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美少女忍者-疾風雪乃 淪為性奴

美少女忍者-疾風雪乃 淪為性奴

『疾風雪乃』玖稜,一個接受君主命令,隻身潛入敵方陣營的美少女。目的是為了找出敵對的柳生一族首腦-柳生嚴齋謀反的證據。玖稜成功的潛入敵軍陣營,並巧妙地發現柳生嚴齋指名給共謀諸侯的親筆信。但是,因為出了點小差錯,玖稜反成了階下囚。柳生嚴齋讓雪乃嗅聞不知名的迷幻劑,使雪乃中了他的幻術。因此雪乃連想要自殺都辦不到,只能咬著牙忍受柳生嚴齋淫亂的拷問。

第一卷、被囚禁的玖稜

雪乃那勻稱姣美的身軀上,只殘留著兩、三片衣裳。潛入柳生宅邸的雪乃,因吸入了有催眠效果的煙而喪失意志被捕。雪乃因此身上沒有任何傷口。

兩手被從屋頂垂釣到地面的粗草繩捆住,這種情形對於在忍者之鄉被稱為玖稜的雪乃來說,也是毫無辦法。況且她的四周,全被敵方包圍住,雪乃深陷在那些下使們似乎隨時都會爆發的慾望眼神中。

「來人、殺了她。把她殺了!」

在火把照耀下,雙腳完美曲線畢露無遺的雪乃,正對著男人們咒罵。雪乃知道,一旦任務失敗落入敵人手中,就是忍者的死路。她對於自己的性命,早已不抱任何希望。

雪乃睜大她明亮的雙眸,並用那和她美麗臉龐極不相稱,憎恨的眼神瞪著男人們。

「唉啊……不要這麼慌張嘛。如果想死的話,隨時都可以殺掉你啊。不過,在臨死之前,先讓你這無瑕的身體告訴我親筆信藏在哪裡吧!要死,等一下也不遲。」

臉上有著像是被刻上的深沈皺紋,皮膚如同樹皮一般的柳生嚴齋,對著雪乃如此嘀咕著。他的鬍子跟頭髮一樣蒼白,因為動也不動似的,所以看不出來在說話。可是那種恐嚇人的低沈聲音,卻名符其實是嚴齋的聲音。

雪乃非常厭惡嚴齋盯著自己瞧的下流眼神,她用力緊咬著下唇,似乎要滲出血般。深入敵營不但被看穿,還成為犯人,接受拷問……

作為忍者,沒有什麼屈辱比這更大,但雪乃卻連自殺都辦不到。藏在臼齒裡的毒藥,或是其他的武器都被取走,又中了嚴齋的幻術,甚至無法咬舌自盡。雪乃就像是待在飢腸轆轆老虎前面的小鹿,只能等死。

「怎麼樣,要不要老實說出親筆信在哪裡啊?不過,若是你一下子就招供的話,我們也就沒啥樂趣可言了。」

「誰、誰要招供了。殺吧!早一點殺了我吧!」

「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抵抗,折磨妳才有樂子。」

嚴齋看起來像是露出很愉悅的笑容,其實他的表情並沒有變化,但因皺紋有微微的上揚,所以能如此判斷。

〈……幹吧!〉嚴齋用他的眼神,向周圍的下使們傳達暗號。

〈是……〉

宛如一瞬間吹起的狂風,等雪乃注意到時,身上僅存的衣服已被剝光,全身光溜溜的。

「啊、不要……」

雖說是一流的玖稜,但雪乃也只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女。像是以女人的身體為武器,來誘惑敵人等伎倆,幾乎都還沒有學到。雪乃覺得像這類的技術,並不是必要的武術。

雪乃的私處完全展露出來,就如同她的名字般,在雪白粉嫩的肌膚上染著一絲的桃紅,被草繩綁著的裸體也扭曲著。

「嗯……雖說是忍者之鄉第一把交椅的『疾風雪乃』,但光著身子讓男人看到時還是會害羞嘛。不是聽說玖稜很會利用身體來色誘男人的嗎……真是讓人意外。」

「主人,搞不好這是這娘們的詭計,小心一點比較好。」嚴齋身邊像是頭頭的男人說著。他全身上下都被黑色衣物包裹住。

「也對,不可粗心大意……」

「主人,接下來的指示……」

平常過著禁慾生活的忍者,站在雪乃面前,體內積存的慾望彷彿都沸騰了起來。

「嗯、雪乃。女人的身體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密場所喔。首先,我就來查查妳有沒有把親筆信藏在體內。」

嚴齋那像皺紋般的眼睛,猛然張大,就像是信號,下忍們一窩蜂向雪乃發動攻勢。

「啊……不要……」

下忍們的手在雪乃身上到處遊走,雪乃因那噁心的氣味,忍不住大叫失聲。剛開始,雪乃想說,不管那些男人們如何的挑弄自己,也不要有任何反應,以免使他們更興奮。不過,她也只能忍住那麼一下下而已。一點汙垢也沒有的處女之身,就這樣被男人的淫慾糟蹋。

「快停止……不要啊……」

雞皮疙瘩佈滿了雪乃全身,她雖想逃走,但是被綑綁著,也無計可施。除此之外,她是被好幾個男人包圍著,就算她躲過左邊男人的魔掌,卻變成迎向右邊男人情形。

「果然年輕女性的肌膚彈性就是不一樣。好像幼魚般的活蹦亂跳,粉嫩粉嫩的。」

「而且啊,那滑嫩感也好像要把手指頭溶下去。殺掉真是太可惜了。」

「小小的乳頭搓起來也很爽。如果搔她腋下的話,就可以搓到她乳頭。」

男人們埋頭於這已經被遺忘已久的女性軀體愉悅中。

「啊……不要……快停下來……」

雪乃因為從小就比男生還強,所以對誰都不屑一顧,因此到現在還保持著純真無瑕。目前這種情形對於雪乃來說,真是其恥大辱。但男人們的淫亂攻擊還不止於此。

「啊……嗯……」兩手被高高的舉起,且有著完美胸形的胸部及乳頭被男人們肆意的揉搓,雪乃的呻吟聲由齒縫間流露。

「那個……」

在那些男人當中有兩個體格特別魁武的,由雪乃兩側腋下分別抱住她的左右腳。

「啊、不要……」

兩腳被張開,剛好呈現M字形的雪乃,因為太過於羞恥眼前變成一片朦朧。而且,在雪乃的眼前,是她在這世上最厭惡的男人……柳生嚴齋正注視著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的地方,做為女人最羞恥的部分,居然被最不想看到的男人注視著。雪乃嚐到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羞恥和屈辱,狂亂的扭動著身體。

「不、不要看……」

「哈……哈……人們所說的『疾風雪乃』是怎樣的女人……我可要好好的看個清楚。」不知何時,嚴齋已來到雪乃的眼前。

「不要……」

「啊……花瓣長的真是可愛啊!妳是不是專用這道具來騙男人啊?」嚴齋用他長滿繭的手指,伸向雪乃那看不到盡頭的毛叢中。和臉一樣有著深刻皺紋的手指,向雪乃伸出他的獠牙。

「啊……你、你在幹嘛。不要啊……」雪乃悲泣的喊叫著,不過男人們的手依舊在她身上來回撫摸。雪乃因為密處被無情的撬開,那撕裂感使她像小孩子似的用力搖晃著頭。但是雪乃被男人們玩弄著的身體,卻恰恰與自己的意思相反,甚至連最隱密的地方,都暴露在宿敵的面前。

「真是連敵人都會愛上的女體啊!就這樣殺掉的話,真的是太可惜了。」嚴齋輕而易舉的用他的手指玩弄著雪乃的陰唇。

「啊、啊、不、不要……」

連陰唇中的密穴,都被手指殘忍淫蕩的侵入。

「啊、不要啊……」似乎連身體的最深處,都被狂暴的挖掘,雪乃感到身體有一股說不出的鬱悶。

「這可不是殘暴喔!我只是很老實的在查查看妳身體中有沒有贓物。」嚴齋連雪乃密穴的最深處,都用手指仔細調查。

「真可惜,不在這裡。怎樣啊,改變注意了嗎?」嚴齋把手指放在雪乃體內時問道。

「不、不知道。親筆書……我不知道。」雪乃呻吟著回答。

「沒辦法,我看,只好直接問妳的身體囉。」嚴齋因陷入困境,只能採舉此招。

「主人,肉體上的攻擊好像沒什麼用。只是普通的拷問,我想她也不會坦白招供吧。」其中一個下忍如此說著。

「別擔心。她可是鼎鼎有名的『疾風雪乃』。我有為她特別準備好料的。哈哈哈……」嚴齋放聲大笑,將雙手和握在臉前,閉上眼睛。

「南無邪香煩慕怠亞羅參空來……喝!」嚴齋吹了口氣,把右手伸到雪乃的眼前。雖然沒觸碰到雪乃,但她就像是被雷打到,渾身不停抖動。接下來,雪乃就陷入了黑暗的混沌中。

第二卷、成群的淫蛇

「啊……這、這是什麼?」

對於痛苦及恐怖,玖稜都顯示出其超群的耐久力。不過雪乃若是能睜開眼,就會知道自己現在的情形,她正瘋狂的擺動自己那雪白的身軀。

她依舊是被從屋頂垂釣下來的草繩綁著,不過把兩腳撐開的下使們,換成了兩條大約有一個人、十尺以上的大蛇,由兩腋緊緊的纏住雪乃的雙足。另外,全身上下也爬滿了數不清的蛇,雪乃終於明白自己是在做惡夢。不過,雖說是夢,蛇群的觸感也未免太過真實。雪乃感到無比的噁心,發出了悲鳴。

「啊……啊……」

她只要一張口,蛇群就會爬進嘴巴裡。

「啊、啊……」

雪乃掙扎著要把蛇吐出,不過一有空隙,蛇群又會蜂擁而上。以致於雪乃連喊叫都不行,只能發出啊啊的嗚咽聲。

「太、太過分……啊……」

蛇群甚至開始侵入雪乃的密穴。

「嗚……啊……」

蛇粗糙的表皮弄得雪乃毛骨悚然。不只是被嚴齋玩弄的陰穴,連背後另一個蕾穴都不能逃過一劫。雪乃因蛇群侵入、挖掘身體的錯覺太過於恐怖,不禁嚎啕大哭。

「怎樣,與蛇共舞的感覺如何啊?想不想告訴我親筆信在哪裡啊?」

雪乃不知嚴齋那令人作嘔的聲音是從何處傳來的,但感覺上,他好像正站在自己身旁,盯著自己。

〈誰、是誰、你要幹嘛……〉雪乃想要大聲說話,但也只能發出呻吟聲。

「嗯,看這樣子是不會說了。」

雪乃口中蠕動的蛇群終於消失了。不過,原本爬滿全身的蛇,不曉得何時又被換成同樣也很噁心的蛞蝓。

「啊……」

如果能冷靜思考,就會知道這些蛇或是蛞蝓,都是嚴齋的妖術,不過現在的雪乃,已經喪失正確的判斷力。

「雪乃,還要繼續抵抗嗎?」

「我、我可是疾風雪乃。什、什麼蛇或者蛞蝓,我才不怕。你、你就殺死我吧!不殺……你可是會後悔的。」

過了一段時間後,雪乃滿身都是汗與蛞蝓的分泌物,滑溜溜的,閃爍著一種鬼魅的光芒。

〈對,對,再繼續忍耐。好戲現在才要上場。〉

利用火把的微暗光亮,嚴齋貪婪、下流地瞧著雪乃的裸體,用他噁心的舌頭舔舐雪乃。

「嗯……啊……」

突然間,雪乃覺得蛞蝓黏答答的感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說不出的觸感,她因此大感困惑。

雪乃意識到她全身都被那種又癢又舒服的觸感包圍住,自己好像快埋沒於無底深淵的暢快中。臉頰、腋下、脖子、腳背,微妙的快感陣陣襲上心頭。不知何時,雪乃早已忘卻蛞蝓的噁心,整個人陷入肉體歡愉裡。

「嗯……啊……」雪乃不斷的發出淫蕩的呻吟。她忽然感到這莫名的誘惑正點燃自己心中那把慾火,整個人也無法思考。

「啊……嗯……」

蛞蝓好像被自己的淫叫聲所刺激,越來越激動。

「哈哈、怎樣、開始感到身為女人的愉悅了嗎?果然,疾風雪乃也只不過是個普通女人罷了!妳終於中了我的計謀,墜入淫蕩的虛幻世界……」

嚴齋把他汙穢的手伸向蛞蝓唯一沒有侵襲的密部:「喂,雪乃,睜開眼睛,好好看一看。」

雪乃費力的將閉上的眼睛張開一條小縫。

「啊……不要……」

嚴齋醜陋的臉頰正貼在自己被大打開的雙腳中間,雪乃死命的掙扎,搖晃著頭,但不知被什麼東西固定住了。

「妳最羞恥的部位是怎麼樣個情形啊?妳可要好好的看清楚。」

嚴齋邊說,邊把嘴張開,從中伸出那條血紅的舌頭,微微左右震動,朝雪乃的陰洞前進。

「啊、啊、不要……」

雪乃覺得自己被困在冰天雪地當中,淒厲的哀嚎著,她難受得想在地上面打滾,但卻連臉都無法撇開。她被強迫看著自己的私處被嚴齋的舌頭用力剝開,來回品嚐的表演。

「雪乃,有沒有看到啊?我的舌頭在妳的身體裡喔。」

「嗚、嗚……不要……」

光是被看到,或是一被摸到就想死的地方,居然被強迫看著討厭的人來回舔舐,雪乃感到徹底的羞恥與恥辱,忍不住啜泣。

「嗯……」

嚴齋將他那充滿舌苔的舌尖捲起,愛撫雪乃純潔的柔肉,並悄悄地埋進花瓣中。

「啊……啊……」雪乃痙攣跳動的小蠻腰也忍不住跟著震動,這大概是雪乃已被逼到絕境的最後表現吧!

第三卷、可憐處女花

雪乃已對時光的流逝沒有任何感覺,嚴齋殘酷的折磨也無止境的持續著。

「啊……快停止……」

雪乃的身體雖然有經過嚴格的忍者訓練,但此時她柔軟雪白的肌膚上,已泛著一層淡淡的朱紅色,閃爍著一股妖豔的氣息。雪乃已無計可施,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蛞蝓在自己身上竄爬,及嚴齋隱藏於兩腿間的舌頭。

她像著火般的發燙、香汗淋漓,而滲出的汗水尚未蒸發,即被數不清的蛞蝓吸個精光。雪乃用力的喘息著,想要把體內的熱氣散出。

〈啊……到底是什麼……〉雪乃對於自己體內的變化感到困惑。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嚐到的甘美,她也不知該如何應付,只能任憑自己沈浸在這浪潮中。雪乃作為女忍者玖稜時,可說擅長於忍術、武術,但因那時覺得以女人的肉體為武器的技術並不重要,所以並沒有學習。導致於她現在沒有什麼方法可對付嚴齋的淫亂攻勢。

雪乃初嚐男女情事的花蕾,而她也在與生俱來的本能驅使下,漸漸的感到無上的快感。

「啊……啊……嗯……」雪乃用唾液抿濕嘴唇,狂蕩的呻吟。

原本堅挺的花瓣,在嚴齋高超舌技的揉搓下,顯現前所未有的嬌嫩。雪乃也因興奮,流出了許多愛液。

「雪乃,我的舌頭真的讓妳那麼爽啊?」

嚴齋擡起頭,露出邪惡的臉頰,注視著雪乃。他的眼神像是飢渴的野獸,而鬍子也沾滿了雪乃的愛液,貼在乾巴巴的皮膚上。

「看,妳把我最自滿的鬍子弄得這麼濕……那麼有名的玖稜,也不過是個淫女……妳好下流……」嚴齋伸長了舌頭去舔舐雪乃沾在鬍子上的蜜汁:「哈哈,『疾風雪乃』的蜜液就是不一樣,特別的好吃。我會年輕好幾歲喔!」

「不、不要啦!」雪乃因感到羞恥及不想再看這猥褻的畫面,就緊緊的閉上眼。

「接下來,才是妳要不好意思的。我現在就要以無敵猛的速度開始扭動腰了喔……」

嚴齋的臉上露出淫惡的笑容,並以看不出是老人的速度,迅速的脫下外衣。他穿著大紅色的內襯,再解開其腰帶,敞開衣襟,那不堪入目的枯萎身軀就裸露出來。吊在股間的男根,像梅乾菜似的乾癟。嚴齋又再次的將手合掌,吐口氣唸道:「霸夜久山菩提斬,南波殺呂林……」

原本只用眼角餘光瞄嚴齋的雪乃,此時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嚴齋那向枯樹的皮膚突然有了光澤,回復緊緻的彈性。同時肌肉也變得強壯,跟個年輕小夥子一樣。然後,嚴齋兩腿間垂下的陰莖,飛也似的變長。那種邪惡的姿態,就像一手握不住的大蛇。

「奇怪……」雪乃對於眼前的景象感到錯愕萬分,忍不住發出驚嘆。

「雪乃啊……這隻大蛇,就送給妳這純潔小姑娘……」

嚴齋猛然的突起腰,下腹間伸展出的大蛇邊露出牠的噁心舌頭,邊向雪乃那飄著芬芳氣味的花園進攻。

「不、不要過來……啊……不要……」雪乃顫抖著,想說,保守了十六年的貞操,難道就這樣被奪走嗎……

「這隻大蛇,會好好服侍妳的。牠會乖乖的照著我的意思走動、變硬。其實很有樂趣的,妳不要哭,好好享受……」

雪乃發出了絕望的哭聲,嚴齋的巨蛇,將牠長長的頭伸進雪乃赤紅色的濕道裡。

〈啊……不要……怎麼這樣……〉

嚴齋利用虛幻迷術所造出的真假世界,令雪乃感受到極大的痛苦。由嚴齋乾枯的男根所變成的猛蛇,正肆無忌憚的採食雪乃的花蜜,並想潛入更深處,不斷的用舌尖往前探詢。雪乃因在如此不堪的情形下失去處女之身,忍不住詛咒自己的命運。

終於,雪乃因為體內那像火把般的進出所造成的劇烈疼痛,大叫失聲:「好痛……」

「怎樣,雪乃,明白嗎?我的蛇王正大口、大口的在享用著妳體內的那罐蜜壺。」

「不要啊、快停下來、快停啊……」

嚴齋雖這麼說,不過他把由自己的陰莖變成的猛蛇緊貼在雪乃的黏膜上,那感覺也令他有如昇天般的爽快。嚴齋的大蛇在雪乃的陰穴中瘋狂的蠕動,大蛇把牠的舌尖更向外延伸,在雪乃的淫道中來回遊走。

「啊……嗯……啊……」雪乃抵抗不了體內的淫糜之蟲,呻吟了起來。

「怎樣啊?雪乃。不要客氣,妳可以高潮的。」

嚴齋的表情並無改變,絲毫沒有想要叫出的快感,他只是死命的盯著雪乃出汗的臉龐。雪乃深鎖的眉間,形成了一條長長的皺紋,修長的睫毛也早被汗水浸濕,根本就聽不到嚴齋的聲音。

第四卷、玖稜的末路

雪乃的菊蕾被大蛇貫穿。

巨大猛蛇一直用牠的頭部頂撞雪乃背後嬌巧的洞穴,就在底線快被攻破時,「啊……快停止啊……原諒我吧……」自己的五臟六肺因巨蛇的抽送而猛烈攪動著,雪乃實在是忍不住,痛的大叫。

最隱密的排泄器官被邪惡的猛蛇淩辱,雪乃越加的感到苦悶。之前那種美妙的感覺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痛苦反覆的在蹂躪著雪乃。

「不要……停止啊……」

這時,深深貫穿雪乃體內的巨蛇,噴出了不知名的冷冷液體。

「啊唉……什、什麼啊……」

「哈哈!不要擔心,妳馬上就會知道這是什麼玩意了。」

大蛇又開始抽送,雪乃再次感到體內的苦痛。下腹部發出雷鳴般的響聲,鬱悶感有如洪水似的不斷擴張。

「嗚……哇……嗚……」雪乃全身都是冷汗,在火把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嚴齋那隻大蛇所噴出的謎樣液體,在雪乃腸內膨脹,並造成激烈的腹痛,雪乃對此十分不解。

「啊……痛……痛……」猛烈的絞痛使得雪乃發出嗚咽,肚子也咕嚕咕嚕的鳴叫,雪乃實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怎麼了。

大概是大蛇放出的液體所搞的鬼,強烈的腹痛及便意佔據了雪乃的意識。

「啊……好痛……」雪乃汗如雨下,急促的喘息著。

「嗯……受不了了……」

雪乃臉朝下趴著,像粉嫩幼桃般的臀部也痛苦的扭動。嚴齋冷漠的看著雪乃在地上掙扎。

「啊……不、不行啊……」

大蛇在雪乃的菊穴裡展開更猛烈的抽送攻勢,雪乃的洞口越來越小,大蛇不放棄的往前衝,且快速抖動。

絕對不能就這樣認輸……雪乃使盡最後的力氣,對抗襲向下腹部及肛門的激烈疼痛。

「認命吧!妳是抵抗不了的。剛剛噴在妳體內的是強力腹瀉劑,沒有人能捱過的。『疾風雪乃』的腹中到底藏了什麼東西,這下可會真相大白。」

劇烈的攪痛使得雪乃的眼前漸漸變暗,她即將達到體力的臨界點。

「啊……不行……」緊繃的線此時斷了,雪乃再也沒有抵抗的力量,從她的菊蕾口流出滴滴的排泄物,馬上就變成像瀑布般的傾巢而出。

「啊……」

「真不愧是『疾風雪乃』,連排出的方式也這麼爽快。」

一時之間,下使們和嚴齋的眼神變得尖銳,因為他們發現在雪乃的排泄物中有一顆小石般大小的東西。嚴齋皮笑肉不笑得拾起那顆小石,用刀子一切,就取出折疊好藏在其中的親筆信。將那書信往眼前一放,嚴齋放聲大笑,「各位,可以安心了。這就是親筆信。」

原來雪乃將偷到的親筆信折好,放進由動物腸子薄膜所做成的袋子裡,並吞入肚內,所以這親筆信會隨著雪乃的排泄物跑出體外。雪乃一邊抽咽,一邊持續的排放出穢物,她知道自己已沒有後路。

※※※※※

時光無情的流逝,到了季節轉換之際。

雪乃依舊在嚴齋的宅邸中,她梳著很有女人味的髮型,化著很美豔的妝,並穿著很華麗的和服,但她身上絲毫看不出有『疾風雪乃』玖稜的帥氣。不過,她全身上下卻瀰漫著一股任誰都無法抗拒,成熟女性才有的獨特妖豔氣息。

夜半時分,燈籠的模糊光影投射在雪乃半邊的臉頰上,她美麗的臉龐突然浮現一絲陰影,幽暗燈光反映著雪乃獨自哭泣的背影。

雪乃想起扶養她長大成人的忍者之鄉,因為自己的任務失敗而被柳生嚴齋剿滅。她只要一想起至今生死未卜的族人們,就不禁流下傷心的淚水。

雪乃聽到嚴齋由屋外傳進的聲音,趕緊擦乾了眼淚,慌張的趴在地上迎接嚴齋。嚴齋和一位還很年輕的下使一同進屋。

還未滿十五歲的下使臉上透露出他有些緊張的神情。瓜子臉、眉毛又修長,是個標準的美少男。緩緩擡起頭的雪乃,看到嚴齋催促的眼神,就站起身子。雪乃害羞的只露出半邊臉,用手慢慢的解開和服的衣帶。

褪去腰帶,脫掉衣裳,展現出白裡透紅的完美肌膚。雪乃身上滑落的和服,發出沙沙聲響。雪乃無瑕的皮膚,被點上無數個紅痣,這使得雪乃渾身散發出特異的官能美。

「風牙,你可以動手了。」

稱作「風牙」的年輕下使來到雪乃身旁,開始用繩子綑綁雪乃。他因為太過緊張而顯得動作笨拙,不過還是能將黑麻繩有條不紊的纏在雪乃身上,緊密的綁住……

雪乃在親筆信被嚴齋發現後,請求嚴齋讓她回忍者之鄉負荊請罪。嚴齋假意答應雪乃的請求,但實際上卻突襲忍者之鄉,忍者之鄉也因此被嚴齋燒個精光。雪乃知道這件事後,悲泣了幾天幾夜。

雪乃無家可歸,她只能咬著牙,等待哪天會有背叛嚴齋的人出現。但舉目無親的雪乃,變得自暴自棄,沒有任何求生意志,她甚至沒有自殺的機會,只不過是個靠著嚴齋嚴厲看護而生存的娃娃。雪乃被囚禁在嚴齋的屋子中,成為教導下使攻擊女性軀體的練習對象。

雪乃的身體已被麻繩均勻的綁上。風牙一味的使勁,以致於雪乃的胸部和股間扭曲變形。雪乃全身都是麻繩,兩腳張開開的坐著。風牙像是整個人要埋進去似的盯著雪乃雙腳的正中央部位。原本應該有的黑色毛髮,這裡卻沒有。嚴齋為了要讓下使們明白女性要害,命令雪乃每晚都要用刀片把那裡剃乾淨。

風牙將手指扣住綁在雪乃柔軟丘陵上的草繩,並割斷其中一小斷,再用力的提起草繩。

「啊……」雪乃因受不了而喊痛。

深入雪乃密穴的繩子上,打了好幾個節,吸了雪乃的蜜汁,都變得黑澄澄。雪乃漸漸的無法忍受風牙的眼神,於是動手將綁著的繩子切除。看見雪乃那充血的媚肉,風牙吞了吞口水。

「風牙,你要看仔細,這就是女人的身體。」雪乃低著頭,為風牙解說女人密部的構造,這是因為嚴齋要求雪乃如此教導下使:「因為雪乃是個很淫蕩的女人,所以光只是坐在風牙面前,你一定感受不到。」

「風牙,別只是看,不要客氣,動手啊!」嚴齋握著風牙的手,引導他深入雪乃洞穴中。

「……嗯……」雪乃感到風牙手指的觸感,流露出嬌媚的呻吟。

「……之前只聽說過傳聞,但是流這麼多也未免太……」風牙因雪乃私處的炙熱與蜜液的豐沛,感到無比驚訝。

「風牙,請啊,盡量玩弄吧!」

風牙突然間變得粗暴起來,用手指挑弄雪乃敏感的黏膜。

「啊……嗯……嗯……」因風牙的把玩,雪乃臉上浮現出恍惚的淫笑。

「上啊!風牙,用力的做。」

風牙挑逗著半裸的雪乃,雪乃長長的指甲在風牙的背上畫下了血紅的痕跡。雪乃濕潤的花瓣,溫柔的把風牙強壯的肉莖整個包裹住。雪乃像是要拂走心中的痛苦,將自己的唇緊緊貼上風牙的胸膛。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