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癡獄教室

癡獄教室

癡獄教室

星期三的下午,麻奈老師留在英語教師室整理一些學生的基本資料,不知過了多久,她看了手腕上的表,叫了一聲:「好快!一下午就樣泡湯了,應該回家了。」

她將學生資料放回資料庫里,收拾好後,將教師室上鎖就離開了。麻奈生一個人走在寂靜無聊的操場,走著走著,她突然感到害怕,對於剛到這個學校任教的她,這還是第一次一個人這麼晚回家。

麻奈心想:(這麼晚了,不知道學校里有沒有…)

她愈想愈害怕,加緊了步伐,操場周圍的柳樹被風吹的沙、沙叫。麻奈生真是害怕到了極點,她看了四周,整個學校一片漆黑,萬籟俱寂,就好像一個人獨自來到了廢墟一般。

麻奈口中念念有辭的說:「上帝,求你保佑,我麻奈從不害人,求你保佑我可別出事。」

麻奈走著,她感到一分鐘就好像一世紀那麼漫長,夜裡一個人獨自走在偌大的操場上,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這時,麻奈走過一間教室旁,聽見有女孩子的尖叫聲,她停下腳步,心中開始猶豫要不要進去采究竟。  她有點害怕的想:(如果裡面有壞人,那…)

麻奈還是鼓起勇氣朝尖叫聲方向走去,她踏著謹慎的步履來到那間燈火通明的教室。麻奈被眼前的景像嚇到,她失色的呆在門口,心想:(這是怎麼一回事?…)

麻奈看見一個女孩全身赤裸的躺在地板上,而有四男一女圍繞在那女學生旁邊不知在幹嘛?麻奈仔細一看,原來其中的一個女孩正拿著剃刀朝全裸的女孩的陰毛剃著。

四個男學生說:「告訴你,別亂動,等一下剃傷了你別怪我!」

那個全裸的女孩哭著哀求:「別這樣,求求你們別這樣。」

這時只聽見剃刀聲在那裡響著,而那個女孩的陰毛不一會兒就被剃掉一半而露出陰唇來,看起來很恐布,但只見他們五個狂笑不已。

五個穿制服的學生大笑著說:「真是從來沒見過,她經過我們這麼一搞,真可榮登世界紀錄第一名。」

麻奈在門口看著這殘忍的一幕,大叫:「你們這些學生在干什麼?這麼晚了不回家。」

這些學生被麻奈這麼大聲的喊叫嚇了一跳,朝門口一看說:「原來是麻奈老師,老師你怎麼還不回家?」

麻奈沒有理他們,而朝著拿剃刀的女學生說:「不可以!」

女學生看了麻奈驚訝的表情說:「麻奈老師你好。」

這時風岸和彥走上前去捉住麻奈的手臂,他說:「老師,這不關你的事希望你別插手。」

風岸和彥的父親是個很有勢力的人,他擁有市議員、不動產公司董事長及S學田的家長會長,三個頭銜,是一個很不簡單的人物。

麻奈看了風岸和彥這個學生,她知道風岸和彥常常打架鬧事,不然就是和老師不和。對於他的所做所為她早有所聞,她想:(最近體育老師相田就常提起風岸和彥這位學生的劣行,要不是他父親是學校家長會會長,他早就被退學了,可見他有多壞。)麻奈對著他們說:「你們不可以這樣做。」

和彥一直阻止麻奈接近那位女學生,他說:「老師你不要生氣。」

和彥看著美麗的麻奈,麻奈叫著:「不可以,不可以再剃了。」

和彥的女友綾子說:「老師,有些事情你不了解,我們這樣對她已經是很客氣了。」

麻奈真不敢相信這些學生竟然無知,殘忍到這種地步,她說:「你們最好現在就停止,不要再這樣傷害別人了。」  麻奈被和彥抓住而無法向前,她呆站在那裡不知該怎麼辦。

綾子以尖銳的眼神看著麻奈說:「老師,她根本不會痛,我門這樣做只是為了報復她男朋友。」

麻奈真的慌了,她看著綾子以腿跟踢著幸子的陰唇,只見幸子哇哇的叫,麻奈看了真不忍。  綾子笑著說:「好漂亮哦!」  麻奈和另外四個男同學站在一旁看著綾子對幸子的欺侮。

麻奈只感到一陣無奈,心想:(教育失敗,我們做老師的感到慚愧。)  幸子在地上翻滾,她疼的大叫:「不要看,求你們!」

麻奈看了真是不忍,她走上前去,另外兩個男同學又抓住她的手臂不讓她過去?  麻奈生氣的說:「你們不可以這樣,和彥,快叫他們停手。」

和彥笑一笑,一臉無所謂的說:「我們也沒對她怎樣,只是讓她的性器官看起來更明顯而已?」  這位女學生可憐的叫:「不不不,我不要這樣,求你們放了我…」

綾子得意的說:「老師,你想靠近看清楚點嗎?」  麻奈一臉不屑的看著她,並沒回答,她想:(他們真是無藥可救,怎麼可以…)

和彥走上前去撫摸幸子陰部間的齒溝,他輕輕的揉著。  幸子無奈的懇求:「和彥,請你不要。」

幸子開始感到害怕。她害怕和彥和綾子會對她做出令她難堪的事。  這時和彥將褲子的拉鏈拉開,一手抽出自己的棒子往幸子裂開的陰唇插入。

和彥狂笑的說:「哇!太棒了,你適合當性的奴隸。」  被淩辱的幸子在地上痛哭失聲的不停反抗和彥的棒子進入自己的身體。

綾子在一旁觀看,她感到一絲嫉妒,看見自己的男友在和幸子肉交,她伸出左腳,往幸子白皙的臉蛋上猛力一踢。  幸子大叫:「好了,不要了。」

和彥朝麻奈笑了笑,而麻奈卻也對他們束手無策。  麻奈命令的叫:「好了,別再胡鬧,將幸子腳上的繩子解開。」

這時他們聽從老師的話將幸子腳上的繩子解開,綾子看了很不悅,順腳又往幸子的腹部踢了一腳。

這時和彥的棒子在幸子體仁內來回的抽送著,而麻奈被另外二位同學拉住。

幸子開始興奮的叫著:「和彥!和彥!」

綾子很不屑的朝幸子吐了一口口水,她叫:「賤女人!」

和彥命令其他同學將幸子一個人留在這里。

麻奈阻止他們說:。「不行,千萬別留她一個人在這里,和彥。」

和彥朝麻奈狠狠的看了一眼說:「老師,我的事你最好不要管,我勸你!不要管。」

和彥牽著綾子的手,跨過幸子的身體,走出這個學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