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一家人遭逼亂倫和強姦

一家人遭逼亂倫和強姦

林振輝一家人剛剛結束一次休假在回家的路上。全家人都感到很累了,林振輝很高興能完成這次他答應家人很久的環島之旅。

他們在這一周裡,從北到南、從西到東,到了很多個地方。 他的妻子正在前座打瞌睡。兩個青少年,十五歲的光義和十四歲的琪琪,坐在後座看著窗外的鄉村景色。

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包圍了一家人的車,連接而來的閃電讓一家人都嚇壞了。

「振輝,我們必須找個地方躲一下,否則我們不可能在這種天氣下繼續前進的。」

「你是對的,慧心。但是這附近好像沒有城鎮,也看不到什麼住家,沒有地方可以讓我們停車呀!」林先生同意了。

「看啊!爸爸,那裡!一棟大房子,說不定他們會讓我們躲一下。」琪琪突然叫道。

「對呀!振輝,讓我們到那個房子停一下,它的主人應該會好心的讓我們進去躲一下的。」慧心看著振輝說道

「好吧!你是對的。我們在那裡應該會比較安全一點的。」振輝同意的說道。光義也點頭同意大家的意見。

一家人衝出車子,到房子前廊下躲雨。 振輝注意到他女兒濕透的T恤貼在她的身上。

(該死!)他心裡想著(她的胸部比她媽媽在她這個年紀還要大)他搖了搖頭,想把關於女兒胸部的想法趕出腦袋。

振輝按了按門鈴。但沒有人響應。他試著推開門,門輕易的開了。

「好像沒有人住,我們到裡面等到天氣好轉再走。」

屋子裡很暗,琪琪看到旁邊的桌子上有盞油燈。

「爸爸,那有個蠟燭,點著它我們就可以看清裡面了。」

這個房間很大,鋪著地毯,有個一個大沙發和一些傢俱。一家人坐在沙發上靠在一起互相取暖。接著他們聽到一些聲音。

振輝轉頭往門的方向看去,三個巨漢走了進來。

「嘿!你們在我的房子裡做什麼。」看來最大一個問道。

其中一個人拉出一把手槍指著振輝的頭。另外兩個人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靠近振輝性感的妻子,並在她的孩子們的面前將手伸向她的乳房。

「不要動!」拿槍的那個人命令著「你們隻要好好坐著看著你們媽咪的表演,不然我就轟掉你們爸爸的腦袋。」

他們將惠心拉到旁邊一人座的沙發上。

「讓我們看看我們找到什麼了。」其中一個人拉開慧心的胸罩,讓她豐滿的胸部暴露出來,那真是美極了。慧心的乳房和花花公子女郎相比,仍然毫不遜色。

好像兩座雪白、挺立的山峰一般,一點都沒有下垂的跡像。當著她的孩子的面,兩個男人一人握住一邊的乳房開始搓揉著,淩虐般的捏著她的乳頭。

慧心因為感到羞辱而喘息著。

「不!」十四歲的琪琪哭喊著「不要碰我媽咪。」

其中一個男的抓住慧心的肩膀。

「我快等不及了。」他的眼光在慧心和她的女兒之間遊移著。

「不,拜託。」慧心乞求著「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這樣吧!」拿著槍的男人說道「隻要你真的好好伺候我們,確實照我們說的話去做。也許我們就不會傷害你的丈夫……或是你的小女兒。」

「我會聽你們的話的。」慧心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慧心…」

「振輝,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了。」慧心轉向她的兩個孩子。 「孩子們……媽媽必需要做一些事……我……」

「閉嘴,賤貨。 」其中一個男人罵著「沒叫你說話就不要說話。現在開始妳的工作。」

慧心做了一個深呼吸。她知道這些男人要的是什麼。 她的兩手分別伸向兩個男人的下體,拉下他們牛仔褲上的拉煉,將手伸了進去。慧心張大了眼睛吃了一驚,他們的傢夥真是巨大呀!她將他們的肉棒拉出來,慧心忍不住的凝視 著它們,這兩個男人的肉棒不止硬梆梆的,而且幾乎有一隻腳掌長,幾乎像振輝的手腕一樣粗。

「喔!我的天啊!」慧心忍不住喘息著,三個男人都笑了起來。

「這是家族遺傳,女士。」拿著槍的男人笑著說「全世界最大的,我敢打賭……現在,開始照顧我兩個兄弟的傢夥,不然我會讓他們去照顧旁邊那個可愛的小屁股。」

「好…我做……我做……」慧心害怕的點了點頭。

她開始靠近那兩根巨棒,她可以感受到兩根肉棒驚人的重量,血脈賁張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動。慧心轉向左邊的那個人,將他的巨棒吞入口中。

「喔!天啊。」慧心聽到她女兒在她開始幫那個男人口交時,發出了感到噁心的聲音。

慧心感覺糟糕透了,在自己的丈夫、子女的面前做這種事讓她感到極端的羞辱。但是慧心知道,一家人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盡力的取悅這些人。

她知道她必須全力去做,才能保護她的家人。因此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為丈丈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當肉棒深入時,她用喉嚨的根部壓它的龜頭;當肉棒退出時,她用舌頭舔著它的馬眼。

「啊…啊…啊!」那個男人看著振輝說「你太太真是會吹男人的肉棒啊!」

慧心的嘴離開那個男人的陽具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她不發一語的立刻轉向另一個男人,將他的肉棒吞了下去。

繼續了她的工作。「孩子們,看看你媽媽。」拿槍的那個男人說「你媽媽吹肉棒真行,連最會吹肉棒的妓女都比不上。」三個男人一起大笑了起來。

慧心完全不裡會他們,她全心的投入她在做的事,她回來的在兩根巨棒之間來回吸吮著。

「你知道嗎?」拿槍的男人在振輝的耳邊說著「我想你太太真的喜歡同時吹兩根肉棒,我看你太太其實是在享受做這事。」

振輝看著自己的妻子,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別人的肉棒「喔!慧心…」振輝的聲音充滿了痛苦和傷心。

琪琪看著,對媽媽這麼努力的用嘴去取悅那兩個男人感到很可怕。她覺得自己絕對吞不下其中的任何一根肉棒。她太年輕了,以至於無法瞭解媽媽為什麼會答應做這麼可怕的事。她隻知道媽媽讓那些男人將他們的東西放進她的嘴裡…不…不隻是如此,她媽媽不是『讓』他們放進去,她是主動的在吸吮,好像十分美味似的。

她哥哥光義也覺得很害怕,但他發現自己忍不住在看著媽媽豐滿的胸部。

他心裡產生了罪惡感,但他從沒有看過這麼大這麼美的乳房。瞬間,他沒想到那是他媽媽,而是一個美麗的波霸。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慾望,他的下體開始勃起。

「嘿!看!小男孩看他媽媽幫我們吹肉棒讓他變硬了。」其中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在看她媽媽的大奶奶。」

「女士,你為什麼不順便讓你兒子看看你的淫穴呢?」另一個男人提議。

他的話引起惠心的注意,她停下了吃驚看著那個男人。

「照著做。」那個男人含有深意的看著琪琪。

惠心屈服了,她點了點頭,因羞愧而臉紅。惠心拉起裙子,擡起屁股,將內褲拉下,將它丟在地上。她將兩腿張開,將她的陰部暴露在大家面前,暴露在兩個孩子的面前。

「哇!她刮過毛了。」其中一個男人叫道。

這是真的,惠心讓自己的陰部保持光滑,因為振輝喜歡這樣。但現在這個樣子讓她自己覺得自己像個妓女,就像那些男人說的。惠心的臉變的更紅了。

一個男人將兩隻手指插入她的蜜穴。

「看看你媽媽的淫穴,男孩。你想知道她為什麼要刮毛嗎?因為她喜歡把她的洞露出來給人看。對不對呀?女士。」

惠心所能做的隻有繼續張開她的大腿,吸吮他們的肉棒。惠心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龜頭時,出了響亮的『波』一聲。

她轉向自己那兩個年輕的孩子,她知道那些男人希望她說什麼,她決定要順著他們的意思來保護家人。

「對……」她為自己的孩子可能會以為她是認真的而感到羞恥。「我喜歡讓人看到我的陰戶。」

「在那?賤貨。告訴我們你喜歡在那讓人看。」

她需要編一個故事,編一個那些男人喜歡聽的故事。

「我是一個老師……」

這是真的,她在一所中學教英文。

「我在上課的時候從來不穿內褲……我喜歡穿著短裙, 坐在教室的前面,這樣學生們都可以看到我的小穴。」

(不……孩子們,不要以為我說的是真的)

她身旁的兩個男人一人一邊開始撫摸她的乳房。她似乎一點也不害怕,當然更沒有拒絕。男人開始覺得她比任何他們搞過的女人還要騷。他們想像她上課的情形,巴不得自己也是她班上的學生。

「我就知你是個騷貨。」其中一個男人說「你難道隻是讓他們看而已嗎?」

惠心看著他。她要讓自己的幻想更惹火一點。事實上,自己的幻想讓她自己的下體開始感到火熱起來了。

「不隻這樣……」她把男人的陽具拉到自己的臉上摩擦著。「有時候我會叫幾個學生放學後留在教室。我會先蹲下來幫他們吹雞巴,一個接一個……然後我會讓他們舔我的陰戶。」

「嘿!如果她喜歡讓年輕人舔她的陰戶,我們為什麼不讓她的孩子來做呢?」其中一個男人提議。

「對啊!這真是一個好主意。嘿……孩子,到這來。 」把手指插進惠心的陰戶的那個男人附議。「舔你媽媽的淫穴。」

光義並沒有動作,那個男人直接過來將他拉到他媽媽前面,強迫他跪在惠心張開的大腿之間。

「快,舔你媽媽的淫穴。」

「不!」光義用恐懼的聲音說。

另一個男人抓著惠心的頭髮,將她的頭往後拉。

「叫他舔,『媽媽』。」他說「叫他舔。否則我就讓風穿過你先生的頭。」

惠心知道那個男人是認真的。如果她的家人沒有照他們的命令做的話,全家人都會被殺的。

「對啊!讓我們看看你是一個多麼淫蕩的女人。」手上拿著槍的男人說。

就是這樣,惠心知道這就是那些男人要的,他們要她作賤自己,要她在她的家人面前變成一個蕩婦。但她知道這是她的家人唯一的生機,她必須要這麼作。

她現在必須變成一個最淫蕩的女人,這麼作會有什麼後果可以等到他們安全了再來考慮。

「乖孩子……舔媽媽的穴。」惠心伸出雙手抱住她兒子的頭,對著他說。

她強壓兒子的頭到自己的兩腿之間。

「快……光義舔吧!」

光義知道現在的處境實在不容他不做。 他伸出舌頭開始舔起媽媽的小穴。

「嗯……啊……」惠心立刻發出了呻吟,她並不是裝的。兒子的舌頭在她的陰蒂和她的穴中來回舔著。

(他真行……)

惠心忍不住這麼想。光義一定早就做過這種事了。

拿槍指著振輝的頭的那個男人忍不住了。他拉出自己的肉棒,移動到惠心的身旁。和其中一個兄弟交換了位置。

惠心自動的開始為那個男人口交。她又開始了最先的工作,在兩根大肉棒之間來回的舔著、含著。隻不過這一次,她十四歲的兒子正在舔著她的下體。

她嘴中含著粗大的肉棒仍然忍不住發出了呻吟,下體傳來的快感讓她無法克制自己。那些男人爆出了笑聲。

光義將舌頭深入媽媽的穴中,嘗著她開始流出的淫液。同時,他主動的將手伸向媽媽的雙乳,開始搓柔起來。

光義心中的一部份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另一部份卻十分的興奮。

(喔……光義,你在做什麼?)

惠心試著對抗下體傳來源源不斷的快感,但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她無法克制自己。她用雙手將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讓自己的下體完全的暴露在兒子的面 前。

「啊……啊……」

強烈的刺激很快的讓惠心讓她越來越火熱。她聽到那些男人的笑聲,惠心驚訝的發現自己反而更興奮。

(他們在看我兒子舔我的穴!)

一想到這,惠心感到好像一股強烈的電流傳過身體。 惠心將雙腿放下,將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動,響應著光義的舌頭。

她低頭看著光義,看著兒子的臉上沾滿著自己的淫夜。雖然她停止為那兩個男人口交,但男人們並不介意,他們看著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畫面,興奮的自己打著手槍。

「把你的肉棒掏出來,孩子。」其中一個男人命令著。

另一個男人拉著惠心的頭髮將她拉起來,強迫跪在光義的面前,讓母子兩交換了位置。

「別擔心你媽媽,我們會確定讓她做任何事的。」那個男人蹲在惠心的身旁說。

「你看到她吹我們的肉棒了吧!你聽到她說她喜歡吹學生的肉棒了吧!」

「她不是很淫蕩嗎?你為什麼不讓她也吹吹你的肉棒呢?」

那個男人從後面將雙手穿過惠心的腋下,用力的握住惠心的雙乳。男人的大手根本無法完全覆蓋她的乳房。雪白而光滑細緻的乳房從男人的指間凸出。

「看你媽媽的奶子還真是大吧!」男人繼續說著。

「我知道你喜歡這個,孩子……想不想先吸吸看啊?」

光義吞了吞口水,馬上有了動作。

「對……就是這樣,舔舔看……吸吸看……就像你在是嬰兒那樣。」

光義將一邊的乳房用嘴含著,用手玩著另一邊的乳頭。一想到媽媽的學生們可能都吸過她的乳房讓他的動作更激烈。

惠心無助的呻吟著。她真的喜歡這樣,讓兒子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體。

過了一會,光義離開媽媽的胸部,他將褲子的拉煉拉開。

「對,這就對了,讓你媽媽吸你的肉棒」

光義將肉棒拉出來,向媽媽挺去。

「不要這樣,光義……」光義聽到父親在他背後哀嚎著。

「吹我的肉棒……」被慾望淹沒的光義輕輕的對媽媽說著。

「嗯……嗯……」

惠心順著光義的動作,張口將兒子的肉棒吞下。光義的屁股開始前後搖動。

「讓這孩子幹他媽媽。」男人興奮的說道。

當那個男人強迫惠心躺下並且將她雙腿打開時。琪琪坐在一旁張大了眼睛看這這一切。正要升上國中二年級的她,雖然已經十四歲了,稚氣的臉龐和嬌小的身體,讓她看起來比同年齡的女孩還小,但卻和媽媽一樣有個發育良好的乳房。她雖然不是對性全然不知,但卻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

而且竟然是她的媽媽和哥哥將在她的面前性交。她的心裡雖然感到十分的害怕,身體卻也不由自主的開始發熱起來。這一切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強烈的刺激了。

「上啊!孩子。」琪琪聽到其中一個男人鼓動她的哥哥「幹你媽媽這個淫婦。」

琪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光義真的爬到媽媽的身上,他用一隻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將它導引到媽媽的蜜穴。

他的身體往下壓,讓他的肉棒插入媽媽火熱、濕潤的穴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