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這一家人太亂了

這一家人太亂了

這一家人太亂了

沈約下班前特地再給醫院里的妻子佳玲打了個電話,把那個該死的德文藥名再記了下來。

佳玲說她們醫院還沒有那種特效的保胎藥,所以一定要他這個闖禍精去買。

沈約放下電話,搖搖頭:

“唉,娶個阿姨妻子也真倒黴。說是自己的老婆,但又是長輩,處處都該聽她的。”

沒辦法,這藥見不得人,是專爲非適齡婦女保胎用的,不能讓他人代辦。

一周之內家裡竟有兩位女性懷孕:一個是自己的母親佳秀,另一個是女兒雲琴。

母親已近五十歲了,按理已過育齡期,而雲琴才十一歲,應該還沒到發育期。怎麽這麽

巧偏偏她倆懷了孕。

但不信又不能:佳玲是醫院的婦産科的醫生。她說懷孕一定不會錯。

按家裡的傳統,祗要是有人懷孕就一定要生下來的,這也是母親佳秀當初一定要他娶母

親的妹妹佳玲爲妻的意圖。

當時,按沈約自己的意思,一樣要花費一番工夫,大可以娶姐姐沈月或大妹沈唯的。但母親

用他魯莽的在亂倫開始的三年內就讓家裡的三個女人:母親,姐姐和大妹分別懷孕的事實來

提醒他,家裡一定要有一個這方面的專家。他才同意。

其實,阿姨佳玲當時才三十齣頭,雖然已有了個現在他最寵愛的,當時才六歲的女兒易敏,

但也是風情萬種的祗比他大八歲的美麗的小女人。誰知她今日會這麽唠叨。大概是更年期了

吧。

買好藥,他驅車往城郊的家裡趕。高速公路上一片堵塞,車慢的象蝸牛爬。他不禁又煩燥起

來。

他是不喜歡戴保險套。雲琴是跟大妹生的,才被他正式開苞不久。

他以爲11歲的女兒還是個小孩子,也就大膽地在女兒的小穴里大泄特泄。有時在易敏或家

里其他女人的體內抽得快泄了,他都喜歡把精液射到雲琴的嘴裡或體內。

雖然雲琴也常與哥哥們做愛,但讓她懷孕幾率最高的確實是他這個兼領爸爸與舅舅身份的

人。

但媽媽又兩樣了。近年來,因爲媽媽的小穴越來越寬,他一直喜歡戳媽媽的屁眼。

而媽媽現在最喜歡的不是他這個孝順兒子,而是14歲的孝順孫子云浩。

雲浩是他跟大姐沈月生的第二個孩子,也是最象他的,又英俊嘴又甜,家夥也忒能幹。幾個

兒子中,他最喜歡雲浩了。

雲浩祗有14歲,在跟祖母,媽媽,阿姨與姐妹的交歡中,平時也不用保險套的。但佳玲總

把責任推給他。

回到家已經很晚了。晚飯時間已經過了。

沈約早已餓壞了,停下車直奔廚房。果然,廚房裡祗有家裡最溫柔的二妹沈雁在等他。他邊

狼吞虎咽邊謝謝坐在一邊笑吟吟地看著他的二妹。二妹把手伸到他的褲子里摸著哥哥的肉

棒,笑著說:

“慢慢吃,別急。媽姐和阿姨她們都搞飯后床上運動去了。除了我,沒人等你的肉棒了。”

“佳玲大概又是抱他那個保險套了吧?”

“別那麽刻薄!雲霄也是你的親兒子。雲浩闖了禍,你到不說他。”

“我最受不了佳玲她老拿雲霄戴套子來氣我。”

“你也別怪阿姨。你現在老跟女兒們玩。連我們姐妹也很少做愛了。她是氣你這個。”

“雲霄不是一直跟他娘睡的嗎?”

“他到底還是個12歲的孩子。我也跟雲霄干過。他祗知道沖,一點技巧都沒有。我們家最

缺的是你這個最懂女人需求的混世魔王。”

他大笑,把飯碗一推:

“來,二妹,咱們過瘾去。”

二妹擰了一下他的肉棒:

“我還沒收拾呐。你去我房間等我。”

二妹的房間簡潔而整齊,象她的人一樣。

他躺在二妹的床上,等著二妹來給他這最喜歡的大哥快樂。他翻了個身,看到在床頭櫃上有

一張全家福。

那是去年大妹的女兒雲倩十八歲時給他這個舅舅爸爸生下了第一個兒子時,全家人在母親的

倡議下去拍的全家福。

照片中,居中的是全家的中心人物–雲倩抱著她剛滿月的弟弟兒子。而身兼奶奶外婆於一身

的母親佳秀則笑吟吟地看著孫女剛養的孫子,品味著曾祖母兼祖母的新地位。

在另一邊是自己這個新生兒的父親兼外祖父兼舅公。而雲倩身後的那個美麗端莊的中年女子

就是他的在床上異常瘋狂淫蕩的阿姨妻子佳玲。

佳玲緊擁著男孩就是他戲稱爲保險套的,他跟阿姨合法結婚後生的表弟兒子云霄,現在他是

他爸爸的阿姨,自己的母親兼姨婆,最愛的小情人。不過這孩子對自己這個表哥爸爸還是很

孝順的,不僅代父慰母,而且在父親想換個口味時能心甘情願地趴在母親身上獻出柔嫩的小

屁股。

母親生的四個女兒圍繞在四周,大姐沈月,大妹沈唯,二妹沈雁,三妹也是女兒沈麗緊靠著

大姐的長子云明。

他倆已經搬家同居,這次也把他們六歲的女兒小星星帶了來。

噢!麗兒前兩天說過等小星星滿七歲,就請他這個爺爺舅舅兼大哥在她的生曰這天給小星星

開苞做爲最好的生曰禮物,因爲小星星的媽也是在七歲讓哥哥爸爸開苞的。

正看著照片,祗覺的下身的肉棒進入了一個潮濕的肉腔。不用問是二妹在給他口交了。

他放下照片,愛意綿綿地撫摩著床邊二妹赤裸的屁股:

“二妹,真對不起你。沒讓你生個兒子,來填補我不在的空虛。”

二妹起身趴在他身上,先把他的肉棒塞進穴內,然後親著他的臉頰,說:

“我親愛的哥哥,親愛的情人,我的要求不高。你每次跟我干,都祗有我們倆,那就足夠了。”

他把二妹的腰一摟,屁股用力一頂,將肉棒深深地戳入二妹的子宮。

柔軟的床墊在他的身下劇烈地起伏。他的陽具在二妹的小穴內快速的進出著。二妹的十根手指緊緊地掐入他的肌肉,每當他用力戳入時,二妹的牙齒也緊緊咬住他的肩膀。整個房間里祗有他自己的喘息與肉棒在小穴里抽插而發出的‘叽叽’聲。

他最喜歡與二妹的無聲的遊戲,充滿了家人間交合的溫馨的浪漫。

當他把二妹翻過身來,讓她平躺著戳她屁眼時,二妹緊緊咬著枕頭,嘴裡發出了“嗚嗚”的

呻吟。

擺平了二妹,他還是有點意猶未盡。拍拍身邊二妹的屁股,他起身往母親房內走去。

打開門,裡面是一片喘息聲。定睛一看,大姐沈月的背上正趴著乖兒子云浩,在起勁地做著活塞運動,而母親卻在一邊自慰。

打了聲招嘌,他便低頭去看大姐母子兩的結合部,卻是雲浩在干他媽媽的屁眼。拍拍兒子的

屁股:

“兒子,怎麽這麽乖,肯戳你媽媽的屁眼了?”

“…爸…一是…媽的屁…眼癢了…二是…是…怕…”

他把手指戳進兒子的屁眼,一邊插一邊問:

“怕什麽?”

“…怕把媽的肚子…也搞大…了…佳玲姨婆…那兒…”

“哈!兒子,你已經搞大你太棒了肚子了。世界上還有誰比你更偉大的亂倫小子了?別怕。

你能讓你媽給你生個女兒,等她長大就許給你做老婆。”

“別教…壞兒子…你是不是…想搞…個孫…女…”

大姐回過頭,媚眼如絲地看著心愛的弟弟。

“麗麗已經答應等,星星一滿七歲就給他干穴。算算沒幾天了。”

母親笑著把兒子攬進自己赤裸的懷里。

“星星是雲明的女兒,應該算我們約兒的孫女了。”

他把頭埋進母親的碩大的乳房中,邊吮吸邊含混不清地說:

“星星也是麗麗的女兒。麗麗可以算我妹妹…妹妹的女兒祗能說是我的外甥。”

母親用力捏了一下兒子粗粗的肉棒:

“沒良心的,麗麗不是你這根肉棒種在我肚子里的?怎麽不算你的女兒?”

他就勢把肉棒插入母親的穴里,邊抽動邊說:

“媽,說到底,麗麗是跟我一樣從你這迷人的騷洞里生出的…啊…她…既是我女兒…也…

媽,你…輕點…扭…別忘了…你現在…啊…肚子里還…有我的孫女…”

“你妹妹!”

“哦!是我的親愛的孫女妹妹!”

他擡起母親的雙腿,擱在肩上,一邊撫摩著母親微微隆起的腹部,一邊小心翼翼地干著母親

的浪穴。

從母親房裡出來,他摸摸自己有點軟了的肉棒,心想著剛才幹遍八個肉洞的壯舉。自己是泄

在那個洞里的?

噢,是在大姐的騷穴里的,然後讓兒子舔干淨的。希望大姐吃過避孕藥了,否則老婆又要羅嗦了。

想倒老婆佳玲,心裡雖說有點煩,但自己還是很喜歡這個美麗的阿姨妻子的。原本想到雲琴

的房裡看看懷孕的女兒,但腳步卻不知不覺的來到妻子的房間。

很奇怪,今天佳玲姨媽一個人睡。

他輕輕地躺到姨媽的身邊,看著自己的阿姨與自己的合法妻子。阿姨趴著睡熟了。大概是剛

作愛不久,太累了,身上僅披了件薄薄的睡衣。睡衣是他最喜歡的真絲繡花的,僅僅披在佳

玲姨媽的身上,大概是他們最親密的兒子云霄在跟媽媽親熱完了后給他已經滿足的媽媽蓋上

的。

“這孩子真細心,難怪他媽媽跟家裡的女人都喜歡他。”

他先不忙著揭開阿姨身上的遮蓋,用一祗手撐起身子,細細品味妻子的胴體。

阿姨的身體仍然那樣誘人,近五十歲的人了,身上還沒有一點贅肉,仍然是峰巒起伏,腰細

臀豐。相比母親就差多了。他輕輕地把手放在阿姨的隔著那淡桃紅色的輕羅睡衣脊背上,往

下滑去,滑過細嫩的腰肢,滑到圓潤的屁股,在他最喜歡的股縫上流連了一會兒,就又回到

了那細腰上。愛撫著他心中詫異著:

“媽媽跟阿姨是一母同胞,相貌又相似,年齡祗差了沒幾歲,而且媽媽也天天健身,爲什麽

她們姐妹倆的身材卻差得那麽多?”

“沒道理啊!?”他不覺說出了聲。

“沒什麽道理啊?小約。”

隨著這聲輕嘌,阿姨的手已經握住了他的肉棒。

他索性一把掀掉阿姨身上的遮蓋,把手扣入那兩個洞眼:

“想我嗎?佳玲姨媽?”

姨媽微閉著眼睛,臉上帶著微笑,手握著他的大肉棒,一上一下地套弄:

“呵,這兒粗了,又叫我姨媽。哼!是想換口味,玩阿姨了吧?”

“阿姨這兒,剛才還是乾的,現在已經濕了。怎麽。兒子的味道沒有老公的好吧?”

“你是我老公,也是我外甥。你跟你兒子是平輩。過來,阿姨的洞洞要外甥老公的滋潤。”

他翻過阿姨的身子。扶握那未著胸罩的美豔雙乳,輕咬住乳頭吸吮著,將其中一個美乳以口

含住小半深 著,一手揉搓著另一個,一手則將指頭入阿姨小嘴探索著那潤濕的舌頭。

阿姨的口中發出了陣陣的“啊……啊啊…………啊……”的呻吟。

在一雙美乳都吸含過后,他的雙手盡可能的搓弄著那一對尖挺美豔的雙乳,嘴則湊上阿姨的

小嘴親吻著性感的雙唇,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著直到根部,以舌頭繞行阿姨的

豐潤小嘴內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禮,又再度深 著她濕潤的舌頭,如此反覆的吮吸數十次,真

似將阿姨的舌頭食入口中。

阿姨的雙手早已放開他的大肉棒,緊緊地摟住他的身子,雙腿也翹起緊緊地箍住他的腰。他

的肉棒早已硬到了極點,摩擦著阿姨的陰部的嫩肉,那滲出的蜜汁已將兩人的陰毛濕成了一

片。

阿姨早以忍受不住洞里的騷癢,顫聲道:

“約兒,快……阿姨受……受不了……”

他也已經漲得難受,就把早以翹的半天高的大肉棒緩緩插入她的陰道。

哇!好緊的陰道,暖暖的陰壁緊緊地包裹著他的肉棒。

而阿姨也發出陣陣令人銷魂的呻吟聲。

他用力一挺終於抵住到阿姨的花蕾,陰戶內一緊一縮的吸吮著龜頭,異常美妙。他抖擻精神,

九淺一深、橫插直搗,在此同時阿姨的呻吟聲愈來愈大聲。

阿姨的腿緊緊箍著他的腰,隨著他的每一次插入用力往裡收緊。

他忽然有一種幻覺,好似身下他乾的是那《007-金眼睛》中那愛夾男人腰的俄羅斯金發豔諜。

他在這怪異的幻想中狂亂地大叫一聲,開始瘋狂地聳動腰肢,肉棒飛快地抽插阿姨的小穴。

“啊啊…………啊……我要乾死你……啊…………”

阿姨也似乎被他引發出了野性,在床墊上瘋狂地上下擺動屁股,他可以感到他的陰囊在不停

抽打阿姨的屁股。

“啊……乾死我……小約……戳穿我……啊……我最愛的外甥…………心愛的……你是我

最……親的男人……”

他猛然停下,趴在阿姨的乳房上喘了一口氣。然後分開阿姨的兩條腿,啜著阿姨的腳脖子一

用力,將阿姨的身子騰空翻了個個,再往前一送,變成屁股向上撅著的姿勢。

“你又……想要那……里嗎?”阿姨帶著一臉的媚笑喘息著看著心愛的外甥丈夫。

“我想看看咱們兒子把你哪兒開發得怎麽樣了。”

明顯的阿姨的后門已經變大了,周圍的一圈已經有點變深了。他就著肉棒上滑溜溜的淫水一

下子就深入了阿姨的不毛之地。

阿姨對肛交的興趣也同前門的一樣大。她在他的沖擊下又放肆的浪叫,呻吟…………

盡情地發泄后,姨甥倆倒在床上沈沈睡去。

………………

太陽照亮了窗簾,沈約揉了揉眼睛,有些睡意朦胧地擡起身子,長長地打了個哈欠。正想起

床,卻蓦然發現自己身邊睡的不是妻子阿姨佳鈴,而一邊一個睡著兩個年輕稚嫩的身體。

“啊!”揭開身上的毯子,他翻過兩邊的身子“原來是這兩個小鬼。”

“爸,你干嗎?人家還要睡嗎?”雲琴連眼也沒張開,挺著兩個小小的乳頭,一個翻身抱住

爸爸的大腿又迷糊過去了。

他愛憐地撫摩著女兒的光滑的脊背,正想把手伸過去玩玩女兒的小屁股,命根子卻被另一祗

小手握住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