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寶玉迎春姐弟情

寶玉迎春姐弟情

(六)寶玉迎春姐弟情

寶玉從可卿房裡出來,見秦鍾在門口等著他。寶玉覺得整個下午光和他姐姐在一起,冷落他了,心裡很是有點歉意。秦鍾是向寶玉來告辭的,原來秦鍾的父親病重,讓他連也趕回去。

寶玉和秦鍾戀戀不舍地分手后,獨自一人回到榮國府。見天色已晚就沒到別處去竟自回了怡紅院。連日的雲雨之事讓他沒什麽時間休息,因此他吃完晚飯就躺倒在床上。襲人等不敢招惹他,不一會寶玉昏昏沈沈地睡了過去。

早晨寶玉就覺得自己的陽具被人含著,睜眼一瞧,見襲人和麝月倆人跪在床上正輪流用嘴舔他的陰莖呢。寶玉輕咳了一聲,二女擡起頭來說:「二爺醒了,我們伺候二爺起床。」寶玉搖了搖頭說:「你們接著來啊。」

二女羞紅臉,低頭又抓住寶玉的肉棒舔起來。寶玉一面享受二女給他口交,一面把昨天可卿舔他的肉棒的技巧說給二人聽。三人正纏做一團晴雯進來了,她見床上仨人正胡天胡地。笑嘻嘻的說:「哈,寶二爺怎麽連找史姑娘這麽大的事都忘了?」

寶玉一聽想起今天要和湘雲學新的劍法,他趕緊讓晴雯幫他穿好衣服飛也似地去了。只留下襲人和麝月倆人一絲不掛地在床上互相摟抱著,晴雯瞪了她倆一眼跟著寶玉出了屋門。

寶玉一見湘雲連說來晚了。湘雲沒說什麽,倆人開始聯系劍術。一個用心教一個仔細學,所以寶玉的進步很快。湘雲看寶玉很投入,也非常高興。練了一個多時辰,兩人都是汗水淋漓了,便一同坐到樹下休息。湘雲向寶玉講小時候的事,一面說一面笑。寶玉望著她俊美的臉龐,不由心裡魔情又蠢蠢欲動了。他慢慢向湘雲靠過去,挨在她的身邊。

湘雲還是有說有笑的,高高的胸脯上下顫動著,寶玉忍不住輕輕摟住她的纖腰,湘雲停住話頭,滿面通紅地看著他,掙脫寶玉的摟抱站起身來:「二哥哥,不要這樣。」

寶玉站起來拉住湘雲的手說:「雲妹妹,我……」湘雲的小手被寶玉充滿魔性的手抓住,心裡更是一陣狂跳。雖然她對這個表哥早已心怡很久了,但少女的羞澀讓她一直把自己的愛慕埋在心底。今天見寶玉如此動作,心裡真是萬分驚喜。但湘雲還是控制住自己,抽回手來跑進屋裡把門緊緊關住。

寶玉在詳湘雲門外獃獃地站了一會兒,慢慢轉回怡紅院。從湘雲的表情他也明白了湘雲的心情,把她搞到手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寶玉回去洗了個澡,換好衣服就去找黛玉,一進門紫鵑就高興的迎上來叫喊道:「姑娘,寶二爺來了。」

寶玉一見黛玉說:「妹妹身上還乏嗎?我陪你到園子里轉轉,別憋出病來。」

黛玉說:「你來的正好,我聽說迎春姐姐現在很不好,咱們瞧瞧她去吧。」

寶玉說好,紫鵑拿來黛玉給迎春的一些東西倆人就往迎春那兒來了。一進紫菱洲門口大門又碰到了孫紹祖。孫紹祖一見寶玉就惡很很地喝到:「站住,干什麽去。」寶玉正要答話,黛玉沖他擺了擺手。寶玉就不再說話。黛玉上前說:「是姐夫啊,我和寶哥哥來看看迎春姐姐。」

孫紹祖一見黛玉立刻變了臉色,他色迷迷地對黛玉說:「呵,還寶哥哥,今天天你叫我一個好哥哥我就讓你進去。」

寶玉一聽說了聲:「林妹妹閃開。」就撲向孫紹祖。倆人又動起手來。寶玉雖然和柳湘蓮與湘雲習了幾天武功,但終究時間太短。拳腳不太精熟。沒幾回合就被孫紹祖打的招架不住了。黛玉見狀,知道不好就喊寶玉快跑。倆人一溜煙地跑了。

那孫紹祖也不追趕,只是站在門口哈哈大笑。

寶玉和黛玉氣喘噓噓地跑了一陣,見孫紹祖沒追來才停下腳步。寶玉看黛玉滿頭汗水,關愛地說:「都是我無能,累壞林妹妹了。」

黛玉搖了搖頭說:「我沒什麽,這些東西不能送給迎春姐姐了。」

寶玉從黛玉手裡拿過東西說:「妹妹先回去歇歇,我把你的東西拿給二姐姐。」

黛玉說:「你怎麽去?那孫紹祖還在呀。」

寶玉安慰她說:「沒關系的,我會偷著進去。」說著就拿著東西回紫菱洲。

寶玉翻過紫菱洲的院牆,悄悄地來到迎春的房間外。從窗口向里望去,正好見迎春在穿衣。寶玉只在她的背上晃了一眼,看到迎春身上全是一條條刺目的鞭痕,寶玉大驚,不由地「啊」了一聲。

迎春聽到窗外有動靜,忙用衣服遮掩住身體高聲問道:「是誰?」

這時孫紹祖也在廂里喊:「是誰偷偷摸摸的?」嚇的寶玉也不敢把東西給迎春就跑了出去。

寶玉想到迎春身上的鞭痕,一定是迎春姐姐受盡了孫紹祖的欺淩。寶玉又暗暗責備自己不爭氣,沒能打跑孫紹祖讓二姐姐受著這樣非人的折磨。

寶玉回到怡紅院,先把黛玉要送給迎春的禮物放好。拿出柳湘琏給他的那本《九陽真經》細讀起來。此書博大精深寶玉不明白的地方很多。寶玉拿著書就去問湘雲,但到了沈霞殿卻不見她,寶玉無奈地往回走。

一連好幾天寶玉都沒能見到湘雲,寶玉很納悶。心想是不是自己上次得罪她了,湘雲再不見自己了。寶玉很是無聊只能自己琢磨。

這天她經過曲徑通幽處聽到一個女子在歎氣,寶玉忙過去一看正是湘雲。寶雲問她爲什麽跑這發愁來了,湘雲說自己練功遇到了問題。寶玉把《九陽真經》拿給她。湘雲大喜連連向寶玉道謝。寶玉見湘雲入迷般地翻著書,心裡也很高興。他對湘雲說:「妹妹先瞧吧,我明早再過來。」

第二天一早寶玉來到沈霞殿找湘雲,一進大廳並沒見到人。寶玉在屋裡找了一圈,還是不見人。這時從沈霞殿的地下石室里傳來很大的動靜。寶玉跑下去就見湘雲在室內瘋狂扭著身軀,好想是走火如魔了。寶玉上前抱住她,但湘雲很快就掙脫了。湘雲口裡發出「啊啊」的叫喊,開始撕撤自己的衣服。她每撕掉一塊,就有一塊晶瑩的肌膚露出來。

不一會兒湘雲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撕成一片片的了。她赤裸著雪白的身子在屋內狂跳著,健壯的胸前一對白嫩的大奶子隨著舞動的身軀上下抖動著。汗水從身上淌下來,濃黑的陰毛上沾滿汗珠並發出剔透的閃光。

寶玉看著湘雲美妙性感的身材,下面的陰莖立刻挺了起來。這時候湘雲向他撲來,並把他推倒在地上,寶玉怕湘雲出什麽事,不敢抗拒,任由她把自己放到,湘雲一把撕爛寶玉的褲子,縱身騎到他的身上。寶玉的肉棍正對著湘雲的陰道,一捅就直沒到跟。處子的鮮血染紅了他倆黑黑的陰毛。快要走火如魔的湘雲也顧不得破瓜的痛楚,擺好練功的姿勢開始調息。

寶玉心想:「雲妹妹定是練《九陽真經》入的魔,她可能卻少陽氣,待我助她一下。」

寶玉下身微動讓肉棒在湘雲窄窄的陰道里輕輕蠕動。這樣一來又不驚動湘雲練功,還能刺激自己的大肉棒。

大約過了一個多時辰,寶玉的肉棒才在湘雲體內射出陽精。湘雲趁機吸吶,一股熱氣從下體升起,慢慢熱遍全身。湘雲終於功德圓滿了。

湘雲睜開眼睛一看,見自己一絲不掛地騎在寶玉身上,而且寶玉硬硬的陰莖還插在自己的陰道里。她很害羞,正要站起身來,被寶玉一把拉倒在懷里。別看湘雲練武是英姿飒爽,凜凜不可侵犯,而現在卻像一隻溫順的小貓蜷縮在寶玉懷里。

寶玉抓住她健壯的乳房開始搓揉,而堅挺的肉棒則頂著她豐滿的臀部。湘雲全身産生了顫抖,蜜汁也不停留出來。她側過頭來開始回吻著寶玉,柔軟的舌頭開始挑逗著。寶玉的一隻手也由湘雲的胸前移動到她的雙腿間。湘雲的陰戶上去是她陰道里流出來的淫水和寶玉射出的精液。寶玉的手摸上去濕滑濕滑的。寶玉用指頭輕輕撚著湘雲的陰蒂。湘雲渾身開始顫抖,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啊……二哥哥……我……啊……我要你……插進來啊……啊……喔……」寶玉並不急於插入湘雲的陰道,而是讓湘雲趴下后便握住他的陰莖,慢慢地舔著。湘雲羞紅了臉,但還是伸出香舌在寶玉的龜頭上舔起來。

寶玉也沒閑著,他也躺倒身子,抱著湘雲大腿,開始舔著她的大陰唇,她愛液的味道鹹鹹的,有些粘粘滑滑的。

「啊……嗯……啊……喔……哥∼啊……啊……好……好美啊……啊……」

湘雲的呻吟聲更大了。

寶玉開始向更里邊進攻,開始舔著小陰唇,她的淫水不斷溢出,又開始刺激她的陰蒂,她身子一顫:「啊……那兒……啊……就是那兒……啊……好……舒服啊……啊……喔……哥哥……啊……美啊……嗯……啊……」寶玉有把舌伸到湘雲的陰道里,像抽插一般的進出。湘雲受不了:「啊……哥哥……我……啊……我要你……插進來啊……啊…

…喔……」寶玉見湘雲浪得很了知道到時候了,便把肉棒對著她的陰道捅了進去。寶玉粗粗的陰莖在湘雲狹窄的小穴里出入著,湘雲叫著,喊著享受著這美妙的快樂。

寶玉在她的穴里插了好大一會兒,讓湘雲換了個姿勢。湘雲換好姿勢張著一雙健壯雪白的玉腿等著寶玉把肉棍插入她的陰道。而寶玉並沒把大肉棒插入她的陰道里,而是對著她的肛門輕輕往裡捅。湘雲慌了:「啊……二哥……好疼……啊……親哥哥……別插…

…別插那兒……求……妹妹……求你……了。」

寶玉並不理湘雲的叫喊,只是將肉棒一點點地插進她的後庭,直到寶玉的小腹碰到她富有彈性的屁股。湘雲只趕到屁眼裡疼酸漲麻,當寶玉的肉棍開始抽動時,一種說不上來的感受讓湘雲渾身顫抖。只覺得后門憋得很厲害,心裡就想讓寶玉再用里,甚至渴望寶玉立刻把自己的屁眼搗碎了。

聽著湘雲的淫叫,寶玉更加狂放的抽插,湘雲菊穴緊緊裹著寶玉的肉棒,使寶玉感到十分地興奮。當寶玉的陰莖已經有相當的快感時,他更加賣力,一股精液噴射而出,射在湘雲的直腸里。

倆人把下體擦拭乾淨,寶玉把湘雲摟到懷里,一面摸著她的乳房,一面把迎春的事說了一遍。湘雲一聽柳眉倒豎:「迎春姐姐如此嬌貴的人兒竟受他如此欺負二哥哥快領我去,讓我教訓教訓孫紹祖。」

寶玉聞聽大喜,既然湘雲肯出力,他就不怕孫紹祖了。喜的寶玉又要再插湘雲一回。湘雲趕緊赤著身子跑出石室了。

寶玉回到怡紅院拿上黛玉給迎春的東西,一路就奔紫菱洲而來。進了大門直到迎春的房間,嘴裡喊叫著:「迎春姐姐,我來看你來了。」

迎春把寶玉讓進屋裡,憂郁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謝謝你了寶兄弟。」

寶玉把黛玉給她的東西拿出來放到桌上,迎春打開一看,無非是些紙筆書籍之類的。迎春望著這些東西眼淚不住地流下來。寶玉趕忙問:「姐姐怎麽哭了?」

迎春沒說話,只是站起身來解開自己的上衣,寶玉一看迎春身上一道道的傷痕寶玉替她穿好衣服說:「我看到了,姐姐這是怎麽回事呢?」

迎春把寶玉領到一石室內,就見裡面象審問犯人的牢獄一般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刑具。看完后倆人回到屋裡,迎春把孫紹祖怎樣折磨她的經過象寶玉哭訴。寶玉看著被孫紹祖折磨苦的姐姐,也流下了眼淚。寶玉把迎春輕輕摟到懷里,好言安慰她,迎春則更是伏到寶玉懷里放聲大哭。

這時孫紹祖闖了進來,一見此情景,冷笑兩聲:「好啊,讓我抓到了,姐弟倆竟然干這樣的好事。」

寶玉大怒,放開迎春就沖向孫紹祖。倆人打鬥在一起。不一會兒寶玉便沒還手之力了,這時候迎春猛撲上來拉住孫紹祖沖寶玉喊道:「兄弟還不快走。」

寶玉轉身跑了出去,孫紹祖大怒回身一巴掌打倒迎春。手抓住她的頭發往石室里拖,嘴裡罵道:「吃裡扒外的賤貨,看老子怎麽收拾你。」

寶玉跑出來,心想迎春姐姐肯定要受孫紹祖的荼毒。他趕緊到沈霞殿找湘雲。

一進門就高喊:「湘雲妹妹,湘雲妹妹。」

湘雲趕緊出來,見寶玉跑的氣喘噓噓的,忙問他:「二哥哥,怎麽了?」

寶玉拉住她就往外跑,一面把迎春的事略說了一遍。湘雲一聽也是恨的只咬牙。

倆人加快腳步跑到紫菱洲。

寶玉和湘雲一進石室內,就見迎春赤裸裸地被捆在一張床上,臉沖著地,屁股高高地撅起來。孫紹祖粗大的肉棍一面在迎春的後庭抽插,一面用皮鞭狠狠抽打她的脊背。迎春嘴裡發出一聲聲撕心裂肺般的慘叫。

湘雲一見此情景,也顧不得少女的羞澀,箭一般地沖上前去。孫紹祖揮動皮鞭向湘雲打來,被湘雲巧妙地躲開了。倆人斗在一處,畢竟湘雲技高一籌,每幾個回合就把孫紹祖制服了。

孫紹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饒命。寶玉讓湘雲把他押出城,並告誡他永遠不能再進京城一步。孫紹祖無奈只得在湘雲的押送下離開京城抱頭鼠竄而去。

湘雲押著孫紹祖出城去了,寶玉愛憐地抱起迎春。迎春把頭埋在寶玉的胸前不住地抽泣。寶玉把迎春抱到她的臥床上,看著她雪白的身上一條條的鞭痕,心疼地直掉淚。寶玉拿出「白花油」給迎春抹傷,藥用完了也沒見什麽效果。寶玉又拿出那瓶「葵花神油」

來,這藥果然神奇,藥抹到那裡,那裡立刻就恢複了。

絲毫不再見有什麽受傷的痕迹。

寶玉給迎春抹著藥,倆人都不知道「葵花神油」又強烈的催情作用。當寶玉再迎春身上摸完藥后,迎春已是渾身燥熱,撲到寶玉懷里不住扭動身子。這樣一個美妙女子赤身裸體倒在自己懷里,寶玉早控制不住心中的慾火了。

身上越來越熱的迎春主動擡起頭來,把自己溫暖濕潤的紅唇貼在寶玉的嘴唇上。

兩只手撕扯著寶玉的衣服。迎春的舌伸到寶玉口腔里,兩人彼此交換著唾液,吸吮著對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親越狂野……寶玉的手附在迎春的身上,撫摸她的柔軟的乳房,和早已濕淋淋的陰戶。寶玉分開迎春的雙腿,並且跪在她的兩腿之間!然後讓迎春的陰戶以及菊穴都裸露在他的面前。寶玉撫下身體,輕輕地舔弄著迎春的花瓣。迎春覺得自己的下體好象著了火一般,愈來愈熱,而且幾乎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往那裡集中!

「哈……哈……哈……哈……不要啦……我……我……好象……要死了……啊∼……好棒……好棒喲……」迎春浪叫著扭動著越來越熱的身軀。寶玉的舌頭也已伸進她的陰道里。這下更不得了,迎春淫水直往外淌,嘴裡的叫喊也帶出了哭腔:「啊……寶兄弟…

…快啊……快讓……大……大雞巴……插……插進去……快……插我……啊……」寶玉的肉棍伸到迎春的陰道里,迎春才略微顯得安靜一些。寶玉拿出自己越來越精熟的插穴本領駕禦著自己粗壯的陰莖在迎春的陰道里來回馳騁。迎春的小穴曾經多次讓孫紹祖用粗粗的木棍亂捅,只有象寶玉這樣粗長的肉棍才能塞得她滿滿的。

寶玉使出各種花樣,讓迎春瀉了八九次才把她的慾火平息下來。寶玉說:「天晚了,咱們先去吃飯,回來我再插姐姐的小嘴和後庭菊穴好嗎?」迎春紅著臉在寶玉的腦門上拍了一下:「你真壞啊,我是你姐姐啊。」

寶玉沒再說話,只是抱起迎春往外走。丫環們已經燒好了洗澡水,寶玉和迎春洗起了鴛鴦浴。倆人真是如膠似漆,你憐我愛。寶玉一面啃咬著迎春的一對大奶,一面調笑說:「姐姐的丈夫讓我給趕跑了,姐姐以後怎麽辦呢?」

迎春紅著臉低低地聲音說:「那兄弟你就做……做我的丈夫吧。」

寶玉一聽很是歡喜:「好姐姐,太謝謝你了。」說著掰開她的雙腿就要把硬梆梆的肉棍插進小穴里。

迎春趕緊制止他:「好兄弟,你千萬別再插我了,下面腫的很厲害啊。」她又怕寶玉不高興,就抓住他的大肉棒含在嘴裡。迎春的品蕭的技巧是讓孫紹祖特別調教出來的,現在她用發自內心的感情來施展果然不同凡響。寶玉覺得自己的陰莖被迎春舔的酥麻酥麻的,一陣陣熱浪沖動而出,寶玉沒在控制,濃濃的精液一股股射進迎春的嘴裡。迎春咬牙吞下寶玉濃腥的精液,還把他的肉棍舔得乾乾淨淨。

洗完澡,寶玉和迎春回到床上,接著玩倆人的遊戲。寶玉直到第二天才離開迎春的房間。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