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誅仙之蘇茹中蠱 <等待續集>

誅仙之蘇茹中蠱 <等待續集>

蘇茹中蠱

「吳師兄……」田靈兒撒嬌似地嘟著嘴,玉手不安分地撫摸著吳昊的下體。

從來沒有看到嬌妻如此的有「性致」,可能是小別勝新婚吧,吳昊正想著,

濕潤的櫻桃小嘴已經貼上了他的唇,兩人立刻熱吻到一起。陽物不斷傳來的快感,

傾訴著套弄的快樂。向來羞於碰觸陽物的田靈兒居然如此熱情地玩弄自己那話兒,

令吳昊頗為意外。

修了那麼多年道,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性慾,今天居然因為靈兒引誘般的撫弄

而死灰復燃。吳昊把頭埋入妻子豐滿的雙乳之中,用舌尖刺激著田靈兒已經微微

翹立的乳頭。

「嗚……吳師兄……好舒服……」吳昊偷眼向田靈兒望去,只見佳人已經滿

臉春色,眼神迷離,舌尖不自覺地舔弄乾燥的嘴唇,一副性慾高漲的模樣。從未

見過嬌妻如此放蕩的表情,吳昊不由得癡了。

「啊……好癢……下面……」隨著慾望的積累,田靈兒逐步開始主動起來,

蠻腰如同蛇一般的蠕動,摩擦著吳昊早已硬梆梆的下體。

「吳師兄……嗚……」白蔥般的玉手將滾燙的肉棒包圍起來,淫亂地對準自

己的小穴,「師兄……插進來嘛……」

吳昊一挺腰,肉棒開始在田靈兒濕淋淋的蜜穴之中來回運動起來。

「哦……好棒……」櫻桃小口之中吐露出淫蕩的話語,俏麗的臉蛋流露出陶

醉。吳昊強忍著嬌妻媚穴的吸引,心下驚懼,只是一月不見,為何嬌妻在床底之

上有如此變化,在過去的一個月裡到底除了什麼事!?只是心有所念,肉棒立刻

失去了原有的硬度。

田靈兒不滿地嘟囔起小嘴,一使勁居然將吳昊壓在身下,騎跨於上,淫亂地

扭動其曼妙的腰肢。

「啊……」吳昊現在的感覺實在是欲生欲死,下體不斷傳來的快感,讓他無

所適從。前面略顯頹委的肉棒立刻又堅硬起來。

此刻的田靈兒哪裡有俠女的模樣,她雙手揉捏著自己豐滿的乳房,下體坐著

起伏的活塞運動,舌尖微微舔著上唇,臉上流露出只有淫娃才有的淫媚表情,口

裡滿是嬌哼:「哦……好棒……好棒……」

「靈兒……我快……要……」田靈兒滿心歡喜道:「給我……給我……」更

加賣力地扭動曼妙的腰肢。

「啊……」吳昊一聲高吼,終於射了出來。

「哦……」霎時之間田靈兒也到達了高潮。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田靈兒

伏到在吳昊寬廣的胸懷之上,微微喘氣:「吳師兄……真的好舒服哦……」

「靈兒,最近你一直出門在外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吳昊略有所不安。

「沒事……真的……」田靈兒說著,玉手確卻又開始不安分地撫摸吳昊剛剛

開始軟化的肉棒,撒嬌道:「我還要……吳師兄……」

「啊……」

「聽說小師妹現在……」

「嗯嗯……」杜必書和宋大仁在大殿的一邊說著悄悄話。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蘇茹一身墨綠的裝扮從靜心殿後面走了出來,與

初嘗人事的田靈兒不同,蘇茹的身上充滿著成熟女人的魅力。妖嬈的身段,甜美

的容顏,絲毫沒有留下歲月的痕跡,這也是因為她和田不易雙修的成果。

「沒什麼……沒什麼……」宋大仁紅著臉馬上道。

「哼!不用心練功,淨在這裡不知道研究些什麼!」蘇茹頭也不回地走了出

去,最近對她女兒田靈兒不利的傳聞很多,說什麼和吳昊一起行床,多日不出。

這節骨眼上她還攬下看管陸雪琪的重任,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如同往日一樣,蘇茹在晚間仍要練劍,雖然嫁了人之後對武藝的精進已經不

如年輕的時候了,但是常年累月養成的習慣卻再也改不了。練完劍蘇茹總是要沐

浴洗身。然而與以往不同的是,在浴桶底側有個黃色的小蟲在那裡微微的蠕動。

慵懶的蘇茹浸沒在玫瑰花瓣的浴桶之中,感受著泡浴的舒適。每次沈浸在微

醉的香氣之中,真是一種意外的享受阿。突然之間,她感到雙腿之間一緊,什麼

東西鑽入了自己的私處,順著肉壁迅速進入了子宮。

「哎呀……」蘇茹一驚之下,立刻直起身子,想用真氣將蟲子逼出體外,但

是卻毫無效用。女陰本是修真的弱點,這樣一逼之下居然毫無效果。

「哈哈哈……」秦無炎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妙哉妙哉……佳人中蠱,可

知非禍是福?」

「你……」蘇茹立刻摀住雙乳,全身躲入桶中,「你對我做了什麼!」

「只是在你的浴桶之中,下了一條淫魄喪魂蠱!」

「什麼!?」蘇茹只覺得全身一冷,「淫魄喪魂蠱……」

「不錯,正是傳說中的淫魄喪魂蠱!要不要我說說這蠱的效用?」秦無炎忍

不住得意之態,「中此蠱者,唯女性而已,初中此蠱,全身毛孔變細,皮膚亮澤,

乳房肥滿,性器日益敏感,慾望日盛。約5日之後,蠱吸其陰精而化催情之藥,

其陰處必騷癢難耐,渴望交合。約10日之後,夜夜春夢,渴望時時交歡,非男

精不可解其苦楚。約30日後,全身敏感難當,蠱已對男精產生癮性,如非男精

引入,則時時渴望交合,催情不斷,男精只能解一時之苦。約60日後,蠱已長

成,時時挑逗下陰,到時可謂淫魄喪魂,只能變成人盡可夫的淫娃蕩婦了……」

「我……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蘇茹粉面通紅,準備咬舌自盡,不料秦無炎

「哼」的一聲冷笑:「死?死多容易的一件事,但是你難道不痛惜你的女兒?」

「什麼!?」蘇茹一驚,「你把我女兒怎麼樣了?」

「哈哈哈……60日後你自會知曉,只是如果你敢現在自殺,恐怕你女兒會

落得比你更慘的下場!」

「你……」蘇茹氣惱之極,如是本來必然已經和秦無炎打起來了,可惜這會

兒她身在浴桶之中,全身裸體,一時之間又不能聚氣。再擡眼之間,秦無炎已經

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天啊……」蘇茹癱坐在浴桶之中,想像著自己的未來……

眼前的陸雪琪彷彿又回到了抽魂換魄之前,坐在窗邊的她籠罩在清冷的月光

下,越發顯得清麗。慢慢長夜,在思過崖的日子並不好過。

但是這種軟禁一般的生活,讓陸雪琪漸漸回復了寧靜。縱然是被淫化的靈魂,

也難以有催淫的動力。望著淒苦的月光,心中的寂寞和悲苦彷彿都湧上了上來,

好想好想再見見他,而如今卻再也不能了……

「陸師姐……」田靈兒不知什麼時候進了房間。陸雪琪對這個小師妹有著一

定的好感,可能是愛屋及烏吧。

田靈兒在陸雪琪的身邊坐了下來,俏皮的大眼睛看著陸雪琪,盯得陸雪琪有

點不好意思了。

「陸師姐你好漂亮……」田靈兒彷彿忍不住一般,用手撫上了陸雪琪白皙的

臉蛋兒。從剛剛進入房間開始,她感到陸雪琪對她有著一股難以名狀的吸引力,

讓她週身火熱,這種感覺讓她想起自己和吳昊做愛的感覺。

陸雪琪也感到了田靈兒的異樣。但此時的田靈兒已經不能控制自己了,玉手

襲上了陸雪琪豐滿的乳房。早在陸雪琪帶回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各位長老封住了

內力,此刻的她已經完全沒有掙紮的能力了。

同性之間的挑逗,往往比異性之間更為火熱。如同對自己身體感覺的瞭解,

讓田靈兒輕車熟路地隔著肚兜玩弄陸雪琪的陰阜。

「唔……」被改造的身體不斷湧出火熱的快感,甜美的感覺湧上大腦,激盪

著陸雪琪的理智。陸雪琪覺得自己在田靈兒的挑逗下正越來越興奮。

「不行……不要……」陸雪琪推讓著,但是絲毫不能搖動田靈兒。

「陸姐姐,那麼多男人你都一起做了……我們兩個姑娘家你怕什麼……」田

靈兒說著,把手探入陸雪琪的肚兜之中,開始溫柔地揉捏陸雪琪豐美的乳房。

「嗯……」陸雪琪明顯地發現自己的乳頭正硬挺起來,性感的火焰幾乎要把

自己吞沒。

在暗室之中,三妙夫人高興地看著陸雪琪發散著紫媚光芒的靈體,不由歡喜

萬分:「看樣子田靈兒已經按照我的意思辦了……」她屏氣凝神,又一次向陸雪

琪的魂魄發出淫咒。

「唔……」陸雪琪覺得渾身一震,一種貪求享樂,自暴自棄的想法迎頭而來。

心裡不斷的有個聲音,讓她去沈迷於這種性愛的樂趣之中。你和100個男人都

做了,你還害怕什麼……你還害怕深……是呀,我還害怕什麼呢……我再也配不

上他了……陸雪琪絕望地順從著心裡的魔音,開始主動和田靈兒糾纏起來……

四日下來,蘇茹雖然中了淫魄喪魂蠱卻並沒有什麼明顯的不適,但是令她不

安地是,每天起來她都發現自己的肉體正變得更加美艷,原來雄偉的胸部,彷彿

比以前更加堅挺和巨大。而皮膚似乎變得像嬰兒一般吹彈可破了。

更可怕的是,下陰之處,哪怕是被衣物帶到都有令全身一陣顫抖,可見敏感

之極。蘇茹有意地避開田不易,就是為了讓自己盡量的清心寡慾,不讓田不易看

出破綻。否則,按照不易的性格,恐怕會捅出婁子,對女兒的生命構成威脅。

然而,如果正如秦無炎所說,那麼她真的可能會變成淫娃蕩婦麼……天啊……

只是這麼想想,蘇茹就覺得自己的身體燥熱起來。她知道原來的她是不會那麼容

易動情的,而現在卻非常容易興奮。明天就是和不易行房的日子了……她突然感

到自己非常期待,同時也為這個念頭而感到恐懼……

田靈兒的頭靠在陸雪琪雙峰之間,睡得很恬然。陸雪琪卻早已經醒了,當欲

望的火焰過去之後,她感到了一種厭惡,對自己深深的厭惡。我怎麼會和靈兒有

這種行為?我怎麼可以和一個女人做這樣的事情呢?我難道真的是一個淫亂的女

人麼?

陸雪琪覺得腦子很亂。對她而言,這次的行為完全是自己自願的,並沒有任

何人強迫。突然間,乳頭處傳來一陣酥麻的快感。陸雪琪渾身一陣顫抖,意外地

看到田靈兒不知何時起已經醒了,正舔弄這陸雪琪的乳頭。

「啊……不行靈兒……」陸雪琪感到自己身體的火焰又一次旺盛了起來。

「不……」靈兒可愛的臉蛋浮現出俏皮的笑意,「陸姐姐昨天夜裡很喜歡呢……」

「啊……」陸雪琪滿臉羞紅,她感到田靈兒又在玩弄自己的陰蒂了。

「嗯……嗯……」陸雪琪感到自己的慾望成倍地增長著……田靈兒牽起陸雪

琪的手,誘引她撫弄自己的下體。當陸雪琪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手彷彿不受控

制般,玩弄著自己的美妙的肉體。

田靈兒浪蕩地看著自淫的陸雪琪,伸出舌頭和陸雪琪又一次交融在一起。田

靈兒的腦子裡只剩下空洞的回聲,讓陸雪琪享受性慾,讓自己享受性慾,是的……

是的……

田不易沒有來,蕭逸才派他下山繼續尋找魔教餘孽,看樣子沒有1個月是會

不來了。蘇茹靠著床,心裡感到一陣莫名的焦躁,夾雜著喜悅與難以名狀的擔憂。

田不易在外正好無法發現她中了淫蠱,然而同時蘇茹也少了一個可能減輕自己生

理慾望的機會。

從中蠱至今,算來已經有7天了。蘇茹明顯感到下體不斷傳來瘙癢空虛的感

覺,正如秦無炎所說,淫蠱正吸收著她的陰精分泌出春藥般兇猛的汁液。蘇茹想

盡辦法將思想轉移到別處,終於強忍過了第一天,不料今天這種瘙癢和空虛感愈

演愈烈,使得她甚至感到略有嬌喘,連呼吸都有點不均勻。

這樣下去……怎麼辦……不易如果在的話……蘇茹在慾火的煎熬下,不由想

起田不易那令人心動的陽物。啊……不易……你什麼時候回來?蘇茹的雙眼不知

不覺充滿著濃濃的春情,蔥指不由撫摸起自己挺拔的雙乳和下體……不行……這

樣會陷進去的……不行……蘇茹強迫自己做出手淫的姿勢,勉強攝定心神抑制住

熊熊慾火。我要等不易回來,等不易回來……

一直到第11天,淫蠱的作用正變得越來越強大。蘇茹不敢離開自己的屋子,

以免自己因為過分忍耐而抖動的身子,被那些徒弟們看出破綻。當宋大仁第二次

來問安的時候,蘇茹強忍著玩弄自己的衝動,告訴這個老實的首徒她只是生病了

而已,不要讓他們過於操心,她自會調理。

然而,當她試遍所有的方法都歸於無效的時候,蘇茹明白再這麼下去,恐怕

她會很難控制自己。於是她決意把自己的雙手用捆仙鎖綁於床兩側,強制自己無

法自慰。如果可以藉此餓死淫蠱,或許應該能夠保證自己在田不易回來之前是安

全的,儘管她也認識到這樣的決定將會帶給自己多大的痛苦。

在體內流動的媚藥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改變這蘇茹豐美的身體,不斷煽動

起她的性慾。如秦無炎所預料的,10日後蘇茹的睡夢之中不斷出現各種淫靡的

場景,這種不斷湧來的性幻想,讓蘇茹的精神日益崩潰……過分壓抑的性慾逐步

轉變為一種貪求滿足的渴望……好想要好想要……

「報告宗主!副幫主回來了!」鬼王轉過頭來,微笑地看著已經站在大殿門

前的鬼厲,彷彿看著自己雕琢出來的精美藝術品。十萬大山之行,鬼王為的就是

讓鬼厲尋找能夠喚回碧瑤魂魄的方法,如果沒有什麼可以贖回女兒的靈魂,他要

讓天下蒼生和他女兒陪葬!

然而,今天在鬼厲的臉上他居然看到了笑容!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他找到

了還魂之法!此時從鬼厲身後走出一個妖媚的人影……

「啊……不要……不行……好大……」蘇茹迷亂地嬌聲叫著,「哦……哦……

好棒……」香汗已經把絲質的長衣濕透,空氣中瀰漫著淫靡的氣氛,自從蘇茹把

自己捆綁在床上,雖然有效地制止了自己的淫亂自己的行為,但是卻讓她時刻陷

入春夢之中,壓抑的性慾幾乎把自己逼瘋,有時甚至沈迷夢中的春景而無法自拔。

就在快要高潮的時候,蘇茹醒了過來:「嗚……」本來還抱著一種僥倖可以

戰勝淫蠱,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蘇茹清楚地意識到,再這麼下去,只要是個男

人在她面前她必然會用盡所有辦法,引誘對方操她。她的精神和肉體都已經接近

極限了。

同時,她也知道,只要一旦達到高潮,那麼她這輩子註定要沈淪於性慾之中

無法自拔,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娃蕩婦了……天哪……不易你在哪兒?然而這

時,門卻開了……

進來的人,居然是秦無炎!看著綁在床上的蘇茹,秦無炎感到一種滿足感,

一個女俠居然要用這種形式來控制自己的性慾,可見淫蠱的效用有多麼的非凡。

「喲……蘇女俠,誰把你捆在床上了?好大的膽子啊!」秦無炎搖著扇子,

在蘇茹的床邊坐下。

「混蛋……你滾開……」蘇茹嘗試著解開捆住自己的繩子,要把秦無炎扔出

去。但是,秦無炎的功力本不在蘇茹之下,在這種情況下,蘇茹被秦無炎牢牢地

制住。為了安全期間,秦無炎用一股奇異的真氣封住了蘇茹的大穴。

蘇茹絕望地感到自己全身的真氣已經運不起一成。秦無炎看著仍在掙紮的蘇

茹,微微一笑。多麼美麗的女人啊,經過淫蠱調教的肉體,呈現出凹凸有致的曲

線,絲質褻衣貼合著性感的身體扭動著——對男人而言真是一種誘惑。

「蘇女俠,我回來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蘇茹停止了掙紮,看著秦無炎。

「淫魂喪魄蠱只吃中蠱後第一個上過你的男人的精液。」秦無炎微笑著,他

早就知道田不易已經不在大竹峰上了,而蘇茹更不可能紅杏出牆。

「也就是說,中蠱後第一個操你的男人將是你的主人……」

「你……」各種悔恨湧上蘇茹的心頭,明明可以破解的,明明可以控制的東

西,自己卻錯過了最佳的機會。

「那麼你知道你主人是誰麼?」秦無炎又笑了下,暗自開始催動淫蠱。

「唔……」淫蠱立刻分泌出媚藥,逗弄著蘇茹的下體,蘇茹感到一股騷熱從

下體湧出來,滾湧全身,逐漸地,她的神智開始模糊,慾望成倍地開始增加。此

時的蘇茹已經分不清自己身處何方,她只知道下面好癢好空虛,好想好想有一個

男人可以慰藉自己。

秦無炎在一邊看著蘇茹的表情逐步變得迷茫,隨之又變得春情勃勃。於是,

他淫笑著用手揉捏蘇茹豐滿的雙乳。

「啊……呵……」如同一個怨婦一般,蘇茹性感地呻吟起來。秦無炎滿意地

看著蘇茹的反應,接著把手伸入蘇茹的玉腿之間,搓弄她的陰阜。只是剛剛碰到

那個小豆豆,蘇茹本能的一陣顫抖。伴隨著秦無炎的逗弄,蘇茹的肉體更加興奮,

雪白的皮膚甚至呈現出一種迷人的粉色。她迷亂地搖擺著她的腦袋,卻無法驅散

她身體中越燒越旺的慾火。

秦無炎看時機已經成熟,於是他褪去了蘇茹捆綁著的雙手。兩隻玉手剛剛逃

脫束縛,變迫不及待地向自己的雙乳和下體襲去。

「噢……唔……」蘇茹不知羞恥地玩弄著自己的肉體,現在的她已經徹底陷

入淫慾中去了。

「呀呀……好淫蕩的女俠啊……」秦無炎掏出自己的陽具,把它放到蘇茹的

臉龐。聞到男人下體的味道,蘇茹有點清醒了過來。

「唔……不要……」但是手卻並未停止運動。

「這樣亂抓是滿足不了你的,只有我的精液可以減輕你的痛苦……來,先伺

候伺候它吧……」秦無炎拉起蘇茹的手,讓她可以握住他的肉棒,然後,把龜頭

對著蘇茹的櫻桃小口。

強烈的男性氣息,和手中傳來的脈動,刺激著蘇茹的芳心,她清楚的知道只

有精液可以減輕痛苦。是的……只有男人的精液,她瘋狂地把秦無炎的陽物含入

嘴中,拚命的吸吮起來。即便是秦無炎也嚇了一跳,差點以為是蘇茹突然之間清

醒了過來。

肉棒在蘇茹的舔弄之下越發的堅挺。雖然舌頭的動作很生疏,但是這種瘋狂

彌補了不足。

「夠了……」秦無炎躺在了床上,讓蘇茹跨坐在自己的下體之上。從這個角

蘇茹自覺地扶正了秦無炎的肉棒,滿懷著慾望坐了下去。發狂般地扭動著水

蛇般的媚腰,俏美的小臉上充滿著淫慾的表情:「好棒……好棒……」如果現在

有人闖進來的話,肯定會以為蘇茹就是一個人盡可夫的蕩婦。

蘇茹在淫蠱的威力下,已經徹底迷失在強大的慾望之下。她現在只要高潮,

一個充分的高潮才能解除這個魔咒。雖然下體被蘇茹刺激得很厲害,但是此時的

秦無炎仍然非常的冷靜。他通過真氣察覺著蘇茹的高潮時間,在她高潮的一霎那

將自己的精液狠狠注射在蘇茹的體內。

伴隨著一聲「啊……」高潮中的蘇茹彷彿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整個人

癱軟在秦無炎的胸口,抽動著自己性感的肉體……

在思過崖的日子居然會變成這樣,連陸雪琪自己都感到萬分的驚訝。這七天

以來,田靈兒幾乎天天都和自己在床上纏綿。儘管陸雪琪的心裡仍感到一種禁忌,

但是她也不能否認,這種同性之間的慰藉確實帶給她特別的快樂,並且撫慰著她

受傷的心靈。

在連續不斷的高潮之中,她不用再去考慮自己將如何面對深愛的小凡,不用

去考慮如何面對自己的恩師,不用去考慮自己的未來將會是怎麼樣。於是,她開

始在性慾中躲避,從半推半就變成積極主動。田靈兒也對陸雪琪的變化感到驚奇。

每次當她看到陸雪琪雪白迷人的肉體,她都會有一種強烈的想法:讓陸雪琪

變得和自己一樣,讓她擁有自己也擁有的東西,甚至是丈夫……她不知道自己為

什麼會這麼想,但是她卻很確定自己一定要這麼做。

田靈兒有時候感到自己是一個傀儡,一旦她開始進一步思考的時候,她會突

然迷茫過去,腦子裡空白一片。最後,她還是服從了,她不再去想為什麼……是

的,我會這麼做的。終於,她把自己的丈夫吳昊帶到了思過崖。

當蘇茹醒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她迷迷糊糊地想起昨天的瘋狂,一

種可怕的難以名狀的恐懼立刻佔據了她的心靈。天啊……他射在了裡面,以後難

道只有他才能夠解淫蠱的媚毒?精液暫時填飽了體內的淫蠱,蘇茹在煎熬了十天

後,終於第一次感到了清醒。

不行,這樣下去太危險了,我必須告訴不易,在秦無炎進一步做出行動之前。

於是她掙紮著從床上爬起來,才支起身子,她突然發現,秦無炎正坐在桌子旁,

微笑著看著她起身。

「蘇女俠,昨天的表現真是不錯啊,讓人回味到現在呢!」

「淫賊!」蘇茹羞紅了臉罵道。

秦無炎卻也不惱,接著說道:「那麼蘇女俠今天要不要繼續來呢?」話音未

落,蘇茹立刻感到自己的下體又瘙癢起來,一股熱流從小腹開始滾動起來。

不行……怎麼又要來了……蘇茹慌亂地發現自己湧起的情慾,不可以,不可

以再……唔……

秦無炎欣賞著蘇茹慌亂迷茫的表情,繼續逗弄著蘇茹:「怎麼?又想要了麼?

只有我可以減緩你的性慾哦……」

「你……無恥……」蘇茹強忍著最後一絲理智,「我……不會屈服的……」

「哈哈哈……」秦無炎撫掌大笑,從身後拋給蘇茹一包東西,「等你實在熬

不住了,穿上它到後山來找我……」話音剛落,秦無炎便已走到了門外。蘇茹一

時癱坐在床上,他既然這麼說,看樣子我很難擺脫他的控制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