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地獄

美女地獄

一、美女地獄

黑夜給我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尋找獵物……

晚班的地鐵在幽深冗長的隧道中平穩的行進著,我正站在擁擠的乘客之中。

對於一個開寶馬的人來說,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坐地鐵的機會的,但我不同,我搭乘地鐵有我特殊的目的,就如上面所說的,我在尋找我的獵物……

很快的,我四處環顧的視線就定格在了一個女人身上,準確的說,是一個少婦。

她容貌清秀,穿了一身黑色緊身連衣群,身材豐滿而又不失苗條,高高隆起的乳房,腹部平坦,而小腹則是微微隆起的,由於裙子的腰身太緊的緣故,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肚臍的輪廓。

當我的視線接觸到她身體的一瞬間我就已經做出了決定——

今晚的獵物非她莫數!

我盡量自然的撥開人群,向她身邊擠去,很快來到了她身後。

她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的靠近,一手抓著吊環,毫無表情的冷艷面孔映在她對面的地鐵窗玻璃上。

我的手悄悄的伸出去,輕輕的扶在了她的腰上。

她的身體微微一震,不由自主的擡頭望向地鐵玻璃,在玻璃映照下的世界中,我偏過頭,對她微微一笑,同時我的手開始撫摩過她微微隆起的胃部,向胸部滑去。

她臉上的表情極不自然,倉皇失措的向周圍看了看,想說什麼,卻又不敢出聲。

好在沒有人注意到她,也沒有人注意到我。

我的手滑到她的乳房上,摸到了硬硬的胸衣,這可不是我喜歡的感覺,於是我在她乳房上用力的捏了一把。

「嗯……」她疼的想叫,卻又生生將自己的聲音憋了回去。

這樣的反應助長了我膽量,我的手又向下滑,越過豐滿的小腹,來到她最神秘的三角區域。

我的手感立刻告訴我,她沒有穿內褲,因為隔著薄薄的連衣裙,我已經摸到了她濃密的陰毛。

從她映在玻璃上的臉上我看出,她的臉紅了,因為我發現了她的秘密。

「妳這個騷貨!」我在她耳畔輕輕說著,同時將手移到她肚臍上,用有力的中指用裡的按進去,她的腹部果然豐滿,我的中指幾乎整根都陷了進去。

「啊……」她輕叫了一聲,身體微微的向前傾,想藉此抵消我手指的壓力。

此時我的生殖器已經勃起了,正頂在她的肥臀之上,我一邊在她臀部中間的溝壑上摩擦著,一邊小聲說道:「現在我用槍指著妳,妳陪我一晚,可以得到五十萬。否則我可就開槍了,妳不想下車的時候讓所有人都看到妳的黑裙子上有一灘白色的東西吧?」

她沒有說話,但從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動心了。

五十萬一夜,對絕大多數中國女人來說都是一個不菲的身價,於是我繼續道:「我先下車,如果妳願意,就跟下來。」

我對時間拿捏的很準確,我剛說完這句話,地鐵已經到站,車門打開,我走了出去,這樣一來,她根本沒有考慮的時間,必須馬上做出決定。

下了地鐵之後,我向出口的方向走了幾步,然後停下腳步,回過頭。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正站在我身後不遠的地方,有些羞澀的看著我。

我的嘴角泛起一絲得意的微笑。

她見我笑,臉上泛起一絲紅潮,說道:「我可不是聽你的話才下車,我本來就到站了。」

這就是女人那點可憐的虛榮心,在金錢的誘惑下顯得那麼蒼白無力,於是我微微一笑:「跟我走吧,騷貨。」說完自顧向前走去。

在開車回去的路上,我大致瞭解了她的基本情況,她叫張薇,江西人,2歲,曾經屬於那種標準的江南美女,江西大學的校花,大學畢業後,她嫁了個做生意的老公,於是變成了一個風韻猶存的少婦,這次是因為生意上的業務,到北京來出差的。

至於今天成為了我的獵物,當然是計劃外的事情。

我將張薇帶到我的別墅,第一件事當然是讓她去洗澡。

張薇此時倒很大方,當著我的面脫光了衣服,進了浴室。

我則打開家庭影院,放上一張光盤開始觀看,光盤的內容是一個男人將一個女人活體解剖。

很快,她洗完澡,赤裸著走了出來。

我看了她一眼,的確是個尤物,光滑的皮膚上還未散去的水氣將她映襯的如出水芙蓉一般,豐滿的雙乳傲然堅挺,絲毫沒有下垂的跡象。

小小的乳頭是粉紅色的,而沒有像很多結過婚的女人那樣變黑變大。

她小腹豐腴,但腰肢極細,修長白皙的兩腿之間,微微隆起的陰埠被濃密烏黑的陰毛覆蓋著,令人遐想萬千。

但是,我只看了她一眼,就收回視線繼續欣賞的我光盤了,我的地盤我做主,現在我已經不把她當人看待了。

她沒有說什麼,就這樣光著身子走過來,坐在了我的身邊,一坐下,豐滿的肚子變的更加肉感十足。

張薇居然很快就被電視屏幕上的內容所吸引,漸漸的,我發現她的呼吸聲越來越大,並且同電視裡被解剖的女人的喘息聲漸漸成為一個節奏。

我扭頭看了她一眼,她絲毫沒有察覺,仍舊目不轉睛的看著屏幕,她的表情不是緊張,不是恐懼,在她的眼睛中,我看到了一種興奮的光彩。

這多少讓我有點吃驚,她是我遇到的第一個看這樣血腥的片子而不反感、不捂眼睛,不尖叫的女人。我對這個女人的興趣越來越濃厚了。

很快的,電視片隨著被解剖的女人的斷氣而終斷了,張薇仍沈浸在興奮的狀態中,良久,她轉向我,問道:「還有嗎?」

「有的是,妳想看隨時可以看。」我說:「不過現在,我要妳跟我去參觀一下我的宮殿,美女天堂。」說完,我站起了身。

她不解的望著我,但也跟著站了起來,我順勢在她兩腿之間的陰部摸了一把,出乎我意料的,她下面竟然是濕的,那當然不會是洗澡時弄上的水,而是她陰道裡流出的淫水,而且多的竟然濡濕了我的整個手掌。

我盯著她看了良久,實在搞不清楚這個女人在想什麼……

我帶著張薇來到了我別墅的地下室,儘管一路上她一直在不停的追問為什麼要帶她到這裡,我卻一直沒有給她答案。

現在我和她都已經站在地下室的大廳裡了,她很快就會知道答案的。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一下按鈕,地下室入口的門就自動關上了,就像我剛才打開它時一樣。

張薇不解的望著我,而我的下一個動作讓她更加不解,而且驚恐——

我掏出了槍。

這裡的槍指的當然不是每個男人都有的那桿槍,而是一把核匣實彈的七七式手槍。

「你……你幹什麼?」 張薇有些驚慌失措的問。

「不幹什麼,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說著,我按下了遙控器的另一個按鈕,高聲道:「美女們,都出來吧,見見妳們的新朋友!」

隨著幾扇鐵門輒輒打開的聲音,十七個女子從地下室大廳周圍不同的房間分別走了出來,她們有的穿著緊身衣,有的穿著露臍裝,有的穿三點,有的乾脆就什麼都沒穿,這一景象讓張薇目瞪口呆,此時的她仍然是全身赤裸的,所以驚訝之餘,她似乎還有點羞澀。

我對張薇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歡迎光臨美女天堂!」

張薇這才回過神來,瞪大了眼睛問我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聳了聳肩:「我只是一個有點特殊愛好的人。從明天開始,妳就和她們一樣,都是我的奴隸,要一顆紅心,兩手準備,以聽從我為準則,以取悅我為目標,以被我虐腹為最大的榮耀,知道嗎?」

張薇盯著我看了良久,忽然冒出一句話:「你憑什麼?」

我哈哈大笑:「憑什麼?就憑我手裡這把槍,就憑妳們都怕死!」說著,我向房頂「砰」的開了一槍,女孩們發出一片尖叫,有的還抱著頭蹲在了地上。

我的嘴角再次浮現起得意的微笑,就這樣笑瞇瞇的看著張薇。

張薇的臉上竟然沒有恐懼,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它人,問道:「那你什麼時候放我們回去?」

這句話倒是把我問愣了,它所隱含的意思就是張薇已經坦然接受了自己的處境,我沒想到會這麼快,於是我問道:「妳知道我打算對妳做什麼嗎?」

張薇滿不在乎的道:「虐腹嘛,你剛才已經說了。」

「妳喜歡?」我驚訝的問道:「妳玩過?」

張薇低下頭,沒有說話,等於是默認。

「有意思,真有意思……」我說著,又轉向其它女孩:「來,我將她們介紹給妳。」我指著站在最前面的女孩道:「她叫劉曉萌,重慶的電視台主持人,只可惜現在她的觀眾再也看不到她了。」

劉曉萌雖然乳房大,腰卻很細,畢竟是當過兵的女孩子,腹部有幾塊腹肌隱隱隆起,並且全身上下除了那對大乳房外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充滿了野性,像一頭母豹般健美。

此時的劉曉萌恰好一絲不掛,她常常這樣,反正在我面前她早就沒有什麼隱私了。

我走到劉曉萌面前,拖起她沈甸甸的乳房,對她說道:「是不是我的名主持?哈!妳其實就是一頭奶牛而已!」說完,猛的一鬆手,乳房下落的力量讓她的胸部顫抖起來。

劉曉萌面無表情,眼睛望著前方,她剛來的時候也曾經反抗過,但現在對這一切已經麻木了。

我走到第二個女孩面前,向張薇介紹著:「這是李美娟,模特出身,北京某影視公司的簽約演員。」

我說完,一把抓住李美娟的頭髮,將她的頭拉的向後仰了起來,柔聲問道:「寶貝告訴我,現在還想當明星嗎?」

李美娟順從的搖了搖頭,我看到她眼裡含著屈辱的淚水。

像所有做模特的女孩一樣,李美娟很瘦,我曾經準確的測量過她的腰圍,竟然是57CM,她個子較高,但身材修長,不可避免的,這麼瘦的女孩乳房不可能太大,但胸型很好,兩個乳房之間可以看到突出的胸骨,因為她太瘦,所以每次按壓她肚子的時候,我都能感覺到她小腸的蠕動。

我第三個介紹給張薇的女孩是劉建,她有著一個比較中性的名字,但卻是一個嬌小的女孩。身高1米60左右,儘管個頭不高,但身材比例勻稱,胖瘦適中,基本上找不出什麼缺陷。

劉建很懦弱,她一直將我奉若神明,逆來順受。

之後,我又一一向張薇引見了姐妹花邵文邵玉,黑牡丹李媛等等,她們都是被我用各種各樣的手段騙到這裡的,但說穿了,不外乎是金錢名聲這一類的東西,我有一種很特別的本事,對一個女人看一眼,我就知道她想要什麼。這就是這些女人最可悲的一點,如果她們潔身自好,無慾無求,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將十七人介紹完之後,我又向女孩們介紹張薇:「江南少婦,不遠萬里跑到北京來做我的奴隸,真賤!」

女孩們沒什麼反應,倒是張薇絲毫沒理會我的侮辱,問我道:「我住哪?」

「妳是我的第十八個奴隸,也是最後一個。」我說:「因為我這裡只有九個房間,其他房間是玩遊戲用的,每個房間住兩個人,恰好還有妳的位置,不過……」我頓了頓,接著說:「今天晚上妳可以不必住在這裡,而是到我房間去,這是我對妳順從的獎勵。」

二、有意義的一天

我將張薇帶到我的臥室,一個瘋狂的夜晚又要開始了。

「妳喜歡虐腹?」我一邊揉捏著她豐滿的乳房,一邊漫不經心的問。張薇的乳房是我遇到的最軟的一個,我想她的肚子也一樣會很軟。

「或許是吧。」她說:「我愛人喜歡,所以我也漸漸的喜歡上了。」

「哦,是這樣……」我說著,突然重重的一拳打在張薇胃部,我感到我的拳頭深深的陷進了她的腹中。

「呃!」 張薇沒有料到我會突然動手,胃部突然受到重擊,立刻疼的彎下了腰,雙手捂著胃,很痛苦的樣子。

「這樣還喜歡嗎?」我問。

「我愛人沒有……打過我……」她一邊倒著氣,一邊說:「他只是在做愛的時候……勒我的肚子……不過,這樣我也能接受。」她說完,仍舊捂著肚子,直不起腰來。

「原來妳喜歡勒著。」我說著,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條鐵鏈,我將鐵鏈綁在張薇腰上,用力收緊,由於腰上壓力的增大,張薇腹中的內臟被擠向兩邊,上腹和小腹都高高的鼓了起來,直到鐵鏈再也無法更緊了,我才用一把鐵鎖將鐵鏈鎖住,對張薇說道:「以後妳就天天帶著它,妳不是喜歡勒嗎?」

張薇低著頭,撫摩著自己鼓起的小腹和上腹,喃喃的說著:「好難受,可是……我喜歡……快點,快點和我做愛吧!」

「妳這個迷人的騷貨!」我一把抱起張薇,將她扔在了床上,然後迅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撲在了她身上。

當我的生殖器插進張薇已經充分潤滑的陰道時,她興奮的大叫:「啊……快,快幹我……」她最後的「我」字沒有說完就憋了回去,因為我又是一記重拳打在她的胃部,這一次她的腰已經被緊了,一定更疼。

張薇慘叫一聲,雙手緊緊的按著胃。

於此同時,我的肉棒在她陰道裡劇烈的抽插起來,很快的,兩人性器的摩擦變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張薇的淫水將床單濕了一大片。

我一邊抽插,一邊用手按壓張薇的小腹,這樣一來,她的胃部鼓的更高了。

「哦……哦……啊……」張薇大聲的浪叫著,雙手抓著自己的乳房,用力的來回揉捏。

幾百下之後,我們換了姿勢,我坐在張薇的上腹上,將全身的重量都壓上去,然後和她乳交,她柔軟的乳房使性交的質量一點也不亞於陰道。

我的身體隨著抽插的節奏一輕一重的不斷壓著她的胃,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和張薇都已經大汗淋漓。

「哦……哦……我……我想吐……」 張薇含混的說著。

「那就吐吧!」我說著,擡高了自己的身體,然後重重的坐在了張薇的肚子上。

「嘔!」張薇被壓的上身挺起,乾嘔了一聲,卻沒有吐出什麼,於是我又重複了一次剛才的動作。

「嘔……嘔……」張薇乾嘔著,仍舊沒有吐出來:「啊……啊……我不行了……」她說著,突然身體劇烈的抽搐了幾下,陰道中如潮般的湧出大量的淫水,她竟然在沒有抽插的情況下達到了高潮。

與此同時,我也異常興奮的在張薇的雙乳之間射精,精液一直噴到張薇的臉上。

瘋狂過後,我們都疲憊的癱軟在床上,張薇一邊劇烈的喘息著,一邊輕輕撫摩著自己的肚子。

漸漸平靜之後,我對她說:「妳真棒,她們都沒有妳配合的這樣好,連劉曉萌那麼健美的女孩,第一次來的時候都吐了我一身。」

「我早晚也會的……」張薇說。

「是啊。」我說:「妳跟她們一樣,肚子裡都是腸子。」

「你也是的。」 張薇說完,閉上了眼睛,竟然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我下了床,光著身子走出去,來到臥室隔壁的監控室。

監控室裡有一整面牆都是屏幕,打開它們之後,就可以通過監控器看到我別墅中的各個角落。

與所有女孩的虐腹經歷,我都會把她們錄下來,因為她們只是我的第一批奴隸,不久之後,我會把她們全部殺死,然後再開始物色新一批目標,當然,張薇也不會例外。

我打開監控屏幕,開始慢慢欣賞剛才我和張薇做愛的那一幕……

第二天,我帶著仍舊沒穿衣服的張薇來到地下室,並告訴她,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其它的女孩一起參加我設計的各種遊戲,這些遊戲有些是在地下室大廳裡舉行,有些需要特別設施的,是在單獨的遊戲房間中進行。

張薇顯得很興奮,那是因為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註定的最終命運。

所有女孩都聚集齊了之後,我發給她們每人一大袋黃豆和一杯水。

稍稍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黃豆遇到水之後會在她們胃裡成倍的膨脹,這就是我要達到的目的。

當然,做這一切之前我沒有忘記解開張薇肚子上的鐵鏈。

女孩們吃喝完畢之後,我對她們說:「今天的遊戲是勒肚子比賽,規則很簡單,盡量勒緊自己的肚子,誰勒的最緊,就是勝利者,誰勒的最鬆,或者吐了,就是失敗者,就要接受我的懲罰。」

我話說完之後,除張薇之外,其他女孩的臉上都露出恐懼的神情,在過去的日子裡,她們幾乎無一例外的都接受過我的懲罰,她們知道那有多可怕。

「你的懲罰是什麼?」 張薇問道。

「很快妳就會知道的。」我說:「當然是很有趣的懲罰。」說完,我發給她們每人一根皮條,皮條是帶活扣的,可以調節到不同的鬆緊程度。

「好了,開始吧。」我說完之後,女孩們都將皮條綁在自己腰上,盡最大可能的拉緊,直到拉緊到極限之後,再將皮條的活扣卡上,這樣,所有女孩的上腹和小腹都像昨天的張薇一樣鼓了起來。

乍看起來,所有人都勒的很緊,可是沒過多久,有些女孩就開始捂著自己的胃,臉上現出痛苦之色,我知道,黃豆已經開始膨脹了,並將繼續膨脹下去。

我靜靜的站著,就這樣看著她們,不說話,心裡默默的盤算著誰會失敗。

劉曉萌的腰超出她身材比例的細,估計沒什麼問題,李美娟和李媛兩人都比較瘦,更是不在話下,劉建本身嬌小,骨架小也會沾光,張薇肚子豐滿,恐怕這次有危險。

想到這裡,我不由自主的向張薇看去,想不到她腰上皮帶的鬆緊程度竟然和劉曉萌不相上下,儘管她的胃部已經高高的鼓了起來,臉上也有些許痛苦之色,可她在發現我看她之後,居然還向我微微一笑。

此時,雙胞胎姐妹中的姐姐邵文疼的站不住了,雙手捧著胃倒在地上,扭動著身體,不斷的呻吟。

女孩們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她,看來她這次肯定要失敗了。

「姐姐,妳怎麼了……」妹妹邵玉焦急的撲上前去,想扶姐姐,可是她一彎腰,胃部受到的壓力更大,「哇」的一口吐了邵文一身。

邵文驚駭的看著妹妹,又將恐懼的目光投向了我。

邵玉也驚恐的望著我,一隻手下意識的捂著胃,慢慢向後退,一直到後背貼在了牆上。

「很遺憾,妳失敗了。」我說著,掏出了手槍,向邵玉走去。

「不……不……」邵玉恐懼到了極點,由於恐懼的生理反應,又「哇」的嘔出了一口食物。

「怎麼,你要殺了她?」 張薇大叫著,衝過來擋在了我的面前。

「滾開!」我怒吼一聲,一腳踹在張薇肚子上,她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翻滾了兩下。

「唔」張薇的胃抽搐了一下,想吐,但她強忍著沒有吐出來,人卻是爬不起來了。

我走到邵玉面前,將槍口頂在她胃窩上。邵玉瞪大了眼睛望著我,顫抖著說著:「求求你……別殺我……我不想死……求求你……」

「我說到五的時候,就開槍。」我說完,高聲數著:「一!」

邵玉的身體猛的震了一下,她劇烈的發著抖,兩個乳房隨著身體的顫抖亂顫。

我的左手抓住邵玉的乳房揉捏著:「二!」

邵玉的眼睛裡流出淚了,那是恐懼的淚水。

姐姐邵文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她不想親眼看到妹妹被殺死。

張薇扶著牆站了起來,聲音微弱的說道:「別……別殺她……她還是個孩子,你怎麼這麼殘忍!」

「五!」我大聲數著。

所有人都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五」,她們心理上已經做好了我數到「五」便會開槍的準備,但卻沒有做好我現在就開槍的準備,所以當我扣動扳機的時候,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驚駭的表情。

「砰」的一聲,槍響了。

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著邵玉的胃部在子彈的衝擊下癟了下去,內臟的壓力繃斷了勒在她肚子上的皮條,她的身體巨震了一下,手本能的捂在胃窩上,「噗」的一口鮮血噴的我滿臉都是。

邵玉捂著肚子倒了下去。

邵文衝過來,抱住妹妹,急切的喊道:「妹妹,妳怎麼樣?妳怎麼樣?」

她又轉向我:「快送她去醫院!求求你!快送她去醫院啊!」一邊喊著,一邊忙亂的撥開邵玉捂著肚子的手,去查看她的傷口,可是當邵文將邵玉的手拿開的時候,她忽然不叫喊了,滿臉都是震驚的表情。

邵玉的肚子完好無損,根本沒有傷口,只是胃窩的位置有一塊嚴重的淤青。而此時邵玉的嘴角還在流著鮮血。

我舉著槍,哈哈大笑:「妳們這些蠢女人!妳說妳們蠢到這個程度,不來做性奴還能幹什麼?我說話一向是很精確的妳們不知道嗎?我說我說到五的時候會開槍,我有說我從一數到五才開槍嗎?我說失敗的人要受到我的懲罰,我說過我要殺了她嗎?妳們瞎緊張什麼?」

張薇急切的問道:「那你到底是用什麼打的她?她又為什麼會吐血?」

我晃了晃手裡的槍:「橡皮子彈,聽說過嗎?政府對付暴動人群用的。我最近剛弄到,當然要拿來和妳們玩玩。」我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邵玉,繼續說:「她的胃肯定是內出血了,內臟受了這麼重的打擊,很正常,但死不了,妳們好好照顧她吧。現在都給我回房間去!」

女孩們聽話的都回到了房間,邵文也扶著邵玉回去了。

張薇也想進房間,我卻叫住她道:「張薇,妳給我過來!」

張薇回頭看了看我,轉身走到了我面前。

我的眼睛望著前方,沒有去看她,卻說道:「你剛才說我什麼,再說一遍!」

張薇遲疑了一下,忽然挺起了高聳的胸脯,說道:「我說你太……啊!」她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叫了起來,因為我已經用力的把槍管插進了她陰道裡。

我柔聲說著:「橡皮子彈我只裝了一顆,剩下的全是真子彈,妳再給我說一次。」我說著,用槍管在她陰道裡抽插。

張薇急促的呼吸著,說道:「我……我不說了……哦……我不是怕死……只是……哦……這樣死太……太難看了……」

我把槍管拔出來,看了看,竟然已經被她搞濕了,我說道:「妳這個騷貨,這樣妳居然還能有性慾,走吧,作為懲罰,今天晚上妳還要陪我。」

我帶張薇回到房間,從抽屜裡找出一根鐵管,命令道:「轉過身去,彎下腰。」

張薇順從的轉過身背對著我,彎下腰,露出肥碩的臀部。

我將鐵管頂在她肛門上,慢慢的捅了進去,鐵管通過直腸,頂在大腸壁上。

「好了,轉過身來。」我說。

當張薇轉過身正對著我的時候,鐵管像一條尾巴一樣插在她肛門中。

我脫下了褲子,露出勃器的陰莖:「給我口交。」

張薇彎下身子,將我的陰莖含在口中,套弄起來。

她無法蹲下身,因為那樣鐵管會觸到地面,然後刺穿她的腸子。

我一邊在張薇的口中抽插著,一邊說道:「妳天生就是為了讓人幹的,口交的感覺都和操妳沒什麼兩樣。」

張薇看了我一眼,繼續吮吸著我的陰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