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奇淫的老闆娘

奇淫的老闆娘

奇淫的老闆娘

賓西路22號,我的家。

這一帶是城市裡的老城區,很多房地產公司都想改造這片地方,但因為這裡的地價太高了,所以到現在這裡還保持著50年前的原貌。

賓西路是一條很安靜的路,這裡沒有鬧市區那種亂糟糟的喧囂,這裡有的只是有幾十年歷史的老槐樹,這裡的住房也還保持著『原始』的狀態,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私家停車場,最高的建築不過是兩層的小樓,樓道裡很黑,木製的樓道走起來發出『咚咚』的聲音。

我的家並不是很大,可也佔據了整個一個單位,進門以後是甬道,左邊是正房,右邊是廚房,還有廁所,雜物房,總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了。

九月艷陽天,秋高氣爽。

大白天,我房間的窗簾被緊緊的拉上,房間裡光線幽暗。

我隻身穿著純白色的連褲絲襪,襠部被剪開一個大口子,露出我黑叢叢的陰毛,因為絲襪已經很久沒洗過了,顯得髒髒的,散發著臭味兒。

其實我也不願意這樣,主要是因為客人喜歡,有些男人就喜歡髒絲襪,喜歡聞,喜歡舔,還有些男人喜歡看我舔自己的髒襪子,總之,只要有需要,在我這裡沒有達不到的,因為我就是幹這個的。幹這個在我們這裡叫『賣肉』,有具體地方的『賣肉』就被男人稱為『肉鋪』,所以來這裡的男人都叫我肉鋪的『老闆娘』。

房間裡有一張大床,我躺在床上,一個男人蹲在我的臉上,我張開小嘴,使勁的唆著他的雞巴,男人舒服的喘息著氣,低頭看著我,激動的說:「老闆娘!真爽!呦!……」說完,男人用手把已經微微挺起的雞巴包皮擼起來,露出了整個雞巴頭,我立刻聞到了一股尿騷的臭味兒。

我看了看男人的臉,他胖乎乎的臉上眼睛閃閃發光,期待的看著我,我微微一笑,輕輕的用手拍了他屁股一下,小聲的說:「張老闆,真夠勁頭的呀!」說完,我張開小嘴,慢慢的套進雞巴頭,眼睛盯著他的臉。

張老闆看著我的動作,臉上的肉激動的顫動著。我閉上眼睛,做嬌羞狀,小嘴仔細的開始唆了著他的雞巴頭,我的舌頭在他的雞巴頭上快速的旋轉著,刺激著他最敏感的神經,張老闆的雞巴終於暴漲到了極限!

張老闆輕輕的哼哼著,隨著我舌頭的旋轉,他的聲音時而高昂,時而低沉。張先生低頭看著我,突然伸出手使勁的抓住我的頭髮,蹲在我的臉上彷彿大便一樣,開始把自己的屁股前後的運動起來,粗大的雞巴在我的小嘴裡開始『拉鋸』起來,『唔唔唔唔……』我痛苦的哼哼著,心裡想道:這些有錢的男人為什麼都喜歡這個!女人的痛苦好像是他們性慾刺激的作料。

張老闆把雞巴抽出來,看著自己的雞巴頭被我的小嘴吮吸得既乾淨又油亮,舒服的哼著說:「老闆娘,我……我……啊!」

雞巴頭就在我的眼前晃動著,我清楚的看到張老闆的雞巴在我的面前激動的亂挺著!一下,又一下,雞巴頭的前端已經冒出了白花花的精子!突然!張老闆使勁的悶哼了一聲,他的雞巴使勁的往上一挺,『滋!』的一下,射精了!滾燙的精液直打在我的臉上,我不能閃躲,只能承受著精液的打擊,『滋!』又是一下,再次噴射出的精液直打在我的嘴唇上,接連的幾下,弄得我的臉上淨是白花花的精液了。

這就是張老闆的『絕技』,因為他的雞巴可以不需要任何的擼弄就可以自行射精,這可不同於別的男人哦!

張老闆射精以後,雞巴在我的面前逐漸縮小,他的身上開始冒汗了,張老闆好好的喘了幾口大氣,然後鬆開手讓我躺在床上,繼續蹲在我的臉上,我自覺的開始舔著他剛剛縮小的雞巴,小小的雞巴頭上滿是黏糊糊的淫液,還有白色的精液順著流下來,我張開小嘴細細的品味著他的雞巴頭,然後向下舔去。

張老闆的雞巴蛋很小,上面長滿了黑黑的毛,我舔著他的蛋子,用舌尖戲弄著,希望他有所反應,果然,張老闆的雞巴蛋好像縮了一下。

張老闆忽然前後的甩動了一下,他的雞巴蛋打在我的臉上,我知道這是他催促著我呢,我開始繼續往下舔,下面是男人的會陰部位,我的舌尖頂在這裡用小嘴唑著滿是皺褶的皮膚,我聞到了從他屁眼發出的陣陣臭味兒,我的心『砰砰』直跳,每次到這個時候我都覺得恐懼,畢竟要一個中年美女去舔男人的臭屁眼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呀!

張老闆彷彿迫不及待了,他又向前挺了挺,我看到了他的屁股,屁眼的周圍長了幾根棕色的絨毛,我用舌尖逐漸的往下捋,臭味兒越來越濃,舌尖突然陷落,我舔到了他的屁眼了!

張老闆『哦!』的叫了一聲,肥胖的屁股往下緊坐,我急忙用雙手支撐著他的兩片屁股,柔軟的舌頭快速的在他的屁眼周圍忙活著,然後舌尖一繃,使勁向屁眼裡插去!隨著我深入淺出的舌尖抽插,張老闆竟然像個被操的女人似的尖聲叫了起來:「啊!……不要嘛!……啊!……哦!……你好壞!……哦!」

逐漸的,張老闆的雞巴又重新的挺立起來。

大床上,我和張老闆滾在了一起,他已經把雞巴插在我的浪屄裡快速的搗鼓著,我用兩條腿緊緊的盤住他的大胯,滿臉的精液還沒擦拭,就這麼讓他操著。

「啊!……老闆!……好棒!……好強!……哦!……爽!……」我開始放浪的叫了起來,因為門窗緊閉,所以我不用擔心聲音會傳出去。

雞巴進出著我多毛的浪屄,在淫水的作用下發出『撲哧撲哧』的輕微響聲,張老闆彷彿拼上了性命,在我的屄裡亂操著,我一邊張著小嘴尖聲的淫叫,一邊讓他看著我滿臉精液的樣子,我敢肯定的是,任何男人見到我都可以射精了。

果然,張老闆痛快的猛操幾下,突然發力的使勁一挺,在我尖聲的『啊!』的叫聲中他射精了!……

激情過後,我們互相擁抱著安慰著對方,這也是我應該做的,我笑著誇獎著他的性能力,張老闆也樂呵呵的和我說笑著,直到他變小的雞巴從我的屄裡滑出來,我們才相擁著從大床上下來,走進了雜物間,雜物間已經被改裝成一個簡易的淋浴室,我幫著張老闆洗乾淨身體。

再次回到房間,我收拾了一下床單,張老闆穿好衣服,從皮包裡拿出錢,笑著對我說:「老闆娘,什麼時候到我那玩玩,我再找幾個哥們,咱們來個群宿群奸!那才夠味兒呢!」

我笑著輕輕推了他一下,說:「少來呀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路邊的野雞是怎麼著?」

張老闆呵呵的笑著說:「開玩笑的了!即便你樂意,我還覺得可惜呢。嘿嘿。」

我笑著把他送出樓,臨走的時候說:「有時間常來玩,記得來之前給我打電話。」

張老闆點頭答應著,開車走了。

在這個城市便是這樣,二流的妓女是給那些上班吃死工資掙錢的普通男人們玩的,一流的妓女是給那些有點身份和面子的白領們玩的,像我這樣的老闆娘就可以坐在家裡等客人上門了,而且我有挑選客人的權利,為我們拉皮條的本身就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他們或者為某個公司辦事,或者自己有買賣,總之,來我這裡尋歡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些目的。

陳潔就是某個大公司公關部的,他的關係和我非常好,因為他經常來我這裡消費,每次玩的不多,卻給錢不少,後來我也報答他,每次他有了生意上的困難我都會幫他。

送走了張老闆,我剛回到樓上就接到了陳潔的電話。

「老闆娘,張老闆走了嗎?」電話那邊的陳潔問。

「走了,剛走。」我說。

「對了,今天我聯繫了一個老客戶,幫我應酬一下吧?」陳潔說。

「我以前見過嗎?」我問。

「你見過,還記得去年那個帶眼鏡的許老闆嗎?」陳潔說。

「哦,是他呀,我記得。」我說。

「這樣吧,晚上8點,我開車接你,咱們陪許老闆吃飯。」陳潔說。

「好吧,我等你。」我放下電話。

晚上,我吃過飯,仔細的打扮一下,穿上很正規的綠色連衣裙,配合著黑色的連褲絲襪和白色的高根皮涼鞋,對著鏡子一照,真是美麗呀!

8點,陳潔的車準時到了我的門口,我拿好手包,手包裡有一些化妝品、避孕套、女士專用肛交油、紅色的小內褲、和那雙臭味兒沖天的白色連褲絲襪,還有一根高級品牌的『女士樂』塑膠陽具棒以及一些零錢。這些都是我出行工作的必備品。

我坐上陳潔的高級吉普車來到位於城市中心的『香婆婆美食海鮮城』。

一路上,陳潔說:「老闆娘,這次你可要賣點力氣,這次許老闆可是帶著貨款過來的,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把錢給了別的公司,上次,許老闆對我的招待挺滿意,尤其對你印象深刻。」

我笑著說:「我給你幫忙是沒問題,可我也要生活不是?」

陳潔扭扭嘴,不樂意的說:「又來了!又來了!每次都是這樣!就好像我讓人白玩你不給你錢似的!」

說完,他從口袋裡掏出錢,使勁塞進我手裡,說:「這些夠了吧?還不放心?」

我急忙笑著說:「瞧你!咱們都是老朋友了,我不過隨便說一句,瞧把你火的。」

說完,我摸著他的褲襠,膩膩的說:「你呀,總是這麼讓人操心,這麼大的肝火也不對我說,來,讓我幫你唆了出來就好了。」

陳潔忙說:「別,別動,我開車呢。」可他嘴上說別動,褲襠裡卻硬了起來。

我『撲哧』一笑,拉開他的拉鏈,他的雞巴『吱稜!』就彈了出來,我笑著拍了他一下說:「還說不想呢!看看,連褲衩都沒穿,我呀,就知道你沒安著什麼好心思!」

說完,我攏了攏長髮,一手攏住頭髮,然後低頭叼著陳潔的雞巴仔細的唆了起來。

陳潔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激動的說:「啊!……你慢點!……哎呦!……唑的好!……哎……」

車子的速度慢了下來,我的小嘴卻快速的吞吐著陳潔的雞巴頭,『吧!』的一聲,我使勁的用嘴唇唑了一下雞巴,硬挺的雞巴反應的愣愣挺了兩下,我用手一邊慢慢擼弄,一邊小聲的在他耳邊吹著氣說:「好人,我唆了的怎樣?雞巴爽不爽?」

陳潔一邊開著車,一邊做著鬼臉說:「好姐姐,我求你了,別逗我了,快把東西唆了出來!咱們沒時間了,要不我非好好操你一頓不可!求你了,快點!」

我『撲哧』的一笑,索性停下了手,我咬著嘴唇笑瞇瞇的看著他說:「我偏不!今天你要是不停車操我,我就不幹了。」

陳潔沒轍的使勁瞪了我一眼,車子一拐彎,轉進一條清靜的馬路停了下來。

他迅速的把我從前排拉出來,打開後車門把我推了進去,因為陳潔的車窗上都貼上了黑色的遮陽膜,所以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我剛坐好,陳潔就撲了過來,他小心的把我的絲襪脫掉,然後挺著雞巴塞進我的屄裡,也不說話,狠狠的猛幹著,力量之大,讓車子都隨著搖晃,我也盡量小聲的哼哼著,我的手使勁的抓著他的頭髮,『撲哧,撲哧,撲哧!』陳潔痛快的操著,粗大雞巴進出陰道發出輕微的響聲,他悶悶的說:「操死你這個騷貨!操死你!騷貨!大浪屄!」

說話間,發狠的一百多下馬上讓我渾身癱軟,我用腳緊緊的勾著他的屁股,浪浪的哼哼說:「寶貝!爽!哎!……」

陳潔在我浪聲的淫叫下迅速的射出多日的慾火!大雞巴在我的屄裡使勁的一挺再一挺!『突突!』的射出熱熱的精液來……

(中)

陳潔迅速的清理了一下,馬上坐到前排,一邊看錶一邊說:「還好,還好,還有時間。」

我坐在後排聽到他的說話,笑著說:「瞧你著急的,不就是那個許老闆嗎?讓他等會又怎麼了?」說完,我低下頭用衛生巾擦拭著從屄裡流出來的精液。

陳潔啟動了汽車,對我說:「你知道什麼,這次許老闆是帶著錢來的,這個意向我和他已經談了兩個月了,可我現在總覺得他還是有點猶豫,所以今天我才把他邀出來。老闆娘,今天多賣點力氣,至少別把事情搞砸了。」

我笑著從後面拍了他肩膀一下說:「瞧你說的!我什麼時候搞砸過你那點破事了!」

陳潔嘿嘿的笑著說:「是呀,是呀。」

車子轉眼到了『香婆婆美食海鮮城』,陳潔把車停好,和我一起走進飯店。

『香婆婆美食海鮮城』是近期剛建立起來的,聽說是張副市長的大公子投資的,吃、喝、玩、樂、洗一條龍,聽說內部還有賭場,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我跟著陳潔來到三樓的高級雅間,在3號雅間裡,許老闆已經在坐了。

陳潔一見許老闆,馬上笑瞇瞇的說:「許老闆,不好意思,讓您等我了!」

許老闆見陳潔帶著我來了,也笑著站起來,說:「沒關係,沒關係,是我早來了。」

陳潔和許老闆象多年沒見的老朋友一樣又是握手,又是寒暄,我在一旁看著,心裡說:真假!

許老闆是那種典型的廣東人,他的個子大約到我肩膀,但卻顯得精明強幹,聽說他是北京有名大學畢業的,文縐縐的,戴著金絲邊的眼鏡,說話也很平和,一身高級品牌的衣服。

我微笑著靠近許老闆,很禮貌的說:「許老闆,您好呀,怎麼,見我連招呼都不打了?」

其實許老闆的眼睛一直就沒離開過我,聽我說完,急忙甩開陳潔,笑著說:「哎呀,我哪敢呀!只是陳先生太熱情了,李小姐,我在廣州可是一直想著你呢。」

我笑著說:「瞧您說的,我不過是公司裡的一個小職員,哪值得您許大老闆想呢?」

許老闆開心的哈哈笑了起來。

對付許老闆這樣的人,我已經是很有經驗的了,對於這樣的大老闆,他們喜歡的已經不是那種俗不可耐的妓女了,他們喜歡的是那種有禮貌,有品位,說話有水平,穿著既不很時髦也不很落伍,但一旦玩起來卻比最下賤妓女更浪,更淫賤的女人。而我正好能投其所好,這恐怕也是陳潔看上我的原因吧。

我和許老闆很有禮貌的說笑著,陳潔看在眼裡,笑在心裡,他也不打擾我們,只是叫服務員馬上上菜。

不一會的功夫,滿滿一桌海鮮酒席就擺好了,陳潔走過來見我正和許老闆談得投入,笑著說:「二位,咱們邊吃邊談吧?許老闆真是重色輕友呀,見到我們李小姐連我都不搭理了。」

許老闆開心的笑著說:「別這麼說,咱們是老朋友了,還計較這個嗎?」

我們笑著站起來入席,許老闆被安排在正座,我坐在許老闆的身邊,陳潔坐在許老闆的對面。

我見到陳潔的眼色,熱情的給許老闆斟酒布菜,許老闆樂呵呵的看著我,在我慇勤的勸導下,許老闆高興的和陳潔吃喝起來。

他們議論著生意上的事情,而我只注意許老闆吃碟裡的菜,見到菜少了,馬上布菜,見到酒少了,馬上斟酒,一時間,房間裡的氣氛十分融洽。

這頓飯足足吃了1個多小時,許老闆和陳潔都酒足飯飽了,喝過茶,許老闆笑著看看我,然後湊近陳潔問:「小陳呀,下面還有什麼娛樂項目嗎?」

陳潔笑著看看我,小聲的對許老闆說:「這樣吧,許老闆,咱們坐我的車去外面兜兜風,現在外灘呀,建設得很好呦,……空氣清新,環境幽雅,……我知道……您也好和我們李小姐好好敘敘舊嘛?」

他們在一邊說話,我只裝作沒聽見,喝著飲料,眼睛看著別的地方。

許老闆呵呵的笑著說:「小陳!還是你知道我的心哦!就聽你的,咱們走。」

陳潔結過帳,我挎著許老闆的胳膊鑽進陳潔的汽車裡。

汽車裡很黑,內燈也沒打開,許老闆一上車便開始動手動腳的,我笑著不說話,任憑他摸著我的乳房,摳著我的屄,許老闆讓我把黑色的連褲絲襪褪下一條腿,然後脫掉褲衩過癮的摸著我,笑著說:「哇!真是水蜜桃,小饅頭呀,多毛!好玩!」

這時,陳潔啟動了汽車,吉普車在寬闊的馬路上行駛起來,向外灘開去。

車子開到外灘的一個僻靜的地方停了下來,遠處是燈光閃爍的城市,溫柔的江水拍打著堤岸,靜靜的,柔柔的。

真不好意思,在這麼美麗的外灘上,我卻要做著這麼齷齪的事情,不過沒辦法了,為了生存嘛。

陳潔停好車,回頭看了看正在給許老闆口交著的我,對許老闆笑著說:「您和我們李小姐好好敘舊,我出去打個電話。」許老闆也沒說話,只是揮揮手,陳潔知趣的走了。

許老闆待陳潔走了以後,打開車門,抓著我的頭髮,把我從車上拽下來,男人淫慾的爆發轉化成為暴力,雖然他的個子僅僅到我的肩膀,但我跪在他面前的時候卻正好可以叼住他的雞巴。

許老闆索性把褲子脫掉,讓我跪在地上用雙手摟緊他的屁股,他硬棒棒的雞巴直插進我的小嘴裡,一手按住我的頭,大力的晃動著屁股,『撲哧撲哧』『唔唔……』我一下下的悶哼著,默默承受著雞巴頭插進嗓子眼裡的憋悶。

許老闆猛的插了幾下,然後把雞巴抽出來,藉著江水反射的微弱光亮看到雞巴上滿是粘粘的唾沫,許老闆笑著說:「好爽!李小姐,風姿不減當年哦!」說完,也不容我說話,再次將雞巴插進我的小嘴裡使勁操了起來。

我一邊配合著他的動作伸縮著頭,一邊摩挲著他的屁股,我側過臉龐,用上顎好好摩著他的雞巴頭,舌頭快速的在雞巴頭的前端亂點,這個活兒叫『小雞吃米』,一般的男人堅持不了多久的。果然,我給他做了一會,許老闆就呼呼的喘著粗氣說:「快!快!擼!我……要出……」

我急忙吐出雞巴,雙手攥著他的陰莖快速的擼著,同時張開嘴伸出舌尖不停的逗弄著他的裂縫,只見雞巴頭一陣暴漲,『滋!』的一下,帶著腥氣的白色精子射進了我的口中,『滋!滋!』隨著我緊張的擼弄,雞巴連續的射了好幾下,許老闆舒服的哼哼著:「哦!啊!哦!哦!」

直到我覺得手裡的雞巴漸漸軟了,才慢慢的停止了擼弄。

我抬起頭,張著嘴,嘴裡滿是精液的看著許老闆,許老闆喘著粗氣對我說:「吃了!」

我微微一笑,嚥下精液。

我重新低下頭,再次叼起許老闆的雞巴,在我小嘴的溫柔攻勢下,雞巴重新挺起。

許老闆一隻手擼著雞巴,一隻手使勁的捏著我的乳房,他在我的督促下,雞巴頭頂在我的門口,使勁一捅,『滋溜』一下插了進去,快速的操了起來。

『哦!哦!哦!』我一邊使勁的呻吟著,一邊拿起我的手包,從裡面拿出那雙臭烘烘的白色連褲絲襪,絲襪上面斑痕點點,一看就知道是精液留下的痕跡,這雙白色絲襪還是去年和許老闆第一次玩時他給我留下的印記,我一邊動作著,一邊舉著絲襪說:「許……許老闆,您……還記得嗎?……去年……哦!……這雙……襪子……啊!啊!」

許老闆快速的挺動著,一把奪過襪子,放在鼻子底下使勁的聞著,突然說:「好!來勁!給你!」說完,他快速的將襪子團成一團塞進我嘴裡,我『唔!』的哼了一聲,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因為剛剛射過一次精液,這次許老闆堅持得非常久,粗大的雞巴在我的陰道裡快速的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微微響聲,應和著這美妙的外灘景色,形成一幅『月夜操屄』圖。

在這個急速發展的社會中,經濟的發展帶動著物質的發展,飽暖思淫慾,這是必然的規律,即便大家都一貧如洗,那還有通姦的事實,因為性慾是另一種慾望,征服女人是男人終生追求的目標之一。

許老闆就是在這方面的高手,他知道如何能讓自己感覺著的的確確的征服了一個女人,一個像我這樣的女人,一個比他的個子高很多,說話很文靜,穿著很平常甚至有點不懂得搭配的女人。

綠色的連衣裙和黑色的連褲絲襪並不是搭配的最佳,但往往就是這樣了,怪異的殘缺美,在有些場合卻可以表達一種暗示,就好像有些男人喜歡黑皮膚的女人,有些男人喜歡不修邊幅的女人,而許老闆喜歡的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老土,很不協調的女人,比如:我。

許老闆看著我的小嘴裡塞著襪子,激動的大力動著屁股,彷彿他在操著世界上所有的女人一般,『哦!』許老闆微微的悶哼了一聲,用手狠狠的捏了捏我的乳房,我發出『唔!』的一聲呻吟,許老闆加快抽插的速度,粗大的雞巴快速的進出著我的陰道,摩擦出無比的快樂!

「啊!……爽!」許老闆大叫了一聲,聲音傳出多遠。

我心裡一緊張,不自覺的夾了夾腿,覺得陰道裡的雞巴猛漲了幾下,一陣亂挺,一些黏糊糊的熱東西射了進來,許老闆再次射精了!

「哦……」許老闆一邊哼哼著,一邊慢慢的挺動著屁股,享受著高潮以後的餘溫。

我拿出嘴裡的臭襪子,從車座上下來,顧不得自己清理,乖巧的跪在地上用小嘴舔著許老闆的雞巴,雞巴已經縮小,只是包皮外面留下黏糊糊的液體,我伸出舌頭,細細的舔著他的雞巴,包括雞巴頭,都要逐一舔過。

許老闆滿意的拍了拍我的頭,笑著說:「李小姐呀,別怪我這一年來都想著你,我在廣東雖然不缺少女人,可哪一個像你這樣的呢?……哎!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想找一個貼心的人,可惜呀,找不到呀。」

我抬頭看著許老闆的眼睛,他眼睛裡流露出的是那種人到中年的無奈和孤獨,我覺得有點驚訝,這樣的男人難道還缺少什麼?

……

我繼續逗弄著他的雞巴,看看能否再能讓他挺一次!

許老闆覺得有點腰酸,他半躺在車座上,我只是臥在他的腿間含弄著他的雞巴,許老闆用手摸著我柔軟的頭髮,心情愉快的說:

「外灘的環境果然不錯,這幾年這裡建設得挺好,只是有一樣,公共設施越好,老百姓口袋裡的錢越少,錦上添花固然美麗,可雪中送炭才更感人呢!……都把錢做到臉面上了,餓著肚子高經濟,可行嗎?嘿嘿。我們廣東人就是看不起你們這的人……就連雞都不行,在你們這裡,20歲的雞可以要200元,可在我們廣東,可以要更高的價格,沒法比哦……」

許老闆一邊享受著,一邊好像是自言自語的說著,我根本沒聽進去,此時我關心的只是他的雞巴,我只是用盡渾身解數好好逗弄著雞巴,希望他能更爽一點。

經過將近十分鐘的口交,許老闆內心的淫慾再次被我用小嘴『吹』了起來。

這次,他的雞巴很挺,很硬!

許老闆一直都在摸著我的屁股,我知道他想幹什麼,記得去年的時候,第一次和他往來,他就在我身上實行了『三通』政策,小嘴、浪屄、屁眼,樣樣不少,當然,這次他也不會例外。

許老闆用手指探索著我的屁眼,激動的說:「真好呀!好像處女的屄一樣!來!」

說完,許老闆從座位上下來,他拉著我繞到汽車的後面對我說:「還記得那個姿勢嗎?」

我笑著說:「記得,記得。」

許老闆站在我的後面,分開屁眼,使勁的用雞巴頂著,可插了好幾下,竟然沒插進去!

我頭衝下對許老闆說:「哦,對了,我的皮包裡有肛交油。」

許老闆拍了我屁股一下說:「不早說呢!」

許老闆拿來肛交油,油嘴對準我的屁眼使勁一擠,白色的透明粘膏便均勻的堵在了我的屁眼上,許老闆用手指沾著粘膏伸進我的肛門裡潤滑著,嘴裡說:「呀,這還是高級品呢!價格不菲吧?好像是美國貨。」

我笑著說:「別人送的。」

許老闆笑著說:「不用說我也知道,是陳潔吧?」

我說:「是呀,您知道?」

許老闆不再說話,挺起雞巴塞進我的屁眼裡。

『噗……滋!』『噗……滋!』『噗……滋!』柔嫩的屁眼在粗大雞巴的抽插下發出類似放屁一樣的聲音,我覺得雞巴好像要貫穿我的身體了,『哦!…』我呻吟的叫了出來,許老闆還是不緊不慢的勻速抽插著,經過兩次的激烈射精,許老闆的雞巴彷彿麻木了,這樣的抽插足足堅持了10分鐘!

許老闆把雞巴插進我的屁眼裡,他讓我慢慢的挺直了身體,然後我兩手扶著汽車的後車窗,微微的向後撅著屁股,兩條腿緊緊的閉攏,接受著許老闆逐漸加快的撞擊。

『啪啪啪啪啪……!』一連串快速的脆響,屁門被快速的拉鋸著,配合著潤滑擠的作用,許老闆的雞巴順利的抽插著我的屁眼,他完全趴在我的身上,雙手緊緊攥著我的乳房,一邊用力的捏著,一邊發力的擺動著屁股,粗大的陰莖在我的屁眼裡來來回回的進出,也讓我淫蕩到了極點!

我哼哼著說:「哎呦……慢點!那是屁眼!……哎呦!哎呦!哎呦!屁眼!屁眼!」

男人渴望征服女人的慾望再次爆發出來,這次令人恐怖!

許老闆的眼睛裡閃著光,逐漸近乎瘋狂的抽插起來。

「吱……」我用牙齒咬著下嘴唇,滿臉幽怨的回頭看著他。

我的表情加大了對他的刺激,許老闆突然把雞巴抽出來,用兩根手指狠狠的插在我屁眼裡大力的挖弄著,然後拔出手指重新插入雞巴,他對著我的臉使勁的吐了口唾沫,然後強力的將手指插進我的小嘴裡,大吼著:「舔乾淨我的手指!浪貨!爛屄!」說完,他不停的向我臉上吐著口水!我根本無力反抗,女人在面對男人的狂暴時除了忍受還是忍受,這是世界上所有母性的共同特點。

我快速的伸縮著自己的頭,加緊唆了著他發臭的手指,許老闆一直沒間斷的用口水啐著我,雞巴更快速的操著屁眼!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彷彿連珠炮似的亂響,許老闆的運動達到了極限!

『啪!』『啪!』『啪!』連續的三下猛頂,我只覺得肛門裡的雞巴猛的挺了好幾下,但好像沒有什麼東西射出來了……

高潮過後,許老闆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扶著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的身上都是汗了……

我也累得坐在地上,身子不停的哆嗦著,肛門的周圍留下了一層白色的潤滑膏……

5分鐘以後,我把許老闆從地上攙起來,他裂著嘴說:「哎呦!老了,腰疼的厲害!」

我把他送進車裡坐好,然後從汽車的後備箱裡拿出幾瓶純淨水洗了一下臉,然後把衛生巾沾濕幫著許老闆把雞巴擦乾淨,我也擦了擦自己的前面後面。

都弄好以後,我拿著許老闆的電話給陳潔打了一個,陳潔一會就來了。

他先是用眼神詢問了我一下,見我肯定的點點頭,陳潔又看看已經疲憊得開始迷糊的許老闆,高興的啟動了車子。

我們把許老闆送到賓館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了,許老闆滿意的給了我許多錢,然後單獨把我留在車裡,他和陳潔進入賓館。

我在車裡把錢數了兩遍,數目比我想像的多好幾倍!我高興的靠在車窗上,等待著陳潔。

好一會,陳潔才出來,滿臉的興奮,他先是大力的親了我一下,對我說:「真棒!這筆生意搞定了!走,我請你吃飯!」

我笑著說:「光吃飯就完了?你不覺得咱們還應該幹點什麼?」

陳潔笑著說:「老闆娘,你的胃口可是越來越大了?怎麼?還想……」

我笑著啐了他一口說:「呸!想什麼呢你?好幾次都讓你白玩了!這次還想佔便宜?以後呀,對你,我要求先交錢再上身子。」

陳潔哈哈的笑著,啟動了汽車。

嶄新的吉普車消失在燈火通明的繁華夜色中……(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