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姐第一章相見

姐姐第一章相見

第一章相見

第一次離開家,而且是那樣遙遠的地方,我有些恐慌,也帶著期盼,不知這

個對我來說完全陌生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

剛剛走出北京站的時候,我感到一陣的眩暈,滿眼的人流是在我們那個寂靜

的小山村從未看到過的景象。東,南,西,北,這裡完全沒有我所熟悉的坐標,

我忙不叠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條,那上面是姐姐的電話,我唯一的寄託了。

姐姐二十一歲了,大了我整整五歲,她是我們那個小山村裡公認的好女孩。

而且也是唯一一個來北京上學的人,據說還是一所很著名的大學,好像是叫清華

吧,我記不太清了。

我幾乎是姐姐把我帶大的,爺爺有些的殘疾,父母的模樣在我的腦海裡很是

模糊,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了我們姐倆,是一次意外車禍。姐姐就像個母

親一樣的照顧著我,一邊上學,一邊還要伺候爺爺。現在爺爺也離開了,姐姐回

來奔喪過後就又走了,說是學業太忙了,不能在家多陪我了,她叫我好好在家學

習功課,以後也考上北京的大學來找她。哎,可是我現在就來找她了,學校把我

開除了,不知道見了姐姐該怎麼和她說啊。

電話的那頭一直是忙音,我反覆的撥著姐姐的手機,還是沒人接,我簡直慌

了神,找不到姐姐該怎麼辦啊,她可是我唯一的寄託了。

天漸漸的晚了,在冬季天總是黑的很早,而且還刮著北風,我身上穿的還是

姐姐在家時候給做的棉襖,可現在它好像也不太管用了,能讓我心裡能有些暖意

的就是這是最疼我的姐姐做的。電話還是沒通,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孤獨。姐姐你

在哪兒啊。

風吹的更烈了,我瑟瑟的發抖。

「小夥子,我看你在著站了半天了,電話打不通,知道地址嗎?」電話亭的

老大爺熱心的詢問起我來。

「好像是叫清華吧?」我支支吾吾的答道。

「哦,那可是個好地方啊,我告訴你怎麼走,到附近在聯繫你的家人吧。」

大爺很是熱心的向我說著路線,還用筆給我記了下來。

「謝謝大爺!」我就這樣像個沒頭蒼蠅一樣,還真撞到了地方,在一個叫清

華西門的車站附近我又再次撥通了姐姐的電話。快接啊,快接啊,我心裡像著了

火一樣。

「喂,你好,找哪位啊?」電話那頭終於傳來了姐姐清脆悅耳的聲音。

「姐姐,是我啊,是阿彪啊,我可找到你了。」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不知是

激動的還是凍得。

「你在哪兒?你來北京了?」姐姐的聲音一下變得急切。

「嗯,我來北京了,就在清華西門,我來找你了。」

「好,你就在那裡別亂跑啊,我就去接你,聽見沒?」

「嗯!」我應道。

過了有十幾分鐘的樣子,姐姐來了,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羽絨服,一條藍色

的牛仔褲,還依然梳著她哪標誌性的馬尾辮,她的個子好像又高了,應為我撲到

她懷裡的時候,只能觸到她如玉般的脖子。姐姐的身上有一股的香氣,我很小的

時候就很愛聞,現在這香氣更加的濃郁了。

「彪子,你怎麼來了,不是告訴你在家好好讀書嗎。」她又開始說我了,這

是她最愛說的,也是我最不愛聽的話。

「我還沒吃飯呢,餓死了。你怎麼一見到我就總說學習的事啊。」我沒回答

姐姐,我不敢說我是被開除了。

「好了好了,先去吃飯吧,瞧你這可憐巴巴的樣子。」姐姐衝我笑了笑,臉

上露出了兩個小酒窩,她真美。

在一個小麵館我西裡呼嚕的吃了碗麵,「啊,總算飽了,還是姐姐好。」我

終於不在鬱悶了,應為姐姐就在我身邊了。

「現在能說怎麼跑這裡來了吧?」姐姐還沒有忘了這件事。

「嗯……我想姐姐了啊!」我在想個好的理由,其實我也是真的很想她的。

到一絲的兇惡,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交不起學費了,叔叔要買個拖拉機,他也不想讓我唸書了,說家裡有你一

個上學就已經花了不少錢了,讓我出來打工,我就來了。」我委屈的說道。

「是這樣啊。」姐姐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來,眼裡卻充滿了倔強:「沒事

的,你還要回去唸書啊,才十六歲,打什麼工,我供應你,姐姐現在已經可以掙

錢了,而且還有獎學金。」姐姐說完自信的笑了笑。

「啊,你這就要哄我回去啊,馬上就寒假了,快停課了,你就讓我和你多呆

幾天吧。」我也只能先這樣的應付她了。

「好吧,過完這個寒假你就回去上學啊。」姐姐邊說邊用指頭敲了我的頭一

下。

「姐,那我今天住哪啊,能和你一起嗎?」我的眼神充滿了期盼。

「你也真是的,不提前打個招呼,我現在還住在宿舍呢,還要為你開個房,

很貴的呢。」她又敲了一下我的頭,我傻笑。

姐姐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館,很乾淨,但只有一張床,姐姐說一張床要便宜

些,她要我住這裡,明天她在來接我去郊區租房子,郊區的房子更便宜,一個月

也就貳佰左右。

「姐姐,你不陪我睡啊,我一個人害怕。」我拉著姐姐的手,一臉的懇求。

「都這麼大了還害怕,害怕你還來。」姐姐還是要走。

其實我經常和姐姐睡在一起,家裡的地方很小,我們就一直睡在一張床上,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間開始,姐姐不和我一起睡了,至少在她考上大學以後我就沒

和她一起睡過。我真的很想在躺在她懷裡睡一回。

我撅著嘴,眼裡含著淚水:「姐姐,你就陪我吧,我真的很想你。」

姐姐看著我的樣子,心有些軟了:「哎,真拿你沒辦法,從小調皮搗蛋,這

麼大了還纏人,好吧,就答應你,趕緊去洗洗睡吧。」

我脫衣服的時候,姐姐的臉一直衝著牆,在原來她還總幫我脫衣服洗澡呢,

哎,人長大了就是不好啊,我心裡嘀咕著。

「姐姐,你不洗啊,水很熱啊,真舒服。」我在浴室裡和姐姐說著話。

「舒服就洗吧,出來的時候想著圍上浴巾。」

「嗯!」

我按姐姐的吩咐,出來時把一條浴巾圍在了腰上:「真舒服,姐姐,你去洗

吧。」

「我洗過了,不洗了。」姐姐顯得有些不太自然:「你趕緊睡吧,我還要看

會書。」說著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本書,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

「嗯,我先睡了啊,你也趕緊來啊。」我拍了拍床的一邊說道。

「唉,你穿上衣服啊。」姐姐的臉有些紅。

「不了,這屋裡挺熱的,凍不著。瞧你熱的臉都紅了。」

姐姐對著天花板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哎!真沒轍。」

夜裡,尿把我憋醒了,雞巴老硬老硬的。我起身,姐姐不知什麼時候在我邊

上躺下了,緊緊的靠著床沿,一點都沒有驚動我,姐姐真好。

姐姐睡的很香,我爬過她的身體,躡手躡腳的去了衛生間。回來的時候雞巴

終於軟了,舒服了許多。姐姐沒脫衣服,只是把那件白色的羽絨服脫了,她的裡

面穿了一件粉色的小毛衣,也很是好看。我又輕輕的從她身上爬了過去,躺在枕

頭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姐姐,姐姐。」我在她耳邊輕輕的叫她。

「嗯,睡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啊。」她醒了,卻不理我。頭都不回。

我把身體往她那邊湊了湊:「姐姐,借只胳膊讓我躺躺吧。」

「不成,趕緊睡覺,要不明天就送你回去。」她還真無情,這樣對待弟弟。

我哼了一聲,翻身睡了。

早上起來是姐姐給我驚醒的,是啊的一聲大叫,像是我小時候拿蟲子嚇唬她

的聲音。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雙腿雙手都像個章魚一樣盤在了姐姐身上,她打開

我的手的時候,我的手還摸著她高高隆起的胸脯,就像小時候媽媽的一樣。有可

能是憋了尿,雞巴又硬了,她一叫喚嚇了我一跳,浴巾開了,雞巴翹的老高,我

不好意的趕緊蓋上了,姐姐的臉很紅,逕自去衛生間洗漱了。

「都怎麼大了毛病還不改,睡覺還騎著人。」姐姐從衛生間出來,嘴裡埋怨

著。

「小時候一直這樣啊,以前怎麼不說啊。」我強嘴道。

「好了,去洗漱吧,我要先去趟學校,一會兒來接你啊。」姐姐說完就出去

了,我一個人呆著真是無聊,時間過的慢極了,心裡盼著姐姐快回來。

一直等到中午姐姐才回來,手裡拿著一袋子的肯德基,還有一身新衣服。

「餓了吧,快來吃吧,吃完在試試新衣服,看看合適不合適。」姐姐一邊說

一邊打開了袋子,頓時香氣四溢,這是我第一次吃肯德基啊。姐姐一直在一邊看

著我吃,眼睛裡充滿了關愛。

新衣服很合體,姐姐左看右看,點點頭說道:「嗯,挺精神,是個大小夥子

了!」

說著又拍了拍我的頭:「走吧,房子給你租好了,去看看吧。」

姐姐的辦事效率還真高,一上午的時間就都辦妥當了,姐姐在一個叫上地的

地方給我租了房,很簡單,但很舒適。只是姐姐不能和我在一起住了,她要回學

校,好像平時還要打工,只有在週日一天能陪我。臨走的時候她叫我別亂跑還給

了我五百塊錢,說週日來再帶我出去玩,我點頭答應了,把姐姐送出了門,無聊

又充斥了整個房間。

我躺在床上盤算著,姐姐只答應我在這裡度過寒假,寒假一過她肯定會趕我

回家去的,怎麼辦啊。我不能走,我要去打工,掙錢,不能讓姐姐養活我啊,我

要掙錢養活姐姐,我是個大小夥子了嗎,這是姐姐說的。

閒來無事的這幾天,我總是流連於路邊的小廣告,那裡有招工的,那裡要服

務員,或者保安之類的我想我還是可以勝任的。可是卻一連碰了幾回壁,都說我

年紀太小,沒人敢用我。

週日姐姐帶我出去玩了,真是讓我大開了眼界,北京真大,我們去了好多地

方,把我累壞了,姐姐也應該很累,但她沒說,只是在和我聊天的時候就躺在我

的床上睡著了,我沒叫她,怕叫醒了她她又要離開。

姐姐睡的很香,我悄悄的爬到她的身邊,枕著她的胳膊,把手又輕輕的放在

了她高聳的胸上,我喜歡姐姐這樣的抱著我,雖然她不知道,但我很高興。這一

晚我睡的很香很香的,連姐姐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一覺醒來,姐姐已經走了。我又開始了一周的尋找工作,真是皇天不負有心

人,終於,一個附近的夜總會收留了我,這回我告訴自己已經十八了,我感覺那

裡很鬆,連身份證也沒人找我要。

就這樣我當上了一個服務生,但只在晚上工作,給那些喝的爛七八糟的客人

們送酒,偶爾還會碰到很大方的老闆給我小費,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夜總會裡有很多像姐姐一般大的女孩,但是都沒姐姐好看,她們穿的少的出

奇,都能看到白花花的奶子和圓圓的屁股,不過在我看來,她們簡直沒法和姐姐

比,就好像少了些什麼似的,但我也說不清,反正不能讓我覺的舒服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我顯得比較小吧,那些女孩們總是愛和我開玩笑,說我是個小帥

哥,動不動的就摸我的屁股一下,還有時候會偷襲我的雞巴,把我羞得臉通紅,

她們就會開心的大笑。

這群女孩都由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掌管著,都很怕她,管她叫媽咪,但那個

媽咪好像很喜歡我,對我很關心友善,我覺的她挺好的,不像那些女孩這樣瘋。

週日的時候姐姐總會來看我,總是表示對我的歉疚,她說學業和工作真是太

忙了,不能陪我。我告訴姐姐我一個人沒事,有時會到處逛逛,不用擔心我,天

一到快要擦黑的時候我就會勸姐姐回去,她說我懂事了。其實,我在四點鐘要上

班,我很想姐姐多陪我的。

一轉眼寒假就過了,姐姐送我到了車站。姐姐回去了,我也從車站裡跑了出

來,我回去繼續上著我的班,只是姐姐不知道我還在她不遠的地方生活著。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