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仙剑虐侠传 第三章丁家姐妹

仙剑虐侠传 第三章丁家姐妹

第三章丁家姐妹

餘杭自上古便是吴国大城,千年以来,虽已不復首都盛况,但也多了一份清

幽,而吴越女子以美闻名,真所谓“越女如花看不足”。此时放眼望去,就算井 电子书,请登陆天

边洗衣的妇人,眉宇间也带着三分娇色。或许是自小生长在此,李逍遥例並不觉

得他们餘杭的女子有多美。

当然,按照李大淫魔的标准来看,路上这些譬如:洗衣服的黄大婶,卖菜的

张大妈一类的,都好比从诛罗纪中跑出来的恐龙,实在是吓人。虽然比较容易推

倒,不过没有推倒的價值。

“靠,我又不是旷世淫魔,怎麼会见一个推倒一个,作者你有没有搞错。”

李逍遥大骂道。

(老狼:XX的,有什麼不满意的,再废话我就写个母恐龙推倒你!)

要说有價值的嘛,自然是被称为小镇名花的丁家姐妹丁香兰、丁秀兰。姐姐

一片温柔,妹妹娇俏活泼,與李逍遥也算青梅竹马。

“不对,不对,这明明是黑暗文,怎麼能出现青梅竹马这種词语呢?”李大

淫魔又在一旁叫嚣道。

(老狼:那叫姦夫淫妇好了。就这样,没的改了,再叫唤我就把本来该你干

的美女拉走。)

这个世界,终於清静了。

沿街道左转,过一条小巷,再右转,往前走一百米,见到一棵大树后右转,

到第二见房子后。就是李逍遥好“朋友”的家了。

这是一所破破烂烂的古老房子。李逍遥小心观察了四周,確定没有人跟踪才

推门入内。

不出意外地,在房子内的大厅果然空无一人,只有一点微微的異声从隔壁房

间传出来。聽起来像是一些水声以及少女刻意忍住的喘息声。

“喂,老头,当心干多了阳萎啊!”说着,李逍遥毫不留情地,就在隔壁的

门上狠狠踢上一脚,发出了一声巨响。

“啊!!别……别乱踢呀……出来了……出来了……”

一名貌似老态龙钟的傢伙突然从房间内跑出来,他的手还不断拉着自己的裤

头,其状甚为狼狈。

“我说老头啊,还刚天亮就开始做‘运动’,小心哪一天忽然掛掉。”李逍

遥懒洋洋地说。

“小李子,你说话还是一样的损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也明明刚做完‘

晨运’不久。还有脸来说我?”

“运个头啊,刚做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不是吧,你们那个破客栈这么早就有客人?”

“我怎麼知道,看样子不像是中原人,天知道是从哪裡来的。不废话了,你

不也正在做运动吗?反正你有两个,分我一个好了,补上刚才那一半。”

“不是吧,你为什麼不分我?”

“那你前天乾的是什麼?母猪吗?”

“……算了……你进来吧…………”

在有些昏暗的房间内的大床上躺着两名袅娜少女,一人只着嫩绿肚兜,一人 书,请登陆天

只着浅红肚兜,容貌十分相似。不是丁家姐妹是谁。

此时的两姐妹正以69方式手对脚脚对手地绑在一起。满是精液的俏脸对着

对方的阴户,眼看着对方不断流出精液的嫩穴,低声地啜泣着。

见到如此淫秽的画面,李逍遥的肉棍瞬间就硬了起来。

“兄弟,上吧!”

两人走过去抓着两姐妹大幹起来。

“不……要……”穿着红色肚兜的少女见到李逍遥,发出一声哀叫,软弱的

求饶道。

“干!都已经被我幹了幾十次了还怕什麼?”李逍遥骂道,说着故意加快了

节奏,带起一串水声。

“姐姐,不用求他们,反正再怎麼求,他们也不会聽的。”被绑在红衣少女

(香兰)身下的绿衣少女(秀兰)说道。(老狼:以後用名字代替)

李逍遥聽闻,淫笑一声,将肉棍抽離香兰的小穴,又插入秀兰的嘴中。痛苦

的秀兰勉强从口中挤出幾个字:“你……就不怕……我……咬断它吗?”

李逍遥一边干着秀兰的小嘴,一边将手指插入上面香兰的小穴中抽动,笑道

:“你捨得吗?”

秀兰悲哀地看着自己暗暗喜欢的人,用那跟巨大的阳具凌辱着自己。而自己

確始终不忍心伤害他。认命般地辍泣起来。

“不…要…求求你,别再……我会死的……!”被两面夹击的秀兰头发淩乱 书,请登陆天

的披在脸上,双腿不停的颤抖,身體不断抽蓄。

“小婊子,流了那麼多水还说不要?我平时是怎麼教你的?”在秀兰身後抽

动的老头大力打了一下秀兰地屁股。流下一个红印。

秀兰哀叫一声,哭着说道:“爸爸……饶了我吧……小秀再也不敢了……”

“不行,对我的客人这么没礼貌,这次一定不能饶了你。”老头说罢,加快

了抽动速度,对李逍遥说,“小李子,这次让这对姐妹看看对方怎样失禁吧。”

李逍遥淫笑着点头,又将肉棍从新插入在上面的香兰的下體。两个人同时使

力,快速的运动着。

“不要……放过我们吧!”

昏暗的房间里,淫扉地氣息越来越浓。少女哭叫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取而

代之的是无意识的呻吟。两具被绳锁紧缚着的女體在男人的抽动下颤抖着,张开

嘴不住翻动白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男人的冲刺,两姐妹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阴

道剧烈收缩,身體疯狂抽蓄,金色的尿液从尿道喷出来射到对方的俏睑上。

“哈哈哈哈,第三次了,果然是当奴隶的好料。”老头高兴地说道。颤抖了

一下,说道:“我射了!”然後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離秀兰的下體。

这一边,李逍遥也结束了早晨的晨运。将精液射在香兰體内。

“为什麼会变成这样……”两姐妹看着对方有些红肿的阴户流出的浓稠的白

色液體。不禁回想到:

那还是一年前,姐妹俩都到了十五六岁年纪,情窦初开,不免便将心思放到

李逍遥身上,而李逍遥本来就爱说说笑笑,总是下意识地撩上她们幾句,不知不

觉,三人竟已习惯了这般打情骂俏。但关於将来,却没想得太多。那一天,三人

边走边聊。

“逍遥哥哥,我说件奇事给你聽好不好?”

李逍遥一怔,道:“什麼奇事?”

秀兰笑道:“昨天我家外头的树上,有隻猴子跳来跳去的,那头猴子背後还

披了条桌巾呢!你说奇不奇?”

“奇,真奇!然後呢?”

“谁知道一不小心,嗤地一声,猴子的布被树枝勾破啦,露出一个光溜溜的

毛背,猴子急得脸红得跟屁股一样……”

李逍遥聽得驚奇,却没注意到一旁的香兰已经偷偷别过脸去,强忍着笑意。

秀兰道:“那隻猴子就跑啦!我姐姐见那头猴子可憐,就把那猴子扯破的抹

布给拣了起来,细心缝好,然後早上跟我说:‘妹妹,咱们去还给那隻猴子衣服

吧!’我们俩就出门了,不料才到半路就遇到这头猴子,还跟我们打招呼……”

李逍遥这才想通少女是绕着弯骂他是猴子,氣得跳起来,举手作势要打她: 书,请登陆天

“你骂我是猴子?”

秀兰笑着躲到姐姐背後,叫道:“哎哟,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