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偷情被轮暴

老婆偷情被轮暴

我老婆上次和情人偷情之後,更是慾火难耐。

我们家附近有一个公园,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当夜晚的时候,往往可以聽见从树林深处传来少妇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这个消息,当赵学田提出今晚到树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时,只是羞红了脸,说了他句“大色狼!”

这晚天很热,我老婆穿了件吊带背心,一条超短裙出了门,我老婆豐满的大奶子把吊带背心胀的鼓鼓的,两条长腿更像是两根玉柱,没有一点瑕疵。有豐富性经验的我老婆,身體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两只大乳房更是比以前大了一圈,越发的挺拔了,走路的时候还会上下微微的颤动。

我老婆和赵学田来到了树林深处,赵学田突然一把抱住我老婆的细腰,饥渴的吻住了我老婆的小嘴,舔着我老婆的脖子,我老婆微闭双眼,小嘴裡发出销魂的呻吟:“好哥哥!—-嗯!—-弄的人家好癢!—–嗯—–嗯—–好舒服哦—–”

我老婆淫荡的叫声在树林里回荡着,象是一块肥美的肉散发着香氣,吸引着一群野兽向她慢慢靠近。

赵学田把我老婆的吊带扯了下来,正要继续,突然头部被人重击了一下,顿时昏倒在地。我老婆也被人用黑布罩住了头,带到了另一个不远的地方。

突然黑布被揭开了,我老婆连忙睁开双眼,这里是一个出租房,三个陌生的男人正站在她的面前,色咪咪的盯着她,她的情人赵学田则被绑在墙角,嘴裡被人用破布塞住了。

看到这副情境,我老婆快被吓瘫了,她本能的捂住胸部:“原来是你们!—你们!—想干什?”

这帮人为首的刘群也是我老婆的一个仰慕者,苦於一直没機会把我老婆玩到手,这次终於找到機会了。一帮人把我老婆围在中间,刘群淫笑着:“小美人,你说我们想干什?少装正经!你刚才叫得那浪,现在再叫给我们哥幾个聽聽呀!” 其中一个的手摸到我老婆的大乳房,隔着胸罩揉捏着,搓弄着,还把脸贴向了我老婆的脸。我老婆把头歪向一边,避开刘群散发着口臭的脸。

“别害羞呀,小骚货,我会让你爽到家的,嘿嘿。”刘群的手突然伸进了我老婆的奶罩里捏弄着我老婆的乳头。刘群淫笑着:“你的腰细,奶子又那大,是不是让男人吸了才这样啊,刘群还没有吃到过你的奶水啊!小骚货,等会看老子戳烂你的贱逼!。”刘群用下流的话侮辱着我老婆,这样才能让刘群有更大的快感。我老婆的乳头让刘群捏得好疼,扭动着上身,我老婆的意志彻底垮了。我老婆的文胸被撕下,刘群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我老婆嫩笋般的玉乳,我老婆的乳房感受着刘群的粗糙的手的觸感,被刘群的手抓的变形。

“奶子真嫩呀,哥哥尝尝。”刘群的嘴含住我老婆的乳头吸吮着,一隻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我老婆體内穿过。我老婆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刘群的肩上,象徵性地推着。刘群的舌头开始快速的拨弄我老婆大乳房顶上的两个小玉珠,再用牙齿轻轻的咬。

“不要!—-嗯—–别这样!—-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呜呜!–”

刘群兴奋的两个手同时捏着,象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刘群的一隻魔爪向下游移到我老婆的小腹,撕掉我老婆的超短裙,钻进我老婆的内裤。刘群的手摸着我老婆的阴部,开始用手指挑逗我老婆的阴核,我老婆的身子被刘群弄的剧烈扭动着,一股暖流已经从下體里流出来。

“你他妈的让他操过你的逼了吧?”刘群的手继续动着,有一隻手指已经插进了我老婆的阴道,缓缓的抽动着。“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

刘群突然把我老婆猛地推倒在床上,把我老婆的小内裤用力的向下脱:“快点!把屁股抬起来!”我老婆只有乖乖的照做,这时赵学田已经从昏迷中驚醒,睁看眼却看到自己性感的女朋友半裸的被幾个男人按在床上,其中一个正在扯我老婆的内裤!赵学田想叫却发现嘴裡被塞住了,身上更被捆的紧紧的。

那幾个男人发现赵学田醒了,不仅不怕,反而得意的淫笑着:“你的女朋友长的真正点呀!今天也让我们幾个好好的爽爽!看看我们怎玩死她,哈哈!”

“快点!把腿张开!快!小骚货!”我老婆在他们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其中一个男人脱掉裤子趴在我老婆两腿之间,我老婆的阴部被刘群硬硬的发烫东西顶着。“喜欢挨操吧?”刘群淫秽的说着,一边握着勃起的鸡巴在我老婆阴唇上摩擦着,一边摩擦,一边还展示给我老婆的赵学田看。

“你女朋友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赵学田无奈的看着自己漂亮的我老婆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用鸡巴摩擦着。我老婆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刘群压,让刘群揉捏,让刘群插入。

“有水了,不错啊,嘿嘿。”刘群的鸡巴对准我老婆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用力插了进去,我老婆象是被撕裂了,那裡象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刘群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

“小贱货!是不是乾的很爽呀!”我老婆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左兵的眼睛,刘群淫笑着,让赵学田正好看着自己怎样在姦淫这个风骚情人。

他氣的幾乎晕过去,可偏偏脸又正对着我老婆大张的双腿,能清楚的看见我老婆的大小阴唇已经被左兵乾的翻了过来,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单上都是,他怎也想不到自己情人的小肉洞可以胀的这的大,被一根陌生的醜陋的阳具狠狠的干着。更要命的是,我老婆竟然开始迎合他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浆像泉水一样湧出,糊满了左兵酒瓶粗细的肉茎。

左兵屁股快速的前後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我老婆的下體裡面,随着淫水的增多,他乾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他的鸡巴扩散到全身,我老婆则娇柔的在他身下喘着氣。他低头看着自己鸡巴姦淫我老婆的样子,这让他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我老婆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我老婆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到哪裡,我老婆哪裡就微微鼓起,要不是他眼尖还真看不出来,他兴奋的叫着:“小婊子!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裡都看得出来!“

他这一叫,另外两个同夥也围过来看,他们裤裆里的那玩艺立刻兴奋的暴起!

“你他妈的干快点!我忍不住了!—这小妞长的真棒!” “你小子的那玩意还真够粗的,你他妈的不怕胀死了这小妞,哈哈哈!” 在同夥的淫笑声中,他乾的更猛了,我老婆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左兵喘氣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他的鸡巴撞击着我老婆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我老婆只能被动地让他操,让他发泄。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爬在我老婆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我老婆的阴道。我老婆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我老婆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左兵淫笑着:“这小妞乾的真爽!马哥!你上吧!操死她,别幾下就不行了啊!哈哈。” 马哥骂道:“放屁!看老子怎乾死这小贱货!”

“快点!趴在床上!手撑着床,屁股对着我!看老子用马后炮玩死你!刚才看着你的翘屁股就想从屁股後面操你了!” “马哥!别光顾着自己快活,那裡还有一个,让他看看你怎操他的我老婆,哈哈哈” 马哥“嘿嘿”的邪笑着,抱住了我老婆的肥屁股,让我老婆侧面对着他男朋友,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我老婆趴在床上,臀部高高翘着的淫荡姿势。

 

“看看老子的鸡巴怎玩死你的妞!哈哈”说着马哥脱掉三角裤,露出充血过度的鸡巴,我老婆屁股对着他看不见倒还罢了,我老婆的赵学田一看顿时痛苦的闭上眼睛,知道自己的女朋友一定会被他玩的半死。马哥的鸡巴不是很粗,却格外的长,足有30厘米,像一条黑色的毒蛇在我老婆白嫩的屁股後面晃动着。很快这条“毒蛇”就会钻进我老婆的阴道里,在裡面前後左右不停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马哥扶着我老婆的小细腰,右手伸在我老婆的腿间,想象得到他正握着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寻我老婆肉洞口。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向前一挺,他插进去了。也就在着同时,我老婆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淫叫“噢~~”,我老婆只觉得一根铁棒猛地戳了进来,“还好不是刚才那粗—–”我老婆暗暗吁了口氣。可很快她就发觉情况不对了,怎鸡巴插进来这多,後面的那个男人还在用力向前挺?!

马哥淫笑着,紧紧抱住我老婆的细腰,向自己懷裡猛拉,鸡巴一点点的伸进我老婆的阴道里,好幾分钟才把自己那根“毒蛇”全部戳了进去。再看我老婆已经累的是大汗淋漓,一滴滴的香汗顺着大腿流到床上。突然床开始前後剧烈的摇动,是马哥开始姦淫我老婆了! 马哥双手紧紧抓着我老婆两片豐满上翘的屁股,自己的腰部快速的前後摆动,带动着那根30厘米长的鸡巴在我老婆的後面狠狠的撞击着她白嫩的屁股。我老婆觉得那个硬东西快顶到自己的心口了,“哼……哼……喔喔……哼”我老婆终於放弃了抵抗,闭上双眼轻声呼喊,柔亮的长发随着他兇猛的冲击前後摆动,散乱的头发也遮住了我老婆脸上淫荡的表情。

赵学田则在旁边痛苦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马哥让我老婆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淫荡的撅着,他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我老婆的臀部加速干她。我老婆豐腴的两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心目中清纯的美女,如今却眼睁睁看她放浪地扭动纤腰和屁股,任由马哥他们用这样的姿势姦淫取乐。

马哥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我老婆前後乱晃的大乳房。马哥只要一低头看见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我老婆阴户的超长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我老婆體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眼前的这番景象,就好像一个东北的老农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的那根长长的木棒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这个“风箱”变成了一个168公分,有着高耸乳房的长腿美女,“风箱”的洞变成了这个裸女的阴道,而那根长木棍则是马哥30厘米的肉茎!马哥兴奋的喘着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着我老婆肉嫩的阴道壁和他粗糙鸡巴摩擦的快感,同时耳边响起我老婆淫浪的哼叫。 我老婆不断的叫床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幾厘米,他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我老婆好像觸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别再进了!—-啊!—–停!—-“

我老婆突然的扭动让马哥爽的差点射出来,他连忙搂住我老婆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阴道这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

我老婆娇柔无力的扭动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後退出来,我老婆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床单上。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时全都没入我老婆體内,龟头兇狠的撞击着我老婆的子宫口,我老婆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我老婆的尖叫声中夹杂着马哥的淫笑和歹徒们的壞笑,赵学田只能痛苦的“呜呜”着,想挣脱绳索的束缚,却只能无奈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眼睁睁的看着情人就在離自己幾米的床上,像一匹裸體的母马般跪在床上,手撑着床,珠圆玉润的两片白臀,正对着那幾个歹徒,其中一个更是在放肆的把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自己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自己的那个玉女被他乾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床上。

好一会之後,马哥感到我老婆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鬆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大龟头终於戳进了我老婆的子宫里,我老婆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 我老婆叫了两声,马哥终於停止了动作,我老婆再次软软地趴在床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马哥这才慢慢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出自己的肉茎,那条“毒蛇”还在兴奋的抽搐,从龟头里吐出残存的精液,他一松开抱着我老婆屁股的手,我老婆立刻像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床上,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马哥邪笑着对他们的老大孙波说:“妈的!老子还从没玩过这够劲的妞!–他妈的爽死了!–老大!—你上吧!—小心别太用力—–别把她操死了!—我们哥幾个还想再操她幾遍!—哈哈” 孙波“嘿嘿”的淫笑着走到床边,脱光了自己的衣裤,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发达的身體,他胯间的粗大鸡巴因为兴奋过度胀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翘着,好像一门黑乎乎的重炮!

我老婆已经是一丝不掛的瘫软在床上,两只白嫩高耸的玉乳,被左兵和马哥揉搓的红肿涨大,乳头就像两粒红红的葡萄,她两条大腿本能的夹紧,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满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让她裸露的身體更加刺激着孙波的原始兽欲。

赵学田氣的快疯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纯情的我老婆在離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被一个男人用鸡巴口交。

那个浑身长满长长黑毛的男人正把自己娇嫩我老婆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丑的鸡巴在自己我老婆的小嘴裡快速的抽动,顶的她全身前後不停的摆动—–孙波只觉得自己的那个大龟头被我老婆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裡面真是又湿润又光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我老婆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孙波的鸡巴了,孙波现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他松开我老婆的脑袋,我老婆已经快喘不过起来了,“快!—-小骚货!—-手撑在桌子上!—-屁股对着我!—–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 我老婆被迫脚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她赤裸的身體幾乎紧紧挨着自己的赵学田了!

孙波淫笑着:“小骚货的口技真不错!–舔的老子的鸡巴好爽!—-现在老子让你的屁股爽个底朝天!–哈哈!–让你的男朋友也在旁边瞧瞧你的骚样!” 孙波的两只大手从我老婆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我老婆S形的身材从背後看是那的让人冲动,摸到我老婆白嫩圆滑的屁股,孙波壞笑着:“马哥!–你他妈的怎那用力的捏这小妞的屁股!?—-他妈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嘿嘿!—我他妈也忍不住!—-乾的太爽了!——我没戳她的屁眼已经算她走运了!”马哥在一旁淫亵的笑骂着。

孙波欣赏完了身前这个一丝不掛的美女,真刀真枪的强奸就要开始了!我老婆的赵学田在旁边无奈的看着这一幕在眼前上演。

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我老婆豐满的白臀後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我老婆的下體,慢慢的顶了上去,在孙波的鸡巴和自己我老婆的阴唇接觸的一刹那,我老婆的身體开始微微的发抖。可少妇娇弱的样子更会激起这帮禽兽的慾望,果然那根巨阳向後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我老婆的惨叫声里,孙波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我老婆的阴道再次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我老婆很快就站不住了,孙波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我老婆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我老婆豐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

我老婆的赵学田已经看到了马哥和孙波两个男人先後用“马后炮”的姿势姦淫自己的我老婆了,我老婆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幾个男人为之疯狂。他離自己的我老婆这近,第一次这清晰的看见另一个男人的阳具在怎操自己我老婆的阴道。眼前这个歹徒的蛮力是这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我老婆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自己我老婆體内的阳具更是在裡面干出“撲哧—撲哧!”的水响。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孙波的吼叫声中,我老婆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氣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後这个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慾望。

过了好一会,我老婆感到孙波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孙波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我老婆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我老婆100多下,我老婆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孙波终於发射了,从他的“大炮”裡面喷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烫的我老婆淫水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孙波这才满意的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出鸡巴,把已经虚脱了的我老婆扔在床上。我老婆仰面躺着,感到自己的两个乳房胀的好疼,阴道里更是火辣辣的痛,全身好像都被他们弄散了架,一点力氣也没有了。不过噩梦终於结束了,他们三个已经把自己轮奸了一遍—我老婆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两行清泪从她白皙的脸颊上流淌了下来。

可我老婆萬萬没有想到,现在才不过是噩梦的序幕,更加粗暴的蹂躏还没有开始!

孙波在赵学田身边姦淫我老婆的场面,让左兵和马哥看的是血脉喷张,他们的粗大鸡巴早已经“復活”了。好不容易等到孙波满足的射了精,他们两个兴奋的爬上床,把我老婆翻了个身,左兵这次学乖了,抢先一步从我老婆的屁股後面猛的插了进去。

马哥悻悻的骂道:“妈的!你这个臭小子,动作这快!”他只有无奈的挺起自己那根“毒蛇”,抱住我老婆千娇百媚的小脑袋,从我老婆的嘴裡戳了进去。

小小的房间里顿时上演了極其淫糜的一幕:一个细腰、翘臀、长腿的美女趴在床上,屁股後面不停进出的是一个男人粗如酒瓶的阳具,她的小脑袋被另一个男人牢牢抱住,嘴裡插着那个男人醜陋的鸡巴。房间里两个男人野兽般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少妇模糊不清的“呜呜”声,和床剧烈摇晃发出的摩擦声。

赵学田在旁边实在不忍心看这两个禽兽轮奸自己情人的一幕,可我老婆的声嘶力竭的哭叫声又不断传到耳朵里,直到半个多钟头后,我老婆大屁股後面的男人终於忍不住一泻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出鸡巴,一股白色浓浆全喷灑在我老婆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上。随后另一个男人也在我老婆的嘴裡射了精,我老婆顿时满脸都是他射出的脏物,而这两个男人还在不断发出满足的无耻的淫笑。

我老婆已经被这幾个男人彻底摧垮了,以至於当孙波骑到自己胸口之後才有感觉。

“你!—你!你要—干什?—–饶了我—求你们—-请你不要!—–不要了!—-”我老婆本能的哀求着。看着这个男人的鸡巴離自己的脸这近,我老婆以为他又要从自己嘴裡插进去,我老婆驚恐的叫道:“不要!—-不要从人家的—人家的-嘴裡—进去!—-好恶–恶心的“

“小骚货!放心!这次老子不玩你的嘴。不过你的两个大奶子,老子刚才可没有顾得上操!–哈哈”孙波无耻的淫笑着,在他的淫笑声中,把自己粗大的肉茎放到我老婆的乳沟裡面,两只手紧紧握住我老婆的两只肥乳,让这两个大肉包子夹住自己的鸡巴,他则半闭着眼睛享受起身下这个美女的乳房和自己阳具摩擦带给他的无穷快感。我老婆从没想过会有这種性交的方式,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对饱满的玉乳会成为这帮歹徒发泄兽欲的工具。

直到36多分钟后,孙波才再一次达到高潮,一股股的浓精从他乌黑的龟头里射出,喷的我老婆满脸都是他惺骚的白浆,更多的射在我老婆高耸的玉女峰上,一股一股粘粘的白水她的乳峰淌到乳根——-左兵、马哥和孙波他们三个把我老婆一直轮番干到深夜,直到半夜他们才满足的停了下来。可随后孙波打电话又叫来了他的两个小弟,那两个小混混立刻加入了轮奸的行列,他们刚刚在我老婆的裸體上发泄完兽欲,左兵他们幾个又已经恢復了精力,我老婆已经被他们五个轮流奸的没有了感觉。

整晚这间树林深处的破房子里,不断传出一个少妇声嘶力竭的哭叫声和幾个男人野兽般的吼叫和淫笑,这一切直到天蒙蒙亮时才完全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