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仙剑虐侠传 第二章苗族来客

仙剑虐侠传 第二章苗族来客

第二章苗族来客

李逍遥将已经软下来的肉棍从李诗涵下體拔出,送到李诗涵嘴边,说道:

“替我清理干净。”

李诗涵娇媚地看了他一眼,轻启朱唇,细心地吞吐着,将上面残留下来的白 书,请登陆天

色液體舔舐干净。

李逍遥按着眼前这个美貌女子的头,心中一阵大爽,自己的老爹号称“南淫

侠”幾十年来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子,不幸遇到了自己的老娘,就像老鼠见了猫

一样,被收拾的服服贴贴,改邪归正做起了买卖生意。

当然,这也是从表面上看,实际上这买卖是无本买卖,所以江湖上有送了一

个雅号叫“南盗侠”五年前说是要行侠仗义,與自己的老娘一起一去不回,就留

下当时还十四岁的自己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李诗涵。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客栈

过日子。

后来有一天,自己无意中在後园发现了老爹留下来的手稿,裡面有老爹的成

名绝技:飞龙探阴手和淫心决。按老爹的说法就算是贞节烈女也会在这两招面前

缴械投降。

自己偷偷练习了一阵,果然凭着这两招轻松制服了当时武功远远好於自己的

姐姐,並姦淫了她,一开始李诗涵还尝试着反抗过,但最终还是屈服於身體的反

应,成为了自己第一个奴隶。

经过幾年的调教,李诗涵曾经还很清涩的身體已经发育成熟,她的身材相当

好,属於较高挑而豐满的类型,吊钟型的美乳,加上两颗玫瑰红的乳首,下體一

个金色的倒三角,真是一副冰肌玉骨。

当然,李诗涵现在只是自己的性奴,平时除了开店迎客之外,其餘的时间是 书,请登陆天

都是在被捆绑着,接受自己和朋友的调教中渡过。全身上下都得到充分的开发,

敏感異常,只要稍稍挑逗就会动情。算是一个合格的奴隶了。

想着想着,李逍遥的肉棍又恢復了精神,他将李诗涵的身子被反转过来改变

了體位,换成典型的“老汉推车式”,肉棍顶在那嫣红的洞口,看样子是想要来

第二发。

“不要…………不……要…………主人……不行啊……”

“别开玩笑了,让我继续品尝好姐姐的肉體吧。”

“真的…………不行了…………主人…………人家泄了一晚上…………实在

没力了…………”

李逍遥毫不理会,正想强行进入时,前院传来一阵很大的拍门声。

他暗骂一声道:“这间破客栈,一大早就有客人上门?”他大力拍了一下诗

涵的屁股,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顺手又掐了幾下诗涵的乳头,道:“小母狗,

算你运氣,自己收拾一个,开店去吧。主人我晚上再好好调教你。”

“多……谢……”

“姐姐真是善忘啊!”

“多……谢……主人对涵奴的……调教……”李诗涵一边说着,一边分开自

己的双腿,将之前仍到一边的木棍重新插入自己的下體。用下體那绑成丁字裤一

样的绳节勒住。

奴隶是没有资格穿内衣的,胸前和下體的绑绳除了洗浴之外不许解开,每次

李诗涵出去接客都要在下體插着淫物。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外表清纯无比的女子

的衣服之下竟然被绑成如此淫荡的样子。

两人一起来到店门前,诗涵将门打开,幾个苗人鱼贯而入。口中还不幹不净

的骂着一些聽不懂的方言。

“哈哈!我就说嘛,原来是外地的,不知道这间店破破烂烂酒又……”李逍

遥暗自想道。

“喂!”地一声吓得李逍遥急忙转头一望,眼前立着三名汉子,人人头上都

缠着布巾,肤色黝黑,神态精悍,體魄更是个个都虎背熊腰。

苗人向来身量不高,他们三人虽然身高中等,但是全身散发出的那股勇悍之

氣,使他们就像三座高山,巍然屹立着一般。

其中一人头上的缠巾还镶着宝石,灿烂生辉。从他们的手上青筋高突、脸上

红光充盈看来,都是一身横练的功夫。

这么快就遇上了对手?李逍遥瞠目结舌之际,李诗涵由三名汉子背後绕了出

来,道:“各位客官,你们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宿?”

其中一个汉子看到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眼裡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

芒。向为首的大汉使了个眼色,那名苗人开了口,声音低沉中,还带着怪裡怪氣 电子书,请登陆天

的口音:“这间客栈我们包下了,除了老闆和伙计,其他不相干的人全部给我请

出去!”

李诗涵道:“知道啦,小店本来还有很多预定下的客,现在全让他们别住进

来了。”

苗人的头领满意地点了点头,李逍遥暗想:“哪来预定的客?三天也没两只

小猫,姐姐这回赚钱啦!”

李诗涵一眼就看出李逍遥在想什麼,道:“别发呆了,帮我招呼客官们歇歇

腿,我到厨房准备酒菜。”

“喔,好啦,这两位大爷请随我到旁边的房来。”

李逍遥将另两名苗人安置在旁边的客房,其中一人交待道:

“没有我们的吩咐,不许闲杂人等上楼来,你知道了吗?”

“是,小的知道了!”

苗人从腰袋中抛出一块银子给李逍遥:“这个赏你,乖乖聽我们的话,赏银

不会少你的。”

居然一出手就是银子,把李逍遥给怔住了,他连忙道:

“是,是,谢大爷的赏!小店一定让您感到宾至如归!”

李逍遥连忙出房,才偷偷掂了掂银子,少说也有五钱,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拿到这么一大笔钱哪!

“哇哈!真是遇到财神爷了!”

李逍遥连忙收起银子,这三名苗人虽然样子阴沉了点,不过出手这么大方,

 

却也是好幾年才遇得上一次的好客,再怎麼说也得好好服侍,让他们多住上幾天

才是。

此时,後院传出一阵含糊的呻吟。

“酒来……一小口酒就行了……给我酒哇……”

“一大早就有酒鬼找上门来,我得去把他轰走,别影响了生意。”

李逍遥起身,踱至後院,只见走廊外斜倚着一名瘦小汉子,一隻酒糟鼻红通

通的,眼睛也像睁不开一般,醉态可掬。身上穿的道袍邋遢褴褛,乱蓬蓬的头发

随便地挽着髻,只以一根树枝为钗,背後倒是背着一把破剑。才一走近,便闻得

到一股撲鼻的酒臭。

“喂,这位道长……”

那醉道士一见李逍遥,便一把拉住了他:“给我酒……一小口就成啦,小朋

友……”

李逍遥说道:“别拉拉扯扯的,我给您倒杯茶醒醒酒,你喝了茶就到别处躺

去,好不好?”

“不要茶,要酒!”

“你都醉成这样了,还喝酒啊!”

醉道土道:“我……越喝酒,越清醒……没酒喝,就醉得走不动啦……”

李逍遥奇道:“哪有这種道理?我不信!”

“不信?不信……就拿酒来,给我喝了……保证我马上生龙活虎,还能教你

使剑……”

李逍遥眼珠子一转:“嘿,你倒機灵,变个法子骗我酒喝!我才没这么容易

 

上当呢!你趕快走吧!”

醉道士抓着李逍遥的衣角,道:“没酒喝,我一步也走不动,……你就行行

好吧……”

李逍遥用力要挣开他,耳边已聽见姐姐在厨房叫道:

“逍遥!别又在外头混,快来帮忙!”

李逍遥一面朝裡面叫道:“知道啦!”一面用力一扯,把衣角扯了回来,道

:“给你酒,让我喝什麼去!你要躺就躺吧!唉!”

说完,连忙拔脚而回,背後还传来那醉道士有氣无力的恳求:

“小兄弟……我只要喝一小口酒就行了……一口就好……”

“没见过这么赖皮的酒鬼。”李逍遥喃喃自语,他以前在餘杭小镇上並未见

过这名道士,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