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回家真好(老姊和母親)

回家真好(老姊和母親)

我的人生非常平淡。

直到15歲,我不但交了女友而且劈腿,同時嚐到了些甜頭。

我有個妹妹,還有個年長一歲的姊姊。

父親在工作上有了升遷,而且薪資相當優渥。

他是一個警官,某夜,他來到本地的一家酒吧附近,發現了進行中的搶劫案,為了阻止兩個嫌犯,他掏出了配戴的槍枝。

結果,他擊傷了一個,也殺死了一個。

詳情不述,反正當本地的犯罪率居高不下,這件事的發生讓父親成為了英雄般的人物。

因此,他接受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訪問,寫了一些文章,而且得到了教導射擊技術的額外工作。

同時,他晉升為小隊長,接下了看守者的專案,負責巡邏的區域變大了,工作時間也增長為一週四天,每天十二個小時。

當然,他的薪水也調升了兩倍。

未來看似充滿希望。

父親40分鐘的夜間巡邏時間,加上母親的未注意,讓我有機會接觸禁果。

晚上,我通常會和朋友或女朋友在後院聚會聊天,如果庭院燈不打開,後院幾乎是一片黑暗。

姊妹們的房間在頂樓,而父母的房間則在走道另一端,位於我臥室對面。

我和其他的小鬼頭一樣,不時會拍打姊妹們的臀部,或者抓揉她們的胸部,吃吃小豆腐。

只要有機會,我會從背後忽然擁抱姊姊克莉絲汀,或者進入尾隨她進入臥室,然後將她撲倒在床上,恣意地上下其手。

有幾次,我和老姊偷溜進父母的臥室,然後發現了他們藏在櫃子裡的情趣用品。

我們會拿出黃色錄影帶然後一起觀看。

記得最後一次這樣幹的時候,我們還真差點幹了起來。
我們愛撫也親吻彼此,然而到了最後關頭,老姊卻以我的老二看起來太大的原因,拒絕讓我完成愛愛的最後階段。

不過,老姊還是很體貼,好幾次幫我打手槍。

肩併肩坐在床沿看黃色影片的時候,我們一起高潮了好幾回。

她會把手伸進可愛的內褲裡頭撫摸小妹妹,而我則是抓著肉棒用力的套弄。

我們甚至發現了老媽使用的按摩棒,她擁有三把,一把藏在床墊下,另外兩把放在浴室的櫃子裡頭。

她可能認為這兩個地方適合藏東西,卻忘了充滿好奇心的青少年是可以挖出任何東西。

某夜,克莉絲汀和我坐在後院的鞦韆椅上,此時的她將裙子拉到大腿最頂端,沒穿內褲,展示著她的陰部。

本能地,我撫摸著她長了一些陰毛的下體,而且順利地將手指插了進去。

同時,她掏出了我的雞巴,緩慢而好奇的上下套弄著。

我們兩個都有過性經驗。

她服用避孕藥,而我愛用保險套。

她的男友是橄欖球校隊,他上了老姊。

當她偷溜出去約會的時候,我還掩護過一兩次。

接著,毋須多說,我們讓事情自然而然的進展下去,所以,我上了老姊。

克莉絲汀說她沒有掌控我九英吋雞雞的把握,所以她先是彎下了腰,替我做口活的服務。

而我就靠在椅背上,享受她的舌頭舔舐我雞巴的感覺,同時,讓手指在她的淫穴裡進出。

幾分鐘後,她抬起了頭,親了一下我的唇,說道:換你幫我了!我離開了椅子,跪在地上,開始親吻老姊的肉穴。

我又吸又舔,在我的攻勢下,老姊死命的按著我的頭,在第一次高潮後,依舊不肯放手,讓我為她展開第二輪的進攻。

此刻,雞巴硬得跟石頭一樣。

起身,我把她往前拉,讓她的屁股坐在椅子的邊緣,然後將肉棒溫柔緩緩的向前挺進,當老二沒入她的體內約五吋長,我興奮的無法自己,感覺就要射精。

本用力抱著我的老姊,藉由陰道壁感受到我的異樣,很快地吼道:不要射在裡面!只是,她喊得太慢,所以我第一波的精液還是射了進去。

不過,剩下的精液全噴在了椅子和老姊的裙子上。

她跳了起來,順手抹去了一團精液。

她離開了椅子,說道:吉米,看看你幹的好事!現在我去把裙子洗一洗。

不要讓別人知道我們做的事,聽到沒?你絕對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不然爸和媽會殺了我們!她再三叮嚀。

我點頭表示答應,在她離開後,我將雞巴塞回了內褲裡頭,然後將睡褲拉上。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裝,幾分鐘後,我進入了家裡頭。

本打算拿衛生紙,然後回到後院湮滅椅子上的白色證據,不過一通來自朋友的電話,耽誤了我十五分鐘。

在我電話的時候,老媽打開了庭院燈,到後院看書。

結果,當她坐上了鞦韆椅,漂亮的衣服立刻沾到了我留下的精液。

本來悠哉說著電話的我,忽然意識到情況不妙,我立刻起身,然而在我做出任何反應之前,媽已經開口了。

給我馬上掛掉電話!我匆匆掛掉電話,老媽劈頭就問:吉米,你剛剛在後院幹什麼?沒有啊,媽。

我什麼也沒做,只是和克莉絲汀在椅子上聊天,然後就回來了。

在你進門前,你做了什麼?老媽依舊將話題鎖定在此。

媽,我真的什麼都沒做啊。

事實勝於雄辯,老媽轉過身,秀出了沾在她身上的精液,然後要我跟著她走。

到了廚房,他拿起了紙巾和一瓶清潔劑,接著將它們遞到我手上。

我們走到了後院,燈還亮著。

媽的!精液還在,雖然有些乾掉了,但是還是留下了一片汙漬,甚至還有點黏呼呼的。

吉米先生!擦乾淨!老媽下了命令,動也不動監視著我。

擦拭的同時,我還是堅稱自己是無辜的。

老媽最後開口道:好,那你把褲子脫掉,我們看看你有沒有說謊。

什麼?我腦袋一片混亂。

老媽將話重複了一遍,並且表示如果我繼續說謊,她不惜將我逐出家門。

我無法理解她怎能如此要求,但又不想違逆,所以只能乖乖照辦。

而當我將外褲褪至膝蓋,老媽忽然出手將我的內褲拉下!她仔細打量還有點濕的雞巴,並且發現了內褲中央的一大圈汙漬。

這是我人生中最尷尬困窘的時刻!老媽接著將我的褲子褪到小腿,看著我半軟的老二,她的手和肉棒相距不過幾吋。

這是什麼?她指著內褲的汙漬問道。

被拆穿的我感到非常沮喪,此時,老媽看著我,我則低頭不語。

一會兒之後,我開始道歉。

老媽一語不發,只是盯著我的老二。

一兩分鐘的沈默後,她幫我將褲子穿了回去,要我將椅子清理乾淨後和她好好聊聊。

在家中的老姊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而我他媽的很不安,因為我才剛被禁足三天,原因是被老師抓到在上課的時候傳遞色情照片。

清理之時,老媽動也不動的注視著我,眼神裡充滿殺氣。

接著我回到了家裡,準備接受訓斥。

忽然,老姊和老妹下樓進了廚房,開始做起三明治。

她們為我做了一個香腸起司口味的,在我們食用的同時,老媽還在後院看書。

在喝完了牛奶之後,老妹辛蒂回到了臥室,準備就寢。

抓住機會,我告訴克莉絲汀剛剛發生的事。

她嚇壞了,要求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老媽知道我們剛剛幹的好事。

我向她再三保證絕對不會洩漏半點口風。

畢竟,我比她更害怕這件事被知道後所可能引發的後果。

克莉絲汀準備回房的時候,老媽進來了,她們互道了晚安,然後關掉了客廳及廚房的燈。

回到臥室,洗完澡後,老媽進入我的房間,劈頭問道,我射精的時候,老姊在不在旁邊。

我說自慰的時候,老姊已經離開了,所以她不知道我做了什麼。

老媽接著對我精神教育,說道他可以理解青少年有性方面的衝動,但我應該找個隱密的地方發洩,而不是在公眾場合褻瀆自己的身體。

囉嗦了一堆之後,老媽不准我睡覺。

她要我好好反省,提出一個合理的懲處方式,如果我對自己的處罰太輕,她不排除和父親討論這件事該如何處理。

坐在房裡,我腦袋混亂無比。

我他媽的很害怕父親知道這件事。

我想像得到他的第一反應,絕對是抽下身上的皮帶,然後把我好好鞭上一頓。

老媽打開了水龍頭,準備洗澡,幾分鐘後,她離開了主臥室,走向浴室,她此時身上僅裹著一條浴巾,我可以清楚看見她的身影,因為我們房間的距離很近。

老姊已經睡了三十分鐘,而此刻的我非常想睡。

不過,我必須清醒,等著老媽允許。

經過我房前的時候,我看見老媽的整個背部。

浴巾只遮住了前面,她的背和臀是沒有任何的遮蔽。

聽著洗澡的水聲,大約十分鐘後,她打開了門,朝我的方向喊話,要我幫她拿一條乾淨的毛巾。

我從走道底部的櫃子上拿了條毛巾,然後敲了敲浴室的門。

進來吧,吉米!打開門的一剎,我剛好看見母親抬起左腳,踩在浴缸的邊緣,而踩地的右腳露出了美麗的肌肉線條。

天啊!從後面看去,可以看見她粉紅的私處!我呆站著,不知做何反應,發楞了幾秒後,我說道:媽,給妳。

老媽沒有轉身,反而要求我替她將背擦乾。

我向前走了幾步,先後在她的肩膀以及背部擦了幾下,然後說完成。

整個擦背時間應該不到兩分鐘,我是匆忙進行的,擔心著她會不會回頭給我一巴掌。

好,親愛的,謝謝啊!老媽的姿勢還是沒變。

我轉身準備離開,在將門帶上的前夕,依依不捨的又看了好一會兒她漂亮的淫穴。

走在廊上,我的老二硬得不像話。

回到房裡,也沒有變軟的跡象。

抬頭看看時間,十點半了。

幾分鐘後,我聽見浴室門打開的聲音,老媽來到了我的房前,腳趾與門的距離非常的近。

最最重點是,她一絲不掛!老媽的陰毛明顯經過精心修剪,呈現出一副完美圖像。

兩顆碩大的奶子微微下垂,上方是兩顆淺棕色的乳頭。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更不知道該做什麼。

震驚的我,只能感受到雞巴的異樣。

她看著我,溫柔的說道:想好了嗎?等我一下,我待會兒過來。

我目送老媽進入走向她的房間,她給了我一個回眸的笑,站在床邊,拿起了綠色的睡袍然後穿上。

稍微整了一下睡袍,她回到了走道中。

我聽見她上了三樓走向姊妹們的房間,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上三樓的樓梯有些問題,因此踩上的時候都會發出嘎茲聲。

然後,我聽見她回頭,老媽探頭進我的門,要我到她的臥室。

我用手遮擋著胯下,走進了母親的臥室,看見她半躺在床上。

她的睡袍還在,不過卻藏不住陰部。

我努力不去看,因為害怕這是母親對我的測驗,如果我有任何奇怪反應,她就會動手處罰我。

我猜想母親應該是故意挑逗我,然後她就會要我回房,接著她會在我的房間外等待,如果聽見可能是我手淫而引起的動靜,她就會立馬衝進房間將我痛打一頓,像是去年克莉絲汀因為說謊而被海扁一樣。

還記得那天,一個男生來拜訪克莉絲汀。

她不讓男生進我們家,不過卻在門邊聊了大概五分鐘,然後那男生就離開了。

鄰居告訴母親這件事,晚餐後,老媽問克莉絲汀傍晚的時候做了什麼,克莉絲汀回答沒有。

老媽問她是不是有人來找,她還是說沒有。

老媽起身離去,回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條皮帶,沒有警告,她開始抽打克莉絲汀的背。

吃痛的老姊連忙起身,試圖用雙手阻擋母親的進攻。

老媽毫不手軟,抓著老姊的衣服,然後撕裂、痛打。

老姊忍不住大聲哭喊。

老媽就這樣在廚房裡開扁,追著老姊,從廚房到客廳,最後老姊甚至連胸罩都被打落。

我和老妹尖叫著,哀求老媽住手。

她停手了,不過卻是十五分鐘後。

克莉絲汀的身上佈滿了血紅的鞭痕,老媽則臉色鐵青的指著我們,警告說只要我們敢說謊,她就會動手將我們了結。

此刻,這些恐怖記憶又一幕幕回到了腦海。

忽然又想起十二歲那年,感恩節的晚上,她在我身上聞到了菸味,沒有二話,當著眾家親朋好友面前,她痛扁了我一頓。

坐下,親愛的。

老媽打斷我的思緒,手拍了拍床鋪。

坐下之後,我把目光放在她的臉上,小心翼翼的不去打量她的身材。

想好對自己的處罰了嗎?吉米?還沒耶。

好吧。

如果你願意說實話,或許我可以讓你離開,而且不告訴你爸。

願意說實話嗎?讓我們像兩個成人對話。

好的,媽,我願意。

很好!看著我,我長得怎樣?你看起來很棒啊,媽。

妳很漂亮!老媽忽然伸手撫摸我的大腿,然後讓手掌隔著褲子在雞巴的位置活動。

我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老媽究竟是在測驗我還是真的要我上她。

讓我看看你,吉米,站起來。

起身,我看著她,她將我的褲子往下翻,然後肉棒跳了出來。

老媽的舉動讓我嚇到了,嚇得我動都不敢動。

媽坐直了身子,用手抓著我的老二,用手指逗弄馬眼,撫摸著龜頭上分泌的前精。

來,你先去把你的臥室鎖起來。

回來媽房間的時候,把門關上。

可是這樣的話,我就回不去我的臥室了。

照我說的做,去吧,回來關門的時候,記得上鎖。

我只能照辦,走了幾步,將我的臥室上鎖,回頭進入媽的房間,將她的房門鎖上。

媽此時站了起來,食指放在唇邊,說道:如果你姊或你妹下樓,看見我們的房間都鎖著,就會以為我們都睡著了。

我走向床邊,老媽將我拉向她,然後,她給了我一個吻,舌頭進入了我的口中。

我很自然的用動作回應,我的手指很快的來到了她又熱又濕的淫穴上。

我緊緊抱著她,熱吻,同時讓手指在淫穴裡抽送。

我想替她舔屄,她卻要我先把褲子脫掉。

爬上了床,老媽將雙腿大開,抓著我的雞巴往淫穴裡送。

好濕、好滑又好燙,我從來沒肏過這麼棒的屄。

第一下,我的弟弟就差點全部沒入她的體內。

媽的手緊緊環抱我的頸部,將我壓低,熱情的吻著我,我倆的舌頭糾纏著。

我親得渾然忘我,下半身則賣力的動作,幹著我不曾體驗過的好屄。

幾分鐘後,她把頭往後仰,開始大聲呻吟。

我嚇了一跳,連忙說道:噓,小聲一點,媽,你會吵醒大家的。

老媽張開了眼睛,笑了一下,然後闔眼。

她把手放到了我的屁股上,將自己的腿抬得更高。

不過沈默幾秒,閉著眼的她又開始呻吟。

雖然她的陰唇張得更開,我的肉棒卻也變得更大,剛好可以塞滿她欲求不滿的肉穴。

幹幹幹幹幹!我忘情的幹著她,存在我們之間的,除了她嗯嗯的呻吟,還有大口的呼吸聲。

過了八到十分鐘之後,母親開始有了劇烈的反應,我感覺得到她的肉壁快速的張合,夾得我的肉棒無比舒適。

當我的手用力搓揉她的翹臀,她又開始放聲大叫了。

我連忙收攝心神,抽出雞巴,以免高潮太快來臨。

為了讓她安靜些,我積極的吻著她。

我們做愛,流汗,房間裡瀰漫的是濃濃的情慾。

觀察老媽的身體反應,我猜她大概高潮了五次。

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我讓母親平躺,抬起了頭,將雞巴再次插進她的體內。

我生龍活虎,像是先前的抽送沒有過一樣。

我瘋狂的幹著她,老媽只是躺著承受,承受著我的汗水滴落在臉頰。

高潮的時候,我用力的抓著她的屁股,將她的身子盡可能的往我身上靠,試圖讓雞巴插入到陰道的最深。

我射在了她的體內,她身體顫抖著,嘴裡喃喃的是喔喔啊啊和我的名字。

我讓唇貼上她的,用吻安撫她的嘶吼。

規矩了一會兒,我側耳傾聽屋裡的動靜。

無聲,看來一切無虞。

幾分鐘後,老媽忽然緊抱著我,用力的親吮我的脖子,舔舐我的胸膛。

她的努力在我身上留下了四顆草莓,兩顆在頸部,兩顆在胸前。

明天,我將驕傲的在校園裡展示它們。

知道沒有驚醒姊妹後,我起身,走到了窗邊,雞巴上還沾滿著精液,依舊非常堅挺。

打開了窗戶,我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看了一下星空,我關窗轉身回到床上。

接下來的九十分鐘,我和媽又大幹了三場。

完事後,我還想要做愛,但老媽說不行。

她起身更換床單,將沾滿了汗水和淫水的床單丟進洗衣機,最後在房裡噴了一些香水和除臭劑,將房間做簡單的清理。

隔天,老媽堅持要老姊和老妹去上女子禮儀課。

這樣一來,每週有兩個晚上,我們兩個會有好幾個小時的獨處時間。

只要有機會,不管身在何處,我們做愛。

當然,我還是會和克莉絲汀打泡,不過我不敢讓媽知道。

而當然我也不讓老姊知道我和媽的情事。

我和克莉絲汀的關係,在她上大學的時候告停。

她和高中的男友訂婚了,到大學的車程有十二小時之久,他們時常一起前往。

而接下來的兩年,我和母親做愛的次數已經數不清,方式也非常多變。

而當我變為大學生,我和母親炒飯的次數驟減,不是她沒有魅力了,只是我得住校。

上面記述,是二十一年前的事了。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二三次甚至無數次。

不管對象是老姊或母親,我們只要逮到機會,就會共享魚水之歡,無論地點時間。

現在,三十六歲的我已經結婚許久,工作也快十四年了。

我是某家公司的副總裁,賺了很多錢,有四個小孩,至於他們的名字,請恕我無法奉告。

回老家的路得花八個小時的車程,所以我並不時常回去探視父母。

不過,通常只要我回去,或者他們來家裡作客的時候,我和母親就會設法敲出空檔時間做愛。

說真的,她還是很棒!三個月前,我被指派回家鄉工作。

歷經20英哩的路程,我終於回到老家。

父親現在很少在家,他現在開始為賽馬協會養馬,負責培育良種。

這份工作讓他和老媽都能過著不錯的生活。

回家的第一週,母親協助我們整理行李。

我想上她,可是老婆和孩子們都在,我只能作罷。

然而,三天前,老婆帶著孩子們回娘家探視雙親,母親則待在家中幫我整理房間。

老實說,她的體重增加了約十五磅。

不過,這一點都不影響她的魅力,性感,一如往昔。

那一夜,我們相擁入睡。

我從來不知道和年紀差了二十歲的女人做愛也能非常享受,是母親的表現讓我體悟。

現在,我和母親計畫前往參加克莉絲汀的畢業典禮。

到他們學校大概需要十六個小時。

我已經有了計畫,先開車八個小時,然後找家旅館和母親同住,隔天再繼續剩下的路程。

這兩天的時間裡,母親的肉體將完全屬於我。

回到家鄉,真的是一件非常快活的事。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