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蕩的我

淫蕩的我

我叫寶儀,本是一位教師,我是一個好保守的人,后來被老公搞到好似淫婦一樣!那是老公設計讓我看了許多情色小說,那些情色小說都是老公從網絡上找來的。

我和老公結婚多年,性生活都是不錯的,但老公喜歡看色情片,有時我和他一邊看,一邊做,他又會在我耳邊說叫我淫蕩一些,當我叫床時他又會叫我叫得大聲一些、淫一些,當時正在給老公搞得性欲高漲之時,我多數會依他的話做。

老公常說我身材好,想我多穿性感的衣著上街,我問他:「你不怕老婆走光嗎?」他反問我走光會不會興奮。但我未試過,不知道。

而我的工作是不可以穿得性感的,后來老公叫我和他上街時穿得性感些,試過好幾次穿有少少低胸的吊帶上衣,乳溝微露,短裙暴露出一對長腿,引來街上許多色色目光。起初我有點不自在,誰知慢慢又習慣了,反而覺得有人看,證明自己尚有吸引力,只有老公在身邊,那就不怕別人怎樣望啦!

誰知有次給自己的同事撞個正著,嚇得我以后不敢再穿得這麼性感了。但老公越來越希望我多點性感,甚至暴露一些,不過我始終沒答應他。

一天周末,老公要上班,我在家里做家務,發覺老公書桌上有一個透明檔案夾,我從來未見過,便好奇打開來一看。內里放了一些用打印機印出來的文件,隨便翻來看看,好像是一些小說,由於我向來都喜歡看小說,於是便看看是什麼小說。

看下去才發現竟然是一些情色小說,翻開頭一兩篇都是寫暴露老婆的,心想我老公也常要我穿得性感暴露,也就看看這些小說怎樣講。誰知一看之下越看越入神,再翻一翻往后的文章,除了寫老婆裸露外,還有群交、伴侶交換等故事,好些小說更是以女性爲第一身的角度來寫,看起來特別有親身的感覺。

情節內容看得我心神難定,一邊看,一邊發覺自己的下面好像很濕,難道自己……我連忙放下檔案夾。那晚自己好像特別需要,老公也說我變得很騷。

接著下來的幾個周未,我發覺老公書桌上都有一個和上周不同顔色的透明檔案夾,內里都有不同的小說,我越看越上癮了。

因爲自己念書時是選文學科的,雖然平時和老公都有看A片,但文字的渲染力對我來說更爲強烈的,尤其是有好幾篇以女性爲第一人稱來寫,刻畫得很有渲染力,且當中有幾篇的場境竟是我熟悉的工作環境,我看過之后,情節常常浮現於腦海中揮之不去。

慢慢地我又發覺自己好像受了小說文字的影響和浸淫,漸漸在思想上覺得有些變化,只要在一些機會的造就下,自己也好想象小說中所描寫的女主角那樣裸露性交,心理上是覺得沒有問題。因此當老公要求我穿些很性感或者很暴露的衣著時我也接受下來,甚至叫我故意走光我也照做了。

例如有一次,那時是天熱,和老公出街我多數穿短裙,坐下拉高了裙腳,整個大腿便全露了,我看見車廂里的人有些已色迷迷地盯著我了。這時老公坐在我對面的座位上,他打手機給我,叫我把兩腿張開一點,我打眼色說不好,他老是堅持要我做。

我只好把腿張開一點點,我不知車廂里其它人的反應如何,但我看見對面的人則不斷望著我一雙腿,我感到有點羞恥,但仍裝作若無其事,任由老公在對面看著我走光。

有次看電視節目,我跟老公爭論誰會勝出,我們兩人各有偏好,我不忿老公那種權威性的語調,便和他打賭,他開出的條件是:輸了的要完全聽從贏的人吩咐做兩件他指定的事,而且不得反悔。

我很有自信自己一定會贏,而且心想若我贏了的話,哼!老公你有難了!於是想也沒想清楚便答應了。

結果真的是老公贏了。我見自己輸了,便想用媚功去嗲老公,平時我一嗲老公,老公便會投降了,誰知這次媚功不行了,他反而溫柔地對我說:「老婆,你不是一個願賭服輸、很講信用的小美人麼?」這次倒是我要投降了。

我問老公想我做什麼,他說要我脫光衣服到樓下倒垃圾。我問他:「你不是講笑吧?」他說:「不,我是說真的。」

好,願賭服輸,剝清光到樓下倒垃圾就剝清光到樓下倒垃圾!於是我二話不說,把睡袍從頭頂脫了下來,因爲那時的我已習慣在沖涼后只穿上睡袍,不再著胸圍內褲,我脫了睡袍便是赤裸裸的了。

我渾身光溜溜的拎著垃圾袋出門,我打開門先看看走廊沒有人,便迅速走出大門,去到后樓梯(由於我們的大廈不準把垃圾丟在樓梯間,必須由住戶自己把垃圾拿到后樓梯地下的垃圾桶內)。

我估計現在是半夜,應該沒有人會出來丟垃圾了吧?因爲多數住戶都是等到第二天清早上班時才順便把垃圾拿出去丟的,但我還是小心翼翼的走下去,恐怕突然有人走出來,那就什麼臉都全丟光啦!我把垃圾丟了之后,再赤裸裸的返回屋內,心還在「噗噗」亂跳,那種刺激沖擊得我很厲害。

「小美人,刺激不刺激啊?」

「哼,你不怕老婆被人看光光嗎?」我嘟起小嘴說。

「別忘了,你還有一件事要做喔!」

「你又想怎麼樣呀?」突然一種莫名的刺激沖上心頭。

這時老公拿了一件風褸叫我穿上,我問:「干嘛?」

他說:「去公園逛逛。」

「這麼晚?」

老公沒理會我便拖著我出門,這時我身上只有一件風褸,內里什麼也沒有。我和老公悄悄離開大廈,管理員沒注意到我們。

這時公園里所有燈都關了,只有外面微弱的路燈光亮照進來,老公把我帶到公園中的球場,球場的燈已熄了,四周都是陰暗一片。

老公這時叫我把風褸脫了,我說:「你瘋了?這可是公共場所啊!」

老公望著我笑笑說:「願賭服輸,如果我輸了,你叫我干嘛我也會照做。」

剛才全裸到大廈樓下丟垃圾的刺激猛然湧上心頭,好,你這死鬼這麼喜歡老婆在戶外脫光,脫就脫!誰怕誰?

我把風褸脫下來,赤裸裸的站在球場的看台旁,老公居然還叫我走出跑道圍著球場繞個圈,他卻坐在看台上看著我全裸的在跑道上步行。當我赤裸裸地在球場上沿著跑道繞了一個大圈之后,老公才讓我穿回風褸回去。

我當然從未試過這樣在戶外裸露自己,只有在情色小說中看過,想不到今晚就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那種莫名的刺激真的讓人很興奮,一回到家,老公便急忙把我的風褸脫去,我也摟著他要他干我了。

老公一邊操我,仍不斷問我剛才在球場裸露時,有沒有幻想在看台上有很多觀衆正在欣賞我的裸體,我可沒空去回答他,嘴里只顧叫他「插我……干我……用力……」的不斷叫床。我的暴露看來對老公也很刺激,他今晚的性能力似乎比以往厲害,把我干得欲仙欲死,很快就到了高潮。

不過因爲我仍未完全適應這樣的暴露,在球場上全裸行走時心里不免覺得有些驚栗,既怕有人看到,但又想真的給人看到自己一絲不掛的胴體,那種予盾的心情令自己有一種莫名沖動,不懂得怎麼去形容。

后來每當老公操到我忍不住時,他總會在我耳邊要我說些「喜歡在街上脫光衣服裸露」、「喜歡讓陌生男人干」之類等等的淫話,起初我不肯,后來依他說出這些淫話后,老公聽了操得我更起勁,我的快感也來得更強烈,我們的房事從此變得多姿多彩了。

(二)打開窗簾做愛

有一晚老公已經把我剝清光了,我躺臥在床上,他正在又摸又吮我的兩個奶子,又把我下面摸到濕漉漉的。

剛才外面的風吹起床頭的窗簾,我躺在床上看到別人的窗戶沒有燈光,也望不到別人,我們自己屋內也是黑漆漆的,別人根本望不到我們正在做什麼。一種好像想讓別人偷窺的感覺油然而生,突然感到好刺激,反而真的希望有人看到我正在被老公操著,於是便叫老公打開窗簾。

老公先是呆了一呆,之后立即把床頭和床側的窗簾全部打開,我臥在床上望出窗外,雖然窗外的燈光會映照入內,也望到別人的窗戶,心里想,別人真的會不會望到我呢?

這時老公已經把他的屌插入我的屄內,他的屌很堅硬,又勇又狠地插我,干得我不斷「咿咿呀呀」的叫。老公要我叫得更淫蕩些,於是我呻吟道:「呀……老公你的肉棒好硬……用力點……呀……操我……大力點操我……呀……噢……我要……噢……」

老公聽到我這樣的淫叫,更加賣力地插我,操到我三魂不見了七魄。那晚老公雞巴一硬便來插我,我被他操到高潮不斷,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累得第二天幾乎沒力氣去上班。

后來老公每次和我做愛都要拉開窗簾,有時老公又會邊抽送邊在我耳邊說:「有人望到我們了,你就讓別人看一下全裸的身體啦!」然后把我的身子轉到窗前,讓我的乳房和陰戶都向著窗口,他就從后面插入我的屄內,雙手則伸到前面揉著我的奶子,我給老公操得爽到上天落地,也不理會是否真的有人看到了。

有時老公又會問:「老婆,喜不喜歡有人望到你的裸體呢?」

我只是答道:「你好壞耶!」

這時候老公就會把我的奶子和陰戶對著窗口,一邊摸我,一邊在我耳邊講:「老婆,你的奶子好棒,淫屄好騷,引死那些色狼了啦!」

我就說:「唔……你好壞,你老婆被人看光了還這麼高興!」

雖然知道未必真的有人會望到自己,但被老公這麼一說,內心卻興奮不已,便任由老公擺布,總之這天我一定被老公操到渾身癱軟。
(三)窗前做愛

后來老公又引誘我在客廳的落地玻璃窗前做愛,起初一兩次我上身都有穿睡衣,但誰知有次被老公搞到好亢奮后就……

首先說一說我家客廳的窗子,基本上可以說是落地窗,因爲人站在窗前,只有腳踝以下給牆遮擋,但我家客廳的窗子並不是一大塊玻璃的那種窗,而是分開三截的。

我們住在低層,客廳的窗口斜斜的可以望到馬路,不過晚上沒有太多行人,有的只是附近街鋪下班的職員。而跟對面的樓宇也是斜對的,所以望到的不是他們的客廳,而是他們的臥室,距離也不太近,但如果屋內亮了燈,是可以看到屋內的人在做什麼的。

當然我們如果開了屋內的燈,對面樓的人只需仔細地看過來,同樣也可以望到我們客廳窗后的情景,如果我光脫脫的站到窗前,從對面樓看過來的話,我的奶子和陰戶都一覽無遺。

老公每當和我在客廳里做愛,他總會特地打開窗簾,可以說是在上演一場春宮劇給對面樓的人欣賞,所以頭一兩次我死都不肯讓老公把我脫光,但在這樣的環境下做愛,我老公固然顯得很興奮,我也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內心有時真的想給人看到,但當然又很怕給人看見,那種矛盾的心理刺激著我沖動的情緒,越沖動就感到越興奮。

那次老公關掉客廳里的燈,脫光了衣服,然后站在我身后。那晚洗澡后我穿了一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裙,內里什麼也沒有穿,老公就隔著睡裙撫摸著我的兩個乳房,摸得我的兩顆乳頭在睡裙后激凸出來,而我一邊享受著老公的愛撫,一邊觀察著對面樓的人家及街道上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老公把兩只手從我的睡裙下伸了進去,一邊一只手抓著我的兩個奶子在捏弄挑逗著,又用大拇指不斷地撥動我已翹起的乳頭,搞得我開始有點喘氣。我一邊被老公摸玩著兩個奶子,一邊看著對面樓層和街道,一種莫名的沖動湧上心頭,我開始興奮起來。

老公也興奮起來了,他掀起我的睡裙,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屄,其實我已經很濕了,他又用手指挑逗著陰唇,我便把腳再張開一點,好讓老公的手更方便去逗弄我的陰戶。

突然老公把手指一下子插進了我的屄里,還不停地挖弄著,我感到下面越來越濕了,忍不住對老公說:「老公,我要……」

老公故意問:「要什麼?」

我說:「你壞……我要你用大雞巴操我。」

於是老公便把他的大雞巴對準我的屄口,但他沒有插進去,卻在慢慢的廝磨著,我更加忍受不住了,於是說:「老公,我要……給我……」

老公沒有理我,繼續在折騰著。

我說:「老公……插我呀……」

於是老公用他的大雞巴在我的陰道口插入一點點,然后又退了出去。

我急了:「老公……快點插啦……」

老公又插入一點點,只比上次多些,隨即又退了出去,我被他撩撥得半天吊的很難受,小穴里空虛的感覺反而越來越強烈了。

我懇求他:「老公呀……快點插我啦……」

這時老公突然把我睡裙兩旁的吊帶撥開及拉下去,我的兩個奶子立即暴露出來,我說:「老公,別……」我的話還未說完,老公的嘴已把我的嘴封住了,而他的大雞巴也同時快速的插入我屄里,本能反應的「啊」聲因嘴巴被老公封住叫不出來了,只卡在喉嚨中。

老公的大雞巴這時才猛然一下全根盡沒,並隨即在我的屄里抽插起來,這時老公嘴巴離開了我的嘴唇,在我的耳邊說:「老婆,你的咪咪又大又白,就讓別人看一下嘛!」

老公的說話激起我內心的沖動,我顯得更加興奮,由於已有在窗前和老公做愛的經驗,今次不再像上兩次那樣忍著不出聲,淫話也叫出來了:「老公,你操得我好舒服哦!快……大力點操我,我要……」

老公一聽到我這樣淫叫,他也覺得特別刺激,插我插得勇猛無比,淫水開始止不住地在腿間往下流。

這時老公又把我的睡裙向上拉起,穿過我的頭,我這時全無抗拒地任由老公把睡裙徹底地從我身上完全除了下來,這下我變成全裸的站在窗前,但我被老公插得神魂顛倒,已無暇去理會他怎樣做了。

老公又在我耳邊說:「老婆,就讓對面樓的人看看你剝光的全裸身體吧?」說完便把我推前更貼緊玻璃,並要我舉高雙手扶著窗框。

這下我更是毫無保留的站在窗前,行人和對面樓的住戶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全裸身體,從兩個奶子到陰戶,全部一覽無遺,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赤裸的我在窗前給老公狂操著。我感到自己全身一絲不掛的裸體好像真的任由陌生人觀賞,強烈的刺激不斷沖擊著內心。

這時老公的手從我的腰間慢慢地移動到我的兩個奶子上,用兩只手指捏著我的乳頭,然后從捏乳頭變成了握奶子,並且讓我的乳頭從他指縫中露出來,接著又用兩只手指用力夾緊我的乳頭,同時老公的大雞巴仍不停在我的屄里抽插著,這樣上下夾攻的招式搞得我呻叫連連:「噢……老公……好爽呀……噢……」

操著、干著,老公突然說:「咦?老婆,對面真的好像有人望到我們耶!」

我微微張開眼睛看了看,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內心的刺激反而更加強烈,心想就算真的有人看到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要老公繼續干我就行,你們要看就給你們看個夠吧!

老公又說:「老婆,你的奶子和屄屄被人看得好清楚呀!」

我無力地呻吟道:「唔……唔……你好壞,你老婆什麼都被人看光光啦……噢……呀……」

老公抽插得更猛烈了,同時又說:「老婆,現在你連被老公操的樣子都讓對面樓的人全看到了!」

聽到老公的說話,我全身竟然也會隨之顫抖一下,一股沖動湧上心頭,陰道壁開始收縮,而老公也終於忍不住射精了,一陣熱流溫暖著我的子宮,老公和我同時達到了高潮。

老公把雞巴拔出來,他的精液從我的屄里緩緩流出。老公抱著我到沙發上躺下,他仍摟著全裸的我,雙手仍沒忘抓著我的奶子。

老公問:「老婆,這趟爽嗎?」

我說:「咿……不告訴你!你老婆全身都被人看光了……」

老公說:「呵呵,你不是也滿想讓人看的嗎?」

老婆說:「哼!不跟你說,你壞……」
(四)被老公的朋友看光自己

一天,老公和三位朋友來我家作客,兩男一女(男的分別叫P和D,女的叫T),他們都是老公生意上的老朋友,飯后老公和三位朋友在打撲克耍樂。

我在廚房弄好后便出來陪老公,他們打了一會牌,P便說要玩得激一點,其他的人都不反對。我小聲問老公是怎樣的激法,老公說輸了的要脫衣服,直到四人都剝清光爲止。

這時D提議說:「只有三男一女玩沒意思,不如請阿嫂也落場,兩男兩女,大家認爲怎樣?」P和T沒有反對,D望向我老公,老公望一望我很快便說沒問題,他做我的Support。

我聽了D的話,先是是呆了一呆,想不到恍如情色小說的情節竟然出現在自己的真實生活中,一種莫名的沖動突然沖擊著我的內心,於是把心一橫便落場和他們玩一玩,又不是只得我一個女的。

玩了幾手之后,我的運氣不錯,只是脫去上衣,還有內衣褲和短裙。老公摟著我在我臉頰上吻了幾下,說是給我的獎勵。

而P和D只輸剩平腳內褲,T則輸剩胸圍和內褲。T的身材也不錯,一對奶子很豐滿,兩腿也修長,我看到P和D不時望著T只穿內褲胸圍的身體,我也見到他們的褲襠有隆起,而T則神色自若。

P說:「阿嫂運氣真好,我們快被剝光豬了。」

這時氣氛都很High,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

接下來我卻連輸了幾把,先是脫去短裙,跟著脫胸圍,最后還要脫內褲,結果我輸到要剝光豬,奶子和屄屄一覽無遺,全身被他們看清光。我看看老公,他卻若無其事似的,任由自己老婆的裸體給人看光。

我全身光脫脫地面對老公的朋友,起初有一點點不自在,但內心竟然感到有些興奮。我不敢想象如果我再輸下去會是什麼狀況,因爲此刻瞄到P和D的褲襠已高高隆起。

再接下來是T連輸了兩鋪,她終於也要剝光豬了,兩個奶子和屄屄都給我們看清光,她胯下的陰毛很濃很黑,襯得她的皮膚顯得特別白皙,我瞄到老公的褲襠也高高的豎起。

我們兩個女士都剝光了,P、D和我老公不時望著我和T一絲不掛的裸體,不知怎麼回事,我被他們三個望得內心竟有點興奮,下體好像有點濕淋淋的。

五人繼續玩下去,我又輸了,結果是我要給贏了的人在我身上摸上一摸,P和D摸我的奶子,T竟然摸我的屄屄,我心想如果等下我贏了,哼!有你好看。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贏了,要P和D摸T的奶子,而我則用手指插入T的屄屄一下,她「呀」一聲叫了出來,說:「Oh!No way……」大家都哈哈笑了。

再下來是P、D輸了,他們要把平腳內褲脫去,露出他們的雞雞。我是第一次看到老公以外男人的生殖器,P和D的雞雞已經有反應了,嘩,好大啊!我瞄一瞄T,見她臉紅紅的。

這時P、D、T和我四人都變成了剝光豬,於是牌局也就結束了。

牌局結束之后,D到洗手間去,P則摟著T在她耳邊說了些話,我當然不知道他說什麼啦,只見T白了他一眼,兩人就穿回衣服,D也穿好衣服從洗手間出來,我仍是光脫脫在門口送他們三人離開。

客人走了之后,老公已急不及待地把我按倒在客廳的沙發上,把他那脹得硬梆梆的雞雞毫不客氣地插入我的屄屄內。

「老婆,你的屄屄好濕呀,全裸被人看著是不是很刺激呢?」老公在我耳邊說。

「別……別講這麼多了,快來干我啦……大力干我……我要呀……」我只想老公的雞雞充實我的屄屄。

老公一插進來,我便扭動屁股迎合著他的抽插,並且不斷淫叫:「噢……操我……呀……大力點……呀……噢……不要停……老公……用力操我……噢……噢……」老公聽到我的淫叫,操我操得更勇猛了。

一輪大戰之后,我依偎在老公的胸膛上喘息,突然我發覺客廳中的吊燈是熄了,但座地燈沒有熄,而且窗簾也是拉開的,那我和老公剛才……豈不是都給對面樓的人看到了嗎?我發嬌嗔的捶打著老公心口。

「嘿嘿,怕什麼?今晚你不是已經被人看光了嘛!」老公摸著我的奶子說。

「你壞……還故意把老婆脫光給人看……」

「那你興不興奮呀?」

「不理你!」我起身返回房去。
(五)交換

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見老公和P、T都在我家,老公想另立門戶,找P、T做Partner。大事已成,但因初期人手問題,P、T都提議我也過來幫手,所以來我家遊說我。

老公也曾向我提過,我不想放棄現職,不過最近工作出了很多事情,使我也想轉換一下工作環境,同時也是表示對老公的支持,便答應P、T的建議。老公和P、T都很高興,老公更摟著我來狂吻。

P提議一起慶祝,老公說出外找店子太麻煩了,不如索性叫外賣在家里吃來老公也把家中的上好紅酒拿出來和大家共享。

飲飽食醉之后,P提議打撲克,他一提到玩撲克,我便想到那晚的情形,臉有點紅,P這時又說:「今晚大夥這麼高興,不如玩得放一些。」

今次我和老公及P、T分爲兩組(P和T是同居關系的),老公和P對決,三盤兩勝;頭盤輸了,女的要脫光任摸,再輸便要即場做愛。老公、P和T沒有反對,大家都望著我。P的提議簡直有如情色小說的情節,我腦海中又飄浮出小說中的淫亂情節,使我有點意亂情迷,再加上酒精的作崇,我也沒有反對P的提議。

老公和P便開始玩牌了,我感到很緊張。頭一盤老公輸了,我只好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光脫脫地在他們面前,反正上次P和T都已看過我的身體,所以今次我倒沒有覺得什麼。

P今次不但摸勻我全身,還捏我的乳頭;T也不手軟,除了摸我全身之外,還把手指插入我的屄屄,算是回報上次我插她屄屄。我給他們這樣一搞,身體開始有點發熱。

第二盤老公贏了,輪到T脫清光,我老公不單把她全身摸勻,還用嘴含她的乳頭,逗得她「咯咯」笑說不好,我同樣摸勻她全身,也用手指插入她的屄屄,以回報她的「大禮」。

第三盤便是最后定勝負,我感到好緊張,我望望T,她也很緊張。

結果是我老公輸了。這時老公摟著我和吻我,他的手在我身上撫摸著,又捏我的奶子和乳頭,他的手指又插入我的屄屄撩,搞得我有點喘氣。之后老公的雞雞在我的屄屄廝磨著,我越來越忍不住了,只輕輕說:「老公……老公……」

老公沒有理會我,繼續在折磨我,並在我耳邊說:「叫我操你。」

「唔……不好啦……他們在這……」

「不要理他們啦!你不想要嗎?」老公說著,他的雞雞在我的屄口插入一些又退出來,再插入一些又退出來,搞得我忍不住了,說:「老公,我要……」

「要什麼?」

「操我……」

「再講一次。」

「操我……」

這時老公才勇猛地插入我的屄屄里,我「呀」的一聲大叫,扭動屁股迎合老公的抽插:「呀……呀……大力些……噢……大力些……操我……噢……」

后來老公要我女上男下,老公躺下,我把屄屄對準老公的雞雞套進去,老公雙手則在摸玩著我的一對奶子。我瞄到P也剝清光了,和T已摟作一團,同時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和老公的大戰。

后來老公要從后面干我,叫我伏在沙發上,這時我見P和T也走到我背后。老公從后面一下就插入我的屄屄,插了不久又退出來,然后又再插入,這次我覺得好像有點不同,便轉頭望去,發現正在插我的卻是P!

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看見老公的臉正在我的臉前,他一吻便吻下來,又把他的舌頭伸進我嘴內。這時我的欲火燒得正旺,同時小說中的情節又猛然出現腦海中,既然老公樂得我給別的男人操,干脆我也開放自己吧!

這時P勇猛地抽插著我,他的兩手同時摸玩著我的乳房。抽插了不久,他又叫我轉過身正面仰臥,然后掰開我雙腿,把他的雞雞插入我的屄屄內,我被他抽插得淫叫連連:「呀……噢……大力點操我……噢……操死我啦……噢……」我已顧不得他是不是我的老公了,此刻只想要大雞雞操呀!

不久我感到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我高潮了,大叫著:「不要停……大力點操我……操我……噢……」這時P正猛烈地進攻我的屄屄,他也忍不住說:「我要射了!」我說:「射在我里面……」話未落音,我就感到一陣燙熱,而我也渾身一抖,身子軟了下來。

P把他的雞雞從我的屄里抽出來,一絲絲精液從我的陰道口流出外。我扭轉身看去,見到T正被我老公抽插著,她似乎也到高潮了,兩手抱緊我老公的背,只見我老公「籲」一聲,屁股一抖,從T的屄屄退出來,他的龜頭上仍沾著一絲絲黏白的精液。

我和T軟軟地躺在沙發上,老公和P正望著我和T坦露的乳房和仍流著他們精液的屄屄,想不到小說中淫亂的情節竟發生在自己身上,一種莫名的興奮充滿著我全身。

后來老公和P及T組成公司,寫字樓面積不算大,但也設有一個會客室。

三個月之后我才可以到老公的公司上班,當時公司的生意已略有起色,如果我再不上班,他們就會「殺了」我。

我上班第一個月后,老公和P舉行了一個慶功宴,今次我們先到酒店餐廳用餐之后再上房。上到房,我和老公一齊沖涼,沖完涼我們光脫脫走出來,然后換P和T入浴室沖涼,老公已將我按倒在床上搞起來了。

不久,P和T也沖好涼了,他們亦是光脫脫的走出來,兩人隨即搞起來。過了不久,老公和P調換位置,P來插我的屄屄,老公則去插T的屄屄;后來我和T並排仰臥,讓老公和P輪流在我和T的屄屄中插來插去,我和T都被他們操得淫叫連連:「噢……呀……大力地操我……不要停……噢……噢……操我……」

總之那晚我們都玩得好淫好放,最后P摟著我睡,老公則摟著T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大家沖了涼,老公和P都不許我和T穿上衣服。老公又叫了Room Services早餐,待應送早餐來房間時,我和T是裸身在被褥內的,等待應走了,我和T才揭開被褥走下床,我和T都是全裸吃早餐的,吃過早餐后我們才穿回衣服退房。又一次彷佛有如小說的情節發生在自己的生活中,那種莫名的興奮已充滿著我內心。

后來,每個月我們都會舉辦一次這樣的慶功宴。

有次聚會遇上T月事,結果我不但被老公和P輪流操,T還不斷摸捏我的乳房、吸啜我的乳頭,搞得我淫叫連連。

T又在我耳邊說:「你看你被兩個男人輪流操得多興奮啊!你真是好『能』淫。快點說自己是淫婦,喜歡被男人輸奸。」

起初我搖頭,T說:「你不講,我就叫我老公和你老公都不操你,我幫他們含屌算了。」

她這樣一說,我內心的欲火反而令到自己依照T的話來講:「噢……我是淫婦……喜歡被男人……輪奸……噢……大力地操我……不要停……噢……呀……我喜歡……你們輪著來操我……噢……」

結果我被老公和P輪流操到高潮疊起,最后泄到癱軟無力了。

有時老公和P又會要我和T走到窗前,面向外趴在玻璃上,他們則從后面插入我和T的屄屄,那種不想被人看見但內心又想給人看到的被偷窺刺激令我更加淫放;兩個男人也很興奮,猛烈地抽插著我和T,操到我和T叫得更加淫蕩。

(六)性愛慶生會(1)

就快到我老公生日了,我問老公想我送什麼禮物給他,他說什麼都不要,只想我在他生日那天穿上一件「生日裝」。

我問他:「什麼是『生日裝』?」於是他說了一個《妻子的生日裝》的笑話給我聽。

我說:「好啊!原來你取笑人家笨。」

老公說:「不,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什麼是『生日裝』而已,不是取笑你呀!不過我還是希望『生日裝』能保留陰毛好一些。」

我說:「你好鹹濕……」

到了老公生日那天早上,我們正在換衣服上班時,老公望著我說:「老婆,你……」

「你不是希望我在你生日這天穿『生日裝』嗎?」我笑笑地說。

「真是好多謝老婆你!來,親親。」老公一手便摟著我,往我的嘴吻下來。

我給老公吻得透不過氣來才推開他,「但這件『生日裝』出不了街耶!」我說。

「這……只要是室內,無論什麼情況下你都要穿著『生日裝』,好不好?」

「今天人家全聽你的啦!」

老公和我便駕車回公司。回到公司,P和T尚未上班,老公已提醒我要穿著「生日裝」。

我剛從茶水間出來便碰到P和T回來了,「咦?PoPo,你……」他倆由頭望到我落腳。我身上一塊布料也沒有,全身光脫脫的,乳房、陰毛完全暴露無遺,只有腳上一對高跟鞋。

「那是我叫她在今天我生日穿的『生日裝』。」未待我開口,老公已搶著回答。P和T這才同時「啊」了一聲,望著我全裸的身體哈哈笑起來。

「你們又不是未見過……」我發嗔的說。

「別管他們,總之老婆你最正呀!」老公摟著我,吻了我的臉頰。

「不要嘛!他們笑人家,我要T今天也穿『生日裝』來慶賀你生日!」

T聽了望一望我,再望一望P;老公和P也望著T,一齊說:「好呀!」

「你們壞……」T用手捶了一下P的手臂。

「只是在Office里穿啦!」我老公說。

這時P已把T的西裝外套脫下了,T說:「我自己來,免得你弄壞了我的衣服。」

T本來穿著整齊的行政套裝,接著她把上衣、半截裙、胸罩、內褲統統都脫下,除了腳上的高跟鞋之外,和我一樣全裸在兩個男人面前。

「以后我生日,你們兩個也要穿『生日裝』來賀我喔!」P對我和T說。

老公和P看過我和T的裸體不知多少次了,可能我與T在Office里一絲不掛給他們有不同的感覺,因此他們兩人不斷望著我和T的裸體。

P和我老公咬耳朵,原來P看見我的「生日裝」,靈機一觸,叫我和T戴上公司的産品拍一些性感照片,好待給客戶看起來時增加美感,當然乳房、陰戶和樣貌都是避開的。

坐言起行,P拿起相機,我和T便在會客室擺起姿態來拍照。有些是我和T單獨拍的,有些是我和T以「雙妹」形式拍的。我們在計算機中看到所拍的照片,大家都說拍得我和T很性感嫵媚,令産品也生色不少。

拍了大半天之后,雖然過了午膳時間,我們也都餓了,得出外用膳。

我穿回連身短裙(那裙子是早上穿回來的),裙子內什麼也沒穿(因早上老公叫我不要穿內衣褲,當時我回到公司時便要回複「生日裝」,不穿內衣褲也頗方便的),雖然短裙露出我的一雙美腿,不過只要自己小心一點,是看不出我沒有穿內褲的,但因爲裙子的上半部比較貼身,所以還是會看到我沒有戴胸圍。

T則穿回整齊的OL套裝,因爲下午她要和P去見客。

我看見餐廳里有好幾個人都望著我的胸和腿竊竊私語,我想他們可能發覺我沒有戴胸圍和穿內褲。這種情況我以前已試過好多次了,有許多人會對我色迷迷的盯著,我倒沒覺得怎樣,反而覺得有點刺激,所以我表現得很自然,老公更加裝作若無其事似的。

用膳后回到公司,我當然又回複「生日裝」啦!老公望著一絲不掛的我在微微淫笑。

我身上除了一雙鞋子外,全身光脫脫的,今天整日在公司里赤裸裸的走來走去,自己內心有些很特別的感覺,不懂得怎麼形容,只是想不到老公給我看的情色小說中的類似情節,現在竟發生在自己身上,內心有一種好沖動的刺激。

到了下班時間,老公便駕車到D的家去。今天P安排了在D的錦繡花園住宅爲老公開慶生派對,她還說今次可以見到D的同居女友R。

我穿回連身短裙就和老公離開公司,P和T下午見完客后便直接到D的家里去幫忙作準備了。

到了D的屋外,老公再次提醒我要穿「生日裝」,我心想D已見過我的裸體了,雖然未見過D的女友R,但她是女生,沒所謂啦!我便把裙子脫下丟在車廂內,全身赤裸下車,挽著老公的手臂走入屋內。

D開了門,屋內一片昏暗,當我們踏進大廳,朦朧中見有個人捧著生日蛋糕走出來,生日歌也隨即響起,老公用手抱著我肩膀,並吻我的臉頰。當生日歌唱完之后,燈光隨即大亮,同時我也呆了一呆。

我看見T捧著蛋糕,她身旁是P和D,D旁邊有個女生,左右還有好幾位我不認識的人,有男有女,他們望著我一絲不掛的身體,同樣也呆了一呆。

好幾秒之后,老公才開口說:「多謝大家!多謝大家!這個是我太太,今天她特意穿著『生日裝』來慶祝我生日。」

「『生日裝』?嘩!PoPo你今天好美呀!」D說:「來,壽星公,快點吹蠟燭啦!」

T把蛋糕放下,大家圍著老公,老公吹熄蠟燭和許了願,大家拍手。

「我來介紹,這位是我女友R。」D向我們介紹他的女友。

R把我由頭望到落腳:「PoPo,你真是好身材!」

「多謝!你身材也很好呀!」我說。R穿了一條貼身短裙,身材美腿都充份表露出來。

「不如你也好像PoPo那樣,看是不是……」T說。

「別消遣我啦!」R說,我們三個女人都笑起來。

這時我隱約聽到老公正在向衆人講《妻子的生日裝》的笑話,大家的目光又轉向我。除了P、D和T之外,其它人我都不認識的,全屋只是我一個人赤裸,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我感到有點尷尬,幸好T一直陪伴著我。

D叫大家一邊吃喝一邊傾談,可能我喝了一點酒的關系,先前的尷尬逐漸減少了,也習慣了被人望,心想橫豎今天整日都是赤裸,而且不知爲什麼被人望住自己的裸體,內心會有一種刺激的感覺,下體竟隱隱感到有些……唔……難道自己……如老公所講,自己也喜歡被人視奸?

這時老公走到我身邊,拉我去到大廳中跳舞。老公摟著我赤裸的身體,我們原本是面對面的,老公突然把我的背貼著他的胸膛,又要我用兩手向后摟著他的腰,這樣我變成正面向著所有人,全身上下都被屋內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老公在我耳邊說:「身上所有地方都被人看清光了,爽不爽呀?」

「你好壞!老婆被人看清光還這麼開心……」

「嘩!果然濕透了!」老公突然把手指插入我的屄屄。

「不要……快拿出來……」我扭動屁股。

這時音樂停了,大家都在拍手,頓時我和老公好像在作表演似的。

第二支音樂又開始了,老公邀請R跳舞,D則來邀請我,之后是P,再接著是其它幾位男士。他們個個都很有紳士風度,雖然在跳舞時他們雙手貼著我的腰背,但都沒有乘機在我身上揩油,不過就不斷望著我的裸體。我就這樣近乎零距離地被人一次又一次的看光自己的裸體,一種莫名的沖動刺激著我。

可能喝了點酒的關系,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我的情緒也非常亢奮,今天自己全身赤裸,乳房、大腿、陰戶、屁股,任人觀看,那種被視奸的感覺很特別,內心總好像有些什麼東西在蠕動一樣。

派對結束,D邀請我和老公及P、T留宿一宵,繼續我們的余興,其它客人則陸續離去了。

送走全部客人之后,D帶領我們上三樓。三樓是開放式臥室,還有一間透明的玻璃浴室。原來D的主意是由T和R陪我老公,他和P則陪我,大家就在三樓Happy。

這時T和R已纏著我老公,同時把老公的衣服脫去,她們自己也脫光衣服,一絲不掛的左右擁著我老公到浴室去了。由於浴室是全玻璃的透明設計,所以能清楚看到浴室內的T和R用她們赤裸的身體前后磨擦著我老公。

這時突然感覺我的乳房被人握著,原來是D和P一左一右地摸著我的乳房,他們又搓又捏,原本今天全裸被視奸已令自己有點興奮,再給他們這樣一搞,我不覺呻吟起來。他們的手在我身上到處遊移,摸到我的大腿時,突然一只手指插入我屄屄內,我「呀」的叫了一聲。

「想不想我們干你?想就說出來。」P說。

我和P已經玩過好多次了,因此很自然地開口說:「干我!我要你用大雞巴操我的屄!」

我的話一講完,P就掰開我兩腿,但插入我屄里的卻是D的雞巴,他的雞巴也很粗大,一插入我就感到好硬好滿。他抽插我一輪之后,退了出去,輪到P的雞巴來操我,他抽插我一輪之后,又退了出去,換回D的雞巴抽送。

我被他們這樣的「車輪戰術」插得非常過癮:「別停……不斷操我……」

「講些淫話,就像你老公跟我一起玩你時那些。」P說。

給P和D輪流奸淫,感覺跟老公和P輪流操我時的感受又不同,因爲兩個男人都不是我老公,那感覺很特別。

D的雞巴在我的屄屄前正在磨著,而P的手則在捏弄我的乳頭,此刻我很需要男人的雞巴來充實我的陰道,只好照P的話做。

「我是淫婦……喜歡被男人干……要大力點操我……不要停……你們輪著來操我……我喜歡……被你們輪奸……」

就這樣我被P和D輪流操干著,都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也不知High了幾次,最后三人都盡興了,P和D才左右抱著我在大床上睡去。
(七)性愛慶生會(2)

后來到了P生日那天,我和T整天要在Office里穿上「生日裝」。那天我們沒有外出午膳,只是叫外賣,而且當外賣送來時,我和T仍然要全裸的待在Office。

我們又打賭送外賣的人是男是女,輸了的要聽贏的話。我和R打賭是女,老公和P則打賭是男。

送外賣來的是一個小男生,我和T是赤裸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我看見那小男生臉紅紅的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想望又敢望,他收了錢還偷偷的瞄過來,我和T則若無其事的照樣處理文件。

小男生走后,我和T都笑起來。那小男生想望又不敢直望的神態,令我有一種沖激在內心蠕動。

我說:「我們輸了,罰什麼?」

老公說:「等下才罰啦!」

我老公最喜歡打賭,之前我就是和老公打賭輸給他,給他玩了個要我全裸丟垃圾、半夜在公園全裸行,不知今次打賭到時老公又會玩什麼花樣?

P的慶生派對同樣在D的錦繡花園住宅里舉行,去到之后和上次一樣,都是同一班人,也和上次一樣,大家先吃點東西,喝點酒。之后我們既沒有跳舞,也沒有唱K,而是玩撲克,玩法是由男人對決,輸了的則由輸方的女伴脫衣服。

大家一面玩牌,一面喝酒,我老公和P一輸,我和T便脫光了,因爲我和T身上只穿了一條連衣裙,那是因爲方便我們在Office全裸的。

幸好我老公也贏了幾次,最慘的是T,因P連輸幾次,T便給摸勻了全身,連女人也去摸她。后來我老公也輸了幾次,我也給他們摸勻全身。

漸漸地,R、C、K、M等幾個女的也都脫光了,C、K、M三女的身材也不錯,和R一樣,肌膚雪白、乳房圓挺、兩腿修長、陰毛黑黑。這時我們六個女的都已脫光,一絲不掛了。

D說:「再贏了的話就用口,不用手。」

我們六個女的聽了都面面相覷,臉帶點紅。我們心中都知道用口是什麼,但體內的興奮叫我們無法抗拒。

接下來的場面不知道算不算淫蕩了:輸了的一組,女含男屌、男舔女屄,結果我們六對男女,有的女替男含雞巴,有的男舔女的屄屄。經過幾個回合,大家的情欲已非常高漲。

后來我發覺T、R、C、K、M五女及D、P和我老公等已不在,大廳中只余下我和C先生、K先生、M先生(即C、K、M三女的老公)。后來我才知道他們一干人等上了樓上尋樂。

這時候欲火燒得我全身火熱,我已顧不得太多了,正輪流含著C先生、K先生、M先生三人的雞巴,他們六只手則在我身上摸來摸去,又捏我的乳頭,又搓我的奶子,又撩我的陰唇,又用手指插入我的陰道,搞得我最后要吐出嘴里他們的雞巴在呻吟。

由於我內心那種被情色小說熏染的情欲已被上次慶生的性愛派對引發出來,眼前的男人雖然不是我老公,但欲火已令我只知要的是雞巴去充滿我的淫屄。

我呻吟著:「我要……快干我……誰來插我……」誰知他們竟要我講淫話才肯操我,我不知爲何他們會知道我這個秘密。

「我是淫婦……喜歡被男人操……」我只說了兩句,他們便打斷我的話,問道:「你以前是不是當老師啊?」

「是……我……不是……」我答得語無倫次。

「這樣……不如我們玩輪奸淫蕩老師的遊戲啰?」他們又說。

「唔……我……」欲火使我已無從抗拒。

「不管那麼多,快點說自己是淫蕩的老師,有多下賤就講得多下賤,說自己是……」他們一邊用問話式引導我講出淫話,一邊用手不斷摸我的奶子、捏我的乳頭,更用大屌在我的屄屄旁引誘和挑逗,不斷折騰我。

我只好任由他們擺布:「我是個淫蕩的老師,最喜歡裸露身體讓人看、讓人摸……噢……我好喜歡讓人抓我的奶子,操我的屄……」

我給他們引導著講這些淫話時,不知爲什麼內心有一種強烈的興奮。他們又用手指不斷摳我的陰道,令屄屄感到更加需要,他們要我怎麼講我就怎麼講。

「我是一個非常淫蕩的老師,特別喜歡在教室脫光衣服讓學生看……又喜歡任由他們摸我……更喜歡他們用各種方式玩我……干我……插我……輪奸我……噢……唔……我要……操我……」

我一邊好像夢囈似的說著淫話,一邊被他們三人輪奸,他們一個接一個的在我的屄屄中抽插。我又聽到他們一邊干我一邊說:「老師你身材好棒……老師你對奶子好大……老師你好騷……我們都好喜歡操你……」

「噢……我是淫蕩老師……你們喜歡怎麼插就怎麼插……噢……老師喜歡被你們輪著來干我……」

「噢……我是淫蕩老師……你們插得我好舒服……噢……噢……操我……輪著來操我……老師喜歡被你們輪奸……噢……噢……」我給他們操到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總之我的屄屄不斷有雞巴在抽插著,我都High到有少許迷迷糊糊了,便任由他們不斷地輪奸,直到他們再也沒有精液可射出爲止。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