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內褲奇緣 上

內褲奇緣 上

第一章 初相見

翻開上所的抽屜,小小不到五十公分見方的抽屜里竟然塞滿了各是各樣的女性

內衣褲,上百件樣式性感、足以讓所有男人小鹿狂跳的內衣褲,整齊的排列在抽屜

里,這全是我多年來所收藏的珍品–我的內衣王國。

我像寵物般細心的照料著我的收藏,並且熟悉每一件內衣褲的主人,每當我手

中把玩著它們的時候,就彷彿是在對它們的主人纏綿,多麽讓人銷魂!

之所以會和女人的內衣褲結下不解之緣,要說到十二歲那年。我移民美國多年

的小阿姨回台灣探望母親,並且在家中住了半個多月。小阿姨從小就是家族中長得

最美麗的一個,多年不見,果然更加成熟、美豔動人。

想不到才念國小五年級的我,竟然會對小阿姨産生非分之想!但想歸想,卻又

無可奈何。就在這個時候,后陽台上某件東西吸引了我,沒錯,就是小阿姨的貼身

內衣褲。

女人的內衣褲每天都可以在後陽台看見,並沒有時麽大不了的。只是過去我所

看的,都僅僅只限於家中兩個女人–母親和姊姊的內衣褲,母親的內褲向來樸素、

不愛花俏只求舒適,姊姊當時年紀還小,所穿的也都是少女內衣,一點也不吸引人

,也就因爲如此,我將女人的內衣褲只視爲一般的衣服,但自從見到小阿姨的內衣

褲之後,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透明柔軟的薄紗、美麗的蕾絲滾邊、再加上性感摟空的設計,我懷疑這樣的內

衣褲能遮住什麽?但這卻正是小阿姨每天穿戴在身上的東西!

就這樣,小阿姨的內衣褲成了我的第一套收藏,甚至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小阿

姨當時所穿的內衣褲都還稱得上前衛,也因此,女人的內衣褲讓我陷入無底深淵,

從此難以自拔。

在我的收藏品中,除了少數來自家母親和姊姊以外(一方面款式不太吸引人,

另一方面也怕引起她們的注意,所以只是偶爾在浴室把玩,甚至拿來手淫用,但並

不收藏),而大多來自隔壁的房客。

真不知是巧合還是上天安排,由於我家對面就是一所私立女子學院,隔壁的屋

主於是將房子長期租給女學生,也就因爲如此,隔壁的后陽台上幾乎隨時都可以看

到一整排的女性內衣褲,當然,二十齣頭的女生並不會穿著太過性感暴露的內衣褲

,但偶爾還是會有驚人的內衣褲出現,而我每天習慣性的到后陽台探頭觀望,一但

發現獵物,從來沒有失手過。

也就因此,我再短短的五年當中,收集了上百件性感的內衣褲,我甚至依稀記

得它們著女主人清純可人的模樣,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但我最不願意遇到的事卻在上個月竟然發生了。

屋主因爲急需用錢,竟然將房子賣了出去,望著滿滿一抽屜的內衣褲,我一想

到貨源就此沒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

隔壁的新鄰居已經般進來一個星期了,聽母親說,是個四十齣頭的婦人和十五

六歲男孩子,一聽到這里,心都涼了半截,四十歲的婦人,不就和母親差不到哪去

嗎?看看母親,就因該可以推斷新鄰居的長相和所穿的內衣款式了。

這一天,我悻悻然的來到后陽台,或許是出於習慣性動作,我將頭探出了鐵欄

桿外,想看一看新鄰居、那個四十歲的女人所穿的內褲,究竟和母親有時麽不同?

令人難以致信的事情發生了!

天那!這是….女人的內褲!這才是真的的內褲!

我幾乎樂得狂叫。沒錯,我期盼已久的內褲終於又再度出現了,原本以爲一個

四十歲的女人都和母親一樣穿了乏味難看的內褲,想不到我們這位新鄰居,竟然是

一個品味出衆的女人。

黑色、紫色、暗紅色、蘋果綠、五顔六色的內衣褲掛在屋檐下隨風蕩漾,我的

心情也跟著飄了起來。多年以來,我一直以爲小阿姨所穿的內衣褲已是人間極品,

想不到更性感、更浪漫、甚至猥亵的內衣褲竟然出現在一個四十歲中年女子的屋子

后陽台。

內褲的主人很快的引起了我的興趣。要知道內衣如人、人如內衣,如果二者相

差太大,則內衣褲的魅力也會跟著消失,所以我想見一見她。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又再度發生,不等我去找她,她反而主動找上門來了。

當我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實在很難和她的那些性感內衣褲聯想在一起,並不

是因爲她長得醜,正好相反,她姣好的面容加上高挑的身材,讓人有爲之驚豔的感

覺。雖然仔細再看看她,並不如先前的年輕,但從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十足女人味

卻讓她一下子年輕了起來。

原因出在她身上的衣服。

一身高貴素雅的洋裝,給人有股高不可攀的感覺,這和她那些淫猥性感的內衣

有著天壤之別,要不是我親眼確認過,我真不敢相信那些是她的內衣褲!

「小弟你好,我姓張,你們的新鄰居,請多多指教。」

她便是日後我在「人前」所稱的張阿姨,和「人後」所叫的干媽!

第二章 失風

我不太喜歡內褲賊的稱號,雖然我確實是個內衣大盜,但在我「作案」這五年

以來,卻從未失風被捕過。不過,這個神話終究還是幻滅了。

自從第一次看見張阿姨的內衣褲以後,我像著了魔一般整天躲在後陽台直盯著

她晾在一架上的內衣褲,我甚至仔細的爲她的所有內衣褲作紀錄,記下每一件胸罩

和內褲、吊帶襪、性感睡衣的花樣顔色和款式,前前後後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統

計了一下,發現她竟然有高達三十套以上的各式內衣褲,這還不包含那些尚未穿戴

過的。

終於,我下定決心下手盜取張阿姨的第一件內褲,因爲那件紫色絲緞般的性感

內褲實在太過誘惑人,彷彿在對我招手說:「偷我、偷我!」

內褲順利的偷到手了。

就在當天,我用這件新品包裹著陽具自慰,足足有三個小時,前後射精四五次

,這是我從未有過的經驗,也足以顯示它無窮的魅力!

所謂有一就有二,通常我不會對同一個對象在短時間內連續下手,因爲這很容

易引起對方的注意,但張阿姨的內褲實在太過於迷人,讓我像上了毒瘾一般難以自

拔,於是,我和了有生以來第一個錯,一連偷了她四件的性感內褲。

就在第四次下手的時候,從隔壁屋子裡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原來就是你,我等你好久了。」

東窗事發,也只有想辦法解決了,看在我年紀還小,張阿姨應該會原諒我的年

幼無知吧?!我帶著這幾天從她陽台上偷來的內褲,和惶恐的心情,來帶她家門口

,準備面對無情的懲罰….。要是她不接受我的道歉,堅持要報警怎怎麽辦?我可

能會坐牢的!!天呀!!我該怎麽辦?

就在我躊躇在她家門口徘徊的當兒,們卻有里頭打了開來。

「還不進來?在在外頭做什麽?」

張阿姨帶著可鞠的笑容,要我進屋子裡去,門外的我,嚇得兩腿發軟,也不知

道這一進門,還有沒有出來的時候。

「對….對不起….我不應該….我下流….我….。」

心一急,連眼淚都奪眶而出。豈知張阿姨卻從廚房多著熱茶出來,要我陪她喝

一杯,這難道是我的最後一餐嗎?我將在那兒,看著親切的張阿姨替我斟滿杯子,

不知她在搞什麽把戲。

我將那偷來的四件內褲放在茶幾上,始終低著頭,不敢正眼瞧她。

「快喝呀?涼了就不好喝了。」

「張阿姨….這內褲….。」

她似乎有意不提內褲的事,但四件內褲以擺在桌上,也只好將它們拿在手上。

「你喜歡我穿的內褲?」

我點點頭。

「除了這幾件,想必在你家中還有其它女人的內褲吧?」

她一語道破,我也只好默認。

「原來是個內衣收藏家,看來我們是同好。」

什麽?我沒聽錯吧?她竟然說「我們是同好」,禁不住好奇,我第一次擡頭看

她。

「我終於不用看著你的腦袋說話了。」

「你說….我們是同好….這事什麽意思?」

她那起手上那件紫色的內褲,細細的把玩著,認真的程度不下於我,但這出在

一個女人身上,卻是少有的事。

「這件內褲,是我托朋友在巴黎買的,可是名家設計的喔!別看它沒什麽布料

,可花了我不少錢。這件黑色的內褲,則是我在日本的精品店中….。」

天那,它竟然對每一件內褲如數家珍,甚至說得出它們的來曆,這不是同好還

會是什麽呢?怪不得它會有如此多的內衣褲,並且每件都是如此的吸引人,內衣褲

的魅力,恐怕連女人也擋不了。

「其實你偷我第一件內褲時我就發現了,只是,都是同好,我也不想爲難你,

但你想想,我對自己的內衣褲就像你對自己的收藏品一樣的愛惜,如果不制止你,

我恐罷要損失慘重了。」

「對不起….對不起….以後不敢了。」

「對了,你偷了我的內褲之後,都拿它們去做什麽?」

她怎麽會突然問起這麽尴尬的問題,如果告訴她我用它的內褲包著老二打手槍

,她不宰了我才怪。一轉頭,她竟然拿起了內褲放在面前嗅了一嗅,臉上路出一絲

詭異的笑容。

「好小子,竟然拿我的內褲去自慰!!別不承認,內褲上面全沾滿你精液的腥

臭味。」

百口莫辯的我,只能任由她修理,但她卻不生氣,反而校咪咪的看著我。

「你們小男生爲什麽都這樣,連我兒子也不例外。」

「什麽?你兒子也….拿妳的….去….。」

「對呀。」

想不到連張阿姨的親生兒子也對她的內衣褲感興趣,可見英雄所見略同。

「雖說我不想爲難你,但這件是我可不能就這麽饒了你。」

「你想怎麽樣?」

「從今以後,罰你每天到我家還陪我。」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算哪們子懲罰,簡直是獎勵!更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她竟然將四件內褲全送給了我。

「喜歡就拿去吧!就算是我給你的見面禮,以後還請你多照顧。」

就這樣,我和張阿姨的的第一次接觸在充滿驚奇與歡樂的氣氛中結束,從此結

下了我和她的不解之緣。

第三章 干媽這個女人

一個月過去,我每天到張阿姨家報到,她就上親切的鄰家大姊般,總是熱情的

招呼著我,想不到同樣是四十歲的女人,張阿姨竟然和母親有天壤之別。母親是個

十足的中年婦人,而張阿姨卻像個新婚少婦,有時候我甚至幻想,我果張阿姨作我

的母親那該有多好!想到這里,我不由得羨慕與嫉妒起張阿姨的兒子來。

聽她說,她兒子比我小個一兩歲,但個頭卻比我高大許多,搬來這兒后的幾天

便因爲開學兒回到南部的學校宿捨去,所以我們始終沒見過面。至於她爲何單身?

她沒有主動說明,我也就不好意思追問。

張阿姨親切可人,讓我很快的陷入她的溫柔陷阱當中,有時我甚至連晚餐都陪

她一塊兒吃,她說她和兒子聚少離多,有我陪著她,才讓她感到有家的感覺。

「不如我當你的干兒子吧!讓我來孝順您。」

這個突如其來的主意,讓她大吃一驚,但隨后卻欣然答應了,但唯一的條件是

,私底下,我們以母子相稱,而人前卻只能叫她張阿姨。

「從今以後,干媽會像親生兒子一樣對待你,希望你也能將我當作是你親生母

親一樣對待,千萬別像我那沒良心的兒子,說走就走….。」

我不清楚是什麽原因,但每次當干媽一提起她的兒子時,臉上總是流露出快樂

與悲傷的交雜情緒。

「干媽放心,我會比對待自己母親還要好十倍的來對你,如果妳不介意,以後

我就叫你媽媽好了。」

干媽或許是情緒激動,緊緊的將我摟在懷里,嘴裡還不停的叫著「我的好兒子

、媽的乖兒子、小心甘」。

從此以後,我有了兩個家,母親原本就不太關心我,這下子我似乎找到了自己

的歸屬,我時候我甚至以爲干媽的家才是我真正的家。

或許干媽只是因爲寂寞才找上了我,但我對干媽的心情卻複雜了許多。因爲內

褲,張阿姨變成了我的干媽,但盡管我真的將它當成自己的母親一般對待,但每當

我看見她美麗的面容、婀娜的身材函十足的女人味時,一股邪惡的慾望便從內心深

處湧現,難以壓抑。

每晚,我只能靠著她送我的幾件內褲不斷的手淫來排解心中難熬的情慾,但這

又能維持多久?我十分懷疑。

曾經有幾次,我在干媽的浴室里發現幾件剛換洗的髒內衣褲,這對男人而言,

簡直是稀世珍寶,瞧內褲上還粘著幾根干媽的陰毛,黃黃的褲底散發著濃濃的腥臭

,是尿味、還是屎味?我禁不住舔起內褲上的分泌物,然後坐在馬桶上手淫….。

干媽已經將最心愛的幾件內褲送給了我,我實在沒有理由在偷她的內褲,但內

褲的魔力,像個無底深淵,永遠也沒有滿足的一日,但就算偷光了她的內褲那又如

何?與其用偷,不如….讓她親手奉上….。

這事什麽奇怪的主意,但越想卻越有道理,但是要如何做呢?

我想起了她的兒子。

記得她曾經說過,她兒子從十歲起就拿她的內褲來自慰,但是身爲一個母親,

她又怎能容忍自己的兒子用她的內褲自慰?並且持續了這麽多年?如果能找出原因

,我豈不可以如法炮製!

「還在用我的內褲自慰嗎?」

那一晚,她突然問起這個令人臉紅的問題,我點點頭。

「媽,你的內褲實在是太誘人了,就算是用看的,也能讓男人慾火焚身。」

「這麽說來,你對媽的身體也動過歪腦筋喽!」

想不到一句話就被套了出來,但干媽的問題似乎意有所指。

「你怎麽會突然問起這個事情?」

「沒什麽。只是我突然想到,要不是因爲我那些內衣褲,也不會多出你這個好

兒子。這麽說來,我還真要感謝那些破衣破褲了。」

「媽….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該說不說?」

「都是自己人了,沒什麽不好意思說的。」

「我想….看看媽的收藏….媽媽的內衣褲。」

這確實是奇怪的要求,但干媽沒有拒絕,領著我進她的房間。干媽的房間我進

去過許多次,雖然知道她的所以內衣褲就放在每一個衣櫃中,但就是不能一賭廬山

真面目,如今主動要求,干媽也不好拒絕,雖然要帶著甘兒子參觀自己的內衣褲,

實在也夠讓人尴尬的了。

干媽打開窗戶旁的檀木大衣櫃,衣櫃中足足有二十隻小抽屜,她隨手打開一個

抽屜,里頭整整齊齊的擺著幾附胸罩和折成小布團狀的內褲,如果一個抽屜里有五

附內衣褲的話,這衣櫃中就有上百套的內衣褲了,這和我原先預期的多出好幾倍。

「全都在這兒了,妳自己慢慢看吧!小心別弄亂了。」

或許是不好意思,說完話,干媽就轉身出去了,而我呢?如果能照照鏡子,一

定能看見一對發亮的眼睛和癡笑的嘴,天那,這就是寶山!!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