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仙剑虐侠传 第七章调教小苗女

仙剑虐侠传 第七章调教小苗女

第七章调教小苗女

李逍遥得意萬分,他用手将小苗女的短裙褪在膝盖的部位,露出少女最隐私

的部位,之前隔着裙子没能看仔细,现在李逍遥才发现,小苗女两腿之间的玉户

娇嫩无比,呈粉红色,上面长着幾丝细小绒毛,看到这里李逍遥已经可以確定,

这小苗女定是处女无疑。

李逍遥神情大振,又用手牵开小苗女的短衫,也许是因为年龄尚小或者是種

族习惯的缘故,小苗女没有穿裡面肚兜,李逍遥将解开的短衫像两侧一分,小苗

女如同白玉一般的小乳房立刻蹦了出来,乳头只有米粒般大,非常可爱。

李逍遥忍不住用两个指头夹住它,轻轻的转动着,一直紧闭着眼睛的小苗女

猛得颤抖了一下,眼泪又落了下来,小苗女想到自己动不能动,口不能言,任这

个淫贼玩弄,氣闷非常,头一歪,竟然晕了过去。

李逍遥把玩一阵,慾火去了不少,心裡想到这小苗女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也

不急在一时,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地方将她安顿下来,客栈是不能回的,要是那三

个苗人跟她有关系的话,自己的小命可就完蛋了,王小虎住得地方太远了,估计

天黑下来也到不了,丁老头那裡也不適合,那老东西已经有两个了,不能再把这

个艳福送给他,难道放到方氏船行去?

那些水贼出身的人虽然好色,但却很讲义氣,顶多会要求将这小苗女玩两三

天,到不是什麼大问题(典型的黑暗心理啊……)总比那两个长期的要好的多,

再说自己现在还急着出海找仙女,放在船行是最近的。

李逍遥思考片刻,已决定先将这小苗女放在船行,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还要

办一件大事,李逍遥抱着小苗女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草地,将她放了上去,将小

苗女的短群完全褪下,分开她的双腿,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

自己的巨根,然後他蹲下身,右手搓着小苗女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

左手尽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的粉红乳头。

李逍遥的下體紧贴着小苗女的股间磨蹭,巨根不停的调整着位置,只是因为

小苗女的穴口实在狭小,一时间还进不去。

李逍遥毕竟经验豐富,他运起家传绝学:飞龙探阴手,幾根手指头不段在小 书,请登陆天

苗女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一股股热氣从他的手指头送入小苗女的身體,不一会,

李逍遥就发现身下这具少女的恫體变得火热起来,他趁热打铁,开始用舌头在小

苗女的乳头上转圈。

很快的,小苗女的阴道就就开始湿润了,李逍遥将小兄弟对准她的洞口,开

始轻轻推进。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苗女娇小的身體抖了起来,她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发现

李逍遥已经准备进入她的身體,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李逍遥,不出声的哀求着,李

逍遥此时到是十分想聽到这小苗女被开疱时的惨叫声,他命令蛊神恢復了小苗女

的说话能力。

能说话的小苗女立刻开始哀叫道:“啊……好痛……不要啊……求求你……

千萬不要……呜呜………求求你……不要……。”

李逍遥已经准备好了,他氣沉丹田,下身猛的一顶,冲破了一直拦阻的那层

阻碍,进入了小苗女狭小的所在。

“啊……好痛……啊……啊……会死……不要啊……呜呜……”小苗女惨叫

一声,不断的哭叫着。

李逍遥只觉得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自己的兄弟,挤压的他非常舒

服,赞叹一声,处女就是好啊。

李逍遥一边摆动着身體,一边说道:“小美人,不用叫了,认命吧,谁让你 书,请登陆天

之前这么对我,今天你不止要被我干,一会兒还要被很多人轮流干,没有休息的

时间。”

小苗女一聽之下,更是害怕,有心咬舌自尽,可怎麼也咬不下去,放才想起

自己永远都不能用任何方法自尽的事,不禁萬念具灰。知道自己是逃脱不了眼前

这个人的魔掌了,现在只求他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本命蛊神的名字,开口哀

求道:“不要……我聽话……我会很聽话的……不要将那名字告诉别人……”

李逍遥想了想,觉得这小苗女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个名字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知道的好。李逍遥说道:“聽话,你能有多聽话?先叫声主人来聽聽。”

小苗女红着脸叫了一声,李逍遥不禁大乐,又对蛊神下令让这小苗女不能使

用任何方法伤害自己,然後让她恢復了行动能力。

李逍遥从後面抱着小苗女的柳腰,将她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两个人的下身还

紧紧的结合在一起,李逍遥将小苗女的头扳过来,让她跟自己接吻,小苗女不敢

不聽,乖乖的伸出小香舌,於李逍遥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李逍遥一边舔弄吸吮着她柔软的香舌,一边摇着她纤细的腰肢,不断的抽动

着。

小苗女毕竟是处子之身,在李逍遥这種老手的挑动下,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她秀眉紧簇,鼻中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下身一阵阵收缩,夹的李逍遥更加舒

服,浑圆白嫩的屁股扭动起来,慢慢的迎合着李逍遥的冲击。感应到小苗女的迎

合,李逍遥更加的兴奋,他卖力的抽动起来……

终於,李逍遥将自己的精华射在小苗女的體内,而小苗女也被推向了她今天

的第三次高潮。娇叫一声,瘫软在李逍遥的懷裡,再次晕了过去。

李逍遥喘息一阵,这才站起身来,穿好衣服,又将小苗女的衣服找到,帮她

穿上,当然在穿衣服的过程中揩油是必不可少的,都好了以後,李逍遥抱起还在

昏迷着的小苗女,又来到了方氏船行。

船行里的大汉们见他抱进来这么一个娇小可人的美女,无比口水长流,眼睛

发亮,有幾个急色的立刻围上来,一边对小苗女上下其手,一边询问她的来历,

李逍遥急着出海,就胡乱说了一通,最後向黑大提出将她寄放在这里幾天,黑大

一边猛咽口水,一边答应。

李逍遥又担心这小苗女趁他不在伤了人或者逃走,又取来绳子,将小苗女的

双手背在身後反绑起来,绳子在小苗女的双臂不断缠绕着,将她的双臂牢牢固定

住,再将她的大腿小腿弯曲起来绑在一起。

李逍遥绑好了,又叮嘱黑大说这小妮子会武功,让他们尽量不要解开她身上

的绳子,最後才将小苗女拍醒,告诉她这两天要留在这里,乖乖的聽话,不然的

话她自己知道,等这一切的做完了,李逍遥不顾小苗女在身後的哭求声,心满意

足的離开船行,向他自己的小船走去。

见大李逍遥離开,船夫们立刻欢呼一声,一拥而上,他们早对方琦芸的身體

感到腻味了,平时玩弄她只是为了发泄,没有什麼新鲜感,这次可就不一样了,

小苗女楚楚可憐的样子,柔媚销魂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有狠狠蹂躏她的冲动。

黑大托起小苗女的的粉臀,将她的双腿掰开,大嘴一张,将分嫩的阴户含在

在嘴裡,一条粗糙的舌头在小苗女的阴道口疯狂的搅动,小苗女两只赤裸着的小

脚丫此刻被人紧紧攥住,不知是谁的口鼻在上面狂嗅。

小巧如鸽的乳房在幾隻大手狠命的揉捏着,幾条腥臭的阳具在她脸上蹭来蹭

去,被捏开的小嘴还未来的急叫喊便被一根巨龙塞了进去。眼前是一张张丑恶的

脸,浑身上下被数不清的大手肆意把玩,对小苗女来说,这只是刚刚开始。

李逍遥哼着小调,一边摇浆,一边回味小苗女的娇小身體,不知道摇了多麼

久,抬头一望,一弯新月已经渐渐升高,小船才靠上一个小岛,李逍遥的运氣真

不是一般的好,一路上居然没遇到任何的风浪,他撇撇嘴,靠了一声,心裡想道 :早知道这么容易,老子早就上来了。

他跳下船,借着月亮升沉的方向,朝东走去。李逍遥就这样沿地而行,走了

不知多久,看见前面忽然出现一大片莲池,水池中水波哗啦骤响,李道遥转头一

望,莲池中居然缓缓浮出一座石台,中央泛着银色光辉,不知是水光还是月光。

李逍遥大着胆子,奋力一跃,跳到石台上,只见石台自动缓缓移动到水池中

央,便停住了。

李逍遥一楞,回头望了望,见離陆地已经有一段的距離,跳是肯定跳不回去

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然後他很不幸的发现,前面没路。

四面八方都是水,他虽然会游泳,不过莲池下通常是泥沼,萬一水不够深,

身子陷人烂泥中,那就只有被活埋的命运了。

这下子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李逍遥简直是欲哭无泪!

李逍遥在石台上急得团团转,晚风吹来,掀起一片荷叶幽香,但是李逍遥已

经无心欣赏了。

陡地,李逍遥觉得似乎有什麼不对劲的地方,这周围好像有哪裡不大对,可

是他又说不上来。李逍遥低头看着水面,伸手拨了拨荷叶,荷叶底下確实是水,

没什麼異状。

“可恶!这个鬼阵是什麼人设的,专门害人!”

李逍遥心中发急,忍不住重重一挥,溅起一大片水花。

但是他的手却“砰”地一声,撞在什麼硬物上,痛得他哇哇大叫,连忙抖着

撞红了的手不停地挥着。

“好痛!咦?”

水池只有荷叶莲蓬,怎麼会有撞痛他手的硬物?

李逍遥将手再伸入水中,大幅度地摸索,果然给他摸到了一根坚硬细长的石

柱。

李逍遥不由得讶異萬分,那居然是幾可乱真的石雕荷叶,混合在一大片荷叶

中,根本看不出有什麼不一样的。难怪刚刚风吹动叶片时,自己会觉得不对劲,

就是因为有的叶子仍然一动不动的样子,除了这一点小小的破绽之外,这些假叶

子混合在真叶之间,根本是天衣无缝。或许这些石叶,就是秘密走道。

李逍遥大着胆子,先试着把脚尖放在那片石雕的荷叶上,暗自担心那麼细的

石梗会被體重压断,然而随着他渐渐加重力道,石梗竟半点也没有被影响,等李

逍遥整个人站在石叶上时,那片石叶依然不动如山。

那麼只要再慢慢找出其他的石叶踏板,就可以到岸上了。李逍遥小心翼翼地

到处摸索,又给他发现了一片石踏板。等他发现第三片时,也可以確定: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