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奇異的暑假

奇異的暑假

第一章)爲什麽不是我

台北郊區一棟高級住宅區內,A棟十一樓某間住著一對母子:三十六歲的年輕母親淑怡,在某日資公司擔任高級主管;十八歲的兒子阿正,已經專二了。

就在兒子升專三的暑假裡,發生了一串不可思議的事。

暑假第一天,應該不是早起的日子,阿正被一陣尿意逼醒,本想忍住繼續賴床,卻是將要到了破關的地步。急忙的從床上翻起,把門打開正要往廁所沖時,卻被眼前所見到的事物拉住了腳。

只見自己美麗成熟的母親半裸著上身正坐在床沿穿著褲襪,阿正腦中暈眩了一下,隨即聽見母親的斥責聲:「阿正,你怎麽可以偷看媽媽!」阿正一呆,趕緊將門關上躲進房內,甯靜的清晨里,只聽見自己狂亂的心跳。

心中因爲窺視到母親的隱私而歉疚,但是,跳動不已的心,把思緒牽引到媽媽誘人的胴體。

白皙的肌膚,豐滿的雙乳,身材的曲線也是玲珑有致,修長的雙腿更被肉色絲質褲襪襯的毫無瑕疵,雖然只是片刻的影像,再心中卻好像是一千年,一萬年那麽久。

阿正這時才醒悟到,原來媽媽的身體是那麽的誘人,以前從不會想到也不敢想到的事,就因爲這一眼而紛沓而至,心中竟然起了不倫的念頭。

阿正坐在床沿想著自己的心事,門外的敲門聲喚醒了自己。只見母親開門進來,阿正慌忙的站了起來,漲紅了臉吱唔的說:「我……我……」正想爲剛剛的事情作辯解,但只說了兩個我,接下來的話就說不出口。

母親微微的笑了一下,說:「我不怪你,媽媽也有錯。」聽到母親這樣說,阿正心中頓時覺得輕松,心想:「媽媽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只聽母親繼續說:「以後媽媽換衣服時會記得關門的。」

母親說完后就轉身出門,阿正此時才真正脫離剛才的陰影,看著母親窈窕的背影,剛才的「春光」又浮現腦海,竟將媽媽的臉和電腦上限制級的照片,在腦中「合成」。

但是,再怎麽換,還是沒有真實的影像給自己的沖擊大,畢竟照片是死的,而今天所見到的是活生生的,而且就生活在自己身邊。

阿正自從窺視到半裸的母親后,想盡辦法想要再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但天不從人願,一個禮拜下來,完全沒有機會再次見到。

而淑怡自從被兒子窺視到自己更衣后,赫然驚覺兒子已經長大了,開始對男女之間的事産生好奇,難怪自己更衣時兒子會多看一眼。爲了避免再發生類似的事,身爲母親的淑怡,生活作息上開始有了警悌,淑怡的責任感告訴自己:「要找個時間對兒子解說男女知識。」

星期日下午,阿正正在房裡上色情網站,連續幾日來都沒能再見到母親美麗誘人的胴體,只好在網站上找尋發泄管道,正要將肉棒掏出自我解決時,忽聽門鈴聲響起,又聽見媽媽開門的聲音,接著對門外寒喧說:「小叔,怎麽有空來我家裡?」

叔叔那爽朗的笑聲響起,說:「剛從日本回來,帶了幾件衣服回來給妳和阿正。」

媽媽笑著說:「怎麽那麽客氣。」接著高聲叫道:「阿正,叔叔來了!」

阿正把伸入褲內的手拿出,將電腦轉到遊戲畫面,答應道:「喔,來了。」正要起身,媽媽將房門打開讓叔叔進來。

阿正看到叔叔臉上顯得又高興又關心,好像見到久未碰面的親人一般,但又顯然強克制住內心的激動,莫名的厭惡感突然升起。

只聽叔叔笑著問:「你在玩電腦呀?」

阿正從小就不喜歡叔叔對待自己的態度,害怕內心深處極度渴望的父愛會被叔叔取代,對於常常到家裡串門子的叔叔,感覺非常不舒服,聽到叔叔的問話,只淡淡的回答:「對呀。」

明德見阿正對自己的態度那麽冷淡,也不以爲意,拿了五千元放在阿正的桌上,說:「哪,給你零用錢。」

阿正看了看桌上的五千元,又看了看媽媽,只見媽媽微笑說:「是叔叔給你的,快謝謝呀!」

生活富裕的阿正,也只有在叔叔來時才能一次得到那麽多的零用錢,而每次收錢之前都會望向媽媽,得到許可后才會高興收下。而今天卻不是很高興,或許是因爲叔叔打擾到自己的淫慾,又或許是長大了,較會想了,覺得沒必要收下這筆零用錢,但是還是依往常一樣道了聲謝。

只聽媽媽笑著說:「小叔,到客廳坐。」叔叔也笑著說:「好。」

等到媽媽和叔叔出了房間,阿正才想到:「爲什麽我會討厭叔叔呢?爸爸早走,叔叔只不過是來關心我們,我爲什麽會覺得不妥呢?」正想著心事,忽然聽到媽媽低聲說話的聲音從客廳傳來,心中微覺奇怪,自言自語的說:「他們在聊天呀。」

正要繼續自己的網路之行時,突然驚覺:「爲什麽他們要壓低音量,是不是在說什麽不想讓我聽到的話?」

阿正一想到此處,心想:「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麽?」蹑手蹑腳的來到房門后,將耳朵貼緊房門,傾聽外面的對話,想知道談話內容。

只聽到叔叔低聲說:「……阿正不會知道的啦。」

媽媽難爲的低聲回答:「可是,在這里……」

叔叔用哀求的語氣說:「我可是想很久了,幫我消消火吧!」

阿正聽得莫名其妙,他們的對話怎麽會那麽不倫不類,叔叔要求媽媽做什麽呢?

又聽到媽媽推辭的說:「不要啦,等一下阿正出來見到多不好。」停了一會兒,聽見媽媽說:「可是……」

叔叔繼續哀求說:「拜託,拜託。求求妳啦。」之後就沒有聲音了。

阿正隱隱覺得不妙,將門開啓一道縫對著客廳望去,卻見到他不敢相信的情景。

只見媽媽側身彎腰俯身下去,埋頭在叔叔的小腹下方,右手握住叔叔多毛的肉棒,緩慢的上下抽動,性感的雙唇包住龜頭,兩頰因爲用力吸吮而內陷。

阿正聽見叔叔口中發出愉悅的呻吟,接著見叔叔左手輕撫媽媽的頭,右手伸入圓領T恤撫摸媽媽那圓潤豐碩的乳房,阿正想像隔著絲質內衣撫摸的觸感,更有一種蕩人心弦的感覺,接著叔叔的手更深入內衣里,輕揉著媽媽那已硬挺的乳頭。

阿正看得口乾舌燥,對於第一次見到真實的男女交媾,心裡的激動是無可比擬的,尤其那誘人又淫蕩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媽媽,而那男主角卻是叔叔,想到叔叔竟和媽媽做出這種事來,心中厭惡感突然升起,將門重重的關上,發出「碰」的一聲,表示內心的不滿及憤怒。

阿正坐在椅子上,心中怪媽媽跟叔叔亂來,也恨叔叔不該對媽媽這樣,但是又希望自己可以跟媽媽做同一樣的事。

此時阿正的內心雜亂之極,一時憤怒,一時又因如此刺激的畫面而興奮,有點不知所措,將網路連上,繼續著色情網站之旅,也不怕媽媽開門進來撞見,心想:「妳能做,我就能看。」

就在一張張淫穢的圖片出現在螢幕上之際,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阿正知道是媽媽,任那淫穢的圖片停滯在螢幕上,硬著頭皮說:「門沒鎖。」聽著門開啓的聲音,阿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雖說是豁出去了,心中卻是七上八下,畢竟這是自己偷偷看習慣的。

淑怡正想要進房跟兒子解說剛才的事,沒想到一進門看見兒子正盯著螢幕里的圖片,心中不禁一呆,脫口問:「你在看什麽?」

阿正並沒有回答母親的問話,只是將螢幕上的圖片往上轉動,讓下方的圖一張張的顯現出來,本想大著膽子的在母親面前自慰,卻始終不敢。

淑怡知道剛剛的事已被兒子見到了,也知道兒子此時的舉動是對自己的「報複」,不發一言的走到兒子身旁,在床沿坐下,說:「叔叔回去了。」

阿正「嗯」的一聲,繼續讓電腦將更淫穢的圖片讀出。

淑怡的眼光不知不覺地被那些圖片所牽引,見到一男一女光著身體在交媾,又見到女人用手指將自己的屄撐開,又見到男人的巨物插入女人濕濡的屄中,心中一蕩,剛才的春情又被挑起,只覺得自己腔的深處麻癢難當,一股熱流緩緩流出。

(第二章)挑逗

淑怡努力剋制內心的激情,卻移不開淫穢的畫面,麻癢感越來越擴張,泛濫的淫水也已溼透了內褲,一撇眼見到兒子腫脹的運動短褲,知道在那之下有著一根粗大的肉棒,不知不覺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阿正一直處於驚弓之鳥的狀態中,媽媽進門后,心中有種後悔想要退縮的感覺,直到媽媽坐在床邊,心中的忐忑不安更盛,偷偷的望向媽媽,卻發現媽媽用奇異的眼神正望著自己的胯下,更用濕潤的舌頭在那性感的雙唇上緩緩的繞了一圈,阿正只覺得肉棒突地跳了一下。

淑怡並沒有察覺兒子的眼光,禁不住胯下難當,右手從腰部伸入短褲內輕輕按住濕滑麻癢的陰部,想要阻止繼續流出的淫水,但是敏感的陰核被手觸碰到,只覺腔內更癢,淫水流出得更多,心中呐喊著:「我不行了,不行了……」

阿正見到媽媽將手伸入褲內,臉上春情蕩漾,以爲媽媽正在自慰,大著膽子抛開顧慮,將自己壯大的陽具掏了出來。

淑怡突然見到兒子年輕的陽具,伸入褲內的右手不禁顫抖,刺激到已膨脹的陰核,口中發出:「啊……」全身爲之顫動。

阿正站起身來,右手握住陽具送到媽媽面前,低聲說:「我也要……像……像叔叔一樣……」

淑怡被兒子的舉動嚇了一跳,雖然滿懷春情,但怎麽可以對自己兒子做出這種事!眼睛盯著兒子油亮的龜頭,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三寸的地方,一張口就可以含入口中,但是又怎麽做得出?淑怡內心正在交錯,一面是淫慾的攻擊,一面是道德的規范。

只見兒子的肉棒又挺進一些,那美麗稚幼的肉色,沒有試過女人滋味的清純肉棒在眼前跳動不已,淫水流出得更多了,麻癢感更盛了,道德的規范在腦中只剩下模糊的影像,舉起顫抖的左手,輕輕握住兒子年輕巨大的陽具,性感的雙唇也輕輕的將龜頭包住,只聽見兒子輕輕的「哦」的一聲,頓時將一切抛開,放任自己於這場遊戲中。

阿正只覺得母親溫熱的雙唇侵襲自己的男根,那種愉悅感瞬時占滿全身,似乎每一分細胞都很快樂,尤其在亂倫的沖擊下,興奮感飛快的來到,心中喊著:「媽媽對我做了,是媽媽啊!」

淑怡左手套弄著自己兒子的肉棒,濕潤的雙唇及舌頭,貪婪的品嚐兒子肉棒的滋味,右手中指也伸入肉穴中摳弄,陣陣的欣快感一直沖擊著肉穴深處。

阿正在媽媽熟練的技巧下,很快的將精液射出,淑怡正用力的吸吮兒子的龜頭,忽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流沖擊,粘稠的精液順著自己的吸力往喉嚨深處奔去,但是因爲量太多質太粘稠,以致阻塞在喉頭下不去,將兒子的肉棒吐出,劇烈的咳嗽。

阿正的肉棒還在不停的抖動,精液也隨著抖動而射向媽媽美麗的臉上,輕聲叫:「媽媽,妳好厲害。」

淑怡咳嗽漸止,左手將臉上及口邊的精液抹入口中,回味般的吸著手指,將沾滿淫水的右手對著兒子高高舉起,示意兒子將淫水舔乾淨。

阿正會意,抓住母親的右手,先用鼻子先聞了一下,覺得嗅得很香,也不難聞,又用舌頭輕舔母親的大拇指試試味道,覺得不難吃,才逐一的將母親手上的淫水舔乾淨。

淑怡待兒子舔完后,看著那依舊挺立的肉棒,愛惜地在龜頭上輕吻一下,雖然幫兒子澆熄了慾火,自己卻是慾火難耐,右手抽離了兒子的雙手,說:「想要跟媽媽那樣嗎?」說著指著螢幕上正在交媾的畫面。

阿正一時還沒意會,只是疑問地「啊?」的一聲。

淑怡移動滑鼠,將一張只有女人用手指將屄撐開的圖拉至螢幕正中,對著兒子說:「想要媽媽這樣嗎?」

阿正大點其頭,興奮的說:「想要,想要。」

淑怡微笑說:「那麽興奮做什麽!」說著將短褲及內褲脫掉,又將上衣及胸罩脫掉,微微擺出誘人的姿態,誘惑著兒子。

阿正見到媽媽成熟美麗的胴體,白皙的肌膚,豐滿的雙乳上,豔紅色的乳暈前端,兩顆同色突起的乳頭隨著媽媽的動作而跳動,平坦的小腹下黑色濃密的陰毛鋪蓋在雙腿交接處,白玉般修長的雙腿向下延伸,沒有一點綴肉,足下踩著一雙粉紅色毛茸茸的拖鞋,只看得阿正猛吞口水。

淑怡見自己的身體對兒子的沖擊力那麽大,也暗自高興,緩緩的坐在床上,將腿曲起踩在床邊,膝蓋緊緊夾住身子後仰,故意挑逗兒子。

阿正微微側頭想要看見媽媽的陰部,沒想到頭往哪邊側,媽媽的腿就移向哪邊,巧妙地將陰部遮住。

淑怡見兒子猴急的模樣,微微一笑:「要對媽媽說什麽?」

阿正乖覺得說:「媽媽,請給我看。」

淑怡發自內心淫蕩的血液在全身竄流,挑逗且頑皮的說:「想媽媽給你看什麽呀?」

阿正迫不及待的說:「給我看媽媽的那裡。」

淑怡右手移下遮住私處,將腿大開又合起來,說:「那裡是哪裡呀?」

阿正吞了一口口水,說:「就是那裡。媽,給我看。」說著將頭移近媽媽的雙腿。

淑怡依舊挑逗的說:「哪裡呀?說的不清不楚的,媽不給看哦!」左手伸到乳房上輕輕的揉搓,臉上現出歡愉的表情。

阿正急著說:「我要……我要看媽媽的陰……」

淑怡又將雙腿緩緩張開,遮住私處的右手移開些許,又快速的遮住,左手揉搓乳房的動作使得聲音略喘:「陰……陰什麽呀?看來阿正是不想要媽媽喽!」

阿正心中急了,沖口而出:「我要看媽媽的陰戶。」也不知道說得對不對,只是將黃色小說中的名詞叫出。

淑怡的右手依舊遮住八字大分雙腿間的私處,開心的說:「答對喽。」接著說:「來,將媽媽的右手移開。」

阿正早就在等這句話,惡狼般的撲向自己的母親,只見淑怡夾緊雙腿,急叫著:「不要那麽粗魯,慢慢來。」

阿正才停止狂亂的動作,淑怡也緩緩的再將大腿張開,對著兒子輕聲的說:「溫柔一點,媽媽會教你的。」阿正狂亂的喘息著,一直盯著母親遮住私處的右手,心中的慾火已高漲到頂點。

淑怡柔聲說:「打開呀,等什麽?」心中那份亂倫的激動,隨著兒子手的靠近而鼓噪起來,原本已癢得難煞的內腔,又排放出淫水。

淑怡只感到體內陣陣麻癢,連手都禁不住的淫水,順著剛才濕滑的痕迹流出來,因爲姿勢的關系,那迷人的小菊花也已濕漉漉了,連床單都濕了一小片。

當阿正將手觸碰到遮住私處的右手時,淑怡只感到觸電一般,早已被淫水弄濕的右手,正被兒子慢慢移開,想到自己的私處將要展露在自己兒子的眼前,心裡一陣激動,又有些許淫水自肉穴中流出。

**********************************************************************  感謝各位大德的愛載。小弟寫這篇文章的方式改了,希望各位還能習慣。

(第三章)我終於做到了

阿正緩緩的將媽媽的右手移開,見到了早已泛濫的成熟果實,白皙的大腿根處,濃密的陰毛下,被淫水覆蓋的深紅色的肉穴,因爲雙腿外張而微微張開,因爲性慾高漲而腫脹。

阿正獃住了,竟忘了用他的肉體去挑逗那成熟美麗的部位,只是兩眼發直地看著淑怡的私處。

淑怡見到兒子貪婪的目光直盯著自己私處,內心深處那股「做賊」的心理刺激著內腔,明知道不可爲,卻又不想停下來,亂倫的血液充斥著全身,使得淫水又泄出些許。

阿正見到媽媽肉穴中流出透明的液體,心中一陣激動,那原本已被浸濕的穴肉,又被這股淫水染得更加光油滑亮。

淑怡見兒子遲遲不肯動作,心裡的淫慾難忍,對兒子說:「快呀!親媽媽那裡。」說著雙手將穴口扒開。

阿正看著媽媽淫蕩地將穴肉向外分開,裡面出現了一環如屁眼的肉門,從沒真實見過屄的阿正,心情更爲激蕩,因爲他已步入自己從未探索的地方,好像發現寶藏般的雀躍,只聽媽媽難耐地說:「快……快呀……」

淑怡實在是不能再忍了,心想,可能是兒子沒有過經驗,不知從何下手,應該由自己引導。右手扶住兒子的頭,往自己半張的肉穴按了下去,用教導的口吻說:「來,把舌頭伸進去。」

阿正被媽媽按向兩腿之間,越靠近媽媽的穴口,一股騷味也就越來越濃,就再鼻子觸碰到媽媽濕潤柔軟的肉穴時,聽見媽媽吩咐,將舌頭伸進媽媽誘人的穴肉中。

淑怡長長且滿足的「啊∼」的一聲,只覺得兒子的舌頭稍止自己腔內的癢,但是阿正只將舌頭置入淑怡穴中,並沒有動作,本已得到些許解脫的淑怡更感難煞,就像一個餓了很久的人,得到了一片口香糖,越嚼越餓。

淑怡因爲要剋制住腔內的淫慾,聲音有些發顫:「乖兒子,媽媽裡面……很……很癢……」接著又說:「……你舌頭不動,媽媽會死掉的……」說著開始扭動自己的腰,想要藉著扭擺,使兒子的舌頭在穴內晃動。

阿正覺得舌頭並不好玩,看著媽媽淫蕩地擺動下半身,站起身來,右手握住早已漲大的肉棒就要往媽媽的肉穴中插入,心中那種亂倫的感覺刺激著自己的動作,心想:「我要和自己的媽媽交媾了。」一想到要和美麗成熟的媽媽做愛,肉棒突地連跳幾下。

淑怡見兒子將舌頭離開自己的私處,正要再將他按下來時,卻見兒子握住自己的肉棒,做勢要向自己插入,心中一蕩,說道:「對,用你的弟弟,用它插入媽媽的身體里……」雙手又將肉穴撐開,好讓兒子的肉棒進入。

阿正的龜頭塞入了媽媽的兩片肉中,正感難進的時候,見到媽媽的右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將之導正並且擠進穴中,口中淫叫聲:「啊,啊……好大,嗯……喔……喔……」

淑怡好不容易將兒子的肉棒擠進一半,起身抓住兒子的屁股,用力往自己身體靠,使肉棒完全進入自己體內,並且滿足的說:「啊!好舒服呀。」

淑怡又平躺下來,並且指導兒子動作,告訴他那裡是最舒服的,哪裡是最敏感的,就在兒子漸漸地熟悉后,淑怡開始享受肉棒帶給她的陣陣沖擊,口中浪叫聲也越來越大:「……啊!啊,嗯……啊,我的好兒子……啊,媽媽快……快被你……乾死了……啊……」

阿正的腰被淑怡的雙腿緊緊纏住,淑怡的腰被阿正雙手抓住,猛力的震動,淑怡細長白嫩的十指緊緊糅搓著自己的雙乳,且看那年輕的肉棒在成熟多汁的肉穴中來去,真是好一幅亂倫淫穢的畫面。

淑怡只感肉棒陣陣的沖刺,偶爾撞到花心,卻使得全身酥麻,就在兒子狂抽狂送之下,花心被撞擊的次數也就更多,那種銷魂的感覺也就越來越強烈,到最後遍布全身,腦中一片空白,有種飛上天輕飄飄的感覺,全身舒暢到了極點,就要到了高潮,突然腔內肉棒一陣快速抖動,龜頭頂著花心,一陣陣熱流沖擊著自己的子宮深處,忽感全身一軟起了尿意,隨著熱流的沖擊而狂泄出去。

阿正將精液射入媽媽體內深處,見媽媽全身一顫,卻感到龜頭熱熱的,微覺奇怪,將肉棒抽出,隨著肉棒出來的竟是大量的液體,以爲是媽媽尿尿,阿正急忙閃躲。

再看媽媽時,卻見媽媽下身不由自主的上下擺動,小腹忽然急速跳動幾下,又有一股水流出,就這樣重複了幾次,擺動越來越小了,水也流的少了,最後只剩下小腹輕微的跳動。

阿正抽了幾張面紙,擦乾了自己的肉棒,就要幫母親擦拭,才剛摸到媽媽的肉穴,只見右腿內側快速的跳了幾下,媽媽無力的搖手,示意自己不要碰她。

阿正不明所以,只是默默地將地上收拾乾淨,並將電腦關上,坐回椅子上,看著媽媽誘人地肉體,見到媽媽屁股下方的床單濕了一大片,心想:「該換床單了。」沒多久,聽見媽媽細細的鼻息聲,知道媽媽睡了,自己也感到睏倦,倒在媽媽身邊,沒多久也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已經是傍晚六點多了,睜開眼睛卻沒有見到媽媽,心中一急,急忙從床上翻身起來,怕媽媽又和叔叔搞在一起,心中深處覺得媽媽是我的人,不能再和別人怎樣了。

打開房門見客廳沒人,聽見廚房聲響,走到廚房一看,看到媽媽獨自一人在準備晚餐才放心,只聽媽媽說:「你醒來啦。先去洗澡,準備吃飯。」

阿正高興地說:「是,我的好媽媽。」見媽媽回頭對自己笑了一下,才歡天喜地的去洗澡。

阿正泡再浴缸里,想到上午竟然可以和媽媽做愛,以爲還在夢中,股間之物緩緩漲大,但又想到最後媽媽不讓自己幫她擦拭,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第二次?心中默默禱告:希望還有下次。

卻不知道這只是一種患得患失的心理,當一個小孩拿到他心愛已久的玩具,就會守護著它,不讓別人碰去它。也可以說是熱戀中的男女,說話只要稍微不小心,就會引起對方許多猜測。

阿正正在胡思亂想,只聽媽媽敲門並且說:「阿正,開門喔。」接著又說:「媽媽和你一起洗。」阿正想也沒想,挺著漲大的肉棒跑去開門。

(第四章)浴室共譜鴛鴦

淑怡一見到兒子的肉棒,開玩笑的說:「你這個小色鬼,洗澡也會變大,在裡面做什麽壞事呀?」

阿正無辜的說:「沒……沒有呀。」

淑怡看兒子害羞的表情,更加不里,繼續玩笑的說:「還說沒有,講話爲什麽吞吞吐吐?」

阿正看出媽媽在開玩笑,也就笑著說:「我在想媽媽美麗的身體,不知不覺就變大了。」

淑媛笑罵了一聲:「小色鬼。」開始將身上的衣服褪去,展現出白皙誘人的胴體。

阿正雖然是第二次看見全裸的媽媽,心中還是激動無比,貪婪的目光在母親身上遊移,年輕的肉棒正跳動不已,無法控制的情緒,驅使著自己從後面抱住母親。

淑怡被兒子緊緊摟住,也不反抗,任肉棒在自己的股間跳動,那種挑逗的激情是內心深處的最愛,當自己豐滿的雙乳被兒子有力的雙手緊握時,不禁輕輕叫了一聲:「啊……」

阿正將母親緊摟在懷中,堅硬的肉棒擠入了母親的股間,在母親夾緊的大腿肉間性急的抽動,雙手則緊握住母親富彈性的雙乳。

淑怡低頭看見自己腿根處龜頭探進探出,心中好笑,將上身壓低屁股翹起,雙手撐在洗臉台上,雙腿依舊緊緊夾住。

阿正在母親的大腿間尋求快感,只見母親細腰扭擺,雙腿緊緊夾住自己的肉棒,任粗大的肉棒在其間穿梭,比起插穴的做愛別有一翻滋味,感到小腹下方陣陣抽續,就要到了出精時刻。

淑怡察覺到兒子的肉棒異常,知道他將要射精,右手在口中沾滿口水,往兒子的龜頭上一陣摩擦,突然感到兒子粗大的肉棒在雙腿間跳動,一股溼熱的液體噴到手上,低頭一看,正好被突如其來的精液打在臉上。

阿正還在享受射精后的舒暢,坐在浴缸邊喘息,看著媽媽大腿內側殘留的精液,有一種勝利的感覺。

淑怡拿起蓮蓬頭,將身上的精液清洗掉,又將兒子身上淋濕,在兒子手上倒了些沐浴乳,又在自己手上倒了些,然後往兒子身上抹去,笑著說:「幫媽媽洗呀!」

阿正將雙手貼在媽媽身上,把沐浴乳塗滿媽媽全身,當洗到媽媽私處時,看見媽媽肉縫後方的美麗小菊花,突然心念一動,將滿是泡沫的中指擠入了媽媽那塊瑰麗的處女地。

淑怡突然感到異物進入自己的屁眼,第一個反射動作就是移動屁股,隨即知道是兒子欺侮自己的屁眼,生氣的問:「你做什麽?」

只聽阿正說:「媽,妳那裡好漂亮,我一時忍不住就……」

淑怡聽兒子解說,也就不氣了,惋言對兒子說:「媽媽什麽都可以給你,就那裡不行。」

阿正問:「爲什麽?」

淑怡摸摸兒子的肩膀說:「那裡髒,而且……而且媽媽會害羞。」

阿正見了媽媽的屁眼,已是心跳不已,見媽媽生氣,本以爲一切都完了,后來聽媽媽說的話只是怕羞而已,自己還有希望,更進一步的說:「那是媽媽的身體,不會髒的,我很喜歡。」

淑怡沒再說什麽,將身上的泡沫沖刷掉,就準備出浴室門,聽兒子還再說:「……媽,求求妳嘛,就一次就好……」

淑怡心中忽感厭煩,生氣的說:「不行就是不行!再說,以後就什麽都沒有了。」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阿正站在浴室門口,望著殘酷的母親,心中有些後悔對母親要求,要是以後再也碰不到母親的身體該怎麽辦,暗罵自己性急。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