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春風又綠江南岸(31-40)

春風又綠江南岸(31-40)

第三十一章

月亮市的清晨不再那麼喧鬧,顯得很寂靜了。

 

但寂靜之中不時也聽到幾聲的士的暗鳴聲。

 

王平非常清楚地聽到了媽媽的呼喚。按慣例,此時他的寶貝應該窩在媽媽的溫床裡。

 

餓了多時的王平,聽到媽媽這樣說後,就立即翻到了媽媽的身上,並立即把自己的大陰莖插進了媽媽那早已濕潤了的陰洞中。

 

「啊……啊……平兒,你真會插,啊…啊……媽媽……舒服……極了,啊…啊……平兒,再插……快些,啊…啊……對,就……這樣,啊……啊……平兒,你會……真插,啊……啊……」全紅在故意大聲地喊,她是在剌激姐姐。

 

「啊……啊……媽媽,平兒快一夜沒有碰過你了,啊……啊……現在插起來好舒服,媽媽,真的舒服極了,啊……啊……」

 

全紅的一邊大喊,一邊用手去摸姐姐的陰戶,「唷,平兒,你二姨的陰戶也濕潤了,你去安慰一下你二姨吧,給她治治病。去吧,媽媽已經滿足了。」全紅這是在說給姐姐聽的,兒子還沒有插上她五分鐘,她怎麼能輕易地滿足了呢。

 

「不,妹妹,這不行………平兒,你不要來,你就和你媽媽干吧,這怎麼行呢?……」

 

「姐,就當是給你治病還不行嗎?」

 

「這……」

 

「姐,不要再考慮那麼多了,你不是也有五年沒有碰過男人的東西了嗎?」

 

「可是,這……」

 

「唉呀,姐,你怎麼變得這樣囉嗦了,你原來幹事情不是這樣的呀!」

 

「可是……可是……他是平兒呀!」

 

「是平兒又怎麼了,我是他媽媽,我都給他了,你還怕什麼,你還是他姨媽去呢」

 

「那……」

 

「平兒,去吧。」

 

王平從他母親的身上下來,母親立即脫去二姨的內衣和內褲,二姨的赤裸的美麗的潔白的身子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啊……二姨,你的身子好美。真的,二姨,太美了。乳房和我媽媽的一樣大,有奶水嗎?喲,二姨,你的陰戶怎麼也是白板,和我媽媽的一樣,」

 

「平兒,你還囉嗦什麼,快上呀,你看你二姨的陰洞裡都流出水來了。」

 

「二姨,那平兒可來。」說完王平就壓到了二姨的身上,並用自己又大又長的陰莖對準二姨的陰道口,屁股向下沈,只聽到「滋」的一聲,整根陽物完全容進了二姨的光潔無毛的陰戶中。

 

「啊……」

 

「平兒,你溫柔點,你二姨可不比你媽媽,更何況你二姨現在還在病中。」

 

「是,媽媽。」說完王平就慢慢地進入和退出。

 

「平兒,別聽你媽媽的,你想怎樣就怎樣,不要管二姨,二姨受得了。」

 

「不,二姨,你都生病這樣久了,你現在的身體還弱的很,我的動作不能太大。」

 

「啊…啊……平兒,你的小弟弟插得二姨好脹,好……舒服。啊…啊……」

 

「姐,你輕喊點,萬一明兒她們聽到了,還以為是你病重了,要進來看你,那可怎麼辦?」

 

「啊……啊……妹……妹,平兒……插得我……太舒服了,這是我……當女人三十八年來……最舒服的一次,啊……啊……平兒,你再……快插些,啊……啊……妹妹,我的病現在……好像好了一點……沒有原來那樣嚴重了。原來到處不舒服,而現在是……舒服極了,啊…啊……平兒,你真是二姨……的好平兒,啊……啊……妹……妹,我……要……洩……了,啊……啊……」

 

「姐,你還行嗎,你看平兒他還凶得很呢?……平兒,要不,你再來插媽媽吧。」

 

「不,妹妹,我雖然洩了一次,但我還行,真的,我一點也不覺得疲倦,一點也不覺得累,平兒,你就放心的插吧,啊……啊……平兒,你的小弟弟真好,二姨好……好喜歡,啊……啊……」

 

「二姨,你的小咪咪也好舒服,把平兒的小弟弟夾得好緊,媽,二姨的真的很緊,比媽媽,你的還緊一點呢,啊……啊……」

 

「平兒,你二姨的小咪咪,已經有五年沒被男人的東西插過了,當然有點緊啦,而你天天都在插媽媽,媽媽的怎麼還會有你二姨的那樣緊呢?」

 

「妹妹,你真會享受,天天都有平兒這樣大、這樣長的童子槍插,你太幸福了。啊……啊……平兒,你再插快些,插深些,頂進二姨的子宮裡去……啊……啊……平兒,你真行,啊…啊……二姨都快梅開二度了,而你還是那樣的有力,啊……啊……平兒,二姨又要升天了,啊……啊……」

 

「二姨,平兒也要射了,啊……啊……」

 

王平在二姨第二次洩後,也到達了高潮,一股強大的激流直向二姨的深處噴射而去。

 

……

 

「啪……啪……啪」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媽——,你怎麼了?為什麼喊得這樣厲害?是不是痛得很了?要不要我打電話叫醫生來?小姨你開門一下,讓我們來看媽媽一下,我和妹妹挺著急的。小姨,你快開門呀,平弟,你們怎麼不開門?……」

 

「明兒、鳳兒,媽媽沒有事,你們去睡去吧,媽媽現在好得很,一點都不痛了,真的,你們回去睡覺去吧。」全蘭大聲地對在敲門的高明和高鳳說,回答的聲音根本不像是一個病了十多天的病人說的。

 

「媽媽,你真的沒事嗎?」高明在門外又問道。

 

「真的,媽媽真的沒事,你們睡去吧。」全蘭再次對兩個女兒說。

 

王芳也在門外勸高明和高鳳,「明姐,睡去吧,二姨不會有事的,我想我媽媽已給二姨下藥了,明天二姨就會有好轉的,走——吧」

 

王芳拉著高明和高鳳回房睡覺後,她卻怎麼也睡不著,剛才從二姨的臥室傳出的那種聲音她也聽到了,她知道,哥哥剛才肯定是在干二姨,要不二姨不會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她不是已經病了十多天了?

 

想著想著,王芳的淫洞竟流出了水,她用兩個手指插進了自己的洞中……

第三十二章

 

 

 

時針指到了六點,大街上汽鳴聲也開始多了起來。

 

三個女孩的房間裡,一點動靜也沒有,也許都在做著自己的美夢吧。

 

此時王平的陽物還是插二姨的洞穴中,他把二姨的淫洞灌得滿滿的,由於二姨的陰洞被自己的粗大的陰莖堵得一點縫也沒有,所以精水一點也沒有流出來,而且還有許多射進了二姨的子宮裡。他躺在二姨的肚子上看著媽媽說:「媽,要不要平兒來安慰你一下?」並用兩個手指插進媽媽的陰穴中來回抽動……

 

「平兒,給你二姨治病要緊,不要管媽媽。你快把二姨洞中的藥水吸給你二姨吃。唉,你也有些累了,要不就讓媽媽來吧。」全紅親切地對兒子說,並用手輕輕扶摸兒子的頭。

 

「媽,那也好,這樣平兒就可以來安慰媽媽了。媽,你把屁股擡起來,平兒從媽媽的後面進入好嗎?」

 

「你呀,媽媽拿你……隨你吧,你喜歡怎樣就怎樣,誰叫你是媽媽的寶貝兒子呢。」

 

王平把自己的陽槍從二姨的陰洞裡抽出來時,它還是硬硬的,直挺挺的,龜頭上還沾著許多精液,它們慢慢地集中到馬口上,極似一粒綠葉尖端上欲滴的露珠。

 

 

「噫,妹妹,剛才那味道好舒服,我還從沒有嘗過這種味道呢」

 

「啊……平兒,再插深些,啊……再插快些,哼……好……啊…啊……就這樣插,啊……啊……姐……妹妹舒服極了,啊…啊……乖兒子,壞兒子,啊……啊……你插得媽媽好舒服,啊……啊……」

 

過了十分鐘,王平和媽媽換了三種姿式後,王平才把自己的精液射進了媽媽的淫洞深處。

 

……

 

早上八點三十分。從窗戶上未拉嚴的窗簾縫隙中透進一絲陽光,不用說又是一個艷陽高照的晴天。

 

王平被媽媽和二姨的說話聲弄醒了,儘管媽媽和二姨的說話的聲音很輕。

 

此時,王平的「大弟弟」還插在媽媽的浪洞中。這已成為王平生活中的常規了,他在家中也是這樣天天插在媽媽的洞中過夜的,他喜歡這樣。而全紅對兒子的這種要求也已經習慣了,甚至已經上了癮。有一天兒子插在妹妹的嫩穴過夜,她第二天就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好癢好癢,竟然要兒子插近四十分鐘後才好些。

 

王平也懶得睜開眼,他的一隻手放在媽媽的乳房上,另一隻手放在二姨的陰戶上,中指還插進了二姨的陰洞中。他在靜靜地聽著媽媽和二姨說話。

 

「妹妹,在家中你和兒子都像現在這樣,平兒的大東西一整夜都是插在你的裡面嗎?」

 

「嗯,我和平兒幾乎天天如此,平兒已經養成這個習慣了,如果他不插在我的洞中睡覺,他就睡不著,所以,他不是插我的這裡過夜,就是插芳兒的那裡過夜,但平兒他絕大部分是插在我這裡過夜的。」

 

「怎麼?芳兒的……也被平兒進去了?」

 

「唉呀……姐姐,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也不想想,平兒連他媽媽的都搞了,還能不上他妹妹的嗎?」

 

「平兒真幸福。妹妹,平兒有你們兩個女人天天陪著,他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姐,你也又該吃藥了,叫平兒起來給你造藥吧」

 

全紅正準備叫醒兒子,卻被全蘭制止了,「妹妹,就讓平兒再多睡一會吧,我好愛看平兒這樣睡著的樣子,好天真,好可愛。」全蘭用手輕輕撫摸著王平的細嫩的臉,然後又用嘴在王平的臉上吻了一下。

 

「妹妹,那你們也天天吃平兒射在你們裡面的水水?」

 

「那當然了,那種東西我們稱為『紅平芳』家庭保健口服液。不過這保健品我們也是昨天才發現的,才開始用呢。說來也怪,我們用這種藥水居然能止血。於是我才想到用這種藥來給你治病呢。」

 

全紅就把兒子無意中用他們的合精給她止血的事,以及只有用兒子和女兒的合液才能給女兒止血的事說給姐姐聽。

 

這時,王平知道該起了,他慢慢睜開眼,看見二姨的頭正靠在媽媽的肩上,也就在自己的頭邊。他偏著頭,目不轉睛地望著二姨,插在二姨陰洞中的中指又動了起來,並且又把食指也加了進去,兩個手指在二姨的洞中不停地抽插著。而插在媽媽的長槍也開始動了,在媽媽的陰道中一進一出的。

 

 

「媽,我知道。」說完,王平就壓到了二姨的肚子上,說:「二姨,幫一下忙。」

 

全蘭知道王平說的幫忙指的是什麼,她忙用手把王平的龜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平兒,好了,你插進來吧,二姨正等著你呢!」

 

王平的屁股一沈,那又大又長的陰莖完全鑽進了二姨那早已被自己的手指弄得濕淋淋的光潔無毛的洞穴中,同時他的左手在不停的擺弄媽媽的剛被自己插過的同樣是光潔無毛的陰戶,而且他還用食指和中指進入了媽媽的陰洞裡……

 

全紅打了一個電話給謝處長,說今天她不能來上班了。當然,也說了為什麼不能來上班的原因。她的上司聽了以後,也欣然同意。要不也太不夠人情了吧,還對她說,姐姐好了之後再來上班,現在處裡也沒有什麼事,也就每天去坐坐而已。

 

就在全蘭洩了一次後沒多久,全蘭感覺到有一股熱乎乎的東西射進了自己的陰道深處,並明顯的感覺到有許多已射進子宮去了。同時自己的內壁也再一次開始收縮起來,她覺得這種感覺太舒服了,太有快感了。自己就好像是飄在天空中的一朵美麗的雲彩,在隨心所欲地遊蕩著……

 

看著兒子和姐姐兩人達到高潮的樣子,全紅也興奮了起來,她用手抓住撫弄自己下體的兒子的手,讓兒子的手在快速地進出自己的陰洞……

 

「平兒,可以給你二姨吃藥了。」

 

「媽,還早呢,我再給二姨多造點藥水,現在還不夠多,你說是不是呀?二姨。」

 

「妹妹,你就再讓平兒插我一會兒,讓我再興奮一次,再舒服一次,再升天一次吧。平兒,快插二姨,二姨還需要呢。啊…啊……平兒,再插快些,嗯……對……就這樣……啊……啊……好極了,啊…啊……平兒……你真會插,啊……啊……你插得……二姨舒服……極了,啊……啊……」

 

王平看著二姨那興奮的樣子,自己抽插的節奏也隨之加快了起來,並次次真頂二姨的花心,陰莖頭頂住二姨的子宮口那麻麻的感覺傳遍了全身。他也開始有了一點給二姨的第二次射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讓精液再次射出來,他想這一次要把二姨幹得花容失色才罷休。他稍停頓了一分鐘,偏頭到媽媽的胸脯上去找媽媽的奶頭。

 

王平在媽媽的奶頭上吸了兩分鐘後,才把頭從媽媽的富有彈性的大乳房上擡了起來,望著媽媽的眼,深情款款地對媽媽笑了一下,自己的兩個手指仍在不停地擺弄媽媽的陰洞。全紅忍不住兒子的這種挑逗,一把抱住兒子的頭,就和兒子親吻了起來。

 

全紅把舌頭伸進兒子的口中,和兒子的舌頭纏在一起。這樣的熱吻她和兒子不知進行了多少次。

 

王平和母親在親個不停,他正享受著母親從雙唇中給他的快樂,卻把身下面的二姨給忘了。

 

全蘭看到妹妹和王平那樣火熱而激情的吻,自己的嘴唇也慢慢地動了起來,她多麼希望王平此時能夠吻她一下。

 

王平和母親的熱吻還在進行。

 

全蘭只好在王平的身下自己動了起來,讓王平的大雞巴、長陰莖在自己的淫洞中運動。但沒多久,全蘭就感到有些累了,畢竟已是三十八歲的女人了,更何況自己的身體剛剛大病,還沒有完全恢復。

 

王平和全紅都發現了全蘭的這一動作,全紅急忙離開了兒子的少年熱情的嘴唇,叫兒子去注意他二姨,「平兒,你二姨在等著你插呢!」

 

王平也知道二姨在等著他,但他實在不願意媽媽那纏綿綿的舌頭從自己的口中離開,現在媽媽既然已把那萬般柔情的美舌抽出了自己的口腔,他也只好對媽媽甜甜地一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二姨的身上。

 

王平又開始快速地抽插二姨的陰洞,這一次比前一次更凶更有力。

 

「啊…啊……平兒,你弄得……二姨……好……好……舒服,啊……啊……平……兒,你再……插快……些,啊…啊……再插……深些,啊…啊……平……兒,你把……二姨的……陰戶插得……快要……溶化了,啊……啊……」

 

 

「啊……啊……」全蘭再一次達到了高潮。

 

王平已感覺到自己已使二姨再一次升天了,因為二姨的肉穴內部在不斷的收縮。此時,自己的忍耐也達到了頂點,興奮也達到了高峰。只覺得一股熱流從自己的陰莖通道中噴射而出,龜頭在有節奏地抖動著,陰莖根部的肌肉在不停地收縮……這種感受,王平不知經歷了幾千遍,但這一次的感受又有點不同,因為這是在干二姨的陰戶,一個新鮮的陰戶,而且是看著這美麗的陰戶完成的。他緊緊地抱住二姨的雙腳,閉上雙眼,在回味著剛才射精的那一時刻。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