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春風又綠江南岸(11-20)

春風又綠江南岸(11-20)

第十一章

哥哥和妹妹已有很久沒有這樣擁抱了。

 

十五歲的少女只覺得全身產生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十六歲的少年雖說和媽媽已是身經百戰,這一抱,不會那麼衝動,但此時一個如花似玉的美貌絕倫的少女就在自己的懷中,又怎能不心動?

 

少年的陽物開始堅硬起來。他彷彿看到抱在懷裡的是自己的媽媽。

 

他把自己的嘴唇慢慢地向妹妹的小嘴壓下去。

 

此時,妹妹也將自己的櫻桃小口向哥哥迎合過來。

 

哥哥的舌頭已伸進了妹妹的口中。

 

……

 

哥哥的手開始向妹妹的胸前摸去。

 

妹妹開始清醒過來,忙推開哥哥。

 

可是哥哥將她抱得很緊,她怎麼推也推不開。

 

哥哥的手已摸到了妹妹的乳房。

 

「啊……哥哥,不要……不要這樣,我是你親妹妹呀!」

 

此時的王平開始甦醒過來,但他已被妹妹的美麗深深地打動了,妹妹說什麼他根本不聽,他的手已伸進了妹妹的下身。

 

「哥……不要……不要這樣……哥,你是妹妹的好哥哥,你千萬……千萬…不能傷害……妹妹呀……哥哥……」

 

此時,王芳也被哥哥摸得渾身火熱起來,說話也開始語無倫次了。

 

哥哥的手終於摸到了妹妹的陰戶。

 

「啊,妹妹你的小咪咪怎麼一點毛也沒有?」

 

「哥……」妹妹的防線開始崩潰了。

 

「妹妹,哥哥愛你!」

 

「哥哥……妹妹也愛你,可是……」

 

「妹妹,只要我們相親相愛,還有什麼顧慮的。」

 

「哥,可是妹妹怕……」

 

「妹妹,不用怕,哥哥會很溫柔的。」

 

哥哥把妹妹抱到自己的床上,並很快地把自己和妹妹的衣服脫光。

 

「啊,妹妹,你的身子太美了,喲,看你的洞口都已經流出這麼多水了,還不想……」

 

「這不都是哥哥你弄的?」

 

「妹妹,哥哥可要進入了?」

 

「哥哥,你可得輕點,慢慢的,不要弄疼了妹妹……」

 

「哥哥知道,哥哥會疼妹妹的。」

 

說完,哥哥把對於妹妹來說是又長又大的長槍向著妹妹的洞中插去。

 

由於妹妹的洞中剛才流出了很多的陰水,故而哥哥陽槍頭一插入,屁股再向下輕輕一壓,陰莖的前半已順利進入妹妹的小穴中。

 

「啊……」妹妹輕輕呻吟了一聲。

 

這時,哥哥覺得龜頭受到了一點阻礙。肯定是遇到了妹妹的那一層膜了。

 

哥哥再用力向下一壓,槍頭劃破妹妹的最寶貴的處女膜,直向妹妹的洞穴深處衝去。

 

「啊……哥……哥……痛……啊……」

 

「妹妹,別怕,一會就會好的……」

 

這時,哥哥的長槍已連根沒入妹妹的陰穴中,一點也沒有留在外面,並開始慢慢地做抽插運動。

 

「啊……哥哥……啊……」

 

哥哥慢慢的做了十多下抽插運動後問妹妹:「妹妹,現在還痛不痛?」

 

「啊……不……不……痛……啊……哥哥……啊……妹妹……覺得……有…有點……脹……啊……」

 

哥哥的抽插開始慢慢地加快。

 

「啊……啊……」妹妹開始大聲地呻吟,兩手緊緊地抓著床單。眼睛微微閉著,臉上露出無比激動的非常可愛的表情。

 

哥哥的兩手捧著妹妹臉,胸脯壓著妹妹的乳房,四個乳頭相對,而下面的風景則是快速的接觸與分開,同時還發出「啪……啪……」的響聲。

 

「啊……啊……」妹妹的叫聲開始由高聲變得柔和起來。

 

這聲音是如此的動聽。

 

哥哥的抽插又加快了。

 

「啊……哥哥……妹妹……要……洩……了,妹妹……快……升……天……了……」

 

「妹妹,哥哥也要洩了,啊……啊……」

 

一股激流從哥哥莖頭中噴出。

 

妹妹只覺得有一股熱水向自己的陰道中射來,同時她自己也達到了高潮。

 

「啊……啊……」

 

妹妹的洞穴已裝不下哥哥那麼多的淫水,白色的精液和妹妹的破紅攙雜著向外流出來。

 

哥哥的小弟弟仍是插在妹妹的小咪咪裡,停了一會後,哥哥又向妹妹發起了第二次衝擊。

 

哥哥與妹妹的第二次交鋒半個小時後才完成。

 

但這一次進行到一半時候,母親已回到了家中,但由於哥妹二人幹得興起,根本就沒有發現媽媽的到來。

第十二章

 

 

 

由於這一次陪上司吃飯比較順利,沒有過多的迎合,所以全紅回來得比哥妹倆預計的時間要早一些。

 

全紅親眼看到兒子那不知多少次鑽過自己陰洞的大陰莖向著女兒的小穴中插去。

 

作為母親,她真擔心女兒的洞穴會被兒子的粗大的陰槍插破,她想制止這場戰爭繼續發展下去,可是……

 

她擔心這一制止,怕兒子和自己的事也被抖出來……

 

哥哥和妹妹發生肉體關係的事還可以諒解,但母親和兒子發生了肉體上的接觸,那罪惡就更大了,那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母親處於矛盾之中……

 

唉,隨她們去吧,更何況自己是如此的愛兒子,和兒子在一起的時候,那真象過神仙日子一般,兒子的童子雞插自己的陰穴時,比丈夫插自己還要舒服,兒子的舌功又是那樣的美妙,兒子的天真活潑的像他父親的樣子還每每能勾起自己美好的回憶。

 

也好,母親和女兒一切都是兒子的,這才是對兒子最好的愛,最好的獎勵。

 

想到這裡,全紅對兒子與女兒的行動能接受了,於是她又悄悄的回到門外,並關上門,又到外面去轉了一圈,估計兩個少男少女也該結束了,才來到門口按響門上的門鈴。

 

這是給兒子和女兒一個下台的機會。

 

當「叮……叮……」的鈴聲響完的時候,哥哥與妹妹早就結束戰鬥了。

 

「媽,你回來啦!」開門的是王芳。

 

「芳兒,哥哥你倆吃飯了嗎?」母親裝著像什麼也沒有發現一樣。

 

「還沒有呢。」

 

「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做飯吃?我不是打電話跟你哥哥說了嗎,我回家晚,你們自己做飯吃,你哥哥呢?」

 

「他還在房裡做作業呢。」

 

母親知道女兒在說謊,但又不便說穿,「你們呀,如果我出差了,看你們吃什麼,看來還是我給你們做了……芳兒,你們要吃什麼?」

 

「媽,給我們做點面就行了……」

 

……

 

晚上,全紅以為白天兒子和女兒幹過,今夜兒子恐怕不會再來了,想到這裡母親又對女兒有了一點說不出的感覺,她覺得女兒在奪走了自己的愛。

 

為什麼這種想法與白天的不同了呢。

 

但很快這種想法又消失了。

 

房門還是給兒子留著,她是多麼希望兒子的到來。

 

王平在十點鐘時,走進了母親的臥室,但他看見母親已睡著了。母親是平躺在床上的,身上沒有蓋任何東西,那姿式和身段太美了,真是一個睡夢中的維納斯。兒子看到這幅雕像,下體不由自主地立了起來,他輕輕地走過去,輕輕地脫去內褲,輕輕地上床,輕輕地分開母親的大腿,又輕輕地把自己的大陰莖慢慢地向母親的美妙動人的地方插去,然後屁股一沈,整根陰莖完地全進入了。

 

兒子抽插時候,母親才開始慢慢的睜開眼,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等兒子又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的時候,母親才完全的甦醒。

 

「啊,平兒,媽媽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媽,你怎麼了?……平兒知道媽媽天天都要,怎麼會不來呢,更何況平兒也天天都想要媽媽呀。」

 

「啊……平兒,快插,啊……對,就這樣,啊……再快點,啊…好,平兒,你真插得好,啊……平兒,你插得媽媽舒服極了,啊……啊……」

 

「媽,還要不要再快些……」

 

「啊……平兒,不能……再快……了,再快……媽媽……就要……被你……插破了,啊……」

 

「媽,那平兒慢點,好不好?」

 

「啊……平兒,你真會插,啊……好,就這樣,還要慢些,嗯………好,平兒,你插得真好,嗯……嗯……平兒,你真是媽媽的好兒子,你插得媽媽都快升天了……」

 

「媽,平兒也快丟了,啊……啊……」

 

話未說完,一股激流快速地從兒子的體內衝出來。

 

母親也感覺到那激流不斷地向自己的子宮口內噴過來,同時還感覺到兒子的龜頭在不斷地顫抖。

 

「啊……平兒,媽媽也洩了,啊……啊……」

 

母親緊緊地抱著兒子,「平兒,媽媽很愛你!」

 

「媽,平兒也很愛你!」

 

「平兒,你可不要離開媽媽,媽要沒有你,真不知怎樣過了,平兒,你答應媽媽,好不好?」

 

「媽,平兒不會離開你的,平兒和媽媽在一起是多麼的幸福,多麼的快樂,多麼的滿足。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媽媽,你生下兒子,又用自己的乳汁把兒子養大,現在又把女人的一切獻給兒子,媽,你是平兒的好媽媽。平兒能夠擁有這樣好的媽媽已經是天下最幸福的兒子了,平兒還會離開媽媽嗎……」

 

「平兒,你這張嘴呀,都把媽媽說成是聖母了!」

 

母親微笑地對兒子說:「媽,你真美,你笑的樣子太美了。平兒的弟弟又想玩耍了。」

 

其實兒子的陰莖還是一直插在母親的陰道裡,「平兒,你想要就要吧,以後就別問媽媽了,媽媽是隨時隨地都滿足你……」

 

「媽,不能說是隨時隨地吧,難道在妹妹的面前也可以嗎?」

 

「平兒,你就別鑽媽媽的字眼了,如果你認為那樣做可以的話,你就……啊……平兒,輕點慢點,不要這快,我們邊做邊說點話不好嗎?」

 

「好的,媽媽,」說完,兒子就改變成很溫的柔抽插,「媽,平兒是說著玩的,平兒怎會在妹妹面前和你……讓妹妹發現這讓平兒欲仙欲死事呢,媽媽,你可別生氣……」

 

王平知道自己剛才說錯了一句話,就只好用自己的大槍讓媽媽得到滿足,於是慢慢地抽出,又慢慢地插入,每一次都完全抽出,再盡根的沒入,他知道這是媽媽較為喜歡的方式。

 

「平兒,媽媽不會生你的氣的。平兒,再快一點……」

 

「好的,媽媽。」

 

「啊……啊……」

 

母子倆再一次同時進入了高潮。

 

由於上一次兒子就已把母親的溶洞灌滿,所以這一次兒子的精水射出時,母親的陰洞再也裝不下了,於是就從陰道與陰莖的交接處擠了出來,把床單都濕了一大片。

 

母親真沒想到兒子會有如此強列的慾望,她清楚地看到今天下午兒子已和女兒大幹了一場,加上今天早上和自己的一次,今天就來了四次了。

第十三章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在一天之內竟來了四次,真是一個奇跡。

 

全紅回想以前和自己的丈夫最多一天也只是兩次,那也只是新婚時少許的時候。

 

她還記得在那個新婚之夜,丈夫等到慶賀的雙方親人散完後,已是快十一點了。當時她被大她八歲的丈夫抱到了床上……那一次她們纏綿了半個多小時,也就是那一次,使她現在能天天快樂的平兒也就產生了……到了快天亮的時候,她又被丈夫弄醒,當她醒來的時候,丈夫的陽具全根沒入了她那一根陰毛也不長的玉洞中。

 

那時她才有十七歲,還不到法定結婚的年齡,因而喜酒也只是雙方比較親的家人來慶賀。

 

那時她正高考結束,正是炎熱的暑假,和現在一樣,熱得讓你不用蓋被子。

 

後來,丈夫也只是偶爾梅開二度。

 

而現在的兒子竟可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裡射了四次。

 

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全紅不由得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兒子,她真捨不得兒子從她的身邊離去。

 

但兒子如果從女兒那裡得到了更大的快樂,更大的滿足,那她還會留在自己的身邊嗎。畢竟女兒要比自己強呀,自己都三十四了,而女兒只有十五,更何況自己生過了兩個孩子,自己雖然覺得兒子抽插時是那樣的充脹、飽滿,可是女兒的那個剛被她哥哥開苞的小穴能不比她這生過孩子的更緊而舒服嗎?今後兒子還會像現在一樣一天和自己來幾次嗎?……

 

全紅真不知道怎樣辦才好。想著想著自己又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兒子已不在身旁。

 

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兒子肯定又去進他妹妹那小洞去了。

 

於是她走到女兒的房間門口,果然從裡面傳一陣陣輕輕的呻吟聲,「啊……啊……哥……哥,你……輕點,啊……妹妹……的小咪……都快……被你……插……破了,啊……啊……」

 

全紅的心頭一陣恐慌,「怎麼辦?……怎麼辦?……」

 

全紅慢慢地像是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臥室,仰面倒在床上,兩眼緊閉著,也不知道想什麼,沒有一點頭緒。

 

她知道自己將不會永遠擁有兒子了。

 

想著想著,淚水竟從兩隻眼角流了出來。

 

但就在這時,她感覺到有一根熱乎乎的東西直入到自己的陰道中。

 

她睜開眼一看,壓在自己身上的是寶貝兒子。

 

「平兒……」她一把把兒子緊緊的抱住。

 

「媽,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平兒對媽媽不好?平兒做錯什麼了嗎?」

 

「不是的,平兒,媽媽是想起……」

 

未等母親說完,兒子的舌頭已擦乾母親眼角的淚水。

 

「媽媽,是不是想到爸爸才傷心的,媽媽你也不要想得這麼多,爸爸都去了十多年了,你又何必呢……你的身邊不是有我嗎,媽,平兒永遠陪在媽媽身邊,讓媽媽快樂,讓媽媽幸福……」

 

「平兒,媽媽的好平兒,媽媽是高興……媽媽高興自己身邊有這麼好的一個天真、活潑、可愛,而且又能讓媽媽得到滿足的兒子。」

 

兒子的抽插運動開始加速。

 

「啊……啊……」

 

聽到母親的浪叫後,兒子知道又該慢下來了,於是又慢慢地減速,改成快抽慢插。

 

「嗯……嗯……平兒,你真會插,嗯……嗯……媽媽快活死了。」

 

這時兒子又改成慢抽快插,過一會又改成慢抽慢插,沒過多久,兒子就讓母親在一天中第四次達到了高潮,而自己也在再抽插三十多下後,又在這一天中第四次將自己的愛液澆灌到使自己天天獲得無比快樂的母親的美洞中。

第十四章

 

 

 

三個月過去了,王平也進入了太陽一中的高一(1)這個特重點班,而且還是這個班的第一,當時班主任想叫他當班干,讓他在班長和學習委員中選一個,他對班主任說,他沒有當班乾的經驗,也就謝絕了。但他又對班主任說,班上的事情他一定會關心的,有什麼事要他辦的,他一定會盡力而為。當時他記得班主任對微微地笑了笑,這一笑才使他注意起自己的班主任來。

 

他的班主任是一個結婚才兩年的而且孩子還不一歲的二十六歲的美女,老師都說他的班主任是學校的教花,但班主任與自己的媽媽比起來還是差了些。

 

這段時間來,王平總是在母親和妹妹之間交換著,晚上在媽媽那裡,一般是每晚來上一次,但有時也有兩次的,那另一次就是過早了。下午五點到六點的時間是和妹妹,在這個時間裡,有時媽媽下班得早,也要故意在商場或菜場中溜躂到六點過才回家。

 

雖然三人幾乎不空一天,特別是對王平來說那是一天都沒有空過,平均每天少不下兩次,而對全紅和王芳來說還可以空上例假的那三至四天,但是三人並不因此而影響自己的工作與學習。

 

相反全紅在單位上的工作總是得心應手,效率很高,同一種事別人要做兩個小時,而她只要一個小時甚至更短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在她們四處,只要有什麼難題,都來向她請教,因此,單位領導也非常的看重她,前幾天才給她提了個副處長。也不知為什麼,自從與兒子發生關係以來,皮膚也變得越來越細嫩了,自己又好像年輕了許多。

 

至於王平和王芳,那更是不用說了,兩人均是班上的第一名,從來都不會得到第二。王芳說明年她也要象哥哥那樣,不但要進太陽一中,而且也要進太陽一中的特重班。倆兄妹學習是那樣的好,人也長得如此的漂亮與英俊,班上的男生或女生都圍在了他們的周圍,倆人收到的情書至少也有二十多封了。但是兩人對這些從來就不屑一顧,他倆只想著快點放學,早一點回家,早點進入兄妹倆人的極樂世界。因為只有下午這點時間是屬於哥哥和妹妹的。

 

這天,妹妹對哥哥說:「哥,你在我的身邊就是那麼一個小時,我覺得這不太公平。」

 

「妹妹,這有什麼不公平的,你和我只有一個小時,難道我和你的時間又比你多了嗎?」王平的手在妹妹的乳房上不停地摸著,「妹妹,你的胸脯在這幾個月裡竟大了這麼多,你可要好好地感謝哥哥呀,這可全是你哥哥的功勞喲。」

 

「哥,雖然你和我的時間與我和你的時間是一樣的,但是你還可以整夜在媽媽的懷裡,得到媽媽安慰,得到媽媽的……」

 

未等到妹妹說完,哥哥就用手封住了妹妹的口,「妹妹,你千萬不要亂說,我和媽媽怎麼會那個呢?」王平一邊說著,一邊把他的大而長的陰莖狠狠地一下子就插進了妹妹的嫩穴中。

 

「啊……啊……哥哥,你輕點,啊……」

 

「哥哥插死你,插破你,看你還敢不敢亂說!」王平又狠狠地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

 

「啊……哥,你就不要再瞞著妹妹了,其實我早就已經發現了你和媽媽的事情,剛開始時我也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後來我慢慢地細想起來也沒有什麼,媽媽畢竟也是一個女人,是女人就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那根長槍那根大炮來插,你們男人一點都不知道女人的苦,你想想,在漫漫長夜裡一個女人睡在自己的床上那不是很孤單嗎。」

 

「所以,我想你能夠安慰媽媽,是很好的事呀,何況,媽媽從小就慣你,都十歲了,還在一起裸睡,現在你們不發生那事才怪呢。哥,我都想通了,啊……哥,輕點……但這些天來,你和媽媽在夜裡快活,可是……哥,你想過沒有,妹妹也在忍受著漫漫痛苦的長夜,特別是你和媽媽還要發出讓人全身發癢的叫聲。啊……啊……哥……哥,你……輕……點,啊……啊……」

 

隨著妹妹的幾聲大叫,哥哥和妹妹倆人都洩了。

 

哥哥射得妹妹滿滿的一腔淫水。哥哥並不急於把自己的陰莖從妹妹的陰道裡抽出來,他覺得這樣被妹妹的小穴夾著很舒服。

 

「妹妹,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什麼不早說?」

 

「哥,我怎麼敢說,我說了不知道媽媽會怎麼想,她也有她的難處呀,我覺得媽媽也是夠苦的了,爸爸不在時我才四歲,你才五歲,十一年了,媽媽也不再嫁人,這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我們兄妹倆人。哥,媽媽這十來年也不容易,我就想,你能夠給媽媽盡量多一點快樂,讓媽媽不再找一個後爸來給我們氣受,我也只好裝著什麼也不知道一樣,讓媽媽安心的接受你給她的快樂,這不是更好嗎,哥——你說是不是?」

 

「妹妹,真難為你了。妹,哥都沒有你這樣想得多呢,能這樣為媽媽著想。哥在乾媽媽時,當然也想到能給媽媽快樂,給媽媽滿足,但沒有你想得這樣好。嗨,哥哥還不如妹妹你呀!」

 

「啊!哥哥,快起來穿衣,媽媽馬上就要回來啦!」

 

「妹妹,我有個想法,」哥哥邊穿衣,邊對妹妹說,「媽媽我們住在一起如何?」

 

「哥哥,這恐怕不行吧……」

 

「有什麼不行的,原來我還以為你不知道我和媽媽的事,現在既然知道了,不如大家住在一起更好些。」

 

「可是媽媽知道我們的事嗎,如果媽媽知道了我和你發生了那種事情,她會原諒我們嗎?」

 

「要不我今晚試探媽媽一下再說……」

 

「嗯,也好,如果媽媽同意了,那該多好……哥哥,快出去吧,現在最好不要讓媽媽知道……」

 

就在哥哥臨出門前,還在妹妹的嫩臉上親了一下。

第十五章

 

 

 

六點過十分,全紅才回家,她是有意讓兒子與女兒兩人多一些時間,畢竟自己與兒子是整整一個晚上,而女兒只得到一個小時,自己總不能把好處一個人佔了。反正回家就只是做飯。因此她有時都快六點半才回家。

 

晚上,王平與母親大戰過後,已是十一點了。

 

王平的陰莖還像原來那樣,還是插在媽媽的被自己灌滿精水的陰洞裡。

 

「媽,平兒跟你說件事,你可不要生氣。」

 

「平兒,在學校裡出事了?」

 

「媽,不是學校的事,是……」

 

「那會有什麼事情能讓媽媽生氣呢?」

 

「媽,你答應了平兒再說……」

 

「平兒,你就說吧,媽媽的陰穴都讓你插了,還有什麼事比這更嚴重的呀,你說吧,媽媽不生氣。」全紅用右手在兒子的還有一點童氣的臉上擰了一下。

 

「……」

 

「說吧,平兒,」母親又對兒子微笑了一下,「媽媽不會生氣的。」

 

「媽,我和妹妹已……」

 

「平兒,你別說了,你和妹妹的事媽媽早就知道了,你的小弟弟已進入了你妹妹的小穴了,是不是?」

 

「媽,這些你全都知道?」

 

「你們呀,難道你們沒有發現,這麼久來媽媽總是六點以後才回家嗎?」

 

「你不是說你們單位是六點才下班的嗎?」

 

「可是有時也有早的時候嘛。」全紅又對兒子使一個媚眼過來。

 

「下班早的時候,也得要等到六點以後才回來,哪怕是四點提前下班了,你也不會在六點以前回來的,是不是?媽媽。」

 

「嗯……」

 

「為什麼?媽媽,你為什麼要這樣?」

 

「為了我心愛的寶貝兒子。」

 

「媽,你真好,平兒再讓你快樂一下好不好?」

 

「平兒,媽媽是怕你的身子呀,你吃得消嗎?」

 

「媽,你不用擔心平兒,平兒一天來上七下八下是沒有問題的。」

 

「那你上課的時候還是那樣的有精神嗎?」

 

「有,不但有,還特精神的,而且他們要學一節課,我只要半節課就行了,分數還要比他們高呢。」說完,插在母親濕淋淋的陰洞裡的肉棒又抽動了起來。

 

「啊……啊……」隨著兒子的抽插,母親大聲地叫了起來。

 

「媽媽,輕點,妹妹聽到了不好。」

 

「啊……啊……平兒,你再插快點,啊……媽媽……就要……大聲……叫,啊……啊……這樣……才快活……才舒服……才像一個……被乾的……女人,啊……啊……平兒,再插……快些,啊……再插……深些,啊……對,就……這樣,平兒,你……真插得……好,插得……媽媽……都快……升天……了,啊…啊……」

 

「媽媽,你不怕妹妹她……」

 

「平兒,啊……你叫……你妹妹……也來吧,啊……啊……我們……三人…一起,啊……啊……」母親被兒子的大力的快速的抽插,叫聲也一次大過一次,「芳兒——」

 

「唉,什麼事,媽媽……」王芳在母親的房門外答道。

 

「芳兒,你進來吧,啊……平兒,現在……可以輕點,慢點……嗯……對,就這樣……你進來吧,芳兒……」

 

「媽,女兒不敢進來。」

 

「來吧,不怕,是媽媽叫你進來的。」

 

「媽,那我進來了。」王芳推開門一看,哥哥的屁股正一上一下的向媽媽壓去,大陰莖也在一進一出的在媽媽的陰道中運動,再加上剛才聽到的媽媽那使自己無比興奮的浪叫聲,自己的下體不由自主地流出許多淫水來。

 

「啊……啊……平兒,芳兒,媽媽丟了……」

 

王芳此時是站在床邊的,看到媽媽的裸體,不禁稱讚了起來:「媽媽,你真美!」

 

「芳兒,上來吧,」母親伸手在女兒的大腿根處摸了一下,「你看,都流出來了,平兒,你還行嗎,安慰一下你的妹妹吧。」

 

「媽媽,沒問題。」說完王平把粗硬的陰莖從母親的洞穴中抽出來,向躺在媽媽身邊的妹妹的流滿淫水的小白洞中直插進去。

 

「啊……啊……」

 

「平兒,你溫柔些,你妹妹可不像你媽媽那樣經得起你猛衝猛插……」

 

「媽,這不用你擔心,妹妹她早就習慣我的這種動作了,是不是妹妹?」

 

「啊……啊……媽媽……不用……擔心芳兒,芳兒受得了的,啊……啊…」

 

「芳兒,要叫你就大聲的叫,這樣才舒服,這樣才像一個真正需要的女人,這樣才能讓你的哥哥得到快感」

 

「啊……啊……媽……媽,芳……兒……要……洩……了。啊……啊……」

 

哥哥終於把火熱的精液噴在了妹妹的洞穴深處。

 

「芳兒,你以後就和我們一起睡吧,大家也不要再防什麼了,讓你哥哥天天都能享受我們娘倆對他的服務,讓他同時一次能插上不同年齡的陰洞,享受到風格炯異的味道,好不好?」

 

「媽,女兒聽你的。」王芳一隻的撫摸媽媽的乳房,另一隻卻向媽媽的下體摸去。

 

王平把肉棒從妹妹的陰洞中抽出來,又一下插進了媽媽的美穴中,「媽,能不能讓我的小弟弟在它原來溫暖的家園裡過夜?」

 

「平兒,你想怎樣都行,其實媽媽也想你那小弟弟整夜都呆在裡面,媽媽還想你這整個寶貝都回去呢……」

 

話還沒有說完,兒子的熱唇已壓了下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