去胸罩,轉過身來,一雙肥乳無遮無掩地呈現在了我的眼前。

我幾乎被視野中的美景驚呆了,只見媽媽肥美的乳房形如兩只飽滿的玉碗,聳立在胸前,胸上的皮膚通透白膩,淡淡的青色血管隱隱可見,兩粒花生大小的鮮紅乳頭傲然挺立著;可能是母乳喂養的關系,乳暈略大,約半指寬度。

正不待我飽覽完畢美景,媽媽竟然又自說自話地將家居服的上裝穿了起來,就那麽上身真空的蹦蹦跳跳起來,“爸爸陪我玩!”

我腦中已經暈眩一片,不知道東南西北,便傻乎乎地根據媽媽的指示,跟她玩起了老鷹抓小雞的遊戲。我扮演老鷹,她扮演小雞,你追我逐。

媽媽變成小女孩后,精力似乎也旺盛了不少,連續追逐了半個多小時,雖然氣喘籲籲,仍然想要繼續玩樂。倒是我,已經累得不行,唯一可以稱得上收獲的,就是看到媽媽豐滿的雙丸在跑動中不斷彈動跳躍,十分誘人壯觀。可對此遭受的後果是,我不得不硬挺著下身,與媽媽追逐打鬧,更增添了我的辛苦。

當然啦,每次抓到媽媽這只小雞,我總會趁機對媽媽上下其手一番,無論是腴美的奶子還是豐滿的屁股,都曾被我揉捏玩弄。可是媽媽咯咯一笑,便會彈身逃開,對此我也十分無可奈何。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