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上另類的蹂躪

公交車上另類的蹂躪

那是我與老婆结婚的第二年,老婆刚生了兒子才满月不久,我们一家三口去郊外老丈人认的“兄弟”(我们叫叔叔)家裡走人户,本来温暖吃了中饭就要回家的,但叔叔婶婶执意不让走,结果是吃了晚饭才从叔叔家出来,那时天已经有点麻麻黑了,我们在车站等了一会,才上了一辆回城的公交车。当时公交车上的乘客不是很多,但已经没有了座位,我老婆胸前吊着婴兒睡袋,也没人让个座兒,大概是见我们人还年轻,是要“好心”的让我们多磨练一下吧,哎,现在的人们大多是这么在“好心”的“互相帮助”着。随我们上车的,还有幾个“半截子幺八兒”(未成年的“江湖”混混),他们一上来,就四处瞄瞄,然後就围在我们幾个站着的乘客身边,看那样兒,就是一群“明偷暗抢”的角色。我怕发生什麼意外,就把老婆让到身前,让她面向窗外站着,叫她千萬别回头,然後双手握住老婆身旁的前後座椅靠背,把老婆和孩子保护起来。其实当时,我並不担心我自己,我怕那幾个“小天棒”有什麼过激行动时,奈何不了我,去危及我老婆和孩子,因此先採取点保护措施,做个君子防未然,只要不危及我的家人,我也会象大多数人那样,事不关己,少管闲事的。

那时的天氣有些热了,从叔叔家裡出来,我的外衣是披着的,裡面就只穿着衬衫之类,外衣虽是披着,但有预警在先,我还是比较敏感,我觉得有人在掏我的外衣口袋,因为那口袋胀鼓鼓的,很吸引这幾个“半截子幺八兒”的眼球,但他们不知道,那口袋裡全是我兒子的必需品——手纸、尿片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本来是装在个袋子里的,回家时那袋子装了叔叔送的东西,小孩的这些东西就装到我外衣口袋裡了。我担心“那隻手”一会掏出来,会弄一地难得收拾,或见值钱的什麼都没有就会恼羞成怒,就微微扭头对“那隻手”轻声说道:“兄弟,那是我兒子的手纸尿片……外差没钱……钱在我内差里……”,“那隻手”闻言马上就停住了,可能他们见我身高體健,也不敢太造次吧,那幾个“半截子幺八兒”,就向其他的乘客围了过去……

我老婆貌似聽见我在说什麼,就问我在说啥子,我说没说啥啊,就是一时喃喃自语,背了一句“台词”……

自上车以後,我就是面对我老婆後背站的,我的前面和老婆的後面贴得比较紧,加上天色已晚,车内还尚未开灯,后来虽然开了灯,车内也不怎麼明亮,我的鸡巴正挨着老婆的翘臀,随着公交车的晃动,这“一点一面”的磨蹭,也是很撩人的,那时我们都很年轻,“孟浪”得紧,觉得两口兒,想怎麼乐就怎麼乐都行的,虽然在公交车上,有夜色和不甚明亮的灯光掩护,我们就“点面结合”得更紧了。

可就在我和老婆这么面向窗外“点面结合”得很惬意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两个圆圆的似软非软的东西,在我背部蹭来蹭去,我是过来人,当然知道那东西是女人胸前用乳罩罩着的两个不大不小的咪咪!我先还以为是公交车晃动,身後的那个女人一时没站稳,偶尔将眯眯蹭到了我的背上,所以也没怎麼在意,后来觉得不对,公车很平稳时,那两个咪咪也在我背上磨蹭着。这时我的内心就很復杂,很矛盾了:有老婆在身边,我很想装一装正神,向身後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喝上一声:“请你放尊重些……”,但我又捨不得女人的咪咪在我背上磨蹭的那種舒服的感觉,我当时就觉得,我前面與老婆的翘臀“点面结合”,後面还有咪咪磨蹭,那感觉就如“双飞”一样的爽!我和女人在一起,都是我用手摸、用嘴吮、用胸脯挤压女人的咪咪,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用咪咪这么在我背上蹂躏过我呢。因此我一时好奇,就想看看这个骚女人是什麼样子,微微一扭头,我就看见了,原来就是刚才随我们上车的那幾个“江湖”角色中的一个,不过其他那幾个都是“带把”的,“不带把”的就她一个,因她个兒高一些,模样有点“非主流”,所以我印象还有点深刻。见我扭头在看她,她冲着我做了个半哭半笑的怪相。当时我就想,看似这么调皮的女孩,都这么骚屄绰绰的,真是世风日下啊……那浪女见我看她后没什麼反应,就更加肆无忌惮,不但用咪咪磨蹭我的後背,还借着公交车的晃动用咪咪撞我。这时车内的乘客渐渐多起来,没多久,我就被身後的浪女蹂躏得鸡巴硬硬的直顶到身前我老婆的屁股上,我老婆一定以为是她的屁股引起了我的性慾反应,潮红着脸扭头娇嗔的对我说:“这是在公车上啊……忍一忍吧,一会就到家了……”,真把我弄得哭笑不得的。

就这样,我前面杵着老婆的屁股沟兒,背上被浪女的两个咪咪磨蹭的微微出了汗,我多次扭头去“恨”那浪女,但那浪女都假装没看见,照撞照磨蹭不误。

因为这时车上的人较多了,我老婆怕到时不好下车,就要我和她提前一站向车门边挪动,挪到车门处,我们就站到车门的那层台阶下等候下车,那浪女居然也貌似要下车的样子,紧紧跟在我後面,我站在台阶下,她就站在台阶上,用两个咪咪来磨蹭我的肩膀和背阔肌,这会她站的高些,下體就刚好能凑到我结实的屁股上一点,就这么一下一下的用阴部来“肏”我的屁股,但我老婆一直没察觉有个浪女在“肏”我。浪女这種又磨蹭又“肏”我的蹂躏,使我觉得很没面子,但我又不願喝破她的勾当,也担心会被倒打一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时,我就将远離老婆的右手反转,用手指去抵抗浪女肏我的阴部,由於有披着的外衣的掩护,周围的人是看不到到我这个小动作的,但浪女自己感觉得到,她见我用手指抵她那裡,就更来劲了,现在不是一下一下的“肏”,而是一直“肏”着不松劲。后来,她还微微收腹,将阴户向上翻,让我的手指去抵她的屄屄。这时候,我才知道什麼是色胆包天,就完全不理会老婆就在身边,我将反转的右手手指,果断的伸进浪女的短裙去,隔着三角内裤抵她的屄屄,天啦,浪女的三角内裤已经湿了好大一片……於是,我就大胆冒进,将手指顺着三角内裤的缝缝,插进了浪女那湿淋淋的屄屄里,才来回的戳顶了幾下,突聽得老婆在车下叫我:“你还在那裡神起幹啥子?快下车噻……” 我这才警觉,车已经停了,老婆都已经下车了,我就口裡应着,一步跳下了车,这一跳,手指就自然“倏”的一下从浪女的屄屄里扯了出来,只聽见浪女“啊”的一声,就双腿一软,半蹲了下去,幸亏她当时手裡扶着车门边上那根竖着的扶手,不然,她会一屁股坐在公交车车厢地板上。当我和老婆走的时候,我聽到那幾个“半截子幺八兒”在问她:“×姐,你这是怎麼了呀?” 至於那浪女是怎麼说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和老婆已渐渐走远,那公交车,也渐渐融入了熙熙攘攘的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