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姐姐幫我治療

姐姐幫我治療

我是個大三生,老家在南部,父母很找就去世了,我跟大我三歲的姊姊是由奶奶扶養大的,現在在台北租房子住,一年前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下半身卻也癱瘓了,經過半年的復健,已經回復了全部的行動能力,但我卻無法勃起了,醫師說這全是心理因數,因為我陰莖的功能並未受損,他說只要找到能刺激我反應的原因,再慢慢練習應該就能恢復機能。姊姊是個護士,原本住在別的地方,我出事之後搬來跟我住,好就近照顧我,說真的,我從小就對姊姊產生性幻想,常想著她自慰,現在好不容易我倆同居了,我卻又已經起不來了....

在她搬來住之後的一個夜裡,她爬上我的床,跟我說她想用她的身體來幫我恢復機能,她說我是家裡的獨子,如果我不能勃起,那我們家的血脈就從此斷絕了,她身為大姊不能坐視不管,因此甘願犯上亂倫的禁忌,跟我有肌膚之親。

起初她仍是謹慎的刺激我的陰莖,卻不准我碰她,她說她碰我是工作,我碰她就逆倫了,但之後呢?每次她幫我練習完之後,總自回房裡偷偷自慰,這我全部都知道,在一次我不斷的要求之下,她嬌羞的答應讓我愛撫她,現在反而每次都需要我用嘴跟手指來滿足她的慾望。這天,我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姊姊剛從診所下班回來,她身上仍穿著那件護士服,只不過外邊加了件灰色大外套,她進到客廳,脫下大外套放在沙發上,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粉白色的連身的護士制服,是那種從左胸到裙子上有一長排釦子的制服,在短窄裙之下是純白色的絲襪,我們之前就曾試過,發現我對她穿護士制服有反應。這時我手中正把玩著一個小玩藝,是大學同學親手做的,陶土材料向彈珠般大小,有著可愛的造型。

(那是什麼?)她指著我手上的東西說道。(朋友送的,妳看看....)

我隨手向她一扔。哪知道她一個沒接準,竟落地滾到電視機下邊櫃子底下的的縫裡邊,(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姊姊立刻趴在地上伸手進縫隙裡邊去拿那小玩意兒,我看著她屁股翹的高高的,有些輕輕扭動,甚至在她短裙下我還能看見她大腿根處的豔紅色蕾絲鏤空內褲,那件我最有感覺的小內褲,這時我吃了一驚,我感到一種從來沒有的刺激感,至少是我出事之後從未有的,我下身一陣火熱,原本軟趴趴的陰莖開始起了化學變化,慢慢脹大,雖不是相當的硬,卻是出事後頭一遭。她好像撿到了,想要站起身來。(姊~妳別動~)

(怎麼啦!)

(我【好像有反應了】,相當大的反應喔!)

聽到這句指令,她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動,屁股依然翹的高高的,她側過頭往我這邊看,我已經脫下褲子,她發現我的陰莖立了起來,雖然還是軟軟的,但真的立起來了,我倆似乎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我慢慢走到她身後。(妳別動...照我的話作~)我命令著。她點點頭,成熟的美麗臉龐上有著少女的嬌羞。(開始扭屁股,要淫蕩一點....)

她聽了之後,便開始扭著護士制服包不住的豐滿屁股,用一種淫糜的姿勢畫圈扭動,我開始蹲下來往她絲襪裡的大腿根瞧,我有種偷窺的興奮感,尤其是那件豔紅色的蕾絲內褲,我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開之後我將裙子翻到她的腰際,開始隔著絲襪摸弄她渾圓的豐滿屁股,我的陰莖好像漸漸硬了。(說些下流的話...要淫蕩一點的聲音....)我又命令著。(這...小傑...我.....)(姊~我慢慢開始硬了~快說啊~)

姊姊知道這是她的工作後,不再回嘴,開始說著誘人的言語(啊...姊姊...淫蕩的小穴...小穴....好濕啊....)(啊...小傑...啊....我要...啊....)

(插進來嘛....姊姊淫蕩的小穴...啊....用力...啊....)哇!這些話的作用真大,我已經快要回復出事前勃起的硬度了,我輕輕脫下她純白的絲襪,將她大腿分開,她似乎被自己淫蕩的話語刺激,那件小蕾絲內褲的褲底竟然已經濕濕的,我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內褲底部,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陰莖漲的好大,甚至比出事前還要粗大,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內褲。(姊~我好硬了~我要插妳啊~)

(啊...不行啊...我們是姊弟..不行啊....)她叫道。(【但我好不容易這麼硬了】)我有些悲傷的說著。(好吧!姊姊都給你了~)我立刻握著火熱的陰莖,從背後對著姊姊她濕潤的蜜洞插到底,(啊~好大啊...啊....小傑...)這就是插入女性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我開始使勁的抽插,不知是真的還是要刺激我,姊姊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

(啊...我要...啊...嗯....啊...)(姊姊..姊姊的小穴....爽啊...啊....)我用力的抽送,而手開始到前邊去解她胸前的釦子,解開之後,我往她酥胸一摸,姊姊竟沒戴胸罩,我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送,姊姊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

(啊....我要洩了....啊.....)我感覺背脊一陣痠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著:(啊...姊~我...我要射了....)(啊...拔出來...別...啊...別射在裡面....啊....)

我真的忍不住了,趕緊從她濕淋淋的淫穴裡抽出來,這一瞬間,我射了出來,全射在姊姊的背上,那件粉白護士制服上姊姊回過神來,仍氣喘吁吁的望著我這邊,她驚呼道:

(你怎麼還這麼硬啊~!)是啊!才剛射完,我又硬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