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都市萬花筒之建築民工

都市萬花筒之建築民工

我叫牛建國,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我是出生在70年代的人,那個時候的農村人都沒有什麼文化,但對國家卻包含著一種忠誠和真的愛。連給孩子取名都是這樣的,什麼建華、建國、衛東等等。由於家庭條件差,沒讀多少書沒文化。只有一身的蠻力。好在遇上改革開放的好時機,聽同村的年輕人說到南方打工可以找大錢。於是我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隊伍,成為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建築工地的搬運工。雖然在一般人看來工地上的日子很辛苦,尤其是大熱天裡也要挑磚抬土是何等的滋味。不過只要自己能堅持、懂得努力,還是會有收穫的。經過幾年的打工,在農村修了一套兩層的小洋樓,也能娶到了媳婦兒。

新婚一月後,告別兩老和新婚的媳婦兒,我又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只不過這次沒有再到南方去,而是到我所在的城裡F區打工,聽說那裡也在修房子,工地上很需要些民工。就因為這個決定,我遇到了我這一輩子都料想不到的事情。對於我這樣一個民工來說,簡直是飛來的艷遇。

進城後我就按照徐剛給我地址,一路問人終於找到了徐剛臨時住的地方。徐剛和我是一個村的,他來到這個城市比我的時間早,在這個城市好幾個年頭兒了,比較熟悉這個城市。一切安頓好了後,徐剛就請我出去喝酒,說是要給我接風。我們就在離住的地方不遠的一個小食店喝酒。席間徐剛給我介紹了這個城市的一些情況。他說:「建國,城裡人都比較有心計,和我們農村不一樣,以後再城裡不要太老實。多留心點。」我點點頭稱是。「暫時就住在我那裡,我們兩個一起住有個照顧。」邊說指著對面:「那裡面就有一個工地,正缺人,以你這一身的勞力他們肯定會招你的。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就帶你去。」我說:「謝謝你,徐剛。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來,我敬你一杯。」我喝下滿杯的啤酒,雖然這點酒對於我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不過離開家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多少有點傷感,就有些想在農村的媳婦兒了。我們一直喝到了11點才回去休息。這一晚睡得不怎麼好,想起了農村的父母和媳婦兒,想到明天能不能找到工作,想到能不能找點錢寄給家裡人。他們在農村種糧食只能夠自己吃住,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收入。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洗漱一切搞定後就和徐剛草草吃了點早飯,就來到寧江建築公司在F區的工地等著。這個時候已經有很多的建築工人來到這裡了的。半小時後,工地上的一個負責人來了,徐剛走上去笑著說:「林工頭,我老鄉想來您工地上找點工作做,前面幾天我給您提了一下。不知道能不能呀?」我也趕緊走過去和那林工頭打招呼。林工頭看了我一下說:「來我辦公室說吧。」我們隨著林工頭進入了他的辦公室,是一個比較簡陋的臨時性的辦公室。看樣子林工頭還是比較務實的一個人。林工頭坐下後對我說:「我們這裡很差人,你有沒有什麼技術啊?」我說:「我只是有一身的勞力。不會技術。」林工頭說:「那你就只有搬磚挑沙,抬鋼筋和弄混泥土什麼的了。你能做下來嘛?」我點頭說道:「別的不行,下力的活路我還是做得下來的。」接下來林工頭給我講了一些注意安全、上下班時間、食宿和工資方面的事情。接著又拿了幾張零時工合同書要我在上面簽字。等一切弄好後我才算得上這個工地上的建築工人了。「好了,你現在就出去上班吧。」林工頭對我說。於是我和徐剛走出了辦公室。「徐剛,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有你在這裡我怎麼能這樣快就找到事做呢?」我對徐剛說。「我們都是同村人,只是幫你說一下而已。沒啥子的。」「我也去上班了,晚上還是住我那裡吧。」徐剛說完就離去。而我也開始在這個工地上工作了。

不知不覺我就在工地上做了半個多月了。每天都是挑磚頭、挑沙、搬水泥、搬泥沙等工作。中午吃飯後可以休息一個半小時。晚上6點鐘下班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徐剛處睡覺。和往常一樣,中午下班後正準備去吃飯,剛出工地不久,就看見前面圍了一些人,還在說些什麼。我也走上去瞧一瞧。看見地上躺著一個老太太。我問:「發生了什麼事呀?」我身邊的一人說:「這個老太太經常在這邊走路,剛剛忽然一下就倒在地下了。可能是有什麼疾病。」我看周圍並沒有人想伸手幫一下。於是我穿過人群抱著地上的老太太就往附近的醫院。

「護士,快點找醫生看看這位病人。」一進醫院我就喊道。前台值班的護士一聽就趕快通知附近的醫生。並對我說:「剛快把病人放到這裡,醫生馬上來檢查。」不一會兒醫生就來了,給老太太做了一個初步的檢查,並對身邊的護士說:「這位病人是急性心臟病,趕快把病人推到急診室。」我看著醫生和護士把老太太送進了急診室。前台護士對我說:「病人家屬請立即掛號。我們好裝備病床。」我說:「掛號要多少錢啊?」「先交一千吧。」護士說道。一摸口袋才發現只有200元,我對護士說:「我這裡只有200元,可不可以先交點。我也只是一個過路人。」雖然我知道錢不容易找,可那也是一條命啊。護士看了看我有些不明白的眼神,更有些不相信的眼神。打量我全身上下的穿著,說道:「那你知道病人的家屬嘛?」我說:「我說了我只是個過路的人,不認識病人和她的家人,你們先救人,等她醒了自然就知道她的家人了。」「那你先去掛號吧。」於是我把號掛了後就在急診室門口坐著等,實在是太累了,不知不覺我就在長椅上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有人在拍我的肩膀:「大哥,你醒醒。」我一睜開眼睛,看到一對焦急的眼睛注視著我。「你是?」「大哥,聽說你剛剛抱了一個老太太來醫院,她現在在哪裡啊?」我說:「在急診室。你是?」「我是她女兒。」「不要擔心,醫生們在裡面,不會有什麼事的。」我安慰著說。這是我才認真的注視著我面前站著的少婦,身材高挑,一頭烏黑的長髮及腰讓她顯得更有氣質。白色的緊身褲讓她的下身顯得更修長。正在這時,急診室的門打開了,我和她都圍上去打聽老人的情況。醫生說:「誰是病人的家屬?」她說:「我是,我媽怎麼樣?」「病人有急性心臟病,不過幸好及時送來。現在已經度過危險期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我看出她眼裡出現了一絲放心。在這個時候我也轉身悄悄的走出了醫院。我還沒有吃午飯,下午還要在工地上幹活。

這日下班時分,徐剛前來找我:「建國,你來這裡已經要一月了,今天晚上我們出去喝酒吧。」我說:「好呀。」我都要來一月了,還沒有請徐剛吃一次飯。於是我們找了一家比較好的食店吃飯。我給徐剛倒滿一杯酒說:「徐剛,謝謝你幫我找到工作,這頓我請你。」徐剛知道我的性格,也沒有和我推辭。我們正喝到起興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我們旁邊響起:「大哥,是你?」女人顯得有些激動。我抬頭一看,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少婦正看著我。我有些迷惑:「你是?」那女子順勢做在我身邊的椅子上:「半月前我母親在路邊倒了,是你抱到醫院的,我就她女兒。」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啊,你媽媽怎麼樣了?」她說:「已經好很久了,醫生說只要不太激動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那就好。」「真的是太謝謝你了,大哥,要不是你,我媽媽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來,我敬你一杯。」「沒什麼的,應該做的。」我們三人邊喝酒邊聊起來了。她叫白小艷,是電力公司的職工。2年前因為一些原因離婚了,現在家裡就她和年老的母親在一起生活。我和徐剛都說了自己的情況。「牛大哥,這是2000元,感謝你救了我媽,這200是你那天掛號用的,一直沒有找到你這個好心人。」我說:「這不行,這錢我不能收,我也只是做了應該做得而已。」「這錢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過意不去。」我見她堅持,於是我說道:「這200我收下,其餘的2000我再怎麼就不能要。」徐剛也在邊上打圓場:「對,這200還給建國就行了,你母親的病也需要用錢。」就這樣她才收回了錢。我們三人直到很晚才結賬離去。

在以後的一段時間裡,白小燕經常來工地上看我,還給我送飯。我們就這樣成了朋友。這日,逢她休息日,白小燕又來到工地門前,我出來她就對我說:「建國,我媽媽想請你去家裡吃頓飯。」「多不好意思的,讓你們破費了。」「沒事的,家常便飯而已,我在這裡等你。」下班後我和她來到她家裡,她家住在外貿大廈9樓,100多個平方,裝修得很好,我都不好意思進門了。不大一會兒,她母親準備了一大桌飯菜。「建國,要不是你那天及時送我到醫院,我老婆現在就見閻王去了。」她母親說道:「來,多吃點菜。」我說:「阿姨,你太客氣了,那天就算沒有我也會有另外一個人送你去醫院的。」「我聽小燕說了你的一些情況,如果我們再送錢來表達我們的謝意就是侮辱你了。阿姨只有在自家弄一些家常便飯感謝你了。」「阿姨你太客氣了。」「以後要經常來阿姨家吃飯,工地上也吃不好。」「謝謝你,阿姨。」飯後,白小燕要我陪她出去走一走。我們繞著河邊走了一段路。

來到一個小酒館,她想要去坐一坐。要了一瓶我叫不上來名字的洋酒。我們各自倒了一杯。她喝了一大口後側望著河對面模糊的大山。河邊的風吹臉頰上的長髮,柔和的燈光照著白皙的臉龐,略帶憂鬱的眼睛顯得那樣的深邃,修長挺立的鼻樑下面是鮮紅欲滴的嘴唇。我看得都有些呆了。「我美嘛?」她忽然轉過來直視著我。「嗯,美,很美。」我舌頭都有些打結了。「來,繼續喝酒。」現在的她好像有些瘋狂,和白天文靜的她完全就是兩個人。「不要喝太多了,會醉的。」我說。「我就是要醉,這樣才可以忘記痛苦的過去。」不一會兒,一瓶白酒就見底了。她還在喊來酒。我看她醉得已經不省人事了。結賬後抱起她就往她家裡走。這是她雙手挽著我的脖子,眼神迷離的看著我:「我不要回家,帶我去賓館。我不想回家。」我一聽這話不知道做什麼好,好像手足就不知道放在上面地方好。「我要去賓館,我不要回家。」她再次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微熱的氣流讓我大腦一陣眩暈。抱著她走向附近的賓館。

我把她放在床上,正準備起身時她一下挽著我的脖子,紅唇吻上我的嘴唇,我頓時完全蒙了,不知道下一秒該做什麼了。我知道我的心跳加速了,全身都麻木了。下身有些東西不聽我的使喚了。這是她伸手抓住我的左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嘴裡迷惑說:「老公,快點摸小燕的奶。我要老公疼我。」面對如此的攻擊,我的防禦完全被解除,很快我就淪陷了。我伸手慢慢的解開了她的衣服,一顆,兩顆,三顆……。不一會兒我們都赤裸了。她用溫暖的手觸碰著我的身體,觸碰著我的陰莖,我都覺得自己飄在雲間一樣,在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又用嘴唇含著陰莖,我瞬間沒有意識了,只能感覺到陰莖被蘸有熱水的棉花包著,一陣陣想噴發出來才爽快的感覺。我本能的用力捏著她的豐乳。在我一高一低的飄在雲端時,她的嘴唇離開我的陰莖,送手扶著陰莖對著她的私處,用力的坐了下去。「啊……」一聲暢快的叫聲從她的嘴唇飄出來。我的陰莖被溫暖的嫩熱包裹著,那種熱度不斷的刺激著它。我們的雙手都重疊放在那對乳房上。她不斷的上下運動和前後挺進。這讓我更失去了自我。我翻起身粗暴的把她壓到身下,粗大紫紅的陰莖用力的衝入那條肉縫。我不斷的用力前進,房間裡瀰漫著我的粗氣和她的哼哼聲。我們就這樣忘記了空間,忘記了時間,只想瘋狂的做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尾椎處一陣酥麻,她也一陣的抽搐……房間裡就這樣安靜了下來。

我從沉睡的夢中慢慢醒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白白的天花板和吊燈。回憶起了昨晚的事情,轉頭一看身邊——已經人去樓空了。忽然覺得心裡少了點什麼似的。我做起身來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緒。發現一張白色的紙條壓在煙缸下面。

建國,昨晚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我也不會對你有什麼其他的意見。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我們以後也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我們還是好朋友。早餐在桌子上。

 

白小燕

迷茫的看著天花板,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情。我是不是只是做了一個真實的夢而已。穿起衣服,拿著她為我買的早餐。我離開了那個曾經給我美夢的房間。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