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寶玉豔福享不盡

寶玉豔福享不盡

(八)寶玉豔福享不盡

紫鵑的陰道被寶玉的陰莖塞的滿滿的,她更加興奮地歡叫著:「啊……這樣……好棒…

…啊……對……用力……用力……頂我……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

好快活……唔……你插得好深……喔……喔……」

紫鵑的淫詞浪語讓在一旁的黛玉聽的面紅耳赤,下體不由的也濕了。但疲憊不堪的她實在是沒精神了,只好趕緊逃離紫鵑的房間。

過了好大一會兒,寶玉赤著身子抱著紫鵑走進黛玉的屋內。寶玉把昏迷的紫鵑放在黛玉身邊說:「她太累了,讓她休息休息就好了。」黛玉看了寶玉一眼嗔道:「你也太狠心了。只顧自己快活,毫不憐惜別人的死活。」

寶玉露出一臉冤枉的神色,分辯說:「我沒有啊,她比你還厲害呀。」

黛玉一聽臉上發燒,呸了他一口:「瞎說,你們男人還不都是見了女人不要命地干嗎?

你還狡辯呀。」

寶玉見狀嘻皮笑臉對黛玉說:「對對對,還是林妹妹說的對,我一見妹妹就不要命了。」說著動手就脫黛玉的衣服。

黛玉面色更紅,她羞怒地說:「我身上乏的要死,你再胡鬧的話我就不理你了。」

寶玉縮回手說:「好妹妹別生氣啊,我不鬧了。」

黛玉躺在床上喘息著說:「寶哥哥,你先回去吧,讓我們歇一歇。」

寶玉在低下頭,在黛玉殷紅的小口上親了親說:「好妹妹,我明天再來看你和紫鵑。」

寶玉回到怡紅院時天已經晚了。襲人等幾個大丫頭還在等他。一見寶玉回來都迎上前去。晴雯嘴最快沖著寶玉連連發問:「二爺上那兒去了?老太太差人來問你呢。太太也差人催你讀書,可二爺整天和姐姐妹妹們混,這讓太太知道了怎麽的了啊。」

寶玉笑道:「是你們嫌我和姐姐妹妹們混吧,那好今晚咱們就在一起混吧,看我怎麽收拾你們。」

衆女一聽都面露羞色,寶玉不由分說命碧痕關好屋門,於是一群女子開始脫下她們的衣服。寶玉坐在床邊,看到以襲人爲首的衆女一絲不掛地站在屋子中間在幽幽的燈光下,更顯的衆女美豔驚人,在朦胧中更加誘人。寶玉仔細地打量著她們每個人,襲人的白膩,晴雯的窈窕,麝月的豐滿,碧痕的靓麗以及秋紋的嬌小。寶玉過足了眼福開口說:「你們的功夫練的怎麽樣了?」

衆女先是一楞,立刻就明白寶玉是說什麽了,晴雯搶先說道:「什麽功夫?沒練。」

寶玉哈哈一笑,說道:「你沒練,那我就先教教你吧。」說著把晴雯拉到懷里。襲人見狀也領衆女上前,爲寶玉寬衣后,衆人一起擁到那張大床上。

第二天一早,寶玉從衆女七橫八豎的玉體中爬出來。襲人強打精神,爬起來給寶玉穿好衣服。寶玉回頭一看床上,幾個人你壓我的腿,我枕你的胸躺了一床,每個人身上還沾著不少快乾的精液和淫水。寶玉不由笑了笑,對襲人說:「等她們起來后把床上的鋪蓋都換了。」襲人點頭稱是,寶玉就出了怡紅院。

寶玉先到母親那兒請早安,王夫人問他用過早膳沒有,寶玉說還沒用呢。王夫人便留他用早膳。用完飯寶玉正要離開,王夫人叫住他:「寶玉,先別走。」

寶玉連忙停住腳步:「母親還有何吩咐?」

王夫人說:「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你父親的來信,說他要奉調回京了,大概在有十來天就回來了,你的功課怎麽樣了?當心他回來仔細問你啊。」

寶玉一聽頭都大了,他暈頭轉向地從母親那兒出來。路上正碰到寶钗,寶钗見他魂不舍首的樣子,就問他怎麽回事。寶玉就把他父親要回來的事說了一遍,寶钗想了想說:「書你還得自己背,你的字嗎,我和幾個姐妹可以寫啊,這樣一來你就能過關了。」

以後這幾天寶玉足不出戶,天天在書房裡讀書。寶钗每天把她和黛玉等人代臨的字送過來。這天寶钗又把字拿過來,寶玉一看不單有字,寶钗還替他寫了好幾篇文章,喜的寶玉抓著她的手連連道謝。寶钗微笑著搖搖頭說:「別謝我,這都是林妹妹的主意啊,好歹先別讓舅父打你啊。」

寶玉讓寶钗在床沿上坐下,吩咐丫環倒茶。寶钗說:「你還要念書,我就不打擾了。」

說著就要走。寶玉連忙攔住說:「我也讀累了,陪姐姐說會兒話,歇息歇息。」

倆人海闊天空地聊了起來,寶玉此時與寶钗就近,只聞一陣陣涼森森甜絲絲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氣,就問她:「姐姐熏的是什麽香?」

寶钗笑道:「我最怕熏香。」

寶玉不信,寶钗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是我早起吃了丸藥的香氣。」

寶玉也笑了,他更靠進寶钗,仔細問著她身上的香氣,一眼看到寶钗的胸前掛著一個金鎖,便要她摘下來細細的看。寶钗把鎖摘下來遞給他說:「寶兄弟,成日家說你的這玉,究竟未曾細細的賞鑒,我今兒倒要瞧瞧。」說著便挪近,寶玉亦湊了上去,從項上摘了下來,遞在寶钗手內。倆人仔細看了一回,寶玉笑道:「姐姐你看上面的字,它們到像是一對啊。」

寶钗一聽羞的臉色通紅,寶玉和她耳鬓斯磨,在加上寶钗身上一陣陣香氣襲來,早已把持不住了,見到寶钗露出這樣嬌媚的姿態,更是慾火攻心。他一伸手就把寶钗緊緊抱在懷里。寶钗軟綿綿地任憑寶玉摟在身上,她還主動仰起頭來迎接寶玉的親吻。

倆人的唇緊貼在一起,寶玉的舌伸到寶钗的口內鈎住她的香舌。寶玉的手已經按捺不住地遊進伯钗的衣內,撫摸她平滑柔嫩的肌膚。寶钗豐滿的乳房,潤滑的陰戶被寶玉的手翻來覆去地耕犁著。寶钗漸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她猛的憋了一口氣,從寶玉身上掙脫,寶玉一楞,輕聲問她:「寶姐姐不喜歡嗎?」

寶钗猶豫起來,她知道寶玉現在和黛玉湘雲她們打的火熱,如果要想成爲寶二奶奶她就必須過這一關。寶钗在這瞬間猶豫后立刻就露出迷人的微笑說:「不是啊,我想關好門啊,別讓別人看到了。」說著走到屋門口把門插好。

寶玉如釋重負地出了一口氣,等寶钗轉過身來拉著她的手說:「謝謝好姐姐,讓寶玉好好聞聞姐姐身上的香氣。」說著慢慢地替寶钗除去身上的衣服。寶玉看著身無寸縷的寶姐姐,贊歎道:「姐姐真美啊,寶玉怎麽能配的上姐姐呢?」

寶钗含羞地低下頭,寶玉把她抱起放到床上,看著她一雙玉乳雪白無遐、挺拔高聳;平坦小腹滑若凝脂;雙腿根部密發叢叢、烏柔亮麗,寶玉情不自禁地用自己的雙唇在她的肌膚上連連親吻。寶钗閉著眼躺在床上,靜靜地享受著寶玉給她的快樂,當她決定獻出自己的貞操后她現在最大的願望是寶玉趕快給她最大的滿足,可寶玉仍在欣賞她的美妙的身軀。當寶玉的手撚著她的幽黑發亮的陰毛並用舌尖輕輕佻逗她的陰蒂時,寶钗再也忍不住了,她鮮紅誘人的小穴張開成一個桃子形狀,淫水從小小的洞中孱孱流出來。口中也發出了「啊、啊」的呻吟。寶钗已顧不的少女的羞澀,開始出言哀求寶玉:「好弟弟,別在折磨姐姐了,快讓它進來吧。」

寶玉一面脫衣一面調笑說:「寶姐姐,讓什麽進去啊?」

寶钗大羞,雙手緊捂著臉,嘴裡哼著:「啊、好弟弟你別折磨姐姐了。」

寶玉伏在寶钗身上,分開她的雙腿把自己的肉棍對準她的小穴很慢很慢地往裡推進。當寶玉光滑的龜頭沖過寶钗的處女膜時,輕微的疼痛從下體傳來,寶钗不禁「啊」地叫了一聲。寶玉停下來,愛憐的問她:「姐姐很疼嗎?」寶钗輕輕搖了搖頭:「沒什麽,你別停啊。」

寶玉的肉棍繼續前進,一直到他的龜頭定頂住寶钗的子宮。寶玉慢慢抽動起陰莖,快感從寶钗下體傳來:「啊……啊……好舒服喲……好棒……沒想到……這麽……這麽……

舒服啊……再快一點……對對……大力一點……」

寶玉的動作越來越快,他的肉棍在寶钗的愛液的浸泡下變的越來越粗大。倆人已經沒有開始時的浪漫,只剩下淫蕩的肉慾。寶钗爲了得到寶玉早已從書上把男女間床上的技巧學的很老到了,雖然開始還有點少女的羞怯,當倆人都放開后寶钗決心施展自己學來的床上功夫,把寶玉籠絡在心。寶钗按書上所說的,用各個迷人的動作來投其所好,真讓寶玉驚訝不已。在寶玉看來只有鳳姐和可卿才有這樣的技巧,而寶钗並不次於她們二人,況且寶钗還是一名處女,這更讓寶玉興奮到了極點,他也施展自己的全套本領和寶钗大幹起來,再也沒有了對她剛剛破身的顧忌。

幾番征戰,寶钗泄了又泄,最後她實在沒力氣了。寶钗的陰戶被寶玉操的紅腫紅腫的,寶玉的精液混同寶钗的淫誰一起從寶钗的陰道里流出來。寶玉還挺著粗壯的肉棒,擺出了一股決不罷休的樣子。寶钗見狀一股勁地對他說好話:「好弟弟,姐姐再也不行了,你就饒了我吧,下次在來好嗎?」

寶玉揉著寶钗的乳房說:「姐姐的後庭我還沒進呢,求姐姐賞給我吧。」

寶钗知道寶玉說的是什麽意思,她害怕起來:「兄弟你的肉棍那麽大,我後面的這麽小,你會把它捅壞的。」

寶玉一聽她的話知道有戲了,一面安慰寶钗:「不會的,我會小心的。」一面讓寶钗轉過身伏在床邊。寶玉往肉棒上沾了點寶钗陰道里流出的淫水,對著她的菊穴輕輕推了進去。寶钗的菊穴還沒被開墾過,緊固異常。寶玉小心翼翼地往裡闖,雖沒莽撞但寶钗已經疼痛難忍了:「喔……喔……好痛啊……不要啊……捅裂……捅裂了……我不……不要了……」

寶玉探到寶钗後庭深處,感到裡面不但溫暖而且緊湊,抽動起來快感無限,不由的心花怒放。寶钗的感覺也由巨痛變爲酥麻,嘴裡的叫喊也變了調:「啊……好啊……快動動……舒服……真……真沒想到啊……太舒服了……好弟弟……使……勁……用力插……

你……你……就……插死我好了。」

寶玉正賣力的操著寶钗,突然聽到門口有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不由停了下來,寶钗卻連連催他:「怎麽停了……啊……好難受……快動啊……姐姐讓你……操……快點啊。」

聽了寶钗的催促,寶玉也就不理睬門外是誰了,一心一意和寶钗尋歡做愛,等到寶玉把他的陽精射進寶钗的肛門里才算停止。寶玉拔出肉棒,又讓寶钗含在嘴裡吸了一回才算罷手。

寶玉把疲憊不堪、一瘸一拐的寶钗送回去,見天色還早就想到蕭湘館看看黛玉。剛一進門就被紫鵑攔住了,寶玉一楞問紫鵑爲什麽,紫鵑說:「問你自己,剛才姑娘去找你,你是怎麽把她得罪了,她一回來就哭說再也不見你了。」

寶玉不解道:「沒啊,我沒見她啊。」

紫鵑說:「你沒見?她給你送文章去了,回來還把那些文章都燒了。」

寶玉登時明白他和寶钗尋歡時門外的腳步聲原來是黛玉,寶玉只好求著紫鵑去給他說情,紫鵑進去沒一會兒就出來了,她說黛玉不想見他,讓他回去。寶玉無奈地歎了口氣,紫鵑在他耳邊輕語道:「二爺明天再來,今晚我好好替二爺求求情。」寶玉點了點頭,伸手抱住紫鵑在她的小口上使勁吻了吻便無精打彩地回去了。

還沒進怡紅院大門,正碰到探春。探春見寶玉便無精打彩的樣子,還以爲他爲讀書的事發愁呢,就上前勸慰他:「二哥別發愁啊,當心愁壞了身子,這是我給你寫的字和文章。」

寶玉把字接過來,探春見他還是這樣愁眉苦臉的,就問他爲什麽?寶玉歎氣道:「林妹妹再不理我了。」探春問道:「爲什麽呀,不是挺好的嗎?你怎麽的罪她了?」

寶玉說:「她碰到我和寶姐姐在一塊了。」

探春更是不明白:「碰到你和寶姐姐在一塊?你和姐姐妹妹們不是經常在一塊玩嗎?怎麽……?」

寶玉沒發向她解釋:「不一樣的,是我和寶姐姐在……」探春追問道:「在什麽啊?」

寶玉被逼不過只好說:「我和寶姐姐在……就是哪個,嗨不能給你說的。」

探春好象明白了點,紅著臉說:「是不是你們在……」寶玉忙點頭說:「對對,我們正在……就讓林妹妹碰到了。」

探春徹底明白了。她的臉更紅了:「怪不得,你怎麽辦啊?」

寶玉搖了搖頭說:「我也沒辦法了,明天我再去找林妹妹解釋解釋,可她不見我啊。」

探春想了想說:「她不見你,你不會見她嗎,你就不能闖進去嗎?」

寶玉說:「不行,這樣她會更生氣的。」

探春說:「這麽著,明天一大早你就去,紫鵑肯定起的早,她一開門你就往裡溜,她還沒起來,怎麽也得見你了,這樣不就行了。」

寶玉一聽興奮地一下子把探春緊緊抱住:「好妹妹,還是妹妹你主意多啊,太謝謝你了。」

探春羞紅著臉從寶玉懷里掙脫出來,白瞪了他一眼說:「別高興太早了,見到她你能解釋清嗎?」

寶玉拉住探春的手往屋裡走說:「只要見到就行,妹妹,我給你幾本好書,你回去看吧。」道屋裡拿了幾套薛幡送給他的那些書給探春。

第二天天還沒亮,寶玉就來到蕭湘館,他翻牆進院在黛玉的臥房外等了好半天才見紫鵑推門出來。寶玉乘機進了黛玉的屋內,見黛玉還睡在床上,只齊胸蓋著一件薄薄的錦緞,上面露出一彎雪白的膀子,一頭青絲散落在枕旁。錦緞下面只遮到黛玉的大腿上部,兩條修長的玉腿看的寶玉心裡直蹦。透過錦緞隱隱約約看到黛玉豎立起的乳峰和陰戶上的黑毛,甚至還有幾根陰毛刺破錦緞鑽了出來。

看著黛玉誘人的睡態,寶玉突然想起了什麽,他趕緊來到黛玉的書房拿出她做畫用的東西來到屋內,這時紫鵑回來了,一見寶玉正要說話,寶玉連忙摁住她的嘴,讓她出去。

寶玉就在黛玉的床前仔仔細細地把黛玉的睡姿畫了下來。他讓紫鵑把東西收拾好並對她吩咐說:「你在外面等著,我不叫你你就別進去。」

紫鵑爲難地說:「那姑娘叫我呢?」

寶玉輕輕摟住她說:「那你也不能進啊,有什麽事我替你但著。」

紫鵑點了點頭,轉身來到外屋。寶玉坐到黛玉的床邊,用手輕攏著她的頭發黛玉睜開眼一看正是寶玉,立刻激動地流出了眼淚,沖著寶玉叫到:「你出去,我不要理你了。」

隨后又喊紫鵑:「紫鵑,紫鵑,快把這忘恩負義的人趕出去。」

寶玉伸手按住黛玉的嘴說:「林妹妹,林妹妹你聽我說。」

黛玉拚命搖頭:「我不聽,我不聽,你快出去。」

寶玉情急之下跪在黛玉床前:「好妹妹,都是寶玉的不對,讓妹妹生氣了,我給你陪禮了。」

黛玉不在喊了,只是用手捂著臉嗚嗚地哭。

寶玉溫柔地撫摸著黛玉柔軟的大腿,細聲安慰著她:「好妹妹,我的心你是明白的,你們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我是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你們瞧瞧,每個女孩子我都不忍心傷害的,怎麽能夠害你林妹妹呢?」

聽了寶玉的言語,黛玉想:「他一貫是這樣的,像他這樣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歡,而像他一般的人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啊,況寶姐姐對我也是極好的,我又怎能怨他呢?」黛玉心中已然原諒了寶玉,但她還是不好意思說出來,索性也不說話,任憑寶玉的手在自己白嫩的腿上撫摸。

寶玉見她不說話,對自己的愛撫也沒拒絕,知道黛玉放過自己了。於是他的手更不老實了,一點點順著黛玉的腿向上摸去,並運用自己特有的催情手法在她的陰戶上揉磋。黛玉的怒火沒了,代之的是情慾地湧動。寶玉見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微顫的身軀更是動人。寶玉低下頭親吻她乳房,並在她的乳房上咬出一排排的牙痕。黛玉情不自禁地伸手死死握住寶玉的肉棍,並連聲說:「寶哥哥,快進來乾妹妹啊。」

寶玉並不急於求成,而是俯下身繼續用嘴給她服務,特別是寶玉的舌很靈活地在黛玉的小穴上活動時,黛玉真是魂飛魄散了。她也效仿寶玉那樣用嘴含他的粗粗的肉棍。雖然黛玉的口交技巧很差,但由於是頭一回也讓寶玉感到格外快活。寶玉的肉棍被黛玉用口吸了多時,一股精液噴射而出,黛玉毫無準備,只能把他的精液吞進肚中。當黛玉剛吐出寶玉的肉棍,寶玉就迅速把肉棒對著她的小穴插了進去。寶玉決心徹底征服黛玉,因此他拿出全套本領來狂操黛玉。

而黛玉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她只能做的是高聲地浪叫:「啊……好厲害……輕……輕啊……大雞巴……插……死……妹妹……受不了……人家……受不了……啊……」黛玉也不知道自己瀉了多少次,下身都快沒感覺了。當寶玉從她水淋淋的陰道里拔出仍然粗硬的陰莖時,黛玉喘著粗氣說:「你好狠啊,你不是要我的命嗎?」

寶玉笑嘻嘻問她:「妹妹舒服嗎?」

黛玉紅著臉說:「哥哥果然厲害啊,怪不得連寶姐姐也讓你整的死去活來的你真有本事。」

寶玉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肉棍說:「妹妹你看,它還想吃你啊。」

黛玉驚慌的說:「別來了。我身上乏死了,你還是到紫鵑屋裡干她吧。」

得到黛玉的允許,寶玉挺著肉棍來到紫鵑的房內。紫鵑早被黛玉的浪叫引的慾火大熾,一見寶玉馬上迫不及待地撲上來。寶玉又把紫鵑摁在床上狂奸了一回才算滿足。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